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山西29死坍塌事故饭店老板被刑拘 预制板钢筋还没小指粗
山西29死坍塌事故饭店老板被刑拘 预制板钢筋还没小指粗

  【侨报网综合讯】山西省近日发生饭店坍塌事故,造成29人遇难。饭店负责人祁某华3日被刑事拘留。目前,事故具体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央视新闻客户端3日报道,据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警方消息,襄汾县陶寺乡陈庄村聚仙饭店“8·29”坍塌事故饭店负责人祁某华,涉嫌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刑事拘留。 中新社报道,北京时间29日9时40分左右,临汾市襄汾县陶寺乡陈庄村聚仙饭店发生坍塌事故。当时有民众在此办寿宴,房屋大厅屋顶突发坍塌。据事故现场抢险救援领导组消息,救援工作已于北京时间30日3时45分全部结束,救出57人,其中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 8月29日,坍塌事故现场一片狼藉。(图片来源:中新社) 事发饭店多次加盖扩建 预制板钢筋生锈还没小指粗 北京《新京报》报道,村民王家宝回忆,事发时,他正和许多村民在前院看人唱戏。当时天气炎热,许多在看唱戏的妇女返回屋内,等待开饭。王家宝说,自己在屋外突然听到“哗啦”一声,饭店发生坍塌。“它就一层,它上面是预制板,一下塌下来,谁都跑不了”。 附近村民介绍,聚仙饭店原本是村民自建房屋,主屋的房子建了20来年,早先只有一层,靠近马路,但马路近些年由于修路在不断加高,“原来的一层变成了地下,就加盖了二层,后来又加了阁楼,还建了卧室和厨房,到现在的样子一共扩建了五六次”。 8月29日拍摄的救援现场。(图片来源:中新社) 成都红星新闻报道,据了解,涉事的聚仙饭店房子为1982年左右村民自建房,并分几次建设。房屋建筑面积为两层400平方米,坍塌的院子部分约100平方米,为砖混结构。 一位参与救援的队员称,宴会厅上方屋顶是用预制板修建的,又加了一层水泥,中间的钢筋已经生锈,推测是预制板老化造成的坍塌。红星新闻记者现场探访发现,坍塌的预制板中的钢筋没有人的小指粗,而宴会厅房梁的钢筋也不过大拇指粗细,且锈迹斑斑。 天眼查显示,聚仙饭店工商登记名为襄汾县陶寺乡陈庄聚仙酒家,成立于2003年9月,注册资本8000元(人民币,下同)。附近村民透露,祁某华今年约55岁,一家人开饭店十多年。他的儿子祁某蒙初中毕业后就在饭店帮厨,最近在临汾摆夜市,饭店主要由老两口打理。 几名中年男子自称是祁某华的亲戚,他们透露:“事发时祁某华和老婆、儿子一起在厨房做活,并未受伤。事发后祁某华被警方带走调查。” 8月29日拍摄的事故救援现场(无人机照片)。(图片来源:新华社) 村支书:宴会厅盖在宅基地,“手续齐全” 有关专家表示,此次襄汾饭店坍塌事故,再次将农村自建房安全问题,特别是从自建房发展到人员聚集的经营场所的安全监管和保障问题,暴露无遗。 陈庄村村支书祁占国表示:“饭店下面是祁某华的宅基地,他愿意怎么修就怎么修,村上没有具体的要求。” “至于开饭店,祁某华有完整的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有具体监管的单位,村里没有这方面管理的权力。”祁占国说,每次村里最多是到饭店看一下,传达一下相关方面的精神。 村主任姚某也称,聚仙饭店曾多次扩建,“没有设计,就找了俩大工,自己家里干小工”。事发前村子曾下雨,村里组织力量排查了部分房屋的安全状况,但因涉事饭店没积水,便未排查。 山西华炬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阳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称,目前对于农村自建房的规范管理方面存在法律、制度缺失和监管缺位。“出台过相关管理办法,但是实际中很少使用。个人建房时有审批,但只针对宅基地面积的审批,至于在宅基地上怎么盖房子,审批和监管都没有。”(完)[详情]

侨报 | 2020年09月03日 04:37
山西襄汾饭店坍塌致29人遇难续:饭店老板已被刑拘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9月03日 00:29
山西临汾饭店倒塌六天后 80岁过寿老人:天塌了
山西临汾饭店倒塌六天后 80岁过寿老人:天塌了

   作者 | 赵佳佳 9月1日,山西临汾市聚仙饭店坍塌的第四天,事发地所在的陶寺乡陈庄村已经恢复平静。现场竖起了高高的深灰色铁皮,把聚仙饭店的红字招牌遮挡了起来。 但仍有一些迹象诉说着这里的“不平静”。一小时内,有4辆装载着祭祀物品的三轮车,从饭店前的002乡道上开过去,他们都在东南方向的第一个路口右拐,径直穿过安李村的牌楼。 安李村的多位村民,都在此前的饭店坍塌事故里遇难。他们原本是到饭店参加一位老人的80岁寿宴,未曾料到喜事成了灾难。事发两天后,安李村村主任向媒体表示,当地政府将向每个遇难者家属提供3万元殡葬费。从这天开始,家属陆续将去世亲人的遗体拉回家中,筹备安葬事宜。 饭店坍塌的具体原因暂时不得而知,但随着更多信息的披露,农村自建房屋改造的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 8月31日,襄汾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发布紧急通知,在全县范围内展开了建筑安全隐患排查。 但有29位村民,却再也没能走出那场寿宴。 饭店塌了 在聚仙饭店,寿宴是从一碗臊子面开始的,这是当地的风俗。 住在周围的邻居刘天明对南风窗记者说,饭店老板祁建华一家会提前一天从县里的菜市场采购食材,第二天清晨四五点就起床准备宴席,确保晚上的来客们人人都能吃上一碗臊子面。 80岁的寿星李耀辉会拉二胡,平时也常到乡里的文艺宣传队帮忙。刘天明说,8月29日那天上午,李耀辉的亲戚朋友在聚仙饭店屋后的空地上搭起戏台,轮番上阵唱起蒲州梆子戏,为李耀辉庆生。 位于饭店中部的宴会厅坍塌之前,几十位吃完臊子面的客人正在屋外听戏。事后,刘天明和其他村民总是感叹:“多亏外面在唱戏,不然死的人更多。”此时,宴会厅内聚集着许多妇女,有的还带着小孩,事发时他们正在厅里打牌聊天,等待正餐上菜。 事故发生前,村民们聚集在饭店后的空地听戏 9点40分左右,正在厅里玩扑克的李成功看见天花板上开始向下掉瓷砖,他在事后接受央视采访时说:“一下就砸昏,啥也不知道了”,后来他是被人抬出现场的。 他的妻子张建枝坐在靠墙的另一桌,掉落的瓷砖在张建枝的头上砸出一个包,但她顺势藏了一下,从宴会厅里逃了出来,等她回过神来和周围的人一起把李成功救出的时候,她看见丈夫的脸上已经全都是血。 8月30日,他们被送往临汾市人民医院,与他们一同住在5楼骨科B区病房里的,还有77岁的老人毛根月,饭店坍塌的时候,她听见房顶上传来“哗啦”一声响,面对媒体的镜头时,她回忆说自己那时候愣住了,“不知道从哪里出从哪里进”。 8月29日,事故救援现场(图 | 新华社) 梆子戏的声音被打断,在现场的人们开始想办法施救,饭店附近其他村子里的人也相继闻讯赶来。 后来有一段村里的监控视频在网上流传,画面显示从事发半小时后开始,村民就自发组织起救援。有人开着装载机去疏通道路,有人拎着一把铁锹朝现场赶,更多的人什么也没带,只看见一个接一个,在大太阳底下,往同一个方向跑过去。 村民吴同记得,自己是在10点20分的时候接到朋友电话的,他说,出事儿啦,叫吴同赶紧去现场,“能回来就回来,能帮忙就帮忙!” 救援现场(图 | 临汾日报) 上午11点左右,救援队接到当地应急管理部门的通知,随后赶赴事发地开始救援。陶寺乡里的老人们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反应过来,可能出大事了,警车从陶寺乡的牌楼口向东边的陈家庄呼啸而去。 据新京报报道,一名救援队员描述事发现场堆积了大量坍塌物,其中有很多起支撑作用的水泥柱,如果移动不当,可能会引发二次坍塌。救援需要同时考虑被埋人员和救援人员的安全,他们不敢轻易动用大型机械,只能依靠人力,用电镐、切割机和徒手的方式来清理石块。 当时,临汾市消防支队在网上同步更新救援进展,在他们发布的视频里,最令人揪心的一幕是,有父亲的头部被石头压住了,但他面朝下紧紧护住怀中的孩子,最终,他和孩子都没能逃脱厄运。 8月29日,临汾消防发布救援视频,发现废墟下一位父亲牢牢抱着孩子,最终两人均不幸遇难 接到朋友电话的吴同,办完事后从50公里外的另一个县城赶回来时,已经是下午1点,此时,通向救援现场的道路已经被警戒线封住。 为确保安全,非专业救援人员全部被拦在现场外,直到第二天凌晨3点45分,现场救援才全部结束。救出来的57位村民中,7人重伤,21人轻伤,剩下29人全都不幸遇难。 空白地带 天眼查显示,聚仙饭店于2003年首次进行工商注册。吴同记得,以前聚仙饭店所在的这条街上共有四五家饭店,但是聚仙饭店的老板祁建华为人爽直,若是应收8600元酒席钱,他能把零头都给抹掉,再加上他们的手艺好,生意越做越红火,最终也就只存活下来这一家店。 聚仙饭店由前中后三个部分组成,属于砖混结构建筑,也就是以小部分钢筋混凝土以及大部分砖墙承重。 发生坍塌的是位于中间部分的宴会厅,由预制板搭建而成的天花板覆盖在宴会厅上方。一名在现场制图的襄汾县消防人员曾告诉媒体,宴会厅的长宽分别为13.6米和12.4米。 8月30日,事发饭店一面墙上还留着一个“寿”字(图 | 新京报) 但用以搭建天花板的预制板并非是完整的一块,一名为事故现场建立围挡的工人曹之华,常年在县城里面的建筑施工队工作,他告诉南风窗记者,在他的经验里,农村使用的预制板最多长3.6米,50公分宽,12公分厚,一块块拼在一起形成天花板。 曹之华说,预制板里面要打钢筋,“农村里盖房子的楼板(预制板)没有粗钢筋,一般一块板子打十几根钢筋进去”,他用手上的螺丝刀举例,说那些钢筋只有螺丝刀的螺杆那般粗细。 临汾市消防支队发布的现场视频里,坍塌后的楼板裂解成了无数碎块,断开的钢筋扭曲着裸露在外,表面覆盖着棕红色锈迹。 部分预制板碎块裸露钢筋没有小指粗,且锈迹斑斑(图 | 红星新闻) 预制板中间有孔,防水性能弱,据红星新闻报道,饭店周围一位邻居告知,由于聚仙饭店经常漏雨,饭店主人祁建华便在预制板上反复加固防水,但收效甚微,因此祁建华在天花板上再做了一层彩钢房顶,“所以后来就越来越重,重了就受不起”。 在曹之华的印象里,从十年以前就几乎不再用预制板盖房子。预制板抗震性能差,在唐山大地震和汶川地震中,它都是造成重大伤亡的元凶。 30日下午,陈庄村村主任告诉新京报,聚仙饭店修建于上世纪80年代,后来又多次扩建,当时没有专业人员来进行设计,“就找了俩大工,自己家里干小工”。 但这种现象在曹之华眼中相当普遍。他说,只有需要建设三层以上的房子才会向政府报备,村里面两层楼的房子完全可以自己建,建筑工人收到雇主的要求后,“人家设计成啥样你给人家盖成啥样就行了”。 陈庄村村支书祁占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宴会厅盖在宅基地上,村里没有权力干预,“他是在自己的院子里修的,村上没有具体要求,至于开饭店,人家有完整的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有具体监管单位,村里没有这方面管理权力。”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对建设活动中的相关责任与流程作出规定时,也存在着“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筑活动,不适用本法”的条例。 “我想爬出来” 聚仙饭店坍塌后,襄汾县被裹挟到舆论中心,县城里也变得热闹起来。 在集中收治伤者的临汾市人民医院门口随便拦一辆出租车,司机会告诉你,出事之后他们忙得就没停过,载着法院的人、公安的人、伤者家属,忙不迭地在临汾市和襄汾县城之间来回穿梭,“伤者家属跟去急诊科的人不一样,他们都是从人民医院西边AB区出来的”。 临汾市人民医院(图 | 南风窗实习记者 赵佳佳 摄) 而死伤者集中的安李村则陷入静默。从村主任表示提供3万元殡葬费后,家属陆续将去世亲人的遗体拉回家中,他们要选择合适的日子,将遇难者下葬。 穿过安李村的防水坝,从最南端进入村内,第一户人家的门口就摆放着高大的花圈,寓示着生命的逝去。同为安李村人的吴同说,从这户人家往前走,许多座房子门口都是相同的情形。 遇难者名单上,大部分都是妇女,若是这场灾祸没有来临,她们会按照日常的生活轨迹行进。男人们外出打工赚钱时,她们就下地干活,打理麦子和玉米,弓着腰在遍布天冬草的地里找芦笋,等它长到一尺长,就剪下来去卖钱。 陈庄村牌楼,对面就是通往安李村的道路(图 | 南风窗实习记者 赵佳佳 摄) 而存活下来的人,内心也布满伤痕。 有个被埋了3个小时最终获救的6岁女孩,在这次事故中失去了亲生姐姐。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总害怕天花板砸下来,闭着眼睛却不睡觉,只是伸手在空中胡乱地抓。妈妈问她在挠什么,她说:“我想爬出来。” 80岁寿星李耀辉的老伴、女婿、儿孙,都在这场事故中不幸去世。家里新买的电磁炉静静地搁置在桌上,事发一周前,他的老伴刚学会如何使用。他曾在记者的镜头前下跪,更多的时候,他只能坐在空荡的房间里拍着双膝哭泣,“天塌了”,他说。 饭店的突然倒塌,永远地改变了一些人的生活;而事故的最终源头,仍然需要详尽的调查。8月29日,国务院安委会就山西临汾饭店坍塌事故发布通知,宣布对此事进行挂牌督办,要求山西省抓紧进行事故调查并向社会公布。 聚仙饭店以外,一直隐藏在农村自建房背后的问题逐渐浮现。9月2日,新华视点发布消息,山西省政府决定从即日起至11月底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城乡建筑领域安全隐患专项排查整治,此次整治范围为全省城乡建筑领域,重点为农村、城乡结合部和城市社区。 (文中刘天明、李耀辉、吴同、曹之华为化名)[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9月02日 22:07
山西吸取襄汾坍塌事故教训 开展城乡建筑领域安全隐患专项排查整治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9月01日 03:26
山西临汾坍塌饭店村委会限制办理红白事 否则“后果自负”
山西临汾坍塌饭店村委会限制办理红白事 否则“后果自负”

  大象新闻特派记者 张崇曜 刘阳 近日,大象新闻持续关注山西临汾饭店坍塌事件,目前搜救工作已经结束,事故共造成29人不幸遇难,21轻伤,7人重伤。记者从遇难者家属那里得知,昨天晚上已有7户家庭将遇难者遗体取回,回村后,村委会将发放三万元丧葬费,伤者家属目前仍不能与伤者见面。 今天(9月1日)上午,记者来到襄汾县寺陶乡安李村,这次事故中,该村共有24人不幸遇难。在安李村村委会附近,记者见到了公布出来的遇难者名单,而在名单旁边,贴着一张署名为安李村村民委会的公告:从今日(8月31日)起,我村所有红事、白事一律简办。喜事如:生日、满月、乔迁等事宜一律禁止办理,否则后果自负,特此公告。有村民表示,他们村子一直都是从简办事,这事出了之后,很多人都在讨论以后不敢再办寿宴了。 一位遇难者家属告诉记者,昨天他们接到村委会通知,每位遇难者将会得到3万元的丧葬费。“今天早上7点半左右出发了,寿衣也带上了,去那给穿好衣服,拉回来之后,按人给丧葬费,昨天下午通知了七家去拉了。”遇难者家属介绍,家人去临汾市殡仪馆将家属遗体领回来后,找村委会领取丧葬费,村里会分批通知家属去领遗体,昨天和今天都是七户家庭接到通知去领的。 “还没有听说有赔偿的事情,家里的地要收了,不知道怎么办。”李女士的父母都在这次事故中受了伤,事发当时两人都在聚仙饭店宴会厅里,父亲伤势较重,母亲伤势较轻。李女士告诉记者。意外发生后父母先被送到了襄汾县人民医院,后来转院到了临汾,目前还没有听说关于赔偿的问题,她也没能和父母相见。“可以进到医院里,医院说会全力救治,但是没有和父母见面,只能通电话。” 而另一位伤者家属李先生介绍,他的奶奶目前在临汾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医院规定家人不能进入病房看望,由于奶奶没有手机,说话只能由医院工作人员传达。 随后,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了李女士的母亲。“住院和治疗没让我们出钱,全是政府帮着我们,我们住这里啥都没管,医院全接收了,吃住都是医院负责的,大家都是一人一个房间,我的伤不要紧,这几天好些了。”李女士的母亲告诉记者,她住院治疗这几天,医院没有让她们家垫付医药费,有专人负责她的治疗和生活起居,目前身体状态还不错。 记者从临汾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获悉,临汾市卫健委根据市委、市政府的统一部署,制定了伤员医疗救治方案,成立了医疗救治工作领导小组,组成医疗救治专家组第一时间赴事故现场和襄汾县人民医院、襄汾县中医院进行急救指导和会诊。 与此同时,国家和省两级卫健部门调派14名医疗救治专家和一名心理危机干预专家,先后抵临展开医疗救治相关工作。由国家、省、市专家组成的救治专家组对此次事故中的所有患者实行“一人一方案、一人一小组、 一人一档案”救治和管理;专家组还对伤员和伤员家属进行个性化心理治疗、疏导安慰,做到因病施治、科学施救。 截至昨天,有两名轻微伤员经处置后离院回家观察。[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8月31日 23:05
山西襄汾致29人遇难重大坍塌事故伤员得到有效救治
新华网 | 2020年08月31日 09:22
发布山西坍塌饭店老人下跪视频引争议 齐鲁晚报致歉
发布山西坍塌饭店老人下跪视频引争议 齐鲁晚报致歉

  8月31日,齐鲁晚报就30日发布山西过寿老人自责下跪视频引发争议事件致歉,希望在广大网友监督下继续努力,追求和坚守社会责任,恪守职业道德、职业规范,做合格的新闻工作者。以下为声明原文:8月29日,山西省襄汾县一饭店发生坍塌事故,造成人员伤亡。在突发事故面前,每位逝者背后都是个破碎的家庭,我们真诚地向逝者表示哀悼,向逝者家属表示慰问。事故发生后,齐鲁晚报刊发了相关报道,多角度介绍当地党委政府组织救援情况。其中,齐鲁晚报官方微博发布在该饭店举办寿宴的老人自责的视频引发网友批评。对此,我们高度重视,诚恳接受,特此致歉。报社已启动全面调查,向在场其它媒体记者核实了解情况,将及时公布调查结果。齐鲁晚报愿意在广大网友监督下继续努力,追求和坚守社会责任,严格要求每一位从业人员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恪守职业道德、职业规范,做合格的新闻工作者。齐鲁晚报2020年8月31日[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8月31日 07:02
省委书记、省长赶赴临汾 明确山西全省“拆违拆危”
省委书记、省长赶赴临汾 明确山西全省“拆违拆危”

  撰文 | 李岩临汾市襄汾县聚仙饭店坍塌事故牵动人心。截至8月30日清晨,抢险救援工作结束,共搜救出57名被埋人员,其中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事故发生当晚,山西省委书记楼阳生、省长林武指派两位副省长赴一线指挥救援。一天后,楼阳生、林武亲赴一线指导并于当地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同时,国务院层面也就此展开部署、督办。党政一把手开会明确下一步举措事故于29日发生,第二天,楼阳生、林武先后赶赴襄汾县陶寺乡陈庄村重大坍塌事故现场指导应急处置和善后工作,赴医院看望慰问受伤群众。根据《山西日报》今天的消息,8月30日,楼阳生在现场强调,全力抓好救援救治处置工作,深刻汲取血的教训。他明确,事故调查组要尽快查明事故原因,依法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当天下午,在临汾召开全省建筑领域安全隐患专项排查整治电视电话会议。会议透露了山西省下一步动作部署。会议明确,要全面开展全省城乡公共建筑领域专项排查整治。举一反三,开展拉网式、地毯式排查,“拆违拆危”,不留盲区、不留死角,从根本上解决农村建房乱象。同时,要坚决革除陈规陋习,对天价彩礼、丧事大办、随礼泛滥等陈规,要通过教育引导、地方立法、乡规民约坚决予以革除。政知道还了解到,就在楼阳生、林武赴临汾当天,山西省政府成立襄汾县“8·29”饭店坍塌重大事故调查组,表示将尽快查清事故原因,查明事故性质和责任,依法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责任。出事的聚仙饭店曾多次扩建在当地的城乡公共建筑领域中,有哪些涉嫌“违”“危”?拿此次事故中的聚仙饭店来举例。公开报道显示,聚仙饭店原本是村民自建房屋,主屋的房子建了二十来年,早先只有一层,靠近马路,但马路近些年由于修路在不断加高,“原来的一层变成了地下,就加盖了二层,后来又加了阁楼,还建了卧室和厨房,到现在的样子一共扩建了五六次。”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号今天刊文指出,类似一层建筑加盖的方式,由于改建的费用比较低廉,在许多地方都很常见。实际上,这么做对房屋的地基等质量要求很高,设计和建造时应留下足够的安全冗余。临汾这个改建的饭店,是否符合相关建筑安全的要求,有待查实。彩钢板房一般主要用在临时建筑上,二层加盖彩钢板房,有没有通过审批,同样存在疑问。根据村民描述,改建至今已经数年之久。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当地监管部门是否有所察觉并进行过查处,其中是否存在监管责任失守的问题,需要全面查清。根据公开报道披露,天眼查信息显示,襄汾县陶寺乡陈庄聚仙酒家注册于2003年,法定代表人为祁建华。2015年,该饭店因未按《个体工商户年度报告办法》规定报送资料而被市场监管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目前,祁建华已经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临汾饭店坍塌事故表明,在基层,尤其在一些农村地区,安全监管的神经末梢存在不少隐患,威胁着公众安全。”有专家表示。国务院安委会将审核事故调查报告除了山西省层面就此进行处置、部署外,国家层面也开始动作。昨天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撰文披露,为警示全国,举一反三,推动全面排查违建房屋风险,坚决防止重特大事故发生,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决定对此次事故查处进行挂牌督办。国务院安委会在致山西省人民政府的《重大生产安全事故查处挂牌督办通知书》中要求,山西省抓紧组织进行事故调查,严格按时限研究提出处理意见。事故结案前,要将事故调查报告报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审核同意后,由山西省负责批复结案并向社会公布。事实上,临汾的饭店坍塌已经不是首例近期发生的公共建筑安全事故。今年3月,福建泉州欣佳酒店坍塌造成29人死亡、42人受伤。就此,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号刊文直言,有很多事故的发生,从工程勘察、工程设计到签订合同就已经埋下隐患,再到项目部统筹规划、人员任免、技术质量、材料采购、施工组织等任何一个环节均可能存在隐患,当隐患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引发事故。一些地方违法建设项目土地、规划等前期基本建设程序违法或监管失效,城管执法不到位,上游监管环环缺失,以致违法施工,安全风险不断累积,形成安全监管漏洞。该文章明确,针对近期一些地方存在安全生产责任不落实等问题,纪检监察机关立足职能职责,压实安全生产责任,对事故中涉嫌违纪、职务违法、职务犯罪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依规依纪依法严肃追责问责。例如,在福建省泉州市欣佳酒店“3·7”坍塌事故处理中,福建省纪检监察机关对事故中涉嫌违纪、职务违法、职务犯罪的49名公职人员严肃追责问责。资料 | 山西日报 北京青年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8月31日 06:39
山西襄汾安李村村主任:饭店坍塌事故遇难者家属将获三万元殡葬费
山西襄汾安李村村主任:饭店坍塌事故遇难者家属将获三万元殡葬费

  原标题:山西襄汾安李村村主任:饭店坍塌事故遇难者家属将获三万元殡葬费 8月31日,记者从山西襄汾县安李村村主任处获悉,饭店坍塌事故遇难者遗体已陆续准备安葬。村主任称,当地政府向村里拨款数十万。遗体安葬后,每个遇难者家属将获得三万元殡葬费。目前已有五六个遇难者家属将遇难者遗体运回。 8月29日9时40分左右,山西临汾襄汾县聚仙饭店发生部分坍塌。截至30日3时45分,救援工作结束,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安李村村主任介绍,29名遇难者绝大多数是本村人,包括数名小孩。 (新京报)[详情]

新京报 | 2020年08月31日 06:15
山西襄汾重大坍塌事故,8个问题已经清楚
山西襄汾重大坍塌事故,8个问题已经清楚

  8月29日9时40分左右,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陶寺乡陈庄村聚仙饭店发生坍塌事故。经过18个小时的紧张救援,共搜救出57名被埋人员,其中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 30日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事故现场抢险救援组宣布了抢险救援结束消息。 事故为何造成如此重大伤亡惨剧? 问题1:坍塌的“宴会厅”构造是怎样的? 30日3时52分,事故抢险救援工作结束。事故现场已被清理,但四周房屋的残垣断壁,仍显示着事发时的惨烈。 聚仙饭店是位于路边的一家乡村饭店。当地村民说,这家饭店已经开了十多年,陈庄村及邻近的安李村等村农户举办婚丧过寿等宴席,大多选择这家饭店。 聚仙饭店前后为二层小楼,中间院子部分比较低洼,院子中间搭设了预制板房顶,房顶下面部分成了“宴会厅”,院子最上部分是一层简易彩钢板顶棚,比前后屋房顶略高。 有邻居说,聚仙饭店院子前后的两座小楼盖起的时间比较早,但是院子中间加盖预制板房顶形成“宴会厅”是近几年的事,随后又在院子最上部架设了一层简易彩钢板顶棚。 29日9时40分左右,“宴会厅”上面的预制板房顶突然坍塌。坍塌面积约为100平方米。 问题2:事故发生在9时许,“宴会厅”为何有这么多人? 安李村村民李加福说,当天他的父亲李培厚在聚仙饭店举办“八十大寿”,参加的人多为亲朋好友和邻居。 按照当地习俗,过寿需要请人吃两顿饭,早晨吃一顿臊子面,中午吃席。李加福提前向饭店预订了十来桌午餐。 “事发时,大家早已吃完早饭,不少人已经回家,有部分人在饭店‘宴会厅’聊天,还有一部分人在‘宴会厅’后面的院子里看表演。我父亲喜欢拉二胡,有一帮他的老哥们来表演节目。”李加福说。 问题3:坍塌过程中,为何逃不出来? 61岁的安李村村民王国平当时正在后面的院子里看节目。“听见‘哗啦’一声,饭店‘宴会厅’顶部就塌了。” 王国平说,当时一些人嫌热,就在“宴会厅”里面聊天、等吃中午饭,他的老伴和5岁的孙女也被埋在了里面。 到消息的安李村村民张国辉在29日上午10点多赶到现场。“有个人跑出来后说,柱子崩了之后,顶部一下就塌下来了,最多不超过5秒,他先跑出来了,后面那个人没跑出来。”张国辉说。 问题4:100平米坍塌,为何救援了18个小时? 事故发生后,山西省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全力进行救援。从事故发生到现场抢险救援结束的18个小时里,山西共派出840名救援人员,出动大型救援装备车辆20余辆,救护车15辆,医护人员100余人。 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饭店“宴会厅”顶部坍塌面积约为100平方米。现场救援人员告诉记者,事故坍塌面积虽然不大,但现场地形具有特殊局限性,而且要随时避免发生二次坍塌,因此即便专业救援力量充分,救援持续时间也比较长。 山西天龙救援队侯马分队队员李旭剑在29日12时左右到达现场后,带着小型、手提式破拆工具下去,最开始只能进行狭小空间营救。 “结构不稳定,随时可能发生二次坍塌,救援人员要爬到里面把被困人员拖出来。我们进去还做了一些支撑工作,把可能出现二次坍塌的地方支撑住。此外还有安全员从不同角度观察建筑物,一旦有风险,人员要马上撤出。”他说。 问题5:救援为何不使用大型设备? 据事故现场抢险救援组介绍,聚仙饭店房屋建筑面积为两层400平方米,坍塌的院子部分约100平方米,为砖混结构。“宴会厅”以前为一层,后来马路抬高,成了地下室。 记者在现场看到,聚仙饭店院子坍塌之后形成了一个坑,封闭的院子并不利于救援设备开展作业。坍塌较为厉害的地方,旁边还有二层,难以扩大作业范围。 参与现场救援的消防人员告诉记者,由于被困人员较多,最初搜救采取分点作业方式,采用小型破拆工具、徒手挖等方式进行救援。之后才能采用大型吊车将坍塌的房板吊起来搜救。 武警山西省总队临汾支队政委李明说,坍塌的老建筑顶部是预制板结构。“零碎坍塌下来以后,人工将小的东西搬开,大的东西人抬不动,必须用设备。但是大设备并不像人一样好控制,容易造成二次坍塌。在用大设备之前必须先尽最大的可能,把人救出来。为了生命,我们都是先用人、用小设备把被困者先救出来,这是最主要的。大设备不敢上,因此需要的救援时间要多一些。” 问题6:对农村自建房,法律是如何规定的? 抢险救援结束后,现场立即成立事故调查组,开展事故调查工作。事故现场抢险救援组表示,目前基本可以确定涉事的聚仙饭店房子为1982年左右村民自建房,并分几次建设。 有关专家表示,此次襄汾饭店坍塌事故,再次将农村自建房安全问题,特别是从自建房发展到人员聚集的经营场所的安全监管和保障问题,暴露无遗。 山西华炬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阳说,目前对于农村自建房的规范管理方面存在法律、制度缺失和监管缺位。“出台过相关管理办法,但是实际中很少使用。” 按照农村宅基地有关管理办法,虽然农民可以在宅基地上自建房屋,但实践过程中并没有验收标准,处于监管缺失状态。“个人建房时有审批,但只针对宅基地面积的审批,至于在宅基地上怎么盖房子,审批和监管都没有,只有一些村规民约规定,如不能盖太高挡住邻居阳光等。”李阳说。 问题7:农村房屋建设的政策是怎样的? 山西住建系统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农村房屋建设存在一些政策空白。此外,目前多数乡镇没有专职负责建设的工作人员,甚至连兼职人员都不多。 近年来,各地也鼓励村集体和农民盘活利用闲置宅基地和闲置住宅,通过自主经营、合作经营、委托经营等方式,依法依规发展农家乐、民宿、乡村旅游等。 山西隆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俊认为,目前国家并没有明确禁止农民将自建房用于经营用途,但实际用途变更后,就必须办理安全、消防等许可,符合相关质量要求和标准,乡村和有关部门应加强监管。 问题8:目前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国务院安委会日前决定对山西襄汾县饭店坍塌事故查处进行挂牌督办,并要求举一反三,推动全面排查违建房屋风险。 山西省决定,从8月30日起在全省范围内立即开展房屋建筑和人员聚集场所安全专项检查。 太原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王崇恩等专家认为,除了弥补制度缺失和监管缺位之外,当务之急是出台措施,对乡村自建房等公共性建设场所进行结构问题检测和安全评估。[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8月31日 04:30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