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德州市妇联回应“女子被夫家虐待”:尽可能为家属提供帮助
凤凰网 | 2020年11月18日 17:24
对话因不孕被婆家虐死女子家属:探亲未果 对方称要见先给钱
对话因不孕被婆家虐死女子家属:探亲未果 对方称要见先给钱

  山东23岁女子因不孕被婆家虐待致死案备受关注。山东德州方庄村女孩方某洋出生于1997年,自2018年7月起,她被丈夫、公婆虐待,2019年1月31日,方某洋被虐待致死。方某洋的婆婆张某英、公公张某林、丈夫张某作为该案的三名被告人供述称,因为方某洋曾流产,并且一直未能怀孕,使其全家人都很气愤。 2020年1月22日,山东省禹城市人民法院对此案曾作出一审判决,称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且自愿预交赔偿金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2020年4月,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此前判决,发回重审。裁定书还称,该案依法应当公开开庭审理。 2020年11月18日,南都记者从受害人方某洋的家属和代理律师处获悉,因法医时间冲突,该案重审开庭时间延迟至11月27日。年仅23岁的方某洋死亡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去世之后家人如何得知其受虐真相?11月18日,南都记者与方某洋的表哥谢树雷进行了对话。据他介绍,方父于2018年夏天去世,生前他曾想见女儿方某洋最后一面,但没有见到。半年后的2019年1月31日,方某洋去世。 受害人方某洋幼时照片。 死亡之前:表妹婆家说给钱才能见到人,之前已报过案 南都:方某洋被虐待致死之前,有什么征兆吗? 谢树雷:征兆怎么说呢,表妹方某洋从结婚到去世,只回过一趟家,我只见过她一面,再听到她的消息就是去世时。 南都:方某洋结婚之后你们家人有打算去看她吗? 谢树雷:我们去了好多次,有十几次,都没见到人。 (表妹婆家)不让见,说如果要见方某洋,要先给钱。我舅舅(方某洋父亲)已经给了两回钱了,还是没见到人。 南都:为什么要给钱才能见到方某洋? 谢树雷:我也不知道她婆家为什么要这样,我想可能是因为我表妹家里的情况,她母亲精神有问题,爸爸和叔叔年龄大了,体弱多病,都不太健康。再就是和我们几个表哥比较亲。 南都:就表妹方某洋的事情,之前报过案吗? 谢树雷:我们一共报过两次案,第一次是她去世之前,我们去她婆家很多次,但一直见不到她本人,想见到她,就报了一次案。第二次就是去世之后。 南都:第一次报案后警方怎么说? 谢树雷:第一次报案之后,派出所说她们是合法夫妻,派出所管不到这一块,不能强制执行(让她和我们见面)。第二次报案之后他们才介入,那时人已经死了。 惨遭虐待:体重从170斤降到60斤,生前健康活泼 南都:得知方某洋去世之后,你们什么反应? 谢树雷:她婆家通知我们的,我们知道之后,作为方某洋的亲属代表去了她婆家。我们这有个习俗,下葬前要见死者一面,结果她婆家不让见。我就觉得这个事情有蹊跷,认为我表妹不是正常死亡的,就报案了,然后事情的真相才浮出水面。 南都:警方调查之后,你们才知道表妹的死亡真相? 谢树雷:对,警方介入调查之后,大概一个来月通知我们调查的情况。表妹尸体火化的时候我们这些娘家人才见到她,本来她身高有1米76,体重接近170斤,到死的时候不到60斤,我们这才知道她在婆家受到了非人的虐待、殴打。 南都:警方给你们的调查结果是什么? 谢树雷:警方给我们的答复是,死者长期营养不良,身体多处软组织钝器挫伤。 南都:你之前对张某(方某洋丈夫)印象怎么样? 谢树雷:我见过一次面,他和表妹结婚一个多月正赶上春节,春节前要给老丈人家送年礼,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见过一次面,当时我对他没有很深的印象,就是一个亲戚。之后再知道他的消息就是表妹去世之后。 南都:你表妹是个什么样的人? 谢树雷:她是个健康、活泼的人,身体很强壮,胆子小,是个老实孩子。 南都:你对你表妹结婚后的情况了解吗? 谢树雷:我们是表兄妹,结婚之后也不可能了解得面面俱到。我们家人去了她婆家好多次,都没见到本人,她婆家一直说她出去打工了。我们当时就给派出所报案,说表妹被婆家软禁了,想通过派出所调解一下,让我们见到她。派出所就说她们是合法夫妻,不存在我们说的这种情况,也没让我们见到本人。 开庭延期:无法接受此前判决,相信法律 南都:开庭时间延期到了11月27日,你有什么打算? 谢树雷:我的想法是,希望能得到公平公正的裁决,让凶手得到应有的制裁,死者能得到告慰;死者的亲人,主要是表妹的母亲和叔叔能得到应有的照顾。我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合理的。 南都:之前法院一审判决称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且自愿预交赔偿金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你对这一结果有什么想法? 谢树雷:首先我对之前审判的结果接受不了。再一个对民事赔偿这块,我也接受不了。她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不是简单几万块钱就能解决的。我不要钱,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她是一条生命,不能把她视为草芥。 表妹的母亲精神有问题,生活不能自理,叔叔快70岁,常年体弱多病。表妹被婆家虐待致死,就断绝了她母亲、叔叔生活的希望,他们几位老人后续的生活怎么办?我们只想得到公平、公正、合理的裁决。 采写:南都记者 詹晨枫 实习生 房子翔[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11月18日 07:33
从160斤到60斤:山东德州女子遭夫家虐待致死案调查
从160斤到60斤:山东德州女子遭夫家虐待致死案调查

  在暴力和饥饿的笼罩下,结婚时160斤重的方洋洋迅速瘦了下来。事发后,一位亲属在殡仪馆见到过方洋洋的尸体,“人看着体重不超过五六十斤,皮包骨头,瘦得没有人样了。” 11月17日,方洋洋的夫家大门紧闭。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文 | 新京报记者 乔迟 实习生 林文琪 编辑 | 王婧祎 校对 | 李立军 ►本文约6253字 阅读约12分钟 饿肚子、被木棍抽打身体、冬天在屋外罚站、不能接触亲人……婚后短短两年多时间,山东德州女子方洋洋从出嫁时的160斤,瘦到营养不良,身体大面积受伤。经法院查明,她的丈夫、公婆多次对她进行殴打虐待。2019年1月31日,方洋洋在又一次被殴打、挨饿之后,离开了人世,年仅22岁。 与同龄人相比,方洋洋智力发育迟缓,且婚后一直未能生育。婆婆刘兰英称,为了娶方洋洋,家中耗尽家产,“不能怀孕这个事让全家都很气愤”。 今年1月22日,山东禹城市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方洋洋的丈夫、公婆被以虐待罪判处二到三年有期徒刑不等,其中丈夫张丙适用缓刑。 这一判决引发“过轻”争议,2月19日,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原判决,将该案发回重审。此案将于11月27日重新开庭。 方洋洋的一位亲属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一条鲜活的生命被虐待致死,“应该让她的公婆、丈夫受到应有的惩罚,给受害者一个公道。” 胆子小、有点“笨”的新娘 从德州东站出发,驱车近60公里,经过正在维修的高速路和多条不知名的乡间小路,方庄村映入眼帘。村里普遍是平房,路两边堆着玉米。方洋洋的娘家就在路旁,红色的大门旁围了一圈低矮的红砖围墙。 家里除了卧室的空调和外厅的风扇以外,没有其他电器,一进门的房间堆着几十麻袋小麦。方洋洋的母亲杨兰呆呆地坐在凳子上。她的生活不能自理,需要附近的亲戚每天来给送饭。“知道她孩子死的时候,一滴眼泪也没掉”,方洋洋的表哥谢树雷说。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杨兰患有轻度精神发育迟滞,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多年前,她被方庄村村民从火车站领回来,“神志不清,反应呆滞,不能正确理解和表达意志,导致原籍已无法确认。”后来和方洋洋的父亲结婚。 谢树雷说,方洋洋父亲45岁才娶媳妇,结婚不到两年,1997年1月12日,方洋洋出生。直到2018年方父因病去世,家里没有再生其他孩子。 方洋洋婚前在村里的朋友陈洁(化名)说,方很漂亮,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双眼皮,手又长又细。方父老来得女,所以很疼方洋洋,“从吃上没亏待过孩子。她爸会经常去村里小卖部买零食,苹果、橘子、瓜子不断。” 方洋洋小时候。受访者供图 然而,或许是遗传了母亲,和同龄人相比,方洋洋的智力发育显得比较迟缓。谢树雷称,方洋洋的反应不那么灵活,头脑比较笨,“但是她道理是能听懂的。”一位邻居也说,方洋洋不太聪明,有时候眼睛会发直,反应有些迟钝。 方洋洋小学二年级就辍学了。陈洁说,方洋洋的智力和精力跟不上,上课走神,有很多小动作。上述邻居也说,她听说方洋洋成绩是班上倒数第一名。 辍学后,方洋洋在家帮着父母干农活,夏天还会跟着村子的女人一起跳广场舞。“孩子挺老实挺活泼,人缘可好了,脾气好不会骂人,见了人都知道该叫什么,不会叫错辈分。”陈洁说。 在村里人的印象中,方洋洋是个胆小的姑娘。叔叔方忠(化名)回忆,方洋洋“看别人用弹弓打死一只麻雀都会哭。” 陈洁也说,平时方洋洋只会在村子里的小路上走走,因为胆小连村子都不敢出。 很快,方洋洋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陈洁听说,此前有人来提过亲,但方父想找个女婿入赘,男方不愿意,双方就没见面。到了2016年,方洋洋19岁了,这年夏天,经常来方庄村收粮食的人,给方洋洋做了媒。男方是距离方庄村西边约10公里的张庄村的张丙,比方洋洋大6岁。 一位张家的邻居说,张家比较穷,张丙只有初中毕业,讨媳妇困难。方洋洋的另一位表哥谢树清(化名)记得,张丙身高1米72左右,皮肤很黑,“长得挺丑”。 这本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结婚对象。但谢树雷说,方家的经济条件也很差,方父年纪大,身体不好,地也种得不行;家里只有二亩多的地,一年到头积蓄只有4000块钱左右,“在村子里是比较贫困的那一种”。方父连手机也不舍得买,“节俭得接近有点吝啬了。”而且,像方洋洋这种父母有精神不正常的家庭,在农村很难找到婆家。也是出于这点考虑,方家选择了张丙做女婿。“如果不是这种情况,我想肯定是不会找他的。” 半年后,2016年农历十一月十八,距离方洋洋20岁还差16天,两个年轻人结婚了。 方洋洋的亲戚和陈洁回忆,方洋洋出嫁时穿着白色婚纱,化了妆,“都挺开心的”。方洋洋身高1米76,体重160斤,“张丙因为瘦,背方洋洋都背不动。” 11月17日,方洋洋的母亲杨兰坐在卧室里,她被鉴定为轻度精神发育迟滞。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并不幸福的婚后生活 婚后,方洋洋离开了生活了近20年的老家,来到了张丙家所在的张庄镇张庄村。这里的经济状况比方庄村好,主干道开阔,路旁有不少超市、供销社、批发部等。村里不少人都盖起了二层小楼。 但张家只有一层平房,共三间,其中一间屋子用来经营童装店。房屋外墙红漆脱落,露出斑驳的白色瓷砖。 新京报记者看到,目前店门已经上了锁,锁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用手电筒照进去,能看见右边有四个并列的玻璃矮货架,有些白色电动车和粉色儿童木马等玩具,都很陈旧。店铺外残留着白色破旧的贴纸招牌,可以模糊辨认出“童装”二字。 附近一家杂货店主梁军(化名)表示,童装店生意不好,方洋洋嫁过来时,店里就主要是清库存了,收入靠张丙和父亲张吉林在外打工,他听说张丙还做装修的活儿。 为了给张丙娶媳妇,张家花光了全部积蓄。据一审判决书,张丙的父亲张吉林供述,娶方洋洋前后一共花了13万左右,其中约10万元是借的。 张家的一位亲属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张丙家里穷,在跟方洋洋结婚前,媒人曾经来说过好几个女孩儿,但一提彩礼都黄了。女方提的条件很高,起码要在禹城、济南买楼房、买车,所以张丙一直拖到26岁还没结婚。而方洋洋家没提买房买车,就是彩礼要得多了些,所以张吉林借钱给了彩礼。 11月17日,张丙家童装店内景象。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在村子里,张家人口碑不佳。梁军说,张家人情往来很少,尤其是张吉林,是个脾气很暴躁的人,爱喝酒,“跟他一说话就能听出来脾气很暴”。梁军听说,张吉林对他自己的老人也不好。 张丙之前常来梁军的店里买东西,“这人也不内向也不外向,性格还可以。在出事之前,没听说过他打媳妇。” 方洋洋和张丙婚后生活并不幸福。张家发现了方洋洋的智力问题。据一审判决书,婆婆刘兰英供述,起初家人并不知道方洋洋精神状态不好,“后来发现她行为异常,才了解她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她表示,方洋洋犯病时“也不打骂人,也不摔砸东西,就是经常自言自语,唠唠叨叨的。” 婚后不久,张家就对这桩婚姻产生了悔意。一审判决书显示,谢树雷称,结婚两个月后的2017年腊月二十六,方洋洋和张丙回娘家探亲,“听说张丙因为方洋洋的智力问题,想离婚要回彩礼”,被方父拒绝,张丙喝醉后和方父“吵吵来”。 方洋洋的叔叔方忠听邻居说,邻居看到,这次探亲,张丙在方家门口动手打了方洋洋,理由是“方洋洋没穿新衣服,”但等到方忠听到消息赶来方家时,张丙已经走了。 虽然两家距离很近,但梁军很少见到方洋洋出门,他只看到过方洋洋两次,“能看出来精神有问题,有点呆。” 梁军猜测,因为方洋洋的智力问题,张家可能会有思想压力,“总觉得街坊邻居会议论,感到丢脸,后来就关着方洋洋,不让她出来了。” 张家的一位亲属也表示,家里穷,又娶了个智力有问题的媳妇,张丙一家人“比较自卑,很少跟亲戚、街坊往来”。 婆婆刘兰英也不喜欢方洋洋。陈洁说,婚后方洋洋告诉过她,婆婆刘兰英说,以后有了孩子也不会让方洋洋带,也不让方洋洋给喂奶,因为怕她脑子有问题,把小孩脑子喂坏。 在张家人的描述中,方洋洋不是一个勤快的妻子和儿媳。据一审判决书,张丙供述,自己2018年上半年基本在外打工,听母亲说嫌弃方洋洋懒,不会干活。回家后也看到方洋洋不干活,还支使不动。刘兰英也多次提到方洋洋不干活儿、“坐着不动”的情节。 对此,谢树雷说,在娘家的时候,家里就舍不得让方洋洋干活,“媳妇嫁过去,是为了疼的,不是为了让干活的。”他认为,张家说方洋洋懒惰,“是在为自己的罪行找借口”。 11月17日,事发后,张丙家童装店上了锁。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与日俱增的家庭暴力 婚后,方洋洋一直没有怀孕。据公公张吉林供述,虽然婚后发现方洋洋不太正常,但“为了让她生个孩子,”家人对她还不错。然而,婚后一年内,方洋洋未能怀孕,张家人带着去医院检查、和方庄村的人打听,听说“她之前和方庄村的男人乱搞,流过产”。 刘兰英也称,为了娶方洋洋,家中耗尽家产,结婚后全家都很渴望一个孩子,“流产不能怀孕这个事让全家都很气愤”。 为此,2017年底,张家人曾到方家理论,“方家不承认,张丙还被方家人揍了一顿。”张吉林供述。 对于流过产的指控,方庄村村支部书记方喜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从没听说方洋洋在婚前有过男朋友。陈洁也说,“我们一个村的,我们最了解了,这孩子很老实。” “我们家虽然穷,但是好人家。他说这话有证据吗?张家杀了人,为了给自己开脱会想一万种理由。”谢树雷说。 从2018年起,暴力越来越多地降临到方洋洋身上。据刘兰英供述,方洋洋犯病不听话的时候,她会“用手打她的脸,甚至用棍子打她的头、肩膀和腿部,有时候还会掐她的脸和腮帮。” 刘兰英还提到,自2018年秋天开始,张吉林在家里打方洋洋的次数最多,“他喜欢喝酒,喝完酒后就经常打方洋洋,每次都下手不轻。” 丈夫张丙也加入其中。张丙供述,自己“看方洋洋不顺眼”,“有时一星期打她一次,有时打两次。”方式有时是“拿棍子抽她”,有时是“把她推出去罚站、冻她”。有一次他用瓷杯的把儿打方洋洋,把她的耳朵都打出血了。 最初挨打时,方洋洋还会反抗,后来打骂越来越勤,“她也害怕我们了,就不再反抗了,只是说‘别打我了,我听话了’”。 除了打骂,方洋洋的饮食也受到了限制。张丙供述,因为方洋洋“不会做饭,还不少吃”,他们会因此骂她,方洋洋不敢和他们一起吃饭,“之后饭点就不叫方洋洋了。她一天只吃一顿或两顿”。刘兰英也承认,他们让方洋洋“在家里少吃饭,多数时候一天就吃两顿饭。” 在暴力和饥饿的笼罩下,结婚时160斤重的方洋洋迅速瘦了下来。事发后,一位亲属在殡仪馆见到过方洋洋的尸体,“人看着体重不超过五六十斤,皮包骨头,瘦得没有人样了。” 一位邻居也表示,她最后一次见到方洋洋是2018年八九月份,她记得,方洋洋当时看上去挺瘦的,但没注意脸上是否有伤痕。 根据禹城市公安局物证鉴定研究中心法医学尸检鉴定书显示,方洋洋营养差、消瘦、肌肉萎缩、毛发干枯,符合营养不良的表现。 11月17日,表哥谢树清在方洋洋家。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并非没有征兆的死亡 2018年阴历七月二十六,病了几个月后,方洋洋的父亲去世了。方家人想叫方洋洋回家尽孝发丧,但张家不放人。谢树雷说,方父从住院到离世有大概两三个月时间,一直希望能见女儿一面。亲戚们多次去张家要人,甚至惊动了张庄村派出所,张家却一直称张丙和方洋洋外出打工,没让父女相见。 他回忆,派出所当时给的理由是,因为二人是合法夫妻,只能协调,无权强硬执行方家的诉求。 事实上,在方父去世之前,方洋洋就很少能回娘家了。陈洁记得,她只在方洋洋结婚第一年内在村子里见过她。 方忠告诉新京报记者,方父跟他说过,张丙曾声称,送5万块钱来才能见到方洋洋,方父给他把钱送过去,但还是没能见到人。一审判决书中也显示,刘兰英和张丙发微信,提到要跟方洋洋家要钱,“不给钱就以方洋洋在外面打工为由不叫见面。”方父去世后,刘兰英在给张丙的微信中说,“给对方说洋洋不在家”。 因为一直见不到人,方家亲属表示,他们在事发前并不知道方洋洋被虐待的情况。 2019年1月中旬,方洋洋偷用张丙的手机给方庄村一个送煤气的乡亲打电话,说自己的手机被婆家没收了,让乡亲告诉方忠,想让方忠给她买个新手机。 方忠是村里的五保户,经济条件也很差,他没有能力给方洋洋买手机。大约十天后,没能等到新手机的方洋洋,等来了死亡。 综合张吉林夫妇的供述,2019年1月31日,张吉林又喝了酒。那天早晨,张吉林让方洋洋去刷锅,她顶了嘴,刘兰英拿一根50厘米长、3厘米左右宽的木棍抽了方洋洋。上午10点,刘兰英让方洋洋去洗衣服,她不愿意去,又挨了刘兰英几棍子。 中午吃饭时,没人叫方洋洋,只给她送过去了两个馒头,但不知道她吃没吃。到了下午3点半左右,张吉林让方洋洋帮忙拿东西,方洋洋不拿,他一气之下用剪刀把方洋洋头发剪了。 当天,两人多次用木棍殴打方洋洋,张丙白天并不在家,没有参与,但他晚上回家后也没有关心过,“回家吃了点饭就回到自己屋里”。直到晚上6时许,刘兰英进到他的房间后才发现,方洋洋有些不对劲,“鼻子不透气,呼吸声音异常”。 张丙拨打了120,但救护车赶到时,方洋洋已经没了呼吸。 谢树清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当天,张庄村有人跑来方庄村说方洋洋死了,是病死的。方家人赶过去后,方家人不让他们看尸体。而且张庄村的村支书给他们透露过,张家事发后想把方洋洋尸体偷埋了,被村支书挡住了。 新京报记者未能从其他渠道印证该信息。 尸检鉴定书显示,方洋洋全身泛布大面积挫伤,挫伤面积达体表总面积的43%以上;挫伤以头面部、背臀部、四肢部为重。经鉴定,被害人符合在营养不良基础上受到多次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 11月18日,张丙家所在张庄村街道。新京报记者 乔迟 摄 受到争议的一审判决 今年1月22日,山东禹城市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方洋洋的公婆、丈夫经常对方洋洋以打、冻、饿、禁闭等手段予以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摧残……情节恶劣。鉴于各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坦白,且具有悔罪表现,决定从轻处罚;各被告人亲属自愿预交赔偿金人民币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方洋洋的丈夫张丙犯罪情节较轻,具有悔罪表现,决定适用缓刑。 一审判决,被告人张吉林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刘兰英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被告人张丙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被告人均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37562元、误工费3000元、交通费2000元,合计42562元。 方家代理律师、山东忆兴律师事务所张金武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一审判决存在很大问题,其一,没有公开审理;其二,此案应当同时构成故意伤害罪(致死)与虐待罪;其三,原审认定的虐待致人死亡的量刑畸轻。 他认为,虐待罪有警示教育意义,不会涉及个人隐私,而且方洋洋的家属也要求公开信息,参加庭审,但法院未允许。 张金武表示,此案应当同时构成故意伤害罪(致死)与虐待罪。仅虐待罪一罪,三原审被告人就应当处六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罚;仅故意伤害致死被害人方洋洋这一行为,依法就应当处十五年以上徒刑。  [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11月18日 03:23
法院通报“山东女子因不孕被婆家虐待致死”案
法院通报“山东女子因不孕被婆家虐待致死”案

  11月17日晚间,山东禹城市人民法院通报关于被告人张吉林、刘兰英、张丙涉嫌犯虐待罪一案有关情况,称将严格依法公正重审此案。 此前报道 山东女子因不孕被虐待致死:公婆丈夫轮番殴打,法院从轻处罚 自2018年7月份以来,出生于1997年的山东德州方庄村女孩方某洋因不能怀孕,被丈夫、公婆虐待,去年1月31日方某洋被虐待致死。今年的1月22日,禹城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称,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且自愿预交赔偿金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其家属向德州中院上诉后,德州中院裁定发回禹城法院重新审判。昨日,方某洋的表哥谢树雷告诉速豹新闻网·山东商报记者,妹妹方某洋出嫁时160多斤,被殴打致死时只有60多斤,“至今,对方也没有道歉。” 方某洋童年与母亲的合影 虐待致死 据方某洋的表哥谢树雷称,方某洋的父亲已经去世,母亲有精神病,方某洋是独生女。“方某洋身体健康,只是有些反应迟钝,以前知道她在婆家过得不好,但是不知道她被虐待、被打。” 据三名被告供述,因为方某洋曾流产,并且一直未能怀孕,使其全家人都很气愤。 方某洋的婆婆刘某英供述,2016年农历的11月18日方某洋与张某结婚,后发现她行为异常,通过了解获知她有精神方面疾病。再后来他们发现方某洋无法生育,通过就医检查和打听方庄村的乡亲得知,她之前和她村的男人流过产。而且,为了娶方某洋,被告家花光了所有积蓄。 方某洋的公公张某林喜欢喝酒,因为娶方某洋欠了很多外债,自2018年秋天开始,喝完酒后的张某林经常发泄不满,殴打方某洋,每次下手都不轻。不让方某洋吃饭也是张某林提出来的。 从轻处罚 禹城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林、刘某英、张某经常对共同生活的被害人方某洋以打、冻、饿、禁闭等手段予以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摧残,并致使被害人方某洋在营养不良的基础上,受到多次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情节恶劣,各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虐待罪,应予刑事处罚;各被告人因犯罪行为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应当予以赔偿。 鉴于各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坦白且具有悔罪表现, 决定从轻处罚;各被告人亲属自愿预交赔偿金人民币5万元,故决定从轻处罚。 经调查,被告人张某犯罪情节较轻,具有悔罪表现, 无再犯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决定适用缓刑。 |律师说法| 程序违法,将发回重审 方某洋家属的代理律师张金武在接手案件后,认为原审程序违法。张金武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一审法院未能允许被害人的母亲杨某的法定代理人参加庭审,严重损害了申请人的权利。 张金武还称,一审法院并未公开审理此案。“不涉及个人隐私和国家秘密,依法应当公开审理,申请人及辩护人方某洋的亲属也强烈要求公开审理。” 张金武认为,被告人的罪名应当是故意伤害和虐待(致死)两罪。方某洋死亡的根本原因是被告人多次使用钝器击打的故意伤害行为,营养不良仅仅是方某洋死亡的基础。在本案中,三被告人对方某洋实施了经常性的虐待行为,但是最后一次钝器击打方某洋的行为在客观上已经对方某洋造成了伤害后果,且行为人在主观上明知,该行为已经成立故意伤害罪。并且将最后一次的伤害行为分离出来后,将其他的虐待行为进行独立评价,也同样能够满足虐待罪的成立要件,成立虐待罪。因此应当以故意伤害罪和虐待罪对被告人进行数罪并罚。 在张金武的帮助下,方某洋家属向德州中院提起上诉。德州中院认为,本案未涉及国家秘密或个人隐私,三原审被告人均系成年人,依法应当公开开庭审理,原审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且未依法保障上诉人的法定诉讼权利,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 张金武告诉记者,此案将于11月19日上午在禹城法院重审。 被告供述施虐过程 婆婆刘某英供述: 2019年1月31日早晨她对象张某林让方某洋去刷锅,方某洋顶嘴,张某林又打方某洋。同日上午10点左右,她让方某洋去洗衣服,方某洋不愿意去,她就拿起棍子打了方某洋的头部、肩膀和腿部。下午方某洋一直在屋里睡觉,直到下午4点多钟,方某洋喊其说身上冷,刘某英就给她下了一些“祺子(一种面食)”吃。吃完以后,方某洋就又躺下睡觉了。晚上6点左右,我发现方某洋鼻子不透气,呼吸声音异常,遂让张某过去看,并让张某打了“120”。大约40多分钟后,“120”急救人员赶到,此时方某洋已经没有气息了。 公公张某林供述: 2019年1月31日,早上8点半左右,刘某英让方某洋刷锅,她不干,刘某英就拿着50厘米长、3厘米左右宽的一根木棍抽了方某洋。张某林听到声音后,用两只手抓住方某洋的肩膀往前拽,方某洋倒地的时候张某林听到她头部、膝盖和手磕到地面的声音。方某洋倒地后,院里的南墙放着一些柴火,张某林拿起一根50厘米长、3厘米左右宽的木棍朝着方某洋腿部、臀部打了三四下,打完她后,张某林和刘某英让方某洋在院里站着,张某林就回屋里了。方某洋大概在院里站了半小时,就自己进屋了。到了10点半左右,张某林让方某洋宰鱼,她不干,张某林就让她站在院里,后张某林拿起一根50厘米长、3厘米左右宽的木棍,抽了方某洋的后背、臀部和腿部,一共抽了4下。 到了11点半左右,一家人准备吃饭,没叫方某洋过来吃,张某林记得给方某洋送过去两个馒头,她吃没吃张某林不知道。到了下午3点半左右,张某林修家里的插座,让方某洋给拿个东西过来,她不给拿,张某林过去拿着手里的剪子,把方某洋的头发剪了。 到了下午4点半左右,张某林在屋里听到刘某英喊方某洋去洗衣服,她坐着不动,张某林一着急拿着一根50厘米长、3厘米左右宽的木棍,朝她的背部、臀部和腿部各抽了一下。 丈夫张某供述: 因为方某洋不会做饭,还不少吃。他们就凶她,后来,方某洋不敢和他们一块吃饭了,再后来到饭点干脆不叫方某洋吃饭了,她一天吃一顿或者两顿。我和我父母要是都出门就把大门锁上,把方某洋自己留在家里不让方某洋随便出去。 审理过程 一审判决书 被告人张某林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刘某英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被告人张某犯虐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被告人均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37562元、误工费3000元、交通费2000元,合计42562元。 公诉机关指控 三名被告人均未主动报警。因被害人方某洋身体原因及与方某洋娘家人有矛盾纠纷,自2018年7月份以来,被告人张某林、刘某英、张某多次对方某洋实施饿肚子、用木棍抽打、冬天在外罚站等虐待行为,且在2019年1月31日多次殴打方某洋,致使方某洋死亡。经签定,被吿人方某洋符合在营养不良基础上,受到多次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 死亡当天 方某洋于2019年1月31日18时左右死亡。方某洋死亡当天,公婆供述对方某洋进行过殴打、罚站。[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11月17日 22:58
“因不孕被虐致死女子”家属代理律师:将有法医参加重审开庭
凤凰网 | 2020年11月17日 22:41
专家谈山东虐待致死案:虐待和伤害行为并存时宜数罪并罚
凤凰网 | 2020年11月17日 19:43
女子因不孕被虐致死,专家:遭遇家暴要反抗、求助、结束关系
女子因不孕被虐致死,专家:遭遇家暴要反抗、求助、结束关系

   方某洋童年与母亲的合影。 “山东一女子因不能怀孕被丈夫、公婆虐待致死”一事引发关注,社会学和心理学领域专家解读背后的受害人权益保护问题。 11月17日,北京大学社会公益管理硕士、资深性与性别教育工作者谭雪明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这个新闻案件里的事实已经符合我国家庭暴力防治法里第二条的“家暴”的定义和范畴,可惜在新闻报道和法院判决里,均只提到了“虐待”,却未涉及“家暴”议题,这是非常让人遗憾的地方。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规定,“本法所称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 如何辨别家暴行为?遇到家暴应该如何处理?什么方式的爱与被爱关系是健康的?谭雪明作了一一解答。 公安应及时介入 “所谓暴力,并不仅有肢体暴力这一种表现形式。暴力的本质是权力关系的不平等。‘控制’是家庭暴力中非常常见的一种状态,经济控制、精神控制、限制人身自由等都是暴力的表现形式。家人见女儿是非常合理的理由,却被无端拒绝,如果此时大家能意识到这本身就是一种暴力,那就有机会及时求助和报警。”谭雪明称。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十三条规定,“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可以向加害人或者受害人所在单位、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妇女联合会等单位投诉、反映或者求助。有关单位接到家庭暴力投诉、反映或者求助后,应当给予帮助、处理。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也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单位、个人发现正在发生的家庭暴力行为,有权及时劝阻。”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十五条规定,“公安机关接到家庭暴力报案后应当及时出警,制止家庭暴力,按照有关规定调查取证,协助受害人就医、鉴定伤情。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因家庭暴力身体受到严重伤害、面临人身安全威胁或者处于无人照料等危险状态的,公安机关应当通知并协助民政部门将其安置到临时庇护场所、救助管理机构或者福利机构。” 谭雪明认为,公安的及时介入,有机会第一时间将受害人与加害人和伤害环境隔离开来,这也是救助家庭暴力受害人非常重要的第一步。而依法申请“民事保护令”也能够避免加害人进一步伤害受害人。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虐待致死女子表哥谢树雷表示,表妹丈夫及其家人不让表妹和父亲见面时,他们曾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称表妹和丈夫是合法夫妻,他们有不见其父亲的自由,最终父女俩没能见面。 遭遇暴力行为要及时地反抗求助 针对受害人遭受家暴的处理方式,谭雪明列举了三种类型。 一是,受害人已经被加害人控制,比如像该案件中提到,受害人人身自由显然已经被控制,无法自救或者求救。这种情况,就需要受害人的亲属和朋友有警觉,及时依法寻求相关部门的介入。 二是,受害人人身自由未受到控制,但是加害人可能以伤害受害人的家人甚至孩子为由,不同意离婚,威胁受害人继续维持婚姻存续状态。不少人有误区,觉得受害人大多数是因为经济不独立才无法离婚,但事实是,有大量的案例里,反而是受害人是挣钱养家的人,只是因为对方恶劣的人身威胁才无法离开。这种情况下,及时申请民事保护令,或将受害人及其孩子带至庇护所进行安全保护,就非常重要。根据事实情况,还可以依法对加害人进行强制矫正。 三是,确实有受虐妇女综合征,这种情况不仅仅表现在女性身上,一个长期处于受虐状态的人,往往会有“习得性无助”,会对加害人顺从,不敢反抗。这并不是受虐者的懦弱胆怯,而是人类正常的心理防御机制。这种情况下,需要外界及时介入,同时提供心理治疗等后续康复服务。 “最重要的是让人们意识到,一旦对方有过暴力行为,即使对方跪地求原谅,一旦原谅,不久后依旧会继续发生,这就是所谓的‘亲密关系暴力循环’,从甜蜜,到冲突,到暴力爆发,再求原谅,和解,而后甜蜜一段,又继续循环。”谭雪明认为,一旦出现暴力行为,就要及时地反抗、求助,结束这段关系。 远离以伤害自己表达爱的人 谭雪明还解释了家暴过程中常见的“谴责受害者”逻辑。 她说,人们并不去关注,问题的发生是因为施暴者的错误行为,而往往喜欢从受害者身上找原因,这种“谴责受害者”逻辑是非常可怕的,非常不利于社会安全环境的构建,和预防、制止暴力的发生。  [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11月17日 19:08
女子因不孕被夫家虐待致死,公婆辩称对方隐瞒病情、索要巨额彩礼
女子因不孕被夫家虐待致死,公婆辩称对方隐瞒病情、索要巨额彩礼

  因无法怀孕、夫家与娘家人矛盾纠纷等原因,山东德州24岁女子方洋洋长期被夫家人虐待,包括饿肚子、用木棍抽打、冬天在屋外罚站等。 2019年1月31日,方洋洋遭到公婆多次殴打,并于当晚18时许死亡。法医鉴定显示,其符合“在营养不良基础上受到多次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 ▲方洋洋童年时与父亲、母亲的合影 后禹城市法院开庭审理方洋洋夫家人“涉嫌虐待罪”一案。一审判决认为,鉴于该案三名被告人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自愿预交赔偿金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公公张某林犯虐待罪,获刑三年;婆婆刘某英犯虐待罪,获刑二年二个月;丈夫张某犯虐待罪,判二年缓三年。 方洋洋家属则认为“量刑明显畸轻”,向德州中院上诉后,德州中院裁定发回禹城法院重新审判。方洋洋家属代理律师认为,三被告人虐待行为持续时间长、手段残忍,性质恶劣、影响恶劣,并且没有任何悔罪表现,应依法严惩。此案将于11月19日在禹城法院重审开庭。 饿肚子、木棍抽打,冬天屋外罚站 因“不能怀孕”女子遭夫家人多次虐打 方洋洋出生于1997年1月12日,系德州市平原县前曹镇方庄村人。其表哥谢树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6年农历11月,经媒人介绍,方洋洋嫁给了禹城市张庄镇男子张某(1990年生)。 谢树雷称,方洋洋的父亲已经去世,母亲患有精神病,方洋洋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孩子(方洋洋)身体健康,只是有些反应迟钝,以前知道她在婆家过得不好,但是不知道她被虐待、被打。” ▲方洋洋童年时与母亲的合影 2019年1月31日,谢树雷和亲戚得知方洋洋在夫家死亡。赶到张某家后未能看到方洋洋,觉得死因蹊跷遂报警,当晚23时许,警方赶到现场后将张某及其父母带走并刑拘。2019年9月,三人因涉嫌虐待罪被当地检方提起公诉。 一审判决书显示,三被告供述称,因为方洋洋曾流产,并且一直未能怀孕,全家人都很气愤。张某林供述称,方洋洋与儿子张某结婚,一开始都不知道“方洋洋精神状态不好”,后来发现她行为异常,才通过了解获知她“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再后来,他们发现方洋洋无法怀孕,通过就医检查和去方庄村打听得知,“是因为她之前和她村的男人流过产”。 ▲张某林部分供述 刘某英供述,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夫妻俩花光了所有积蓄,结婚后全家人都很渴望拥有一个孩子,因此,流产不能怀孕这个事让全家人都很气愤,当时只是口头数落方洋洋。直到2018年7月,张某去看望方洋洋生病的父亲时被打,其气愤不过就开始让方洋洋在家里少吃饭,“多数时候一天就吃两顿饭,吃三顿饭的时候很少”。 刘某英称,方洋洋“犯病不听话”的时候,自己就会用手打她的脸,甚至用棍子打她的头、肩膀和腿部,有时候还会掐她的脸和腮帮。(事发)前两个月,其打方洋洋的次数比较多,且下手的时候“通常很生气,不知手上轻重”。冬天天气变冷了,其还让方洋洋在院子里罚站,“有时候穿单鞋,有时候穿半棉的鞋,隔三岔五罚一次,一站就是半个多小时”。 ▲刘某英部分供述 其丈夫张某林和儿子张某也打过方洋洋,张某林打的次数最多。因为给儿子娶媳妇“欠了很多外债”,喝完酒后,张某林喜欢“发泄”,就经常打方洋洋,“每次下手都不轻”。出事那天,张某林也喝了不少酒,打了方洋洋,还拿剪子剪掉了方洋洋很多头发。刘某英称,还听见张某林拿方洋洋的头撞墙的声音。 方洋洋丈夫张某供述称,2018年10月,其不出去打工后,就经常打方洋洋,有时一个星期打她一次,有时打两次,打的方式也变成了“拿棍子抽,推出去罚站、冻她”。据其供述,其曾握着瓷水杯的把打过方洋洋的耳朵,导致方洋洋耳朵出血。 张某还称,因为方洋洋“不会做饭,还不少吃”,他们就凶她。后来,方洋洋不敢和他们一块吃饭了,再后来,到饭点他们干脆不叫方洋洋吃饭了。张某称,让方洋洋节食也是自己提出来的,后来方洋洋也习惯了。其和父母出门就把大门锁上,把方洋洋自己留在家里,不让她随便出去。 张某称,开始打方洋洋的时候她还会反抗,后来经常打骂,方洋洋害怕了就不敢反抗,只是说“别打我了,我听话了”。跟之前相比,方洋洋后期变得很瘦,“看到我们就怕我们,竟有意躲着我们”。张某还表示,其印象中方洋洋没有打人、骂人,摔东西、砸东西及自残的行为。 ▲张某部分供述及方洋洋死亡当日情形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判决书中,多名方洋洋亲属称,方洋洋出嫁之前一米七六的个头,体重在160斤到170斤之间;而在事发当天,亲属看到担架上的方洋洋,“整个人体型(看上去)体重不到100斤”。 方洋洋的亲属称,婚后方洋洋很少回娘家,2017年腊月二十六,她最后一次和张某回娘家,系因张某称方洋洋有智力问题、想离婚要回彩礼。方洋洋父亲方某不同意,张某遂在喝醉后与其吵架。2018年阴历七月二十六,方某因病去世,家属想让方洋洋回家尽孝发丧,但张某一家人不让见方洋洋,也不让方洋洋回家。 三人因犯虐待罪获刑 死者家属认为量刑畸轻抗诉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针对被指控犯虐待罪,张某林等三人的辩护人提出多条辩护意见,包括三人“有自首情节”“方洋洋家隐瞒病情、索要巨额彩礼,也存在一定过错”。 法院经审查认为,三人不构成自首,且“虽方洋洋一方存在精神障碍、很难受孕及方家人存在一定过错等情况,但这些均不能成为刘某英一家殴打虐待方洋洋之理由、托词,其虐待殴打行为于法于情不能宽恕”。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林、刘某英、张某经常对共同生活的被害人方洋洋以打、冻、饿、禁闭等手段予以肉体上和精神上的摧残,并致使被害人方洋洋在营养不良的基础上受到多次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情节恶劣,各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虐待罪,应予刑事处罚;各被告人因犯罪行为给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方洋洋母亲)造成的物质损失,应当予以赔偿。 ▲判决书相关内容 鉴于各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坦白,且具有悔罪表现,决定从轻处罚;各被告人亲属自愿预交赔偿金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被告人张某犯罪情节较轻,具有悔罪表现,无再犯危险,决定适用缓刑。 2020年1月22日,禹城市法院作出判决,张某林犯虐待罪,获刑三年;刘某英犯虐待罪,获刑二年二个月;张某犯虐待罪,判二年缓三年。民事赔偿部分,三被告赔偿杨某42562元。 ▲判决书相关内容 对于一审判决,方洋洋家属认为量刑明显畸轻,且赔偿太低。“赔偿仅5万块钱,彷佛视人命如草芥,”谢树雷称,表妹家庭情况特殊,父亲方某去世,母亲杨某患有轻度精神发育迟滞,现在是由方某弟弟担任监护人,“方某弟弟鳏夫一个,现年65岁,身体也不大好。两人都需维持生活。” 就张某林及女儿称“为娶方洋洋花13万彩礼”,11月17日,方洋洋表哥谢树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不知道彩礼具体数额,但在方洋洋父亲因病住院期间,张某家未出一分钱,“都是我们这些侄子、外甥去医院照顾他,他临死之前想见女儿一面都没能见到。” 而对于张某家人称“打听到方洋洋和别的男人流过产”,谢树雷反驳称,家族父辈都是正经人家,“杀人凶手要为自己开脱,他会为自己找一万种理由”。 ▲方洋洋亲属 山东忆兴律师事务所张金武在接到方洋洋家属求助后,决定介入此案,“非常同情,也非常气愤。”经与检方沟通,方洋洋家属及家属代理律师向德州中院提起抗诉。 张金武提出,一审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且不允许杨某的法定代理参加庭审,违反法定程序;三被告人均构成虐待罪,被告人张某林、刘某英同时构成故意伤害罪,对二人应数罪并罚,三被告人应判处六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一审判决未支持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是错误的。 德州中院认为,本案未涉及国家秘密或个人隐私,三原审被告人均系成年人,依法应当公开开庭审理,原审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且未依法保障上诉人的法定诉讼权利,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发回禹城市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据悉,此案将于2020年11月19日上午在禹城法院重审开庭。“一定要为表妹讨个公道。”谢树雷称。 红星新闻记者 李文滔 受访人供图[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11月17日 01:19
山东禹城法院回应“女子遭夫家虐待致死案”:会有公正判决
凤凰网 | 2020年11月17日 01:03
山东女子被婆家虐死案:受害人婚后不让回娘家,村里不知被虐
凤凰网 | 2020年11月16日 23:03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