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滁州军分区纪委回应周口婴儿丢失事件
安徽滁州军分区纪委回应周口婴儿丢失事件

  新京报快讯据安徽省滁州市委宣传部微信公众号消息,滁州军分区纪委发布通报称,网传滁州市琅琊区人武部政委王一迪涉及周口婴儿丢失事件,滁州军分区纪委正在对相关情况进行调查核实,并依据核查结果严肃认真处理。一经查实,绝不姑息。早前报道:周口丢失男婴生父为在职官员 系家庭矛盾引发丢婴闹剧新京报讯(记者雷燕超王瑞文)今日(5月20日),新京报记者从周口警方获悉,此前备受关注的周口失踪男婴案生父另有其人,其父系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区在职干部。新京报记者此前报道,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该事件系男婴母亲因家庭矛盾,和其亲友所策划的虚假警情。目前参与策划的多人已被拘留,“(男婴)母亲尚在哺乳期,等哺乳期过后也将受到处理。”新京报从周口警方获悉,该事件系刘某某(男婴母亲)与其高中同学王某某(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区在职干部)、李某某(女,40岁,周口市农业银行职工,刘某某与王某某共同的朋友)共同谋划的虚假警情。刘某某和王某某高中毕业后失联多年,二人于2017年通过李某某又取得了联系。2018年清明节期间,王某某回周口探亲时与刘某某相见,二人于酒后发生关系。事后,刘某某发现自己怀孕并告诉王某某,王某某要求将孩子生下来。孩子生下后,王某某与刘某某经多次谋划,于5月16日9时许,王某某到刘某某家将孩子抱走,由李某某驾车送至机西高速周口站,再由王某某的二姐王某驾车送至郑州,后称刘某某在外活动时晕倒,孩子被偷走。目前,刘某某、王某某、知情人李某某及王某某的姐姐等均被采取措施。相关查证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5月20日 15:54
人武部政委涉周口婴儿丢失事件?军分区纪委:正调查
人武部政委涉周口婴儿丢失事件?军分区纪委:正调查

  中新网5月21日电 有消息称,安徽滁州市琅琊区人武部政委王一迪涉及周口婴儿丢失事件,21日,滁州军分区纪委通过滁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滁州军分区纪委正在对相关情况进行调查核实,并依据核查结果严肃认真处理。一经查实,绝不姑息。图片来源:安徽滁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5月20日 12:33
法制日报评“周口男婴丢失事件”:公众善意经不起“狼来了”!
凤凰网 | 2019年05月20日 08:45
周口“丢失”男婴系其母婚外情所生 被生父抱走
周口“丢失”男婴系其母婚外情所生 被生父抱走

   【侨报网综合讯】此前备受关注的河南周口失踪男婴案真相大白,孩子系其母婚外情所生,“丢失”实为被生父一方抱走。 北京《新京报》20日发布在今日头条上的报道称,从周口警方处获悉了以上消息。 此前,周口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周口”16日发布警情称,北京时间当天11时45分,文昌分局接到朱某报警称,其妻子带着4个月大的男孩子在绿化带中间小路上散步时晕倒(患有低血钾病,有晕倒史),醒后发现孩子失踪。19日,“平安周口”又发布通报称,警方已将婴儿从郑州安全找回,婴儿身体状况正常。 《新京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该事件系男婴母亲因家庭矛盾,和其亲友所策划的虚假警情。目前参与策划的多人已被拘留,“(男婴)母亲尚在哺乳期,等哺乳期过后也将受到处理”。 周口警方消息称,该事件系刘某某(男婴母亲)与其高中同学王某某(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区在职干部)、李某某(女,40岁,周口市农业银行职工,刘某某与王某某共同的朋友)共同谋划的虚假警情。 刘某某和王某某高中毕业后失联多年,二人于2017年通过李某某又取得了联系。2018年清明节期间,王某某回周口探亲时与刘某某相见,二人于酒后发生关系。事后,刘某某发现自己怀孕并告诉王某某,王某某要求将孩子生下来。 孩子生下后,王某某与刘某某经多次谋划,于北京时间本月16日9时许,王某某到刘某某家将孩子抱走,由李某某驾车送至机西高速周口站,再由王某某的二姐王某驾车送至郑州,后称刘某某在外活动时晕倒,孩子被偷走。 目前,刘某某、王某某、知情人李某某及王某某的姐姐等均被采取措施。相关查证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   河南周口“丢失”的男婴。(图片来源:周口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周口”) 据《郑州晚报》客户端报道,18日晚,嫌疑人迫于压力向周口警方电话自首,在从郑州前往周口途中,行至新郑附近时突然出现变故临时返郑。随后,周口警方委托郑州市未来路公安分局第一时间控制嫌疑人。嫌疑人当晚前往未来路分局自首,遂被当场控制。19日凌晨,嫌疑人及丢失男婴被周口警方带走。 针对男婴并非其母和丈夫朱先生所生一事,朱先生一方的家属对上海澎湃新闻表示,“希望大家能冷静客观的评价这个事,尽量不要打扰朱先生一家,再给他们影响和压力了”,恳请事件到此为止。 20日稍早时候,朱先生曾回应,希望能冷静冷静,“人在做,天在看”。 20日晚,朱先生一方的家属说,朱先生和妻子是自由恋爱,结婚近20年来,没啥家庭矛盾,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事发后,朱先生非常疲惫,压力很大,“他还有别的孩子,他个人也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能因为其他人的错,惩罚孩子。” 该家属还透露,除了男婴,朱先生还另有孩子,为了让一家人、尤其是孩子尽可能少受影响,恳请大家到此为止。(完) [详情]

侨报 | 2019年05月20日 08:04
周口丢失男婴生父为在职干部 系家庭矛盾引发闹剧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5月20日 06:40
周口男婴丢失系家属自导自演?事件参与者回应
周口男婴丢失系家属自导自演?事件参与者回应

   “河南周口婴儿丢失事件”有新进展。 5月20日,新京报记者从知情人处获悉,该事件系男婴母亲因家庭矛盾,和其亲友策划“自导自演”。目前参与策划的多人已被拘留,“(男婴)母亲尚在哺乳期,等哺乳期过后也将受到处理。”   对此,一位自称婴儿母亲朋友的知情人接受了红星新闻采访,该知情人曾参与丢失男婴的寻找,针对目前网上报道的“自导自演”,对方告诉红星新闻:“请给我几天冷静的时间,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公道自在人心。”     知情人回复的短信 案件回顾 河南省周口市警方5月16日通报,5月16日上午,河南周口一女子在该市文昌大道周口公园附近散步时晕倒(患有低血钾病,有晕倒史),醒后发现身边四个月大的婴儿已失踪。 5月16日晚间,周口警方再发悬赏通告,将此事确定为盗婴案,并悬赏5万元查找线索。   失踪婴儿的消息传播到网上后,引发社会关注,不少网友及民警纷纷在朋友圈接力转发,呼吁群众寻找线索。 5月18日晚,嫌疑人迫于压力向周口警方电话自首。 5月19日,周口警方再次通报称,婴儿已于19日凌晨被警方安全找回。然而,通报中并没有再提及之前所说的“盗婴案”,而是改称“婴儿丢失”的警情,也没有提到嫌疑人的有关情况,因此引发外界质疑。   微博下就有评论认为,“这个通报感觉有点别扭,对偷孩子的人只字未提,不知道什么情况,连是男是女都没说。”从而质疑“到底有没有偷孩子的人”。 5月20日,事件发生反转。有知情人士表示,“系家庭矛盾,是孩子母亲和家人策划了‘丢孩子’一事。” 另一位接近警方的知情人士亦证实,参与策划的有孩子母亲及其亲友,事发后参与策划者迫于社会压力主动向警方说明情况,后在郑州市公安局未来路分局被控制,现已被带回周口。目前,参与策划的多人已被拘留。 知情人表示,虽然此事系策划的闹剧,但不希望因此而伤害了关心此事的人。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5月20日 02:25
周口男婴丢失事件系女方自导自演闹剧 多名参与者被拘留
周口男婴丢失事件系女方自导自演闹剧 多名参与者被拘留

   新京报讯(记者 雷燕超 王瑞文)“河南周口婴儿丢失事件”有新进展。今日(5月20日),新京报记者从知情人处获悉,该事件系男婴母亲因家庭矛盾,和其亲友策划“自导自演”。目前参与策划的多人已被拘留,“(男婴)母亲尚在哺乳期,等哺乳期过后也将受到处理。”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5月16日上午,河南周口一女子称自己带着4个月大的儿子外出散步,在一处街边游园小径内因病晕倒。等她再次醒来时,发现孩子不见了踪影。随后警方和男婴家人悬赏征集婴儿线索。5月19日,周口市公安局文昌分局通报称,婴儿已于19日凌晨被警方安全找回。 今日(20日),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系家庭矛盾,是孩子母亲和家人策划了‘丢孩子’一事。”另一位接近警方的知情人士亦证实,参与策划的有孩子母亲及其亲友,事发后参与策划者迫于社会压力主动向警方说明情况,后在郑州市公安局未来路分局被控制,现已被带回周口。目前,参与策划的多人已被拘留。知情人表示,虽然此事系策划的闹剧,但不希望因此而伤害了关心此事的人。 早前报道: “周口男婴事件”疑有隐情:案发地非丢失现场 警方定性为丢失 有知情人告诉记者,那个所谓的街头游园小径根本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和去年浙江乐清那个11岁男孩丢失案类似吧,但又不完全一样。”     案发现场周围的摄像头逐个排查,为何抱走男婴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这个引发许多网友质疑的问题,也引起记者的关注。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刚刚从有关渠道获悉,“案发现场并非男婴丢失现场!”“周口男婴事件”背后疑有隐情。     根据周口市警方最新发布的内容介绍,5月19日凌晨,经过周口市公安机关侦查,此前发生的“婴儿丢失”警情已经查清。目前,警方已将婴儿从郑州安全找回,婴儿身体状况正常。相关情况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注意到,较之前的警情通报相比,本次没有了“盗婴案”的表述,而是换成了“婴儿丢失”。此外,法律专业人士指出,如果真的是“盗婴案”,警方破案之后使用“解救”比较贴切,但这个婴儿被带回后,使用的是“找回”的说法。     一些网友通过留言、电话等方式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事发当天上午周口市气温不是太高,甚至孩子母亲推着婴儿车穿的还是长袖,但不知为何婴儿车始终被遮挡起来,到了树荫下也没有被掀开。此外,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了解到,所谓的案发现场两头均有监控摄像头,进出的人员基本都能查到。“案发”之后,几十名民警几乎是一帧一帧地调看监控画面,但摄像头就是没有拍下“嫌疑人作案”或者逃跑时的可疑镜头。同时,案发当天那个时间段,一直有工人在街头游园里干活,但民警走访时,他们均告知未发现异常。     对此,有知情人告诉记者,那个所谓的街头游园小径根本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被带走了。“和去年浙江乐清那个11岁男孩丢失案类似吧,但又不完全一样。”该知情人说。而在今天上午得知婴儿被带回周口后,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也第一时间联系婴儿的父母,但电话均无法接通。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5月19日 22:46
警方通报“周口婴儿丢失”未提及嫌疑人 孩子有没有被偷?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5月19日 17:23
“周口男婴事件”疑有隐情 亲属:孩子母亲几天没回
“周口男婴事件”疑有隐情 亲属:孩子母亲几天没回

  日前,备受关注的周口男婴丢失事件又有新进展,据大河客户端19日消息,案发现场并非男婴丢失现场,“周口男婴事件”背后疑有隐情。对此,男婴父亲5月19日晚对澎湃新闻表示,感谢社会的关心,孩子没啥问题,但还是受了点影响。至于该事件是否另有隐情,对方未作直接答复。男婴亲属则称,孩子母亲几天没回来了,希望事情到此为止,感谢大家关心。周口市公安局(图源:澎湃新闻)5月16日,河南周口市公安局文昌分局接到群众朱某报警称,其妻子带着四个月大的男孩在周口市川汇区周口公园附近散步时晕倒(患有低血钾病,有晕倒史),醒后发现孩子失踪。16日晚23时,周口市公安局微博发布悬赏通告称,周口市发生一起“盗婴案”,对提供线索破案的奖励人民币5万元。此后悬赏金额提升至15万元。5月19日,周口警方发布通报,经过该市公安机关侦查,此前发生的“婴儿丢失”警情已经查清。目前,警方已将婴儿从郑州安全找回,婴儿身体状况正常。相关情况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与周口警方早些时候发布的通报对比,新通报没有了“盗婴案”的表述,表述改成了“婴儿丢失”。大河报·大河客户端分析称,法律专业人士指出,如果真的是“盗婴案”,警方破案之后使用“解救”比较贴切,但这个婴儿被带回后,使用的是“找回”的说法。据《郑州晚报》报道,18日晚,嫌疑人迫于压力向周口警方电话自首,在从郑州前往周口途中,行至新郑附近时突然出现变故临时返郑。随后,周口警方委托郑州市未来路公安分局第一时间控制嫌疑人。未来路分局立即行动起来,经与嫌疑人联系后,嫌疑人当晚前往未来路分局自首,遂被当场控制。19日凌晨,嫌疑人及丢失男婴被周口警方带走。“案发现场周围的摄像头逐个排查,为何抱走男婴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引发了许多网友质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19日从有关渠道获悉,“案发现场并非男婴丢失现场!”“周口男婴事件”背后疑有隐情。图源:大河报·大河客户端一些网友通过留言、电话等方式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事发当天上午周口市气温不是太高,甚至孩子母亲推着婴儿车穿的还是长袖,但不知为何婴儿车始终被遮挡起来,到了树阴下也没有被掀开。图源:大河报·大河客户端此外,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了解到,所谓的案发现场两头均有监控摄像头,进出的人员基本都能查到。“案发”之后,几十名民警几乎是一帧一帧地调看监控画面,但摄像头就是没有拍下“嫌疑人作案”或者逃跑时的可疑镜头。同时,案发当天那个时间段,一直有工人在街头游园里干活,但民警走访时,他们均告知未发现异常。图源:大河报·大河客户端对此,有知情人告诉记者,那个所谓的街头游园小径根本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被带走了。“和去年浙江乐清那个11岁男孩丢失案类似吧,但又不完全一样。”该知情人说。19日晚7时许,男婴父亲告诉澎湃新闻,感谢社会关注,孩子没啥问题,但还是受了点影响。对于事件是否另有隐情,其称有事,让打另一电话,截至19日21时许暂无人接听。男婴亲属则告诉澎湃新闻,孩子母亲几天没回来了,希望事情到此为止,感谢大家关心。日前,备受关注的周口男婴丢失事件又有新进展,据大河客户端19日消息,案发现场并非男婴丢失现场,“周口男婴事件”背后疑有隐情。对此,男婴父亲5月19日晚对澎湃新闻表示,感谢社会的关心,孩子没啥问题,但还是受了点影响。至于该事件是否另有隐情,对方未作直接答复。男婴亲属则称,孩子母亲几天没回来了,希望事情到此为止,感谢大家关心。周口市公安局(图源:澎湃新闻)5月16日,河南周口市公安局文昌分局接到群众朱某报警称,其妻子带着四个月大的男孩在周口市川汇区周口公园附近散步时晕倒(患有低血钾病,有晕倒史),醒后发现孩子失踪。16日晚23时,周口市公安局微博发布悬赏通告称,周口市发生一起“盗婴案”,对提供线索破案的奖励人民币5万元。此后悬赏金额提升至15万元。5月19日,周口警方发布通报,经过该市公安机关侦查,此前发生的“婴儿丢失”警情已经查清。目前,警方已将婴儿从郑州安全找回,婴儿身体状况正常。相关情况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与周口警方早些时候发布的通报对比,新通报没有了“盗婴案”的表述,表述改成了“婴儿丢失”。大河报·大河客户端分析称,法律专业人士指出,如果真的是“盗婴案”,警方破案之后使用“解救”比较贴切,但这个婴儿被带回后,使用的是“找回”的说法。据《郑州晚报》报道,18日晚,嫌疑人迫于压力向周口警方电话自首,在从郑州前往周口途中,行至新郑附近时突然出现变故临时返郑。随后,周口警方委托郑州市未来路公安分局第一时间控制嫌疑人。未来路分局立即行动起来,经与嫌疑人联系后,嫌疑人当晚前往未来路分局自首,遂被当场控制。19日凌晨,嫌疑人及丢失男婴被周口警方带走。“案发现场周围的摄像头逐个排查,为何抱走男婴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引发了许多网友质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19日从有关渠道获悉,“案发现场并非男婴丢失现场!”“周口男婴事件”背后疑有隐情。图源:大河报·大河客户端一些网友通过留言、电话等方式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事发当天上午周口市气温不是太高,甚至孩子母亲推着婴儿车穿的还是长袖,但不知为何婴儿车始终被遮挡起来,到了树阴下也没有被掀开。图源:大河报·大河客户端此外,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了解到,所谓的案发现场两头均有监控摄像头,进出的人员基本都能查到。“案发”之后,几十名民警几乎是一帧一帧地调看监控画面,但摄像头就是没有拍下“嫌疑人作案”或者逃跑时的可疑镜头。同时,案发当天那个时间段,一直有工人在街头游园里干活,但民警走访时,他们均告知未发现异常。图源:大河报·大河客户端对此,有知情人告诉记者,那个所谓的街头游园小径根本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被带走了。“和去年浙江乐清那个11岁男孩丢失案类似吧,但又不完全一样。”该知情人说。19日晚7时许,男婴父亲告诉澎湃新闻,感谢社会关注,孩子没啥问题,但还是受了点影响。对于事件是否另有隐情,其称有事,让打另一电话,截至19日21时许暂无人接听。男婴亲属则告诉澎湃新闻,孩子母亲几天没回来了,希望事情到此为止,感谢大家关心。[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5月19日 17:18
“周口男婴事件”疑有隐情:案发地非丢失现场 警方定性为丢失
“周口男婴事件”疑有隐情:案发地非丢失现场 警方定性为丢失

  有知情人告诉记者,那个所谓的街头游园小径根本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和去年浙江乐清那个11岁男孩丢失案类似吧,但又不完全一样。”案发现场周围的摄像头逐个排查,为何抱走男婴竟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这个引发许多网友质疑的问题,也引起记者的关注。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刚刚从有关渠道获悉,“案发现场并非男婴丢失现场!”“周口男婴事件”背后疑有隐情。根据周口市警方最新发布的内容介绍,5月19日凌晨,经过周口市公安机关侦查,此前发生的“婴儿丢失”警情已经查清。目前,警方已将婴儿从郑州安全找回,婴儿身体状况正常。相关情况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注意到,较之前的警情通报相比,本次没有了“盗婴案”的表述,而是换成了“婴儿丢失”。此外,法律专业人士指出,如果真的是“盗婴案”,警方破案之后使用“解救”比较贴切,但这个婴儿被带回后,使用的是“找回”的说法。一些网友通过留言、电话等方式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事发当天上午周口市气温不是太高,甚至孩子母亲推着婴儿车穿的还是长袖,但不知为何婴儿车始终被遮挡起来,到了树荫下也没有被掀开。此外,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了解到,所谓的案发现场两头均有监控摄像头,进出的人员基本都能查到。“案发”之后,几十名民警几乎是一帧一帧地调看监控画面,但摄像头就是没有拍下“嫌疑人作案”或者逃跑时的可疑镜头。同时,案发当天那个时间段,一直有工人在街头游园里干活,但民警走访时,他们均告知未发现异常。对此,有知情人告诉记者,那个所谓的街头游园小径根本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被带走了。“和去年浙江乐清那个11岁男孩丢失案类似吧,但又不完全一样。”该知情人说。而在今天上午得知婴儿被带回周口后,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也第一时间联系婴儿的父母,但电话均无法接通。[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5月19日 06:01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