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仁国两面人生终结:曾是茅台功臣 如今被双开
袁仁国两面人生终结:曾是茅台功臣 如今被双开

  曾是茅台功臣,如今被双开,袁仁国两面人生终结新京报讯(记者 王子扬)5月22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显示,日前,经中共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贵州省监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在去年5月从茅台集团离任后,袁仁国曾对媒体表示,离任是因为“年龄原因”。在茅台集团工作的40年中,袁仁国带领茅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烈性酒酒厂,也因茅台经销商乱象、违规持有“记者证”等问题而屡遭质疑。此次因严重违纪等原因被双开,袁仁国隐藏的真正一面终被公之于众,使得许多业内人士震惊之余,也觉得在情理之中。大搞“家族式腐败”被双开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显示,经查,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大搞权色、钱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称,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我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省监委委务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袁仁国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2018年5月6日晚间,中共贵州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李邑飞在茅台集团组织召开干部大会,宣布省委决定:提名茅台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李保芳为茅台集团董事长人选,董事长职务任免需按有关法律程序办理。袁仁国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职务。此前有媒体称,袁仁国刚刚从茅台离任即被有关部门以“谈话”形式找去进行调查,主要调查的方向包括其与多家经销商的利益往来,以及与贵州省某位落马领导相关的问题。事实上,在2017年1月,袁仁国兼职贵州省人大财经委副主任的消息发出,一度引来其或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的猜测,尽管事后曾被辟谣,但该传言在一年后成为现实。而且此次袁仁国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的会议发生在深夜,就有质疑认为袁仁国本身出现问题,因此茅台集团才在深夜紧急换帅。曾带领茅台超越全球酒王1975年,年仅19岁的袁仁国来到茅台酒厂,到1991年共16年期间,袁仁国先后担任办公室秘书、办公室副主任、车间主任、支部书记、厂长助理等职务。随后袁仁国便开始担任茅台酒厂的副厂长,1998年袁仁国正式担任茅台集团子公司贵州茅台的总经理。此时,受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冲击,以及茅台尚依赖计划经济的销售体制,产量由国家分配,企业自己的销售体系尚未建立。这个背景下,1998年茅台前两个季度的销售量加起来还不到700吨,而当年全年的销售计划是2000吨,只完成30%。在袁仁国上任一个月后,茅台便成立销售总公司,组建了茅台历史上第一支17人的销售队伍。借着危机,袁仁国又在企业内部大搞成本控制、人事待岗,要求干部能上能下、工人能进能出,最终茅台走出困境。2001年,贵州茅台上市,袁仁国也被任命为贵州茅台的董事长,贵州茅台由此进入“袁仁国时代”。随后,袁仁国启动一系列技改、扩建、包装、贮存工程,两年后,茅台产量突破1万吨。2005年,随着股价持续攀升,茅台成为沪深两市白酒行业的第一牛股,净利润超过当时的全国白酒之冠五粮液。2011年10月,袁仁国接替季克良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茅台集团也进入“袁仁国时代”。但2013年,白酒行业再次陷入低迷,整个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在2014年、2015年白酒行业一片萧瑟之际,茅台仍然实现了业绩正增长。事实上,在上任之初,袁仁国就把茅台的竞争目标定在法国保乐力加(Pernod Ricard,世界顶尖洋酒商)和英国帝亚吉欧(Diageo,全球最大洋酒公司),接手后的20年,袁仁国时期的茅台营收一步步超过五粮液、波尔多、保乐力加。在袁仁国任职期间,他提出一个目标,超越“全球酒王”帝亚吉欧,该目标在2017年4月实现。当时,在上交所上市的贵州茅台市值达到715亿美元,而在伦敦上市的帝亚吉欧的市值为711亿美元,贵州茅台超过帝亚吉欧,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烈性酒酒厂。2018年1月,茅台以超万亿市值超越LVMH,成为全球市值最大“奢侈品”集团。因持有“记者证”遭质疑回顾袁仁国在茅台的40多年,茅台集团飞速发展,就股价来讲,比2001年的发行价已涨超150倍,最高一度逼近800元/股,市值也曾经在1万亿上方短暂停留,最高市值也相当于贵州省2017年度GDP的近74%。茅台近20年的市场化业绩也有目共睹。1998年,袁仁国接手茅台时,销售额仅8亿元人民币,到2017年,销售额已达600亿元人民币;1998年,茅台的销售量占全国白酒不到0.01%,2016年在高端白酒市场占有率已过半壁江山。尽管对茅台集团贡献颇大,但袁仁国曾因违规持有“记者证”引起广泛讨论。2012年有媒体曝光,袁仁国持有某媒体记者证,被誉为“最牛记者”。而根据2009年颁布的《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要想领取记者证,必须在新闻机构编制内从事新闻采编工作的人员,新闻采编人员与其所在新闻机构需签有劳动合同。因此袁仁国持有记者证并不符合规定,该媒体称,在很多年前,袁仁国作为特约记者给报社供稿。而网上流传的袁仁国记者证照片显示,袁仁国记者证发证时间是2009年,2010年、2011年和2012年都做了年检。随后袁仁国记者证被注销,涉事媒体也接受处罚,但有传言称,袁仁国的记者证或是投放广告“换”来的,也有质疑称背后或有诸多不可描述的内幕。在袁仁国离开茅台的近一年时间,几乎从未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但进入今年5月,关于袁仁国的消息接连传来。先是在5月5日,袁仁国被免去贵州省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职务。之后在5月10日,袁仁国又被曝不再担任茅台财务公司法定代表人。如今来看,上述消息已在隐隐预示袁仁国被双开的结局。茅台管理层近一年大换血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包括2018年5月茅台集团董事长由李保芳接任在内,茅台集团已至少有6次高管的变动。2018年5月,茅台集团领导干部大会宣布,提名茅台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李保芳为茅台集团董事长人选,董事长职务任免按有关法律程序办理。袁仁国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职务。李保芳目前身兼5职,担任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代行),茅台也由此进入“李保芳时代”。2018年7月7日,贵州茅台发布公告称,55岁的李贵胜因病不能履职,不再担任贵州茅台公司副总经理职务。8月24日,贵州省国资委印发通知称,季克良不再担任茅台集团名誉董事长、技术总顾问;茅台集团前总经理刘自力也不再担任技术顾问职务。10月31日下午,茅台集团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宣布省国资委党委和省国资委的任免通知:李静仁任茅台集团党委委员、董事,推荐为茅台集团副总经理、总会计师,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人选。建议杨建军同志不再担任茅台集团总会计师职务。据茅台集团官网消息显示,11月6日,茅台集团召开党委会,重点研究了茅台集团党委成员,集团和股份公司领导班子成员及总经理助理工作的分工事宜。11月8日,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王焱到茅台酒销售公司召开会议,宣布杨建军和何英姿将分管集团和股份公司的销售工作。11月19日,茅台集团党委撤销聂永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称茅台电商公司存在违纪违规违法问题。茅台集团党委同时委派陈华任贵州茅台电商公司工作组组长,全面接管公司工作。此前还有消息称,安顺市委常委、副市长郭伟谊将调任茅台集团,拟担任茅台集团总经理、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但该消息截至目前尚未确认,茅台未对外发布公告,其官网上也未见此人介绍。多名前高管落马判刑2018年6月24日,贵州省纪委监委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名为《从贵州茅台退休一年多 他还是没能“平安着陆”》的文章,讲述了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的受贿细节,以及部分谭定华的忏悔书。而早在2016年3月,贵州省纪委发布消息,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此时距离谭定华2015年1月从贵州茅台退休已一年多。最终,谭定华因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收缴违纪款物,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在谭定华之前,茅台还有两位高管因受贿而落马。2007年4月30日,时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乔洪被贵州省纪委带走,随后被“双规”。此消息传出后,曾引发茅台股票在5月10日紧急停牌。据新华社消息,2010年1月15日,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总经理乔洪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由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进行一审宣判。经法院审理查明,乔洪于2000年底至2007年3月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先后收受贿赂100余次,共计1323万余元,还伙同其弟乔建华共同受贿218万余元,同时另有820万元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最终,乔洪犯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另外,2015年2月26日,贵州省纪委官方网站还发布消息称,对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房国兴立案调查。“房国兴的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其中部分问题已涉嫌犯罪”。2015年12月21日,最高检官网发布消息称,贵州检察机关依法对房国兴涉受贿案提起公诉,“被告人房国兴利用其担任贵州省仁怀市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5月22日 19:16
袁仁国“双开”:权力寻租空间极大 茅台症结待解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9年05月22日 11:03
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 大搞“家族式腐败”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5月22日 09:48
袁仁国因何落马 其去职后茅台曾大举清理问题经销商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5月22日 09:48
起底袁仁国:案涉副省长 向多名官员利益输送
起底袁仁国:案涉副省长 向多名官员利益输送

  1号时务局 整整一年,终于等到了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的消息。 2018年5月,官方宣布袁仁国不再担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 彼时,传言四起,但官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一年后,鞋子落地。 官方通报: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01 从通报结果的结果来看,很简单,袁仁国不出意外地贪腐了,并且数额特别巨大。官方说: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确实在意料之中,要知道,在之前,袁仁国多位助手均涉贪腐被抓,被剪掉羽翼后的袁仁国,成为最后被拿下的困兽。 值得一提的是,别说自己贪腐,曾经的袁仁国甚至都表达过这样的想法:不想茅台成为腐败酒。 如今再看,却充满了讽刺,似乎也透着某种无奈。 回望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帮助茅台渡过难关的袁仁国,却在如何渡自己的命题上遭遇了困惑。从一线制酒工一步步攀上茅台集团一把手的位置,今年63岁的袁仁国无疑是传奇与争议相互交织的人物。 执掌贵州茅台的18年里,他一手将茅台推上巅峰,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茅台的辉煌离不开袁仁国一手缔造的营销体系,但这也恰恰成为了经销商贪腐问题滋生的温床。 自袁仁国2018年卸任之后,与他相关的痕迹或明或暗地被逐渐抹去,茅台原有的经销商体系开始“大清洗”。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共有533家经销商被取缔。这从今天即5月22日,中纪委的通报可以看出,袁仁国后藏在他背后的“窃金者”从中攫取了不少利益,通报称,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 此前的报道指出,对袁仁国时代的营销体系的纠错仍在继续,被“没收”的茅台酒额度将花落谁家更受市场关注。 事实上,这场由营销改革引发的风波与袁仁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从19岁进入茅台,袁仁国从一线制酒工开始干起,一直爬到高层并得到季克良的赏识。一切顺理成章,2000年,袁仁国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成为贵州茅台新一任掌舵者。 次年,袁仁国带领贵州茅台登陆资本市场,那一年,贵州茅台营收16.18亿元,净利润为3.28亿元。 彼时的茅台还不是白酒老大哥,而是五粮液。2001年,茅台的营收仅为五粮液的1/3,袁仁国上位之后,茅台随即开启一路狂飙的模式,到了2017年,贵州茅台实现了582亿元的营收,较2001年增长了35倍,净利润290亿元,较2001年增长了84倍。 回顾20年的辉煌成就,经销商功不可没。在2017年12月举办的茅台2017年度全国经销商联谊会上,袁仁国如此总结茅台20年营销历程:经销商队伍从1998年的146家,发展到现在国内经销商、专卖店等客户2000多家;公司销售人员由最初组建的17人队伍发展到553人,加上经销商营销人员2万多人。 多位经销商说,袁仁国执掌茅台期间和经销商的感情很好,每次去茅台开会,对经销商的招待都特别周到,也很尊重经销商。 02 茅台神话成于营销,其乱亦始于渠道。 从2016年中开始,茅台酒供不应求,导致零售价格逐步飙升,53度的飞天茅台酒涨至2000元以上,出厂价与终端价之间的差价高达数百元甚至千元以上,形成巨大利润空间。经销商囤货惜售、黄牛党炒货、串货与假货等各种乱象频发,市场濒临失控。 为了避免出现失控的局面,袁仁国推出一揽子计划,加强对经销商的管理,其中2017年4月下旬,茅台营销公司曾接连下发两道处理文件,对82家违约经销商进行通报并追究责任,这种铁腕治市成为袁仁国后期执掌茅台的重点工作之一。 然而和以往不同,这一次,袁仁国却没能实现善始善终。一切在2018年5月6日的深夜戛然而止。这一天,袁仁国被免。 “袁仁国时代”的突然落幕,使得茅台渠道乱象所涉及贪腐受贿案,开始逐渐浮出水面。调查发现,在袁仁国执掌茅台期间,上至官员,下至茅台高管和员工,插手茅台经销商代理权并从中牟利的事件时有发生。 经梳理,自2008年至2018年,包括贵州茅台原总经理乔洪,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房国兴,贵州茅台原财务总监、副总经理谭定华等多位高管,先后因受贿上千万元被判刑。 其中多涉及为茅台酒经销商、供应商等提供帮助,或以亲属名义经营多家茅台酒专卖店。事实上,在茅台酒经销商中,其中不乏茅台员工及家属,或是与当地干部有一定的关系。 自2018年8月以来,察觉到茅台沉珂难治的贵州省,下发了《关于开展干部违规参与茅台酒经营问题自查清理的通知》,要求各地清查党员、干部利用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由本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投资入股、特约经销、倒卖茅台酒,或通过打招呼、批条子、开公函等方式插手、参与茅台酒经营的情况。 随后,贵州有多名干部因涉茅台酒落马,这其中包括贵州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今年4月,王晓光因涉案金额过亿元被判20年,披露的细节显示,王晓光对茅台酒“情有独钟”。 报道称,王晓光爱喝酒,且只喝年份茅台。每当有酒局时,他都会吩咐下属,给他准备一箱酒。据介绍,王晓光几乎每天都有酒局,如此积少成多,大概每个月就能收集到约50瓶好酒。加上有求于他的人送酒上门,他家的名酒堆积如山。 由此,王晓光做起了卖酒生意:他给相关机构与企业(应该是茅台)打招呼,办了四张酒类专卖证书,在贵阳开了四家名酒专卖店,交给家人打理。报道称,“在他落马前的半年内,他老婆将家中上百瓶名贵白酒倒入下水道。据估计,这段时间王晓光夫妇倒掉的白酒价值数十万。“ 此外,已经查实的还包括江县委原书记张广渊、凤冈县委原书记廖其刚,以及六盘水钟山区委原常委、副区长郭锐严违规转卖茅台酒批条获利。 事实上,据深入调查采访的记者披露说,涉案卷入茅台酒的官员不再少数。“跟当年红塔集团褚时健很像,只不过有些官员还未披露,有些已被查的尚未公布,而有些即使查了,罪名可能比较多,案宗中未强调茅台或袁仁国。” 03 袁仁国执掌后期的茅台集团到底有多乱?已被查的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妻子陈某,也屡次借机大发其财,据查,茅台酒经销商找谭定华妻子陈某,陈某出面揽活、收钱,谭定华负责“照单办事”。 进一步说,自2015年开始,茅台已近乎失控,特别是销售渠道的各个环节已经成为贪腐的温床,谁都想搭上这条线,谁搭上这条线便会挣得盆满钵满。 袁仁国也因此成为一个禁忌的话题,多家经销商每每谈及袁仁国和经销商“削藩”等相关话题,都会刻意回避,有的甚至直接拒绝答复。 观察者指出,袁仁国是茅台快速发展的功臣,但快速增长下渠道的违规操作,茅台负有不可推卸的监管责任。 2016年,袁仁国曾接受反腐纪录片《永远在路上》采访时表示,反腐败让茅台活得更好。 袁仁国甚至说:茅台酒跟腐败没有联系,茅台酒也从来不是,也更不想成为“腐败酒”。 此话现在读来颇有深意。[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19年05月22日 03:28
视频|贵州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 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视频|贵州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 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贵州茅台酒厂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 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5月22日,据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贵州茅台酒厂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经查,袁仁国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5月22日 03:12
袁仁国被双开:月初被免政协职务 通报两处与茅台酒相关
袁仁国被双开:月初被免政协职务 通报两处与茅台酒相关

  撰文| 高语阳靴子落地。5月22日,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至此,一直深陷被查传闻的袁仁国有了“官宣”。被指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来看一下通报内容:经查,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大搞权色、钱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我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应予严肃处理。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通报中与“茅台酒”相关的内容有两处: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本月初被免去政协职务袁仁国早在1990年就出任贵州茅台酒厂党委委员、副厂长,1997年1月出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一年后成为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副董事长。2004年8月,袁仁国成为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副董事长。期间,他从1998年5月开始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11年10月他正式出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2018年5月,袁仁国卸任,不再担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时任茅台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的李保芳接任袁仁国。同时,袁仁国曾于2017年1月至2018年2月出任贵州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8年2月他当选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不过,本月初,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免去袁仁国同志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职务。从袁仁国卸任茅台职务,到他被免去省政协职务,关于袁仁国的传闻就一直不断,如今,靴子终于落地。贵州严禁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袁仁国的双开通报中提到,他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关于茅台酒营销环境,贵州省内已经多次整治。今年1月,贵州省纪委监委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宣读了《关于严禁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的规定》。《规定》明确提出,领导干部严禁有五个方面的行为:本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动;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为其他特定关系人获取茅台酒经营资格、增加茅台酒销售指标、倒卖茅台酒提供便利;违规审批茅台酒经营权;违规收送茅台酒;其他违规插手、参与茅台酒经营的行为。此外,领导干部要教育管理好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严禁其利用本人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动。同时,《规定》要求,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建立领导干部打招呼登记备案制度,凡过问必登记、凡打招呼必登记、领导干部亲属和其他特定关系人利用其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动必登记。凡发现应登记未登记的,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贵州省干部自查参与茅台酒经营情况的工作也早已有之。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2018年8月20日,仁怀市委常委会举行扩大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第四巡视组贵州省情况反馈会议和省纪委监委《关于开展干部违规参与茅台酒经营问题自查清理的通知》精神。[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5月22日 01:39
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
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

  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利用茅台政治攀附 来源:长安街知事 据贵州省纪委监委消息:日前,经中共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省监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 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 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 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 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袁仁国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贵州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私利的工具,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省监委委务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袁仁国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2018年5月,袁仁国不再担任茅台酒厂(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长等职务;2019年5月,他被免去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撤销政协委员资格。 袁仁国简历 袁仁国,男,汉族,1956年10月生,贵州仁怀人,在职研究生学历,1974年4月参加工作,1982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90年11月—1997年1月 贵州茅台酒厂党委委员、副厂长; 1997年1月—1998年5月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 1998年5月—2004年8月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副董事长,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长; 2004年8月—2011年10月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副董事长,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1年10月—2017年1月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7年1月—2018年2月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贵州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8年2月—2018年5月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8年5月,不再担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 2019年5月,被免去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撤销政协委员资格。[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19年05月22日 01:27
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查 用茅台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
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被查 用茅台经营权进行政治攀附

  经查,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 5月22日,据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日前,经中共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省监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大搞权色、钱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5月5日,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免去袁仁国同志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职务。 据报道,因涉及贵州省某位当时已经被公开通报的副省级干部的违纪违法问题,纪检部门曾将袁仁国从其家中“请去”谈话,主要了解其与该副省级干部的有关情况,其间问出了袁与茅台多家经销商输送利益的问题——“涉及的利益至少是以亿计算”。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前贵州省落马官员中,曾有多人收受茅台酒。 报道称,每当有酒局时,王晓光都会吩咐下属,给他准备一箱酒。饭局结束后,箱子里经常还剩四五瓶没有开封的酒。这时,王晓光会交代,把没喝完的酒放汽车后备箱,让驾驶员平时喝一喝。实际上,酒大多被王晓光运回家中。据介绍,王晓光几乎每天都有酒局,如此积少成多,大概每个月就能收集到约50瓶好酒。加上有求于他的人送酒上门,他家的名酒堆积如山。 由此,王晓光做起了卖酒的无本生意。他给相关机构与企业打招呼,办了四张酒类专卖证书,在贵阳开了四家名酒专卖店,交给家人打理。他自己负责“货源”,由家人进行销售。名酒专卖店生意清淡时,他还授意下属去自家店采购。 王晓光边收边卖,将巨额利益收入囊中。由于名贵白酒都是有编码的,一些单位发现,采购的酒让王晓光拿走“喝掉了”,不久又出现在市面上,甚至还由原单位继续采购。报道称,“在他落马前的半年内,他老婆将家中上百瓶名贵白酒倒入下水道。据估计,这段时间王晓光夫妇倒掉的白酒价值数十万。” 据公开履历,王晓光仕途一直在贵州,曾在贵阳、遵义、六盘水等市工作,其中2006年至2011年,在遵义任副市长、市长,后任六盘水市委书记,2013年11月时任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落马后,他又重返遵义任市委书记3年多,2017年任贵州省委常委、副省长。2017年4月,王晓光到某名酒集团调研白酒产业发展进展情况;8月,黔酒中国行活动郑州站,已任省委常委、副省长的王晓光视察某品牌白酒,并现场品鉴。 毕节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副市长罗建强,在两年时间里收了26瓶茅台酒。其中2瓶是茅台年份酒、24瓶是国宴茅台酒。 袁仁国简历 袁仁国,男,汉族,1956年10月生,贵州仁怀人,1974年4月参加工作,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高级经济师,中国酿酒大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1975年—1991年3月,贵州茅台酒厂参加工作,历任办公室秘书、办公室副主任、车间主任、支部书记、厂长助理等职务; 1991年3月—1997年1月,贵州茅台酒厂副厂长、党委委员; 1997年1月—1998年4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党委委员; 1998年4月—2000年12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2000年12月—2011年10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1年10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7年1月6日,贵州人大网站引用贵州日报消息,在1月5日贵州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上,袁仁国被任命为贵州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2018年2月,任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2018年5月,袁仁国不再担任贵州茅台公司控股股东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相关职务。 2019年5月5日,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免去袁仁国同志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职务。 贵州省政协第八、十届委员会委员,贵州省第九届、第十届党代会代表,贵州省第十届人大代表,中共贵州省第十、十一届委员会委员,第十、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5月22日 01:02
袁仁国卸任茅台财务公司法人 仍任职部分茅台系公司
袁仁国卸任茅台财务公司法人 仍任职部分茅台系公司

  袁仁国卸任茅台财务公司法定代表人,仍在部分茅台系公司任职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王启帆 务公司法定代表人。 5月10日,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贵州茅台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简称:茅台集团财务公司)在5月6日更新了工商信息,法定代表人由袁仁国变更为吴志军。目前,吴志军为茅台集团财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 5月7日,原银监会官网发布《贵州银保监局关于贵州茅台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吴志军任职资格的批复》称,经审核,核准吴志军贵州茅台集团财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任职资格。 这份落款时间为4月30日的《批复》要求贵州茅台集团财务有限公司,督促吴志军严格遵守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及派出机构有关监管规定,并按要求及时报告履职情况;督促吴志军持续学习和掌握经济金融相关法律法规,熟悉任职岗位职责,忠实勤勉履职。 《批复》还提及,吴志军应自批复印发之日起3个月内到任,并将任职文件报送贵州银保监局。 根据贵州银监局过往批复的文件显示,吴志军在2013年进入茅台集团财务公司,最初任副总经理职位;2014年8月任职工董事职位;2016年9月,吴志军任总经理职位。 据天眼查信息,茅台集团财务公司成立于2013年3月,为国有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目前的股权结构中,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600519.SH,简称:贵州茅台)持股51%;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茅台集团)持股35%;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持股9%;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有限责任公司持股5%。 不到一周前,袁仁国刚被免去贵州省政协委员身份。5月5日,据贵州广电旗下“动静贵州”消息,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免去袁仁国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职务。 现年63岁的袁仁国原是茅台的一把手。2018年5月,茅台集团和旗下上市公司贵州茅台发生了闪电换帅。2018年5月10日晚间,贵州茅台正式公告称,袁仁国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相关职务;李保芳任茅台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相关职务。 在上市公司层面,贵州茅台在5月10日晚间的另一则公告披露,推荐李保芳为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人选,建议袁仁国不再担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这意味着,袁仁国全面退出茅台,茅台正式进入“李保芳时代”。值得注意的是,袁仁国卸任后,去向一直未对外界公布。去年12月,澎湃新闻记者就袁仁国的去向询问现贵州茅台董事长李保芳,对方并未做出回应。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袁仁国仍在职三家茅台系公司,分别在贵州茅台装饰有限责任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在贵州茅台意达广告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在茅台建信(贵州)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5月10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分别致电上述三家公司,确认袁仁国是否仍担任其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职位。其中,贵州茅台意达广告有限公司相关人员表示,袁仁国仍为该公司董事长;茅台建信(贵州)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表示“不方便告知”;贵州茅台装饰有限责任公司未接听电话。 袁仁国可谓茅台元老。 公开资料显示,袁仁国出生于1956年,1975年在贵州茅台酒厂参加工作,历任办公室秘书、办公室副主任、车间主任、支部书记、厂长助理等职务;1998年起担任贵州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总经理;2000年起担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11年10月至2018年5月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副书记。 2001年,袁仁国执掌贵州茅台之初,五粮液的营业收入为47.42亿元,茅台营收为16.18亿元,仅为五粮液的三分之一。此后近20年时间,贵州茅台的营收一步步超过五粮液、保乐力加和帝亚吉欧。[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05月10日 04:09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