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王金平:与郭随时可约 和柯没什么事就不必再约
中央社即时 | 2019年08月22日 21:53
郭柯王如何合作 柯文哲:让2020有个选项叫希望
中央社即时 | 2019年08月22日 21:31
郭柯王”首度同框 “大哥”座位排中间
郭柯王”首度同框 “大哥”座位排中间

   柯文哲、郭台铭、王金平今天首度合体,出席上午举行的“八二三61周年音乐飨宴”,坐在帐篷区第一排,柯文哲坐在靠走道的主人位置,郭台铭坐中间,王金平第三位。   音乐会结束,三人到公园军刀机前合影时位置又不一,原本郭台铭在中间,又换成柯文哲在中间,谁是主位,谁配谁,留外界解读的空间。   不过,郭上车前高呼,“捍卫自由民主的心,永不改变”,参选之心,又不言可喻。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8月22日 20:45
「郭柯王」同框 吴敦义:他们又没说要参选
中广新闻网 | 2019年08月22日 19:58
郭柯王合体 台男怒骂历史罪人
中广新闻网 | 2019年08月22日 19:19
郭台铭柯文哲王金平今日合体同框 媒体抢拍场面失控
郭台铭柯文哲王金平今日合体同框 媒体抢拍场面失控

   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前立法机构王金平、台北市长柯文哲今天上午合体出席台北市政府在823炮战纪念公园举办的823音乐会。约8时50分王金平率先到达会场,受到现场老兵热烈欢迎,他也逐一握手致意;郭台铭第二个到场,也先与老兵致意后,到舞台前和王金平打招呼,吸引全场媒体包围,场面相当失控、表定时间仍无法开始音乐会,最后到场的柯文哲甚至被卡在中间走道动弹不得。3人见面后互相握手致意。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8月22日 18:34
郭柯王合体 出席八二三活动比邻而坐
中央社即时 | 2019年08月22日 18:25
"白色政党"领袖柯文哲 是草包和菜包之外的选择?

  原标题:曾爆“蔡英文身边的人都贪污”,柯文哲是草包和菜包之外的选择?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8月6日,台湾民众党在台北举行创党成立大会,台北市市长柯文哲任主席。图/ 中新 “白色力量”柯文哲:草包和菜包之外的选择? 本刊记者/李静 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台北市长柯文哲与国民党前“立法”机构负责人王金平原定于8月18日举行三人会面,但最终落了空。 在这场被很多台湾媒体认为是要共谋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桃园三结义”会面就要举行前,王金平和郭台铭先后表示,因为日程安排不会出席。台湾媒体分析称,此番变故一定程度上是被柯文哲在8月16日所接受的一场媒体访谈给“搞砸了”,因为他“内心话”讲得太多。 这场访谈中,柯文哲透露了很多三人私下沟通的内容,例如郭台铭、王金平都很想参选2020,想找他做副手,但他拒绝了。他还评论郭台铭是头狮子,比较好搞,“各吼两声就成交”;但王金平是狐狸,不太好搞…… 作为曾多年主攻心脏移植的医生,柯文哲是公认的精英人士,但是他讲话却一向以直白、接地气著称,他自己也说自己讲话“白目”,而且从来不怕出丑。他曾爆出“蔡英文身边的人都贪污”“国民党大完便就跑掉”“垃圾不分蓝绿”等经典语录。此外,他还作出过在跨年晚会上跑调、开议会时生气了就捶桌子等非常个性的举动,这些被制作成表情包,流传甚广。 8月6日,担任台北市长已达5年的柯文哲正式创立“台湾民众党”,他出任党主席。东森新闻评论称,这代表柯文哲宣布参加台湾地区2020领导人选举已经“箭在弦上”。 作为区别于台湾传统蓝绿政治阵营的所谓“白色力量”,柯文哲的民调指数一直紧跟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与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有时还超越蔡英文。 柯文哲多次流露参选意向,但至今未确认。对于仕途规划,台北市长于他而言并非终点。更早些时候,7月19日,柯文哲在接受采访中同时对韩国瑜和蔡英文火力全开:“台湾今日只有草包(指韩国瑜)跟菜包(指蔡英文)可以选择,实在糟糕。” 名医柯P 8月6日召开创党大会当天,正赶上柯文哲60岁生日。1983年,从台湾大学医学系毕业后,柯文哲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医师考试,进入台大医院急诊室工作,后到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进修。 回到台湾后,柯文哲在台湾大学医学研究所攻读了博士学位,并在台大建立器官移植小组,主攻心脏移植,是首位将叶克膜(ECMO)技术引进台湾的医师,成为台湾顶尖的叶克膜专家。之后,他又担任了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晋升台大医学院教授。 2010年五都选举期间,连胜文遭到近距离枪击,子弹贯穿颜面颅骨,当时就是由柯文哲负责指挥外科急救。在医疗团队的救治下,连胜文复原快速,三日之后就可进食。因此当时外界怀疑连胜文枪伤事件是造假或夸大,柯文哲还出面驳斥。 以柯文哲的从医履历,说他是一名成功的名医并不为过。在从政后,柯文哲也乐于借由曾经的医师身份为自己加分,因此台大的学生给他起了一个颇为传神的绰号“柯P(professor)”,并迅速流传开来。 在2013年10月接受采访时,柯文哲曾经表示,自己的智商测试结果是157,远超100的平均值。2014年参选台北市长被人质疑没有管理经验时,他回应说:“当年在台大我曾身兼数职,做得最差的是将叶克膜做到世界级。我最大的优势就是聪明,学习快。” 担任教授多年,柯文哲非常擅长演讲,而且常在演讲中畅谈他从医生涯中的观察和思考,包含很多哲学问题。他2013年的一次题为“生死的智慧”演讲,在网络上一直很受追捧。一些熟悉他的媒体人称,柯文哲只要站上演讲台,自信堪比乔布斯。 2018年,柯文哲接受《经理人月刊》采访时曾自信满满地表示,书看得比别人多是他的优势,因为他很喜欢阅读,也鼓励别人要多看书。最近,韩国瑜在一次访谈节目上断言“柯文哲一定会出来选2020”,表示愿意与柯文哲进行政策辩论。柯文哲做回应时直接揶揄了一句:“他?哎唷……政策辩论那要读很多书耶。” 柯文哲说自己读书多是有底气的,不算与医学同行一起撰写的医学书籍,他公开出版的专著已经有四本在手。2014年1月,柯文哲出版了第一本书《白色的力量》,讲了很多对于当时社会的批判和从医多年累积的生死观。之后,他又相继出版了《白色的力量2:改变成真》《白色的力量3:柯文哲的SOP跟你想的不一样》和《光荣城市》。 按计划,今年8月底或9月初,柯文哲将出版他的第5本书《生死之间:柯文哲从医疗现场到政治战场的修炼》。这本书被台湾媒体解读为“参选2020起手式的其中一环”,正好借着打书的名义全台“走透透”,测试自己民意的支持程度。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经济研究所教授丁仁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柯文哲担任台北市长五年来,他的支持者主要是两大块,大学以上学历的高教育程度者和年轻人,尤其是20岁至30岁年龄区间的选民。在这些年轻人中,柯文哲获得的支持率最高。 2018年11月25日,台北市市长柯文哲在四四南村举行“ 市民觉醒”之夜,现场许多支持者高喊“ 台北的选择柯文哲”。图/IC 怪咖柯神 弃医从政,对柯文哲来讲是人生低谷时“一转念”的事情。2011年,台大医院发生误植艾滋感染者器官丑闻,而柯文哲是器官小组的负责人,这使他遭到卫生署惩处、“监察院”弹劾,随后又因涉及挪用“国科会补助款弊案”被约谈。他曾对媒体开玩笑说,“失业就去选市长”。2014年1月,他说到做到,正式宣布参选市长,对手正是当年他全力救治过的“急诊患者”连胜文。 作为“政治素人”,柯文哲当时以无党籍身份参选,誓言推倒省籍、蓝绿矛盾。相较于出身政治世家、说话滴水不漏的连胜文,柯文哲以直言直语、凡事坦白率直的个性,快速席卷了政坛。“白色力量”一时成为热词,柯文哲更是凭借网络的高人气甚至被称为“柯神”。最终,柯文哲以58.2%对41.8%的优势获胜,创造了台湾政坛的一次奇迹。据台湾媒体统计,在20岁到30岁的选民中,其支持率高达80%。 台北市政府前副发言人柯昱安曾公开表示,柯文哲的成功当选一定程度上归功于他适时利用了选民对国民党和民进党两大党的不信任。台湾民众厌倦了传统政治人物,他们想看的就是柯文哲最真实的一面。“说起来很简单,却是以往政治人物从来没做过的。”  出任台北市长后,柯文哲每天搭公交车上班,直到去年8月底因多次遭抗议人士突然袭击才改乘公务车。他还起用了很多通过海选而来的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年轻人作幕僚,并以身作则当“劳模”,每天早上7点半进市政府上班,常常晚上10点回家。 曾与柯文哲幕僚们有过接触的南京大学台湾研究所所长刘相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柯文哲非常喜欢用类似微信的软件line,和幕僚们有类似微信群的群组,他会直接在里面发通知、提要求,以提高工作效率,减少不必要的会议。刘相平说,柯文哲的思维基本偏理科,遇到什么事情喜欢直接抓本质,不喜欢在表象上面绕弯子,说话、做事都是这样。 但随着网络上的热度散去,没有施政经验的柯文哲开始受到质疑。在高票当选市长仅仅两年后,台媒公布了全台22位县市长施政满意度排行榜,柯文哲倒数第二。此外,两年间先后请辞获准的台北市政府一级官员高达15人,超过总数的三分之一。 台北市议员秦慧珠对媒体说:“柯文哲个性急躁,情绪管理很差,爱骂人,没有同理心,他根本就是亚斯伯格症(“没有智能障碍的自闭症”,重要特征是社交困难)患者,很难与人相处。”  对于这样的批评,柯文哲认为他以前当医生,下决定就是要快,讲话也要直接,“多犹豫一秒就会损失抢救病人的机会”。不过,在2013年接受媒体专访时,柯文哲自爆有医师跟他说他的言行很接近亚斯伯格症,不懂人情世故,讲话常得罪人也不自知,“小时候我就是一个怪咖”。是否真患有此症,柯文哲并没有就医诊断过,但他的长子被确诊为亚斯伯格症患者。 除了性格问题,也有人对台湾媒体爆料说,他每天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10点,让跟着他工作的幕僚压力相当大。市议员因此质询柯文哲,“将帅无能累死三军”。 柯文哲自己也在《白色的力量3》一书中写道,他对标准操作流程(SOP)相当重视。“例如有一次活动,我人还没到场,工作人员已经引导民众预先排队,等到我一抵达,只要在地上打叉叉的地方站定位,一个晚上就能拍超过一千五百张合照。”他还介绍,这个拍照SOP的诞生源头就是团队具有反省能力,能不断修改SOP,让流程最优化。否则,也就能拍七百张合照。 丁仁方说:“柯文哲当市长这几年,其实没做什么大的事情,大家比较常提起的,是他刚刚上任时积极揭弊的五大弊案(远雄大巨蛋、美河市、双子星、松烟文创、三创园区五大开发弊案),不过后来也不了了之。但他对下属确实要求很严格,按他自己的说法,台北贪腐的情况比以前好很多。” 台湾竞争力论坛执行长谢明辉对柯文哲的评价是他只是个人的聪明,作为一名医师,医术是及格的,但作为一名政治人物,他的施政表现乏善可陈。 “尤其是他第二任市长的位子,根本是在选务充满争议的情况下,以极微票数胜出,名不正,则言不顺。况且连任后也无心市政,只为2020大选在做准备。” 谢明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12月19日,台北圆山大饭店,台北市市长柯文哲(右)欢迎上海市常务副市长周波率领的上海市政府代表团一行。双方在致辞时均引用“两岸一 家亲”的表述。周波当天致赠柯文哲一幅书法条幅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图/IC “阿北”的颜色 2018年台湾“九合一选举”,柯文哲复制四年前的模式,如海选竞选团队,不断引领话题,重视新媒体,但是声势已不似当年,最后只以3200票的优势险胜国民党候选人丁守中,连任台北市长。柯文哲激动地向支持人高呼:“你们的阿北(闽南语阿伯)又回来了!”而他的对手丁守中则怀疑“中选会”公然放水操作弃保,宣布不承认选举结果。 谢明辉认为,柯文哲连任台北市长,原因在于国民党和民进党两党都未能推出最强人选,而选举弊端是更关键的因素。这次市长“九合一选举”,不仅让选民大排长龙罚站,还创下了“一边开票、一边投票”的恶例。其中,就属台北市市长选举的问题最大,公平性最受质疑。台湾竞争力论坛学会当时所做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有超过半数的人认为这次台北市长选举投票是不公平的,有一半以上的台北市民对柯文哲的连任存疑。 “超越蓝绿的白色力量”,是柯文哲打出来的主要招牌,但这也让很多人质疑他就是一个典型的政客,没有中心思想。 谢明辉认为,柯文哲与蔡英文撕破脸根本无关政治理念,而是为了权力。柯文哲从政以来,始终摇摆,既要绿的票,也要蓝的票。“柯P只是借用医师的白袍,以素人从政自居,所谓白色力量,当然还是有颜色,正是从绿色分出来,白皮绿骨。” 因为祖父丧命于1947年发生的“二二八事件”,柯文哲曾多次表示,自己作为“二二八事件”遇难者家属,背景是深绿。1994年,陈水扁参选台北市市长时,柯文哲是其医界后援会干部。2006年陈水扁陷贪腐丑闻,柯文哲仍坚定“挺扁”,多次强调“我不是浅绿,而是墨绿”。在蔡英文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时,柯文哲也曾为她组织竞选后援会,并进行募款。 但在参选台北市长时,柯文哲并未加入民进党参选,当选之后,也任用了一些偏蓝人士。市长任内,有传言称民进党劝他加入,被他拒绝。 2015年3月,柯文哲接受新华社等媒体采访时说,当今世界上,并没有人认为有“两个中国”,所以一个中国并不是问题。他还表示,尊重两岸过去已经签署的协议和互动的历史,在既有的政治基础上,以“互相认识、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的原则,秉持“两岸一家亲”的精神,促进交流、增加善意,让两岸人民去追求更美好的共同未来。 两年后举行的“上海—台北城市论坛”上,柯文哲再次提出“两岸一家亲”,而且将两岸关系比喻为更加亲密的“床头吵架床尾和”“建构两岸命运共同体”。这样的表述,遭到很多绿营人士质疑。 2018年5月,距离市长选举还有半年时间,柯文哲接受一家“深绿”电台的专访时“变卦”,对自己“两岸一家亲”的说法解释称,“我那时的想法就是,可以过关就好了,有时候说话快了一点,大家听了不爽,这也只能跟大家说抱歉。”至于“床头吵床尾和”说法,柯文哲声称,这句话是脱稿演出,是失言。 但今年6月6日,上海与台北的双城论坛前夕,柯文哲在接受中评社专访时又提“两岸一家亲”,并且清楚说明“两岸事务不是外交关系,不是国际关系,而是一个有专属定位的两岸关系”。6月12日,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对柯文哲的表态表示赞赏。 7月5日,国台办主任刘结一在双城论坛期间与柯文哲举行会面。柯文哲再次表示,台湾与大陆同文同种,应秉持“两岸一家亲”理念,加强交流合作,共同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造福两岸民众。 南京大学台研所所长刘相平说,柯文哲当选市长不久就成立了“大陆工作小组”,在这个小组中泛蓝的幕僚、学者比较多,对他的理念会有影响。另一方面是台北市政发展的需要,以大陆目前的经济、科技的发展,使务实的柯文哲认为如果跟大陆搞不好关系,对台北是不利的。再加上他本身对民进党有很多不满,让柯文哲觉得两岸交流的趋势不可阻挡,也算从善如流。 对于外界批评他“善变”,柯文哲回应说,作为一个外科医生,本来最大特色就是务实,最重要的中心思想是台湾的整体利益、人民的最大福祉。 7月6日,台北市市长柯文哲参访河堤社区福气教会长照社团,与长辈们一起跳起海草舞。图/IC “三国演义” 看上去摇摆不定的“阿北”柯文哲,目前也被看作是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有力竞争者。不过,“超越蓝绿”以赢得中间选民的优势,在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时,却会显得尴尬。 台湾成功大学教授丁仁方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以及政党的定位,现在就是以统独议题为主轴,就是两大理念的对决。这种情况势必压迫中间选民做一个选择,中间选民的空间就会压缩。 6月26日,民进党主席卓荣泰在中常会上直白定调,民进党2020大选主轴为“抗中保台”。 台湾竞争力论坛执行长谢明辉认为,柯文哲的优势是他没有两大党派的包袱,可以尽情发挥,一下批评蓝,一下抨击绿,试图瓜分不满蓝绿两大党的选票。但要真正参与2020大选,对于两岸关系的定位不容他取巧,他势必要有更清楚的论述。“一旦闪躲,或经不起检验,必使选票回流蓝绿,民众党有可能昙花一现。” 继郭台铭、柯文哲、王金平原定的“桃园三结义”会面取消后,柯文哲8月19日表示,与郭台铭、王金平合作一事顺其自然,若社会有需要,就会出现;再者,组合是否符合社会需求,也要持续讨论与修正。郭台铭的幕僚也积极回应说,郭柯王会面并未破局,近期内三方幕僚还会再约时间沟通安排。王金平表示,应该不会放弃合作。 对于三人的合作,民进党方面称,三人结盟一旦成形,柯文哲将是最大的获利者,因此结盟可能性很低。柯文哲对此的直白回应是,坏人常常不了解好人为何要做好事。他强调,人生到一种境界,有人是商界大老板,有人在政坛打拼多年,他自己则是看破生死的人,绿营看三人会谈甚至是结盟,想到的都是权力分赃,但人生走到他说的境界时,个人已经不再是首先考虑的因素。 对于三人可能会如何合作,丁仁方表示,王金平适合在幕后整合,问题在于郭柯配中谁当“头”出来参选。在他看来,郭台铭不可能乐意当副手,那等于背负叛党的罪名去给别人搭舞台。如果是郭台铭出来参选,那么柯文哲又要扮演什么角色才能让原本支持柯文哲的年轻人继续支持他们的组合,守住年轻人的选票?如果不能产生一种合作模式让郭台铭和柯文哲两个人都“加分”,那么这种合作就是“泡影”,现在双方的幕僚需要把所有的数据、以往选票的流动情况,放在一起精确计算。 根据台湾多家主流媒体目前公布的民调数据,韩国瑜主力支持者多数为40岁至59岁的壮年族群,柯文哲的支持者一直以年轻人居多。 丁仁方分析称,如果柯文哲不参选,那么原本支持柯文哲的选票大概率会流向蔡英文。目前柯文哲参选的作用,能够牵动选票的流动。“三国演义”各自出牌博弈,会增加不确定性,比两方博弈局面复杂好几倍。[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08月22日 16:30
郭柯王会面,柯文哲担任什么角色?
郭柯王会面,柯文哲担任什么角色?

  “郭柯王”今日将于台北市823纪念公园同框,外界解读是三方达成共识,而此次传出三人合体消息,是由鸿海创办人郭台铭办公室率先发出声明,似乎有郭主导“结盟”的影子,尽管郭还未松口自己选不选2020,但台湾民众党主席、台北市长柯文哲担纲劝说的角色显而易见,柯也以这个角色,默默系紧“郭柯”一体的形象,成为未来可用的工具。柯文哲近期面对柯粉流失、蔡英文以抗中拉年轻人选票,柯以对杠旺中集团董事长蔡衍明为手段,企图拉回年轻人对自己的支持,以便最后关头若郭台铭决定不参选2020,自己上场扛第三势力的大旗。外传郭台铭对于参选2020一事极为踌躇,原因在于中国国民党内初选已吃了败仗,而柯文哲也不止一次透露对“2020只剩下草包与菜包可选、选举剩下‘统独’对抗”的忧虑;但柯现时已不是当年挟着“柯式旋风”的网络霸主了,郭、柯两人的合作结盟,成为水到渠成的事。不过,郭台铭也担忧柯文哲宁愿继续担任台北市长,也不愿意担任副手,到底柯的能量有多少能转移其支持。柯文哲因此得率先劝说郭台铭,系紧“郭柯一体”为第一要务,除了鼓励郭台铭出马挑战草包与菜包外,若郭台铭最后决定不选了,郭的经济蓝、知识蓝也能因“郭柯一体”为己吸收,成为柯文哲扛第三势力大旗的助力。因此柯文哲也设下较明确的目标“柯粉有转向50%就不得了”,且柯更是时不时地强调“台湾社会有第三组合的需要”,都算是柯文哲向郭台铭喊话、鼓励。即便最后郭台铭动心决定自己出来参选2020,对柯文哲来说担纲劝说者也并非是一场“赔本生意”,因为“郭柯一体”,一来台湾民众党的运作资源可望松一口气,二来柯文哲也可借此向民进党下战帖,表达台湾选举长期只吃操作‘统独’风向的时期快结束了,还是好好推出政策吧。[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8月22日 15:25
郭柯王公开合体是否结盟 王金平:顺应因缘
联合新闻网 | 2019年08月22日 10:12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