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瑞幸赴美讲“中国星巴克”故事
瑞幸赴美讲“中国星巴克”故事

  瑞幸赴美讲“中国星巴克”故事 来源:北京商报 瑞幸咖啡赴美上市,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美国时间4月2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公布了瑞幸咖啡的注册上市公告。找钱找到美国的瑞幸,在18个月亏22亿元的情况下再次受到资本青睐,是咖啡市场的恰逢其会,还是互联网模式的起死回生?找钱成功之后,留给瑞幸咖啡的幸运还剩多少?这一个个谜题尚待解答。 匆匆上市 招股书显示,瑞幸在2018年的净收入为8.4亿元人民币,净亏损16.2亿元人民币;2019年截至3月31日净收入为4.8亿元人民币,净亏损5.5亿元人民币。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瑞幸咖啡相关负责人,一直对上市传闻缄口不提的瑞幸咖啡此次回复为,“静默期,不便接受采访”。 与此相对的是瑞幸疯狂的扩张速度。截至2019年3月31日,瑞幸一共拥有2370家直营门店。战略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从门店数量和销售咖啡的杯数这两个维度,瑞幸在中国市场排名第二。 虽然在快速发展过程中一直伴随着争议,但瑞幸咖啡还是成功获得了资本关注。2018年4月,瑞幸咖啡宣布完成了数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2018年7月,瑞幸宣布完成了2亿美元的A轮融资。不到半年,瑞幸又宣布完成2亿美元的B轮融资。 4月18日,瑞幸咖啡宣布在2018年11月完成的B轮融资基础上,额外获得共计1.5亿美元的新投资。其中,星巴克的第二大股东贝莱德(BlackRock)所管理的私募基金投资1.25亿美元,瑞幸咖啡投后估值29亿美元。也正是因为贝莱德的加入,让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是瑞幸咖啡获得美国主流投资者背书加快推进赴美上市进程的信号。 瑞幸咖啡上市传闻由来已久。赴美上市之前,瑞幸咖啡就曾被传出将赴港股上市的传闻。今年1月,有消息称瑞幸咖啡正准备赴港上市,投行已着手准备上市工作。但由于瑞幸咖啡从去年5月才开始正式营业,不能满足赴港上市的相关规定,这也被认为是瑞幸咖啡转向美股的主要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咖啡业内人士认为,瑞幸咖啡起初赴港上市的传闻应该不是单纯的捕风捉影,瑞幸咖啡此前也曾一度将自己包装为“国人咖啡品牌”,希望以此获得更好的市场反馈和品牌影响力,但囿于港股的上市规则,转向美股其实也反映出瑞幸咖啡谋求上市的迫切程度。 “出此下策” 缺钱无疑是瑞幸着急上市的重要原因。糟糕的报表、更大尺度的曝光以及风吹草动都可能影响股价,对于快速扩张的团队,上市对战略的持久性和执行上都有明显的负面影响。 2018年美团上市前,账上还剩34亿美元,最多烧一年。而小米1000亿美元估值,腰斩成539亿美元,也是流血上市。美团小米们一再推迟上市时间,只有在顶不住的时候才“出此下策”。 上海啡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瑞幸咖啡虽然在年初公布了将高速开店的计划,但从年初到现在瑞幸咖啡的开店速度其实是在下降的。“与2018 Q4相比,瑞幸当时月均开店约258家,一个季度内门店数量从1300余家增加到了2073家,但是到了2019年1-4月,门店数量为2370家,新增297家,月均增速为74家,这其实也从侧面反映出瑞幸咖啡资金压力加大,与此同时,瑞幸咖啡还需要通过补贴的方式获客,这些都是瑞幸咖啡迫切寻求上市的主要原因。”王振东说。 王振东进一步分析称,瑞幸咖啡的主要对手星巴克和湃客咖啡目前都处于盈利状态,唯有瑞幸咖啡亏损,不同于星巴克的相对高价,湃客咖啡的产品价格远低于瑞幸咖啡,并且选址、产品结构与定位都与瑞幸相似,这种中高端市场有星巴克堵截,中低端市场有湃客咖啡包抄的局面,再加上持续亏损,迫使瑞幸咖啡必须速战速决,通过上市帮助早期投资人获利,并且获取更多的资金确立市场优势。 公开数据显示,瑞幸咖啡的亏损呈现下滑趋势,但亏损下降的主要原因并非营业状况改善,而是来自获客成本(投入)的减少以及开店速度的下降。数据显示,瑞幸咖啡的获客成本从100余元/人下降了约16元/人。对此,王振东表示,获客成本的下降确实帮助瑞幸咖啡减少了亏损,但带来的影响是瑞幸咖啡同店业绩的下滑以及营业额下降等数据变化,“这也从数据上反映出瑞幸咖啡如果减少补贴,就会导致一定用户流失的问题”。 变现之忧 这样的瑞幸,为何备受资本青睐呢?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备受质疑的瑞幸咖啡收入4.7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6倍;在成立短短的18个月里,瑞幸咖啡在全国28个城市已经有2370家直营咖啡门店,相当于日开4家店;平均每月交易客户数从2018年四季度的430万人次提升到440万人次。 在瑞幸咖啡看来,中国不断上升的城市化和可支配收入已经并且预计将继续成为其咖啡行业的主要增长引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在日常生活中消费更多的咖啡。瑞幸咖啡的目标是在2019年末以门店数量计算,超越星巴克,成为中国第一大咖啡连锁品牌。 瑞幸剑指星巴克,可能只是噱头,相比这一目标,分一杯羹可能更现实。星巴克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中国区销售额下降2%。星巴克也需要新的增长点。因此,星巴克不得已补上一直忽略的互联网外卖这一课,从而给了瑞幸站在同一起跑线的机会。 可是时至今日,越来越精明的中国资本已不再钟情于烧钱换市场的套路,摩拜、ofo接连折戟,同为互联网咖啡的连咖啡也销声匿迹。烧钱补贴,越烧越亏、越亏越要扩大规模,寻求增量市场填补亏损的互联网+模式是最常见的生死路。但天花板很快都会触及,届时瑞幸手中的牌,就只剩下流量过后的满地数据。 数据变现或者说场景变现,将是瑞幸活下去的关键。自建平台所能达成的精准分析,显然远高过依托别家外卖平台的有限数据,但也仅限于此。关键问题在于瑞幸如何解锁“达芬奇的密码”:写字楼内喝咖啡的白领们,其口味习惯、价格取向,到底能无限延伸到哪些场景里呢?这个问题,暂时没有解答。而能否给出答案,将决定留给瑞幸咖啡的幸运还剩多少。 北京商报记者 郭诗卉/文 李烝/制表[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04月23日 10:00
瑞幸咖啡刚融资又赴美IPO 烧钱策略能否持续待考
瑞幸咖啡刚融资又赴美IPO 烧钱策略能否持续待考

  瑞幸咖啡刚融资又赴美IPO,烧钱策略能否持续待考 新京报讯(记者 张晓荣)在经历“赴港IPO”到“太年轻,不符合要求”,“6月赴美上市”等各种版本的传闻之后,美国时间4月2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布了瑞幸咖啡提交的招股书,后者将寻求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并计划募资1亿美元。这意味着,这家仅面世1年多的咖啡品牌“赴美上市”一说落下实锤。 自2018年年初在北京试运营以来,瑞幸咖啡获得资本的高度青睐,先后完成共计5.5亿美元融资,并迅速跑马圈地,在全国30多个城市开出了2000多家门店。与此同时,铺天盖地的广告和明星代言、大规模的优惠补贴、高调叫板星巴克等一系列举动,也引起业内质疑。几天前刚刚宣布获得1.5亿美元融资的瑞幸咖啡又在美国IPO,引发外界对其财务状况的关注。瑞幸咖啡想要在今年年底在门店和杯量上完成赶超星巴克的目标,需要每天新开近8家门店,对于开店速度下滑的瑞幸来说,也并非易事。 烧钱扩张 自称“咖啡独角兽”的瑞幸咖啡,迈出了赴美上市的关键一步,在美国提交了招股书。 美国时间4月2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布了瑞幸咖啡提交的招股书。F-1文件信息显示,瑞幸咖啡申请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上市,股票交易代码为“LK”,计划融资1亿美元,瑞士信贷、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等为其承销商。 就股权结构来看,神州系仍占主导。其中,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持股30.53%为最大股东,创始人钱治亚占股19.68%,黎辉代表大钲资本、刘二海代表愉悦资本分别持有11.9%和6.75%的股份。 与招股书一同曝光的,还有瑞幸咖啡的运营数据。自2018年年初在北京开出第一家门店,瑞幸咖啡始终保持高速扩张。截至2019年3月31日,公司拥有2370家直营门店,其中快取店2163家,占据总店数的比例为91.3%,其中2018年第四季度开店最快,数量达到884家。根据沙利文(Frost & Sullivan)报告,截至2018年年底,从门店数量和销售咖啡的杯数这两个维度,瑞幸咖啡在中国市场排名第二。 尽管扩张速度够快,但瑞幸咖啡亏损额仍在进一步扩大。数据显示,瑞幸在2018年的净收入为8.4亿元人民币,净亏损16.2亿元人民币;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咖啡净收入为4.8亿元人民币,净亏损5.5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在试运营之前的2017年,瑞幸咖啡净亏损5637万元,也就是说,成立不足两年的瑞幸,累计亏损金额已超过22亿元。对瑞幸来说,也许值得欣慰的是,净收入出现较好增长。 对标星巴克 自入局咖啡市场开始,瑞幸咖啡就高调对标“老大哥”星巴克,时常隔空喊话“要超越星巴克”。 早在2018年5月15日,瑞幸咖啡刚宣布运营不久,就发布公开信称其在业务发展中遇到来自星巴克的不正当竞争,就对方涉及的垄断行为,拟向有关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星巴克则回应,“无意参与其他品牌的市场炒作,欢迎有序竞争彼此促进”。此事被业内人士认为瑞幸“碰瓷”星巴克搞营销。一天后,星巴克在上海举办全球投资者交流会议,宣布在未来5年,每年都将在中国大陆市场新开600家店面,预计到2022年,星巴克将在中国230个城市拥有6000家店面。这被视为星巴克对瑞幸咖啡的隔空狙击。 如今,随着瑞幸咖啡完成B+轮1.5亿美元融资,与星巴克的关系更加微妙。因为,星巴克主要股东贝莱德出现在瑞幸此轮融资中,贝莱德管理的私募基金投资了1.25亿美元。在业内和资本方看来,瑞幸和星巴克已在同一条赛道上,而贝莱德的投资能帮助瑞幸获得美国主流投资者认可。 在瑞幸咖啡2019年的战略沟通会上,瑞幸咖啡创始人、CEO钱治亚宣布, 2019年将新建2500家门店,门店总数将超过4500家,“到2019年底,瑞幸咖啡将在门店和杯量上超越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根据公开资料,目前星巴克在国内的门店数量已超过3800家。 开店放缓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6月瑞幸咖啡注册成立公司。2018年1月,瑞幸咖啡在北京开出第一家门店,进入试运营阶段。此后瑞幸咖啡迅速攻城略地,动作频频。 按照瑞幸咖啡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瑞幸咖啡门店数量为2370家,若要完成2019年年底4500家门店的计划,自4月起,瑞幸咖啡平均每月开店数量要超过236家,若按每月30天计算,瑞幸的开店速度要达到近8家/天。 不过,瑞幸咖啡的开店速度已在下滑。根据招股书数据计算,2018年第一、二、三、四季度,瑞幸净增门店数量分别为281家、334家、 565家、 884家,而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其净增门店数量仅为297家。对于开店速度放缓,瑞幸方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上市)静默期,不方便接受采访”。 资金问题或是其开店放缓的原因。招股书显示, 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咖啡的店铺租金为1亿元,比上季度增长了39%,但门店数量仅增长了14%。电商行业专家、上海万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CEO鲁振旺表示,瑞幸追加B+轮融资表明其融资遇到问题,而开店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但目前瑞幸咖啡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在新融资不确定的情况下放缓开店速度是必然选择。同时,瑞幸也在招股书中提到,公司面临的风险包括“维持历史增长率的能力”和“获取足以维持扩张的资金的能力”。 瑞幸咖啡之所以称要在门店和杯量上超越星巴克,也与其本身的营收和盈利情况与星巴克差距巨大有关。2018财年,星巴克营收247亿美元,净利润为45亿美元;而瑞幸咖啡在2018年的净收入为8.4亿元,净亏损16.2亿元,两者并不在同一量级。瑞幸在招股书中也表示,“我们无法向您保证,我们最终将实现预期的盈利。” 鲁振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既有的补贴情况下,瑞幸咖啡要完成开店目标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即使成功上市也需要更多资金,否则可以预见的是,其未来关店速度会远超开店速度。至于在门店数量和销售杯量上对标星巴克,鲁振旺认为没有意义,持续开店则会加剧亏损力度,实现单店盈利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急上市“找钱” 瑞幸所采取的“首杯免费,买二赠一、买五赠五”、“轻食五折”、“百万大咖抽奖返现金”等“用大规模补贴换取市场”的方式一直受到质疑,尤其2018年年底,瑞幸咖啡B轮商业计划书曝光,其中数据显示,2018年前9个月瑞幸净亏损8.57亿元,当时瑞幸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符合预期”。 在2019年1月3日的瑞幸咖啡战略沟通会上,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CMO杨飞回应称,“用适度的补贴获取这一年的市场规模和速度是非常值得的。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会持续补贴,3到5年内长期坚持。”对于盈利时间表,他表示 “现在不考虑这个问题,3-5年之后再说吧”。 支撑瑞幸扩张的是资本。截至目前,瑞幸已经完成3轮累计5.5亿美元融资。2018年7月,瑞幸咖啡宣布获得2亿美元A轮融资;2018年12月,完成2亿美元B轮融资;最新一轮融资则发生在4月18日,瑞幸咖啡宣布在B轮融资的基础上完成1.5亿美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29亿美元。 但瑞幸咖啡依然缺钱。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瑞幸咖啡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1.59亿元,同时有短期债务8.48亿元,而在2018年年底,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债务的数据分别为16.31亿元、7.81亿元。此外,瑞幸咖啡长期债务为2.32亿元。 此外,今年4月初,瑞幸咖啡新增一条动产抵押信息,将其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多家门店的咖啡机、奶箱等做抵押,涉及金额为4500万元。这被外界认为是瑞幸咖啡资金吃紧的一个表现,但对此,瑞幸方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是一笔常规的设备融资租赁,符合公司轻资产运营的思路。 招股书显示,瑞幸将要募资1亿美元,就融资用途,瑞幸咖啡解释称,计划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其中可能包括商店网络扩张,客户获取,研发,销售和营销,对技术基础设施的投资,工作资本和其他一般和行政事项。 鲁振旺表示,截至目前,瑞幸咖啡获得5.5亿美元融资,折合人民币约36亿元,但过去的两年亏损超过22亿元,在目前的门店规模和补贴力度下,其持有的资金并不充沛,瑞幸现在着急上市应该是融资不利,想找到更多资金。 新京报记者 张晓荣  图片来源 招股书截图  [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4月23日 07:34
赴美上市在即,亏损不断瑞幸咖啡何以赶超星巴克?
赴美上市在即,亏损不断瑞幸咖啡何以赶超星巴克?

  成立不到两年的瑞幸咖啡正谋求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其招股书显示,成立以来,尽管累计亏损达到22.27亿元,但美股研究社(ID:meigushe)进一步分析后发现,其扩张速度和咖啡销量却十分亮眼,截止到2019年3月31日,瑞幸咖啡在全国28个城市开设门店2370家。而根据Frost&Sullivan报告,2018年其咖啡销量在中国位居第二,大约售出9000万杯咖啡。 瑞幸还在招股书中宣称将在2019年底,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店,在门店数量上超过星巴克。按照瑞幸目前的扩张速度,确实很可能在门店量上超过星巴克,但在营收,利润上面仍将会远远落后。但这并不妨碍瑞幸对未来充满信心,至少在钱烧完之前,瑞幸仍将保持这样的乐观态度。 亏损与融资并行的瑞幸,还将以怎样的速度增长? 瑞幸咖啡的发展史,可以说是一部不停融资,不断扩张的历史。其门店扩张速度令人瞠目结舌,成为2018年资本寒冬里最耀眼的一颗明星。背负巨额亏损的瑞幸似乎并不在意资本市场质疑的目光,反而更加坚定了自身的发展路线,瑞幸咖啡未来还将以怎样的速度增长了?或许我们可以从他的招股书中一探究竟。 从营收来看,瑞幸咖啡2018年收入8.41亿元,净亏损16.19亿元。2019年第一季度收入4.79亿元,同比增长36倍,净亏损5.51亿元。仅仅2019年Q1就实现了2018年全年一半的收入。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实现收入快速增长的同时,其亏损也在不断扩大。根据瑞幸未来几年的战略目标和目前的趋势分析,瑞幸咖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继续保持收入与亏损的同步增长。 从门店数量来看,瑞幸咖啡实现了星巴克和Costa数倍的增长速度。自从瑞幸于2017年10月开了第一家咖啡店后,通过裂变增长模式,到2018年12月25日,达到了2000家。招股书显示2019年3月31日,其已经开了2370家门店。瑞幸咖啡创始人宣称2019年将新建2500家门店。而星巴克进入中国20年,门店数仅为3600家。若瑞幸计划按时完成,门店数将远远超过星巴克。 但值得注意的时,与星巴克提倡的“第三空间”不同,瑞幸咖啡店分为三种,对标星巴克的旗舰店和悠享店,快速服务的快取店,以及外卖店。招股书显示,快取店一共2193家,占比91.3%。 分析咖啡销量时,美股研究社发现,尽管目前瑞幸咖啡销量可观,但分摊成本亏损后,瑞幸咖啡每卖一杯就会出现亏两杯的尴尬局面,瑞幸咖啡似乎并不在意。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大陆每人一年消费4杯咖啡,但这一数据在日韩台湾却是200杯,伦敦国际咖啡组织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中国的咖啡消费正以每年15%的平均速度增长,相反,全球的平均增速仅为2%。或许,瑞幸咖啡瞄准的是中国潜在的巨大市场。 补贴不断亏损上涨,瑞幸会是下一个ofo吗? 瑞幸咖啡的扩张模式,让人不由得想起了以ofo和摩拜为首的共享单车时代,如今ofo陷入破产边缘,摩拜被收购后亏损不断,共享单车受到了资本市场的全面质疑。对比瑞幸与ofo后发现两者存在许多相同的地方, 但咖啡生意毕竟与共享经济不同,瑞幸与ofo在战略,资金方面也有诸多不同。或许这将使得他免于走上ofo的命运之路。 (1)瑞幸与ofo运营模式相似,疯狂融资补贴用户 不得不说,两者的运营模式极其相似。共享经济风口出现之后,ofo和摩拜都开始了疯狂融资。截止到2018年初,ofo融资十轮一共150亿元,随后ofo开始在全国甚至海外大幅投放共享单车,利用补贴吸引用户。瑞幸咖啡与此相似,截止到B轮为止,已经融资超过5.5亿美元。利用融资扩张补贴用户,瑞幸与ofo的模式几乎一模一样。 (2)瑞幸班底并非ofo,咖啡生意与共享经济也不尽相同 两者在诸多方面有巨大的不同。首先,在环境上,瑞幸咖啡在扩张过程中鲜少遇到竞争对手,谈论最多的是老牌咖啡品牌星巴克,而两者之间有巨大的区别。这意味着他不用像ofo与摩拜一样投入巨资赶走对手,而在当时,共享单车企业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这给ofo带来了巨大的竞争压力。 其次,咖啡生意与共享经济有本质的不同。两者的前期投入虽然都很多,但瑞幸在开店之后,负担主要是租金和人员费用。同时招股书显示,前期巨额投入正在逐步降低获客成本,目前已经从去年同期的103.5元降低到16.9元,这一数字在很可能将继续降低。而随着获客成本下降,营销费用也在不断下降。 相比之下,共享单车需要不断投入单车替换那些被遗弃、损坏的车辆,这使得他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而瑞幸咖啡一直提倡的轻资产模式也能降低破产的风险。 最后,在创始人上。瑞幸咖啡创始人出身神州系,不仅融资风险小,其自身也拥有多年的商业经验,不会轻易被资本裹挟发展。而ofo创始人很明显没有这么好的条件,两者的区别使得瑞幸咖啡在执行战略方面更加坚定,未来道路也将更加稳固。 不久前,瑞幸咖啡CMO杨飞表示,瑞幸咖啡的团队都是创业老兵,是一个理性和务实的团队,不会是下一个ofo。瑞幸咖啡的补贴符合预期,补贴将会持续三到五年。按照瑞幸咖啡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将走出与ofo不同的一条路。 同样是做咖啡生意,瑞幸会成为中国的星巴克吗? 不可否认,瑞幸与星巴克都是做的咖啡生意。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2018年全年现煮饮料收入为6.49亿人民币,占比总收入77.2%。星巴克在2018财年收入中,饮料占比74%,食物为20%。说明两者业务上面的重合度极高,但是,美股研究社分析两者情况后认为,瑞幸与星巴克的市场指向并不相同。 (1)两者定位不同,瑞幸对标星巴克或许只是为了营销 星巴克在开店上比瑞幸要更加谨慎,或许这与他的“第三空间”理念有关。而瑞幸依托互联网推出的“新零售”思维,通过小程序,外卖,自取店等进行销售。这注定了两者的市场定位不同,星巴克更注重用户享受,而瑞幸更注重销量。因此两者的客户重合率可能并不高,星巴克的价格也是瑞幸咖啡的几倍,这表明,两者赚钱的目标并不完全相同。 瑞幸对标星巴克在很大程度上或许只是一种营销手法,而并非真的是与星巴克竞争。这从瑞幸自身的定位以及星巴克的财报中可以看出,上文提到,瑞幸咖啡对标星巴克的店是旗舰店和悠享店,而这两种店面,数量极少,在总店铺中占比极低。 此外,面对急速扩张的瑞幸,星巴克的营收受影响有限。在其交出的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地区第四季度同店销售增长1%,这一地区的交易量同步下降2%,订单总规模增长了3%。从中可以看出,瑞幸咖啡确实造成了星巴克增速放缓,但并没有抢去星巴克大笔生意。 (2)巨头与新手仍有巨大差距,近年瑞幸难以超越星巴克 从收入上看,2018财年星巴克实现营收247亿美元。而瑞幸咖啡在2018年的总营收仅为8.4亿元,即1.25亿美元,仅为星巴克的0.5%。尽管瑞幸咖啡来势汹汹,但与拥有接近50年历史的星巴克相比,仍显得微不足道。即使是想在中国超过星巴克,依然显得困难重重。 从门店上看。面对瑞幸疯狂的扩张,星巴克并非无动于衷,在2018财年财报中,星巴克表示在2022年前,将以每年600家的速度扩张。这一速度相比瑞幸咖啡来说实在太慢,但如果考虑到两者门店的质量,或许就值得商榷了。上文提到,瑞幸咖啡门店一般都是自取店,面积并不大。而星巴克的门店要求都很高,不管是装修还是地点选择都更加精细。从这一方面考虑的话,或许瑞幸在门店上面的优势并不大。 从口碑上。尽管星巴克价格惹人争议,但服务质量却是无可厚非。虽然随着国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星巴克不再“那么高档”,但从侧面反映人们对星巴克的认同感是非常高的。而快速扩张的瑞幸咖啡在口碑方面距离星巴克就有一定距离了,两者可能在味道上的差距并不遥远,但两者给人的印象,很容易让人产生偏见。这一印象,将很难在未来改变。 从上面一系列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尽管瑞幸咖啡与星巴克相比仍有很长一段距离,但其已经形成了一套特色体系。虽然除了补贴和门店,瑞幸并没有形成强有力的竞争壁垒,但这并妨碍他在未来的持续扩张。而这次上市之后,或许将给他带来更多的资金,当中国消费者饮用咖啡的习惯培养完成之后,就是瑞幸收割盈利之时。 本文作者:美股研究社,美股研究社(公众号:meigushe)[详情]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2019年04月23日 07:30
瑞幸咖啡上市 揭秘幕后老板陆正耀的IPO“操盘”术
瑞幸咖啡上市 揭秘幕后老板陆正耀的IPO“操盘”术

   来源:创业邦 作者:林翠萍 编辑:尹茗 成立18个月后,美东时间4月22日早8点,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向美国SEC正式提交了招股文件F-1表格,计划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LK”,计划募资最多1亿美元——瑞幸再次刷新国内互联网公司上市速度。 谁造就了这样的瑞幸? 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董事长为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持股为30.53%,为大股东。而陆正耀既是瑞幸的董事长,也是瑞幸的最大天使投资人——或者说,瑞幸咖啡就是神州孵化的项目。 据报道,2004年,钱治亚从武汉来到北京,彼时陆正耀还在做通讯代理。从通讯到汽车,钱治亚跟着陆正耀打拼了十多年。2017年10月离职前,钱治亚是原神州租车的COO。 陆正耀之于瑞幸,恰如李斌之于摩拜。如果说钱治亚是台上的表演者,那么陆正耀则是当之无愧的幕后“导演+主角”。而此次瑞幸若上市成功,这将是陆正耀“IPO工厂”的第三个成员。 台前钱治亚、幕后陆正耀 很多迹象都表明,瑞幸是神州“孵化”出的企业。钱治亚、杨飞(瑞幸CMO)都来自神州租车,公关团队也出自神州。而瑞幸的投资方中,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和君联资本此前均与神州优车有不同程度合作。 2017年11月8日,钱治亚从神州优车离职。当时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还特意发了一封全员公开信,对从神州优车经理、总监一直做到COO的钱治亚的决定表示双手赞同。 这种支持也体现在实际行动上。 对于瑞幸,陆正耀可谓是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要场地给场地。据瑞幸早期员工透露,当年面试的地点就是在神州租车的办公室,面试官甚至还没有从神州离职。而直到今天,瑞幸的一号店坐落于神州优车总部,过来喝咖啡的大部分是“自己人”。 这也使得瑞幸的战略战术打法,带有当年出行大战的深刻烙印。 瑞幸的“无限场景”核心打法(即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打破咖啡消费的边界)、疯狂的补贴政策、剽悍且独特的营销策略…。从租车到专车到转战咖啡,市场的“烧钱大战”,以陆正耀为首的神州团队战斗经验丰富。 比如在营销上,瑞幸咖啡就表现出鲜明的“神州气质”。神州专车曾先后策划出“Beat U”、“Love U”等营销案例,尽管引发了碰瓷营销的质疑,但神州专车业务的确在争议声中提升了知名度。陆正耀也对外界的质疑不以为然,他认为这些营销非常有效果。 对于二人默契的搭配,钱治亚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不擅长资本,陆总做董事长可以在战略和资本上帮我们把把关,公司现在跑的非常快,这样我可以更专注业务和运营。” 而擅长资本运作的陆正耀,确如钱治亚所说,从资本层面给足了瑞幸去冲锋陷阵的弹药。 2017年,瑞幸亏损5620万人民币;2018年,净亏损达16.19亿;2019年一季度,净亏损同比扩大至5.51亿人民币。 疯狂烧钱,钱从何来? 截止到2018年12月12日,瑞幸咖啡已完成了三轮融资,先后获得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君联资本、GIC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中金公司等机构的投资,公开的融资总金额在4亿美元以上。 哪怕在资本寒冬中,2018年12月12日,瑞幸宣布完成2亿美元B轮融资,愉悦资本、大钲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中金公司参与该轮融资。 事实上,B轮融资出资方和6个月前的A轮融资相比,无论是投资方,还是金额都没有明显变化——彼时,烧钱给瑞幸带来了巨额亏损,这笔融资,不像是在融资,倒像是在续命(或者说一直在续命)。 一度瑞幸咖啡资金链断裂的消息风传。资料显示,4月1日瑞幸新增了一条动产抵押信息。抵押权人为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被担保债权数额为4500万元。瑞幸的动产抵押物均为咖啡机、奶箱和粉仓,物品所属地遍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多地门店。 但随之而来的是4月18日,瑞幸咖啡宣布完成由贝莱德(BlackRock Inc。)领投的1.5亿美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29亿美元)。 这或者可以回看下2年前神州优车上市后定增时的逆袭绝杀。作为主导两家公司上市的“操盘手”,陆正耀一路在资本上给瑞幸开了挂。 在瑞幸即将IPO之际,可以借用陆正耀的一句话:“咖啡这一仗打得漂亮,一气呵成,炮火充足。” “狂人”陆正耀的操盘术 从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再到如今导演瑞幸上市,我们或许可以从中窥见“陆正耀IPO工厂”操作路径:“抓风口、彪悍融资、烧钱扩张,迅速谋求IPO”。 早在“租车时代”,陆正耀就被奉为“狂人”。高举高达、激进扩张也不是现在瑞幸咖啡才有的专利。 2007年,陆正耀创立神州租车,由于作风强悍,他很快在租车业务上站稳了脚跟,一跃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租车平台。 回顾陆正耀在神州租车上的打法,“规模扩张和价格战”就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战术。其实神州租车创立初期的发展并不是非常顺利。当时由于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融资进程一直不顺,那时陆正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没有子弹怎么打啊?”陆正耀口中的子弹就是资金。 陆正耀的风格是,只要子弹到手,就弹无虚发。据愉悦资本刘二海回忆,在刚启动租车业务时,联想曾进行了一次投资,虽然只是小规模购买了约1000辆车,但按照刘二海当时的感受,“这也很多钱的”!但陆正耀当时的执行力出乎他的意料。刚说完话没几个月,二三十个点就已经铺完了。 不过直到2012年7月迎来“大金主”华平后,神州租车才经历了跳跃式的扩张。资金一到位,神州租车就祭出价格战大旗,发动了“50元新车风暴”,当年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陆正耀笑称,“(神州租车)市场副总裁要被吓哭了”。 当然这也不是神州租车第一次发动猛烈攻势。2010年8月,联想控股注资后,神州租车就曾发动了降价幅度在30%-50%的价格战,当时这一举动被评论为“震惊同行”,也成为“租车狂人”陆正耀的标志性动作。 而在车队规模方面,2009年,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不足700辆,等到2011年底时已经达到26000辆,2012年为45000辆。在规模扩张和价格战的双重战术下,陆正耀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提高神州租车的市场占有率。 此后,神州租车也不负所望,行业地位迅速攀升,稳居中国租车行业老大之位数年。2014年9月,神州租车在香港上市。 在租车业务上市后,陆正耀又将目光投向了风口上的专车业务。2015年1月,B2C模式的神州专车平台在全国上线运营。 那时候,共享汽车已经站在中国的风口之上。到2014年底时,滴滴已经完成D轮7亿美元融资,估值迅速上升,成为当之无愧的超级独角兽,2014年8月,滴滴推出了专车业务;而在大洋彼岸的Uber也早已名声大噪。 神州专车上线不久即开启了凶猛的融资速度。2015年7月,神州专车完成A轮2.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为华平资本、联想控股等。2个月后,神州专车B轮5.5亿美元融资完成,投资方有兴业资管、新华资本、中国诚通以及瑞信等7家中外机构。 2016年1月,神州优车正式成立,并将原神州专车相关资产、业务、债权债务及5家子公司100%股权全部置入。之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开展了多轮彪悍的资本运作。 3月份,神州优车完成新一轮约37亿元的融资,这次引入了云锋投资、云岭投资、中金公司等战略投资者、财务投资者及六家做市商。5月份,神州优车再将新一轮约20亿元收入囊中,投资方包括浦发银行、浙银资本、招商致远、上汽等战略投资者及财务投资者。 2016年7月21日,神州优车正式在新三板挂牌,交易首日市值高达417亿元。而这距离神州专车成立也仅一年多。 上市后的神州优车,自此后的半年内,在高调定增被三次延期后,更是上演了新三板上市历史上的大反转——创了新三板历史上百亿级别再融资记录。之前新三板历史上也只有PE巨头九鼎集团完成过百亿级别的再融资。 陆正耀的“操盘”术,可见一斑。 彼时的2016年11月,新三板市值三甲的神州优车突然发布了定增预案,拟以每股16.67元-17.00元的价格发行5.88亿股,预备募集100亿资金用于旗下的新业务神州买卖车。 但直至2017年2月28日,经历三次意料之外的延期,神州优车出人意料的在最后时刻逆势而起,宣布四家机构46亿元的定增。 时至今日,神州优车依然是新三板的“股王”,市值超435亿元。 如今,陆正耀的“操盘术”也正影响着他的门徒们。除了瑞幸之外,在另一战场上,一家新兴的经济酒店连锁品牌OYO也在疯狂收割三、四线城市的单体低星级酒店。而OYO酒店CFO李维正出自神州租车。资料显示,李维加入神州租车的时间是2014年5月,当时他担任执行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具体工作是负责有关融资及财务管理的事宜。 成立一年多的OYO酒店,截至 2019 年 2 月28 日,OYO共进驻 298 座城市,上线超过 7400 家酒店,管理客房超过 34 万间,从酒店数量上超过了如家和七天所有门店的总和,而这两家老牌的连锁酒店成立时间均超过10年。支撑起OYO快速扩张同样来自资本的力量。甚至OYO的融资则来的更加凶猛,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目前,OYO累计完成了多轮融资,融资总额高达18亿美元左右,其投资人包括红杉、软银、光速、滴滴、Grab、Airbnb等。 据公开资料,陆正耀于1969年出生在福建省宁德市屏南县。有人说,由于地理位置,福建人游离在中心和权威的边缘,所以敢于离经叛道。也有人说,闽商自古以来具有冒险精神,这源于宋元以来海洋贸易和明清时期犯禁下海的传统。所以,“没有福建人不敢做的生意”,这跟潮商的“不熟不做”打法截然相反。 “狂人”陆正耀的疯狂仍在继续,但质疑也从未停止。[详情]

新浪科技综合 | 2019年04月23日 07:26
星巴克的中国挑战者瑞幸咖啡提交美国IPO申请
新浪财经 | 2019年04月23日 02:35
FT:中国第二大咖啡连锁品牌瑞幸提交上市申请
新浪财经综合 | 2019年04月23日 02:20
瑞幸神话:两岁赴美IPO VC圈有人惊羡…
瑞幸神话:两岁赴美IPO VC圈有人惊羡…

  作者| 王晓 来源:投资界PEdaily “瑞幸干啥了,一年多时间就能上市?” 对于突如其来的上市消息,一位咖啡消费者惊叹。今年1月,曾有消息称瑞幸咖啡准备赴港上市,不过由于瑞幸开业仅1年多,未符合主板上市至少3年经营纪录要求,赴港上市折戟。 于是,瑞幸另谋上市出路。美国时间4月2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布了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招股书,瑞幸寻求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融资至多1亿美元。 快,是瑞幸咖啡诞生以来发展的主要基调。快速开店、快速融资,再到如今快速申请上市,背负着巨额亏损,这只迅速壮大的独角兽一路奔向美国资本市场。 虽然存在着巨大争议,但你不得不承认,这家公司已经创造了中国创投圈又一个神话——不到两年成为明星公司,赴美上市。 事实上,这种运作手段也令VC圈惊羡。“瑞幸无论从资本运作还是商业模式上都是非常成功的,未来存在复制的可能性,但必须团队强,能力强,融资强。”一位来自上海知名VC机构的投资人直言。 VC惊讶地发现: 瑞幸做的是数据生意 2017年10月,Luckin Coffee第一家门店在银河soho开业。顶着“互联网咖啡”的标签,号称要用10亿元教育市场,气势汹汹的瑞幸开启了迅速扩张的道路。 用了1年时间,瑞幸成为了一家估值22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 招股书显示,瑞幸成立以来扩张速度惊人。截至3月末,在18个月内,瑞幸旗下门店从在北京的一家试点店扩大到2370家100%持有店,遍布中国28个城市,这期间累计交易客户超过1680万。去年全年客户复购率超过54%。2018年销售咖啡及其它产品合计9000万杯。 要知道,星巴克在进军中国市场19年之后才开设了3400家门店。根据利沙文(Frost & Sullivan)报告,截至2018年年底,从门店数量和销售咖啡的杯数这两个维度,瑞幸在中国市场排名第二。 瑞幸今年一季度净亏约5.52亿元,是上季度的四倍多。根据招股书,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咖啡总净营收为4.785亿元人民币(7130万美元),净亏损5.518亿元人民币(约8221.8万美元)。2018全年,瑞幸咖啡总净营收为8.407亿元人民币(1.253亿美元),净亏损16.19亿元人民币(2.413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瑞幸的获客成本也一直在下降。从2018年第一季度到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的获客成本从103.5元人民币降低到了16.9元人民币。 瑞幸背后的资本运作故事存在各种猜测,在其投资人看来,投瑞幸投的不只是咖啡。 早在去年底,瑞幸咖啡董事、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刘二海就曾公开表示:“瑞幸是时代的产物,线上获客,线下服务,实现了线上线下的融合。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和体系与传统业态是完全不同的,这个体系不是简单的会员体系提升,而是理念的提升。” 他将瑞幸咖啡称之为数据咖啡。据刘二海介绍,瑞幸咖啡有几百人的数据团队做研发,能够做到千人千面的研发产品、布局门店,从而实现产品和服务的个性化。顾客看到的瑞幸App、进入的每一个店面、喝到的每一杯咖啡,都是基于海量数据计算的结果呈现。 对于中国咖啡行业的未来格局,刘二海坚信数据咖啡会成为主流,而星巴克等线下咖啡业态会成为补充。 经过调研,一些VC惊讶地发现,瑞幸的对手可能不是星巴克,而是“711”。咖啡只是瑞幸收集数据和切入市场的一个主打产品。通过咖啡这一个相对高频的产品,瑞幸收集了大量数据:哪里开店、消费喜好、消费人群画像....同时完善了供应链和配送体系,那以后瑞幸几乎可以卖所有711等便利店的东西了。 4天前刚拿到新融资: 三轮累计5.5亿美金,星巴克二股东入场 瑞幸一直在马不停蹄地进行资本运作。短短18个月,瑞幸已经进行了3次融资,融资总规模5.5亿美元,估值一路看涨。 就在IPO前4天(4月18日),瑞幸刚刚拿到了1.5亿美元的B+轮融资,其中,星巴克股东贝莱德(BlackRock)作为领投投资财团所管理的私募基金投资1.25亿美元,瑞幸咖啡投后估值29亿美元。 贝莱德是全球最大的资管公司,管理6万亿美元资产。贝莱德通过多家子基金合共持有星巴克8180万股,占比6.58%,是星巴克的最大主动投资者及第二大基金管理公司股东。业内分析认为,融资是其次,贝莱德的加入,是帮助瑞幸获得美国主流投资者背书,意味着瑞幸赴美上市更进一步。 这是瑞幸迄今为止获得的第三笔融资。2018年7月,瑞幸完成A轮2亿美元融资,大钲资本、愉悦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君联资本参与融资,投后估值10亿美元;这笔投资使得瑞幸成为国内成长最快的“独角兽”。 2018年年底瑞幸又完成2亿美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22亿美元,领投方主要为A轮融资的大股东,并增加中金公司等国资的相继入局。 招股书显示,上市前,瑞幸超过半数股份掌握在两大高管手中,其中董事长陆正耀持股30.53%,为公司最大股东,瑞幸创始人兼CEO钱治亚持股19.68%。 瑞幸的上市,意味着这场资本故事即将迎来高潮,其能否获得美国主流投资者的认可以及在资本市场能否收获良好表现,也决定了投资人能否如愿拿到回报。 瑞幸现象 2019创投圈最神奇的故事? 围绕瑞幸的争议声一直存在,业内最大的困惑之一是,大规模建店,持续发放补贴,瑞幸咖啡这种模式究竟还能持续多久? 今年1月初,瑞幸咖啡创始人钱治亚称公司2019年的扩张任务是年内新建2500家门店,并超越星巴克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 《2019年中国咖啡市场发展数据报告》对瑞幸咖啡的预测显示,瑞幸咖啡2019年可能仍将是亏损状态,但年咖啡销量如果能达到4.4亿杯,已经可以和目前星巴克(中国)4亿杯左右的年咖啡销量一较高下;2020年如果年咖啡销量能达到5.7亿杯、单店年销量达到10.4万杯,则已追赶上目前星巴克(中国)的年咖啡销量和11.3万杯的单店年销量。 瑞幸在招股书中也强调,其分裂式扩张的模式满足了中国咖啡市场大量未被满足的需求,新零售模式将解决质量不稳定、价格高、购买不便等咖啡行业的痛点。 然而,瑞幸的开店速度正在放缓,平均月销量也出现下滑趋势。依照“中国第一”的目标,瑞幸在2019年计划新开设2500家门店,比上一年还要多开500家,但一季度开店数量仅为297家,不及全年目标的八分之一。 充裕的现金流曾是瑞幸咖啡最大的底气。在去年拿到B轮融资时,钱治亚表示,瑞幸会长期坚持补贴,持续大约三年到五年。“我们和投资人在补贴战略上态度高度一致,他们还担心我们保守了。刚完成B轮融资,手里有足够的现金,主要用于开店、新产品研发、数据技术加强,补贴用户和扩大市场。”她说。 不过,事实上,瑞幸补贴的力度似乎正在减弱。近日,一位长期喝瑞幸咖啡的消费者在朋友圈感慨道,之前如果长时间不喝瑞幸咖啡,它就会发打折券,一般5天不喝最低送1.8折券,但最近已经有一周没喝,只收到一张5折券。 好在瑞幸决定上市了,折扣券正在飞奔而来的路上。[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04月23日 01:50
赴美上市落实锤 瑞幸咖啡补贴获客模式的盈利猜想
赴美上市落实锤 瑞幸咖啡补贴获客模式的盈利猜想

  赴美上市落实锤 瑞幸咖啡补贴获客模式的盈利猜想 (来源:北京商报) 屡次被传但却拒绝承认的瑞幸咖啡上市一事终于有了实锤。并且瑞幸咖啡把自己摆在了星巴克的主场。美国时间4月2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布了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提交F-1表格的信息(非美国本土公司的注册上市公告),一直以来有关瑞幸咖啡将于5月IPO的消息终于又了进展。就在上周瑞幸咖啡宣布获得1.5亿美元的融资,其中包括星巴克的最大主动投资者贝莱德,这也被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是瑞幸咖啡获得美国主流投资者背书加快推进赴美上市进程的信号。对此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瑞幸咖啡从今年年初开始并未放松补贴的力度和扩张的速度,可见瑞幸咖啡已经做好了继续亏损也要把故事讲大的准备,而这也极有可能是瑞幸咖啡最终选择赴美上市的主要原因。 上市实锤 招股书显示,瑞幸在2018年的净收入为8.4亿元人民币,净亏损16.2亿元人民币;2019年截至3月31日净收入为4.8亿元人民币,净亏损5.5亿元人民币。另外,截至2019年3月31日,一共拥有2370家直营门店。根据利沙文(Frost & Sullivan)报告,截至2018年年底,从门店数量和销售咖啡的杯数这两个维度,瑞幸在中国市场排名第二。 展开剩余79%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瑞幸咖啡相关负责人,一直对上市传闻缄口不提的瑞幸咖啡此次回复为,“静默期,不便接受采访”。 今年3月11日,瑞幸咖啡启动为期10周的现金补贴活动时,北京商报记者独家报道了瑞幸咖啡正在与券商谈判并将于5月启动上市的消息,当时瑞幸咖啡对此消息不予置评。 瑞幸咖啡的快速发展过程中一直伴随着争议,但瑞幸咖啡还是成功获得了资本的关注。2018年4月,瑞幸咖啡宣布完成了数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2018年7月,瑞幸宣布完成了2亿美元的A轮融资。不到半年,瑞幸又宣布完成2亿美元的B轮融资。 4月18日,瑞幸咖啡宣布在2018年11月完成的B轮融资基础上,额外获得共计1.5亿美元的新投资。其中,贝莱德(BlackRock)所管理的私募基金投资1.25亿美元,瑞幸咖啡投后估值29亿美元。 这是瑞幸咖啡拿到的第三笔融资。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投资方贝莱德正是星巴克的投资人,星巴克总股本为12.4亿。也正是因为贝莱德的加入,让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是瑞幸咖啡获得美国主流投资者背书加快推进赴美上市进程的信号。 着急上市 瑞幸咖啡上市传闻由来已久,就在瑞幸咖啡落实将赴美上市之前,瑞幸咖啡就曾被传出将赴港股上市的传闻。今年1月,有消息称瑞幸咖啡正准备赴港上市,投行已着手准备上市工作。但由于瑞幸咖啡从去年5月才开始正式营业,不能满足赴港上市的相关规定,这也被认为瑞幸咖啡转向美股的主要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咖啡业内人士认为,瑞幸咖啡起初赴港上市的传闻应该不是单纯的捕风捉影,瑞幸咖啡此前也曾一度将自己包装为“国人咖啡品牌”,希望以此获得更好的市场反馈和品牌影响力,但囿于港股的上市规则,瑞幸咖啡转向美股其实也反映出瑞幸咖啡谋求上市的迫切程度。 从今年年初开始,已经做好继续亏损准备的瑞幸咖啡就继续不断加快在市场的布局,先是高调宣布加速开店计划,并明确到年底门店数量以及销售杯量超过星巴克的目标,再是发起总额达5000万元可提现的现金补贴活动博眼球,随后瑞幸咖啡更是通过上线茶饮产品等方式持续获得较高的关注度。 但值得注意的是,从瑞幸咖啡招股书中公布的数据来看,瑞幸咖啡的扩张速度以及营业额增长并不算理想。 上海啡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瑞幸咖啡虽然在年初公布了将高速开店的计划,但从年初到现在瑞幸咖啡的开店速度其实是在下降的。“与2018Q4相比,瑞幸当时月均开店约258家,一个季度内门店数量从1300余家增加到了2073家,但是到了2019年1-4月,门店数量为2370,新增297家门店,月均增速为74家,这其实侧面反映出瑞幸咖啡资金压力加大,与此同时,瑞幸咖还需要通过补贴的方式获客,这些都是促使瑞幸咖啡迫切寻求上市的主要原因”。 根据瑞幸咖啡公开数据显示,瑞幸咖啡的亏损呈现下滑趋势,但亏损下降的主要原因并非因为营业状况改善,而是来自获客成本(投入)的减少以及开店速度的下降。数据显示,瑞幸咖啡的获客成本从100余元/人下降了约16元/人。对此,王振东表示,获客成本的下降确实帮助瑞幸咖啡减少了亏损,但带来的影响是瑞幸咖啡同店业绩的下滑以及营业额下降等数据变化,“这也从数据上反映出瑞幸咖啡如果减少补贴就会导致一定用户流失的问题”。 盈利猜想 赴美上市的瑞幸咖啡把自己摆在了星巴克的主场,此番瑞幸咖啡获得贝莱德投资的消息也让瑞幸咖啡获得了更多的关注,但对于瑞幸咖啡而言,登陆资本市场纵然能够帮助瑞幸咖啡获得补血继续扩张,但瑞幸咖啡如果想要持续获得资本市场的关注,实现盈利或者证明自己的盈利能力才是关键。 在王振东看来,由于咖啡门店业务普遍缺乏壁垒,这就使得瑞幸咖啡得以快速的进入市场,并借助资本优势快速扩张。当瑞幸咖啡作为一名挑战者进入市场时,低壁垒是其优势,但是当他也要开始面临例如湃客咖啡等咖啡品牌正面挑战时,低壁垒则成为了其最大的软肋。同时,瑞幸咖啡的主要对手星巴克和湃客咖啡都是处于盈利状态,唯有瑞幸咖啡是亏损的,不同于星巴克的相对高价,湃客咖啡的产品价格远低于瑞幸咖啡,并且选址、产品结构与定位都与瑞幸相似,这种中高端市场有星巴克堵截,中低端市场有湃客咖啡包抄的局面再加上持续亏损,迫使瑞幸咖啡必须速战速决,通过上市帮助早期投资人获利,并且获取更多的资金确立市场优势,最终实现盈利。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对于瑞幸咖啡登陆美股持乐观态度。在他看来,瑞幸咖啡的出现改变了国内咖啡市场原有的市场格局,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成长为中国第二大咖啡品牌,加之星巴克投资人的投资背书,有助于瑞幸咖啡在美国资本市场获得投资人的关注,进一步帮助瑞幸咖啡扩大市场规模,扭转当前盈利困难的局面。 北京商报记者 郭诗卉 作者:郭诗卉[详情]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2019年04月22日 23:44
消息称瑞幸咖啡赴美IPO拟最多融资8亿美元
消息称瑞幸咖啡赴美IPO拟最多融资8亿美元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23日消息,星巴克在中国的竞争对手瑞幸咖啡周一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IPO申请,用作“占位符”的暂定融资额为1亿美元。这只是用于计算注册费用的初步登记额,实际IPO融资规模可能高于或低于这一水平。 路透社周二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瑞幸咖啡希望通过此次IPO至多融资8亿美元。 据两位知情人士称,瑞幸咖啡可能寻求在下月进行的此次IPO中融资5亿到8亿美元,从而成为今年迄今为止中国公司在美国进行的最大规模IPO。 另一位消息人士称,瑞幸咖啡将通过此次IPO寻求40亿到50亿美元的估值。在上周宣布完成的一轮1.5亿美元融资中,瑞幸的估值达到了29亿美元。 (编译:羽箭)[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04月22日 22:16
这波上市不成,瑞幸的资金链可能真要断了
这波上市不成,瑞幸的资金链可能真要断了

   相关新闻: 瑞幸咖啡递交招股书:目标是年内超越星巴克 瑞幸咖啡在美纳斯达克提交上市申请 融资至多1亿美元 如果本轮无法顺利上市,瑞幸对债务方的偿付能力将受到巨大打击;降低的获客成本,反而导致瑞幸新增用户大幅减少。 文/杜晨、CJ 编辑/Vicky Xiao 来源: 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中国咖啡连锁公司瑞幸今天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 F-1 文书。 这家创办不到两年,至今仍然存在巨额亏损的公司,计划于今年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交易代码 LK。 瑞幸本轮首次公开募股目前仅设定了一个1亿美元的占位金额,估值也未知。此前据路透社等媒体报道,瑞幸计划的上市估值为30亿美元左右。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和海通国际将作为瑞幸 IPO 的承销商。 F-1 文书展示了瑞幸会计记账所体现的财务情况: 在2018年,瑞幸实现了全年营收8.4亿元人民币,净亏损16.19亿元人民币。 在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实现了4.78亿元人民币或7,130万美元净营收;运营亏损5.27亿元人民币,或7,854万美元;归属于普通和天使股东的净亏损为5.73亿元人民币。 这意味着,瑞幸将成为 Uber 之后,又一家带着巨额亏损寻求在美上市的科技/线下服务类公司。 巨额亏损的背后,首要原因是瑞幸在不到两年时间内的线下疯狂扩张。根据文书,瑞幸在2018年3月底只有290家线下门店,到了2019年3月底已经暴增至2370家门店,一年内实现了超过700%的增长率。 这些门店由2163家快取店(自提+外送,无堂食)、109家悠享店(自提+外送+堂食)和98家外卖厨房(外送,无自提和堂食)组成。 瑞幸门店的成本主要来自(排名从先到后):门店租金和其他运营成本、物料成本、一般行政费用,以及营销费用。 2018年第四季度是瑞幸的疯狂扩张阶段,门店数量从1189家暴增至2073家,实现了74.3%的增长。同期,瑞幸的营运支出高达11亿元人民币,净亏损高达6.69亿元人民币。 由于门店数量仍在扩张中,租金和物料成本居高不下;至于营销费用,2019年前三个月和2018年疯狂扩张阶段相比已经有一定下降。 但这并不意味着瑞幸的上市,以及它作为一家公司的前景乐观。实际上,情况并不太好。 首先,瑞幸净收入增速大幅减缓: 2018Q1:1300万元人民币(下同) 2018Q2:1.215亿元(较上一季度增长838%) 2018Q3:2.4亿元(+98%) 2018Q4:4.65亿元(+93%) 2019Q1:4.78亿元(+2.8%) 其次,瑞幸的资产负债率并未体现出降低的趋势: 截至2018Q4,瑞幸的总资产为34.85亿元人民币,负债11.34亿元人民币,资产负债率32.54%; 截至2019Q1,瑞幸的总资产降低至29亿元人民币,负债10.8亿元人民币,资产负债率为37.24%。 PingWest品玩和硅星人此前报道,瑞幸为了优化资产负债结构,赶在 F-1 文件记账截止的2018年3月31日之前,和包括“光大金融租赁”、“中关村科技租赁”等在内的第三方签订了融资租赁合同。通过合同,瑞幸将公司持有的数千台咖啡机抵押给这些第三方,并获得了数笔一次性的收入。 并且,瑞幸的新增交易用户数量在本季度大幅缩减: 从这张截取自瑞幸 F-1 文件的图中可以看到,瑞幸的获客成本确实在不断降低,新增交易用户数量却在2019Q1大幅降低。也即,过去的疯狂扩张手段的惯性不足,一旦降低获客成本,新增用户立刻变少了。 最后,瑞幸的营运现金流状况极其糟糕 为了支持此前的疯狂扩张阶段,瑞幸2018年在营运活动上净支出了13亿元人民币现金; 在通过不同属性的融资获得了新资金后,仅在2019Q1,瑞幸就又花掉了6.3亿元人民币现金。 为了对现金流进行优化,除了已完成的融资轮之外,瑞幸还进行了一些尝试,比如在去年和西藏信托 (TTCO) 签订了信托融资对赌协议,获得了一笔3亿元人民币的融资。 F-1 文书透露的种种迹象表明,如果瑞幸本轮无法顺利上市的话,不仅接下来对债务方的偿付能力将受到巨大打击,并且公司很可能无法继续维持健康的增长速度; 以及,瑞幸去年的疯狂扩张可能导致它陷入了一个悖论,即:现在的目标是减少亏损,途径之一是降低获客成本。但是,新增用户的减少,反而导致瑞幸现有的客户量难以支持它脱离亏损。[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04月22日 19:04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