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章莹颖案量刑庭审第二日:章父落泪 凶手面红耳赤
章莹颖案量刑庭审第二日:章父落泪 凶手面红耳赤

  原标题:章莹颖案量刑庭审第二日:章父当庭落泪,凶手面红耳赤 在视频播放到章母哭泣时,一名女性陪审员突然哭着离席。 新京报快讯(记者 陈沁涵)据美国伊利诺伊州《新闻公报》报道,当地时间9日,章莹颖案进入量刑阶段的第二日庭审,章莹颖的父亲、弟弟以及男友出庭作证,法庭当天还播放了章莹颖母亲录制的视频。 当地时间7月8日,章莹颖的家人走出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法庭。图/视觉中国 父亲:不知如何度过余生 9日,章莹颖父亲章荣高在法庭上说:“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没有她我的生命不再完整。说实话,我不知道该如何度过余生。”章父称,女儿失踪以后,他和章母都无法睡个好觉,他也无法集中精力做事,最近还从楼梯上摔下来。 “莹颖是我的骄傲,我的一切。”章荣高低头看了一眼女儿的照片之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力深呼吸,然后开始哭泣。 母亲:我想看她穿上婚纱 章莹颖母亲叶丽凤9日通过录制的视频参与作证,她在视频中说,“我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我想看女儿穿上婚纱,她还没有穿过婚纱,我真的很想当外婆。”叶丽凤在视频中边说边哭。 在视频播放到章母哭泣时,一名女性陪审员突然哭着离席。辩方律师认为,这名陪审员很难在这一情况下做出公正的判断,要求做一些调整。法官随即要求短暂休庭,让陪审员调整好情绪。 男友:原计划2017年10月结婚 章莹颖的男友侯霄霖于9日出庭作证时说,他原计划在完成博士学业后回国,然后在2017年10月结婚。“她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侯霄霖还提到,当他得知凶手作案的详情,认为这“太残忍、太令人痛苦”。在这个时候,辩方律师提出反对意见,受害者家属不被允许就被告以及他的罪行或惩罚发表意见。最后,法官要求侯霄霖最后一段证词不被考虑。 凶手:疑似擦泪 当天,章莹颖案凶手克里斯滕森在监狱中与他父母及前妻的通话录音也在法庭播放。录音显示,他在电话中多次向母亲和前妻说“我是无辜的,我没有做错”。 当章莹颖父亲在法庭上哭泣时,克里斯滕森面红耳赤,并且拿起一张纸巾,疑似在擦泪。 新京报记者 陈沁涵 [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09日 22:12
章莹颖案追踪:一陪审员听章母作证时落泪离席
章莹颖案追踪:一陪审员听章母作证时落泪离席

   原标题:章莹颖案追踪:一陪审员听章母作证时落泪离席 当章莹颖的母亲讲述希望看到女儿结婚,穿上婚纱,希望自己能做外婆,但这些愿望都不能再实现时,一位女性陪审员突然起身离开了法庭。 新京报讯(记者 王巍 王洪春)美国时间7月9日,章莹颖案量刑庭审中,检方所有的证人出庭作证完毕,这其中包括FBI前往中国调查取证的7名证人证言。法庭上,章莹颖母亲感叹未能看女儿穿上婚纱,该言论导致陪审团一名女性情绪出现波动。接下来明日(当地时间7月10日)的庭审,将是控方证人出庭作证。 章莹颖(右)和克里斯滕森(左)资料图 女留学生外出遭绑架致死 家属出庭作证 新京报此前报道,2017年6月9日,留美学生章莹颖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IUC)外出途中失联。经过侦查,检方以绑架致死罪起诉与章同校的物理系助教克里斯滕森。美国当地时间6月24日,陪审团一致认为克里斯滕森罪名成立,7月8日开始,案件进入量刑审理阶段,控方和辩方都围绕量刑提供证据和进行辩论,然后由陪审团一致作出结论:是否对克里斯滕森判处死刑。 美国时间7月9日是章莹颖遇害案罪犯克里斯滕森量刑阶段审判的第二天。检方的证人,章莹颖的男朋友侯霄霖继续7月8日的作证。章莹颖的父亲和弟弟以及两位FBI探员也分别出庭作证。包括7月8日出庭作证的三位FBI语言专家,检方一共提供了八位证人。至此,检方的证人全部完成了作证,比预期提前一天。 中美两方执法合作 为量刑阶段获取证据 7月9日作证的两位FBI探员主要证明罪犯克里斯滕森在犯罪前做了计划和准备,在犯罪后向警方撒谎,并做了很多清理及消除证据的举措。证据还表明罪犯直至两周前还没有悔改之意。 在这两天中,最重要的是章莹颖家人的作证。在他们作证中间一共播放了九段录像,其中八段是在中国录制,七段是章莹颖的高中、大学和研究生同学,以及高中班主任的作证,还有一段记录了章莹颖在中国的家。最后一段录像是章莹颖母亲的作证。因为她情绪不稳定,因此在开庭前录制了这段影像,在章莹颖的父亲作证时播放。 经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向中国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国际合作局事先提出申请,希望就章莹颖案件开展执法合作,中国公安部立即响应并很快邀请美国联邦检察官、FBI探员到中国开展工作。2018年10月期间,美国联邦检察官两人和FBI主管警员三人及一名翻译,会同美国FBI驻北京办公室负责人,在中国公安部刑事侦查局的主导下,中美双方组成联合工作组,由刑事侦查局、国际合作局派警官全程陪同美方人员到北京市、上海市、福建省南平市、广东省广州市,访问了章莹颖的家人、老师、同学和朋友,目的是为审判的量刑阶段获取证据。 七位证人证言作为证据 明日辩方证人作证 美方工作组在中国公安部刑侦局的大力支持下,询问了许多曾与章莹颖有近距离接触的人员,所有访问都经视频录像并进行了翻译,其中对七位证人的采访已在量刑阶段作为证据使用。这是中美警方近年来密切跨境刑事执法交流合作的又一次成功范例,而美方除翻译外,有四位是此次审判当中出现在法庭的主力阵容。此事之前一直保密,7月9日首次向大家介绍。 7月9日庭审中出现了几次插曲。章莹颖的男友侯霄霖作证时,表达了对本案罪犯犯罪细节对他造成的伤害,但遭到被告律师的反对,并要求法官宣布流审,理由是在量刑阶段,家人作证可以证明被害人的失踪或死亡对家人造成痛苦,但不应被允许提及被告的罪行和建议刑罚。 据当地媒体《新闻公报》(The News-Gazette)报道,在播放章莹颖母亲的录像时。当她讲述希望看到女儿结婚,穿上婚纱,希望自己能做外婆,但这些愿望都不能再实现时,一位女性陪审员突然起身离开了法庭。法官不得不宣布休庭15分钟。辩方认为这名陪审员行为不当。法官请这名陪审员和双方律师到后台办公室讨论后认为,虽然这名陪审员当时情绪失控,但经过休息,已经恢复正常,并且不会因此影响其公正的判断。 此外,当章莹颖的父亲看夫妇两人和女儿一起站在南平高铁站的照片,并被问起这是不是他们与章莹颖分别前最后一张照片时,他一度哽咽,讲不下去。他的作证暂停了几分钟。法官让他喝水,并递上纸巾,让他休息一会儿再继续作证。 章莹颖家属法律援助律师王志东表示,对于章莹颖的家人而言,这样的作证是十分残酷的,他们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回忆伤心欲绝的往事,重复他们所经历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但同时,他们两年来也等待着这一天,为了莹颖,为了正义,在庄严的法庭,向法官,向陪审团,向所有关心这个案子的人们,发出自己的肺腑之言。他们的证词感人至深,让所有人为之动容,让一位陪审员不得不离席,让在座的部分听众休息时失声痛哭。“我为莹颖的家人们骄傲,他们是最优秀的证人。” 另据《新闻公报》(The News-Gazette)报道,章莹颖的家人作证时,克里斯滕森一直低头,或闭着眼睛。 明天(美国当地时间7月10日)开始将是辩方证人作证。[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09日 20:37
章莹颖案量刑审判进入第二天:女陪审员伤心不已突然离席
章莹颖案量刑审判进入第二天:女陪审员伤心不已突然离席

  章莹颖案量刑审判进入第二天:女陪审员伤心不已突然离席 当章莹颖的父亲看着女儿的照片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法庭上失声痛哭起来。 章莹颖案量刑庭审9日在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联邦法院进入第二天,章莹颖父亲和弟弟下午出庭作证,章莹颖母亲的视频证词则由检方当庭播放。   图说: 7月8日,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前)和家人抵达联邦法院。新华社记者 汪平/摄 当检方举起一张照片问章莹颖父亲,这张照片是否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女儿时,章莹颖父亲情绪崩溃失声痛哭。这时,坐在被告席的凶手克里斯滕森也流下了泪水。 在检方播放的视频证词中,章莹颖母亲说,章莹颖是非常乖巧的女儿,她非常想看到女儿穿上婚纱,期待着自己成为外婆,但现在这一切都不可能了,她非常痛苦。当她说这段话时,一名女陪审员伤心不已突然离席,法官随后宣布休庭15分钟。 章莹颖家人向陪审员描述她是多么天真和快乐,总是试图让别人和她一样微笑。她的父母说,两年来他们陷入严重的抑郁症,几乎没有睡过觉。“她是我的一部分,没有她好像我的生活就不完整了。”“说实话,我们全家都不知道今后怎么继续活下去。” 新民晚报驻美记者 鲁明(本报皮奥里亚今日电)[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7月09日 19:46
章莹颖案凶手通话内容曝光:我没有杀人 他们疯了
章莹颖案凶手通话内容曝光:我没有杀人 他们疯了

   原标题:章莹颖案凶手通话内容曝光:我没有杀人 他们疯了 7月9日,章莹颖案量刑阶段庭审进行中,FBI播放了多段“毛骨悚然”的录音,包括凶手被捕后在狱中电话录音内容。凶手给前妻、父母多次致电,并在通话中表示“我没有杀人”、“我是无辜的”、“我怀疑政府是否可以证明我绑架了她”、“指控取决于他们是否知道发生了什么”等等。7月10日,克里斯滕森的父亲将作为辩方证人出庭。[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09日 19:41
章莹颖案判死难!美联邦求处死刑犯30年来仅36%判死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7月09日 18:40
章莹颖案量刑审判两度休庭 陪审员情绪失控
章莹颖案量刑审判两度休庭 陪审员情绪失控

  原标题:章莹颖案量刑审判插曲不断两度休庭 陪审员情绪失控 中新网7月10日电 (何路曼)美国时间7月9日,是章莹颖案被告克里斯滕森量刑阶段审判的第二天。章莹颖家属代理王志东律师向中新网记者介绍称,9日的庭审中出现了几次插曲,造成两次休庭,章莹颖的父亲在作证时一度哽咽,讲不下去。他指出,对于章莹颖的家人而言,这样的作证是十分残酷的,他们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回忆伤心欲绝的往事。但同时,他们两年来也等待着这一天,为了章莹颖,为了正义,向法官,向陪审团和所有关心这个案子的人发出肺腑之言。 章父章荣高(右)、母叶丽凤(中)、弟弟章新阳(左)。(图片来源:美国《世界日报》特派员黄惠玲╱摄影) 检方证人全部完成作证 王志东律师称,检方的证人,章莹颖男友侯霄霖继续第一天的作证。章莹颖的父亲和弟弟以及两位FBI探员也分别出庭作证。包括8日出庭作证的三位FBI语言专家,检方一共提供了八位证人。至此,检方的证人全部完成了作证,比预期提前一天。 9日作证的两位FBI探员主要证明罪犯克里斯滕森在犯罪前做了计划和准备,在犯罪后向警方撒谎,并做了很多清理及消除证据的举措。证据还表明,罪犯直至两周前还没有悔改之意。 在这两天中,最重要的是章莹颖家人的作证。在他们作证中间一共播放了九段录像,其中八段是在中国录制,七段是章莹颖的高中、大学和研究生同学,以及高中班主任的作证,还有一段记录了章莹颖在中国的家。最后一段录像是章莹颖母亲的作证。因为她情绪不稳定,因此在开庭前录制了这段影像,在章莹颖的父亲作证时播放。 资料图片:章莹颖案被告克里斯滕森。 庭审现多次插曲,一陪审员情绪失控离席 王志东律师介绍称,9日的庭审中出现了几次插曲。章莹颖的男友侯霄霖作证时,表达了对本案罪犯犯罪细节所对他造成的悲伤,遭到被告律师的反对,并要求法官宣布流审,理由是在量刑阶段,家人作证只是证明被害人的失踪或死亡对家人造成痛苦,但不允许提及被告,其罪行和建议刑罚。 法官为此宣布休庭。经过法官和双方律师协商,最终法官驳回辩方这项动议,同时指示陪审团忽略证词中提到被告的那两句话。 王志东律师指出,这是辩方律师无所不用其极的再次表现。 更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现在播放章莹颖母亲的录像时。当她讲述希望看到女儿结婚,穿上婚纱,希望自己能做外婆,但这些愿望都不能再实现时,一位女性陪审员突然起身离开了法庭。法官不得不宣布休庭15分钟。 辩方认为这名陪审员行为不当。法官请这名陪审员和双方律师到后台办公室讨论后认为,虽然这名陪审员当时情绪失控,但经过休息,已经恢复正常,并且不会因此影响其公正的判断。 此外,当章莹颖的父亲看夫妇两人和女儿一起站在南平高铁站的照片,并被问起这是不是他们与章莹颖分别前最后一张照片时,他一度哽咽,讲不下去。他的作证暂停了几分钟。法官让他喝水,并递上纸巾,让他休息一会才继续作证。 资料图:章莹颖。 律师:对家人而言,作证是残酷的 王志东律师指出,对于章莹颖的家人而言,这样的作证是十分残酷的,他们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回忆伤心欲绝的往事,重复他们所经历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但同时,他们两年来也等待着这一天,为了章莹颖,为了正义,在庄严的法庭,向法官,向陪审团,向所有关心这个案子的人们,发出自己的肺腑之言。 王志东律师表示,他们的证词感人至深,让所有人为之动容,让一位陪审员不得不离席,让在座的部分听众休息时失声痛哭。“我为莹颖的家人们骄傲,他们是最优秀的证人!” 据悉,7月10日开始,将是辩方证人作证。王志东律师称,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辩方证人作证将于下周初结束,结案陈词或在下周中。陪审团需要多少时间,完全说不好”。[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7月09日 18:30
章莹颖朋友:她有自我保护意识 给朋友买过警报器
章莹颖朋友:她有自我保护意识 给朋友买过警报器

   原标题:章莹颖朋友:她有自我保护意识 还给朋友买过警报器 7月9日,章莹颖案量刑阶段进入第2天庭审。陪审团观看了章莹颖一位大学朋友的视频采访,这位朋友在视频中表示:“章莹颖几乎总是会主动照顾别人,她曾给朋友们一个警报装置,可以把它放在背包上以防万一,她有着自我保护意识。”朋友为章莹颖坐上陌生人的车感到十分惊讶,至今不能接受她离去的事实。[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09日 17:52
没有了她,我的生命不再完整 章莹颖父亲泪洒法庭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7月09日 17:04
章莹颖案辩方提6点质疑:中国执法部门参与协助
章莹颖案辩方提6点质疑:中国执法部门参与协助

  原标题:章莹颖案辩方提6点质疑:中国执法部门参与协助 7月8日,章莹颖案量刑阶段第1天庭审结束,检方在庭上放出了7段章莹颖亲朋好友的采访视频。据美国广播公司报道,辩方提出6点异议。辩方认为庭上7段视频的制作有中国执法部门参与协助;辩方称自己未享有对视频的知情权和对视频中的证人交叉询问的权利;辩方还认为有关被害人生前情况的证据没有必要通过视频展开叙述,因为本案只有1名被害者,且有其他可以出庭的证人;被害人唱歌的视频也不应该被放出。[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08日 22:42
章莹颖案量刑:检方列8项理由吁判死刑,辩方提54条原因求轻判
章莹颖案量刑:检方列8项理由吁判死刑,辩方提54条原因求轻判

   【侨报讯】8日,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中国女访问学者章莹颖遭绑架案正式进入量刑阶段。被告克里斯滕森上个月已经被联邦陪审团认定绑架致死罪名成立,但是其律师仍然列出多种理由,希望法官从轻发落。未来两周,陪审团将决定是否判处被告死刑。 那美丽的声音堕入无声 据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当天,联邦司法部的检查官詹姆斯·尼尔森代表控方宣读了开场陈词。他的开场白取自章莹颖的日记:“生命太过短暂,不能甘于平凡。” “她无法知道自己的生命会这么的短暂,”尼尔森说,“章莹颖不仅是一位国际学者……她还一位忠诚而慈爱的女儿……她是她家庭的希望。”   章莹颖在北京大学的校门前留影。图片来源:美联社 尼尔森说,章莹颖的父亲看到她的照片时仍然感到艰难,而在她成年后,她就像她母亲的妹妹一样,她们一直在交谈。 他说,章莹颖有着美丽的嗓音,喜欢唱歌,“但在2017年6月9日,那美丽的声音堕入无声”。 尼尔森强调,这不是“一个常规的犯罪。它冷血、经过算计,残忍,谋划了数月”。他呼吁陪审团判处被告死刑。 接下来,他详细讲述了8项重判事实,包括被告谋划犯罪、作案十分残忍、认为章莹颖英语不好、更愿意相信警察、她身材娇小是理想的受害者等等。 该检察官还指出,克里斯滕森曾经清理犯罪现场、藏匿尸体以阻碍调查,并且说:“在中国不会有妥当的葬礼,不会有终点。你会看到的是痛苦。” 尼尔森说,被告所犯下的罪行“应该得到特别惩罚”,因此要求陪审团判处克里斯滕森死刑。 他一直和精神疾病斗争 辩方由律师布莱恩做开场陈词。他说,克里斯滕森“会死在监狱里,孤身一人,和其他陌生人”。 “唯一的问题是他的死亡何时发生,是他自然生命的终结,还是一个政府选择的日期,”她说。 布莱恩形容克里斯滕森一生都在和精神疾病作斗争,包括半夜惊醒、梦游、轻度偏头痛。 她说,被告在15岁时,他父亲发现他1月份赤脚站在门廊上,然后沿着车道走入货车一侧。她说,他接受检测时没有被发现曾经吸毒,他说他对所发生的的事情感到不安。他的成绩随后一落千丈,但他进入了一所技术学院,并最终进入威斯康星大学,然后入读伊利诺伊大学。 但是,随着要求提高,他在伊利诺伊大学也苦苦挣扎。布莱恩说,克里斯滕森寻求心理健康治疗,但没有得到他所需要的帮助。 虽然辩方律师承认犯罪是“他的错”,但强调“这不是一个应该判处死刑的案件”。 “他不是连环杀手,”她驳斥克里斯滕森一共有13名受害者的说法,称他在被监禁的两年内没有出现任何危险迹象。 布莱恩鼓励陪审员做出一个合乎道德的决定,保持开放的心态,判处被告不得假释的终身监禁。 本案量刑过程以一种小型庭审方式进行,包括开场陈述、出示证据、证人作证和结辩陈词。检方坚决主张判处克里斯滕森死刑,辩方则竭力寻求无期徒刑的判决。 在这个最后阶段,被告克里斯滕森可能亲自作证。而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他可能透露他是如何处理章莹颖遗体的。2017年6月,章莹颖遭绑架失踪后就再也没有被找到。 凶犯在狱中称自己无罪 检方说他缺乏悔意 在8日上午进行的章莹颖被绑架案量刑预审听证会上,法庭澄清了有哪些证据可以在量刑阶段被使用。 据报道,当天,克里斯滕森穿着灰色系扣衬衫和深色连衣裤出庭,他父亲也到场了。 联邦法官詹姆斯·沙迪德说,他将允许7段章莹颖在中国的朋友录制的对于被害者的描述、以及她的离开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的视频,还有一段章莹颖歌唱的视频作为证据。 辩方曾提出,他们只是在最近才收到这些录像,而且不是将播放的精简版。 检方指出,这些视频每段将长达10到20分钟,并且他们已剪去了部分朋友谈论应该怎样惩罚克里斯滕森的内容。 沙迪德说,他将允许播放章莹颖母亲的视频,检察官称该视频是上周六录制的。 法官还说,他允许播放克里斯滕森在监狱的电话内容。 检方称这些通话显示出,被告声称自己无罪,政府没有找到任何东西,而且该案件是政治性的。检方希望利用这些来证明被告缺乏悔意。 控辩双方还在法庭上讨论当天下午阅读给陪审团听的指导。 辩方希望明确是否只要有一个陪审员反对死刑,被告就能被免于死刑。辩方称,许多法庭允许这样做,并且如果不这样做,陪审员可能因为害怕流审而不必要地改变他们的想法。 沙迪德说,他会在指导中告诉陪审员尽量达成一致意见(无论是哪个决定)。他会稍后再决定最终的陪审团指导。 辩方提出了54项克里斯滕森应该免于死刑的减轻罪行事实或原因,包括他母亲酗酒、他没有犯罪记录、以及在他伊利诺伊大学咨询中心没有得到合理的治疗等。 沙迪德基本上允许了这些,甚至是那些关于克里斯滕森以前的心理健康问题,尽管辩方已经放弃了关于精神疾病因素的辩护。 辩方还说,他们有消息证明被告在作案前就受到了类似症状的困扰。(完) [详情]

侨报 | 2019年07月08日 22:34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