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恺威力挺妻子杨幂:希望不要让善心被无端利用
刘恺威力挺妻子杨幂:希望不要让善心被无端利用

  新浪娱乐讯 3月,杨幂[微博]陷捐赠承诺未兑现风波,12日,杨幂方主动公开与李萌合作的聊天记录、转账记录等全部细节。稍晚,刘恺威[微博]发博力挺妻子杨幂:“ 小幂、公司的同事们、我们每一个人一直都真心的希望能够帮到需要帮助的人,失误的地方需要改正,需要吸取教训,但也希望大家了解真相,不要让善心被无端利用。”[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8年04月11日 20:07
杨幂主动公开与李萌合作全部细节 疑陷入公益骗局
杨幂主动公开与李萌合作全部细节 疑陷入公益骗局

  新浪娱乐讯 18年3月,杨幂[微博]陷捐赠承诺未兑现风波,4月12日,杨幂方微博主动公开与“白手杖”助盲公益活动对接人李萌合作的聊天记录、转账记录等全部细节,疑似陷入公益骗局。在此次公开的全部细节中显示,“白手杖”助盲公益活动对接人李萌主动邀请杨幂参与“白手杖”活动,称“白手杖”全国助盲公益活动,是旨在募集善款购买盲人用具,并向全国需要的盲人免费发放,关爱盲人生活的全国性公益活动。在确定参与活动后,杨幂捐款购买了200根盲杖,用于“白手杖”活动的发放。李萌表示为感谢杨幂支持,个人将捐款购买300根盲杖也以杨幂名义捐出,同样用于“白手杖”活动的发放。在杨幂参加了“白手杖”北京发布会后,李萌表示杨幂捐赠的盲杖将随杨幂电影路演城市定点发放给当地盲人,以增加助盲公益社会影响力。路演城市包括成都、上海、武汉等地,但最终因为其他地方发行公司安排不了相应的助盲公益环节,所以只有成都做了相关环节。之后李萌称500根手杖已到位,杨幂方向北京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微博],即“红丹丹基金”转账200根手杖费用(附有转账记录),李萌表示对杨幂宣传电影时提到公益很感谢,活动方要追加每个地区的捐赠,共1000根。在第1个捐赠城市成都站中,李萌表示作为第一站白手杖的发放城市成都,由于他们已经配套花费40万安排捐赠了打印机教室 ,所以这个城市的白手杖只用发放100根,并安排学生代表念感谢信,而杨幂只需上台合影即可。随后在第2个捐赠城市上海站前,李萌称发行方不配合无法推进配合,并称请领导才能配备媒体宣传资源,取消上海公益宣传,后续的宣传也中断,李萌陆续就不同公益活动询问公司多位艺人参与意愿,但关于“白手杖”成都站及后续的捐赠再未提及。今年3月,杨幂方得知李萌未按承诺捐赠后,第一时间联系受捐方,自己出钱完成了白手杖及盲文打字机等的捐赠。期间杨幂方主动多次联系李萌,李萌明确表示:“咱们都是受害者”,称自己在准备说明资料,还会找到证人,会给杨幂方交代,证明其清白。但其至始至终未告知原因,也未给杨幂方发送资料,并多次以各种理由爽约、推脱当面沟通的请求。在“诈捐”报道出来后,李萌声称将以失实报道起诉新京报。[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8年04月11日 17:58
杨幂“诈捐门”中间人李萌起诉造谣者 自认清白
杨幂“诈捐门”中间人李萌起诉造谣者 自认清白

  新浪娱乐讯 近日,杨幂[微博]由于被媒体曝光曾经承诺捐赠盲人学生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两年多始终未到位,身陷“诈捐门”,引发舆论关注,捐赠事件的“中间人”李萌被牵扯其中。4月4日,李萌在微博发声,称将就不实传言向法院提起侵犯名誉权诉讼。此前,捐赠事件的“中间人”李萌联系记者,对“诈捐门”事件发声称,自己“从来没有拿过明星一分钱”,也早已不再是“轮椅天使”项目负责人。此前报道,李萌公开身份是“中国轮椅天使”推广人,并多次以这一身份,组织残障人士参与明星见面会,并频频组织公益活动。多名“轮椅天使”工作人员及与李萌相熟的人士称,尽管活动频率很高,但未见过“轮椅天使”有实际捐赠;此外,李萌与多名残障人士借款,并一直未归还。因为借贷纠纷,拒不履行还款义务,李萌于2016年7月27日被北京西城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今日,李萌正式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称失实传言对本人及家人工作、生活上已经造成或即将造成的影响。法院已经受理了此次的立案申请,将在七日内决定是否正式立案。(实习生乔乔/文)李萌声明全文:声明感谢社会舆论及公众对涉本人及公益事业的关注。针对最近热传的涉本人的某公益事件,本着慎重、严谨的态度,本人一直保持相对的克制,没有作出过多回应!但目前少数、个别别有用心之人把本人的克制理解为对某些谣传的默认。基于此,考虑相关失实传言对本人及家人工作、生活上已经造成或即将造成的影响。本人已于今日上午向法院递交起诉书,向可能的侵权人提起名誉权诉讼!目前,法院已经受理本人的立案申请,七日内决定是否正式立案!本人相信法律,相信法院定能还原事实,维护清白之人合法权益!在正式进入诉讼程序之前,本人将以积极的态度,在不侵犯被告方、与被告相关人员隐私或商业秘密以及避免其他违法行为的前提下,愿意与媒体及舆论分享本次事件的相关事实。且根据事态发展,必要时考虑披露与本次事件无关联性的其他事件用以佐证本人清白!诚然,本人深知本声明发出后,势必引起更多的污蔑及毫无根据的栽赃,但本人决定正面面对已经遭受的和即将遭受的名誉权侵害,必要时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再次感谢大家的关注![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8年04月04日 01:06
代言打水漂,还被点名痛批?杨幂诈捐门的一身烂泥恐怕洗不净了!
代言打水漂,还被点名痛批?杨幂诈捐门的一身烂泥恐怕洗不净了!

   最近,大幂幂又成为了热门话题的中心人物,分分钟登上热搜榜首位。     关于杨幂到底是 “诈捐”还是“慈善的疏忽”?网友们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热烈讨论。 事态发展的几天时间内,负面影响迅速显现。大幂幂不仅被中国青年报、人民日报等官媒点名批评↓     而且,雅诗兰黛官网也把她的代言广告撤了下来,原来↓     现在↓     这样来看,好不容易拿到手的代言资源,很有可能就要打水漂...     今天上午,杨幂本人终于也站出来回应了这次的诈捐事件。 接受批评、表达歉意、落实捐赠...虽然事后认错的态度相对诚恳,但大众是否愿意买账就是另一回事了。     除了评论里齐声心疼爱豆的粉丝,路人的风评仍旧是这样的打开方式↓           想真正洗干净“诈捐门”的这身“烂泥”,杨幂这次恐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一直观望着事态进展的小妹,今天就做一次课代表,为大家划一下这件事的重点。         两年半前被遗忘的捐赠     3月23日,成都当地的纸媒曝出杨幂曾经承诺给盲童捐物资,结果时隔两年半这批捐赠的物资都没有落实,引发了杨幂“诈捐”话题。     2015年的时候,杨幂在电影《我是证人》中饰演了一个盲女,也因此参加了一些与盲人相关的公益活动。     在2015年10月21日成都的一次路演时,杨幂透露为盲人捐赠了盲杖和50台盲人打印机。         一位盲童还特意到路演现场,朗读了对杨幂的感谢信。     据估计,50台盲人打字机价值约50万元人民币。当时这件事被多家媒体报道,让杨幂收获了不少路人缘。     没想到时隔两年半,这件事反而让杨幂陷入泥潭。 说到这小妹必须要介绍一下这次事件的关键人物——李萌,他当时的身份是“中国轮椅天使公益创始人”。     这次活动就是由他牵头的,此处划重点:他在和校方沟通的时候,却一直自称是杨幂工作室的人。     李萌和杨幂从2013年开始就有过公益方面的合作。      之前的几次公益活动似乎进行的也不错。     在李萌的微博中都有详细的记录。     从李萌的微博中可以看出,他曾多次配合明星做公益活动。     然而最后一条微博更新在2015年8月,此后再无消息。有关杨幂的“白手杖”公益活动是同年的10月份,在他的微博中并没有记录。     杨幂工作室声明中提到李萌主动联系杨幂参加的“白手杖”公益活动。 第二个重点来了,李萌希望在路演活动中以杨幂的名义进行捐赠,具体捐赠活动由李萌来安排进行。     杨幂工作室也承认在上面的“诈捐”事件中,只是答应了李萌让他用杨幂的名义进行捐赠,工作室确实没出钱。因为以为老搭档李萌会去落实具体的捐赠,所以就没再关注这件事了。     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娱乐圈中很常见,就是第三方(可能是粉丝或者是代言的产品)以明星的名义来捐助,用明星的流量让活动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加强活动的影响力。     盲文出版社的人也证实了李萌确实是双方沟通的中间人物,这两年半中,出版社一直都是和李萌在沟通。但是李萌却一推再推,还想找个节点办个活动。     校方也表示,一直的联系人都是李萌,和盲文出版社说得基本一致,李萌也有向学校提出要办仪式的事,但是遭到了校方的拒绝。     不管这件事到底是谁的错,孩子们总是无辜的。小妹看到报道中的一段内容感到特别的心疼,两年半的时间,盲人孩子们把希望熬成了失望。     他们眼中的世界是黑暗的,杨幂和李萌给他们带来了期盼的“光”,却又放任它一点点黯淡下去,重新归于黑暗。孩子们有多希望就有多失望、多受伤。     小妹觉得对于盲人孩子来说,对未知的外界应该是充满了好奇和恐惧的。李萌让校方带着孩子们到北京去参加仪式,对他们来说可能真的会很为难。     正常人可能很少会考虑到盲童们面临的困难,校方带着盲童外出是很危险的,先不说孩子们在陌生的环境很容易磕到碰到,车水马龙的北京对盲童们的危险系数太高了。 更何况还有之前的欺骗,小妹觉得校方拒绝仪式是很正常的选择。     剧情的最新进展     时隔两年半,这件事被曝出来了,心大的工作室才知道当初的捐赠竟然没有落实,急忙发了声明,说中间人李萌已经联系不上了。        并表示工作室已经联系了学校,将会直接处理并完成捐赠。     可是有媒体却联系上了这位关键人物李萌,对方竟然表示“吃了不该吃的亏”!      而且李萌现在身份变更了,已经不做之前的行业了,这就有点尴尬了。     难道中间还另有隐情?     小妹看到很多粉丝为杨幂不平道,说“白手杖”和此次“诈捐”事件是两个活动。     还说杨幂已经捐过1000根盲杖了。     小妹仔细地去查了一下当初的报道,发现粉丝的说法并不是准确的。 其实这个“白手杖”活动,就是李萌当初邀请杨幂参加的。在路演上捐赠,算是这个活动的一个后续吧。     杨幂在“白手杖行动”中担任“公益大使”,帮扶的对象是“全国助盲公益活动”,并不是特指前面的盲校。     再划一个重点!在这个活动中,这1000根定制盲杖并不是杨幂捐的!也不是以杨幂的名义捐的!     看当时杨幂工作室的微博,杨幂应该当时也一起捐赠了盲杖,至于捐赠了多少就无从知晓了。     3月27日,杨幂工作室又曝出了捐赠的最新进展。划重点! (1) 特校不能直接接受捐款。 (2) 将通过校方推荐的盲文出版社(之前和李萌联系过的那个)购买产品。 (3) 正在等出版社备货,工作室还没签合同,钱还没有付!但是已经在积极跟进了。     有热心网友也跟进了这件事,想为盲童们献一份力,同时也调查了这件事发展的具体情况,称杨幂工作室并没有给盲人出版社钱。      不过上面小妹也划过重点了,杨幂工作室确实说了自己还没有给钱。网友那边也得到了学校的回话,证实了学校确实不能直接收现金转账。     经过了前车之鉴,可能这次工作室变得更谨慎了吧,把签协议放在了第一位。   而学校那边因为引起了各界的关注,压力也非常大。     小妹觉得杨幂应该也不至于为了50W就做出故意诈捐这样的蠢事吧,毕竟对于收入这么高的她来说,为了50W惹上这样损害自己形象的麻烦,还是不太值当的。     杨幂这几年也参加了很多公益活动,这次也有几家公益团体帮她发声。     曾经合作过的人,也积极发声为她辩解。     但是不怕神对手,就怕猪队友,杨幂工作室的一些处理方式真的是显“情商”啊!     不少网友都因为工作室的一句“我们没有要求盲童写感谢信”炸开了锅,这是要把锅甩给盲童吗?     事还没做完就先让校方帮着发声明澄清,校方肯定也要担心要是刚发完声明又没结果了呢?毕竟杨幂在他们这已经没什么信任度了。     又给杨幂招了一身黑。     继三六九等喜糖事件↓     打工作人员手机事件↓     亲自下场知乎公关刘空青事件↓     杨幂又多了一个污点... 捐赠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一个细节出差错就容易引发很多纷争,反给明星溅一身污泥。 在此之前,章子怡等明星也曾陷入过“诈捐”事件。     捐赠一般要经过很多程序,很多细节都容易出现问题,也很难一一落实。   当时也有很多明星躺枪了,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借用大幂幂的一句话,公益不等于形式、也不等于捐款,重要的应该是对公益对象的真心关爱,杨幂这次对盲童捐赠后续发展的疏于关注,显然是打了自己的脸。     但是明星捐赠应该也是始于善心吧,杨幂这次的“诈捐”风波也算是给以后的捐赠者提个醒。要做公益就用真心认真去做,要不就不做,要做就做好。不要因为疏忽大意让好事变成了坏事,引发这样的纷争对哪一方来说都不是件好事。       [详情]

phoenixtv | 2018年03月30日 20:10
杨幂陷“捐赠风波”后致歉:未来一定更加严谨
杨幂陷“捐赠风波”后致歉:未来一定更加严谨

  新浪娱乐讯 3月31日,杨幂陷入“捐赠风波”后首次发声:“知道这件事时整个人特别震惊难过,一直没说话是觉得自己没资格。不管什么理由,让孩子们等两年就是我和团队严重的工作失误,任何批评都该接受,也只有真正落实捐赠才能表达歉意。这几天我们全力推进捐赠,有了实际进展向大家汇报,更要对孩子们说:真的对不起,谢谢给我们机会弥补,未来一定更加严谨。”日前,有媒体报道杨幂在2015年《我是证人》发布会现场,曾允诺捐赠成都某盲人学校100根盲杖,和50台盲人打字机,可捐赠一直未有落实。消息一出,惹来很多关注。就在刚刚,杨幂工作室在微博发声,回应杨幂“诈捐”的始末,称杨幂及工作室对此全然不知情,并强调,知道消息后立马联系当时的中间人,可对方却一直处于失联状态。声明还表示,杨幂工作室已经联系到了被捐助机构,接下来将由工作室出面直接处理并完成捐赠工作。随后工作室发微博公开捐赠进度,表示因为成都特校不能直接接受捐款,所以工作室准备向中国盲文出版社购买产品,只要确定好库存及到货时间,工作室会立即签订采购合同并付款购买。[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8年03月30日 18:24
杨幂陷“诈捐门”引关注 失联的中间人被列失信名单
杨幂陷“诈捐门”引关注 失联的中间人被列失信名单

  承诺捐赠盲人学生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两年多始终未到位。连日来,艺人杨幂[微博]身陷“诈捐门”,引发舆论关注。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杨幂“诈捐门”背后,一个名为李萌的男子时时出现。李萌公开身份是“中国轮椅天使”推广人,并多次以这一身份,组织残障人士参与明星见面会,并频频组织公益活动。多名“轮椅天使”工作人员及与李萌相熟的人士称,尽管活动频率很高,但未见过“轮椅天使”有实际捐赠;此外,李萌与多名残障人士借款,并一直未归还。因为借贷纠纷,拒不履行还款义务,李萌于2016年7月27日被北京西城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杨幂工作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已联系好厂商订货生产,大约需要30天才能完成捐赠。两年多没到的捐赠2015年10月21日,影片《我是证人》在成都举行发布会,片中,杨幂饰演一位盲人。当天的活动现场,主演杨幂在台上表示,因为出演这部电影,自己开始关心盲人群体,并现场提出,将为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人学生,捐献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宣传会现场,来自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童向杨幂表示感谢,并当场朗读感谢信。这一幕,事先已经过排练。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办公室一名负责人介绍,2015年10月的一天,影片成都发布会开始前,一名自称“李萌”的人致电学校,表示杨幂将在成都举办新片宣传活动,可以在现场为盲人学生进行捐赠,并进而询问校方的需求。上述负责人介绍,收到这一电话后,校方即安排盲生部与李萌接触,并初步达成“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的捐赠意向。不过,一直到两年多后的2018年3月28日,杨幂承诺捐赠的物资,始终都没有到达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生手中。校方称,曾多次询问李萌,却总被回复会“尽快尽快”,但捐赠始终没有真正落实。一时间,关于杨幂涉“诈捐”传闻,在网络引发关注。27日,杨幂工作室通过微博回应此事称,因成都特校不能直接接受捐款,校方推荐通过中国盲文出版社购买产品。目前,出版社正协助与厂家确定库存及到货时间,“信息确定后即可与我们签订采购合同,我们会立刻付款购买。”昨日,杨幂工作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工作室已经与盲人打字机厂商,以及成都市特教学校联系。由于盲人打字机需要从国外订货生产,大约需要30天才能完成捐赠。失联的“中间人”实际上,李萌并非杨幂工作室人员,在整个捐赠中,他的身份始终是“中间人”。上述杨幂工作室人员介绍,李萌于2013年左右,以“轮椅天使推广人”的身份,主动与工作室取得联系,并推荐一些公益活动。《我是证人》的成都宣传活动中,增加对盲生进行捐赠这一环节,即是李萌主动提出,此后则由其与校方联系,充当捐赠的中间人。杨幂工作室人员表示,李萌与工作室有过几次合作,一般有两种方式,如果是工作室主动做的活动,会将钱先给李萌,如果是李萌组织的公益活动,杨幂“认捐”后,李萌需要在捐赠完成后到工作室报账。“还是比较信任的”,但由于李萌并未继续处理捐赠事宜,因此对成都特教学校的帮助工作就被搁置一旁。杨幂工作室方面承认在这件事上,并未有款项上的支出。此前,李萌向媒体回应捐赠事件时称,自己 “吃了不该吃的亏,这个事件还涉及了其他多个部门和方面。”李萌表示,自己与许多艺人都有合作,在与杨幂合作期间,以“中国轮椅天使公益协会推广人”身份出现,但现在身份和行业都已经变更。多家媒体报道,李萌的公开身份,是“中国轮椅天使公益项目”推广人。在此之前,曾多次通过明星义卖、现场认捐等形式,开展公益推广活动。这些活动的参与嘉宾,则包括多位知名演艺界人士。李萌的个人微博中,也多次发布与明星有关的公益活动信息。昨日,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李萌的电话,发现其已经停机。杨幂工作室也表示,目前无法与李萌取得联系。组织残障人士与明星见面微博认证信息中,李萌自称中国轮椅天使公益项目创始人,电影策划人。多位与李萌有交集的人士回忆,出生于1984年的李萌,以“公益人士”身份,频频与演艺圈接触,举办多种活动。张薇是一名残障人士,出行需要借助轮椅。在一次聚会中,张薇认识当时正在做藏药生意的李萌。张薇的印象中,李萌身高一米七左右,身材消瘦,戴一副眼镜。见到张薇后,李萌显得很热情,主动前来攀谈。此后,李萌以志愿者身份,多次参加残障人士聚会。在一次聚会上,李萌表示自己正在做“轮椅天使”推广,并进而提出举办一次“轮椅选美”的活动。张莉莉正是在“轮椅选美”活动上认识李萌。在参赛表上填写信息后,李萌邀请张莉莉“入伙”。张莉莉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后,自己作为“谈判大使”,多次以“轮椅天使”工作人员的身份,参与慈善机构的谈判、充当明星见面会的嘉宾。这些活动中,李萌一般不会出面,而是让坐在轮椅上的张莉莉,与对方就捐赠金额、细节等进行商谈。同样,李萌也向张薇发出了邀请。在李萌建立的“轮椅天使”微信群内,不少与张薇、张莉莉一样的残障人士,获得的工作也大同小异:作为嘉宾与明星见面,参加各种宣传推广活动。张莉莉说,李萌会定期在微信、微博上举办“轮椅天使”、“轮椅模特秀”等活动评选,并承诺颁发奖金,但直到自己于2017年10月离开,从未听说过有人获得奖金。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尽管不时举办活动,但多名与李萌有交集的人士称,往往到确定意向时,李萌会告诉“轮椅天使”工作人员,对方“没诚意”,这些捐赠便不了了之。张莉莉说,自己曾受李萌指派,去参加对一家盲人图书馆的捐赠谈判,准备购买器械。谈判很顺利,盲人图书馆合同已经发给李萌,但李萌最终以捐赠者“尾款没到”、“对方没有诚意”等理由,将这一活动取消。多名参与“轮椅天使”的残障人士说,李萌曾许诺,给参加明星见面会的残障人士报酬,但始终未能兑现。此外,李萌曾与多名残障人士借款,并一直未归还。张薇介绍,2010年10月18日,李萌以“活动没有进展,需要钱办公益活动”为由,向其借款4万元,至今未归还。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北京西城法院于2014年6月6日,对李萌与张薇的借贷纠纷作出一审判决,要求李萌在10日内还款。判决书显示,李萌并未出庭应诉。张薇说,自2014年以后,自己再无法联系上李萌。张莉莉则称,自2014年5月加入“轮椅天使”,直到10月离开,原本李萌承诺的每月1.5万元工资,实际从未发放。在“轮椅天使”群内,多人向新京报记者展示李萌出具的欠条。西城法院官网信息显示,由于债务纠纷一直未能履行还款义务,李萌于2016年7月27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新京报记者 王煜 实习生 卢功靖 黄阳坤)[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8年03月29日 19:46
杨幂陷“诈捐门”背后:“中间人”失联
杨幂陷“诈捐门”背后:“中间人”失联

  李萌向多位残障人士借钱,但至今未归还,已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受访者供图杨幂工作室回应捐赠事件时表示,正在积极协调购买产品,并有专人负责购买和运送。微博截图2015年杨幂到成都宣传新片,片中她饰演盲人,现场安排了成都特殊学校的学生和杨幂互动。杨幂现场提出捐献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图/视觉中国承诺捐赠盲人学生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两年多始终未到位。连日来,艺人杨幂身陷“诈捐门”,引发舆论关注。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杨幂“诈捐门”背后,一个名为李萌的男子时时出现。李萌公开身份是“中国轮椅天使”推广人,并多次以这一身份,组织残障人士参与明星见面会,并频频组织公益活动。多名“轮椅天使”工作人员及与李萌相熟的人士称,尽管活动频率很高,但未见过“轮椅天使”有实际捐赠;此外,李萌与多名残障人士借款,并一直未归还。因为借贷纠纷,拒不履行还款义务,李萌于2016年7月27日被北京西城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杨幂工作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已联系好厂商订货生产,大约需要30天才能完成捐赠。两年多没到的捐赠2015年10月21日,影片《我是证人》在成都举行发布会,片中,杨幂饰演一位盲人。当天的活动现场,主演杨幂在台上表示,因为出演这部电影,自己开始关心盲人群体,并现场提出,将为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人学生,捐献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宣传会现场,来自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童向杨幂表示感谢,并当场朗读感谢信。这一幕,事先已经过排练。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办公室一名负责人介绍,2015年10月的一天,影片成都发布会开始前,一名自称“李萌”的人致电学校,表示杨幂将在成都举办新片宣传活动,可以在现场为盲人学生进行捐赠,并进而询问校方的需求。上述负责人介绍,收到这一电话后,校方即安排盲生部与李萌接触,并初步达成“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的捐赠意向。不过,一直到两年多后的2018年3月28日,杨幂承诺捐赠的物资,始终都没有到达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生手中。校方称,曾多次询问李萌,却总被回复会“尽快尽快”,但捐赠始终没有真正落实。一时间,关于杨幂涉“诈捐”传闻,在网络引发关注。27日,杨幂工作室通过微博回应此事称,因成都特校不能直接接受捐款,校方推荐通过中国盲文出版社购买产品。目前,出版社正协助与厂家确定库存及到货时间,“信息确定后即可与我们签订采购合同,我们会立刻付款购买。”昨日,杨幂工作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工作室已经与盲人打字机厂商,以及成都市特教学校联系。由于盲人打字机需要从国外订货生产,大约需要30天才能完成捐赠。失联的“中间人”实际上,李萌并非杨幂工作室人员,在整个捐赠中,他的身份始终是“中间人”。上述杨幂工作室人员介绍,李萌于2013年左右,以“轮椅天使推广人”的身份,主动与工作室取得联系,并推荐一些公益活动。《我是证人》的成都宣传活动中,增加对盲生进行捐赠这一环节,即是李萌主动提出,此后则由其与校方联系,充当捐赠的中间人。杨幂工作室人员表示,李萌与工作室有过几次合作,一般有两种方式,如果是工作室主动做的活动,会将钱先给李萌,如果是李萌组织的公益活动,杨幂“认捐”后,李萌需要在捐赠完成后到工作室报账。“还是比较信任的”,但由于李萌并未继续处理捐赠事宜,因此对成都特教学校的帮助工作就被搁置一旁。杨幂工作室方面承认在这件事上,并未有款项上的支出。此前,李萌向媒体回应捐赠事件时称,自己 “吃了不该吃的亏,这个事件还涉及了其他多个部门和方面。”李萌表示,自己与许多艺人都有合作,在与杨幂合作期间,以“中国轮椅天使公益协会推广人”身份出现,但现在身份和行业都已经变更。多家媒体报道,李萌的公开身份,是“中国轮椅天使公益项目”推广人。在此之前,曾多次通过明星义卖、现场认捐等形式,开展公益推广活动。这些活动的参与嘉宾,则包括多位知名演艺界人士。李萌的个人微博中,也多次发布与明星有关的公益活动信息。昨日,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李萌的电话,发现其已经停机。杨幂工作室也表示,目前无法与李萌取得联系。组织残障人士与明星见面微博认证信息中,李萌自称中国轮椅天使公益项目创始人,电影策划人。多位与李萌有交集的人士回忆,出生于1984年的李萌,以“公益人士”身份,频频与演艺圈接触,举办多种活动。张薇是一名残障人士,出行需要借助轮椅。在一次聚会中,张薇认识当时正在做藏药生意的李萌。张薇的印象中,李萌身高一米七左右,身材消瘦,戴一副眼镜。见到张薇后,李萌显得很热情,主动前来攀谈。此后,李萌以志愿者身份,多次参加残障人士聚会。在一次聚会上,李萌表示自己正在做“轮椅天使”推广,并进而提出举办一次“轮椅选美”的活动。张莉莉正是在“轮椅选美”活动上认识李萌。在参赛表上填写信息后,李萌邀请张莉莉“入伙”。张莉莉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后,自己作为“谈判大使”,多次以“轮椅天使”工作人员的身份,参与慈善机构的谈判、充当明星见面会的嘉宾。这些活动中,李萌一般不会出面,而是让坐在轮椅上的张莉莉,与对方就捐赠金额、细节等进行商谈。同样,李萌也向张薇发出了邀请。在李萌建立的“轮椅天使”微信群内,不少与张薇、张莉莉一样的残障人士,获得的工作也大同小异:作为嘉宾与明星见面,参加各种宣传推广活动。张莉莉说,李萌会定期在微信、微博上举办“轮椅天使”、“轮椅模特秀”等活动评选,并承诺颁发奖金,但直到自己于2017年10月离开,从未听说过有人获得奖金。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尽管不时举办活动,但多名与李萌有交集的人士称,往往到确定意向时,李萌会告诉“轮椅天使”工作人员,对方“没诚意”,这些捐赠便不了了之。张莉莉说,自己曾受李萌指派,去参加对一家盲人图书馆的捐赠谈判,准备购买器械。谈判很顺利,盲人图书馆合同已经发给李萌,但李萌最终以捐赠者“尾款没到”、“对方没有诚意”等理由,将这一活动取消。多名参与“轮椅天使”的残障人士说,李萌曾许诺,给参加明星见面会的残障人士报酬,但始终未能兑现。此外,李萌曾与多名残障人士借款,并一直未归还。张薇介绍,2010年10月18日,李萌以“活动没有进展,需要钱办公益活动”为由,向其借款4万元,至今未归还。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北京西城法院于2014年6月6日,对李萌与张薇的借贷纠纷作出一审判决,要求李萌在10日内还款。判决书显示,李萌并未出庭应诉。张薇说,自2014年以后,自己再无法联系上李萌。张莉莉则称,自2014年5月加入“轮椅天使”,直到10月离开,原本李萌承诺的每月1.5万元工资,实际从未发放。在“轮椅天使”群内,多人向新京报记者展示李萌出具的欠条。西城法院官网信息显示,由于债务纠纷一直未能履行还款义务,李萌于2016年7月27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新京报记者 王煜 实习生 卢功靖 黄阳坤[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8年03月29日 16:20
杨幂陷“诈捐门” 承诺向盲校捐赠物资一直未兑现
杨幂陷“诈捐门” 承诺向盲校捐赠物资一直未兑现

  原标题:承诺捐赠未兑现杨幂陷“诈捐门”2015年杨幂到成都宣传新片,片中她饰演盲人,现场安排了成都特殊学校的学生和杨幂互动。杨幂现场提出捐献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图/视觉中国杨幂工作室回应捐赠事件时表示,正在积极协调购买产品,并有专人负责购买和运送。微博截图李萌向多位残障人士借钱,但至今未归还,已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受访者供图承诺捐赠盲人学生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两年多始终未到位。连日来,艺人杨幂身陷“诈捐门”,引发舆论关注。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杨幂“诈捐门”背后,一个名为李萌的男子时时出现。李萌公开身份是“中国轮椅天使”推广人,并多次以这一身份,组织残障人士参与明星见面会,并频频组织公益活动。多名“轮椅天使”工作人员及与李萌相熟的人士称,尽管活动频率很高,但未见过“轮椅天使”有实际捐赠;此外,李萌与多名残障人士借款,并一直未归还。因为借贷纠纷,拒不履行还款义务,李萌于2016年7月27日被北京西城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杨幂工作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已联系好厂商订货生产,大约需要30天才能完成捐赠。两年多没到的捐赠2015年10月21日,影片《我是证人》在成都举行发布会,片中,杨幂饰演一位盲人。当天的活动现场,主演杨幂在台上表示,因为出演这部电影,自己开始关心盲人群体,并现场提出,将为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人学生,捐献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宣传会现场,来自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童向杨幂表示感谢,并当场朗读感谢信。这一幕,事先已经过排练。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办公室一名负责人介绍,2015年10月的一天,影片成都发布会开始前,一名自称“李萌”的人致电学校,表示杨幂将在成都举办新片宣传活动,可以在现场为盲人学生进行捐赠,并进而询问校方的需求。上述负责人介绍,收到这一电话后,校方即安排盲生部与李萌接触,并初步达成“100根盲杖、50台盲人打字机”的捐赠意向。不过,一直到两年多后的2018年3月28日,杨幂承诺捐赠的物资,始终都没有到达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的盲生手中。校方称,曾多次询问李萌,却总被回复会“尽快尽快”,但捐赠始终没有真正落实。一时间,关于杨幂涉“诈捐”传闻,在网络引发关注。27日,杨幂工作室通过微博回应此事称,因成都特校不能直接接受捐款,校方推荐通过中国盲文出版社购买产品。目前,出版社正协助与厂家确定库存及到货时间,“信息确定后即可与我们签订采购合同,我们会立刻付款购买。”昨日,杨幂工作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工作室已经与盲人打字机厂商,以及成都市特教学校联系。由于盲人打字机需要从国外订货生产,大约需要30天才能完成捐赠。失联的“中间人”实际上,李萌并非杨幂工作室人员,在整个捐赠中,他的身份始终是“中间人”。上述杨幂工作室人员介绍,李萌于2013年左右,以“轮椅天使推广人”的身份,主动与工作室取得联系,并推荐一些公益活动。《我是证人》的成都宣传活动中,增加对盲生进行捐赠这一环节,即是李萌主动提出,此后则由其与校方联系,充当捐赠的中间人。杨幂工作室人员表示,李萌与工作室有过几次合作,一般有两种方式,如果是工作室主动做的活动,会将钱先给李萌,如果是李萌组织的公益活动,杨幂“认捐”后,李萌需要在捐赠完成后到工作室报账。“还是比较信任的”,但由于李萌并未继续处理捐赠事宜,因此对成都特教学校的帮助工作就被搁置一旁。杨幂工作室方面承认在这件事上,并未有款项上的支出。此前,李萌向媒体回应捐赠事件时称,自己 “吃了不该吃的亏,这个事件还涉及了其他多个部门和方面。”李萌表示,自己与许多艺人都有合作,在与杨幂合作期间,以“中国轮椅天使公益协会推广人”身份出现,但现在身份和行业都已经变更。多家媒体报道,李萌的公开身份,是“中国轮椅天使公益项目”推广人。在此之前,曾多次通过明星义卖、现场认捐等形式,开展公益推广活动。这些活动的参与嘉宾,则包括多位知名演艺界人士。李萌的个人微博中,也多次发布与明星有关的公益活动信息。昨日,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李萌的电话,发现其已经停机。杨幂工作室也表示,目前无法与李萌取得联系。组织残障人士与明星见面微博认证信息中,李萌自称中国轮椅天使公益项目创始人,电影策划人。多位与李萌有交集的人士回忆,出生于1984年的李萌,以“公益人士”身份,频频与演艺圈接触,举办多种活动。张薇是一名残障人士,出行需要借助轮椅。在一次聚会中,张薇认识当时正在做藏药生意的李萌。张薇的印象中,李萌身高一米七左右,身材消瘦,戴一副眼镜。见到张薇后,李萌显得很热情,主动前来攀谈。此后,李萌以志愿者身份,多次参加残障人士聚会。在一次聚会上,李萌表示自己正在做“轮椅天使”推广,并进而提出举办一次“轮椅选美”的活动。张莉莉正是在“轮椅选美”活动上认识李萌。在参赛表上填写信息后,李萌邀请张莉莉“入伙”。张莉莉告诉新京报记者,此后,自己作为“谈判大使”,多次以“轮椅天使”工作人员的身份,参与慈善机构的谈判、充当明星见面会的嘉宾。这些活动中,李萌一般不会出面,而是让坐在轮椅上的张莉莉,与对方就捐赠金额、细节等进行商谈。同样,李萌也向张薇发出了邀请。在李萌建立的“轮椅天使”微信群内,不少与张薇、张莉莉一样的残障人士,获得的工作也大同小异:作为嘉宾与明星见面,参加各种宣传推广活动。张莉莉说,李萌会定期在微信、微博上举办“轮椅天使”、“轮椅模特秀”等活动评选,并承诺颁发奖金,但直到自己于2017年10月离开,从未听说过有人获得奖金。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尽管不时举办活动,但多名与李萌有交集的人士称,往往到确定意向时,李萌会告诉“轮椅天使”工作人员,对方“没诚意”,这些捐赠便不了了之。张莉莉说,自己曾受李萌指派,去参加对一家盲人图书馆的捐赠谈判,准备购买器械。谈判很顺利,盲人图书馆合同已经发给李萌,但李萌最终以捐赠者“尾款没到”、“对方没有诚意”等理由,将这一活动取消。多名参与“轮椅天使”的残障人士说,李萌曾许诺,给参加明星见面会的残障人士报酬,但始终未能兑现。此外,李萌曾与多名残障人士借款,并一直未归还。张薇介绍,2010年10月18日,李萌以“活动没有进展,需要钱办公益活动”为由,向其借款4万元,至今未归还。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北京西城法院于2014年6月6日,对李萌与张薇的借贷纠纷作出一审判决,要求李萌在10日内还款。判决书显示,李萌并未出庭应诉。张薇说,自2014年以后,自己再无法联系上李萌。张莉莉则称,自2014年5月加入“轮椅天使”,直到10月离开,原本李萌承诺的每月1.5万元工资,实际从未发放。在“轮椅天使”群内,多人向新京报记者展示李萌出具的欠条。西城法院官网信息显示,由于债务纠纷一直未能履行还款义务,李萌于2016年7月27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新京报记者 王煜 实习生 卢功靖 黄阳坤[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8年03月29日 12:15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