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届春晚导演黄一鹤去世,扒扒他捧红的明星之生存现状
央视首届春晚导演黄一鹤去世,扒扒他捧红的明星之生存现状

   春晚开创者黄一鹤导演去世,他捧红的明星你知道多少文/一床情书4月8日对于娱乐圈来说是悲喜交加的一天。导演黄一鹤一大早就有媒体曝料张丹峰跟前经纪人毕滢密会的消息,继而赵又廷宣布妻子高圆圆怀孕,同时有消息称央视春晚的开创者黄一鹤导演去世,享年85岁。据一床情书了解,黄一鹤是83年首届春晚的导演,此后他更担任了五届春晚导演,捧红了一大批影视演员、歌手及主持人。83年春晚捧红的明星:姜昆,李谷一,刘晓庆,赵忠祥1983年是央视第一届春晚,由黄一鹤和邓在军联合执导,这一届春晚捧红了相声演员姜昆,歌手李谷一,演员刘晓庆,以及主持人赵忠祥。姜昆不仅是83年春晚的主持人,还表演了喜剧小品《吃鸡》,相声《错走了这一步》《对口词》,令他在全国迅速走红,从此成为春晚常客。历经30多年打拼,姜昆已成为桃李满天下的大拿,除了表演相声,他还是中国曲协的主席。李谷一是第一位登上春晚的歌手,她在83年春晚上一共演唱了《知音》《乡恋》等六首歌,1984年,李谷一再登春晚,演唱了此后成为春晚固定结束曲的《难忘今宵》。除了唱歌,李谷一还从事音乐教学和乐团管理工作,同时还在多档音乐选秀中担任导师评委,2019年春晚,75岁她再登春晚演唱歌曲,网友们纷纷表示“我们听着李谷一歌长大变老”。刘晓庆担任首届春晚的主持人,还献唱了《绒花》《盼红军》两首歌,此后她在影视圈大展拳脚,凭借《火烧圆明园》《芙蓉镇》《垂帘听政》等戏红红火火。后因感情纠纷形象受挫,更因税务问题身陷牢狱之灾,事业跌到低谷,出狱后她从群演开始做起,通过多年努力事业重返高峰,而年过花甲的她依然保有姣好的容貌,被网友夸赞为“冻龄女神”。赵忠祥是主持界的一代宗师,1959年入行成为中国第一位男播音员,80年代初因主持《动物世界》成名,83年首届春晚由他率先发声致开幕辞,1984年开始担任春晚主持人,此后连续12年担任春晚主持人。据一床情书了解,在央视40多年时,他几乎参与过央视所有重大活动及晚会的主持,称他为国脸毫不为过,退休后他除了将精力放至书画艺术上,还频频在综艺节目中露脸。84年春晚捧红的明星:陈佩斯,朱时茂,张明敏84年第二届春晚依然精彩纷呈,蒋大为唱红《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李谷一演唱的《难忘今宵》成为春晚的固定结束曲,而最大赢家当属陈佩斯、朱时茂和张明敏。陈佩斯和朱时茂在84年春晚舞台上表演小品《吃面条》一夜走红,此后成为春晚的熟脸,先后奉上了《拍电影》《羊肉串》《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等经典作品,被誉春晚黄金搭档。1998年,陈佩斯和朱时茂合作完小品《王爷与邮差》后彻底告别春晚舞台,此后陈佩斯隐退多年,以承包荒地种植树苗为主,直到近几年才回归演艺圈。而朱时茂则重拾老本行进入影视圈,除了当演员,还转当导演和制片人,制作了《戒烟不戒酒》等多部剧,同时在各大综艺节目中露脸,据一床情书了解,他最近露脸是参加湖南卫视的一档配音节目。阔别央视春晚20年,几乎年年都有消息称他俩将再度上春晚,最终却证实只是谣传,作为喜欢他们的粉丝,真的希望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他俩上春晚演小品。张明敏是首位参加春晚的香港明星,他以一首《我的中国心》走红两岸三地。90年代初,张明敏转往商界,开办卡拉OK厅、酒廊和广告公司,多年打拼已在公司老板,唱歌倒成了副业。85年春晚捧红的明星:吕念祖,董文华1985年,黄一鹤将春晚舞台搬到工人体育馆,由于技术条件不足,遭观众批评“质量低下”“杂乱无章,而这一届最火的明星是吕念祖和董文华。吕念祖是广东省轻音乐团的首席男歌手,85年春晚他翻唱《大侠霍元甲》主题歌《万里长城永不倒》,以及插曲《谁知我心》走红,获得“羊城十大歌星”“全国十大歌星”等称号。随后他除了唱歌还主演了电影《雪城》,并且担任广州电视台的主持人,2012年因病去世,年仅55岁。董文华初登春晚便以一首《十五的月亮》走红全国,此后以《长城长》《春天的故事》等作品成为深受观众熟悉和喜爱的歌唱家,如今依然活跃于舞台。86年春晚捧红的明星:冯巩,成方圆86年春晚,蒋大为唱红了《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陈佩斯和朱时茂越来越默契,同时冯巩献出了他的春晚首秀。1986年,冯巩受黄一鹤导演邀请登上春晚,搭档刘伟表演相声《虎年说虎》,从此开启了他32年的春晚钉子户之路,一句“我想死你们了”成为难忘的经典。除了表演相声小品,冯巩还自导自演《别拿自己不当干部》《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多部电影,成为横跨曲艺界和影视圈的大腕。成方圆1986年开启她的春晚之路,并因此成为80年代最红火的内地歌星之一,代表作品有《童年》《游子吟》 等。本世界初开始,她从乐坛转往影视圈发展,同时还从事各大音乐选秀的评委和导师等工作,最近一次露脸是2018年参加央视中秋晚会。90年春晚捧红的明星:赵本山,宋祖英,巩汉林1990年春晚,黄一鹤导演出奇招,采用分组打擂台的方式成功调动了观众们的热情,赵本山,宋祖英,巩汉林也因为这届晚会走进公众的视线。赵本山经姜昆力荐登上春晚舞台,搭档黄晓娟表演小品《相亲》大获成功,此后跟高秀敏,范伟,宋丹丹,小沈阳等人搭档表演了《卖拐》《卖车》《昨天今天明天》等经典小品,成为春晚的保留曲目之一。春晚成名后,赵本山跨界影视圈,制作和主演了《乡村爱情》系列、《刘老根》系列、《马大帅》系列等电视剧,2013年由于身体原因退出春晚,此后主要以幕后工作为主。宋祖英于90年春晚中以一首《小背篓》走红,此后连续20多年登上春晚,演唱了《辣妹子》《好日子》《大地飞歌》等经典歌曲,成为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巩汉林师从相声名家唐杰忠,90年在春晚表演小品《打麻将》走红,继而跟赵丽蓉合作了《如此包装》《打工奇遇》《老将出马》等作品,成为家喻户晓的喜剧演员。2010年过后转往影视圈发展,参演了《岳母的幸福生活》《大宅门1912》《毛驴县令》等电影。除了以上所列明星,还有许许多多的演员歌手,以及电视导演、摄影等幕后工作者因为黄一鹤的发掘、提携,如今成为各自独当一面的人才,所以媒体赞黄一鹤于中国电视文艺功不可没。 ​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4月08日 06:16
首届春晚导演黄一鹤去世 曾对赵本山小品格调存疑
首届春晚导演黄一鹤去世 曾对赵本山小品格调存疑

  原标题: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因病去世,曾对赵本山小品格调存疑 新京报讯(记者 张赫 刘玮 张坤玉)据中央电视台人力资源管理中心:央视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因病医治无效,于4月8日今天凌晨2时40分在北京去世,享年85岁。 黄一鹤。资料图片 周岗峰/摄 黄一鹤出生于1934年4月,辽宁沈阳人。1949年参军后,在解放军文工团从事音乐创作;1960年转业到中央电视台,从事编导工作,创作了一千多部不同规模、不同形式和不同体裁的电视片。1983年,黄一鹤采用直播的形式吸引观众的目光,开辟了电话点播节目的专线并应用于首届春晚。随后,他担任了1983年、1984年、1985年、1986年以及1990年共五届央视春晚的总导演,并成功推出了《吃鸡》《吃面条》等经典作品。 新京报曾于2013年4月12日《春晚小品三十年》专题中,对黄一鹤进行过专访。全文如下: 黄一鹤 小品是增强亲和力最有效的手段 “佩斯的基本功较强,表演的基本素质较高。他在小品中把握的是人物性格和矛盾冲突。演员吃透了戏的灵魂,每次表演就不会有太多重复,都有新鲜感。 而赵本山塑造的人物形象相对单一些,他的根基太牢固了,他演了一辈子二人转,表演能力较好,有自己特殊的路子,而这恰能得到市民的欢迎,甚至让人觉得他的一个动作都可笑。”——黄一鹤 1983年第一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将哑剧小品《吃鸡》推上舞台,大获成功,黄一鹤就此连任四届春晚总导演。考虑到《吃鸡》毕竟是个哑剧小品,黄一鹤就想在1984年再推出一个有语言的小品。凭借《二子开店》《夕照街》等电影名声大噪的陈佩斯被黄一鹤看中,考虑到搭档必须有反差,黄又看上了凭借《牧马人》而红遍全国的帅哥朱时茂。他亲自给两人打电话,并把他们安排在当时的春晚大本营天坛体育宾馆——那年的小品《吃面条》再次成功。1990年,赵本山第一次上春晚演《相亲》,总导演仍是黄一鹤,他只告诫赵本山不要乱发挥。 “小品是增强春晚亲和力最有效的手段。没有语言类节目,就不能系统表达编导对整个时代声音的呼唤,小品是最能够打动人的,但它不是社论,要化解。”黄一鹤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如果认为小品的每句话都要上纲上线,这就是对小品的一种误解。“通过小品特有的艺术感染力,以合理的渠道给观众一个有哲理、有含义、有营养效果的解读。观众看罢后反复品味,二度创作,这才是最成功的小品。” 演出前担心《吃面条》“笑果”会被痛批 由于没有任何参考案例和经验,朱时茂和陈佩斯在天坛体育宾馆的房间里憋了一个星期后,不辞而别。“他俩觉得不好意思:住宾馆,不交粮票、油票、肉票,光吃饭不干活。”前前后后二人总共跑了三次,每次黄一鹤都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我们是为老百姓做一档好的节目,要沉得下心,吃得了苦。搞创作大家都没主意,就是要同甘共苦一块战斗!” 在这之前,陈佩斯和朱时茂曾演过一个系列小品《拍电影》,内容是两个小青年想考电影学院,向主考老师展示自己的才华。由于小品太长,黄一鹤看了之后要求他们只抓《吃面条》这一点。一个多月后,《吃面条》基本成形,“但是大家心里都没底”。为了检验效果,黄一鹤把体育界的名流庄则栋、李富荣请来看演出,大家齐聚宾馆饭堂,密密麻麻地坐在马扎上。 “朱时茂跟我说:演到一半的时候,笑声没了,一看马扎上也没人了,心里一慌。接着演下去,慢慢地笑声恢复了。地上爬起一个人,又爬起一个人,都捂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果”好成这样,黄一鹤却害怕了:“这么笑可以吗?这样的笑法,会不会被视为大毒草痛批一顿啊?” 彼时黄一鹤为港台演员上春晚忙于特批手续的事宜,已无暇顾及《吃面条》的审查命运。腊月二十七,上级领导下批示准许张明敏登台,大家士气大振。然而除夕夜晚会开始前一刻,陈佩斯和朱时茂又一次不见了。 当兵出身、习惯在活动前视察一番的黄一鹤,在演播大厅二楼的一个幕布后面,找到了二人。“他俩情绪很低落,说到现在也不知道《吃面条》能不能上,就在这儿躲一躲。”时隔三十年,回忆起这一幕,黄一鹤仍不禁哽咽:“在那个岁月里,人们干一点破格的事,就要付出很沉重的代价。当时我思想斗争很激烈,含着泪跟他俩说:佩斯、老茂,这个节目没有人说可以上,但是也没有任何人说不能上。我是晚会的导演,我就可以做决定了:上!出了问题我负责。但你俩记住一条:表演时一定要按照审查的本子来,不要添枝加叶捅娄子。” 在确定节目单时,黄一鹤毫不犹豫让主持人姜黎黎念出:“下面,请看小品,《吃面条》”。第一个春晚小品《吃面条》就此诞生。“《吃面条》是哪个节目类型?它不是话剧,也不是微型话剧,后来干脆就按照电影学院训练表演题目,起名叫小品。一开始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叫小品,但是从电影学院毕业的,话剧演员、电影演员都知道小品是怎么回事。” 《吃面条》播出后,也有人质疑那是无意义的笑,黄一鹤反唇相讥:“谁说没有社会意义?小品最后一句话画龙点睛:‘你就别考演员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你觉得做演员容易,可是连吃一碗面都吃不像,就是讽刺那些好高骛远的人。” 近几年的小品,黄一鹤最喜欢去年的《荆轲刺秦》。他评价黄宏扮演的卖盒饭大叔很有生活,“但小品反响不大,可能观众对演员盒饭生活不熟悉,感受不深。” 春晚幕后曾反复交代赵本山“不要乱发挥” 赵本山1990年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总导演仍是黄一鹤。此前,赵本山带着茅台闯春晚的故事黄一鹤已有所耳闻。第四年,当赵本山再次于春晚编导组面前表演《老有少心》时,黄一鹤也不禁犹豫了。“当年我对他的小品也有一些看法,主要是对格调有些质疑:艺术是为谁服务的?嬉皮笑脸逗人笑,就太没价值了。《老有少心》这个名字就很不雅:这老头花心啊!”事实上,此前《老有少心》在地方已演出上百场,到最后赵本山表演得已经有些“油”——不是戏让观众笑,而是他本人在“逗”大伙乐。“人物形象不美”“情感不真实”“感觉抓得不准”是编导们看完后的普遍评价。 黄一鹤认为小品框架不错,但是需要改造,他请来王景愚按照戏剧科班的手法来导小品,名字也改为更显大气的《相亲》。“一个10分钟的小品,往往半小时都打不住。那时赵本山还缺乏把控能力。他毕竟是民间艺人出身,早年想演多久就多久,但电视台是争分夺秒的。上台前我跟他反复交代:不要乱发挥,时间有限,每句台词都要严格把控。” 新京报记者 张赫 刘玮[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4月07日 23:18
首届央视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在北京去世 享年85岁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4月07日 23:17
央视春晚开创者、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去世 姜昆痛悼
央视春晚开创者、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去世 姜昆痛悼

   黄一鹤4月8日,有消息称央视春晚的开创者、五届春晚导演黄一鹤去世,享年85岁。媒体从知名相声演员姜昆处证实此消息属实。姜昆曾与黄一鹤导演多次合作,他痛悼黄一鹤导演的离去。他写道:黄一鹤是中央电视台文艺编导的先行者,他开创了文艺娱乐节目的先河,为中国人民、全世界华人送去了欢乐愉悦和精神食粮,且培养了一大批中国电视文艺导演的中坚骨干,黄一鹤于中国电视文艺功不可没,黄一鹤先生千古。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4月07日 22:37
央视春晚开创者黄一鹤去世 系首届春晚总导演
央视春晚开创者黄一鹤去世 系首届春晚总导演

   4月8日清晨,央视春晚开创者、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先生去世,享年85岁。 主持人曹可凡在4月8日中午发布微博透露了黄一鹤先生去世的消息。 黄一鹤,1934年4月出生,辽宁省沈阳市人,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在1983年、1984年、1985年、1986年、1990年五届《春节联欢晚会》担任导演。 另据新浪娱乐报道,相声表演艺术家、首届央视春晚的主持人姜昆向新浪证实了黄一鹤先生去世的消息,并写道:“黄一鹤是中央电视台文艺编导的先行者,他开创了文艺娱乐节目的先河,为中国人民、全世界华人送去了欢乐愉悦和精神食粮,且培养了一大批中国电视文艺导演的中坚骨干,黄一鹤于中国电视文艺功不可没,黄一鹤先生千古。” 黄一鹤先生 附: 2012年恰逢央视春晚30年,当年1月19日《东方早报》刊登了对黄一鹤的专访,标题为《首届央视春晚导演黄一鹤:让老百姓高兴一下,怎么就这么困难呢?!》,作者骆俊澎。 原文如下: 央视春晚一年又一年的举行,批评声、赞扬声不绝于耳。时间一晃,镜头拉回1983年,那是第一届央视春晚举办的年份。首届央视春晚就开创了很多先例,比 如设立节目主持人、实况直播、开设热线电话等,这些创新成为日后春晚一直沿用的规矩。此后,这份全国性的春节大餐走进千家万户,成为如同在年三十吃饺子、 放鞭炮一样的习俗。能将一台晚会变成春节习俗,黄一鹤功不可没。作为第一届央视春晚的导演,已经70多岁的黄一鹤回顾这三十年春晚历程感慨万千。 1983年首届央视春晚以动画片“开场” 晚会结束后,马季还给工人说相声 东方早报:还记得1983年第一届春晚播出时的场景吗? 黄一鹤:那时候没有宣传,没有预告,很多观众并不知道,央视会在1983年除夕之夜办这样一台晚会。节目开播时,北京城还是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后来鞭炮 声渐渐稀疏,等到晚会结束,鞭炮声再次骤然响起,原来都看晚会呢!其实首届春晚亮相定位并没有很高,大伙就想办一台朴素的联欢会,现场只有五台摄像机,所 有工作人员加起来不到60人。 东方早报:你在春晚中敢于向传统挑战,比如第一次让李谷一老师演唱当时的“禁歌”《乡恋》,你是如何让这样一首“禁歌”走上了春晚的舞台? 黄一鹤:首届春晚采用直播形式,并在现场开辟电话点播,让观众一起参与晚会,这在当时绝对是个新鲜事儿。那年李谷一接连唱了7首歌,观众看见李谷一,想 起《乡恋》,就打电话来点播。当时我心里是非常支持的,但是规定要执行,这是“禁歌”,不能播出的。正好当时的广电部部长吴冷西就在晚会现场,他犹豫了许久。其间我让服务员拿了很多点播条给他看,大概有五盘,最后他冲我就走过来了说,“黄一鹤,播。”这首歌就这么解禁了! 首届央视春晚主持人(从左至右)王景愚、刘晓庆、姜昆和马季 东方早报:第一届春晚可以说是让观众知道了主持人的意义。当时选主持人的标准是什么? 黄一鹤:在那之前,有报幕员、播音员,但是没有主持人这么一说。中央台报新闻的有沈力、赵忠祥,他们背诵能力很强,但没有临场的自我主张和发挥的经验。 不过社会上还是能找到,马季、姜昆,他们的反应能力快。而当时我们有个偏见,相声演员一说起来嘴容易逗贫,害怕格调不高,所以又找来戏剧学院、受过专业训 练的喜剧演员王景愚,就是表演“吃鸡”的演员。但三个主持人全是男的,上台不好看。于是又找来了当时最火的电影演员刘晓庆。刘晓庆演过《小花》,当时正是最红的时候。他们几个在一起就成了很新鲜的组合。 东方早报:第一届春晚还有什么令你印象深刻的事吗? 黄一鹤:当天晚 会结束都12点多了,演员卸妆后都上了大轿子车,大家要一起去吃夜宵。台长让我看看人齐了没。因为主持人最后下台卸妆,我就先看主持人,一看少了个胖子。 我赶紧跳下车去喊马老师(马季)。最后在后台找到他,他抱着话筒,示意我别说话。我听了下才明白,他在说相声。原来一个首钢的工人很喜欢马季的相声,而当 晚却因为值班没有听到他和赵炎的《山村小景》,就打电话来说,“马季你必须再给我讲一个。” 1984年,香港艺人张明敏在央视春晚中演唱《我的中国心》 第一次见到张明敏,我是用指尖和他握手 东方早报:春晚第二年,你又寻求突破,找来了港台艺人张明敏,你是如何发现他的?让港台艺人登上春晚在当时一定是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吧? 黄一鹤:我是当时在去深圳的一辆中巴车上听到(张明敏)的。车上放的都是粤语歌,听不懂,突然有一首用普通话演唱的歌曲,里面有黄河还有长江,好像这样赞美祖国的内容是大陆的歌,但是听起来又不是大陆人唱的。跑去司机那里一问,发现是张明敏演唱的《我的中国心》。当时为了买他的这盘专辑,我专门办了个边 境证,到距香港最近的沙头角去找,终于买到了这盘磁带。回来一听这首歌的词曲气氛非常符合1984年春节晚会的总体设想,但张明敏的背景我却毫不知晓,他 属于哪个公司、什么出身,都需要一一落实,特别是在当时的那种社会环境下,这些因素都是十分严肃的内容。当时香港还没回归,回到北京我无法直接联系到张明 敏本人,只能委托新华社驻香港分社代为寻找。新华社香港分社一个姓林的工作人员,经多方联系,终于他(张明敏)的事落实了。 东方早报:你现在还记得和张明敏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 黄一鹤:那时,内地有关部门对港台演艺界不甚了解,所以规定对他们的接待要保持距离,不卑不亢,在气质上还得表示出高于对方一点。张明敏到北京时,我不 能亲自去机场迎接,只能派人去。把张明敏接到宾馆住下后,晚上,我才带着助手去见一下张明敏。为了不失气节和风度,我是用指尖与张明敏握的手。 东方早报:那时怎么想到一定要找港台艺人上春晚呢? 黄一鹤:当时尽管“四人帮”已经打倒,各种势力还都有。那时刮起一阵风叫做“清除精神污染”,禁止唱一些萎靡的不健康歌曲,我们压力就很大,这该怎么办呢?难道又要回到八个样板戏那块去了,那晚会就没法搞了。1983年六七月,我偶然看到《光明日报》报道1984年底英国撒切尔夫人到北京来跟邓小平先生谈中英联合公报的事。这份关于香港回归的新闻给了我灵感,当时感觉眼睛一亮,就觉得晚会有救了。想到当时青年人特别喜欢香港的东西,干脆咱们以攻代守,跨出去一步,把港台演员请到北京来参加春节晚会。 东方早报:港台艺人通过审查也是非常艰辛的一个过程,这其中的曲折能跟大家讲讲吗? 黄一鹤:我们确定要做有港台艺人参与的晚会后遇到了来自上级的重重阻力,但是整个团队都扛住了,坚持要做。到了腊月二十七,还有三天的时候,港台演员还没通过(审查),补都没法补啊。后来台领导也坐不住了,于是就打电话跟宣传部请示,结果是不同意。耗了20多分钟再打,打了很多次,一直都不行。部长最担心的是港台艺人说错话,当时大陆和港台的用语都不一样,就怕拿着话筒犯错误。腊月二十七晚上,洪梅生(时任央视副台长)打最后一个电话,说用我们剧组的一切一切来保证不出问题。我们听着好像有戏,挂了电话,洪梅生一跳几乎撞着房顶:“可以啦!就这么办吧!”当时彩排结束后,我们所有人想说一些安慰的语句, 但没有语言能表达当时的心情,就只剩下一个动作,大家都啪啪地猛打对方的后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都觉得这个事儿太难了。为了让老百姓高兴一下,怎么就这么困难呢? 东方早报:1984年你还请到了一个台湾的主持人?这也是当时一大突破。 黄一鹤:王枫台长告诉我有一个人可以来,但姓名保密。当时把我们折磨得要死要活。到了腊月二十七上级主管部门终于同意“神秘人士”登场——1984年春晚,黄阿原成为第一个出现在内地电视台的来自台湾的主持人。港台艺人的出现也让内地观众了解到原来港台歌曲也不光是“靡靡之音”。 倪萍和赵忠祥搭档默契 要让人民感到春晚是他们自己的晚会 东方早报:春晚举办了这么多年,有批评有褒奖,但仍然是中国人过年不可缺少的精神大餐。在你看来春晚是用什么吸引了大家? 黄一鹤:每到春节的时候,不管是火车、飞机,水上、陆上,都有一亿多中国人要赶回家团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这么大的亲情号召力。如果不重视中国 人这种亲情,春晚就没有立足之地。春晚应该让大家感到骨肉团圆,要让人民感到春晚是他们自己的晚会,而不单单是看演员美不美,穿得好看不好看。为什么 1983年春晚人们都争先恐后地点播《乡恋》那首歌呢?因为那首歌传达了人们的亲情。如果一个晚会能把这种人心抓住,人们怎么会不喜欢呢?说穿了,春节晚会是人性真情的留恋。 东方早报:此前有投票选举“你最喜欢哪一届春晚”,经过网民海选,1983年春晚排在第一。为什么直到今天这台春晚仍然是最受观众喜爱的? 黄一鹤:我看到这个投票结果非常的激动,20多年以前的事情,观众们还不忘,还想着投它票,我非常感动。但另一方面,回过头来看一看,这个年代的科技发 展和演员实力的储存,太大了。那时候没有什么赵本山,很多演员不会打领带,一个是不会打,再一个是没有。在这么简陋的环境下,为什么观众到今天都还不忘,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所以我们业内人士、圈内的人要很好地总结这个原因。 东方早报:这么多年赵本山几乎成了春晚的金字招牌,似乎没有他就不叫春晚,但是现在观众对赵本山的期待越来越高,让他也倍感压力,对这一问题你怎么看? 黄一鹤:赵本山不容易啊,他每年都坚持在春晚上演出小品,观众们对他寄予了极高的期望。但我知道赵本山挺不容易的,历史上不管多伟大的演员,要想不断超越自己都是非常困难的。本山一个小品演得好,观众就要求他以后每年都要超越自我,这是不太现实的。不管是媒体还是观众,都应该对赵本山宽容一些,不要对他过于严苛,不要等到把演员的才华耗尽了,再把他一脚踢开。 东方早报:现在对春晚的批评声音很大,你认为如今的春晚问题出在哪儿? 黄一鹤:我们在国家实力、科技水平、艺术资源的储备上很丰富,为什么现在说离观众越来越远了?有的人说现在娱乐品种多了,所以不一定看春节晚会了。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现在观众口味越来越高了,所以我们跟不上了。我对这两种观点都不同意。从宏观来看,这个上层建筑无论是文学也好,艺术也好,始终是为当下这一时代的人服务的。时代走得太快,你却要等一等,但历史你是拉不住的,只能算作你自己落后了。选择多了,毕竟还是在选择,老百姓总是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来参与的,为什么不选择你,选择了别人了呢?[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04月07日 22:34
央视春晚开创者、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去世 享年85岁
央视春晚开创者、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去世 享年85岁

  4月8日清晨,央视春晚开创者、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先生去世,享年85岁。主持人曹可凡在4月8日中午发布微博透露了黄一鹤先生去世的消息。黄一鹤,1934年4月出生,辽宁省沈阳市人,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在1983年、1984年、1985年、1986年、1990年五届《春节联欢晚会》担任导演。另据新浪娱乐报道,相声表演艺术家、首届央视春晚的主持人姜昆向新浪证实了黄一鹤先生去世的消息,并写道:“黄一鹤是中央电视台文艺编导的先行者,他开创了文艺娱乐节目的先河,为中国人民、全世界华人送去了欢乐愉悦和精神食粮,且培养了一大批中国电视文艺导演的中坚骨干,黄一鹤于中国电视文艺功不可没,黄一鹤先生千古。”黄一鹤先生附:2012年恰逢央视春晚30年,当年1月19日《东方早报》刊登了对黄一鹤的专访,标题为《首届央视春晚导演黄一鹤:让老百姓高兴一下,怎么就这么困难呢?!》,作者骆俊澎。原文如下:央视春晚一年又一年的举行,批评声、赞扬声不绝于耳。时间一晃,镜头拉回1983年,那是第一届央视春晚举办的年份。首届央视春晚就开创了很多先例,比如设立节目主持人、实况直播、开设热线电话等,这些创新成为日后春晚一直沿用的规矩。此后,这份全国性的春节大餐走进千家万户,成为如同在年三十吃饺子、 放鞭炮一样的习俗。能将一台晚会变成春节习俗,黄一鹤功不可没。作为第一届央视春晚的导演,已经70多岁的黄一鹤回顾这三十年春晚历程感慨万千。1983年首届央视春晚以动画片“开场”晚会结束后,马季还给工人说相声东方早报:还记得1983年第一届春晚播出时的场景吗?黄一鹤:那时候没有宣传,没有预告,很多观众并不知道,央视会在1983年除夕之夜办这样一台晚会。节目开播时,北京城还是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后来鞭炮声渐渐稀疏,等到晚会结束,鞭炮声再次骤然响起,原来都看晚会呢!其实首届春晚亮相定位并没有很高,大伙就想办一台朴素的联欢会,现场只有五台摄像机,所有工作人员加起来不到60人。东方早报:你在春晚中敢于向传统挑战,比如第一次让李谷一老师演唱当时的“禁歌”《乡恋》,你是如何让这样一首“禁歌”走上了春晚的舞台?黄一鹤:首届春晚采用直播形式,并在现场开辟电话点播,让观众一起参与晚会,这在当时绝对是个新鲜事儿。那年李谷一接连唱了7首歌,观众看见李谷一,想起《乡恋》,就打电话来点播。当时我心里是非常支持的,但是规定要执行,这是“禁歌”,不能播出的。正好当时的广电部部长吴冷西就在晚会现场,他犹豫了许久。其间我让服务员拿了很多点播条给他看,大概有五盘,最后他冲我就走过来了说,“黄一鹤,播。”这首歌就这么解禁了!首届央视春晚主持人(从左至右)王景愚、刘晓庆、姜昆和马季东方早报:第一届春晚可以说是让观众知道了主持人的意义。当时选主持人的标准是什么?黄一鹤:在那之前,有报幕员、播音员,但是没有主持人这么一说。中央台报新闻的有沈力、赵忠祥,他们背诵能力很强,但没有临场的自我主张和发挥的经验。 不过社会上还是能找到,马季、姜昆,他们的反应能力快。而当时我们有个偏见,相声演员一说起来嘴容易逗贫,害怕格调不高,所以又找来戏剧学院、受过专业训练的喜剧演员王景愚,就是表演“吃鸡”的演员。但三个主持人全是男的,上台不好看。于是又找来了当时最火的电影演员刘晓庆。刘晓庆演过《小花》,当时正是最红的时候。他们几个在一起就成了很新鲜的组合。东方早报:第一届春晚还有什么令你印象深刻的事吗?黄一鹤:当天晚会结束都12点多了,演员卸妆后都上了大轿子车,大家要一起去吃夜宵。台长让我看看人齐了没。因为主持人最后下台卸妆,我就先看主持人,一看少了个胖子。 我赶紧跳下车去喊马老师(马季)。最后在后台找到他,他抱着话筒,示意我别说话。我听了下才明白,他在说相声。原来一个首钢的工人很喜欢马季的相声,而当晚却因为值班没有听到他和赵炎的《山村小景》,就打电话来说,“马季你必须再给我讲一个。”1984年,香港艺人张明敏在央视春晚中演唱《我的中国心》第一次见到张明敏,我是用指尖和他握手东方早报:春晚第二年,你又寻求突破,找来了港台艺人张明敏,你是如何发现他的?让港台艺人登上春晚在当时一定是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吧?黄一鹤:我是当时在去深圳的一辆中巴车上听到(张明敏)的。车上放的都是粤语歌,听不懂,突然有一首用普通话演唱的歌曲,里面有黄河还有长江,好像这样赞美祖国的内容是大陆的歌,但是听起来又不是大陆人唱的。跑去司机那里一问,发现是张明敏演唱的《我的中国心》。当时为了买他的这盘专辑,我专门办了个边境证,到距香港最近的沙头角去找,终于买到了这盘磁带。回来一听这首歌的词曲气氛非常符合1984年春节晚会的总体设想,但张明敏的背景我却毫不知晓,他属于哪个公司、什么出身,都需要一一落实,特别是在当时的那种社会环境下,这些因素都是十分严肃的内容。当时香港还没回归,回到北京我无法直接联系到张明敏本人,只能委托新华社驻香港分社代为寻找。新华社香港分社一个姓林的工作人员,经多方联系,终于他(张明敏)的事落实了。东方早报:你现在还记得和张明敏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黄一鹤:那时,内地有关部门对港台演艺界不甚了解,所以规定对他们的接待要保持距离,不卑不亢,在气质上还得表示出高于对方一点。张明敏到北京时,我不能亲自去机场迎接,只能派人去。把张明敏接到宾馆住下后,晚上,我才带着助手去见一下张明敏。为了不失气节和风度,我是用指尖与张明敏握的手。东方早报:那时怎么想到一定要找港台艺人上春晚呢?黄一鹤:当时尽管“四人帮”已经打倒,各种势力还都有。那时刮起一阵风叫做“清除精神污染”,禁止唱一些萎靡的不健康歌曲,我们压力就很大,这该怎么办呢?难道又要回到八个样板戏那块去了,那晚会就没法搞了。1983年六七月,我偶然看到《光明日报》报道1984年底英国撒切尔夫人到北京来跟邓小平先生谈中英联合公报的事。这份关于香港回归的新闻给了我灵感,当时感觉眼睛一亮,就觉得晚会有救了。想到当时青年人特别喜欢香港的东西,干脆咱们以攻代守,跨出去一步,把港台演员请到北京来参加春节晚会。东方早报:港台艺人通过审查也是非常艰辛的一个过程,这其中的曲折能跟大家讲讲吗?黄一鹤:我们确定要做有港台艺人参与的晚会后遇到了来自上级的重重阻力,但是整个团队都扛住了,坚持要做。到了腊月二十七,还有三天的时候,港台演员还没通过(审查),补都没法补啊。后来台领导也坐不住了,于是就打电话跟宣传部请示,结果是不同意。耗了20多分钟再打,打了很多次,一直都不行。部长最担心的是港台艺人说错话,当时大陆和港台的用语都不一样,就怕拿着话筒犯错误。腊月二十七晚上,洪梅生(时任央视副台长)打最后一个电话,说用我们剧组的一切一切来保证不出问题。我们听着好像有戏,挂了电话,洪梅生一跳几乎撞着房顶:“可以啦!就这么办吧!”当时彩排结束后,我们所有人想说一些安慰的语句, 但没有语言能表达当时的心情,就只剩下一个动作,大家都啪啪地猛打对方的后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都觉得这个事儿太难了。为了让老百姓高兴一下,怎么就这么困难呢?东方早报:1984年你还请到了一个台湾的主持人?这也是当时一大突破。黄一鹤:王枫台长告诉我有一个人可以来,但姓名保密。当时把我们折磨得要死要活。到了腊月二十七上级主管部门终于同意“神秘人士”登场——1984年春晚,黄阿原成为第一个出现在内地电视台的来自台湾的主持人。港台艺人的出现也让内地观众了解到原来港台歌曲也不光是“靡靡之音”。倪萍和赵忠祥搭档默契要让人民感到春晚是他们自己的晚会东方早报:春晚举办了这么多年,有批评有褒奖,但仍然是中国人过年不可缺少的精神大餐。在你看来春晚是用什么吸引了大家?黄一鹤:每到春节的时候,不管是火车、飞机,水上、陆上,都有一亿多中国人要赶回家团圆。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这么大的亲情号召力。如果不重视中国人这种亲情,春晚就没有立足之地。春晚应该让大家感到骨肉团圆,要让人民感到春晚是他们自己的晚会,而不单单是看演员美不美,穿得好看不好看。为什么1983年春晚人们都争先恐后地点播《乡恋》那首歌呢?因为那首歌传达了人们的亲情。如果一个晚会能把这种人心抓住,人们怎么会不喜欢呢?说穿了,春节晚会是人性真情的留恋。东方早报:此前有投票选举“你最喜欢哪一届春晚”,经过网民海选,1983年春晚排在第一。为什么直到今天这台春晚仍然是最受观众喜爱的?黄一鹤:我看到这个投票结果非常的激动,20多年以前的事情,观众们还不忘,还想着投它票,我非常感动。但另一方面,回过头来看一看,这个年代的科技发展和演员实力的储存,太大了。那时候没有什么赵本山,很多演员不会打领带,一个是不会打,再一个是没有。在这么简陋的环境下,为什么观众到今天都还不忘,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所以我们业内人士、圈内的人要很好地总结这个原因。东方早报:这么多年赵本山几乎成了春晚的金字招牌,似乎没有他就不叫春晚,但是现在观众对赵本山的期待越来越高,让他也倍感压力,对这一问题你怎么看?黄一鹤:赵本山不容易啊,他每年都坚持在春晚上演出小品,观众们对他寄予了极高的期望。但我知道赵本山挺不容易的,历史上不管多伟大的演员,要想不断超越自己都是非常困难的。本山一个小品演得好,观众就要求他以后每年都要超越自我,这是不太现实的。不管是媒体还是观众,都应该对赵本山宽容一些,不要对他过于严苛,不要等到把演员的才华耗尽了,再把他一脚踢开。东方早报:现在对春晚的批评声音很大,你认为如今的春晚问题出在哪儿?黄一鹤:我们在国家实力、科技水平、艺术资源的储备上很丰富,为什么现在说离观众越来越远了?有的人说现在娱乐品种多了,所以不一定看春节晚会了。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现在观众口味越来越高了,所以我们跟不上了。我对这两种观点都不同意。从宏观来看,这个上层建筑无论是文学也好,艺术也好,始终是为当下这一时代的人服务的。时代走得太快,你却要等一等,但历史你是拉不住的,只能算作你自己落后了。选择多了,毕竟还是在选择,老百姓总是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来参与的,为什么不选择你,选择了别人了呢?[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4月07日 22:25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