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新京报评萝莉变大妈:直播行业不该演“变形记”
新京报评萝莉变大妈:直播行业不该演“变形记”

  原标题:“萝莉变大妈”:直播行业不该演“变形记” |新京报专栏 文 | 马文 尽管制造新的偶像会让各方在短期内获得了流量狂欢,但从长期来说,幻梦又是对更多可能性的驱逐。 近日,女主播“乔碧萝殿下”直播期间萝莉变大妈的闹剧引发网友关注。本以为该事件会让她疯狂掉粉,没想到露脸之后,她的直播间直接冲上了排行榜第一,人气从5万涨到了60万。7月30日,乔碧萝在直播中承认,“露脸事件”为前期策划,后期推广总共花了28万。怎料,31日凌晨,其又在个人微博否认策划。 8月1日凌晨,斗鱼直播平台就其平台主播“萝莉变大妈“事件发布处理公告,经平台调查核实,该事件系主播“乔碧萝殿下”自主策划、刻意炒作,并永久封停主播“乔碧萝殿下”直播间,下架所有相关视频,并关闭主播个人鱼吧。这无疑是平台治理范畴的严惩动作。 直播早已成为制造幻梦的行业。在过度美颜的镜头和被刻意择取的片段之中,主播们展示着粉丝们所希望看到的东西。从这个角度出发,不是乔碧萝欺骗了打赏的宅男粉丝们,而是宅男粉丝们先在手机上自欺欺人,而乔碧萝殿下则悄然利用了行业的规则和心理。 乔碧萝是行业畸形的产物,她聪明地找到了直播行业的立足根基,并以现代传播幻术加以杠杆驱动,最终成功撬动起了一池春水。 这是直播行业狂飙猛进的产物。就在三年前,千播大战正激烈未酣。游戏直播、网红直播、电商直播等多重形态纷纷涌现,一边是热钱涌动,另一边,则是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存在困境。直播曾经被认为可以加上一切,但有些形态的尝试并不顺利。 最终大行其道的主要路径,仍是网红主播+打赏。直播并没有如愿改变社会传播结构,也没有改变新的舆论形态,从商业的角度看,直播平台最终成为了社会娱乐业的一部分。它通过更直接也更迅猛的方式制造并捧红素人网红,又以打赏的形态直接产生现金流,平台则与主播进行分红。 这一逻辑在商业上是卓有成效的,但与此同时,却也导致了整个直播行业从此成为了新的造梦工业。直播一开始的崛起,是借助了“离现实更近”的传播话术,从用户心理出发,直播镜头前的网红们似乎更加真实,并且更接地气,只要你愿意购买虚拟道具,就能在直播间的舞台上赢得万众瞩目和红颜一笑。而只要看一看镜头的变形程度,你就能明白,这是一间为粉丝们制造幻象的造梦工厂。 一旦直播业成为浮在真实价值之上的造梦工业,就难免存在一堆泡沫。比如,在微博的场域里坚持不懈为偶像刷流量之后,当蔡徐坤遇上周杰伦,活在自我麻醉中的粉丝们才顿然发觉,自己已经成为了流量工具。而作为获利方而言,尽管在依赖制造新的偶像而在短期内获得了流量狂欢,但从长期来说,幻梦又是对更多可能性的驱逐。 直播行业显然应当警醒,尽管为现代人造一场亲近主播的幻梦是一门好生意,但易于膨胀的幻梦也同样易于出现乔碧萝这样的人物。一个乔碧萝,揭开了直播行业三年幻梦的华美外衣,这或许是三年前就定好的命运。[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31日 22:34
萝莉变大妈的乔碧萝殿下承认花28万炒作,回应:我这人贼欠
萝莉变大妈的乔碧萝殿下承认花28万炒作,回应:我这人贼欠

     “乔碧萝直播间一秒变大妈”的事件发酵越来越大,而网友们对于乔碧萝欺骗直播间观众的行为也越来越气愤,在网友们的言语攻击之下,乔碧萝连发多条文字声讨网友对自己不公,更直言称社会上的网络暴民欺负一个58岁的老人,最终乔碧萝的个人直播间被永久封停。对此大多数网友们都是表示支持态度的,更有一直在旁观看事态发展的网友直言称:乔碧萝这次真的是玩儿砸了。其实网友们并不是要执意攻击乔碧萝,而是因为在直播事故发生之后,乔碧萝种种行为让网友们实在是看不下去。   直播事故发生后,乔碧萝一边在个人的社交平台上连发多条状态为自己辩解,并且还努力给现实中的自己化妆开美颜然后进行直播,希望能够挽回颓势,但是不论乔碧萝作出怎样的应对政策,似乎网友们都并不买账,一直认为乔碧萝这种欺骗行为令人无法接受,并且对于直播界而言,乔碧萝的这种欺骗行为也是无法让人容忍的。   事实上,乔碧萝在直播事故发生后,直播间贡献礼物排行榜位居第一位的粉丝,已经在第一时间内注销掉了账号,而这位粉丝之前已经为乔碧萝在直播间刷了多笔大额的礼物,没想到在一夜之间,这个账号就已经被注销掉了,这位乔碧萝之前的铁杆粉在知道乔碧萝是58岁大妈之后的心理阴影面积可想而知。   不过,似乎乔碧萝本人还一直想要为自己的种种行为开脱,奈何乔碧萝大妈实力演绎了一把什么叫做越描越黑,经过多次在微博上和网友们的骂战互怼,最终迎来了官方封号的通知。而这位主播也承认,这次事件是炒作策划,花了28万。而她对这件事也毫无悔改之意,其在个人微博表示:“以后准备安心写小说出唱片玩原画,至于往事都随风吧。接方案随缘。反正这种推广的都是很简单。我这人贼欠。没办法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   在乔碧萝这件事情上,平台火速作出了封停账号的决定。虽然在直播间里肯定还有很多隐匿未发的“乔碧萝大妈”,但是斗鱼封号的行为无疑给这些主播们一个严厉的警告。但是,相信经过乔碧萝直播事件后,广大网友们对于美女主播也有了全新的定义。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7月31日 21:08
斗鱼封停萝莉变大妈主播 别让急功近利玩坏直播行业
斗鱼封停萝莉变大妈主播 别让急功近利玩坏直播行业

  原标题:斗鱼封停“萝莉变大妈”主播,别让急功近利玩坏了直播行业 文/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朱巍(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副教授) 至少在下个五年,互联网直播仍是毋庸置疑的风口。然而,直播行业要想良性发展,其模式必须得到升级,即“去网红化”。 一度引发热议的“萝莉变大妈”事件画上句号。 8月1日,直播平台斗鱼发布公告称,即日起永久封停主播“乔碧萝殿下”直播间,下架所有相关视频,并关闭主播个人鱼吧。目前,该主播直播间、视频、鱼吧都已关闭。 斗鱼还在公告中称,“萝莉变大妈”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该事件系主播“乔碧萝殿下”自主策划、刻意炒作。其言论挑战公众底线,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同时,斗鱼坚决反对网络恶意炒作等行为,感谢社会各界对斗鱼的关注,将一如既往地强化平台管理、规范主播言行。 7月30日,“乔碧萝殿下”现身直播间和微博,她承认自己的意外走红确实是公会营销,共花费28万。她还在直播中哭泣谴责,“看直播真的就是看脸吗”,“后来舆论导向就变了”。 此前,几位不同部门的斗鱼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斗鱼未参与上述事件营销,对事件引发的舆情始料未及,但内容、运营、政府事务等部门都已启动应急预案,积极应对。希望可以给予大众展示自我的机会,让“草根”发声。 新京报根据斗鱼直播视频整理发现,主播“乔碧萝殿下”于2019年6月11日在斗鱼平台注册,于2019年6月13日在斗鱼平台首次开播,房间号:7088111。该主播是斗鱼APEX分区的主播,其主要直播内容为游戏以及唱歌。此前,该主播也曾在虎牙直播担任APEX分区主播。 2019年7月23日23时左右,斗鱼主播“Mix晴子”与主播“乔碧萝殿下”进行连麦PK。在连麦过程中,主播“乔碧萝殿下”因使用图片遮脸出现操作失误,导致其真实容貌暴露,引发“萝莉变大妈”的报道。此前,该主播直播时并不露脸,只是以声音和粉丝交流。 在7月23日晚直播过程中,该主播曾表示,自己50多岁,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主播“乔碧萝殿下”的榜一(打赏榜第一位)名为“三木还是木然燃”,自称为主播的公司同事。事件发生后,该人士并未注销账号,于7月30日进行了直播,关注数1.1万,热度3.7万。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截至被关闭前,“乔碧萝殿下”斗鱼粉丝已经突破100万,涨了9倍有余。“意外”走红后,主播进一步对自己展开营销。 近两日,该主播还在微博上称,过段时间准备出ep(单曲),马上写好一首饶舌歌曲;想营销方案要动脑子,给同行教学一下(已删除)。该主播还在其鱼吧透露,已经在承接声卡和美颜相机广告。 疑似该主播经纪人的QQ则在6月25日时就称,“我们公司要做一个新IP ,乔碧萝殿下,斗鱼7088111,主要是FPS女主播主推。”7月5日,该人士称,“这波纯做人设崩塌,别留言”。上述人士还在7月25日称,“特别企划:与十万喷子共进退,斗鱼7088111。”该QQ号为“乔碧萝殿下”的微博简介,简介显示:经纪人QQ323087***。 这个事件引发社会热议,岂知这只是直播行业的冰山一角。 网络主播靠什么赚钱 礼物收入是各大直播平台主播的重要获利手段,除此之外,还有网红销售、广告宣传、信息流广告等。 刷礼物具体就是,网友花钱买道具,再给主播送礼物,主播收到的礼物,会在后台转化成虚拟币,主播与平台就这些虚拟币有分成比例。通常而言,主播被打赏的金额越多,平台获利也就越大。所以,完全靠平台自律解决网络治理问题,至少在商业逻辑上很难说得通。 主播除了靠礼物赚钱外,电商卖货业务也很赚钱。现在几乎所有直播平台都开放了电子商务业务,有的是平台自己搞的,有的是引流到第三方平台。 直播卖货有很多种模式:一是直接在短视频、直播屏幕下方加上购物车;二是主播通过短视频、直播放上自己的微信号,引流到其他社交平台再进行交易;三是直播过程中,主播会通过向电商引流的方式获利。 主播卖货的获利追求很强烈,相比传统电商而言,一些主播为了卖货无所不用其极。虚假夸大宣传、欺骗宣传、洗脑式售卖、绑架型购买等行为,几乎成为直播电商的标配。至于广告法、产品质量法、电子商务法等相关法律规定早已弃之不用。例如,医疗用品、保健食品、三无产品、高仿、假冒品等产品更是层出不穷。 直播中对电商的引流更加令人瞠目结舌,实践中,主播会对“挂榜直播”提出金额要求。比如,直播间电商刷礼物超过一万元的,可以挂榜——通过主播直播间引流到电商自己的直播间;刷礼物超过三万的,大主播可以与电商连麦、PK,增加商品销售几率;如果刷的礼物更多,主播就可以直接在直播间代替电商售卖。 按照广告法相关规定,这类引流行为等同于广告和代言,绝大部分主播连产品是什么都不知晓,更谈不上任何的消费者权益保护了。 直播卖货中,主播吃的是电商刷的礼物和销售产品的返点,平台拿的是礼物分成,电商赚的是销售业绩,最终一桌通吃,留下网民最终买单。 话又说回来,一旦消费者发现买的货有问题怎么办?能回到直播间来反馈吗?答案一般都是否定的。主播在直播间设置屏蔽词,或者干脆将投诉用户拉入黑名单一劳永逸。即便出现假货问题,也由主播背后的电商承担责任,或者由最终出售商品的被引流平台承担责任。 主播们还有一种赚钱的方式,那就是广告。一些主播会按照自己影响力来标记广告价格。一个粉丝数量两百万的主播,发布一条广告小视频,获利就有数万元。这类短视频广告非常直截了当,利用自身粉丝数量影响力,短时间内几十万点击,至于广告内容是否合法,很少有人考虑。 大部分主播自己发的短视频广告,并未按照广告法的规定标记为广告,广告内容更不会太多顾虑,怎么直接怎么来。主播们规避广告风险的办法就是及时删除,一般都是发布期限不会超过一天,到了点击次数或时间段,主播就会删除这个视频,仿佛一切没有发生过。 为什么要给主播刷礼物 在直播间刷礼物的人很多,从金额由少至多,大体上可以分为几大类。 第一类是情怀散票。网络直播主播PK中,对一般网民刷的礼物叫散票,一般金额较低,一个网民一个直播时段不超过一百元的都叫散票。这部分群体大体以“情怀”为主,行业内所讲的“情怀”指的是直播间“老铁”们的无条件支持,不以点关注、卖货或加微信为条件的支持,这就是情怀。这部分钱很少,占不到主播收入的十分之一,但情怀类的散票支持却对主播赚大钱起到至关重要的效果。 第二类,点关注。直播中最终要的是在线人气,有了场场十万加,才能产生后面的经济效益。大约在四五年前,直播平台开始出现疯狂刷礼物浪潮,刷礼物目的只有一个:让主播给刷礼物的人点关注。 比如,一个十万在线人数的直播间,用户刷了一万块钱的礼物,主播就必须号召“老铁”们关注刷礼物的人。刷的礼物不是白刷,主播帮你点了关注,你的粉丝也就变多了。粉丝多了有什么用呢?很简单,等刷礼物的人自己开播的时候,在线人数就会增多,比他粉丝少的人,也会按照“刷礼物点关注”基本原则,在你直播间里刷礼物,你也要按照规则给他们点关注。就这样,一级一级,从上到下,有序循环。 点关注刷礼物这个模式出来后,越大的主播直播越没有内容。为什么呢?一小时的直播中,有五十分钟是在为谁刷了礼物喊关注。就这样,直播变成了传销,一层一层,周而复始。甚至形成了刷礼物钱数与点关注数量的“汇率”,最开始的时候是一块钱一个关注,后来水涨船高,现在基本三五块钱才能换一个关注。 那么,到底是谁会听从主播的话点关注呢?当然是那些老铁们,天天看直播,部分人会产生心理学所说的“依恋移情”,一旦行为被习惯化,粉丝也就变成了老铁,再变成直播平台中出现的“×家军” “××大队”等奇葩组织。这些老铁们就会按照主播的意志给别人点关注,主播要老铁干啥,老铁就干啥。故老铁们对主播的贡献,不局限于情怀散票,更是在点关注上成为主播摇钱树。 第三类,加微信见面。直播加微信和见面都是有价格的,越是漂亮的主播加微信价格越高,乔碧萝殿下所称刷十万才能见面的价格定得确实有点高,但一般都是刷到一定礼物数量,主播微信是会加上的。至于加了微信后,是女主播通过其他方式进行“表演”,还是转账等方式达到其他目的,这都是线下问题。 线上看人,线下交易,长期合作,各有所需。一旦建立起私人牢固关系后,等到主播PK时,金主也会通过微信联系到场赞助,线下的猫腻转变成线上的繁荣。 第四类,金主电商。如果说,情怀+点关注形成的是主播1.0时代,那么,社交电商出来后,微商+直播的2.0时代现在就到来了。金主电商刷礼物之巨额,可以用“凶残”来形容。一场网络秀场主播之间的PK大战,礼物排行前三名刷的人民币几十万甚至数百万的已成家常便饭。大网红每天纯收益数十万已成头部主播平均收入。 电商成为金主点关注花了几十万,得到了些什么呢?一是获得了一定关注,增加了粉丝,拓展了客户;二是得到了大直播间里十数万人气的引流,这就是业内所说的挂榜直播;三是主播帮助电商直接卖货产生利益。 试想一下,一次直播中电商花费数十万引流来的人气,需要卖多少货才能赚回来?这些电商直播间里,日销量利润比例达到多少才能回本呢?按照商业逻辑看,除非销售的是一本万利的产品,否则是绝不可能回本的。这也是为何一些直播平台三无产品、假冒伪劣产品居多的主要原因。 看直播的人都是什么人 必须承认,看直播的人群画像,我们并没有具体数据。按照我对高校、各地调研的结果看,直播受众大都分布在三四线城市、乡村,就是我们所说的“五环外”。业内有个比较一致的看法,那就是中国互联网的下半场中,五环外的群体将是主要蓝海。 不得不承认,每天直播收看人数最多的群体,大都存在着低收入、低学历和低素质的特点。这部分人群有大量时间,缺乏长期规划,没有明确生活目标,易怒、偏听偏信、易于情绪化、习惯简单的快乐,沉迷于网络游戏和直播,常识性观念相对薄弱,也自然成为目前直播行业最合适的人选。 乔碧萝真实面目曝光后,其粉丝数量不降反升,反而增加了几十万。这种奇怪的事情说明了网民追求猎奇的心理状况,也反映出直播平台网民素质的隐患。 网民没有纠结被骗,反而引发迫切的关注。这种情形频繁出现在一些直播平台上,在主播素质普遍低下,缺乏内容展现实力的情况下,绝大部分的主播热衷于此类“炒作”,只要能“蹭热度”,能有流量,低俗、偏激、涉黄涉暴,相互联手欺骗网民,甚至虚假信息都层出不穷。 当然,看直播的人群中也不乏五环内,甚至很多精英阶层,但这并不妨碍目前主流的定位。 一般来说,受过较好教育,有相当经济基础的人,很少会通过个别直播平台购买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因此,电子商务法、消保法等法律保护的,直播受众群体,正是那些饱受生活压力的人群。他们不懂得消保法规定的“七天无理由退货”,不懂得产品质量法,甚至不知道广告法是什么。如何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减少因收入差距、教育差距、城乡差别和技术鸿沟产生的弊端,这才是互联网法治需要做的事情。 乔碧萝殿下事件欺骗的是网民对外观的信任,收的是老铁们的“智商税”,但问题的关键是,这仅是直播经济的冰山一角。 未来直播的走向是什么 至少在下个五年,互联网直播仍是毋庸置疑的风口。直播行业与传统产业的深度融合将影响到新一代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脉络。毕竟,五环内的人群尚未得到直播有效普及。未来的直播行业至少在以下三个方面发挥重大动能。 第一,直播的社交化。正本清源,直播的动能在于社交,缺乏社交的直播就如同被断掉双臂的维纳斯。社交发力点在于直播和短视频,没有视频和直播做支撑的社交就如同水中的明月。直播与社交的深度融合比较难,主要问题出现在各个大平台的势力范围,垂直领域的势力范围早已划定。必须明确,未来成功的模式,一定是相互融合而不是相互排斥,相互借力而不是独立开发。越早能认清这一点的平台,就越能从这场混战中胜出。 第二,直播的商业化。内容变现本来很美,很多网络平台在内容变现领域发挥得很好,信息流广告、电子商务发展、大数据营销、内容引流等。但是,直播的商业化并非仅在打赏、电商等原始阶段。优质直播内容才是真正的稀缺品,比如知识分享、远程会议、远程教育、生活分享、直播扶贫、直播引流、直播电商等等。 这些直播和短视频必须是严格遵守法律法规的,是有序发展的,是对消费者有保障的,是平台进行先行赔付的,是真正有内容而非传销型点关注和割韭菜型卖货的。 必须强调,直播是传播手段的变化,并非是法律无疆之地,线下相关法律所禁止的行业、商品和服务,线上必须做到一致,不是什么草都能种,不是什么钱都敢赚。目前大部分直播平台最大的问题,就是割韭菜式地收智商税,赚的是快钱,缺乏远期规划。对于有相当规模的平台而言,日活仅是一个标准,安全与信任才是直播平台发展的未来。 这些年我一直在呼吁平台要彻底“去网红化”,一方面,现有的网红绝大部分是直播兴起时崛起的那群人,粉丝积累时的原罪、素质和法治观念的缺乏、设置关注门槛的现状以及流量的占用是所有大平台都面临的问题;另一方面,去网红化的结果就是遍地开花,去中心化的分享经济,会加大分散流量,分散风险,激励优质直播内容的出现,吸引更多有能力分享的主播。 第三,直播全面技术变革即将到来。5G时代已经到来,可穿戴设备,物联网,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等技术,即将全面改变目前头部直播的现状。网络时代,真正能够彻底淘汰一个平台的不仅是市场,更要命的是技术的革命。BP机和柯达生产厂家倒闭不是因为市场份额,而是技术进步。直播的头部平台,越早认识到这一点,越能在未来的竞争中活下来。直播技术的研发,绝不是像乔碧萝殿下那样盛世美颜的欺骗技术,而是真正更新换代的核心技术。 回头一看,未来已来。可如今,我们还在纠结丛林时代的问题,这本身就值得唏嘘。[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31日 17:56
美女直播变“大妈”:别让急功近利玩坏了直播行业
美女直播变“大妈”:别让急功近利玩坏了直播行业

  近日,女主播“乔碧萝殿下”直播期间萝莉变大妈的闹剧引发网友关注。本以为该事件会让她疯狂掉粉,没想到露脸之后,她的直播间直接冲上了排行榜第一,人气从5万涨到了60万。30日,乔碧萝在直播中承认,“露脸事件”为前期策划,后期推广总共花了28万。不过,31日凌晨,乔碧萝又在其微博上否认了营销一说。 这个事件引发社会热议,岂知这只是直播行业的冰山一角。 一、网络主播靠什么赚钱 礼物收入是各大直播平台主播的重要获利手段,除此之外,还有网红销售、广告宣传、信息流广告等。 刷礼物具体就是,网友花钱买道具,再给主播送礼物,主播收到的礼物,会在后台转化成虚拟币,主播与平台就这些虚拟币有分成比例。通常而言,主播被打赏的金额越多,平台获利也就越大。所以,完全靠平台自律解决网络治理问题,至少在商业逻辑上很难说得通。 主播除了靠礼物赚钱外,电商卖货业务也很赚钱。现在几乎所有直播平台都开放了电子商务业务,有的是平台自己搞的,有的是引流到第三方平台。 直播卖货有很多种模式:一是直接在短视频、直播屏幕下方加上购物车;二是主播通过短视频、直播放上自己的微信号,引流到其他社交平台再进行交易;三是直播过程中,主播会通过向电商引流的方式获利。 主播卖货的获利追求很强烈,相比传统电商而言,一些主播为了卖货无所不用其极。虚假夸大宣传、欺骗宣传、洗脑式售卖、绑架型购买等行为,几乎成为直播电商的标配。至于广告法、产品质量法、电子商务法等相关法律规定早已弃之不用。例如,医疗用品、保健食品、三无产品、高仿、假冒品等产品更是层出不穷。 直播中对电商的引流更加令人瞠目结舌,实践中,主播会对“挂榜直播”提出金额要求。比如,直播间电商刷礼物超过一万元的,可以挂榜——通过主播直播间引流到电商自己的直播间;刷礼物超过三万的,大主播可以与电商连麦、PK,增加商品销售几率;如果刷的礼物更多,主播就可以直接在直播间代替电商售卖。 按照广告法相关规定,这类引流行为等同于广告和代言,绝大部分主播连产品是什么都不知晓,更谈不上任何的消费者权益保护了。 直播卖货中,主播吃的是电商刷的礼物和销售产品的返点,平台拿的是礼物分成,电商赚的是销售业绩,最终一桌通吃,留下网民最终买单。 话又说回来,一旦消费者发现买的货有问题怎么办?能回到直播间来反馈吗?答案一般都是否定的。主播在直播间设置屏蔽词,或者干脆将投诉用户拉入黑名单一劳永逸。即便出现假货问题,也由主播背后的电商承担责任,或者由最终出售商品的被引流平台承担责任。 主播们还有一种赚钱的方式,那就是广告。一些主播会按照自己影响力来标记广告价格。一个粉丝数量两百万的主播,发布一条广告小视频,获利就有数万元。这类短视频广告非常直截了当,利用自身粉丝数量影响力,短时间内几十万点击,至于广告内容是否合法,很少有人考虑。 大部分主播自己发的短视频广告,并未按照广告法的规定标记为广告,广告内容更不会太多顾虑,怎么直接怎么来。主播们规避广告风险的办法就是及时删除,一般都是发布期限不会超过一天,到了点击次数或时间段,主播就会删除这个视频,仿佛一切没有发生过。 ▲“乔碧萝殿下”真实容貌 资料图 二、为什么要给主播刷礼物 在直播间刷礼物的人很多,从金额由少至多,大体上可以分为几大类。 第一类是情怀散票。网络直播主播PK中,对一般网民刷的礼物叫散票,一般金额较低,一个网民一个直播时段不超过一百元的都叫散票。这部分群体大体以“情怀”为主,行业内所讲的“情怀”指的是直播间“老铁”们的无条件支持,不以点关注、卖货或加微信为条件的支持,这就是情怀。这部分钱很少,占不到主播收入的十分之一,但情怀类的散票支持却对主播赚大钱起到至关重要的效果。 第二类,点关注。直播中最终要的是在线人气,有了场场十万加,才能产生后面的经济效益。大约在四五年前,直播平台开始出现疯狂刷礼物浪潮,刷礼物目的只有一个:让主播给刷礼物的人点关注。 比如,一个十万在线人数的直播间,用户刷了一万块钱的礼物,主播就必须号召“老铁”们关注刷礼物的人。刷的礼物不是白刷,主播帮你点了关注,你的粉丝也就变多了。粉丝多了有什么用呢?很简单,等刷礼物的人自己开播的时候,在线人数就会增多,比他粉丝少的人,也会按照“刷礼物点关注”基本原则,在你直播间里刷礼物,你也要按照规则给他们点关注。就这样,一级一级,从上到下,有序循环。 点关注刷礼物这个模式出来后,越大的主播直播越没有内容。为什么呢?一小时的直播中,有五十分钟是在为谁刷了礼物喊关注。就这样,直播变成了传销,一层一层,周而复始。甚至形成了刷礼物钱数与点关注数量的“汇率”,最开始的时候是一块钱一个关注,后来水涨船高,现在基本三五块钱才能换一个关注。 那么,到底是谁会听从主播的话点关注呢?当然是那些老铁们,天天看直播,部分人会产生心理学所说的“依恋移情”,一旦行为被习惯化,粉丝也就变成了老铁,再变成直播平台中出现的“×家军” “××大队”等奇葩组织。这些老铁们就会按照主播的意志给别人点关注,主播要老铁干啥,老铁就干啥。故老铁们对主播的贡献,不局限于情怀散票,更是在点关注上成为主播摇钱树。 第三类,加微信见面。直播加微信和见面都是有价格的,越是漂亮的主播加微信价格越高,乔碧萝殿下所称刷十万才能见面的价格定得确实有点高,但一般都是刷到一定礼物数量,主播微信是会加上的。至于加了微信后,是女主播通过其他方式进行“表演”,还是转账等方式达到其他目的,这都是线下问题。 线上看人,线下交易,长期合作,各有所需。一旦建立起私人牢固关系后,等到主播PK时,金主也会通过微信联系到场赞助,线下的猫腻转变成线上的繁荣。 第四类,金主电商。如果说,情怀+点关注形成的是主播1.0时代,那么,社交电商出来后,微商+直播的2.0时代现在就到来了。金主电商刷礼物之巨额,可以用“凶残”来形容。一场网络秀场主播之间的PK大战,礼物排行前三名刷的人民币几十万甚至数百万的已成家常便饭。大网红每天纯收益数十万已成头部主播平均收入。 电商成为金主点关注花了几十万,得到了些什么呢?一是获得了一定关注,增加了粉丝,拓展了客户;二是得到了大直播间里十数万人气的引流,这就是业内所说的挂榜直播;三是主播帮助电商直接卖货产生利益。 试想一下,一次直播中电商花费数十万引流来的人气,需要卖多少货才能赚回来?这些电商直播间里,日销量利润比例达到多少才能回本呢?按照商业逻辑看,除非销售的是一本万利的产品,否则是绝不可能回本的。这也是为何一些直播平台三无产品、假冒伪劣产品居多的主要原因。 三、看直播的人都是什么人 必须承认,看直播的人群画像,我们并没有具体数据。按照我对高校、各地调研的结果看,直播受众大都分布在三四线城市、乡村,就是我们所说的“五环外”。业内有个比较一致的看法,那就是中国互联网的下半场中,五环外的群体将是主要蓝海。 不得不承认,每天直播收看人数最多的群体,大都存在着低收入、低学历和低素质的特点。这部分人群有大量时间,缺乏长期规划,没有明确生活目标,易怒、偏听偏信、易于情绪化、习惯简单的快乐,沉迷于网络游戏和直播,常识性观念相对薄弱,也自然成为目前直播行业最合适的人选。 乔碧萝真实面目曝光后,其粉丝数量不降反升,反而增加了几十万。这种奇怪的事情说明了网民追求猎奇的心理状况,也反映出直播平台网民素质的隐患。 网民没有纠结被骗,反而引发迫切的关注。这种情形频繁出现在一些直播平台上,在主播素质普遍低下,缺乏内容展现实力的情况下,绝大部分的主播热衷于此类“炒作”,只要能“蹭热度”,能有流量,低俗、偏激、涉黄涉暴,相互联手欺骗网民,甚至虚假信息都层出不穷。 当然,看直播的人群中也不乏五环内,甚至很多精英阶层,但这并不妨碍目前主流的定位。 一般来说,受过较好教育,有相当经济基础的人,很少会通过个别直播平台购买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因此,电子商务法、消保法等法律保护的,直播受众群体,正是那些饱受生活压力的人群。他们不懂得消保法规定的“七天无理由退货”,不懂得产品质量法,甚至不知道广告法是什么。如何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减少因收入差距、教育差距、城乡差别和技术鸿沟产生的弊端,这才是互联网法治需要做的事情。 乔碧萝殿下事件欺骗的是网民对外观的信任,收的是老铁们的“智商税”,但问题的关键是,这仅是直播经济的冰山一角。 ▲有着“少女倩影”的乔碧萝 资料图 四、未来直播的走向是什么 至少在下个五年,互联网直播仍是毋庸置疑的风口。直播行业与传统产业的深度融合将影响到新一代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脉络。毕竟,五环内的人群尚未得到直播有效普及。未来的直播行业至少在以下三个方面发挥重大动能。 第一,直播的社交化。正本清源,直播的动能在于社交,缺乏社交的直播就如同被断掉双臂的维纳斯。社交发力点在于直播和短视频,没有视频和直播做支撑的社交就如同水中的明月。直播与社交的深度融合比较难,主要问题出现在各个大平台的势力范围,垂直领域的势力范围早已划定。必须明确,未来成功的模式,一定是相互融合而不是相互排斥,相互借力而不是独立开发。越早能认清这一点的平台,就越能从这场混战中胜出。 第二,直播的商业化。内容变现本来很美,很多网络平台在内容变现领域发挥得很好,信息流广告、电子商务发展、大数据营销、内容引流等。但是,直播的商业化并非仅在打赏、电商等原始阶段。优质直播内容才是真正的稀缺品,比如知识分享、远程会议、远程教育、生活分享、直播扶贫、直播引流、直播电商等等。 这些直播和短视频必须是严格遵守法律法规的,是有序发展的,是对消费者有保障的,是平台进行先行赔付的,是真正有内容而非传销型点关注和割韭菜型卖货的。 必须强调,直播是传播手段的变化,并非是法律无疆之地,线下相关法律所禁止的行业、商品和服务,线上必须做到一致,不是什么草都能种,不是什么钱都敢赚。目前大部分直播平台最大的问题,就是割韭菜式地收智商税,赚的是快钱,缺乏远期规划。对于有相当规模的平台而言,日活仅是一个标准,安全与信任才是直播平台发展的未来。 这些年我一直在呼吁平台要彻底“去网红化”,一方面,现有的网红绝大部分是直播兴起时崛起的那群人,粉丝积累时的原罪、素质和法治观念的缺乏、设置关注门槛的现状以及流量的占用是所有大平台都面临的问题;另一方面,去网红化的结果就是遍地开花,去中心化的分享经济,会加大分散流量,分散风险,激励优质直播内容的出现,吸引更多有能力分享的主播。 第三,直播全面技术变革即将到来。5G时代已经到来,可穿戴设备,物联网,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等技术,即将全面改变目前头部直播的现状。网络时代,真正能够彻底淘汰一个平台的不仅是市场,更要命的是技术的革命。BP机和柯达生产厂家倒闭不是因为市场份额,而是技术进步。直播的头部平台,越早认识到这一点,越能在未来的竞争中活下来。直播技术的研发,绝不是像乔碧萝殿下那样盛世美颜的欺骗技术,而是真正更新换代的核心技术。 回头一看,未来已来。可如今,我们还在纠结丛林时代的问题,这本身就值得唏嘘。 □朱巍(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副教授)[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31日 16:30
斗鱼公布“萝莉变大妈”处理结果:永久封停
斗鱼公布“萝莉变大妈”处理结果:永久封停

  IT之家8月1日消息今日凌晨,斗鱼官方公布了关于主播“萝莉变大妈“事件处理公告。斗鱼表示,近日,“萝莉变大妈“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经平台调查核实,该事件系主播“乔碧萝殿下”自主策划、刻意炒作。针对事件中主播发表不当言论,挑战公众底线,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一事,现平台作如下处理决定:即日起永久封停主播“乔碧萝殿下”直播间,下架所有相关视频,并关闭主播个人鱼吧。斗鱼一直秉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决反对网络恶意炒作等行为,积极弘扬网络正能量。事件回顾:近日,斗鱼直播平台拥有五万多粉丝的声优女主播“乔碧萝殿下”,在与其他女主播连线直播时出Bug,平时用来遮挡脸部的Gif图片不见了,画面中显示的是一位皮肤黝黑的中年女士。由于她在社交软件晒出的照片显示她长相十分甜美少女,自称是颜值主播,但现在直播间内的粉丝纷纷大呼受骗。其中曾为其花费10万元,排在榜一的男粉丝一怒之下也注销账号消失了。事发后,29日,女主播“乔碧萝殿下”首次现身,在直播中她承认此前突然露脸为策划。在其个人鱼吧中,“乔碧萝殿下”称此次推广花费28万元,并已经开始承接声卡广告和美颜相机广告,直播间人气已经从开始的5万涨到了60万。今日凌晨,“乔碧萝殿下”,账号被封,并被斗鱼下架所有相关视频,并关闭主播个人鱼吧。[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7月31日 15:32
美女直播变“大妈”:别让急功近利玩坏了直播行业
美女直播变“大妈”:别让急功近利玩坏了直播行业

  原标题:美女直播变“大妈”:别让急功近利玩坏了直播行业 新京报插画/赵斌 至少在下个五年,互联网直播仍是毋庸置疑的风口。然而,直播行业要想良性发展,其模式必须得到升级,即“去网红化”。 近日,女主播“乔碧萝殿下”直播期间萝莉变大妈的闹剧引发网友关注。本以为该事件会让她疯狂掉粉,没想到露脸之后,她的直播间直接冲上了排行榜第一,人气从5万涨到了60万。7月30日,乔碧萝在直播中承认,“露脸事件”为前期策划,后期推广总共花了28万。不过,7月31日早晨,其又在其微博上否认了策划一说。 这个事件引发社会热议,岂知这只是直播行业的冰山一角。 网络主播靠什么赚钱 礼物收入是各大直播平台主播的重要获利手段,除此之外,还有网红销售、广告宣传、信息流广告等。 刷礼物具体就是,网友花钱买道具,再给主播送礼物,主播收到的礼物,会在后台转化成虚拟币,主播与平台就这些虚拟币有分成比例。通常而言,主播被打赏的金额越多,平台获利也就越大。所以,完全靠平台自律解决网络治理问题,至少在商业逻辑上很难说得通。 主播除了靠礼物赚钱外,电商卖货业务也很赚钱。现在几乎所有直播平台都开放了电子商务业务,有的是平台自己搞的,有的是引流到第三方平台。 主播卖货的获利追求很强烈,相比传统电商而言,一些主播为了卖货无所不用其极。虚假夸大宣传、欺骗宣传、洗脑式售卖、绑架型购买等行为,几乎成为直播电商的标配。至于广告法、产品质量法、电子商务法等相关法律规定早已弃之不顾。 直播中对电商的引流更加令人瞠目结舌,实践中,主播会对“挂榜直播”提出金额要求。比如,直播间电商刷礼物超过一万元的,可以挂榜——通过主播直播间引流到电商自己的直播间;刷礼物超过三万的,主播可以与电商连麦、PK,增加商品销售几率;如果刷的礼物更多,主播就可以直接在直播间代替电商售卖。 按照广告法相关规定,这类引流行为等同于广告和代言,绝大部分主播连产品是什么都不知晓,更谈不上任何的消费者权益保护了。 话又说回来,一旦消费者发现买的货有问题怎么办?能回到直播间来反馈吗?答案一般都是否定的。主播在直播间设置屏蔽词,或者干脆将投诉用户拉入黑名单一劳永逸。即便出现假货问题,也由主播背后的电商承担责任,或者由最终出售商品的被引流平台承担责任。 主播们还有一种赚钱的方式,那就是广告。一些主播会按照自己影响力来标记广告价格。一个粉丝数量两百万的主播,发布一条广告小视频,获利就有数万元。大部分主播自己发的短视频广告,并未按照广告法的规定标记为广告,广告内容更不会有太多顾虑。主播们规避广告风险的办法就是及时删除,一般都是发布期限不会超过一天,到了点击次数或时间段,主播就会删除这个视频,仿佛一切没有发生过。 为什么要给主播刷礼物 在直播间刷礼物的人很多,从金额由少至多,大体上可以分为几大类。 第一类是情怀散票。网络直播主播PK中,一个网民一个直播时段不超过一百元的都叫散票。这部分群体大体以“情怀”为主。所谓“情怀”,指的是直播间“老铁”们的无条件支持,不以点关注、卖货或加微信为条件。这部分钱占不到主播收入的十分之一,但这类散票支持却对主播赚大钱起到至关重要的效果。 第二类,点关注。大约在四五年前,直播平台开始出现疯狂刷礼物浪潮,刷礼物目的只有一个:让主播给刷礼物的人点关注。 如此,等刷礼物的人自己开播的时候,在线人数就会增多,比他粉丝少的人,也会按照“刷礼物点关注”基本原则,在你直播间里刷礼物,你也要按照规则给他们点关注。就这样,一级一级,从上到下,有序循环。 那么,到底是谁会听从主播的话点关注呢?当然是那些老铁们,天天看直播,部分人会产生心理学所说的“依恋移情”,一旦行为被习惯化,粉丝也就变成了老铁,再变成直播平台中出现的“×家军” “××大队”等奇葩组织。这时候,老铁们对主播的贡献,不局限于情怀散票,更是在点关注上成为主播摇钱树。 第三类,加微信见面。直播加微信和见面都是有价格的,一般刷到一定礼物数量,主播微信是会加上的。至于加了微信后,是女主播通过其他方式进行“表演”,还是转账等方式达到其他目的,这都是线下问题。 第四类,金主电商。如果说,情怀+点关注形成的是主播1.0时代,那么,社交电商出来后,微商+直播的2.0时代现在就到来了。金主电商刷礼物之巨额,可以用“凶残”来形容。大网红每天纯收益数十万已成头部主播平均收入。 试想一下,一次直播中电商花费数十万引流来的人气,需要卖多少货才能赚回来?按照商业逻辑看,除非销售的是一本万利的产品,否则是绝不可能回本的。这也是为何一些直播平台三无产品、假冒伪劣产品居多的主要原因。 乔碧萝殿下事件欺骗的是网民对外观的信任,收的是老铁们的“智商税”,但问题的关键是,这仅是直播经济的冰山一角。 未来直播的走向是什么 至少在下个五年,互联网直播仍是毋庸置疑的风口。直播行业与传统产业的深度融合将影响到新一代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脉络。毕竟,据我们调查,目前直播的受众主要集中在“五环外”,五环内的人群尚未得到有效普及。 未来,直播行业至少在以下三个方面发挥重大动能。 第一,直播的社交化。直播的动能在于社交,缺乏社交的直播就如同被断掉双臂的维纳斯。社交发力点在于直播和短视频,没有视频和直播做支撑的社交就如同水中的明月。直播与社交的深度融合比较难,主要问题出现在各大平台垂直领域的势力范围早已划定。必须明确,未来成功的模式,一定是相互融合而不是相互排斥,相互借力而不是独立开发。 第二,直播的商业化。内容变现本来很美,很多网络平台在内容变现领域发挥得很好,如信息流广告、电子商务发展、大数据营销等。但是,直播的商业化并非仅在打赏、电商等原始阶段。优质直播内容才是真正的稀缺品,如知识分享、远程会议、远程教育、生活分享、直播扶贫等。 这些直播和短视频必须是严格遵守法律法规的,是有序发展的,是对消费者有保障的,是平台进行先行赔付的,是真正有内容而非传销型点关注和割韭菜型卖货的。 这些年我一直在呼吁平台要彻底“去网红化”,一方面,现有的网红绝大部分是直播兴起时崛起的那群人,粉丝积累时的原罪、素质和法治观念的缺乏、设置关注门槛的现状以及流量的占用是所有大平台都面临的问题;另一方面,去网红化的结果就是遍地开花,去中心化的分享经济,会加大分散流量,分散风险,激励优质直播内容的出现,吸引更多有能力分享的主播。 第三,直播全面技术变革即将到来。5G时代已经到来,可穿戴设备、物联网、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等技术,即将全面改变目前头部直播的现状。网络时代,真正能够彻底淘汰一个平台的不仅是市场,更要命的是技术的革命。直播技术的研发,绝不是像乔碧萝殿下那样盛世美颜的欺骗技术,而是真正更新换代的核心技术。 回头一看,未来已来。可如今,我们还在纠结丛林时代的问题,这本身就值得唏嘘。 朱巍(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31日 09:03
忘开美颜吓坏粉丝,乔碧萝称直播露脸是策划,花费28万接洽广告
忘开美颜吓坏粉丝,乔碧萝称直播露脸是策划,花费28万接洽广告

   2018年人气女主播冯提莫火遍全网时不少网友还狂喷冯提莫的各种黑点,而到了2019年,直播界似乎除了加个微信就漫天要价的“千元莉哥”外,就几乎没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代表人物了,而最近的乔碧萝却因为直播间事故的原因,莫名其妙火了起来,她在直播中忘记开开美颜真人出镜,“萝莉”秒变“大妈”,更有粉丝称被吓坏,乔碧萝近日作出回应,称自己在直播中露脸其实是花费了28万元的策划而已,并且因为这场策划,接洽了多个广告商来让自己在直播间中打广告。对于乔碧萝本人的这种回应,大部分网友都不买账,甚至有言语比较犀利的网友直接称,乔碧萝的这种做法是“事后挽尊”。毕竟当天直播现场和另外一起连线的女主播曾经多次明里暗里提示乔碧萝已经真人出镜,但是当时没有注意到真实情况的乔碧萝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镇定自若地直播。这一直播事件被网友放到网上之后,便火速蔓延开来,甚至很多之前不知道乔碧萝是谁的人,如今也大概知道一二了。很显然,这次直播就是一次意外事件,但是据网传消息,对于当天那位连线女主播的“好意提醒”,乔碧萝本人并不买账,甚至在下播之后还用不少言语攻击了这位女主播,不过这些都是直播间的粉丝们放在网上的消息,真实性和可靠性就不得而知了。乔碧萝露脸事件让其直播间粉丝一夜之间从5万涨粉到50万,虽然大部分的粉丝都是冲着“看戏”过去的,但是也能够从侧面反应出来如今网友们看直播的一种心态,其实更多的时候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而在这样的需求之下,也就难怪为什么会有各种各样不堪入目博人眼球的方式来让自己迅速蹿红了。只能说,如今真的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网红乔碧萝只是用美颜让自己拥有一张可爱的萝莉脸,就能够在直播间里拥有粉丝群体依靠这个平台赚钱,而又因为“露脸事件”让名气不高的她如今成为50万粉丝的女主播,这样戏剧化的变化,似乎每天都在发生,也正因为网友们给予了网红们这样一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火的平台和机遇,才让网红和直播成为一种职业。其实,直播行业和网红的确能够催生不少的商业机遇,而像李佳琪这种美妆达人的直播的确也能够成为一种新型的产业来进行操作,不过像乔碧萝这种“跳梁小丑”式的操作和定位,除了博人一笑之外,真的看不出有什么其他的好处。“乔碧萝”事件虽然一夜之间火爆全网,但是她淹没的速度或许比她蹿红的速度慢不了多少,和乔碧萝相比,至少冯提莫这一类型的主播还有一技之长可言,看来直播界鱼龙混杂的现状,还要维持很久,不过终有一天直播界也会迎来行业洗牌,乔碧萝必然是会被“清洗”掉的一分子。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7月30日 23:59
乔碧萝变大妈乃是花28万推广的效果,人气不跌反升,接代言成赢家
乔碧萝变大妈乃是花28万推广的效果,人气不跌反升,接代言成赢家

   近日娱乐圈各种离婚分手不断,而网红界也不甘寂寞,乔碧萝殿下的事情可谓是让很多网友震惊到了,虽然说如今的P图堪称是换脸,可是“乔碧萝殿下”还是让网友的三观再次碎了一地,让人觉得自己还真是图样图森破,走过最长的套路还是大妈的套路,一个50多岁的大妈,冒充一个小萝莉……据悉榜一的铁粉知道这个消息后,直接把账号都注销了,花钱是小事,既然能随手刷十来万礼物的粉丝不缺钱,可是要面子啊,这事被身边的朋友知道了,估计一辈子都别想抬头做人了,而且之后估计有对象了,对象心理也别扭,而榜而虽然没注销账号,可是直接把这位乔大妈的丑照,改为了头像,看起来是“爱之深恨之切”了。本以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乔大妈估计都无颜见人了,结果不曾想事情得到了反转,或许是因为这件事好奇的网友比较多,所以乔大妈的事情,可谓是网上发酵了好几天,而且人气可谓是不跌反升,粉丝更是从55w突破到了60w,人气直接飙升到了平台第一名,如果说这只是粉丝一时好奇也就罢了,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才真是让网友跌破了眼睛。其实也有人好奇为何当时打码突然出现了bug呢,随后乔大妈解释了,其实这件事是背后有人策划的,而且为了推广这件事情,花费了28w,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想不通为何会这么做,花钱找骂吗?看看效果再说吧……就因为乔大妈因此走红,开始有商家不断找上门找她代言,或者商量让她做广告,乔大妈得意洋洋地说,已经声卡广告和美颜相机的广告,以前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如今看来只要对网红而言,只要出名了不管是好名声,还是恶名声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啊,只是这样的商家请她做代言,考虑过自家用户的感受了吗?如今这个网红满天飞,人人都可以成为网红的年代,虽然网红门槛比较低,可是想长久走下去,还是需要提高自身的业务能力以及自身品德,否则只能成为下一个天佑、莉哥、温婉等一闪而过,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小伙们对于这个“乔大妈”怎么看呢?觉得她能红多久呢?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7月30日 07:43
"变大妈"主播承认花28万营销 斗鱼内部人士称不知情

  原标题:“变大妈”主播承认花28万营销,斗鱼内部人士称不知情  因直播操作不当而引发“萝莉变大妈”的主播“乔碧萝殿下”承认自己的意外走红确实是公会营销,共花费28万。 新京报讯(记者 白金蕾 罗亦丹)7月30日,因直播操作不当而引发“萝莉变大妈”的主播“乔碧萝殿下”现身直播间和微博,她承认自己的意外走红确实是公会营销,共花费28万。她还在直播中哭泣谴责,“看直播真的就是看脸吗”,“后来舆论导向就变了”。 几位不同部门的斗鱼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斗鱼未参与上述事件营销,对事件引发的舆情始料未及,但内容、运营、政府事务等部门都已启动应急预案,积极应对。“我们的初衷是希望给予大众展示自我的机会,让草根发声。”一位斗鱼市场部人士称。 新京报根据斗鱼直播视频整理发现,主播“乔碧萝殿下”于2019年6月11日在斗鱼平台注册,于2019年6月13日在斗鱼平台首次开播,房间号:7088111。该主播是斗鱼APEX分区的主播,其主要直播内容为游戏以及唱歌。此前,该主播也曾在虎牙直播担任APEX分区主播。 2019年7月23日23时左右,斗鱼主播“Mix晴子”与主播“乔碧萝殿下”进行连麦PK。在连麦过程中,主播“乔碧萝殿下”因使用图片遮脸出现操作失误,导致其真实容貌暴露,引发“萝莉变大妈”的报道。此前,该主播直播时并不露脸,只是以声音和粉丝交流。 在7月23日晚直播过程中,该主播曾表示,自己50多岁,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主播“乔碧萝殿下”的榜一(打赏榜第一位)名为“三木还是木然燃”,自称为主播的公司同事。事件发生后,该人士并未注销账号,于7月30日进行了直播,关注数1.1万,热度3.7万。 “黑红”主播擅长营销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截至30日20时30分,“乔碧萝殿下”斗鱼粉丝已经突破70万,涨了7倍有余。“意外”走红后,主播进一步对自己展开营销。 近两日,该主播还在微博上称,过段时间准备出ep(单曲),马上写好一首饶舌歌曲;想营销方案要动脑子,给同行教学一下(目前已删除)。该主播还在其鱼吧透露,已经在承接声卡和美颜相机广告。 疑似该主播经纪人的QQ则在6月25日时就称,“我们公司要做一个新IP ,乔碧萝殿下,斗鱼7088111,主要是FPS女主播主推。”7月5日,该人士称,“这波纯做人设崩塌,别留言”。上述人士还在7月25日称,“特别企划:与十万喷子共进退,斗鱼7088111。”该QQ号为“乔碧萝殿下”的微博简介显示:经纪人QQ323087***。 直播圈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从“乔碧萝殿下”的直播间来看包装非常专业,不排除有经纪公司运作。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网红直播颜值很重要,但更关键的是有自身特点以及会包装,而且由于游戏陪玩、语聊等新业态的兴起,“乔碧萝殿下”这类不靠脸就能收割粉丝钱包的主播,也在直播行业占据一席之地。 截至29日21:00,“乔碧萝殿下”贡献总榜中排名第一的粉丝贡献值为32.43万,按照斗鱼贡献值与礼物的换算关系,该名粉丝已经为“乔碧萝殿下”刷了3.2万元礼物。排名第2和第3的粉丝则分别刷了1.5万元与4000元礼物。近一个月时间,其贡献总榜前十名粉丝已经贡献了约6.8万元人民币。 对于粉丝贡献的礼物,直播平台要收取约50%的抽成,剩下部分则由主播与经纪公司按照八二到六四的比例进行分成。“乔碧萝殿下”直播开播仅一月有余,照此计算,仅依靠排行前十的粉丝所刷的礼物,“乔碧萝殿下”在一个月内就砍下了近3万元礼物流水。 根据移动社交平台陌陌发布的《2018主播职业报告》,21%职业主播月收入可以过万。照此计算,“乔碧萝殿下”在开播首月通过前十名粉丝所刷礼物收到的利润,就接近3万,其吸金能力已经超越了普通主播的水平。 业内人士称图片遮脸正常 不少网友质疑“乔碧萝殿下”用虚假照片欺骗粉丝感情。对此,山东音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王鑫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乔碧萝殿下”能够直播赚钱其实很正常,因为现在“有不少二次元主播直播时可以不露脸,而是使用卡通动漫头像代替,再加上语聊陪玩行业的兴起,声音好听就算不露脸也是可以赚到钱的。” 在王鑫华看来,即便颜值过关,普通人不一定能取得“乔碧萝殿下”的直播成绩,因为作为主播来说,有特点最重要,颜值相比之下会显得没有那么重要。“比如许多非常丑的主播也会很火,而对于这名主播来说,如果她打游戏确实特别厉害,再加上一些商业领域的运作,也是可以火的。” 新京报记者翻阅“乔碧萝殿下”斗鱼资料发现,其自称“病娇财迷毒舌,新人主播,国服知名白莲花。”身份则包括“配音cv、作词作曲音乐人、品牌运营人、平面设计师、电台NJ、原创文学作家、画师、广告文案策划”。 “乔碧萝殿下”除游戏直播外,还发展了多项可赚钱的“副业”,如“两个飞机定制专属铃声指定歌曲”、“一个飞机定制专属头像主播亲绘”。当粉丝让她“爆照”的时候,“乔碧萝殿下”回应称“先刷礼物,10级以上粉丝徽章的微信群,我天天开群视频,一个火箭加微信群。”根据斗鱼平台规则,一个飞机价值100元人民币,一个火箭价值500元人民币。 直播圈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从“乔碧萝殿下”的直播间来看,她的包装“非常专业”,而且如果不看脸,直播内容也说得过去,“后面肯定有经纪公司在运作”。 王鑫华表示,“颜值崩塌事件肯定对她有一定影响,但具体未来如何发展,就看根据她的风格,一般搞笑类主播变现不好,美妆、美女类更好。”[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30日 07:05
反转!女主播承认“萝莉变大妈”事件为策划,推广费高达28万
反转!女主播承认“萝莉变大妈”事件为策划,推广费高达28万

   网红主播“萝莉变大妈”事件最近震惊了不少人。主播“乔碧萝殿下”因祸得福,非但没有狂掉粉,还因此事冲上了排行榜第一,热度比露脸之前还要高。本以为这只是一场平台bug引发的意外,没想到“乔碧萝殿下”竟然公开承认,这是一起营销事件。(“乔碧罗殿下”自拍和真容对比图)在一场直播中,“乔碧萝殿下”没有露面只发出声音,承认此前突然露脸事件为营销。(“乔碧萝殿下”在直播中承认“我们做了一些宣传”)她还在个人鱼吧(类似于直播平台上的论坛)中,透露此次露脸事件的营销推广费用一共花费了28万元。而且,她还表示自己已经开始承接声卡广告和美颜相机广告。露脸事件演变成了一场稳赚不赔的生意。本以为“乔碧萝殿下”实力劝退宅男粉丝的真容会让她疯狂掉粉,没想到露脸之后,她的直播间直接冲上了排行榜第一,人气从5万涨到了60万。“乔碧萝殿下”彻底从小众声优圈出圈,引来全民围观。(“乔碧萝殿下”的直播间冲上全平台直播排行榜第一)(“乔碧萝殿下”发博感谢粉丝)事件之所以引起轰动,是因为“乔碧萝殿下”原本在直播时从不露脸,声音似萝莉的她被宅男粉丝们默认是一个长相甜美的清纯小姐姐。(“乔碧罗殿下”直播时会用卡通人物遮住脸)加上她平时也会发布一些自拍,询问粉丝们自己这样好不好看,就更加深了这种印象。(“乔碧罗殿下”发布的自拍)当然这个自拍现在已经被扒出是盗图,被盗图的小姐姐已经在考虑用法律手段应对此事。(被盗图的小姐姐)(发声明谴责“乔碧罗殿下”的盗图行为)结果她的真容曝光,卡通头像下藏着的竟是一个皮肤黝黑,黑眼圈深重的中年大妈,反差之大让人震惊。(真容曝光变大妈)事件从直播圈渐渐发酵到全网,“乔碧罗殿下”就这么红了。走红之后,“乔碧罗殿下”似乎还挺伤心。她先是在直播中哭诉自己遭到网络暴力,称她又没有犯法,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事情。(“乔碧罗殿下”在直播中哭诉长得好看并不重要)然后又穿戴整齐,化上美美的妆出现在直播间,力证自己长得并不丑。最新的动态是,她发布了一条微博似乎是在表达要退圈的意思,称“再见,再也不见”。只能感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7月30日 05:06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