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乔家大院被撤5A景区原因:卖身煤老板,门票年年涨
乔家大院被撤5A景区原因:卖身煤老板,门票年年涨

   2016年3月,乔家大院曾因变更为民营资本控股而备受质疑,3年多以后,改制风波的质疑之声尚未平息,乔家大院却又被取消了旅游景区质量等级,5A景区“金字招牌”被撤下。 文化和旅游部7月31日通过其官方网站公告,文化和旅游部对复核检查严重不达标或存在严重问题的7家5A级旅游景区处理,其中,给予山西省晋中市乔家大院景区取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处理。 8月1日,澎湃新闻记者从山西省祁县文化和旅游局获悉,祁县县委、县政府针对乔家大院被取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一事成立的综合整治领导组。祁县县委宣传部则告知澎湃新闻记者,整治行动已经开始,未来整治工作有新进展将及时公布。   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乔家大院景区内。 IC 图 商业气息太浓: “花135元逛商店” 7月31日,祁县文化和旅游局还就乔家大院被取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一事发布书面回应称: 这一事件的发生给全市乃至全省旅游环境造成了极其不利的影响。面对国家文旅部的处理决定,祁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虚心接受,全部认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对照国家5A级景区质量等级评定的有关标准,成立了综合整治领导组,从景区环境提质、沿线秩序整治、安全隐患排查、服务能力提升4个方面立即开展整治行动。并同步启动调查问责程序,对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 回应表示,祁县将从头做起,集中一个月的时间全面整改提升,以更严的标准、更优的服务,确保景区整治取得显著成效,力争最短的时间使乔家大院景区重新达到5A评估标准,为各地游客提供一个更加安全、舒适、便捷的旅游环境,弘扬晋商文化,重塑景区形象。 对于乔家大院被撤5A景区“金字招牌”的原因,有祁县相关人士透露,整改涉及的问题主要是乔家大院商业气息太浓。 “商业气息”究竟指的是哪些方面,祁县方面并没有透露更多内容。 不过,记者在各个点评网站看到,有不少游客有对于景区过度商业化不满的评论。一名游客留言称: “院子扩建了不少,改得不伦不类。不想逛了,想出去,找不到出口,到处都是卖东西的摊位,搞得跟迷宫一样。如果有人喜欢花135元逛商店随意。”   实际上,“商业气息”难免容易与此前乔家大院的改制风波联系在一起,2016年的改制曾一度被舆论质疑:乔家大院被卖给了民营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乔家大院建于1755年,因2006年播出的同名影视剧而声名大噪。1986年,乔家大院作为景点对外开放。该景区格局为“四堂一园”,由在中堂和德兴堂、宁守堂、保元堂、花园组成,其中德兴堂、宁守堂、保元堂以及花园为2010年恢复建设。 12年前启动首轮改制却搁浅 事实上,乔家大院的改制风波总共经历了两轮。早在2007年12月,祁县政府与上海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即盛富泛亚集团有限公司)、重庆中昊投资有限公司签订意向书,乔家大院的经营权被折为股本,归入三方共同出资成立的“山西乔家大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按照当时的协议,上述新成立的公司经营期限是20年,景区门票收入全部归新公司,新公司每年向祁县政府交付“文保管理费”1000万元。其余收益按照股权进行分配,国有股份仅占25%。 然而,此事却遭到了乔家大院景区职工和当地村民的强烈反对,职工和村民认为此举涉嫌“贱卖国有资产”。 2008年1月,国家文物局、山西文物局等文保部门,以乔家大院的经营权作价入股、把乔家大院作为企业资产交由公司经营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等相关规定为由,叫停了上述交易。 2008年6月,祁县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宣布同意成立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家大院公司”),盛富泛亚为发起方,认购乔旅股份2800万股,持股70%。其余两名发起方分别是祁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和祁县乔家堡旅游景点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家堡旅游”)。 2009年4月,上海盛富投资转让了大部分认缴的股权(包括资金已到位部分、资金未到位部分),最后只剩下总股本的2.5%,祁县国资委和乔家堡旅游出资认缴其转让的股份。 此时山西乔家大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变为祁县国资委持股77.5%,乔家堡旅游持股20%。 乔家大院公司的股权结构由国有控股。 舆论质疑“煤老板”27岁的儿子“买下”乔家大院 然而乔家大院的改制之路并未结束,8年之后,改制再度重启。 2015年12月10日,祁县政府与山西景世恒华旅游开发公司(简称西景恒华)、晋中市金惠农贸易有限公司签订了共同开发乔家大院景区协议书。 值得注意的是,在改制重启的前一年,即2014年11月,乔家大院被评为全国5A级旅游景区。 2016年3月,祁县国资委决定对旗下山西新祁旅游有限公司所持乔家大院公司45%国有股权进行公开竞价转让。在晋中市产权交易中心,景世恒华以5220万元拍得45%的股权,由此,乔家大院公司的控股股东由山西新祁旅游变更为景世恒华。而此时,国有股份比例已降至32.5%。 景世恒华成立于2015年10月,是由一名为唐凯的自然人独资设立的企业,注册资本为1.2亿元。 2016年8月引入外部投资者增资,将乔家大院公司注册资本由4000万元增加至1亿元。其中,景世恒华增资1400万元,北京水木华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增资2300万元,北京新星艺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增资1200万元,北京星睿天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增加货币出资1100万元。 增资完成后,景世恒华持股32%,成为乔家大院公司第一大股东;水木华光持股23%、新星艺达持股12%、星睿天诚持股11%;原第一大股东祁县国资,仅通过山西新祁旅游有限公司持有13%,仅位列第三大股东。 也就是说,乔家大院公司已彻底由国有控股公司转为国有参股公司。 “乔家大院被卖了?”一时间此类质疑之声在各大媒体上频频出现。 而作为乔家大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唐凯,也曾饱受非议。唐凯1989年初生,在成为乔家大院实际控制人时,其年仅27岁。 公开资料显示,唐凯2013年毕业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工程大学,2013年6月至2014年12月曾在武警部队当过排长。离开武警部队后,唐凯待业半年,此后便陆续成立了7家企业,累计出资额约1.4亿元,并在2016年3月拿下乔家大院公司45%的股权。 随后,唐凯身后更大的财富也被媒体曝光。根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唐凯之父为唐银龙,为山西华都集团董事长。该公司是一家集房地产开发、煤炭销售、小额贷款、金融投资、慈善事业于一体的综合性民营企业。 于是,舆论再度开始质疑:“煤老板”27岁的儿子“买下”乔家大院。 乔家大院公司终止挂牌新三板 质疑之声曾一度给山西祁县带来巨大压力。根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祁县县委书记吴文胜曾就乔家大院改制一事表示,“单靠国有资本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没有资金,没有开发能力,没有经营团队。我们必须引入外部资本。”报道称,吴文胜曾感慨道,乔家大院的体制改革晚了10年。 在改制一事尘埃落定之后,有关乔家大院转为民营企业控股一事依然毁誉参半,众说纷纭。自乔家大院公司设立以来,围绕股权、经营权等问题,乔家大院公司所在地乔家堡村及村民、文物保护部门、政府,还有资本方之间一直摩擦不断已成为了众所周知的事。 中新网2017年9月名为《山西晋中推进旅游改革乔家大院逆转亏损经营》对乔家大院的改制给出了肯定,报道称:改制重组后,民营资本承担了景区的全部运营、营销和广告费用,每年为县财政减轻财务费用2200余万元。截至目前已累计投入资金约10亿元,用于景区改造和项目建设,促进了景区的快速发展,一举改变了景区亏损运营,发展后劲乏力的局面。这种典型示范作用,直接影响带动了灵石王家大院、资寿寺、昔阳石马寺等景区的改革模式。 同样在2017年9月,乔家大院公司在新三板上挂牌。 然而,仅仅半年后,2018年2月26日,乔家大院竟发布公告称,为配合公司战略发展规划调整需要,拟申请终止在新三板挂牌。 2018年1月24日,乔家大院公司曾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提议解除〈“乔家大院”商标使用协议〉的议案》,该议案显示,乔家大院公司未成功获得“乔家大院”商标使用权。 乔家大院公司在公告中表示,由于祁县人民政府、新祁旅游有限公司未能按照协议约定,督促商标所有权人祁县乔家大院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完成相应的商标授权以及备案,时间已超过一年。乔家大院公司认为继续履约存在严重困难和障碍,随即要求祁县人民政府返还商标使用权费用本金及利息共计3300万元。 门票涨太快:票价是同类院子数倍 除了经营公司因没有拿到商标使用权从新三板摘牌之外。乔家大院的门票问题也一度引起巨大争议,而争议的源头竟又牵扯到改制问题上。 2017年2月18日,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山西乔家大院文化园区不再实行“5·19”“9·27”旅游日免门票优惠的公告》,公告告知游客及各旅行社,乔家大院文化园取消上述日期免门票优惠的原因是公司于2016年3月17日完成了部分国有股权公开转让和企业改制工作,由国有控股企业改制为民营控股企业。 而在2018年全国国有景区门票普遍降价的大背景下,山西省曾决定将全省国有及国有控股景区门票统一降价优惠15%,而在此基础上,太行山大峡谷、五台山、云冈石窟、平遥古城、壶口瀑布等部分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还进一步降低。   然而,由于乔家大院已改由民企控股,在全国知名景区门票普降的浪潮中,却仍被质疑门票年年涨。各旅游平台信息显示,乔家大院成人门票价格高达135元。 此外,部分旅游平台上游客对于乔家大院的点评显示,除了门票虚高之外,过度且无序的商业开发、景区管理混乱等也常常受到游客的诟病。 一名游客留言:“景区外围修的比较高大上,内部服务一般,关键价格还贵,可以说此次山西行最差的景点就是这个了,同类型的王家大院才55买票,这凭什么卖135呢!” 如今,3年前改制的质疑之声依然不绝,摘掉5A景区“金字招牌”一事无疑又让乔家大院的未来笼上了一层阴霾。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8月01日 15:50
被撤5A的乔家大院:卖身煤老板 过度开发门票年年涨
被撤5A的乔家大院:卖身煤老板 过度开发门票年年涨

  原标题:被撤5A景区的乔家大院:卖身煤老板,过度开发,门票年年涨 2016年3月,乔家大院曾因变更为民营资本控股而备受质疑,3年多以后,改制风波的质疑之声尚未平息,乔家大院却又被取消了旅游景区质量等级,5A景区“金字招牌”被撤下。 文化和旅游部7月31日通过其官方网站公告,文化和旅游部对复核检查严重不达标或存在严重问题的7家5A级旅游景区处理,其中,给予山西省晋中市乔家大院景区取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处理。 8月1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山西省祁县文化和旅游局获悉,祁县县委、县政府针对乔家大院被取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一事成立的综合整治领导组。祁县县委宣传部则告知澎湃新闻记者,整治行动已经开始,未来整治工作有新进展将及时公布。 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乔家大院景区内。 IC 图 商业气息太浓:“花135元逛商店” 7月31日,祁县文化和旅游局还就乔家大院被取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一事发布书面回应称: 这一事件的发生给全市乃至全省旅游环境造成了极其不利的影响。面对国家文旅部的处理决定,祁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虚心接受,全部认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对照国家5A级景区质量等级评定的有关标准,成立了综合整治领导组,从景区环境提质、沿线秩序整治、安全隐患排查、服务能力提升4个方面立即开展整治行动。并同步启动调查问责程序,对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 回应表示,祁县将从头做起,集中一个月的时间全面整改提升,以更严的标准、更优的服务,确保景区整治取得显著成效,力争最短的时间使乔家大院景区重新达到5A评估标准,为各地游客提供一个更加安全、舒适、便捷的旅游环境,弘扬晋商文化,重塑景区形象。 对于乔家大院被撤5A景区“金字招牌”的原因,有祁县相关人士透露,整改涉及的问题主要是乔家大院商业气息太浓。 “商业气息”究竟指的是哪些方面,祁县方面并没有透露更多内容。 不过,记者在各个点评网站看到,有不少游客有对于景区过度商业化不满的评论。一名游客留言称:“院子扩建了不少,改得不伦不类。不想逛了,想出去,找不到出口,到处都是卖东西的摊位,搞得跟迷宫一样。如果有人喜欢花135元逛商店随意。” 实际上,“商业气息”难免容易与此前乔家大院的改制风波联系在一起,2016年的改制曾一度被舆论质疑:乔家大院被卖给了民营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乔家大院建于1755年,因2006年播出的同名影视剧而声名大噪。1986年,乔家大院作为景点对外开放。该景区格局为“四堂一园”,由在中堂和德兴堂、宁守堂、保元堂、花园组成,其中德兴堂、宁守堂、保元堂以及花园为2010年恢复建设。 12年前启动首轮改制却搁浅 事实上,乔家大院的改制风波总共经历了两轮。早在2007年12月,祁县政府与上海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即盛富泛亚集团有限公司)、重庆中昊投资有限公司签订意向书,乔家大院的经营权被折为股本,归入三方共同出资成立的“山西乔家大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按照当时的协议,上述新成立的公司经营期限是20年,景区门票收入全部归新公司,新公司每年向祁县政府交付“文保管理费”1000万元。其余收益按照股权进行分配,国有股份仅占25%。 然而,此事却遭到了乔家大院景区职工和当地村民的强烈反对,职工和村民认为此举涉嫌“贱卖国有资产”。 2008年1月,国家文物局、山西文物局等文保部门,以乔家大院的经营权作价入股、把乔家大院作为企业资产交由公司经营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等相关规定为由,叫停了上述交易。 2008年6月,祁县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宣布同意成立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家大院公司”),盛富泛亚为发起方,认购乔旅股份2800万股,持股70%。其余两名发起方分别是祁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和祁县乔家堡旅游景点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家堡旅游”)。 2009年4月,上海盛富投资转让了大部分认缴的股权(包括资金已到位部分、资金未到位部分),最后只剩下总股本的2.5%,祁县国资委和乔家堡旅游出资认缴其转让的股份。 此时山西乔家大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变为祁县国资委持股77.5%,乔家堡旅游持股20%。 乔家大院公司的股权结构由国有控股。 舆论质疑“煤老板”27岁的儿子“买下”乔家大院 然而乔家大院的改制之路并未结束,8年之后,改制再度重启。 2015年12月10日,祁县政府与山西景世恒华旅游开发公司(简称西景恒华)、晋中市金惠农贸易有限公司签订了共同开发乔家大院景区协议书。 值得注意的是,在改制重启的前一年,即2014年11月,乔家大院被评为全国5A级旅游景区。 2016年3月,祁县国资委决定对旗下山西新祁旅游有限公司所持乔家大院公司45%国有股权进行公开竞价转让。在晋中市产权交易中心,景世恒华以5220万元拍得45%的股权,由此,乔家大院公司的控股股东由山西新祁旅游变更为景世恒华。而此时,国有股份比例已降至32.5%。 景世恒华成立于2015年10月,是由一名为唐凯的自然人独资设立的企业,注册资本为1.2亿元。 2016年8月引入外部投资者增资,将乔家大院公司注册资本由4000万元增加至1亿元。其中,景世恒华增资1400万元,北京水木华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增资2300万元,北京新星艺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增资1200万元,北京星睿天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增加货币出资1100万元。 增资完成后,景世恒华持股32%,成为乔家大院公司第一大股东;水木华光持股23%、新星艺达持股12%、星睿天诚持股11%;原第一大股东祁县国资,仅通过山西新祁旅游有限公司持有13%,仅位列第三大股东。 也就是说,乔家大院公司已彻底由国有控股公司转为国有参股公司。 “乔家大院被卖了?”一时间此类质疑之声在各大媒体上频频出现。 而作为乔家大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唐凯,也曾饱受非议。唐凯1989年初生,在成为乔家大院实际控制人时,其年仅27岁。 公开资料显示,唐凯2013年毕业于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工程大学,2013年6月至2014年12月曾在武警部队当过排长。离开武警部队后,唐凯待业半年,此后便陆续成立了7家企业,累计出资额约1.4亿元,并在2016年3月拿下乔家大院公司45%的股权。 随后,唐凯身后更大的财富也被媒体曝光。根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唐凯之父为唐银龙,为山西华都集团董事长。该公司是一家集房地产开发、煤炭销售、小额贷款、金融投资、慈善事业于一体的综合性民营企业。 于是,舆论再度开始质疑:“煤老板”27岁的儿子“买下”乔家大院。 乔家大院公司终止挂牌新三板 质疑之声曾一度给山西祁县带来巨大压力。根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祁县县委书记吴文胜曾就乔家大院改制一事表示,“单靠国有资本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没有资金,没有开发能力,没有经营团队。我们必须引入外部资本。”报道称,吴文胜曾感慨道,乔家大院的体制改革晚了10年。 在改制一事尘埃落定之后,有关乔家大院转为民营企业控股一事依然毁誉参半,众说纷纭。自乔家大院公司设立以来,围绕股权、经营权等问题,乔家大院公司所在地乔家堡村及村民、文物保护部门、政府,还有资本方之间一直摩擦不断已成为了众所周知的事。 中新网2017年9月名为《山西晋中推进旅游改革 乔家大院逆转亏损经营》对乔家大院的改制给出了肯定,报道称:改制重组后,民营资本承担了景区的全部运营、营销和广告费用,每年为县财政减轻财务费用2200余万元。截至目前已累计投入资金约10亿元,用于景区改造和项目建设,促进了景区的快速发展,一举改变了景区亏损运营,发展后劲乏力的局面。这种典型示范作用,直接影响带动了灵石王家大院、资寿寺、昔阳石马寺等景区的改革模式。 同样在2017年9月,乔家大院公司在新三板上挂牌。 然而,仅仅半年后,2018年2月26日,乔家大院竟发布公告称,为配合公司战略发展规划调整需要,拟申请终止在新三板挂牌。 2018年1月24日,乔家大院公司曾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提议解除〈“乔家大院”商标使用协议〉的议案》,该议案显示,乔家大院公司未成功获得“乔家大院”商标使用权。 乔家大院公司在公告中表示,由于祁县人民政府、新祁旅游有限公司未能按照协议约定,督促商标所有权人祁县乔家大院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完成相应的商标授权以及备案,时间已超过一年。乔家大院公司认为继续履约存在严重困难和障碍,随即要求祁县人民政府返还商标使用权费用本金及利息共计3300万元。 门票涨太快:票价是同类院子数倍 除了经营公司因没有拿到商标使用权从新三板摘牌之外。乔家大院的门票问题也一度引起巨大争议,而争议的源头竟又牵扯到改制问题上。 2017年2月18日,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山西乔家大院文化园区不再实行“5·19”“9·27”旅游日免门票优惠的公告》,公告告知游客及各旅行社,乔家大院文化园取消上述日期免门票优惠的原因是公司于2016年3月17日完成了部分国有股权公开转让和企业改制工作,由国有控股企业改制为民营控股企业。 而在2018年全国国有景区门票普遍降价的大背景下,山西省曾决定将全省国有及国有控股景区门票统一降价优惠15%,而在此基础上,太行山大峡谷、五台山、云冈石窟、平遥古城、壶口瀑布等部分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还进一步降低。 然而,由于乔家大院已改由民企控股,在全国知名景区门票普降的浪潮中,却仍被质疑门票年年涨。各旅游平台信息显示,乔家大院成人门票价格高达135元。 此外,部分旅游平台上游客对于乔家大院的点评显示,除了门票虚高之外,过度且无序的商业开发、景区管理混乱等也常常受到游客的诟病。 一名游客留言:“景区外围修的比较高大上,内部服务一般,关键价格还贵,可以说此次山西行最差的景点就是这个了,同类型的王家大院才55买票,这凭什么卖135呢!” 如今,3年前改制的质疑之声依然不绝,摘掉5A景区“金字招牌”一事无疑又让乔家大院的未来笼上了一层阴霾。[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08月01日 15:50
乔家大院被摘牌资本纠葛不简单 古民居变身小市场
乔家大院被摘牌资本纠葛不简单 古民居变身小市场

  原标题:乔家大院被“摘牌”资本纠葛不简单 来源:北京商报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国家5A级景区、热门电视剧拍摄基地、山西地标性景区……头顶旅游业无数光环的乔家大院却在一夜间跌落神坛。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本次乔家大院直接被取消5A资格,主要与景区内部管理混乱、商业气息过浓、建筑管理不到位等有关。还有观点认为,近年来该景区内部过度商业化,与其背后经营企业股权频繁变更的私有化过程密切相关,而且乔家大院的商标使用权之争、票价畸高乱收费等问题都备受业界诟病,让经营方的内部经营管理问题被重新摆上台面。 古民居“变身”小市场 8月1日,针对文旅部取消山西省晋中市乔家大院景区旅游景区质量等级一事,景区所在地祁县文旅局公开回应称,目前已经对照国家5A级景区质量等级评定的有关标准,成立了综合整治领导组,立即开展整治行动,并同步启动调查问责程序,对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 “一般性的商业经营占据了景区内的主要空间,将正常游览的内容挤掉,这几年的乔家大院几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商业摊贩集合的小市场。”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兴斌直言,在该景区中,古民居变成卖商品场所的现象十分普遍,商业气息过浓的问题已十分突出。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了点评网站上游客对于乔家大院景区的“差评”,问题主要集中在商业开发无序且过度、门票价格虚高、服务设施乱收费、动线设置不合理存安全隐患等方面。比如有网友表示,在乔家大院内,很多老建筑修缮得非常粗糙,失去了历史感,商铺众多,拍卖字画等推销比比皆是,还存在涉嫌消费欺诈的现象,“按照乔家大院的景区出口指示牌走,必然会经过一条非常长的小摊贩特产一条街,我们在一家店以10元一斤、15元一盒的价格买了两盒香酥饼,交钱后却发现盒里所装还不足一两,返回商铺要求退款却遭到拒绝,而且商户根本不忌惮游客投诉,工商、物价部门和景区负责人到场检查缺斤短两问题属实后,我们却遭到了摊贩的威胁和围堵”。一位网友向记者阐述了自己的遭遇。 而对于乔家大院门票等各项收费,多位消费者也是抱怨连连。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各网站标示乔家大院成人门票价格基本都在135-138元/人左右,“进入景区后才发现,内部门票其实是分旧院和新院的,其中旧院门票仅70多元/人,然而售票处并未告知可以分开买票,而且占据一多半面积的新院都是新搭建的区域,狭窄的通道中充斥着卖东西、收费拍照的商贩,相比之下,同属山西的云冈石窟、王家大院票价仅几十元,可游览面积却大得多”。有消费者表示。还有网友点评直指景区停车场有乱收费的嫌疑:“开车进去没找到车位就直接驶出停车场,然而出口处工作人员却表示要求必须缴纳10元停车费才能离开。” 股权转让谜局 旅游景区在内部及周边进行商业开发在我国并不罕见,但乔家大院却成为了频被游客和业界吐槽的对象,甚至一定程度上还因此丢掉了不少景区望尘莫及的“5A”金字招牌,背后折射的经营管理问题可见一斑。王兴斌等多位专家还进一步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乔家大院管理的混乱与其此前主要股东频繁更迭密切相关。 公开消息显示,早在2002年初,山西省晋中市祁县政府就计划对乔家大院进行体制改革。2007年12月,祁县政府与上海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重庆中昊投资有限公司签订意向书,将乔家大院的经营权折为股本,归入三方共同出资成立的山西乔家大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当时,消息引发了山西省文物局等多方面的反对。2008年1月,有媒体报道,山西省和晋中市文物局联合调查组做出认定:这是一起严重违反国家文物保护法的行为。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是国宝,不能作为企业被改制。 然而,乔家大院的“私有化”步伐却并未停歇,祁县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宣布同意成立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旅公司”),祁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祁县乔家堡旅游景点开发有限公司和盛富泛亚成了乔旅公司的发起方。而后,几经周折,祁县国资委所持乔旅公司全部77.5%的股权先后以无偿划转等形式,转给了祁县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山西新祁旅游有限公司,而目前乔旅公司的大股东、山西景世恒华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又竞拍下后者45%的股权。至此,乔旅公司正式从国有控股公司变为国有参股公司。而对于此前曾被强烈反对的出售国有文物保护单位一事,2017年,乔家大院旅游区管理处道出了其中的发布公告“玄机”,即乔家大院景区中的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在中堂,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属于国有资产,不在改制范围内,股权出现变化的是景区内除该博物馆外的范围。 而当记者就相关情况咨询乔旅公司相关负责人时,该负责人仅表示目前该公司作为景区经营方负责景区的管理工作,正按照相关主管部门要求对景区进行整改,其他情况暂不了解。 激战商标权 对于令业界哗然的乔家大院被“摘牌”一事,祁县文旅局相关负责人郭风盛向记者表示,面对文旅部的处理决定,祁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虚心接受、全部认领,已连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对照国家5A级景区质量等级评定有关标准,成立了综合整治领导组,从景区环境提质、沿线秩序整治、安全隐患排查、服务能力提升4个方面立即开展整治行动。 然而,在业内看来,乔家大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真正捋顺景区管理机制,还需要从头开始进行规划和改革。“乔家大院需要意识到厘清产权、经营权、监督管理权之间的关系,健全这几项权利对应的义务,是解决现有问题的根本所在。”王兴斌直言,而且随着整顿的深入,未来乔家大院还必须面对在无知识产权的情况下如何平衡商业开发尺度的问题。 实际上,乔家大院景区经营者不拥有乔家大院主要类别商标一事,长期引发业界关注。北京商报记者从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商标网上查找发现,目前可检索到的“乔家大院”相关商标就有120余个,其中有不少衍生品主要品类都归祁县乔家大院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旅资源公司”),而并非乔旅公司持有。 业界有消息称,乔旅资源公司法人乔安琪曾给乔家大院所在的乔家堡村村民发出了一封公开信,明确乔旅资源公司是“乔家大院”商标持有者,而村民也将该公司称为“村里的公司”。与此同时,上述乔旅公司相关负责人却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虽然乔家大院景区位于乔家堡村,但并不归村委会管理,而是由祁县文旅局直接负责,村委会和景区毫无关系,不介入经营。 “实际上,乔家大院这棵摇钱树让各方都想在其中分得一杯羹,而注册商标也是各方争夺的焦点之一。”有专家直言。据乔家大院景区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目前每年景区接待游客量高达数百万人次。而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乔家大院景区团队票代理人员则进一步透露,仅经他手每年销售的乔家大院团体门票金额就有几百万元。在上述专家看来,如果没有乔家大院商标在手,景区方要想获利,似乎除了提高票价、大规模出租场地给商户外,也没有太多其他渠道了。 实际上,乔旅公司曾一度试图从乔旅资源公司手中拿回商标使用权。然而,根据此前该公司发布的消息,由于祁县人民政府、新祁旅游有限公司未能按照《“乔家大院”商标使用协议》约定,督促商标所有权人祁县乔家大院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完成相应的商标授权以及备案,时间已超过一年。乔家大院方面认为继续履约存在严重困难和障碍,随即要求祁县人民政府返还商标使用权费用本金及利息共计3300万元。“可见,未来乔家大院要走上规范的商业化道路,可能还要经历一个很漫长的过程。”王兴斌表示。[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08月01日 10:16
乔家大院背后的资本纠葛:股权转让成迷局
乔家大院背后的资本纠葛:股权转让成迷局

  乔家大院背后的资本纠葛 (来源:北京商报) 国家5A级景区、热门电视剧拍摄基地、山西地标性景区……头顶旅游业无数光环的乔家大院却在一夜间跌落神坛。8月1日,针对文旅部取消山西省晋中市乔家大院景区旅游景区质量等级一事,景区所在地祁县文旅局公开回应称,目前已经对照国家5A级景区质量等级评定的有关标准,成立了综合整治领导组,立即开展整治行动,并同步启动调查问责程序,对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 而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本次乔家大院直接被取消5A资格,主要与景区内部管理混乱、商业气息过浓、建筑管理不到位等有关。还有观点认为,近年来该景区内部过度商业化,与背后的经营企业股权频繁变更的私有化过程密切相关,而且乔家大院的商标使用权之争、票价畸高乱收费等问题都备受业界诟病,让经营方的内部经营管理问题重新被摆上台面。 01、古民居“变身”小市场 “一般性的商业经营占据了景区内的主要空间,将正常游览的内容挤掉,这几年的乔家大院几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商业摊贩集合的小市场。”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院王兴斌直言,在该景区中,古民居变成卖商品场所的现象十分普遍,商业气息过浓的问题已十分突出了。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了点评网站上游客对于乔家大院景区的“差评”,问题主要集中在商业开发无序且过度、门票虚高、服务设施乱收费、动线设置不合理存安全隐患等方面。比如有网友表示,在乔家大院内,很多老建筑修缮的非常粗糙,失去了历史感,商铺众多,拍卖字画等推销比比皆是,还存在涉嫌消费欺诈的现象,“按照乔家大院的景区出口指示牌走,必然会经过一条非常长的小摊贩特产一条街,我们在一家店以10元一斤、15元一盒的价格买了两盒香酥饼,交钱后却发现盒里所装还不足一两,返回商铺要求退款却遭到拒绝,而且商户根本不忌惮游客投诉,工商、物价部门和景区负责人到场检查缺斤短两问题属实后,我们却遭到了摊贩的威胁和围堵。”一位网友在阐述自己的遭遇时说道。 而对于乔家大院的门票等各项收费,多位消费者也是抱怨连连。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各网站标示乔家大院成人门票价格基本都在135元-138元/人左右,“进入景区后才发现,内部门票其实是分旧院和新院的,其中旧院门票仅70多元/人,然而售票处并未告知可以分开买票,而且占据一多半面积的新院都是新搭建的区域,狭窄的通道中充斥着卖东西、收费牌照的商贩,相比之下,同属山西的云冈石窟、王家大院,票价仅几十元,可游览面积却大得多。”有消费者表示。还有网友点评直指景区停车场有乱收费的嫌疑:“开车进去没找到车位就直接驶出停车场,然而出口处工作人员却表示要求必须缴纳10元停车费才能离开。” 02、股权转让迷局 实际上,旅游景区在内部及周边进行商业开发在我国并不罕见,然而,这之中乔家大院却成为了频受游客和业界“吐槽”的对象,甚至一定程度上还因此丢掉了不少景区望尘莫及的“5A”金字招牌,背后折射的经营管理问题可见一斑。而王兴斌等多位专家还进一步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乔家大院管理的混乱与其此前主要股东频繁更迭密切相关。 公开消息显示,早在2002年初,山西省晋中市祁县政府就计划对乔家大院进行体制改革。2007年12月,祁县政府与上海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重庆中昊投资有限公司签订意向书,将乔家大院的经营权被折为股本,归入三方共同出资成立的山西乔家大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当时,消息引发了山西省文物局等多方面的反对。2008年1月,有媒体报道,山西省和晋中市文物局联合调查组作出认定:这是一起严重违反国家文物保护法的行为。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是国宝,不能作为企业被改制。 然而,此后乔家大院的“私有化”步伐却并未停歇,祁县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宣布同意成立山西乔家大院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旅公司”),祁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祁县乔家堡旅游景点开发有限公司和盛富泛亚成了乔旅公司的发起方。而后,几经周折,祁县国资所持乔旅公司全部77.5%的股权先后以无偿划转等形式,转给了祁县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山西新祁旅游有限公司,而目前乔旅公司的大股东、山西景世恒华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又竞拍下后者45%的股权。至此,乔旅公司正式从国有控股公司变为国有参股公司。而对于此前曾被强烈反对的出售国有文物保护单位一事,2017年,乔家大院旅游区管理处道出了其中的发布公告“玄机”,即乔家大院景区中的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在中堂”、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属于国有资产,不在改制范围内,股权出现变化的是景区内除该博物馆外的范围。 而当记者就相关情况咨询乔旅公司相关负责人时,该负责人仅表示目前该公司作为景区经营方负责景区的管理工作,正按照相关主管部门要求对景区进行整改,其他情况暂不了解。 03、商标争夺关难过 对于令业界哗然的乔家大院摘牌一事,祁县文旅局副局长郭丰盛(音)向记者表示,面对文旅部的处理决定,祁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虚心接受、全部认领,已连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对照国家5A级景区质量等级评定有关标准,成立了综合整治领导组,从景区环境提质、沿线秩序整治、安全隐患排查、服务能力提升4各方面立即开展整治行动。 然而,在业内看来,乔家大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真正捋顺景区管理机制,还需要从头开始进行规划和改革。“乔家大院需要意识到厘清产权、经营权、监督管理权之间的关系,健全这几项权利对应的义务,是解决现有问题的根本所在。”王兴斌直言,而且,随着整顿的深入,未来乔家大院还必须面对在无知识产权的情况下,如何平衡商业开发尺度的问题。 实际上,乔家大院景区经营者不拥有乔家大院主要类别商标一事,长期引发业界关注。北京商报记者从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商标网上查找发现,目前可检索到的“乔家大院”相关商标就有120余个,其中有不少衍生品主要品类都归祁县乔家大院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旅资源公司”),而并非乔旅公司持有。 业界有消息称,乔旅资源公司乔安琪曾给乔家大院所在的乔家堡村村民发出了一封公开信,明确乔旅资源公司是“乔家大院”商标持有者,而村民也将该公司称为“村里的公司”。与此同时,上述乔旅公司相关负责人却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虽然乔家大院景区位于乔家堡村,但并不归村委会管理,而是由祁县文旅局直接负责,村委会和景区毫无关系,不介入经营。 “实际上,乔家大院这棵摇钱树,让各方都想在其中分得一杯羹,而注册商标也是争夺的焦点之一。”有专家直言。据乔家大院景区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目前每年景区接待游客量高达数百万人次。而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乔家大院景区团队票代理人员则进一步透露,仅经他手每年销售的乔家大院团体门票金额就有几百万元。在上述专家看来,如果没有乔家大院商标在手,景区的获利渠道就被限制住了,只能通过提高票价、大规模出租场地给商户外等有限的方式进行。 实际上,乔旅公司曾一度试图从乔旅资源公司手中拿回商标使用权。然而,根据此前该公司发布的消息,由于祁县人民政府、新祁旅游有限公司未能按照《“乔家大院”商标使用协议》约定,督促商标所有权人祁县乔家大院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完成相应的商标授权以及备案,时间已超过一年。乔家大院方面认为继续履约存在严重困难和障碍,随即要求祁县人民政府返还商标使用权费用本金及利息共计3300万元。“可见,未来乔家大院要走上规范的商业化道路,可能还要经历一个很漫长的过程。”王兴斌表示。[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08月01日 06:41
晋中乔家大院被文旅部取消质量等级 已启动整治问责
晋中乔家大院被文旅部取消质量等级 已启动整治问责

  晋中乔家大院被文旅部取消质量等级 已启动整治问责中新社晋中8月1日电 (李庭耀)文化和旅游部7月31日发布给予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乔家大院景区取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处理决定,祁县文化和旅游局8月1日回应称,将立即开展整治行动,并同步启动调查问责程序,对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乔家大院。图片来源:乔家大院官方网站。对照国家5A级景区质量等级评定的有关标准,祁县官方成立了综合整治领导小组,整治行动将从景区环境提质、沿线秩序整治、安全隐患排查、服务能力提升4个方面立即开展。祁县官方表示,将从头做起,集中一个月全面整改提升,力争最短的时间使乔家大院景区重新达到5A评估标准。8月1日,中新社记者前往乔家大院实地探访,该景区内多数商铺正在被清理,工作人员从商铺内搬出柜台、商品等,运输物品的车辆在景区中往来。乔家大院位于祁县乔家堡村,是清代商人乔致庸的宅第,始建于1756年,被誉为“清代北方民居建筑的一颗明珠”。2014年11月,乔家大院被评为国家5A级景区。(完)[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8月01日 03:52
乔家大院被取消质量等级 官方回应称“从头做起”
乔家大院被取消质量等级 官方回应称“从头做起”

  中新网太原8月1日电 (刘小红)针对7月31日国家文旅部发布给予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乔家大院景区取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处理决定,祁县文化和旅游局回应称,乔家大院景区全力做好5A级景区整改提升工作。乔家大院资料图。段红彪 摄祁县文化和旅游局回应称,这一事件的发生给全市乃至全省旅游环境造成了极其不利的影响。面对国家文旅部的处理决定,祁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虚心接受,全部认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对照国家5A级景区质量等级评定的有关标准,成立了综合整治领导组,从景区环境提质、沿线秩序整治、安全隐患排查、服务能力提升4个方面立即开展整治行动。并同步启动调查问责程序,对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祁县将从头做起,集中一个月的时间全面整改提升,以更严的标准、更优的服务,确保景区整治取得显著成效,力争最短的时间使乔家大院景区重新达到5A评估标准,为各地游客提供一个更加安全、舒适、便捷的旅游环境,弘扬晋商文化,重塑景区形象。(完)[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7月31日 19:36
乔家大院、云台山景区回应被处理:全力做好整改
乔家大院、云台山景区回应被处理:全力做好整改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1日电(记者 李金磊)7月31日,文化和旅游部下发公告,7家5A级旅游景区被处理。随后,乔家大院景区、云台山景区回应称将全力做好整改工作。乔家大院资料图。段红彪 摄根据5A级旅游景区年度复核结果,文化和旅游部决定,对复核检查严重不达标或存在严重问题的7家5A级旅游景区进行处理。其中,给予山西省晋中市乔家大院景区取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处理;给予辽宁省沈阳市沈阳植物园景区、浙江省温州市雁荡山景区、河南省焦作市云台山景区、广东省梅州市雁南飞茶田景区、四川省乐山市峨眉山景区、云南省昆明市石林景区等6家景区通报批评责令整改处理,限期3个月。对于乔家大院景区被“摘星”,8月1日,祁县政府官网发布的一份祁县文化和旅游局的文件显示,乔家大院景区全力做好5A级景区整改提升工作。来自祁县政府官网根据文件通报,面对文旅部的处理决定,祁县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虚心接受,全部认领,连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对照国家5A级景区质量等级评定的有关标准,成立了综合整治领导组,从景区环境提质、沿线秩序整治、安全隐患排查、服务能力提升4个方面立即开展整治行动。并同步启动调查问责程序,对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据悉,祁县将集中一个月的时间全面整改提升,以更严的标准、更优的服务,确保景区整治取得显著成效,力争最短的时间使乔家大院景区重新达到5A评估标准。此外,对于被通报批评,云台山景区官方微博7月31日晚回应称,全力做好5A级景区整改提升工作,制定整改方案和工作台账,明确整改标准、整改时限、整改部门,确保整改工作取得实效。(完)[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7月31日 19:27
文化和旅游部:5A景区乔家大院取消质量等级处理
文化和旅游部:5A景区乔家大院取消质量等级处理

  原标题:5A景区乔家大院遭“摘牌” 来源:北京商报 北京商报讯(记者 关子辰)曾经让乔家大院引以为傲的5A级景区头衔被撤了。7月31日,文化和旅游部宣布,对山西省晋中市乔家大院景区予以取消质量等级处理,同时,对河南省焦作市云台山景区、四川省乐山市峨眉山景区和云南省昆明市石林景区等6家知名5A级旅游景区予以通报批评处理,限期3个月整改。业内人士表示,5A级景区退出机制几年前就已经形成,如今国家对于景区动态管理趋严,使得那些不符合规定的景区被“摘牌”、整改,如此也有利于倒逼景区向高质量服务水准看齐。 据了解,此前文化和旅游部组织第三方专业检查员对部分5A级旅游景区的资源保护、游览设施、环境卫生、厕所革命、安全管理、讲解服务等方面情况进行了复核检查。根据检查中发现的问题,依照《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国家标准和相关规定,文化和旅游部决定,对复核检查严重不达标或存在严重问题的上述7家5A级旅游景区做出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乔家大院是此次唯一被“摘牌”的5A级景区,而截至记者发稿时,其官网上仍然挂着5A级景区的宣传语。据了解,乔家大院不仅是全国知名的5A级景区,也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二级博物馆、山西省十佳旅游景点。所谓“皇家有故宫,民宅看乔家”,乔家大院甚至被称为“北方民居建筑的一颗明珠”。对于被“摘牌”一事,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乔家大院景区,该景区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随后记者从点评网站上看到,对该景区的差评并不在少数,不少游客认为,景区门票价格过高,但并没有享受到应有的服务,整体体验不佳等。 资深旅游专家王兴斌表示,“5A”是景区服务质量的一个代表,文旅部通过“摘牌”不符合质量的景区,一方面可促进这些景区整改,另一方面,还起到警示其他景区的作用,这也标志着未来景区将进入严控质量时代。 近年来,5A级景区“摘牌”并不鲜见,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2015、2016年,5A级景区曾密集出现了两次集中“摘牌”。第一家是山海关,随后是湖南长沙橘子洲旅游区和重庆神龙峡景区。2017年,包括云南省丽江市丽江古城景区、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镜泊湖景区、辽宁省大连市老虎滩海洋公园老虎滩极地馆3家5A景区被严重警告。 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还指出,国家针对5A级景区的退出机制早已经形成,此前已有多家5A级景区遭处理、“摘牌”,这也说明国家对于5A级景区的评定复核趋严。2018年12月26日,文化和旅游部资源开发司副司长单钢新曾表示,文化和旅游部加强对景区的动态管理,对疏于管理、服务质量和生态环境下降的A级旅游景区予以严肃处理。 业内人士指出,此前景区的星级帽子只戴不摘,使得一些地方的星级景区申报变成了 “一锤子买卖”,取得资质后“高枕无忧”,“重申报、轻维护”,结果是“星级景区的价格却无星级服务”,饱受游客诟病。而景区动态管理趋严后,则有利于倒逼景区向质量看齐。[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07月31日 09:52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