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带走杭州女童的女租客:感情屡受挫 曾为初恋男友自杀
带走杭州女童的女租客:感情屡受挫 曾为初恋男友自杀

  “如果不是当时她家里人反对,现在谢某芳肯定是我老婆。”7月8日凌晨,带走杭州9岁女童章子欣的一对租客在宁波东钱湖投湖自杀。看到新闻中提到女性死者名为“谢某芳”,广东化州人黄自强(化名)心中一紧。从警方公布的监控截图中,他没有认出那位中年女性。直到另一张更清晰的照片流出,他才确认,通报中的“谢某芳”正是自己曾经的女友谢某芳。7月14日中午,新京报记者在广东化州平定镇见到了黄自强。他自称从1992年开始与谢某芳谈恋爱,中间分分合合几次,恋情前后持续10年之久,谢某芳曾流过一次产,甚至为自己自杀过。黄自强透露,当初没能和谢某芳结婚,主要原因是自己父母早亡、家境贫困,遭谢家亲属反对。“她从家里拿出户口本要和我登记,她母亲就要死要活的。”黄自强认为,这段持续多年却未修成正果的感情,对谢某芳打击很大。据他了解,谢某芳的第二段感情遇人不淑,感情不好,还被男人“骗”了钱。2005年的一通电话里,谢某芳还在向他倾诉感情不顺。此后,两人失去联系。性格偏执,曾为初恋自杀未遂在黄自强看来,谢某芳性格有些偏执,对自己用情极深。20多年前,两人相识并开始交往。当时,黄自强18岁,谢某芳20岁,他是谢的初恋。谢某芳在东莞的工厂里做技术工人,一个月能挣到2000元,而当时的黄自强是客车售票员,月工资仅有300元。“一直都是我花她的钱,她从来没花过我的钱。”黄自强透露,当时谢某芳经常给他买各种名牌衣服,还打算买一辆三万多元的摩托车送给他,被他极力反对后才放弃。“她在自己身上不怎么花钱,但对我从来都很大方。”黄自强说,谢艳芳喜欢小孩儿,一个月挣2000多的时候,几个侄子的学费都是她在交。遇上亲戚家的小孩子,她也很乐意带他们去玩,去吃好吃的。黄自强自幼父母双亡,由奶奶抚养成人,家境贫寒。而谢某芳在家中有5个哥哥,备受宠爱,“像公主一样”,这段感情自然遭到了谢家人的强烈反对,谢母甚至扔石头赶过他。两人去看电影,几个哥哥会跑到影院把谢某芳抓回去。“后来她从家里拿出户口本要和我登记,她母亲就说把你拿去喂狗之类的话,要死要活的。”黄自强回忆,谢某芳性格有些偏执,自己大部分时候都顺着她。一旦两人吵架,他怎么哄都没用,但等谢某芳气消,反而会反过来哄他。得知谢某芳投湖自杀的消息后,黄自强本打算去协助认尸,后考虑到路程太远才作罢。“她的左手臂有5处疤痕,脖子上还有3处。”这是黄自强计划用来辨别尸体的主要依据。这些伤疤来自26年前。黄自强回忆,1993年农历六月份,有一次谢某芳问自己爱不爱她,语气有点凶巴巴的,“我就故意逗她说不爱,她立马跑进屋里”。 尾随其后的黄自强赶到时,谢某芳已经用剪刀刺伤了自己的手臂,鲜血横流,脖颈处也有伤口在流血。他手忙脚乱地按住止血。谢某芳被送到医院救治,医生告知,脖子上的伤口只差两毫米就会伤到主动脉。当天,谢家人还曾报警,不过,警方听取陈述后认定为家庭纠纷,不予立案。那时,黄自强已经和谢某芳住在一起。当天,黄自强怕回去尴尬,一直到凌晨两点多,他才悄悄回到家门口,让他意外的是,谢某芳正坐在屋里等他。黄自强回忆,发生这次意外后不到10天,谢某芳的伤口还没养好,就回到东莞继续打工挣钱。此后,两人分开过一段时间。1994年,因为感到与谢某芳结婚无望,黄自强与现任妻子结婚。“她知道后放出狠话,说一定要杀了我。后来1995年我们又在一起的时候,我问她,你不是要杀我吗,她说爱我爱得太深,不舍得。”黄自强成为有妇之夫后,谢某芳仍不愿放下感情。黄自强称,当时谢某芳曾想让他离婚,被拒绝后仍愿意以第三者的身份维持关系。婚外情期间,谢某芳怀孕。“她当时说过这个孩子对她很重要,问我能不能一个月给孩子1000元抚养费,能就留下,我当时真的没这个能力。”两人最终决定将孩子打掉。黄自强说,怀孕三个多月时,谢某芳一个人去堕了胎。两人之间的特殊关系,直到2003年谢某芳有了下一任男友后才结束。看到新闻后,黄自强连续几天夜里躺在沙发上睡不着,不停地刷关于此事的新闻。“她跟男的一起自杀我就想不明白,而且衣服还绑在一起,如果是她自己一个人自杀,我百分之百相信。”黄自强对新京报记者说。从不缺钱的人到骗钱的人谢某芳的第二任男友黎清华(化名)也是平定镇人,两人最早相识于一家熟人的糖水店里。和谢某芳在一起时,黎清华离过一次婚,和前妻有一个5岁的孩子。在黄自强眼中,黎清华这个人不靠谱,“他总说自己有什么大工程,但其实什么都不是。”黄自强说,1994年,黎清华曾向自己的妻子借钱,“借7000,说过一阵子就还2万。”两人觉得他是骗子,便没有借。后来,他通过谢某芳的堂妹得知,黎清华以投资为由,“骗”了谢某芳十几万元。这些钱中一部分是谢某芳从她的哥哥处借得,为了还钱,谢某芳加班打工,“过得很惨”。7月14日下午,人在广州的黎清华通过电话接受了新京报记者采访。黎清华告诉记者,谢某芳被他骗十几万一说并不属实。他坚称,实际金额只有两万多元,而且并非“骗”,只是“借”。按照黎清华的说法,当年他跟着一位曾姓老板承包建筑工程,本钱不够,谢某芳同意拿出两万多元“帮忙”。黎清华透露,谢某芳借他的这两万多元中有五千元是从她大哥处借来,“剩余的应该是她自己打工挣的,但具体我也不清楚。”黎清华说,这笔钱原计划几个月就能还,后来项目出了问题,曾姓老板一直未能还钱,他自己跑前跑后也没有得到报酬,“最多每次只拿到几百块的零花钱”。该曾姓老板后来因犯合同诈骗罪被判刑11年。7月14日下午,新京报记者通过查询相关判决书证实,上述曾某确因以虚假合同骗取40万元工程保证金,于2011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但判决书中披露的案情并不涉及黎清华和谢某芳。黎清华承认曾在交往期间找谢某芳要过钱,“少则一两百,多则一千多,但加起来最多也就三千多块。“两人的感情从2003开始,最终只持续了一年多时间,并未结婚,2005年左右,两人分手后不再联系。与黎清华交往期间,谢某芳私下仍和黄自强保持联系。黄自强回忆,谢某芳曾多次在电话中倾诉自己感情不顺,和黎清华经常吵架。在他看来,谢艳芳从一个不缺钱的人变成“骗钱的人”,或许和第二任男友有关。在2005年的一通电话里,谢某芳还是在抱怨自己过得不好,这次通话后,两人失去联系。后来,黄自强多次向人打听谢某芳的下落,但始终没有音讯。据杭州警方7月14日发布的通报,2005年,谢某芳经人介绍与梁某华共同生活至今,未办婚姻登记,两人名下无房产、无车辆、无股票股权,近两年来多次以欺骗手段向亲友骗取钱财,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由于两人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其通过实施诈骗满足日常开销的状况越来越难维持,自杀前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7月13日,在平定镇采访时,谢某芳的大哥谢信玉告诉新京报记者,8年前,谢某芳曾以买房为由,骗走他一位弟弟种菜攒下的三十余万元。“后来我母亲生病,她问我们几个哥哥一人要五千元,说是到美国买药,我们没给。”此前有媒体采访了一位曾和梁、谢二人共同在泸沽湖旅游的“驴友”,该驴友称,短暂相处几天后,梁经常给她发旅游视频,后来向她借钱,但被她拒绝。7月14日,谢信玉带新京报记者来到自家老宅前。最右边的一间屋子曾属于谢某芳,门上贴着红底金字“五福临门”,房屋如今已闲置多年。谢信玉说,按照当地风俗,她的遗体将由男方家属处理。谢某芳的大哥谢信玉站在原本属于谢某芳的老宅前。 新京报记者祖一飞摄新京报记者祖一飞实习生郑丹编辑王婧祎校对范锦春[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7月14日 16:59
情侣2年前偶遇浙江失联女童:天真可爱 照片让人泪崩
情侣2年前偶遇浙江失联女童:天真可爱 照片让人泪崩

  警情通报2019年7月8日,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踪案件发生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现就该案调查情况通报如下:一、案件受理调查情况2019年7月8日10时许,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章子欣奶奶报案称:其孙女章子欣(女,9周岁)被两名租客以赴上海参加婚宴为由带走,逾期未归,下落不明。接警后,淳安警方经初查,锁定犯罪嫌疑人梁某华、谢某芳。鉴于案情重大,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迅速行动,组成联合专案组,先后组织500余名警力分赴上海、漳州、汕头、广州、茂名、珠海、武汉等地开展调查取证工作。二、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无违法犯罪前科。已婚,育有一子一女,2004年因养殖亏损负债等原因离家出走,多年未归。谢某芳,女,45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无违法犯罪前科。未婚,外出打工,多年未归。2005年,谢某芳经人介绍与梁某华共同生活至今,未办婚姻登记,两人名下无房产、无车辆、无股票股权,近两年来多次以欺骗手段向亲友骗取钱财,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由于两人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其通过实施诈骗满足日常开销的状况越来越难维持,自杀前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经多方走访调查,未发现梁、谢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2019年7月8日凌晨,梁、谢二人在宁波东钱湖一观景平台投湖自杀,全程均在视频监控覆盖区域,自杀前有饮酒、相互捆连外套、共同投湖等行为。经检验,两人尸表无抓痕等损伤,毒化检验无异常,血液有酒精含量。三、女童章子欣死亡情况经多方力量连日搜救,7月13日,疑似被害女童遗体在象山县观日亭正南方向16海里处(石浦海域)被发现并打捞上岸。经刑侦技术鉴定,确认系失联女童章子欣,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综合视频监控、目击证人证言以及失踪区域路况环境特征等,警方初步排除女童为失足落水。四、犯罪嫌疑人活动轨迹情况经查,梁、谢二人自2005年以来主要在广东广州、珠海、茂名、东莞等地生活。自2018年底特别是今年4月份以来在全国各地频繁游玩,先后到过三亚、重庆、丽江、大理、昆明、恩施、宜昌、长沙、郑州、徐州、济南、潍坊、西安、天津、北京、秦皇岛等48个城市。7月4日早上6时30分许,梁、谢二人携女童章子欣从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家中离开,以乘坐高铁、网约车等方式先后到达漳州、汕头、潮州、厦门、宁波等地。7月7日19时22分,监控显示三人在松兰山旅游度假区白沙湾区域出现;20时至20时20分许,有目击者在距观日亭约百米处,看见一女子拎着包,一男子背着一小女孩往度假区北出口行走;22时22分,监控显示度假区出口一男一女离开,未见小女孩;7月8日2时01分,监控显示,梁、谢二人跳湖自杀。目前,专案组正围绕案件开展进一步侦查。警方呼吁新闻媒体和广大群众关注权威信息发布,不信谣,不传谣。浙江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办公室2019年7月14日情侣2年前偶遇章子欣她的天真可爱让人难忘通往子欣家的山路上有一家高端民宿,离子欣家只有大约100米的距离。子欣奶奶曾经在这里干活,烧饭,这是近一年前的事了。两年前,一对情侣在千岛湖旅游住民宿时偶遇章子欣,被她的天真快乐深深打动。当时,章子欣拉着他们比赛跑步,保护小狗狗不让它欺负情侣,还介绍好朋友给他们认识。今天下午,记者在章子欣家的院子里,也注意到了这只头上两块黑斑点的小白狗,和家里另一只大的金毛犬卧在一起家门口。可它再也等不回它的小伙伴!发现遗体后,船长一路跟着小女孩,打捞师傅连连摇头,“当时我都流泪了,太可怜了”。今天下午,记者采访到了昨天发现章子欣遗体的船长周恩龙。因为在发现欣欣的身影之后一路跟随,周恩龙也被众多网友称为“女孩的摆渡人”。昨天中午11点半左右,周恩龙驾驶着轮船行驶在航线上。突然,他发现远处的海面上有东西正漂浮着。等船靠近了,周师傅跑到船舱外再仔细一看,还真是个人!“小姑娘当时就头朝下趴在水面上。”他立马将这一情况报告渔政部门,渔政站的工作人员告诉周师傅:你们先跟着,我们马上来。因为船上当时还有其他游客,为了不引起恐慌,周师傅便驾船跟着小女孩的遗体,欣欣往哪儿漂,周师傅就跟着往哪开,直到渔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到来。之后,经打捞确认,遗体确为失踪女孩章子欣。而这已经是周恩龙3天内第二次发现欣欣的身影。他的公司一共有5条船,就在三天前,7月10日下午4点左右,他另一条船上的驾驶员也发现了疑似欣欣的身影,并马上将情况报告给他。他随后报警,但之后未能成功打捞到。“两次发现的地方相隔大概2海里。”记者随后又采访到了昨日参与打捞工作的船老大邵师傅。邵师傅表示,自己参与这样的打捞救援已经二十多年了,每年都会打捞上几个人,大多是溺水的渔民,但像这样的案子还是头一回碰上。“这样年纪的小姑娘(打捞上来)是第一个”,邵师傅告诉记者。说着说着,邵师傅叹了口气,“我真不骗你,昨天打捞的时候,我都出眼泪了,好可怜的小女孩”。他告诉记者,打捞上来时,身着粉红色衣服,身体其他部位都完好,就是脸部已经模糊不清。“太惨了太惨了”,邵师傅边说边摇头。出事后,欣欣奶奶对孩子爸爸一直哭喊“妈妈对不起你”今天下午,章军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会儿,凌晨四点回到老家后,他只睡了一个小时,“有什么办法,出了这样大的事情,没很长一段时间是放不下的。说句实话,事情已经出来了,再怎么样,活着的人最重要。”王辉在门口接了个电话,有媒体跟他说法律援助事宜,王辉说,远远还没想到这一步,毕竟是他们(租客)早就策划,有计划实施的。这两天镇里、村里领导相继来慰问,各种亲戚也来章家帮忙烧饭,打理家务。出事后,欣欣奶奶看到章军,一直哭喊“妈妈对不起你”。章军不停安慰,“不好怪你,那是他们有预谋的。又不是在家里没看好,小孩掉到哪里的。”一个人静下来,他只能自己哭一会儿。爷爷也觉得孩子是自己手上送出去的,脸上全是愧疚。“但我们也想想后怕,本来爷爷也跟着去的,如果爷爷跟着去了,他们是有预谋的,不会因为你一个老人而耽搁了他的事情,搞不好爷爷也要出事。”王辉说。网上的一些评论传到了爷爷奶奶耳朵里。姑父:你不知道他们有多难受这些天网上有很多评论,不知怎么到了爷爷奶奶耳朵里,让王辉也很担忧。“对我们影响太大了,很多人在不了解情况下,说爷爷重男轻女,就这么一个孙女,何来重男轻女?而且说奶奶在接受电视采访的时候很平静没有哭,那奶奶在家里瘪着脸,敲自己头哭的时候,网友看到了吗?”今天凌晨,章军从象山殡仪馆连夜回了淳安。“说实话,我们在那边警方、媒体那么多,警察也问小舅子接下来的安排,遵循他的意见,小舅子说,回家吧,这里待不下去……”说着话,欣欣爷爷从屋里蹒跚走出来,傍晚斜阳下一张黝黑朴实的脸,神情很是疲惫。有记者问,孩子妈妈会不会来村里?他用带乡音的普通话说,“不会来的,不会来的,肯定不会来的……你们也休息一下。”两租客4月份就入住淳安酒店同住的还有另外一名东北籍女子仅住一天便与酒店发生矛盾退房离开据新京报报道,7月13日,从女童老家杭州淳安县某酒店得知,带走女孩的租客二人4月份就曾入住,入住时还伴有另一东北籍女子,三人同住一间套间。酒店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是4月6日入住的,定的是360元一晚的套房。根据资料显示,该东北籍女子今年34岁。“他们也不说话也不干嘛,就在那边各管各顾自玩手机”。工作人员表示,男租客当时说自己睡沙发,还给他加了床被子。三人曾表示,自己将在淳安长住。男租客还询问店里有没有什么野味。“野味都挺贵的,但他说钱不是问题”,工作人员说。而就在入住次日,三人在酒店吃野味消费700余元,后因对菜品不满意和餐厅发生矛盾退房离开。独家航拍女孩家周边地理环境风景优美但道路不便章子欣的家位于千岛湖大道南端,道路一边临湖、一边靠山,临近青溪村时,路两旁会有不少摆设摊位售卖桃子、李子的农户,他们会热情地向过往的车辆招手,以此吸引人来光顾自己的摊位。章子欣爷爷奶奶也曾常在自家小路拐进千岛湖大道的拐角处摆摊,两租客之前入住的7天连锁酒店毗邻千岛湖大道,距离这个岔路口只有百米距离。记者多次搭乘出租车、网约车来到这里,本地司机听闻目的地,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旅游的话,住在这里很不方便。有司机告诉记者,游客来这里,一般都是住在这边临湖的高端民宿,一晚的价格不低,但是相对静谧惬意。然而,通往章子欣家的岔路口虽然与这些临湖的高端民宿仅一条马路之隔,却很难让人有住的欲望,这最大的阻碍来自于路。从岔路口进去是一段平整的柏油路,但想去章家,需要很快拐入一条黄土和碎石铺成的、没有路灯土路,并沿着这条蜿蜒的土路向上徒步2公里以上,坐出租车上来,司机会要求加钱,但偶尔也能看到,村民之间会借上山运水果的车子搭一段路。住在半山腰的章家,可以远眺天色湖景,但对于想去千岛湖游玩的人而言,每次上下这2公里的泥泞山路便显得极为不现实。然而,带走章子欣的男女租客,恰恰是从临路的酒店,走过这段山路,搬入半山腰的章家。[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7月14日 16:29
失联女童母亲:外界有很多误解 没有妈妈不爱女儿
失联女童母亲:外界有很多误解 没有妈妈不爱女儿

   原标题:女童母亲尚未现身:想尽快见最后一面 7月14日,浙江象山。女童妈妈告诉澎湃新闻,外界对有她很多误解,没有妈妈不爱女儿,现只想尽快见女儿最后一面,具体看警方安排。截止14日23时,其未现身殡仪馆。 澎湃新闻记者 朱敏骏[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07月14日 15:53
警方公布失联女童被害动机 两人曾想认其为干女儿
警方公布失联女童被害动机 两人曾想认其为干女儿

  原标题:警方公布失联女童被杀害动机:两人曾想认女童为“干女儿” 种种迹象反映出两人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 据浙江省公安厅微信公众号消息 今日,淳安失踪女童案专案组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就社会关注的一些问题作了解答。 一、此案是否涉及拐骗拐卖? 答:根据现有证据,该案基本排除拐骗拐卖,主要依据是:一方面,梁某华、谢某芳二人在千岛湖骗出章子欣时使用真实姓名,与拐卖拐骗儿童犯罪特征不符;另一方面,经溯源两人的活动轨迹和通联情况,梁、谢二人带走章子欣后,与外界联络简单,未发现有联系上下家情况。 二、梁、谢二人的行为是否与网上盛传民间宗教有关系? 答:经调查,未发现梁、谢二人有参与非法宗教组织等情形。 三、梁、谢二人为什么自杀? 答:根据调查,近半年以来,梁、谢二人表现出了比较强烈的轻生厌世倾向。两人诈骗行为持续多年,继续实施诈骗维持日常开销的状况已越来越难以为继,自杀前其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仅今年4月以来,两人在全国十多个省市各大景点游玩,其携带的箱包、衣物或送人或丢弃,随身行李越来越少。综合情况表明,两人离世想法产生已久。 四、警方如何判断女童不是失足落水? 答:根据调查,一是章子欣失踪地点地处偏远、道路难走,且无灯光,仅凭章子欣个人难以到达。另外,当晚有目击者看到梁某华背着章子欣出现在失踪地点附近,推断当时章子欣已相当疲倦,可能处于睡眠状态。二是章子欣失踪后,梁、谢二人未向公安机关报警求助,有悖于失足落水的情形。三是根据现场视频监控分析,梁、谢二人离开时已无章子欣随身携带的日常用品,且在后续现场搜寻中也未发现,初步推断章子欣遇害后,梁、谢二人还处理了章子欣的日常用品。 五、根据目前调查,警方能否推断两人杀害女童的动机? 答:经前期调查,2005年以来,梁、谢相识并长期同居后,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生儿育女。两人认识章子欣后,多次表露出喜欢并有将其认作干女儿的想法,如接章子欣放学,送章子欣拼图玩具。7月4日两人骗出章子欣后,对其生活照顾格外体贴周到,梁某华曾在微信朋友圈中“晒”章子欣的照片,还称“我认了一个干女儿”。种种迹象反映出两人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 六、对该起案件,公安机关下步还有什么打算? 答:公安机关将按照专案侦查的要求,进一步深入调查,不放过任何与案件相关的蛛丝马迹。同时也呼吁全社会关注、加强少年儿童的安全防范教育,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章子欣姑父:家人想静一静 7月14日,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章军目前已从象山回到老家。章子欣的姑父表示,章子欣的离世并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新京报此前报道,7月12日,新京报记者在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家中看到,她的爷爷奶奶正守在电视机前观看相关报道,了解搜救章子欣的最新进展。章子欣的父亲章军告诉新京报记者,网上一些指责孩子爷爷奶奶的评论,对他们打击很大。 当天下午章军赶往象山辨认遗体,确认遗体为章子欣,然后,连夜从象山赶回淳安老家。 今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章子欣姑父处了解到,章子欣的离世并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担孩子被找到总比没有找到好:“让我们家人静一静,等待警方的进一步结果,谢谢所有人的帮助,感谢。” ▲章子欣姑父的朋友圈。 新京报记者 侯雪琪 截图[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14日 06:50
杭州失联女童母亲:很爱女儿 只想尽快见最后一面
杭州失联女童母亲:很爱女儿 只想尽快见最后一面

   原标题:杭州失联女童母亲:很爱女儿,只想尽快见女儿最后一面 截至7月14日晚8:30,杭州失联女童母亲曾女士尚未现身象山殡仪馆。14日早间,曾女士称已从重庆老家出发,前往浙江见女儿最后一面。 象山殡仪馆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女孩遗体存放在冷藏室中,尚未火化。 14日晚间7点50,曾女士曾通过微信回复澎湃新闻,称只想尽快见女儿最后一面,且已与警方取得联系,具体行程由警方安排。 曾女士称,事发后,自己每天都在关注女儿的新闻,每天都在等待奇迹发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天都被惊醒,虽然这么多年没见过女儿,但心里一直都是很爱女儿的,“不知道结果的时候我希望找到我的女儿还是好好的,在家等消息是因为我妈身体不好,经常会晕倒,家里一下没人照顾,这消息我也是一直瞒着她的,我怕她知道受不了。” 曾女士于13日晚间获悉女儿死亡的消息。[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07月14日 05:59
带走杭州女童两租客自杀前游玩了48城,仅剩31元
凤凰网 | 2019年07月14日 05:43
失联女童姑父:让我家人静一静 谢谢所有人的帮助
失联女童姑父:让我家人静一静 谢谢所有人的帮助

  原标题:章子欣父亲确认遗体后回家,章子欣姑父:家人想静一静 “让我们家人静一静……谢谢所有人的帮助。” 新京报讯(记者 刘名洋 侯雪琪)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遗体已在浙江象山海域发现,她的父亲章军从老家赶往象山辨认。此前带走章子欣的两名租客梁邓华、谢某芳已在浙江宁波自杀。 7月13日,晚10点左右,章军赶到象山县殡仪馆,确认完遗体后警方陪同其离开。 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今日(7月14日),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章军目前已从象山回到老家。章子欣的姑父表示,章子欣的离世并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新京报此前报道,7月12日,新京报记者在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家中看到,她的爷爷奶奶正守在电视机前观看相关报道,了解搜救章子欣的最新进展。章子欣的父亲章军告诉新京报记者,网上一些指责孩子爷爷奶奶的评论,对他们打击很大。 当天下午章军赶往象山辨认遗体,确认遗体为章子欣,然后,连夜从象山赶回淳安老家。 今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章子欣姑父处了解到,章子欣的离世并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担孩子被找到总比没有找到好:“让我们家人静一静,等待警方的进一步结果,谢谢所有人的帮助,感谢。” 章子欣姑父的朋友圈。 新京报记者 侯雪琪 截图 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侯雪琪[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14日 05:35
警方通报:杭州失踪女童系溺水身亡 排除失足落水
警方通报:杭州失踪女童系溺水身亡 排除失足落水

   2019年7月8日,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踪案件发生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现就该案调查情况通报如下: 一、案件受理调查情况 2019年7月8日10时许,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章子欣奶奶报案称:其孙女章子欣(女,9周岁)被两名租客以赴上海参加婚宴为由带走,逾期未归,下落不明。接警后,淳安警方经初查,锁定犯罪嫌疑人梁某华、谢某芳。鉴于案情重大,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迅速行动,组成联合专案组,先后组织500余名警力分赴上海、漳州、汕头、广州、茂名、珠海、武汉等地开展调查取证工作。 二、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 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无违法犯罪前科。已婚,育有一子一女,2004年因养殖亏损负债等原因离家出走,多年未归。 谢某芳,女,45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无违法犯罪前科。未婚,外出打工,多年未归。 2005年,谢某芳经人介绍与梁某华共同生活至今,未办婚姻登记,两人名下无房产、无车辆、无股票股权,近两年来多次以欺骗手段向亲友骗取钱财,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由于两人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其通过实施诈骗满足日常开销的状况越来越难维持,自杀前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经多方走访调查,未发现梁、谢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 2019年7月8日凌晨,梁、谢二人在宁波东钱湖一观景平台投湖自杀,全程均在视频监控覆盖区域,自杀前有饮酒、相互捆连外套、共同投湖等行为。经检验,两人尸表无抓痕等损伤,毒化检验无异常,血液有酒精含量。 三、女童章子欣死亡情况 经多方力量连日搜救,7月13日,疑似被害女童遗体在象山县观日亭正南方向16海里处(石浦海域)被发现并打捞上岸。经刑侦技术鉴定,确认系失联女童章子欣,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综合视频监控、目击证人证言以及失踪区域路况环境特征等,警方初步排除女童为失足落水。 四、犯罪嫌疑人活动轨迹情况   经查,梁、谢二人自2005年以来主要在广东广州、珠海、茂名、东莞等地生活。自2018年底特别是今年4月份以来在全国各地频繁游玩,先后到过三亚、重庆、丽江、大理、昆明、恩施、宜昌、长沙、郑州、徐州、济南、潍坊、西安、天津、北京、秦皇岛等48个城市。 7月4日早上6时30分许,梁、谢二人携女童章子欣从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家中离开,以乘坐高铁、网约车等方式先后到达漳州、汕头、潮州、厦门、宁波等地。7月7日19时22分,监控显示三人在松兰山旅游度假区白沙湾区域出现;20时至20时20分许,有目击者在距观日亭约百米处,看见一女子拎着包,一男子背着一小女孩往度假区北出口行走;22时22分,监控显示度假区出口一男一女离开,未见小女孩;7月8日2时01分,监控显示,梁、谢二人跳湖自杀。 目前,专案组正围绕案件开展进一步侦查。警方呼吁新闻媒体和广大群众关注权威信息发布,不信谣,不传谣。 浙江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办公室 2019年7月14日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7月14日 05:14
船长还原杭州女童发现过程:她一只脚还穿着凉鞋
船长还原杭州女童发现过程:她一只脚还穿着凉鞋

  原标题:浙江两船长还原9岁女童发现过程:她一只脚还穿着凉鞋 7月13日,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9岁失联女童遗体在石浦镇附近海域被发现。第一个发现可疑目标的是船长周恩龙,他向渔政报告具体方位,东门码头外秤砣礁附近,“距船7米不到8米,我看着像个小孩子。”然后,渔政和专业人员邵全龙前来打捞,发现其上身穿着粉红色的T恤,下身穿着白色的连裤袜,一只脚穿着黑色的凉鞋,已经“有点腐烂了”。警方相关鉴定工作正在进行中。 [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14日 03:14
失联女童姑父:在等待尸检结果 暂未考虑民事赔偿
失联女童姑父:在等待尸检结果 暂未考虑民事赔偿

  原标题:杭州失联女童姑父:尚未收到尸检结果,家属暂没考虑民事赔偿 杭州失联女童章子欣死亡事件的后续调查工作仍在继续。 7月14日下午,章子欣姑父王辉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目前,家属仍在等待最终的尸检报告及警方的调查结论,“警方目前仍在一些地区进行调查,主要看一下这两个人把小孩子带走的目的性”。 王辉还称,章子欣母亲曾女士会前往象山再见孩子最后一面,并称曾女士并非像网友评价的“狠心”,“她不太会说话,憨厚老实的一个人,心地也很好的,虽然这么多年没怎么和女孩联系,但发生这种情况,谁心里都承受不了。” 7月14日早上8点多,章子欣母亲告诉澎湃新闻,已从重庆老家出发赶往象山。电话中章母声音有些嘶哑。 目前还没有收到尸检的任何结论性信息 澎湃新闻:目前家属情况如何? 王辉:昨晚(7月13日)我们看完遗体后,连夜赶回家,已经是凌晨两、三点钟了,孩子爸爸几乎一晚上没有睡着。家里两个老人情绪也不稳定,提起过去的事情会流泪痛哭,家属尽量避免重提伤心事。已有领导对家属进行了慰问。 澎湃新闻:警方是否对家属透露孩子尸检结果? 王辉:目前还没有收到尸检的任何(结论性)信息,仍在等待警方公布,我们肯定要知道死亡原因,但不急于一时。警方目前仍在一些地区进行调查,主要看一下这两个人把小孩子带走的目的性是什么,推断动机。因为两名租客已经死亡,只能通过各方面证据推断一下,他们为什么会从这里到那里、再从那里到这里,他们还是有目的性的。如果结果出来,警方说会通知我们,应该也不会太久。到时候再确认情况,进行遗体火化。 澎湃新闻:家属对两租客的动机有什么看法? 王辉:目前感觉到,应该是两个租客计划自杀,要带另一个人(去死)。但是具体动机还需要等待警方的调查和证据,这仅仅是我的猜测。 女孩母亲难以承受,家属暂没考虑民事赔偿 澎湃新闻:孩子妈妈目前在赶往象山的路上,爸爸是否计划与妈妈见面? 王辉:女孩子的妈妈要过来,但具体安排还需要问警方。 孩子妈妈不太会说话,是憨厚老实的一个人,心地也很好的,虽然这么多年没怎么和女孩联系,但发生这种情况,谁心里都承受不了的。她家中老人身体也不好,经常会晕倒。有些网友不知道这个情况,有人说她心狠,哪有那么恨啊,都是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虽然她有很长时间没有问小孩子信息,但发生这种大事,谁也承受不了的。 我们本来是打算见面的。但看目前安排,我们自己的事情也多,妈妈可能也有其他事情,不好说。 澎湃新闻:警方调查结果出来后,家属是否有想过对两名租客提起民事赔偿? 王辉:目前我们真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情。因为他们应该也是到处欠债,没有钱。说实话,我们自己也没有往这方面去考虑。[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07月14日 02:36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