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李亚玲回应“监督员”事件:国航有道歉无赔偿(视频)
李亚玲回应“监督员”事件:国航有道歉无赔偿(视频)

   7月15日,知名编剧李亚玲就“国航监督员”事件与国航方面进行协商。此前,国航曾回应称,牛某某患有精神疾病。李亚玲发文称,国航认为此事是乘客之间的纠纷,已交由公安机关解决,国航在处置中妥当。此外,李亚玲还表示,国航方面已经真诚道歉,但不会作出赔偿,也没有办法阻止精神病人登机。[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14日 22:45
国航员工乘机大闹头等舱 涉事女子曾因阻碍执行公务被拘
国航员工乘机大闹头等舱 涉事女子曾因阻碍执行公务被拘

  大声斥责同机旅客打电话、拍摄相关旅客、要求机组报警并填写投诉表要求空乘签字......近日,编剧李亚玲在微博投诉“国航监督员”行为过激事件引起关注。新京报记者多方确认,投诉中自称“监督员”的旅客系国航工作人员牛某某。其曾因阻碍民警执行公务被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7月14日,李亚玲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13日,她已接到了国航相关负责人的电话,对方对她及其他乘客致歉,双方约定周一在国航总部面对面沟通解决问题。对此,法律界人士认为,牛某某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有待商榷。“监督员”乘机“激动”报警7月13日,李亚玲在微博中讲述了她12日乘坐国航CA4107,从成都飞往北京时遇到一名自称“国航监督员”人员的经历,并质疑该“监督员”滥用职权、扰乱公共秩序。李亚玲在微博中称,一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旅客在头等舱大声斥责其他旅客打电话和玩手机的行为,当时飞机处于滑行和机舱提醒时段,随后打电话的旅客关闭了手机,玩手机的旅客表示其手机处于飞行模式。但这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旅客继续斥责,要求机组人员提供相关旅客身份资料,同时拍摄相关旅客、要求机组报警并填写投诉表要求空乘签字。此外,李亚玲在微博表示,该名“监督员”谎称相关旅客对其进行围攻随后打电话报警。13日,李亚玲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录制视频时,飞机正处于落地滑行阶段,女子在与警方沟通中,报了她的座位号,称包括她在内的3人,辱骂、围攻这名监督员,并声称“有什么问题,让我去跟警方说”。让她没想到的是,下机时,她刚通过接驳通道,就被乘务人员叫住,让她留下配合警方调查。李亚玲称,她当时因为有事儿,未理会就离开了。当时她不知道几位旅客被警方带走了,直到13日晚间,被警方带走配合调查的一名旅客告诉她,警方调查直到晚上8点才结束,“在机场滞留了7个小时”。李亚玲质疑称,仅因为那名所谓的“监督员”一句话,就要耽误几个小时在机场吗?13日晚间,李亚玲在微博中称,已接到国航方面电话,对方表示了对她以及其他乘客的歉意,已约定周一(7月15日)到国航总部面对面沟通解决。▲牛宇虹在航班上与其他旅客争执画面。视频截图涉事女子曾因阻碍执行公务被拘根据一份“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显示,牛某某曾在2013年与同事发生纠纷,在首都机场公安分局接受询问时,拒不配合民警调查,大声辱骂民警并向其面部吐口水,严重阻碍民警执行公务。因违反《治安管理条例》被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牛宇虹在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五日后,向民航华北地区管理局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该机关作出决定书,维持了处罚决定。牛宇虹不服,遂起诉至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一审败诉后又上诉至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最后,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判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记者检索发现,牛宇虹在公共场合与其他人发生争执并非首次。有微博网友称,5月23日国航北京飞广州的航班上,牛宇虹延误所有乘客下机半个小时。另有网友称,今年春节,在国航办票柜台碰到牛宇虹,其大声斥责柜台人员不按规矩办事、插队,但其实并没有任何人插队。14日下午,牛宇虹在地铁、公交上吵闹的视频也相继被爆出。微博称其抢座不成大闹地铁车厢。视频中,牛宇虹称要让地铁进行整顿,并报警道“地铁五号线,有人打我,一个男的用拳头,在我脸前比划了好几下。”▲国航官方微博评论的截图。焦点一:牛某某是否为国航的“监督员”?在李亚玲在微博中贴出多张聊天截图显示,这名“监督员”为国航客舱部办公室工作人员牛某某。截图中,牛某某称,民警将两位旅客带回派出所处理,最后两位旅客向我道歉,晚上8点30分,民警才同意他们回家。李亚玲表示,截图系别人私信发给她的。14日,李亚玲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确认,自称监督员的女子为国航员工牛宇虹,她在接到国航道歉时也得到了核实。新京报记者从其他渠道确认,牛宇虹确为国航工作人员,但是因为身体健康原因,已未从事实际工作。对此,国航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牛某某并非“监督员”,国航目前没有设置监督员这个岗位。国航官方微博也在评论中回复称“国航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但这一内容随后被删除。焦点二:航空公司监督员有何职能?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在2007年民航资源网发布的来自“国航股份西南分公司党委宣传部”的报道中称,据国航股份西南分公司运行质量管理部介绍,社会质量监督员制度是从1994年开始的,社会服务质量监督员每年从该公司常旅客中义务聘请,请他们不定期地对公司购票、地面服务和空中服务质量进行检查,用《服务质量监督表》的方式回馈到公司。同时,该报道还提到,所有社会质量监督员本身也是公司知音卡的金卡和白金卡客户。国航官网2011年的国航新闻中,也出现了“邀请服务质量社会监督员”的说法。此外,民航资源网的报道中也出现了“国航为监督员颁发聘书”的图片。据业内人士介绍,航空公司聘请监督员的目的是监督航空公司或者机场的服务,提供改进服务的意见和建议,此外并无特权。民航专家綦琦介绍,监督员职责主要是在服务场景中为航空公司直接提供服务监督,对航空公司负责,起到第三方监督的作用。目前,监督的形式已经变化,航空公司可以通过直接向旅客发信息、或者专业的测评系统以及第三方软件获取旅客更加客观的评价,而不再需要监督员这样很主观的评价。焦点三:牛某某的行为是否存在不妥?对此,多位民航内部人士认为,在飞行过程中,牛某某制止旅客将手机关机或调至飞行模式的行为本身并无不妥,但其方式方法不太恰当。航空法专家张起淮表示,如果旅客发现了危及航空安全但不是特别紧急的情况,可以首先报告给乘务员,乘务员也可以通知飞机上的安全员,由机长、安全员来处理,这是常规的处理流程。綦琦同样认为,机上旅客的违规行为应由乘务员负责劝阻,严重时应该由乘务长和安全员处理,如果影响航空安全可由机长决定是否请旅客下机。“曾经出现过因旅客违规飞行中断,降落请旅客下机的事件。”张起淮分析说,每一位乘客可以报警并请警方处理,但作为机上乘务组来说,他们直接负责机上的所有安全事务,安全事件应首先由乘务组或机长判断是否影响飞行安全并选择报告地面,并要求警方处理。新京报记者吴婷婷程亚龙张亚男编辑程磊[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7月14日 16:44
国航"监督员"被指大闹机舱 国航称当事人并非监督员
国航

  国航“监督员”斥责乘客被指大闹机舱 国航称当事人并非“监督员”;专家称涉事女子处理问题方式方法有待商榷 国航回复称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但该条微博随后被删除。本版图片/网络截图 一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女子在机舱内大声斥责乘客在飞机内使用手机并报警,随后警方带走相关乘客进行调查。该事件视频经网络传播后引发关注,一方面人们质疑“国航监督员”这一职位,另外有人认为该女子在机舱内斥责其他乘客并报警等“激动”行为是在扰乱公共秩序。曝出此事的编剧李亚玲在微博上表示,相关乘客被警方带走后滞留7个小时。“一句话,就要耽误几个小时在机场吗?”对此,尽管该女子行为是在维护飞机飞行安全,但专家仍认为处理问题方式有待商榷。 视频中,牛某某一直在大声斥责其他乘客。 新京报讯 近日,编剧李亚玲在微博中投诉“国航监督员”行为过激事件引起关注。新京报记者多方确认,投诉中自称“监督员”的旅客系国航工作人员牛某某。其曾因阻碍民警执行公务被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7月14日,李亚玲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13日,她已接到了国航相关负责人的电话,对方对她及其他乘客致歉,双方约定周一在国航总部面对面沟通解决问题。对此,法律界人士认为,牛某某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有待商榷。 “监督员”被质疑扰乱公共秩序 7月13日,李亚玲在微博中讲述了她12日乘坐国航CA4107航班,从成都飞往北京时遇到一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经历,并质疑该“监督员”滥用职权、扰乱公共秩序。 李亚玲在微博中称,一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女子在飞机滑行阶段态度十分恶劣地斥责头等舱的三名乘客使用手机,随后旅客虽关闭了手机,但该女子依然对相关旅客不停指责。此外,该女子要求机组人员提供相关旅客身份资料,同时拍摄相关旅客、要求机组报警。 在飞机还有十分钟降落时,该女子走到此前使用手机的旅客前,要求其在投诉材料上签字,遭到拒绝后,坐在过道上继续大声斥责。 视频显示,尽管有乘务人员上前对该名女子进行劝解,但该女子转而斥责机上其他拍摄视频的乘客。此外,李亚玲在微博表示,该名“监督员”谎称相关旅客对其进行围攻随后打电话报警。 李亚玲称,录制视频时,飞机正处于落地滑行阶段。该女子在飞机起飞和降落阶段一直在机舱内大声斥责其他人。女子在与警方沟通中,报了李亚玲的座位号,称谎称包括李亚玲在内的3人,辱骂、围攻自己。让李亚玲没想到的是,下机时,她刚通过接驳通道,就被乘务人员叫住,让她留下配合警方调查。 李亚玲称,她当时因为有事就离开了。当时她不知道其他旅客被警方带走了,直到13日晚间,被警方带走的一名旅客告诉她,配合警方调查至晚8点才结束,“在机场滞留了7个小时”。李亚玲质疑,仅因为那名所谓的“监督员”一句话,就要耽误几个小时在机场吗? 13日晚间,李亚玲在微博中称,已接到国航方面电话,对方表示了对她以及其他乘客的歉意,已约定周一(7月15日)到国航总部面对面沟通解决。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牛某某曾因阻碍执行公务被拘 涉事女子曾因阻碍执行公务被拘 根据一份“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显示,牛某某曾在2013年与同事发生纠纷,在首都机场公安分局接受询问时,拒不配合民警调查,大声辱骂民警并向其面部吐口水,严重阻碍民警执行公务。因违反《治安管理条例》被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此后,牛某某在被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后,向民航华北地区管理局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的申请,该机构作出决定书,维持了处罚决定,牛某某不服,遂起诉至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一审败诉后又上诉至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判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昨日,牛某某在地铁、公交上的视频在网上曝出。一名微博博主称牛某某抢座不成大闹地铁车厢,视频中,牛某某称要让地铁进行整顿,并报警称“地铁有人打我,一个男的用拳头,在我脸前比画了好几下。” 国航回复称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但该条微博随后被删除。本版图片/网络截图 焦点1 牛某某是否为“监督员”? 系国航员工但并非“监督员”,相关回复被删除 李亚玲在微博中贴出多张聊天截图显示,这名“监督员”为国航客舱部办公室工作人员牛某某。截图中,牛某某称,民警将两位旅客带回派出所处理,最后两位旅客向我道歉,晚上8点30分,民警才同意他们回家。李亚玲表示,截图系别人私信发给她的。 李亚玲称,这个牛某某的身份在国航给她致电时得到核实。随后记者从多渠道确认,牛某某确为国航工作人员。 对此,国航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牛某某并非“监督员”,国航目前没有设置监督员这个岗位。国航官方微博也在评论中回复称“国航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但这一内容随后被删除。 焦点2 航空公司监督员有何职能? 监督航司或机场服务提供意见和建议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在2007年民航资源网发布的来自“国航股份西南分公司党委宣传部”的报道中称,据国航股份西南分公司运行质量管理部介绍,社会质量监督员制度是从1994年开始的,社会质量监督员每年从该公司常旅客中义务聘请,请他们不定期地对公司购票、地面服务和空中服务质量进行检查,用《服务质量监督表》的方式回馈到公司。 同时,该报道还提到,所有社会质量监督员本身也是公司知音卡的金卡和白金卡客户。 国航官网2011年的国航新闻中,也出现了“邀请服务质量社会监督员”的说法。此外,民航资源网的报道中也出现了“国航为监督员颁发聘书”的图片。 据业内人士介绍,航空公司聘请监督员的目的是监督航空公司或者机场的服务,提供改进服务的意见和建议,此外并无特权。民航专家綦琦介绍,监督员职责主要是在服务场景中为航空公司直接提供服务监督,对航空公司负责,起到第三方监督的作用。目前,监督的形式已经变化,航空公司可以通过直接向旅客发信息、或者专业的测评系统以及第三方软件获取旅客更加客观的评价,而不再需要监督员这样很主观的评价。 焦点3 牛某某的行为是否不妥? 机上旅客的违规行为应由乘务员负责劝阻 多位民航内部人士认为,在飞行过程中,牛某某制止旅客使用手机的行为本身并无不妥,但其方式方法不太恰当。 航空法专家张起淮表示,如果旅客发现了危及航空安全但不是特别紧急的情况,可以首先报告给乘务员,乘务员也可以通知飞机上的安全员,由机长、安全员来处理,这是常规的处理流程。 綦琦同样认为,机上旅客的违规行为应由乘务员负责劝阻,严重时应该由乘务长和安全员处理,如果影响航空安全可由机长决定是否请旅客下机。“曾经出现过因旅客违规飞行中断,降落请旅客下机的事件。” 张起淮分析说,每一位乘客都可以报警,但作为机上乘务组来说,他们直接负责机上的所有安全事务,安全事件应首先由乘务组或机长判断是否影响飞行安全并选择报告地面,并要求警方处理。涉事女子的行为有待商榷。 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 程亚龙 王胜男[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14日 09:33
国航员工大闹头等舱 知情人称其已不从事实际工作
国航员工大闹头等舱 知情人称其已不从事实际工作

  原标题:国航员工乘机“大闹”头等舱,知情人称因健康问题其已不从事实际工作 大声斥责同机旅客打电话、拍摄相关旅客、要求机组报警并填写投诉表要求空乘签字。。。。。。近日,编剧李亚玲在微博投诉“国航监督员”行为过激事件引起关注。 新京报记者多方确认,投诉中自称“监督员”的旅客系国航工作人员牛某某。其曾因阻碍民警执行公务被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7月14日,李亚玲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13日,她已接到了国航相关负责人的电话,对方对她及其他乘客致歉,双方约定周一在国航总部面对面沟通解决问题。对此,法律界人士认为,牛某某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有待商榷。 “监督员”乘机“激动”报警 7月13日,李亚玲在微博中讲述了她12日乘坐国航CA4107,从成都飞往北京时遇到一名自称“国航监督员”人员的经历,并质疑该“监督员”滥用职权、扰乱公共秩序。 李亚玲在微博中称,一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旅客在头等舱大声斥责其他旅客打电话和玩手机的行为,当时飞机处于滑行和机舱提醒时段,随后打电话的旅客关闭了手机,玩手机的旅客表示其手机处于飞行模式。但这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旅客继续斥责,要求机组人员提供相关旅客身份资料,同时拍摄相关旅客、要求机组报警并填写投诉表要求空乘签字。 此外,李亚玲在微博表示,该名“监督员”谎称相关旅客对其进行围攻随后打电话报警。 13日,李亚玲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录制视频时,飞机正处于落地滑行阶段,女子在与警方沟通中,报了她的座位号,称包括她在内的3人,辱骂、围攻这名监督员,并声称“有什么问题,让我去跟警方说”。让她没想到的是,下机时,她刚通过接驳通道,就被乘务人员叫住,让她留下配合警方调查。 李亚玲称,她当时因为有事儿,未理会就离开了。当时她不知道几位旅客被警方带走了,直到13日晚间,被警方带走配合调查的一名旅客告诉她,警方调查直到晚上8点才结束,“在机场滞留了7个小时”。 李亚玲质疑称,仅因为那名所谓的“监督员”一句话,就要耽误几个小时在机场吗? 13日晚间,李亚玲在微博中称,已接到国航方面电话,对方表示了对她以及其他乘客的歉意,已约定周一(7月15日)到国航总部面对面沟通解决。 ▲牛宇虹在航班上与其他旅客争执画面。视频截图 涉事女子曾因阻碍执行公务被拘 根据一份“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显示,牛某某曾在2013年与同事发生纠纷,在首都机场公安分局接受询问时,拒不配合民警调查,大声辱骂民警并向其面部吐口水,严重阻碍民警执行公务。因违反《治安管理条例》被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牛宇虹在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五日后,向民航华北地区管理局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该机关作出决定书,维持了处罚决定。牛宇虹不服,遂起诉至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一审败诉后又上诉至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最后,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判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记者检索发现,牛宇虹在公共场合与其他人发生争执并非首次。有微博网友称,5月23日国航北京飞广州的航班上,牛宇虹延误所有乘客下机半个小时。另有网友称,今年春节,在国航办票柜台碰到牛宇虹,其大声斥责柜台人员不按规矩办事、插队,但其实并没有任何人插队。 14日下午,牛宇虹在地铁、公交上吵闹的视频也相继被爆出。微博称其抢座不成大闹地铁车厢。视频中,牛宇虹称要让地铁进行整顿,并报警道“地铁五号线,有人打我,一个男的用拳头,在我脸前比划了好几下。” ▲国航官方微博评论的截图。 焦点一:牛某某是否为国航的“监督员”? 在李亚玲在微博中贴出多张聊天截图显示,这名“监督员”为国航客舱部办公室工作人员牛某某。截图中,牛某某称,民警将两位旅客带回派出所处理,最后两位旅客向我道歉,晚上8点30分,民警才同意他们回家。李亚玲表示,截图系别人私信发给她的。 14日,李亚玲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确认,自称监督员的女子为国航员工牛宇虹,她在接到国航道歉时也得到了核实。新京报记者从其他渠道确认,牛宇虹确为国航工作人员,但是因为身体健康原因,已未从事实际工作。 对此,国航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牛某某并非“监督员”,国航目前没有设置监督员这个岗位。国航官方微博也在评论中回复称“国航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但这一内容随后被删除。 焦点二:航空公司监督员有何职能?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在2007年民航资源网发布的来自“国航股份西南分公司党委宣传部”的报道中称,据国航股份西南分公司运行质量管理部介绍,社会质量监督员制度是从1994年开始的,社会服务质量监督员每年从该公司常旅客中义务聘请,请他们不定期地对公司购票、地面服务和空中服务质量进行检查,用《服务质量监督表》的方式回馈到公司。 同时,该报道还提到,所有社会质量监督员本身也是公司知音卡的金卡和白金卡客户。 国航官网2011年的国航新闻中,也出现了“邀请服务质量社会监督员”的说法。此外,民航资源网的报道中也出现了“国航为监督员颁发聘书”的图片。 据业内人士介绍,航空公司聘请监督员的目的是监督航空公司或者机场的服务,提供改进服务的意见和建议,此外并无特权。民航专家綦琦介绍,监督员职责主要是在服务场景中为航空公司直接提供服务监督,对航空公司负责,起到第三方监督的作用。目前,监督的形式已经变化,航空公司可以通过直接向旅客发信息、或者专业的测评系统以及第三方软件获取旅客更加客观的评价,而不再需要监督员这样很主观的评价。 焦点三:牛某某的行为是否存在不妥? 对此,多位民航内部人士认为,在飞行过程中,牛某某制止旅客将手机关机或调至飞行模式的行为本身并无不妥,但其方式方法不太恰当。 航空法专家张起淮表示,如果旅客发现了危及航空安全但不是特别紧急的情况,可以首先报告给乘务员,乘务员也可以通知飞机上的安全员,由机长、安全员来处理,这是常规的处理流程。 綦琦同样认为,机上旅客的违规行为应由乘务员负责劝阻,严重时应该由乘务长和安全员处理,如果影响航空安全可由机长决定是否请旅客下机。“曾经出现过因旅客违规飞行中断,降落请旅客下机的事件。” 张起淮分析说,每一位乘客可以报警并请警方处理,但作为机上乘务组来说,他们直接负责机上的所有安全事务,安全事件应首先由乘务组或机长判断是否影响飞行安全并选择报告地面,并要求警方处理。 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 程亚龙 张亚男  [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14日 08:23
“国航监督员”到底是何岗位?涉事女子确系国航员工
“国航监督员”到底是何岗位?涉事女子确系国航员工

  原标题:“国航监督员”到底是什么岗位?涉事女子确系国航员工 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杨金祝 7月13日,微博认证为编剧的李亚玲发文称,7月12日,她乘坐国航CA4107次航班从成都前往北京时,一名自称是“国航监督员”的女性大声斥责同机乘客。最后,在这位监督员的电话举报下,几名乘客在下飞机后接受了警方调查,滞留了7个小时。 随后,@中国国际航空 在官方微博中回复称:国航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任何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目前,该回复评论已经被删除。 7月13日晚间,李亚玲就“国航监督员事件”再发微博,称国航方面有关负责人及高层领导已先后联系自己,并表达歉意。但具体情况目前不方便透露,双方约定周一到国航总部面对面沟通解决。 目前,该事件已经引发广泛关注,这名“监督员”什么来头?国航究竟有无设置相关岗位? “国航监督员”斥责乘客并报警,相关旅客滞留7小时 李亚玲在微博中称,飞机刚滑出停机位时,有名女乘客正在打电话。在广播提醒关机后,该乘客将手机关机。而自称“国航监督员”的旅客在头等舱大声斥责其他旅客打电话和玩手机的行为,并要求机组人员在飞机降落后,把几个旅客带到机场公安局学习航空安全法。 随后,自称“国航监督员”的旅客继续斥责,要求机组人员提供相关旅客身份资料,同时拍摄相关旅客、要求机组报警并填写投诉表要求空乘签字。 飞机落地后,该名旅客拨打了电话报警,通知了机场警方,要求将同机的四名乘客“扣下来”。“ 没想到我下飞机时,机组接到了什么电话,要求我留下来配合调查,因为接我的司机已经在出口处等着了,我没理会,还是快步走了,但是另外几个旅客居然就真的被他们拦下,让警方带走了……”李亚玲表示,最后同行乘客告诉她,他们滞留机场7小时,配合警方的调查。 14日中午,李亚玲在微博公布了一篇“当事女乘客的回应”的文章。其中提到,“我和我朋友两人,还4名机组人员被带走协助调查。警方对我进行了安全教育,警告一次。至于给予对方什么处理结果我不清楚。”该乘客表示,7个小时的时间里,主要是在做笔录以及向警方谈对这件事的看法,警方建议双方见面调解。最后,她们与报警者进行了当面调解,“报警者此时已经不在像飞机上那么激动了,看起来平和了不少,又举了若干空难的例子。” “国航监督员”到底是什么岗位? 国航已删除相关评论 事件中,李亚玲及当事乘客对“国航监督员”提出了质疑。李亚玲在微博中提到:国航监督员到底是个什么职位?有哪些法定权利? 13日下午,国航官方微博在其微博下评论表示,国航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任何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但当天晚间,国航官方微博已经删除这条微博评论。 公开信息显示,民用航空行政执法人员称为中国民用航空监察员,简称“监察员”而非“监督员”。根据2005年5月3日起施行的《中国民用航空监察员规定》,监察员由民航总局颁发中国民用航空监察员证并实施监督管理。 从规定的职责权限来看,监察员可以在飞机上做出前文提到的“联系机场公安”、“要求乘客配合调查”等。 在一篇名为《国航力促全员服务提升》的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6月29日,他们以服务提升员工再动员的形式,推出新的服务举措,并邀请服务质量社会监督员,为促进服务提升共同努力。 同时,在民航资源网2007年发布的一篇文章称,当年7月26日,为答谢社会质量监督员的工作,国航股份西南分公司曾特地邀请14名社会质量监督员,在该公司飞行训练中心的波音737模拟机上亲身体验了一下“开飞机”的感觉。 2009年1月10日,国航西南分公司还在成都举办了一次高规格的“社会质量监督员新春答谢酒会”。 里面提到,“社会质量监督员制度从1994年开始实行,社监员每年从该公司常旅客中义务聘请,由他们不定期地对公司购票、地面服务和空中服务质量进行检查,用《服务质量监督表》的方式回馈。据统计,每年社监员向公司反馈有价值的服务质量调查表200余份,对提升公司服务质量起到了推动作用。另外,所有社会质量监督员也是公司知音卡的金卡和白金卡客户,和他们加强沟通有助于进一步增加优质客户对国航的认同。” 此外,记者发现,曾有网友在微博上晒过类似国航监督员的相关聘书。目前,国航暂未对此事件作出具体回应。 涉事女子确系国航员工,曾因辱警被拘 13日晚,李亚玲在微博再度发声,曝出自称“监督员”的女子是国航客舱服务部办公室的牛宇虹。并称,牛宇虹有多次类似事件记录。“这不是她第一次了,裁判文书网可以看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行政判决书(2014)三中行终字第1253号,显示此人曾因同样的事情大闹首都机场,被行政拘留5日”。李亚玲在微博中表示。 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上发现,上面的确有牛宇虹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行政处罚纠纷。 2015年2月11日发布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2015三中行监字第00050号)显示,牛宇虹诉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行政处罚一案,不服(2014)三中行终字第1253号行政判决,以原判认定事实的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程序违法,被申请人滥用职权,打击报复为由,提出再审申请。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作出京机公分(法)决字(2013)第330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具体行政行为,有事实及相应证据在案为证,该具体行政行为所依据的事实、适用的法律、裁决的程序均无不妥。两审法院所作判决,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再审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对再审申请予以驳回。 同时,据2014年10月8日发布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4)三中行终字第1253号《牛×1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显示,机场公安分局于2013年11月8日作出京机公分(法)决字(2013)第330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2013年11月7日,治安支队出警民警在处置牛×1与客舱部同事发生纠纷的警情时,在首都机场公安分局一层111接待室依法询问牛×1的过程中,牛×1拒不配合民警调查工作,强行离开接待室并冲至机场公安分局办证大厅,多次大声辱骂该民警,并向其面部吐口水,严重阻碍民警执行职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款的规定,决定给予牛×1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 记者联系到该案件“牛×1”的委托律师,对方证实“牛×1”正是牛宇虹。从判决书披露的内容看,牛×1与客舱部同事发生纠纷,也与李亚玲微博中披露的内容相符。同时,网上流传的“中国空乘中心”微信群聊天记录中也显示:名为“国航客舱部办公室 牛宇虹”在群里多次发布与飞机上事件的相关的文字和图片。 14日下午,有相关人士向记者证实,该女子确系国航员工。 7月13日晚间,李亚玲在微博中透露,已有国航有关部门的负责人联系她表达了歉意,双方已经约定星期一(15日)到国航总部沟通此事。 封面新闻将持续关注报道。 原标题:“国航监督员”到底是什么岗位?涉事女子确系国航员工[详情]

封面新闻 | 2019年07月14日 07:34
国航监督员身份曝光 旅客在机舱内劝阻可以这么做
国航监督员身份曝光 旅客在机舱内劝阻可以这么做

  原标题:“国航监督员”身份曝光,旅客在机舱内劝阻可以这么做 记者从多个渠道确认,牛宇虹确为国航工作人员,但是因为身体健康原因,已经未从事实际工作。 国航“监督员”一事仍在发酵,记者从国航确认,明天(7月15日)上午,国航将与编剧李亚玲进行沟通。 航空法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飞机上发生不安全隐患,应由机长决定如何处理,但是每一位旅客都有责任去制止不安全现象的发生。 回顾: “国航监督员”客舱内情绪激动 7月13日上午,知名编剧李亚玲发布微博和视频称,在7月12日乘坐国航航班时,一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旅客大声斥责其他旅客,并报警带走相关旅客。 李亚玲在微博中称,自称“国航监督员”的旅客在头等舱大声斥责其他旅客打电话和玩手机的行为,当时飞机处于滑行和机舱提醒时段,随后打电话的旅客关闭了手机,玩手机的旅客表示其手机处于飞行模式。但自称“国航监督员”的旅客继续斥责,要求机组人员提供相关旅客身份资料,同时拍摄相关旅客、要求机组报警并填写投诉表要求空乘签字。 当日下午,国航官方微博在评论中称“国航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但在7月13日晚间,国航官方微博删除了这条评论。 国航官方微博评论的截图。 当日晚间,李亚玲再发微博,称国航方面有关负责人及高层领导已先后联系自己,并表达歉意。但具体情况目前不方便透露,双方约定周一到国航总部面对面沟通解决。 进展: 涉事“监督员”因健康原因已未从事实际工作 今日(7月14日)上午,记者从国航确认,明天(7月15日)上午,国航高层将与李亚玲进行沟通。 事件发酵后,李亚玲在其微博表示,收到网友私信,称这位“国航监督员”为国航客舱部办公室工作人员牛宇虹。 记者从多个渠道确认,牛宇虹确为国航工作人员,但是因为身体健康原因,已经未从事实际工作。 追问: 何为航空公司监督员? 在本次事件中,航空公司监督员备受关注。 什么是监督员?记者从业内人士处获悉,监督员其实最早起源于民航局。“民航局曾经邀请过一些民航服务监督员,后来机场和航空公司也开始聘请监督员。这些人员有一部分是资深常旅客,一部分是社会各界的知名人士。”业内人士表示,聘请监督员的目的是监督航空公司或者机场的服务,提供改进服务的意见和建议。 该业内人士表示,监督员会反馈民航局或者航空公司哪些方面需要改进,监督员没有特权。 民航专家綦琦介绍,监督员职责主要是在服务场景中为航空公司直接提供服务监督,对航空公司负责,起到第三方监督的作用。民航局有专门聘请安全检查员,负责直接安全岗位的监督,但这个岗位是专门岗位,并不会由乘客充当。 不过綦琦也表示,目前,监督的形式显然已经有些变化,航空公司可以通过直接向旅客发信息、或者专业的测评系统以及如航旅纵横等第三方推送,获取旅客更加客观的评价,而不再需要监督员这样很主观的评价。 观点: 旅客违规应该由乘务员负责劝阻 航空法专家张起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万米高空上飞行的飞机,维护航班安全是首要要务。具体到如何执行应该分情况来看,“如果旅客发现了危及航空安全但不是特别紧急的情况,可以首先报告给乘务员,乘务员报告给乘务长,乘务长会报告给机长,乘务员也可以通知飞机上的安全员,由机长、安全员来处理。这是常规的处理流程。” 但是如果旅客发现了严重危害飞机安全的情况,比如劫机、起火、杀人等紧急情况,旅客可以及时上前阻止事态的发生,同时也要服从和配合机组和机长的指挥。张起淮表示,根据民航航空法和民航的相关规定,以及东京公约和其他国际民航法中都对安保有明确规定。 綦琦也认为,在飞机上旅客违规应该由乘务员负责劝阻,严重时应该由乘务长和安全员处理,如果影响航空安全可由机长决定是否请旅客下机。他说:“在飞机客舱中,由机长最终决定如何处理。国外甚至出现过因旅客违规飞行中断,降落请旅客下机的事件。” 同时,张起淮也强调,每一位公民都有见义勇为的义务,“牛宇虹在飞机滑出后发现有旅客没有关手机,还在打电话,在保证航空秩序情况下,牛宇虹要求旅客关机,这么做没有错,每个人都应该去制止、提醒、劝解其他旅客,共同维护航班安全。”他表示,牛宇虹在客舱中的态度问题值得商榷,但是消除航班安全隐患更加重要。  针对网友关心的“旅客是否可以要求警方进入调查”的问题,张起淮分析说,机上发生不安全事件总体上来看应该由机长来做判断是否需要报告地面,并要求警方处理。“当然每一位旅客也都可以拿起自己的手机向110求助,请警方来解决这些问题。” 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  [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7月14日 01:44
国航向编剧道歉并约周一当面沟通 但被滞留乘客...
新浪财经 | 2019年07月14日 00:13
被警方带走后7小时内发生了什么?国航涉事乘客回应
新浪财经 | 2019年07月13日 23:08
自称"国航监督员"女子确系国航员工 曾因辱警被拘
自称

  原标题:自称“国航监督员”女子确系国航员工 曾因辱警被拘 来源:上游新闻 7月13日,微博认证为编剧的博主“李亚玲”发微博称,她于12日乘坐中国国际航空有限公司CA4107次航班从成都前往北京时,一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女性乘客与同机旅客发生言语冲突。航班落地后,首都机场警方上机带走相关人员调查近7小时。随后国航否认公司内部设有“监督员”一职。 13日晚间,李亚玲在微博上又曝出自称“监督员”的女子名为国航客舱服务部办公室的牛宇虹,称其有多次类似事件记录,劣迹斑斑。上游新闻核实后发现,自称“国航监督员”的女子牛宇虹确系国航员工,曾因在机场辱骂警察被行政拘留5日。 国航到底有没有“监督员”? 李亚玲在微博中称,7月12日,在国航CA4107次航班上,有一位自称是国航“监督员”的女士,在飞机刚开始滑出停机位时突然站起来很激动地大声斥责同机乘客打电话。 “而且指责其他两个在玩手机的男旅客不顾整个飞机几百人的生命安全,危害了航空安全。”李亚玲表示,被指责的男旅客态度很好地解释了手机处于飞行模式,但“监督员”要求乘务员去检查旅客的手机,依然‘不依不饶一直大声斥责,手指指点点,关键从她口里吐出来的话严重夸大事实,语气很激动,有点歇斯底里’。 李亚玲称,航班落地后,该“监督员”立即打电话报警,通知了机场警方,要求将同机的四名乘客“扣下来”。“没想到我下飞机时,机组接到了什么电话,居然要求我留下来配合调查,因为接我的司机已经在出口处等着了,我没理会,还是快步走了,但是另外几个旅客居然就真的被他们拦下,让警方带走了...... ......”李亚玲表示,当天留下的乘客最多滞留机场近7小时,以配合警方调查。 “这位奇葩乘客是否借监督之名滥用职权,扰乱公共秩序?”李亚玲质疑说。 国航官方微博回复评论截图。 13日下午2点39分,国航官方微博在其微博下评论表示,国航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任何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 随后,立刻有网友翻出旧闻打脸:国航曾发过类似国航监督员的相关聘书更有网友晒出2011年6月国航颁发给名为“郭晟卡森”网友的社会监督员的证书。 网友@郭晟卡森早前晒出的国航社会监督员聘书。 网友@郭晟卡森指出:国航社会监督员的期限一般是一年,好像实行了一段时间就停止了。这个也不是什么职位,是来监督航空公司提高服务质量的,不是对其它乘客指手划脚的,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绝大部分航司已没有社会监督员这一职位,即使有也是名义上的。无论是内部监督员还是社会聘请的监督员,也只是对客舱服务有监督的权利,对于旅客行为并无权干涉,更不应大声斥责。 上游新闻注意到,当天晚间,国航官方微博删除了国航“国航从未设置 ‘监督员’ 岗位,也从未聘请任何外部人员担任 ‘监督员’。”这条微博评论。 涉事女子确系国航员工曾因辱警被拘 当天深夜,李亚玲就此事再度发声,曝出自称“监督员”的女子是国航客舱服务部办公室的牛宇虹。而且,牛宇虹有多次类似事件记录。“这不是她第一次了,劣迹斑斑,裁判文书网可以看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行政判决书(2014)三中行终字第1253号,显示此人曾因同样的事情大闹首都机场,被行政拘留5日”。李亚玲在微博中表示。 牛宇虹究竟是谁,她又有什么来头?上游新闻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确能查到牛宇虹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的行政处罚纠纷。 2015年2月11日发布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2015三中行监字第00050号)显示,牛宇虹诉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行政处罚一案,不服(2014)三中行终字第1253号行政判决,以原判认定事实的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程序违法,被申请人滥用职权,打击报复为由,提出再审申请。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作出京机公分(法)决字(2013)第330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具体行政行为,有事实及相应证据在案为证,该具体行政行为所依据的事实,适用的法律,裁决的程序均无不妥。两审法院所作判决,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再审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对再审申请予以驳回。 上游新闻进一步检索裁判文书网发现,2014年10月8日发布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4)三中行终字第1253号“牛×1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显示,机场公安分局于2013年11月8日作出京机公分(法)决字(2013)第330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2013年11月7日,治安支队出警民警在处置牛×1(牛宇虹,编辑注)与客舱部同事发生纠纷的警情时,在首都机场公安分局一层111接待室依法询问牛×1的过程中,牛×1拒不配合民警调查工作,强行离开接待室并冲至机场公安分局办证大厅,多次大声辱骂该民警,并向其面部吐口水,严重阻碍民警执行职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款的规定,决定给予牛×1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 据上述判决书内容披露的细节来看,牛宇虹当时是先与客舱部同事发生了纠纷,也侧面证明其确系国航员工。 “航空安全面前无例外,无论她是否是监督员还是国航内部员工,都违反了维护客舱秩序的相关规定。”民航专家林智杰接受财经网采访时表示,从目前单方面的描述来说,首先打电话的旅客是违规的,按照规定,在滑行时旅客不允许接打电话,同时自称“监督员”的女士情绪和言辞激动,也违反了维护客舱秩序的相关规定。此外,即使该自称“监督员”的旅客有督察职责,一般也只对机组及客舱服务有监督权利,而不是对旅客大声呵斥。 7月13日晚间,李亚玲在微博中透露,已有国航有关部门的负责人联系她表达了歉意,双方已经约定星期一(15日)到国航总部沟通此事。 截至上游新闻发稿时,国航暂未对此事件作出具体回应。[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19年07月13日 21:24
自称“国航监督员”女子确系国航员工 曾因辱警被行拘
自称“国航监督员”女子确系国航员工 曾因辱警被行拘

     7月13日,微博认证为编剧的博主“李亚玲”发微博称,她于12日乘坐中国国际航空有限公司CA4107次航班从成都前往北京时,一名自称“国航监督员”的女性乘客与同机旅客发生言语冲突。航班落地后,首都机场警方上机带走相关人员调查近7小时。随后国航否认公司内部设有“监督员”一职。   李亚玲微博截图。 13日晚间,李亚玲在微博上又曝出自称“监督员”的女子名为国航客舱服务部办公室的牛宇虹,称其有多次类似事件记录,劣迹斑斑。上游新闻核实后发现,自称“国航监督员”的女子牛宇虹确系国航员工,曾因在机场辱骂警察被行政拘留5日。 国航到底有没有“监督员”? 李亚玲在微博中称,7月12日,在国航CA4107次航班上,有一位自称是国航“监督员”的女士,在飞机刚开始滑出停机位时突然站起来很激动地大声斥责同机乘客打电话。 “而且指责其他两个在玩手机的男旅客不顾整个飞机几百人的生命安全,危害了航空安全”。李亚玲表示,被指责的男旅客态度很好地解释了手机处于飞行模式,但“监督员”要求乘务员去检查旅客的手机,依然“不依不饶一直大声斥责,手指指点点,关键从她口里吐出来的话严重夸大事实、语气很激动,有点歇斯底里”。 李亚玲称,航班落地后,该“监督员”立即打电话报警,通知了机场警方,要求将同机的四名乘客“扣下来”。“没想到我下飞机时,机组接到了什么电话,居然要求我留下来配合调查,因为接我的司机已经在出口处等着了,我没理会,还是快步走了,但是另外几个旅客居然就真的被他们拦下,让警方带走了……”李亚玲表示,当天留下的乘客最多滞留机场近7小时,以配合警方调查。 “这位奇葩乘客是否借监督之名滥用职权、扰乱公共秩序?”李亚玲质疑说。   国航官方微博回复评论截图。 13日下午2点39分,国航官方微博在其微博下评论表示,国航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任何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 随后,立刻有网友翻出旧闻打脸:国航曾发过类似国航监督员的相关聘书。更有网友晒出2011年6月国航颁发给名为“郭晟Carson”网友的社会监督员的证书。   网友@郭晟Carson早前晒出的国航社会监督员聘书。 网友@郭晟Carson 指出:国航社会监督员的期限一般是一年,好像实行了一段时间就停止了。这个也不是什么职位,是来监督航空公司提高服务质量的,不是对其它乘客指手划脚的,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绝大部分航司已没有社会监督员这一职位,即使有也是名义上的。无论是内部监督员还是社会聘请的监督员,也只是对客舱服务有监督的权利,对于旅客行为并无权干涉,更不应大声斥责。 上游新闻注意到,当天晚间,国航官方微博删除了国航“国航从未设置‘监督员’岗位,也从未聘请任何外部人员担任‘监督员’。”这条微博评论。 涉事女子确系国航员工曾因辱警被拘 当天深夜,李亚玲就此事再度发声,曝出自称“监督员”的女子是国航客舱服务部办公室的牛宇虹。而且,牛宇虹有多次类似事件记录。“这不是她第一次了,劣迹斑斑,裁判文书网可以看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行政判决书(2014)三中行终字第1253号,显示此人曾因同样的事情大闹首都机场,被行政拘留5日”。李亚玲在微博中表示。    牛宇虹究竟是谁,她又有什么来头?上游新闻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确能查到牛宇虹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的行政处罚纠纷。 2015年2月11日发布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2015三中行监字第00050号)显示,牛宇虹诉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行政处罚一案,不服(2014)三中行终字第1253号行政判决,以原判认定事实的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程序违法,被申请人滥用职权,打击报复为由,提出再审申请。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作出京机公分(法)决字(2013)第330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具体行政行为,有事实及相应证据在案为证,该具体行政行为所依据的事实、适用的法律、裁决的程序均无不妥。两审法院所作判决,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再审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对再审申请予以驳回。   上游新闻进一步检索裁判文书网发现,2014年10月8日发布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4)三中行终字第1253号《牛×1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显示,机场公安分局于2013年11月8日作出京机公分(法)决字(2013)第330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2013年11月7日,治安支队出警民警在处置牛×1(牛宇虹,编辑注)与客舱部同事发生纠纷的警情时,在首都机场公安分局一层111接待室依法询问牛×1的过程中,牛×1拒不配合民警调查工作,强行离开接待室并冲至机场公安分局办证大厅,多次大声辱骂该民警,并向其面部吐口水,严重阻碍民警执行职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款的规定,决定给予牛×1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 据上述判决书内容披露的细节来看,牛宇虹当时是先与客舱部同事发生了纠纷,也侧面证明其确系国航员工。   “航空安全面前无例外,无论她是否是监督员还是国航内部员工,都违反了维护客舱秩序的相关规定。”民航专家林智杰接受财经网采访时表示,从目前单方面的描述来说,首先打电话的旅客是违规的,按照规定,在滑行时旅客不允许接打电话,同时自称“监督员”的女士情绪和言辞激动,也违反了维护客舱秩序的相关规定。此外,即使该自称“监督员”的旅客有督察职责,一般也只对机组及客舱服务有监督权利,而不是对旅客大声呵斥。 7月13日晚间,李亚玲在微博中透露,已有国航有关部门的负责人联系她表达了歉意,双方已经约定星期一(15日)到国航总部沟通此事。 截至上游新闻发稿时,国航暂未对此事件作出具体回应。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7月13日 21:24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