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美登山者登上珠峰峰顶后丧生 死因不明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5月27日 23:10
危险的“VIP”服务 外媒:攀登珠峰已被当作消费品
危险的“VIP”服务 外媒:攀登珠峰已被当作消费品

  原标题:危险的“VIP”服务 外媒:攀登珠峰已被当作一种消费品 珠穆朗玛峰 参考消息网5月27日报道 外媒称,一名英国男子25日在登上珠穆朗玛峰后不久死亡,使世界最高峰本登山季死亡总人数达到10人。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5月25日报道,今年春季登山季,尼泊尔发放了创纪录的381张许可证,每张价值1.1万美元。尼泊尔正因此面临审查。 据报道,44岁的罗宾·海恩斯·菲舍尔25日上午登上珠穆朗玛峰,但随后身体垮了,在下山途中死亡,离顶峰只有150米。 春季登山季大约持续三个月,一般从3月持续到5月底,在这一时期,通常天气相对暖和、视野较清晰、雨雪几率较低。 然而,今年的情况比往常要糟一些,大风使许多登山者只有短短一段时间能用来登顶。 这导致在山上的一些困难地点排起了长队,使登山者在长于预期的时间内面临十分消耗体力的环境。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5月25日报道,攀登珠穆朗玛峰已经被人们当作了一种消费品,多数人只是为了攀登而攀登。在这些盲目的登山者当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单纯是因为受到商业广告的蛊惑。此类广告的内容大致相同:“如果您想体会登上世界屋脊的感觉,并且有足够的资金弥补年龄和体力的不足,那么就请选择我们为您提供的珠峰‘VIP’服务。” 报道称,在珠峰上最常见的障眼法就是使用氧气瓶和绳索。如果登山者感到疲惫不堪,深吸一口氧气就能恢复体力;如果担心掉下万丈深渊,长达数千米的绳索则能让登山者全无生命危险之虞。即便如此,最近在短短三天内就有10名排队等待登顶的登山爱好者永远留在了珠峰。 专家指出,这些登山者的死因很可能是,极度疲劳引发多病灶同时发作,例如心脏病、肾病和水肿等。但是由于在极端条件下很难进行尸检,因此这些登山者的死因可能永远是个谜。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便使用了氧气瓶等辅助工具,极端环境条件也会导致登山者接近体能的极限。这和马拉松比赛中的情况类似,有些马拉松参赛者也是在超出体能极限之后猝死。 专家指出,氧气瓶等辅助装置的使用降低了死亡率,但同时也导致了“珠峰热”的全面爆发。越来越多的人听信广告蛊惑,不顾自身身体状况攀登珠峰,必然导致登山者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同时也给依靠珠峰生活的夏尔巴向导带来了更大危险。 很多经验丰富的登山者都承认,辅助工具的过度使用,比如氧气装置等,掩盖了珠峰原本的危险性,让攀登者忽略了真正的自身能力。很多人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开始了珠峰攀登,同时把自己的生命安全全部托付给了所谓的专业向导。但是即便支付再多的钱,聘请再多夏尔巴向导,也解决不了体能达到极限的问题,因为身体毕竟是自己的。[详情]

参考消息 | 2019年05月26日 18:41
珠峰“堵车” 3名登山者不幸遇难
珠峰“堵车” 3名登山者不幸遇难

  珠峰“堵车” 3名登山者不幸遇难5月23日,据媒体报道,珠峰登顶大排长队,3名登山客不幸丧生。由于珠峰迎来难得好天气,登山客大排长队等着登顶,部分登山客被迫在海拔超8000米的“死亡地带”排队等待3小时以上,3名遇难的登山客中1人来自美国、2人来自印度。向导称2名印度登山客的死亡都与在寒风中排队等候太久有关。来自美国的登山客卡许在登山途中失去意识后死亡。[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5月26日 10:06
珠峰“大拥堵”:在海拔8000米“拥堵3小时”很危险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5月26日 09:34
珠峰也“堵车”了 为何越来越多人热衷于生死攀登
珠峰也“堵车”了 为何越来越多人热衷于生死攀登

  原标题:珠穆朗玛峰也“堵车”了,为何越来越多人热衷于“生死攀登”? 城市中的堵车令人心烦,珠峰上的“拥堵”却是致命的。 据BBC报道,当地时间5月25日,44岁的英国籍登山者Robin Haynes Fisher成功登顶珠峰,但在下山过程中却不慎跌倒,最终遇难。 这已经是2019年珠峰上遇难的第10人,这也使得2019年成为珠峰史上遇难人数第四多的年份。 据《卫报》报道,近期,由于天气晴朗、登山者激增,珠峰上曾出现多次“交通堵塞”,众多登山者不得不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死亡地带”排队数小时。《卫报》称,这一定程度上造成多名登山者死亡。 每年3月至5月是珠峰春季登山季,这个时间段珠峰气候相对温暖、视野比较清晰、下雪或下雨的可能性也比较小,因此许多登山爱好者会选择这个时间试图征服这座世界第一高峰。 只是,这项“勇敢者游戏”却变得越来越致命。 “生死攀登” 据报道,44岁的Fisher加入了一个六人登山组,他们在夏尔巴向导的带领下于25日早晨8点半左右成功登顶。 但在下山过程中,Fisher却突感身体不适。向导更换了他的氧气瓶并给了他更多的水,但最终Fisher在距离峰顶约150米处不慎跌倒身亡。 据BBC报道,Fisher的家人在事故发生后发布了一份声明,称他此前曾成功登顶欧洲最高峰勃朗峰、南美最高峰阿空加瓜峰,“有过非常充实的生命”。声明称,“我们对于失去他感到分外悲痛,因为他还有如此多的冒险、如此多的梦想等待实现。任何曾见过他的人都会永远铭记他给人带去的正能量”。 在Fisher之前,56岁的爱尔兰登山者Kevin Hynes 24日在即将登顶珠峰时滑倒身亡。23日,49岁的印度登山者Kalpana Das、27岁的印度登山者Nihal Ashpak都是在登顶后下山途中死亡。此外还有来自奥地利、美国等多个国家的登山者在登顶过程或是下山过程中死亡。 海拔8000米上的“交通堵塞” 据BBC报道,尼泊尔为今年的春季登山季发放了创纪录的381张许可证,每张价格约为1.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6万元)。截至目前,共有41个登山队共计378名登山者拥有今年春季攀登珠峰的许可证。 5月23日,成功登顶珠峰的尼泊尔登山者Nirmal Purja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引发全球关注。照片上,一个长长的队伍正拥堵在珠峰“死亡区”,这个地区一次只能过一个人。据Purja称,大约有320人堵在那里。 推特截图 《卫报》称,这是自2012年以来最为“拥堵”的一年。根据天气状况,整个五月大约只有5天适宜登顶,因此许多人都集中在这个时间段前去攀登。 一直用博客记录每一个珠峰登山季的博主Alan Arnette称,今年的情况简直“疯狂”。Arnette称,“2019年,从珠峰南坳登顶竟然需要10-14个小时。而由于拥堵状况,返回南坳又需要6个小时,这样整体就需要近20个小时——太疯狂了”。 据CBS报道,珠峰上的拥堵让登山者的脚步慢了下来,许多人在极度寒冷又缺氧的情况下等待几个小时,这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他们的疲惫感、消耗了氧气,使情况变得非常糟糕。 一家英国登山公司的领导人Simon Lowe则指出,今年的拥堵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不合格的队伍带领着不合格的登山者,“若是你在攀登珠峰时没有带到足够多的氧气却需要排几个小时的队,那才是真正的问题”。 越来越多人热衷于攀登珠峰 近些年来,越来越多人热衷于征服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 据报道,在秋季登山季之后,2019年攀登珠峰的人可能会达到历史新高,超越去年的807人纪录。 《印度时报》称,尼泊尔许多登山机构近年来大打“价格战”,使得登山成本骤降,这在一定程度上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尝试登珠峰。另外还有一些人将登顶珠峰视为一项巨大的荣耀,从而在未曾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就贸然准备登珠峰。 登山事实上是一项需要特殊技巧、训练和经验的运动,尤其是在攀登高海拔山峰时。据央视新闻报道,攀登珠峰超过8000米时就意味着进入了“死亡地带”,极寒和缺氧使得人类几乎不可能存活超过48小时。 而一旦出现疲劳、恶心、头疼眩晕、入睡困难等高原反应,登山者就开始陷入危机。更严重的反应甚至包括运动机能失控、脑部肿胀、肺部积水、昏迷甚至永久性脑损伤等。 随着登珠峰的人越来越多、死亡的人越来越多,多方呼吁尼泊尔限制许可证的发放。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文/谢莲[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5月26日 03:32
9天死10人珠峰现拥堵 登山客魂断雪堆前留下视频
9天死10人珠峰现拥堵 登山客魂断雪堆前留下视频

  每年5月,来自全球各地的登山客都会齐聚尼泊尔,挑战登顶珠穆朗玛峰。今年当地的气候状况是自2012年以来,最为糟糕的一年,在最近一个月内已经先后有10名登山客,因上下山人流过多,突发高山症而丧命。近日,最新一名罹难者兴奋登顶的视频曝光,没想到这也成为其生命的最后一刻。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44岁的费雪不幸成为过去9天中,第10名死在珠峰的登山客,事发时因登顶者多,停留时间过长,导致供氧不足而死亡。日前从他留下的最后一段视频中可以看到,费雪当时相当兴奋地准备出发,没料到会命丧“死亡地带”。事发地区因高海拔低氧量闻名,对众多登山客来说,正是最危险的地方。很多人都会携带足够的氧气攻顶,但往往在返回途中,因氧气不够用而酿成悲剧。费雪过去曾是铁人三项、马拉松运动员,挑战过多项极限运动,亲友听闻其死讯感到相当痛心。“每个遇见过他的人,都会被费雪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所感染。”此外,一张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照片近日也在社交媒体广泛流传。从照片上可以看到,登山者排成的“长龙”蜿蜒在通向顶峰的狭窄山脊上,令人惊叹想要征服世界最高峰的人,居然如此之多。照片拍摄者尼马尔·普尔亚是在离珠峰不远的地方拍下这张照片的。他估计当时等着登顶的大约有320人。今年尼泊尔春季登山季行将结束,据尼政府统计表明,一共有868名登山者在今年春季获得了攀登30座山峰的许可,其中珠峰是381人。[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5月26日 01:31
珠峰在黄金冲顶期遭遇“堵车” 南坡已有7人死亡
珠峰在黄金冲顶期遭遇“堵车” 南坡已有7人死亡

  攀登珠穆朗玛峰,原本是世界上最具挑战性的任务,但近年来,由于各方面的登顶限制以及天气原因,不少登山者都会选择在5月中下旬的黄金冲顶期尝试登顶,今年更是出现拥堵现象,间接导致多位登山者丧生。 据报道,许多登山者被迫在海拔8000米的“死亡地带”排队3小时,经尼泊尔政府部门的统计,由于等候时间过长,消耗体力过多,加之高寒和缺氧,迄今已有14人死亡,在珠穆朗玛峰南坡丧生的多达7人,马卡鲁峰3人,干城章嘉峰2人,卓奥友峰和洛子峰各有1人遇难。 近日,珠穆朗玛峰迎来数百名希望爬上珠峰顶部的登山者。由于人数太多,通往山顶的路段出现拥堵及排队现象。 图/视觉中国 恰逢黄金冲顶期,登山者扎堆造拥堵 每年5月中旬至下旬,由于天气状况较好,被外界普遍视为珠峰的黄金冲顶期。去年春天,依靠双腿假肢登顶珠峰的夏伯渝激励了无数国人,当时他的登顶时间为5月14日上午,便是在黄金冲顶期期间。 “我已经多次攀登过珠穆朗玛峰,但今年春天的‘交通拥堵 ’是最糟糕的。”一位夏尔巴向导抱怨,在8000米以上的“死亡地带”出现拥堵现象,已经成为今年春季登山者面临的最严重问题。 据这位夏尔巴向导介绍,由于长时间的排队,许多登山者准备的氧气瓶不足。5月22日,他曾作为向导和其他登山者一同登顶珠峰,在那期间,他目睹了一名队员的死亡,若非向其他人借用了备用氧气瓶,自己可能也遭遇不测。 据外媒报道,本季度,尼泊尔相关旅游部门一共向381名登山者发放了许可证,而在2018年,这一数字为346人,该部门的一位官员表示,“今年登山者的数量有点多,而且大多数登山者都想趁着好天气登顶成功。” 156人拿到许可,北坡也遇类似问题 此前,珠峰大本营“无限期关闭”的消息曾引发广泛关注。这则消息来源于日喀则市定日县珠峰管理局于2018年12月5日发布的一则公告,目标人群是普通游客: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绒布寺以上核心区域旅游。 据了解,珠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分为核心区、缓冲区和试验区三部分。按照最新规定,个人和单位不能在核心区域内开展旅游活动,但游客还可以在绒布寺附近的试验区进行参观游览。 而从2018年开始,专业登山队员和满足条件的探险爱好者,每年进入珠峰核心区的人数,应被严格控制在300人左右,而且仅限春季登山,别的季节无法进入珠峰核心区。 据西藏登山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2019年春季,西藏登山协会共向142名国际登山者、12名中国登山者,共9支登山队伍颁发了登顶许可,并要求各支队伍为每名登山爱好者配备至少一名向导。 另据新华社报道,珠峰北坡也于日前迎来登顶的天气窗口,仅5月23日上午,便有123名登山者成功登顶,其中包括12名中国登山者。 不过,由于天气原因,今年北坡的冲顶时间相对较晚,西藏高山救援队的一名队员告诉记者,各国登山者都把握住这次机会向山顶进发,多名登山者同时聚集在攀登线路上,造成拥堵现象,今年的登顶时间比往年延长了1到2个小时。 进入“死亡地带”,缺氧高原反应很致命 对于登山者来说,海拔超过8000米意味着进入“死亡地带”,除了雪崩等意外,登山者需要克服缺氧、极寒、高原反应等众多挑战。而在攀登海拔8844.43米的珠穆朗玛峰时,类似的挑战都在威胁登山者的生命安全。 攀登珠峰时,大多数登山者在攀登到约7000米的高度时,开始使用辅助供氧;8000米以上的“死亡地带”,几乎所有人都要使用瓶装氧气,包括大多数夏尔巴向导;而在珠峰山顶,空气十分稀薄,登山者每次呼吸所获得的氧气不足在海平面时的三分之一。 除此之外,在极寒、缺氧等高海拔极端环境下,部分登山者会出现温和或急性高原反应,尤其是急性高原反应,登山者一开始感觉头痛和恶心,如果不能及时控制,会恶化为运动机能失控、脑部肿胀、肺部积水,严重者会昏迷和死亡。 新京报记者 徐邦印 编辑 韩双明 校对 王心[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5月25日 23:46
多名登山客死亡 珠峰因何如此“拥挤”?
多名登山客死亡 珠峰因何如此“拥挤”?

  原标题:珠峰因何如此“拥挤”? 参考消息网5月26日报道 路透社5月24日报道称,尼泊尔官员24日说,三名印度登山者在从珠穆朗玛峰下山的过程中由于体力耗尽而死亡,其中两人为女性。 官员说,23日有超过120名登山者攀登这座世界最高峰,但其中一些人被困在山坡的等候队伍中,导致体力不支、缺水和死亡。 另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5月24日发表文章称,如果你想象珠穆朗玛峰峰顶的景象,也许脑海中出现的是一座远离尘嚣的静谧雪峰。然而实际情况可能非常拥挤。 排长队“很常见” 向导说,登山季节经常发生排长队的情况。经营当地旅行社的夏尔巴人明马说,为了登顶,登山者有时要排队等候20分钟至1个半小时。 文章称,通常这要看适合登山的天气有多长时间。如果适宜天气有一周之久,人流就比较分散,但有时候登山窗口期只有两三天,登山者就会试图同时上山,从而十分拥挤。 氧气瓶很关键 1992年曾登顶珠峰的德国登山员拉尔夫·杜伊莫维茨说,峰顶附近排这么长的队,可能非常危险。 他说:“如果人们必须排队,携带的氧气就有可能不够用。” 他说,1992年登顶珠峰那次,他在下山途中用完了氧气。“当时我觉得已经走不动了。非常幸运的是,我居然恢复了体力,最终安全下了山。” “如果遇到时速超过15公里的风,没有氧气绝对不行……你会失去大量体温。” “大塞车”为哪般 专家认为近年来珠峰之所以出现登山人群增加,一方面是因为探险活动日趋流行。另一方面,2016年曾登上珠峰山顶的探险向导安德烈娅·齐默尔曼说很多“拥堵”是因为登山者准备不足造成的,他们不具备登山的“身体条件”。 齐默尔曼女士的丈夫、登山向导、夏尔巴人诺布回忆起自己曾在海拔8600米处与一位体力耗尽、但仍坚持要登上山顶的登山者发生争执。 “我们大吵起来,我不得不告诉他,他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和两名夏尔巴人的生命冒险,然后他才同意下山。他甚至不能正常走路,我们只好用绳索把他拉下山。所以,等我们到了营地时,他感激涕零。” 上山不易下山难 夏尔巴人诺布曾7次登上峰顶。他还说最危险的部分往往是下山。 很多人竭尽全力登上了山顶,但一旦登了顶,“下山时就失去动力和体力了”,特别是他们意识到下山路途遥远且拥挤不堪时。[详情]

参考消息 | 2019年05月25日 20:29
珠峰登顶“大堵塞”已致7死 一人排队超12小时
珠峰登顶“大堵塞”已致7死 一人排队超12小时

  自动播放原标题:珠峰登顶排队“大堵塞”,已有7人死亡全球最高珠穆朗玛峰近日天气晴朗,吸引不少登山者前来,仅22日就有超过200位登山者从珠峰南北坡攻顶。人山人海导致攻顶风险大增,不少人被迫在海拔8000米的“死亡地带”面对严寒排队等待3小时。尼泊尔官员及登山组织24日确认,又有3名登山者丧命,包括2名印度人和1名澳大利亚人,令一周内的死亡人数增至7人。“拥挤”的珠峰央视2月25日报道截图'" 据香港《大公报》5月25日援引外媒消息称,尼泊尔旅游部门发言人阿查里雅表示:“有2名印度登山者昨日在珠峰死亡。”而登山探险组织也确认有1人死亡。其中,来自印度的死者分别是52岁的男子达斯和27岁的男子巴格万,两人均在回程中力竭而亡。登山组织“Peak Promotion”的董事总经理保德尔表示,巴格万在山顶的长龙中排队超过12小时,耗尽力气,当地向导将他带下山,但他还是虚脱而死。此外,一名65岁的澳大利亚登山者也在珠峰北坡过程中死亡。此前,一周之内已有2名印度登山者、1名美国登山者和1名爱尔兰登山者死亡。其中,来自美国犹他州的55岁资深登山者卡什22日登顶时死亡。卡什当日从营地出发,花12小时攻顶,在海拔约8770米的小径附近晕倒。当地向导为他进行心肺复苏,并在其恢复意识后尝试拉他下山。但数小时后,卡什仍不敌高山症丧命。据了解,由于珠峰没有限制登山人数,每年到旺季都有上百人前来挑战,造成“塞车”悲剧,增加了出现冻伤和高原反应的风险,同时也为大自然带来许多垃圾。[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5月25日 16:24
珠峰大上百人“大堵车”:海拔8千米2天冻死4人
珠峰大上百人“大堵车”:海拔8千米2天冻死4人

  由于天气晴朗、气温升高,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最近迎来了自己的登山“旺季”。但同时,一件令人惊讶并悲痛的事,上了头条。由于登山客人数众多,8000米海拔以上的珠峰上竟出现了“堵车”的景象。有网友说,下面这张图从全新的角度诠释了,什么是“人山人海”。截自CNN相关报道不幸的是,在排队的过程中,有人因不敌严寒而死亡。据尼泊尔当地媒体《喜马拉雅时报》(The Himalayan Times)最新报道,5月23日-24日,至少有4名登山者在珠穆朗玛峰遇难,包括一名夏尔巴(Sherpa)向导。这个春季登山季,海拔8000米以上的不同山脉上,死亡人数已达到19人。截自《喜马拉雅时报》相关报道珠峰8000米以上“死亡区”堵车数小时一天内3人死亡2019年珠峰南坡的春季登山季开始于4月14日,预计将在这两天内结束。据新华社报道,尼泊尔政府公布的数字显示,一共有381位登山者获得了攀登许可,考虑到每一位登山者至少雇佣一位登山向导,估计攀登珠峰的人数多达1000人。5月22日前后天气不错。当地媒体报道称,21日晚上,大约250位登山者选择从海拔7900米的四号营地出发冲顶。王辉也告诉记者,22日这天,从南坡冲顶人员有270人左右,北坡修路队到顶也有一些人,这创造了同一天冲顶珠峰最多人数的纪录。相关天气软件截图此前的最高纪录发生在2016年5月19日,当天有204人成功抵达珠穆朗玛峰峰顶。然而,“人山人海”的状况,造成攻顶风险大增,不少登山客冒着冻伤和高原反应的风险,被迫在有“死亡区”之称的海拔8000米寒冷地带排队等待数个小时。“我们到达的时间比(上述)照片(拍摄时间)早,刚刚日出”,王辉说,照片拍摄的是南峰顶(海拔约8700米)到希拉里台阶(Hillary Step,海拔约8800米)的“堵车”状况。(希拉里台阶被视为攻顶前最艰巨的挑战,登山者必须抓着登山绳逐人通过,每年登山旺季都会有许多人堵在该处)“我们是尼泊尔时间凌晨4点多到达这一路段的,在这一个路段,我们堵车时间超过2个小时;有些队伍走得慢,到达这一路段更晚,堵车时间更长。”“整个登顶过程中不光这一个地点堵,只不过这里是最堵的。我个人堵车时间总计超过5个小时。”根据王辉此次所在登山队官方微博发布的消息,他们的登顶时间为尼泊尔时间7点13分(北京时间9点18分)。图片来源:截自受访者提供的视频但登顶的激情,并不能抵消人在极端环境中面临的风险。仅在5月23日就有3人丧生,分别是1名美国籍和2名印度籍登山客。而据《喜马拉雅时报》,截至昨日(24日),本次登山季至少已有9人在登顶珠峰前后死亡,去年这一数字为6人。对于登山客死亡的原因,许多人猜测与珠峰“大堵车”有关。王辉也向记者分析,“堵车”造成的巨大影响有三个:一是,人群静止,人的手脚在强风低温下是很冷的。“我们的队友脸及手脚均有轻度冻伤,其他队听说有严重冻伤的”,他说。二是,“堵车”大大延长了人们登顶和下撤的时间。当天11点左右,顶峰天气开始变得很坏,所以很多队伍人员下撤过程中因为风雪加剧而加重冻伤情况。更为严重的是,绝大部分队伍没有意识到这么严重的堵车情况,备氧量不足,导致很多队伍断氧,多名登山者因为断氧在堵车处,或者被救援到C4(即海拔7900米的四号营地)后,因为身体虚弱遇难。但据环球网报道,尼泊尔旅游局局长吉米雷认为这一说法毫无根据。他表示,珠峰(攀登者)的死亡原因是高原疾病,这是发生在大多数登山者身上的事情,谁都有可能在这个登山的季节里丧生。王辉向记者表示:“这次登顶过程中,我们看到有一具今年刚刚遇难的遗体挂在路线绳边,另外三具遗体由夏尔巴正在往下运。但他们都会被包裹起来。基本上现在如果有人遇难,队伍都会想办法处理。”王辉拍摄到的登山者遗体(图片来源:截自受访者提供的视频)登顶一次珠峰,要花多少钱?今年2月,网上曾流传珠峰“永久关闭”的说法,最终被辟谣。但“攀登珠峰”对于一般人而言依然难以企及,除了体力,更需财力。据了解,民间爱好者想要攀登珠峰,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通过国外登山服务公司,从尼泊尔境内的南坡出发;二是经由中国境内的北坡,这条线路目前只有西藏圣山登山探险服务有限公司有经营资质,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都来自西藏登山学校。北坡登顶要注意什么?根据《国内登山管理办法》,攀登西藏5000米以上、其他省、市、自治区3500米以上独立山峰,需提前一个月向省级体育行政部门报批,而攀登7000米以上山峰,应当提前三个月向国家体育总局申请特批。攀登珠峰,则必须有登顶8000米以上高峰的经验。截自圣山探险官网圣山探险官网显示,今年珠峰登山季,报名人数限定为16人,满额即止。收费为458848元/人,报名时还需预交30%活动费(即137654元)。参加本次活动的队员需持有8000米以上登高证书,并且需要参加“2018圣山第十一届双桥沟珠峰模拟攀登培训活动”。费用包含行程所述期间的交通、住宿、餐饮、景区门票、环境保护费;珠峰登山许可注册费;攀登中所需公共装备、医疗器材、救援设备;攀登期间登山团队服务费;不低于30万的户外保险费。费用不包含报到之前,个人往返拉萨的交通、住宿、餐饮;个人装备、购物、保险等个人性质的费用;超额的个人服务(如高山氧气、酒店单间等)因不可抗力产生的客观原因和非我公司原因等特殊情况产生的额外费用。而由于珠峰南坡攀登条件更加优越,这条尼泊尔境内的登山之路在商业化方面也走得更远。尼泊尔的探险公司以相对更低的价格占领市场,通过提供不同的服务,形成产品的差异化。王辉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各个向导公司收费不一样,从3万美元到8万美元不等,主要是服务质量、夏尔巴配备比例,氧气配备比例不同而决定;尼泊尔政府收取的珠峰攀登注册费是一样的,11000美元/人;此外还有2000美元的修路费和综合联络费。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只要支付足够的费用给相关机构,后者就会提供堪称“把你抬上珠峰”的全套登山服务——从路线向导、贴身服务、氧气供应、物资运输到线路搭建、医疗救助,再到附加的通讯等增值服务。当然,对于更多无法或无意登顶珠峰、但又想感受独特珠峰文化的游客来说,前往攀登珠峰的起点站——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参观是个更现实的方案。只需花销门票和交通费等不多的费用,旅游车就可以直接将游客送到大本营的参观区。网友评论记者|赵云刘雪梅[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5月25日 04:35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