网曝孤儿院幼儿遭性侵:谣言和真相赛跑的24小时
网曝孤儿院幼儿遭性侵:谣言和真相赛跑的24小时

  ▲贵州公安通报疑似性侵儿童事件:系造谣,发帖人被采取强制措施。 新京报“动新闻”出品事件概述:6月26日晚,贵州“孤儿院儿童疑被性侵”的消息在网络中流传,有网友上传图片爆料称,贵州毕节等地疑似有幼儿园孤儿院被重金贿赂,发生性侵幼儿的事件。新京报、澎湃新闻、界面等媒体关注到此消息后,第一时间跟进报道。▲媒体报道截图媒体曝光后,众多网民在当晚到微博平台参与热议,使该事件迅速发酵成为热点话题,引发更多媒体机构和有关机构关注。据新京报报道,最初信息爆料者投稿给名为“绿帽社”的一名博主,爆料内容附有多张图片,但这些图片含多张旧图,因此也被质疑为网络谣言。贵州省公安厅、毕节市公安局、黔西南州公安局对此事高度重视,并于6月26日晚间发声,表示调查组已展开严密的核查工作。▲贵州公安核查微博截图26日晚间至27日,公安、媒体机构、社会各界微博意见领袖以及全国各地网民对此事件的发展持续关注,网络各来源的传播持续增高,微博中出现#孤儿院幼儿疑遭性侵#、#网传贵州未成年儿童被性侵#、#毕节警方正核实孤儿院儿童被性侵#等热点话题,引发媒体机构和大量网民参与评论和转发,探讨声量居高不下,有关贵州毕节、凯里、性侵、猥亵、孤儿院幼儿等一度成为网络热词。▲网络热词图在网络舆论持续发酵的同时,相关机构正在紧急排查相关资料的真实性。6月27日上午,贵州民政厅透露,毕节市对多所儿童福利院、设有儿童部的社会福利院以及民办幼儿园进行了全面排查,未发现网络所述情况。27日13时02分,@贵州公安微博账号发布官方通报,内容指出:“初步查明,网上传播的“毕节、凯里有未成年儿童被性侵”照片,均为他从网上收集,而非在贵州毕节、凯里拍摄,信息系其编造。赵某某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目前,相关工作仍在进行当中,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贵州公安辟谣微博截图在贵州公安机关查明真相之后,媒体同步报道了最新的进度,一系列疑问暂告一段落。网络传播情况:▲图1:各渠道来源数据量对比(数据截至27日15时)截至27日15时,新京报舆情监测平台的监测数据显示,关于“贵州性侵幼儿”事件的网络关注度持续保持高位,网络各渠道传播情况具体为网媒1191篇次、报刊9篇次、APP227篇次、博客3篇次、论坛149篇次、微信518篇次。▲图2:26日18时-27日15时舆情走势本事件主要出现两次峰值,26日晚间相关图片流传于网络之后,新京报和澎湃新闻发布相关报道,引发全网络多渠道传播,进一步升级为舆论高度关注热点事件,并于26日21时前后达到第一波舆情高峰。27日上午,随着更多媒体和微博用户发布相关消息,结合照片被冒用的对比,误传还是蓄意造谣?成为了舆论关注的重点。27日9时前后,该事件的网络传播量达到整体走势的峰值,之后舆情开始逐渐回落。微博传播分析:有关“贵州性侵幼儿”事件在微博中舆情热度受到网民高度关注,经过分析得知,在本事件中扮演的意见领袖包括澎湃新闻、新京报、中国新闻周刊、头条新闻、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以及绵阳网警巡查执法、黔东南网警巡查执法、共青团中央、中国反邪教以及各地方公安等官方机构。此外,赵丽颖、陈坤、曹曦文等知名艺人也积极发布微博消息表达看法,引领网民关注和评论。▲表1:意见领袖排名▲图3:24日9时-25日15时舆情走势▲图4:微博用户认证对比从微博传播情况可以看出,广大网民高度关注“性侵幼儿”这一话题,通过媒体和社会意见领袖围绕话题发表原创消息,带动了网民积极参与评论,媒体和网络大V在此类社会事件中具有理想的影响力和传播效应。微博话题对比:▲图5:微博话题对比(单位:影响力)26日18时-27日15时,微博中围绕“贵州性侵幼儿”事件这一主题进行广泛传播,微博信息量累计超过15万条,网友在发布信息时重点基于上述话题进行转载和评论,从参评表情分析中可以看出网民的心情是愤怒、伤心、作呕、失落、疑问等等,网民评论态度整体趋于消极。总结:通过本事件从谣言发起,到公安机关、媒体、民众深挖、传播,最终查明真相的这一过程,体现出以下几点现象:首先,在本次事件中,多地公安机关齐力介入调查,高效排查核实事件情况,通过官方微博以及媒体协助联动,高效回应舆论关切,消除公众的疑虑,值得肯定。其次,新京报、澎湃新闻、界面、中国新闻网等媒体及时跟进报道,通过自身的网媒、APP、微博、微信等媒体矩阵多渠道传播最新消息,使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优势得以有效互补,催化出融媒体新时代的更强动能,也体现出了媒体的社会价值与责任。最后,尽管本事件为虚假信息,但加强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问题刻不容缓。近年来多起儿童性侵、虐童等事件在网络被曝光,受到舆论抨击,最终难逃法律的制裁,是否有更多的此类事件尚未浮出水面,更多儿童被侵害的现象无法被社会关注到,这值得人们思考和警示。如何更好地对未成年人身心进行全面保护,是当前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也是全社会的痛点所在。未来教育机构需要让更加完善的儿童防性侵方案落地,并且实现全社会舆论监督,同时强化排查、依法严惩。□张靖天(新京报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员)[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6月27日 15:50
“贵州幼儿遭性侵”事件造谣者致歉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6月27日 10:52
“性侵幼儿”系编造,正义情绪别被谣言操控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6月27日 10:29
猎奇刷存在感?“贵州儿童被性侵”造谣者道歉
猎奇刷存在感?“贵州儿童被性侵”造谣者道歉

   新华社贵阳6月27日电(记者胡星 汪军)“非常愧疚、极其愧疚,事情是我捏造的,不存在的。”面对记者的采访,29岁的赵某对自己在网上发布不实消息、图片造成的恶劣影响悔恨不已。 26日,一则“贵州毕节、凯里有儿童被性侵”的帖子被广泛传播。帖子里露骨的对话、图片以及耸人听闻的情节引起广大网民极大愤慨。一些网民对图片进行甄别后,对消息提出了质疑。 记者从贵州省公安厅获悉,针对网络反映的相关情况,属地公安机关迅速开展调查核实情况。相关负责人说:“如情况属实,我们将坚决依法打击处理,坚决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捍卫法律尊严。如信息不实,我们将依法追究造谣者责任。” 贵州省毕节市、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等地公安、教育、民政等部门迅速行动,紧急摸排辖区的幼儿园、福利院。据毕节市公安局副局长付凌介绍,毕节警方一方面会同相关部门排查全市2000多家幼儿园,一方面成立了专案组,开展网上、网下的侦查工作,“目前为止,未发现帖子里描述的情况”。 6月27日凌晨,在天津警方的支持下,贵州警方找到了发帖人赵某,并依法对其进行了询问并带至毕节。据付凌介绍,从初步掌握的情况看,2015年赵某加入了一个QQ群,群里有时会传播一些淫秽图片。赵某进行了搜集,于今年1月至5月陆续通过微博私信发给所谓的网友,“为了增加可信度,于是捏造自己干过这些事,到过贵州”。   赵某说,自己在天津某公司工作,“从没到过贵州”,第一次到贵州就以嫌疑人的身份,“非常后悔”。 他说,发这些图片、说这些话,仅仅为了在网络上“刷存在感和猎奇”。 27日,赵某主动向警方提出写“悔过书”。他写道:“贵州性侵女童事件为不实事件,本人对于故意制造谣言,引发社会恐慌表示最大的歉意。请广大网友引以为戒、洁身自好,不传谣、不造谣。” 目前,赵某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拘。赵某表示,“向全国网民道歉,向受到伤害的人道歉”。 付凌说,相关调查工作还在进行。纵观整个事件,在谣言面前,很多网民表现出了质疑和理性,“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的理念已深入人心”。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6月27日 06:26
人民日报:幼儿遭性侵事件系编造,这事还没完
人民日报:幼儿遭性侵事件系编造,这事还没完

  “假的!”“编造的!”“儿童被性侵”信息系编造的信息甫一发布,迅速刷屏。贵州公安初步查明,网上传播的“毕节、凯里有未成年儿童被性侵”照片,均为赵某某从网上收集,而非在贵州毕节、凯里拍摄。目前,赵某某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自26日有网友爆料“孤儿院幼儿疑遭性侵”之后,公众的心一直悬着。或许,赵某并没想到会此事会引发如此严重的舆情,但这并不足以掩饰其主观动机。性侵儿童的相关新闻一直很受关注,如若此类“有组织的、大规模的性侵幼儿”属实,足以刺激到所有人的神经。用孩子编造谎言造谣,正是瞄准了公众的这种心理进行“精准打击”,实在可恶。谣言收割流量的背后,也对社会信任和公众善意造成了严重稀释。移动时代,各种资讯满天飞,很多事情的真假难以分辨。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不得不说,就总体而言,目前网络造谣的成本太低了,实在有必要依法严惩,以儆效尤。如果听任这种恶意造谣行为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恐怕会造成难以承受的后果。值得一提的是,涉及孩子安全的事情,不能再有任何漏洞了。贵州这次可能昭雪了,可视频到底来自哪里?还须有关部门做出更为深入的调查,及时、全面地向社会公开。只有这样,才算真正回应公众的关切。[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6月27日 05:26
新华网评“贵州儿童疑被性侵”:庆幸那不是真的
新华网评“贵州儿童疑被性侵”:庆幸那不是真的

  贵州儿童性侵造谣者落网[我们庆幸,那不是真的!我们愤怒,严惩造谣者!]毫无疑问,近日网络上传播的贵州儿童被性侵的消息,牵动了无数网民的心!但随着公安机关展开调查,事实逐渐明朗:有人收集照片、编造信息,在网络上造谣!真相在让人们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令人感到愤怒!造谣者居心叵测,消费人们的善心,浪费社会的资源,其措辞和配图之粗俗,严重污染了网络环境、扰乱了社会秩序。正义不能缺失,但也不能被误导。网络不是法外之地,造谣者必将被追责! [详情]

新华网 | 2019年06月27日 02:41
贵州公安厅:未成年被性侵系编造,发帖人被采取强制措施
凤凰网 | 2019年06月26日 22:06
贵州儿童性侵疑云举报者称有报警录音 爆料微博昨晚注销
贵州儿童性侵疑云举报者称有报警录音 爆料微博昨晚注销

  6月26日晚,一篇曝光贵州毕节、凯里两地幼儿园、福利院提供儿童性服务的帖子迅速引起社会的巨大关注,当晚,贵州当地警方发声,称如情况属实,将坚决依法打击处理,如信息不实,将依法追究造谣者责任,目前省公安厅已派出工作组赴属地指导调查。(贵州省公安厅图)昨晚事件引起巨大关注后约1个小时,就有网友在豆瓣网上发出帖子,称爆料图片中部分为旧图,可从网上找到原图,稍后有媒体报道证实,网上流传的部分关于此事的图片已被证伪。但津云新闻记者注意到,对此事举报的另一部分截图目前仍未明确真伪,这些截图所包含的信息正是此次事件迅速引发巨大关注的核心内容,包括指出事发地点为贵州毕节、凯里,对娈童现场的描述,指出了一行前往贵州娈童的人数和年龄范围,给出了打了厚厚的马赛克的疑似娈童现场图片,点名了某幼儿园某陈姓老师,1000元转账记录以及要求为孩子定期注射黄体酮和其他令人发指的“要求”。一个名为“Starrynighto儿童保护”的民间儿童保护组织称,网上流传的这些截图最早是由他们通过网络投稿途径获得的,6月26日晚,该组织在其微博内对事件过程做了详细说明。儿童保护组织发博对事件过程进行说明Starrynighto称他们6月初接到了这些图片,但因掌握的信息较少,担心曝光后打草惊蛇,所以选择先报警,且近一月的时间内不断询问警方进展。博主还晒出了一些微信群对话截图,博主称这些截图就是大家组内讨论如何处理这件事的过程,截图显示他们也曾考虑过这些爆料内容的真实性,经讨论决定交给警方查证,博主称他们不仅在网页上向贵州省公安厅报警,还拨打了110向毕节市公安局报警。截图显示,在半个月没有得到警方回应后,6月19日群内开始商量曝光截图。博主晒出一张网上报警截图,报警标题为“贵州下属县份利用留守女童福利院提供性交易”,写信日期为6月3日。博主晒出的网络报警截图有网友质疑该截图为“政务咨询”下面的“咨询查询”栏,而非“犯罪信息举报”栏内容。博主在留言区向网友解释“警民互动下有犯罪信息举报,我们是在犯罪信息举报栏目下填写提交。但是我们查询的时候只有咨询查询。”有网友询问博主是否有报警录音或通话记录,博主回答“有”。网友询问有无报警录音,博主回答“有”博主向网友解释报警信息栏的位置6月27日上午,记者希望就举报人报警情况向贵州省公安厅和毕节市公安局进行核实,记者先拨打了贵州省公安厅官网电话,但无人接听,后又拨打了毕节市公安局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他未听说这一事件,并让记者联系政治部,但政治部电话也无人接听。记者试图联系“Starrynighto儿童保护”博主,目前尚未得到回复。截图显示的爆料人已于昨晚注销微博。(津云新闻记者顾明君)[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6月26日 20:01
贵州民政:未发现孤儿院幼儿遭性侵情况
凤凰网 | 2019年06月26日 19:30
贵州妇联回应“幼儿被性侵”:正在核实相关情况
贵州妇联回应“幼儿被性侵”:正在核实相关情况

  原标题:贵州省妇联回应“网传幼儿被性侵”:正在核实相关情况 6月27日上午,贵州省、毕节市及凯里市妇女儿童联合会(下称“妇联”)均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已经关注到“网传毕节、凯里两地幼儿被性侵”一事,目前正在核实情况。 上午9时30分许,贵州省妇联表示,已经注意到此事,目前正在核实相关情况。 毕节市妇联一位邓姓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26日晚关注到此事,已经配合毕节市委组织部、教育部开展调查。该工作人员还称,“这个事情还没有确定,还在调查中”。 凯里市妇联联合会一位工作人员表示,26日晚9时许接到贵州省妇联传达该消息,目前已经联合相关部门开展工作,正在核实调查中。[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06月26日 19:30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