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日本公布新年号“令和” 年号怎么改呢?
日本公布新年号“令和” 年号怎么改呢?

  原标题:日本公布新年号“令和”,首次出自日本典籍 据报道,247个年号出处最多的是中国古籍《尚书》共35个,其次是《周易》27个。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4月1日上午宣布,“令和”被选为日本新年号。日本将从今年5月1日开始启用“令和”为年号。 日本当地时间1日上午9点半,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首相官邸组织召开了专家会议。菅义伟听取众院议长大岛理森和参院议长伊达忠一等人的意见。之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召开全体内阁成员参加的内阁会议,听取阁僚意见,最终决定。 据悉,“令和”出自日本最早的诗歌总集《万叶集》,引用的诗句为“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熏珮后之香”。《朝日新闻》称,这是日本首次从本国古籍中确定新年号。 年号里藏着喜事、疫病、灾害、改革 年号制度最早始于中国,日本的年号制度仿自中国,在日本亦被称为“元号”。最早的日本年号出现在645年孝德天皇在位时,当时以“大化”作为年号。从645年至今,日本125代天皇,共创生出247个年号,一般由两个汉字组成。 其中,长达20年以上的年号只有13个,“平成”是其中之一。持续时间最长的年号是“昭和”,长达64年。大多数年号都在数年后被更改。 那么问题来了:年号能随便改吗?怎么改呢? 在日本,新天皇即位之后通常都会更改年号,被称为“代始改元”。除此之外,日本历史上还会以其他各种理由更改年号。 在飞鸟和奈良时代,因出现喜庆之事而更改年号多有发生,被称为“祥瑞改元”。比如,奈良时代的“庆云”年号,就是因为天皇看到了好运的云彩出现而更改的。 但是,平安时代以后,灾害、干旱、疫病流行和彗星出现等导致的“灾异改元”增加。 此外,甲子年、戊辰年和辛酉年这三个年份含有变革的寓意,日本为此进行了“革年改元”。还有些年号因为读音惹天皇不高兴了而被修改,比如年号“历仁”因读音与“略人(人贩子)”谐音,仅使用了74天就被修改。 1868年,明治天皇即位后,颁布“一世一元”诏书,即一位天皇在位期间是能采用一个年号,日本年号自此发生重大变革。尽管1979年日本颁布了《年号法》取代“一世一元”诏书,但“一世一元”的制度沿用至今。 不过,自“一世一元”制度施行以来,由于天皇退位而导致的改年号尚属首次。 此前年号多出自中国古籍,《尚书》最多 新年号“令和”出自日本最早的诗歌总集《万叶集》,也是日本首次从本国古籍中确定新年号。 按照惯例,日本历代年号方案都是委托熟悉中国和日本的古籍专家和历史专家制订,日本历史上不少年号都取自中国古籍,比如“平成”就出自《史记·五帝本纪》中的“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内平外成”和《书经·大禹谟》中的“地平天成”。 不同于中国自明朝就确立“一世一元”制,日本到明治时期(1868年),才形成每一代天皇有一个年号的制度。1979年日本制定《元号法》,规定年号变更由内阁总理大臣指定一些博学多识之士,提出几个备选名单,咨询参众两院议长等人意见,再交由内阁会议讨论决定。年号产生要经过重重筛选,竞争相当激烈,历史上,有的被提名40次都还没被选中。 虽然想当上一次年号竞争很大,但数据分析显示它们大多围绕一些“字”转,在汉字的选择上有明显的偏好。日本天皇的年号一般由两个汉字组成,在过去的247个年号中,共使用了504个汉字,字频统计显示,504个汉字去掉重复的字,实际使用了72个汉字,其中“永”、“天”、“元”字出现的频次最高。观察这些“汉字”的使用频率可以发现,越是笔画简单、含义祥瑞的字被选中的可能性也越大。 除了在字的选择上有偏好,日本年号还喜欢引经据典,尤其是中国古代典籍。据报道,247个年号出处最多的是中国古籍《尚书》共35个,其次是《周易》27个。 提前1个月公布年号,为避免社会“瘫痪” 1989年1月,从昭和天皇逝世到日本将年号改为“平成”仅花了8个小时,于是,日本的日历、挂历、手账等需要使用年号的系统都陷入瘫痪。 同年,为了应对年号更改,日本大藏省从2月开始仓促制造印有“平成元年”的钱币。因此,同一年发行的钱币有的刻着“昭和64年”,有的刻着“平成元年”,前者由于很快就停产而成为流通量很小的梦幻钱币。 据《日本经济新闻》,日本全国日历出版协同联合会的相关人士表示:“希望早点知道更改年号的日程。”因为如果印错年号和新天皇的生日再重新印刷的话,会对业绩造成很大影响。此外,使用日本历法的日本银行系统也需要更新年号。 为了让相关行业做好更改年号的准备,日本政府决定将此次年号的公布时间提前。新的年号将从今年5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 刚刚过去的“平成”年号,来历是个谜 在日本,年号修改要领通常包括6个条件: 具有符合国民理想的积极含义; 2个汉字; 易书写; 易读; 从未被用作年号或谥号; 未被俗用。 此次改元,按照政府方针,新年号还需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采用常用汉字; 每个文字的笔画不能超过12~15画; 首字母不能是明治、大正、昭和、平成的首字母; 尽量避免采用位于民间预测排行榜上的前几个年号; 尽量避免采用人名中经常使用的文字; 不与大企业重名。 而历史上,“平成”这一年号到底是谁提出的却是一个谜。 据《朝日新闻》,2015年,负责当年更改年号事宜的前内阁内政审议室长的场顺三首次公开宣称,“平成”是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山本达郎提出的。 然而,这一言论立即遭到了批评人士的抗议,他们认为“平成”这一年号应该是由阳明学大师安冈正笃提出的。在埼玉县的安冈正笃纪念馆,介绍人物生平的手册上“‘平成’的提案者”几个字赫然在目。 在《年号法》颁布的1979年,总理府总务长官们曾去医院探望因病入院的安冈正笃,拜托他提出几个新年号。后来,安冈正笃对秘书说“向政府提出了三个方案”。1983年,他与中曾根康弘首相会谈后,向秘书透露了一句“平成的精神很重要”,只是“平成”与“平静”谐音,秘书也无法确定那句话的真实含义。 安冈正笃纪念馆的馆长荒井桂说:“山本先生后来提出跟安冈先生一样的方案很正常。因为有规定不得使用亡故专家的方案,从的场先生的立场来看,只是不能明说罢了。不过,因为没有物证,也很难证明了。” 实际上,自平安时代中期以来,年号的提案者和选定过程都有详细的记录,包括“平成”之前的“大正”、“昭和”等年号的选定历史也可以通过政府整理的《大礼记录》来还原。 唯有“平成”,由于是现行宪法下的首次修改年号而出现疏漏,留下了历史空白。 文/方辰 编辑 沁涵 数据[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3月31日 21:50
日媒:安倍称新年号蕴含心灵靠近诞生文化之意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3月31日 21:24
日本新年号“令和”:取自“初春令月气淑风和”
日本新年号“令和”:取自“初春令月气淑风和”

  原标题:日本新年号“令和”:取自“初春令月,气淑风和” 来源:中国日报网 日本新年号令和# 日本新年号“令和”取自日本现存最古老的诗歌总集《万叶集》中的“初春令月,气淑风和”。 《万叶集》共20卷,收录诗歌4500余首,经过多人多次编辑而成。“令和”寓意为秩序和和谐。日本选择新年号遵循5大标准:代表国家和人民的积极理想;由两个日文汉字构成;易读易写;不曾被用作年号或者天皇的谥号;并不是常用的词或习语。 [详情]

新浪新闻综合 | 2019年03月31日 20:21
日本宣布新年号 终于“摆脱中国”
日本宣布新年号 终于“摆脱中国”

  原标题:刚刚,日本宣布新年号!终于摆脱中国 当地时间1日上午11时42分,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正式公布日本新年号为“令和”,成为自“大化”以来,日本历史上第248个年号。 日本现任明仁天皇将在4月30日“生前退位”,皇太子德仁将于5月1日即位新天皇,当日零时开始正式启用新年号“令和”。自此,始于1989年1月的“平成”时代,仅剩1个月便将退出历史舞台。 事实上,日本改元(注:变更年号)“令和”创下4个首次: 第一,日本宪政史上首次因天皇“生前退位”而进行的改元。战前,日本年号是以天皇为中心决定的,1979年出台的《元号法》规定由内阁负责决定。遵照这项法律,此次是继1989年1月的“平成”之后,第2次由日本内阁决定。不过,与因昭和天皇驾崩而变更年号不同,因天皇“生前退位”而变更年号在日本宪政史上还是首次。 第二,首次在新天皇即位前,由现任天皇签署政令公布新年号。1日上午,日本内阁决定新年号“令和”,现任天皇签署政令后对外公布。在新天皇即位前公布新年号的做法史无前例,此前还曾遭到坚持“一世一元”的保守派的猛烈批评。不过,为了避免变更年号带来的不便,日本政府还是决定提前1个月公布,让各界有所准备。 第三,首次出自日本古籍《万叶集》。自645年日本启用首个年号“大化”以来,过去247个年号中辨明出处的均出自中国古籍,多数是《四书五经》等唐代之前的古典文献。比如“昭和”出自《尚书》的“百姓昭明,协和万邦”;“平成”出自《史记》的“内平外成”和《书经》的“地平天成”。因为此前负责选择年号的专家多由通晓中国古典文化的学者担任。 在这次新年号的评选阶段,有呼声认为,应该站在日本传统文化的立场上,从日本古籍中选取。日本政府对此回应称,此次正式委托提案的专家包括日本文化、中国文学、日本史学、东洋史学等领域的有识之士。 第四,首次通过网络现场直播。1989年改元“平成”时,时任日本首相竹下登的讲话由时任官房长官小渊惠三代读,并通过电视转播。然而,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这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仅亲自发表讲话,阐明新年号含义,还首次通过首相官邸官方账号在推特等社交媒体上现场直播,此举被认为是符合新时代的宣传手法。 创下4个首次的日本改元引发外界关注的同时,也带动了日本各界对新纪元的期待。《日本经济新闻》认为,新年号有望给日本的政治和外交带来转机。安倍政权如何度过与重要政治日程重叠的改元元年,关乎着下个时代内政外交的路线方针。启用新年号的日本,政治经济氛围恐怕发生巨大变化。[详情]

环球时报 | 2019年03月31日 20:01
日媒:日本新年号为“令和” 5月1日启用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3月31日 19:48
日本新年号即将公布 全体民众将见证新时代来临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3月31日 19:34
日本新年号今天亮相 日官房长官:紧张感十足
日本新年号今天亮相 日官房长官:紧张感十足

  原标题:日本新年号今天亮相,菅义伟:紧张感十足 [环球时报记者]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4月1日在记者会上正式公布新年号。对此,菅义伟3月31日对媒体表示“紧张感十足”。 报道称,菅义伟在3月31日的一档节目中称,“希望选取与新时代相符的年号,期待新年号能得到国民的广泛接纳,深深扎根于日本人的生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天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参观了纪念天皇陛下即位30周年的特别展览,他对媒体表示,“想要听取各方意见,决定新年号。” 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称,围绕新年号的猜测已进入白热化阶段,最有人气的汉字是“安”,透露出民众庆祝新时代拉开帷幕的心境。“安久”“永安”“安明”“安始”“安荣”等纷纷上榜。“有没有猜中的?”针对日本记者这一提问,菅义伟表示“不发表评论”。 代替“平成”的新年号是日本继“大化”之后的第248个年号。新天皇即位仪式将于5月1日举行,当日零时开始正式启用新年号。这一象征新时代的年号,能否首次从日本古籍当中选出?名称里又蕴含着安倍政权的何种心思?这些问题都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日本经济新闻》认为,新年号有望给日本的政治和外交带来转机。 《日本经济新闻》3月31日在头版发表文章称,经历过泡沫经济崩溃、政治混乱时期的平成年代即将结束,新年号会给时代按下重启键,政治和经济将以此迎来转机。春季之后,除去皇太子即位等系列仪式之外,接连上演的大规模政治外交议程也是往年没有的,充斥着紧张气氛。报道说,安倍晋三4月访问华盛顿。《日本经济新闻》评论称,机缘巧合下安倍偶遇时代转换,如何度过与重要政治日程重叠的改元元年,关乎着下个时代内政外交的路线方针。启用新年号的日本,政治经济氛围恐怕发生巨大变化。[详情]

环球时报 | 2019年03月31日 18:05
日本现新年号“预测潮”:猜对一个字奖励一张沐浴券
日本现新年号“预测潮”:猜对一个字奖励一张沐浴券

     日本国内出现新年号“预测潮”。(图源:共同社) 海外网4月1日电 4月1日,日本政府将公布新年号。新年号公布前夕,日本国内出现新年号“预测潮”,日企纷纷推出各种奖励方式,鼓励大众预测新年号,奖品包括沐浴券、商品券、陈年日本酒等。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围绕新年号的猜测已进入白热化阶段。有日本企业宣传称,“猜中新年号的人将获赠一个月沐浴券”,地点是有温泉设施的青森县大鳄町地区交流中心“鳄Come”。有的企业则以“猜对一个字奖励1张沐浴券,答案完全正确则奖励5张”的奖励方式鼓励大家去猜测。 在日本全国经营居酒屋的“Yossix”则推出总额3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8.8万元)的优惠券。日本服装巨头“World”推出猜中者均可在其网店上消费的相当于100万日元积分的奖励方式。   民众最期待的年号是什么?共同社报道称,最有人气的汉字是“和”与“安”,这透露出人们希望下个时代和平安心的愿望。 据悉,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4月1日将召开记者会,届时将正式公布新年号。日本现在的“平成”年号将于4月30日随着明仁天皇的退位停止使用,5月1日起,正式使用新年号。 代替“平成”的新年号是日本继“大化”之后的第248个年号。新天皇即位仪式将于5月1日举行,当日零时开始正式启用新年号。这一象征新时代的年号,能否首次从日本古籍当中选出?名称里又蕴含着安倍政权的何种心思?这些问题都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日本经济新闻》此前报道称,新年号有望给日本的政治和外交带来转机。(海外网姚凯红)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3月31日 17:38
日本4月1日将公布新年号 这两个汉字让他们很纠结
日本4月1日将公布新年号 这两个汉字让他们很纠结

  原标题:日本4月1日将公布新年号,这两个汉字让他们很纠结 最近,在日本,关于两个汉字的选择成为全国最为热议的话题。这两个汉字,说的是日本新天皇的年号。 此前,日本现任明仁天皇宣布将“生前退位”。2017年12月,日本召开皇室会议,确定明仁天皇将在2019年4月30日退位,皇太子德仁于5月1日即位天皇并改元(更换年号)。 (图为明仁天皇与德仁皇太子图源:NHK) 如今,天皇更替及改元已经近在眼前,因此拟定新年号相当迫切,日本确定将于4月1日公布新年号。 而据日本《朝日新闻》3月19日报道,自去年8月开始,在有关于年号的讨论中,除了主张遵循从中国古典书籍中选取年号的传统,也有提倡从日本古典等国书中寻找的候选方案,但同时参与者也认为从日本古典选取年号绝非易事。 日本天皇的年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样拟定?“区区”两个汉字的择取又为何会如此纠结? 1 汉化产物 说到“年号”,我们最熟悉的还是中国古代王朝绵延两千余年、纷繁复杂的年号谱系,贞观、开元、永乐、乾隆……很多年号大家都耳熟能详。 其实,年号作为纪年的一种手段,并非帝制时代的自然产物,从上古夏商周三代,到春秋战国,再到秦代和汉初,都还没有年号一说,直到西汉武帝时期。 汉武帝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年号——“建元”,公元前140年即建元元年。此后,年号这一纪年系统就被历代承袭下来,直到辛亥革命推翻帝制改用民国纪年为止。 日本的天皇年号,可以说完全是日本学习中国的“人为”产物。 日本的第一个年号,是“大化”。时值中国唐代开国治世——贞观之治,日本国内改革派通过“乙巳之变”,清除反对改革的苏我氏贵族,拥立孝德天皇上位,建立年号制度并在第二年(646年,大化二年)元月开始全面学习唐朝制度的改革,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大化改新”。日本年号的创立,可说是这场全面汉化改革的序幕。日本使用年号,也就从那时开始延续至今。 [注:东北亚、东南亚中南半岛多数地区都曾使用过年号纪年,如朝鲜半岛、越南等,日本则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例子。] (图为乙巳之变暗杀权臣苏我入鹿的绘画) 因此,同根同源的中日年号,就有着相当多共同的特征。开始时,年号的制定和废除并无一定之规,并非一任君主只有一个年号,可以随君主的意志随时更换,其中多是因任期内“天降祥瑞”或者军国重大事变而修改(当然,新帝即位一般都会更换年号)。年号的创始人——汉武帝就使用过多达11个年号,后来的“换年号狂人”唐高宗、武则天夫妻,分别使用过14个和13个年号。 [注:武则天在建立武周、正式称帝之前,早已临朝称制,成为当时唐朝的实际最高统治者。在称制期间,她共使用了4个年号,加上称帝以后的13个,武则天实际使用过的年号数量为17个。] 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日本。到15世纪下叶“战国时代”开启之前,日本的年号也是频繁更易,能“存活”10年以上的年号屈指可数。 因大事或“祥瑞”而更改的年号名称,一般都与相应事件紧密相关。以汉武帝为例,比如公元前122年改元“元狩”,就是因为前一年武帝在狩猎中获得一只“一角而足有五蹄”的兽;前110年改元“元封”,是因为当年武帝封禅泰山……诸如此类。 日本的情况与此相同,如708年因有人在武藏国秩父郡(今日本埼玉县黑谷)发现了铜块献给朝廷,改元“和铜”,“神龟”(724-729年)则是因白龟出现以为吉祥而改元等等。 而其他的年号改变,往往名称是出自经传典籍,或者就是取一个吉祥美好的组词。比如著名的“贞观”,就是取自《易经·系辞下》“天地之道,贞观者也”;前朝隋文帝年号“开皇”,则是来源于道教灵宝派所称的天地五劫之一,寓意新纪元;而像武则天所使用的“天授”、“如意”、“延载”等年号含义,更是不言自明。 日本同样遵循这个规律,“贞观”、“贞元”等年号甚至出现中日“撞车”的情况。尤其是从平安时代(794-1192年)中期以后,日本几乎所有的年号,都是出自中国古典。比如著名的“明治”,就是取自《易经·说卦传》“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盖取诸此也”。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古代的年号在字数上其实没有一定之规,如武则天“万岁登封”、宋真宗“大中祥符”等,都逾越了两字的限制;但日本几乎全部年号都采用两个汉字,唯一的例外出现,只有729-770年连续的“天平”、“天平感宝”、“天平胜宝”、“天平宝字”、“天平神护”、“神护景云”这一组明显带有承袭关联的年号。 (图为唐太宗李世民画像,他在位时的“贞观之治”众所周知,其实日本清和天皇也使用过“贞观”这个年号,巧合的是也形成了一个比较清明的“贞观之治”) 从最初的“大化”,到目前的“平成”,日本共使用过247个年号。时至今日,日本是唯一仍在使用年号的国家。 2 年号更迭,为何引起巨大关注? 这次的年号更迭,在日本国内外都引起了很高的关注,而对于日本本国人来说,这就像是在日常的生活中突然抛来一个意想不到的难题。 日本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学术界,对此都感到相当陌生。日本史学界年号研究第一人所功教授就谈到,在日本关于年号的研究微乎其微,在2018年新出版的《日本汉学珍稀文献集成》第一种《年号之部》之前,上一次综合研究要追溯到昭和8年(1933年)。 依照前面所说,年号这东西更迭频繁,几乎就是君主随心为之。那么是什么因素导致日本普通民众对更换年号这般陌生呢?这次更换年号,又为何会引起广泛关注? (图为1989年1月日本民众街头围观刊登“新年号”的报纸号外图源:NHK) 这要从日本年号制度的变革说起。 从标志日本近代化的“明治时期”开始,日本的年号制度发生了一个明显转变:每个天皇只有一个年号,天皇更替才会改变年号。 就在明治维新之际,朝廷1868年10月23日颁布“关于规定今后年号“一代一号(一世一元)”的政令。1889年制定的旧皇室典范第12条又规定“即位后,立年号,一代之内不再更改,遵从明治元年之定制”。 (图为明治天皇,名睦仁) 由此称呼天皇也可以用其年号,比如现任的日本天皇,既可用其名称明仁天皇,也可用其年号称为平成天皇。 这种制度是不是看起来有点眼熟?没错,在中国帝制晚期的明清两朝,实行的就是这样的年号制度,我们熟知的永乐皇帝、康熙皇帝等,说的都是年号。这种一代君主使用一个年号的制度,叫做“一世一元制”。一般认为,日本的“一世一元制”是引自同时期的中国清朝。 [注:这一说法尚存争议,也有观点认为这是年号本身发展逻辑的必然结果(谶纬之学衰落、“一世一元制”清晰方便等)。] 这就成为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日本“全盘西化”的“明治维新”当中,却有这样“明清式”的变革内容。明治以来,日本一直延续这一制度,共历经明治、大正、昭和、平成四个年号。这四个年号,时间跨度长达150多年。 可见,实行“一世一元制”以来,日本年号不再频繁更易,每个年号成为了当时天皇统治时代的标志和象征。中国古代的“一世一元”时期,虽然也有像康熙、乾隆这样“超长待机”的例子,但毕竟属于偶然;而近代以来,随着医疗等条件的进步,人类寿命显著延长,使得日本每个年号的延续时间更久。日本上一年号“昭和”持续时间就长达64年;如今的平成天皇虽然要“生前退位”,但他也已经是85岁高龄,50多岁才即位的他也已在位31年之久。因此,对如今的日本人来说,改变年号这种事实属“几十年不遇”,感到陌生也十分正常。 (图为晚年的昭和天皇) 而日本国内对此事的关注,更是因为年号的改变与普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平成30余年时间内,正是科技与信息化飞速发展的时代,现代人的日常事务之繁杂、手中的设备之丰富,远非此前可比,因此同样是改变年号,对今天日本人的影响更加显著。 日本政府和地方自治团体所用的公文,基本上都是年号纪年;普通民众在填写政府机关的资料时,也经常使用年号。日本居民卡,身份证,保险卡,驾驶证等个人证件上的生日年份,全部是用年号纪年,驾驶证上的有效日期也是用年号表示。日本使用的硬币、电车车票、银行存折,乃至食品的保质期,也是以年号标记。印刷日历、电脑、手机上的日期显示等问题更不必说…… (图为当前日本驾驶证模板,采用年号纪年,年号改变将带来明显影响) 这样与国民日常生活切身关联的变更,不引起关注是不可能的事情。 3 两个汉字,竟如此难选 然而,变更年号这件事,最难的还是这两个汉字的择取。 日本年号的拟定,是否有一定之规呢? 明治时期,1909年颁布了登极令,规定修改年号的方法是“天皇即位后立刻改年号。咨询枢密顾问后,敕定年号”,并规定“以诏书”形式公布年号。按照这一规定,年号原则上由天皇本人确定并昭告全国。 不过如此确认下来的日本的年号制度及拟定程序,在后来遭遇到一次重大的危机,那就是二战的战败。 (图为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通过广播宣读《终战诏书》,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 战败后的日本,天皇从“神位”跌落,《帝国宪法》及其框架下的旧皇室规范都被废除,新宪法下的皇室规范则没有关于年号的规定。战后初期,也出现了针对天皇制本身的质疑以及昭和天皇退位论,当时就有人提出应该废除年号。1950年,日本学术会议也向内阁总理大臣和众参两院议长提出了“废除年号,采用西历”的建议。该建议称“年号是不合理的”,“没有任何科学意义”,同时也没有法律依据,而且由于年号与天皇主权具有表里一体的关系,所以有悖于民主主义。当年,参议院文部委员会审议了年号废除法案。 (图为日本学术会议提出的“废除年号,采用西历”建议局部) 但在执政的自民党主导下,上世纪70年代后期日本重新为年号制度赋予法律依据,在1979年先后制定了“年号法”(6月)和“年号选定程序(要点)”(10月)。 年号法的内容非常简单: 1。年号通过政令加以确定。 2。年号仅在发生皇位继承情况时变更。 它也被称为日本“最短的法律”。 (图为年号法图源:日本国立公文书馆电子档案) 而当年10月23日制定的年号选定程序,除了规范年号的确定过程,将选择年号的权限从天皇收归内阁,任何一环节都不再体现天皇的意志外,更明确了候选年号名称的“硬性标准”: 1。要具有符合国民理想的美好意义 2。应为两个汉字 3。应易于书写 4。应朗朗上口 5。不应是过去的年号或作为谥号用过的名称 6。不应是日常通俗词汇 (图为年号选定程序图源:日本国立公文书馆电子档案) 这项1979年做出的“新规定”,基本继承了日本历史上年号选定的传统,但对于这两个汉字是否一定要出自汉典却没有规定。纵观日本截至目前的所有年号,能确定典故的基本全部来自中国古代典籍,而从没有出自过日本本土古典。据日本《读卖新闻》称,日本历史上的247个年号,共出自77部中国古代文献,其中半数以上是唐代以前的作品。 而针对这次的年号改变,据日媒报道,在首相安倍晋三等保守派人士的支持下,日本方面在考虑“破天荒”地从本土古典中拟定新年号。 从日本古典中寻找两个汉字,这并不奇怪。一般认为,在中国曹魏时期,汉字就传到了日本。而到了7世纪圣德太子摄政期间,日本的汉文水平得到长足进步,并逐渐在官方文件中使用汉字。而在大化改新以后,汉文在日本成为“风尚”,也成为一种地位的象征。 不过,从日本古典中选出两个汉字作为年号,却是困难重重。 对于原本没有文字的日本,汉字刚刚传入时,主要被用来标记读音。比如日本最古老的和歌集《万叶集》中有名的万叶假名虽然是汉字,但仅是用来表示日语发音的表音文字,汉字本身并无任何意义。这就不符合“年号选定程序”中必须“有意义”这一要求。 (图为万叶假名对照表,这些汉字都不代表任何实际含义,只是用于标音) 而后来日本汉文水平提高后的古典著作,又有大量内容本就是摘录自中国古籍。日本共同社就引述日本古籍研究者的话报道称,“日本古籍中也有许多由‘汉文’(古汉语)写成的作品,究其根源都来自中国古籍。越是有格调的语言,这样的倾向越强。” 因此,有日本政府内部人士也不得不承认,“从假借字中选取年号实在是有一定的难度”,有分析认为,年号完全撇开中国文化的影响很难,但可能折中同时取自中日两国古典。 (图为1926年12月25日《东京日日新闻》号外,由于按照法定程序新年号确定前会提供若干候选,日媒有时为抢先发布新年号会搞出“大乌龙”,当年这一报道就是误报新任裕仁天皇的年号为“光文”,而最终选定的年号为“昭和”) 4 从昭和到平成 三十余年了,平成时代即将走向终结。回望平成时代,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三十年?当今不少日本人也经历过的昭和时代,到平成时代又有怎样的变化? (图为《名侦探柯南》漫画,不好意思,工藤同学你这理想恐怕是实现不了了……) 1926年,日本大正天皇去世,皇太子裕仁即位,改元昭和。“昭和”,取自《尚书·尧典》“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 如前面所说,彼时年号仍体现着天皇自己的意志,“昭和”这一年号也被认为体现着裕仁天皇坐望世界的野心,日本先后发动的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也成为这一时代不可抹去的痕迹。战败后的裕仁在美国庇护下,侥幸逃脱被追究战争责任乃至被迫退位的命运,一直在位至1989年。战后的日本,在昭和时代呈现出相当积极进取的姿态,并迅速从战后状况解脱出来,实现了经济复兴。 1989年1月7日,87岁的昭和天皇在东京病逝,太子明仁即位,开启平成时代。“平成”,取自两部中国典籍,即《史记·五帝本纪》“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内平外成”;《尚书·大禹谟》“俞!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万世永赖,时乃功”。平成这个年号,从含义上看显然内敛了许多。 (图为1989年1月7日,时任日本官房长官的小渊惠三公布新年号“平成”图源:日本时事社) 平成时代的开启,正处在日本当代史的重要关节点上。平成天皇即位之时,日本的经济正走向顶峰。经过昭和中后期的努力进取,加上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的“泡沫经济”,日本经济呈现出空前的欣欣向荣局面。当年索尼买下美国哥伦比亚影业,三菱地产买下纽约地标性建筑洛克菲勒中心,让日本人一度看到了冲击世界第一的曙光。 而相比于激进的昭和时代,更多的日本人也寄予新的平成时代很大的希望。 的确,新天皇明仁相当低调,展现了与其父裕仁截然不同的面貌,他首次娶民间女子为妻,在1992年还访问中国,成为目前唯一访华的日本天皇。当时,明仁还特意去西安碑林博物馆看了自己年号的出处,并对中国文化表达了敬意;平成时代,也是日本近代第一个没有战争的时代,科学昌明,文化发展,让日本人引以为豪。 然而90年代的泡沫经济破灭,这一日本当代史最重大的事件,给平成时代带来了巨大的危机,其影响至今也挥之不去。这次经济停滞持续有多久?有人称之为日本“失去的十年”,有人称“二十年”,还有人说是“三十年”——几乎持续了整个平成时代。这巨大的变故,加剧了日本的财政困难,高龄少子的问题在这种背景下也更加凸显,这甚至让整个社会气象变易,如日媒指出的,日本在经济颓势下形成了“低欲望社会”,新生代缺乏前几代日本人的“肉食性”,“草食男”流行,呈现着与昭和时代完全不同的面貌。 (图为网络流传的昭和时代与平成时代日本征兵海报对比,昭和VS平成的梗现在已成为相当流行的网络语言) 平成时代,在一开始就给予日本人巨大的希望,然而随后的崩盘幻灭,也成为日本巨大的阴影。如今,“平成”将成回忆,新的年号,将寄托日本人怎样的期望? (资料来源:人民网、环球网、观察者网、澎湃新闻、军武次位面、日本有事儿、日本新华侨报,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文:黄俊峰[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03月31日 17:32
日本出现新年号预测热潮 “和”与“安”人气高
日本出现新年号预测热潮 “和”与“安”人气高

  原标题:日本出现新年号预测热潮 “和”与“安”人气高 中新网4月1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在日本新年号公布前夕,日本企业呼吁的年号预测掀起热潮,猜中者可获得包括沐浴券、商品券、陈年日本酒等各式奖励。排名靠前的候选年号多包括汉字“和”与“安”,透露出人们希望下个时代和平安心的愿望。 据报道,宣传称“猜中者将获赠一个月沐浴券”的是拥有温泉设施的青森县大鳄町地区交流中心“鳄Come”,到新年号公布前一天的31日晚10点前可应征竞猜。 大阪府枚方市的超级公共浴室“Supabarei”也奖励沐浴券,猜对一个字1张,猜对两个字正确答案则奖励5张。 此外,在全日本经营居酒屋的“Yossix”将向1111人分发总额310万日元的优惠券等。服装巨头“World”推出猜中者均分可在其网店上消费的大量积分,这相当于100万日元。 那么,民间认为什么样的年号最有可能呢?索尼生命保险公司(东京)2018年3月以一千人为对象实施的调查显示,呼声最高的是“平和”(47人),第二为“和平”(19人),第三为“安久”(17人)。所使用汉字最多的依次为“和”(165人)、“安”(118人)、“平”(112人)。 三菱电机BUILDING TECHNO-SERVICE公司2018年12月的调查也显示,希望出现的汉字中“和”最多,为135人。之后为“安”(95人)和“幸”(51人)。据悉入选理由为“希望通过和平使世界的纽带扩展”、“让下一代能继续安全安心的生活”等。[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3月31日 17:08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