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运营者姜某身份曝光 与赵主彬合谋谋杀女童
N号房运营者姜某身份曝光 与赵主彬合谋谋杀女童

  N号房女性运营者身份曝光 N号房女性运营者身份曝光 新浪娱乐讯 “N号房”事件中,与赵主彬一起合谋谋杀女童的同伙的真实身份曝光,为正在某区厅工作的公益勤务要员姜某。另外姜某也是“博士房”的运营者之一,他曾对成为他们谋杀对象的女童母亲,进行了长达10年的跟踪骚扰和威胁。另外他曾于2018年因涉嫌习惯性威胁他人被判刑1年零2个月,在审判中,他主张自己患有亚斯伯格症候群(神经发展障碍的一种,普遍被认为是“没有智能障碍的自闭症”),犯罪当时是精神不受控制的状态,试图减轻量刑。 另外该女童的母亲发起国民请愿,请求公开该公益勤务要员的真实身份。[详情]

新浪娱乐 | 2020年03月28日 17:19
郭晓婷因N号房事件发声 自述曾被男老师性骚扰
郭晓婷因N号房事件发声 自述曾被男老师性骚扰

  郭晓婷 郭晓婷曾主演《仙剑奇侠传三》 郭晓婷曾主演《步步惊心》 新浪娱乐讯 3月28日,演员郭晓婷因最近韩国发生的“N号房”事件想起自己学生时代的故事,并发长文叙述,表示自己曾在学生时代被语文老师“性骚扰”,该男老师任命郭晓婷为课代表,每日借机给其发短信,言辞暧昧怪异,在郭晓婷以生硬的文字回辱了之后,该男老师撤了她的职务,郭晓婷不能忍受该老师课间对多位女同学动手动脚,于是向其他老师反应,却被告知没有监控证据都是徒劳,劝其息事宁人。在郭晓婷试图向校领导再次控诉后,该老师在课堂上辱骂郭晓婷。郭晓婷透露,后来这位男老师从楼梯上滚下去脊椎还是颈椎骨折了。郭晓婷呼吁女孩们“学会保护自己,适时求助,建立自我原则,敢于表达立场。不要因为羞耻心而闭口不言,该羞耻的从来不是受害者。”据悉,郭晓婷代表作有《仙剑奇侠传三》、《步步惊心》、《仙剑云之凡》等。 郭晓婷全文: 看到N间房事件,讲一个我学生时代的故事。有一位表面温文尔雅,得体模样的语文老师,新学期开学就任命我为课代表,起初我很是欣喜,很快就发现其心思略有端倪。他每日借机给我发短信,言辞暧昧怪异,让我极度不适,便以生硬的文字回辱了他。他见我不是吃素的,自是不敢再进一步。他荒唐的撤了我的职务,我可以不在乎,但我无法忍受他在课间对多位女同学动手动脚,加害者正大光明,而被害者竟不敢反抗任其骚扰。我向其他老师反应,却被告知没有监控证据都是徒劳,劝我息事宁人。我又试图向校领导再次控诉,换来的是课堂上他歇斯底里对我辱骂,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被骂“婊子”这样的字眼是什么感受。我当然害怕极了,他浑身颤抖一脸狰狞,我甚至担心他会因为失控伸手打我。我是个记性很差的人,但那一幕我永远忘不了。故事的结局是,扬言说我死定了,且会带到我们毕业的这位,从楼梯上滚下去脊椎还是颈椎骨折了。当然,这样反噬的美好结局,并不会出现在每个加害者的生命中,我们能做的,就是用绝对的敌意作为武器,绝不姑息。无论在校园,在职场,还是在生活中,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甚至每个女孩的成长中都有所体会。学会保护自己,适时求助,建立自我原则,敢于表达立场。不要因为羞耻心而闭口不言,该羞耻的从来不是受害者。 时隔多年,我依然找不到说辞去谅解当时纵容包庇的人,对于弱者来说,那样的存在即是叠加的恐惧,也是潜在的危险。视而不见就是助纣为虐。私以为,保护弱者是起码的人性和共情。女性的愤怒由我们自己尊重,这条路虽然漫长,却也是唯一的路。[详情]

新浪娱乐 | 2020年03月28日 03:31
新京报关于国内版“N号房”调查报道出现受访者姓名的说明
新京报关于国内版“N号房”调查报道出现受访者姓名的说明

  关于@新京报 #国内版N号房调查#报道出现受访者姓名的说明 今日我们发布《国内版“N号房”调查:八百余万注册会员,存大量儿童不雅影像》的调查稿件,报道引起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扫黄打非 的高度重视,并迅速做了事件的最新进展,同时引起大家的广泛讨论与关注。争议最大的是报道中出现“北京某互联网公司程序员”的受访者姓名,和大家说明如下: 1。“北京某互联网公司程序员”系专业人士,为记者的采访对象,而非举报者,且采访对象与记者明确表示,可以实名出现在稿件中。我们通过此专业人士了解到非法网站ip地址显示为境外。我们和大家一样,深知个人隐私的重要性,这则报道,我们严格遵守新闻报道采写标准,稿件并未出现“发布举报者个人信息”等内容。 2。#国内版N号房调查#揭露非法网站的最新消息及相关事件进展,我们均会第一时间继续跟进,更欢迎大家积极地为我们提供线索。同时,色情网站发现者可到中央网信办网站举报,或者拨打扫黄办、中国互联网协会电话进行举报。儿童色情内容比一般色情物品的性质更为恶劣,发现者也可以直接向公安部门报案。 让我们一起努力,共同保护少年儿童的健康与安全。[心] [详情]

新京报 | 2020年03月28日 00:30
“N号房”地狱事件 比特币继暴跌后再遭抨击?
“N号房”地狱事件 比特币继暴跌后再遭抨击?

  来源:比特财经网 罪恶的N号房,比特币是帮凶吗? 前两周,比特币因为暴跌频上热搜,引起了不少关注,这两天,又因为“N号房”事件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如入地狱,且藏恶魔的“N号房” N号房事件,用人间地狱来形容毫不为过,因为在这里,你会看到真正的恶魔。 3月23日,“N号房”三个字占据多条热搜,至此,一场发生在韩国的骇人听闻的“26万人在线参与X犯罪”事件被揭出。 案犯们通过威胁女性(包括未成年)并强迫她们成为“X奴隶”,逼迫女性拍摄各种“X剥削”视频上传至私密房间。 简言之,N号房就是建立在TelegramL的N个聊天房间,会员通过付费可进去观看X剥削视频。 据韩国警方所掌握线索,2018年下半年到2020年3月期间,n个房间,10.4万人订阅,26万人围观,74名女性成为“X奴隶”,年龄最小受害者为六个月大的婴儿...... 整个事件实在令人发指,目前,运营着“N号房”,被称作“博士”的20代男性嫌疑人赵某已经被拘捕。 Telegram和比特币,罪恶的“帮凶”? 而在此次“N号房”事件中,作为N号房搭载平台和支付工具的Telegram和比特币也遭到了质疑和抨击。 相信不少人都知道,Telegram是一个将匿名性和保密性做到极致的风靡全球的网络聊天工具,其聊天室更有“阅后即焚”功能,只是也因此常被用于毒品交易、介绍X交易、共享YH物品等非法行为。 同时,在N号房中,每笔交易都只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完成,如果要加入,需要注册比特币账号,缴付价值150万韩元(8500人民币)的比特币才能进入房间。 加密货币成为了犯罪团队赚取罪恶之财的隐匿通道,比特币也因此成为了抨击对象。 一直以来,由于比特币所具备的匿名、去中心化等特点,使得其备受不法分子青睐,常常被利用进行不法交易,这也让不少人提到比特币,就将其与暗网挂钩,比特币也被各种污名化。 事实上,比特币从诞生起,各式各样的负面消息就没断过,但是说到底,比特币也只是一种工具。如果有人用刀杀了人,难道要怪刀子吗?有罪的永远是使用工具的人,而不是工具。 据称,目前,Bithumb、Huobi Korea等在韩加密货币交易平台都已表示将协助警方工作,提供与此案相关的信息。 的确,Telegram的阅后即焚,加密货币的区块链属性与非法交易契合,但非法交易不会因为某类工具的消失而停止,甩锅给工具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真正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对这些技术进行规范。[详情]

新浪科技综合 | 2020年03月26日 19:16
韩“N号房”事件嫌犯接受检方调查,没有律师愿为其辩护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3月26日 14:08
为避免二次伤害 N号房受害者将被变更身份证号码
为避免二次伤害 N号房受害者将被变更身份证号码

   “N号房”事件至少有74名女性受害者,当中包括16名未成年少女。 新浪娱乐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震惊韩国社会的“N号房”事件仍在发酵。韩国news1新闻网站周四(26日)发布独家消息指出,韩国政府为了防止“N号房”事件受害者遭受二次伤害,将尽快为她们变更身份证号码。 韩国“行政安全部”周四表示,上月收到两名“N号房”事件受害者申请变更身份证号码,该部巳经同意。“行政安全部”人民登录证变更委员会称,尽管现行法律规定:要等6个月后才会作出是否批准变更的决定,但由于这次事件在社会上引起巨大争议,受害者对此极度不安,因此将缩短调查时间,争取在3周内作出决定。 报导指出,从2017年5月起,韩国“行政安全部”为因身份证号码泄露的“N号房”受害者变更身份证字号规范。申请人在通过审查后,可以更改出生日期、性别以外的身份证字号后6码数字。 “行政安全部”人民登录证变更委员会有关人士称,目前已知“N号房”事件有74名受害者,预计当中大部分人会申请身份证号码变更。他们会在收到申请后尽速处理,以减少受害者的不安。 所谓韩国“N号房”事件,是指犯罪嫌疑人利用即时通信软件Telegram开设多个聊天室,共享非法拍摄的性剥削视频和照片。聊天室大都以数位编号命名,只有付费成为会员才能观看。 根据警方掌握的情况,至少有74名女性受害者,当中包括16名未成年少女。现身说法的被害人表示,这段惨痛经验让她身心俱受重创,但比起身体上的折磨,心理创伤更巨大:她无法入睡、吃不下东西、躁郁症和忧郁症同时袭来。有一阵子甚至无法出门,因为感觉会被跟踪。她说:“出门时,我不想让任何人注意到我,因此全身包得密不通风,连夏天也一样。”(ETtoday/文)[详情]

新浪娱乐 | 2020年03月26日 07:06
韩政府将尽快为“N号房”事件受害者变更身份证号码
韩政府将尽快为“N号房”事件受害者变更身份证号码

  【环球网报道】震惊韩国社会的“N号房”事件仍在发酵。韩国“news1”新闻网站26日发布独家消息称,韩国政府为了防止“N号房”事件受害者遭受二次伤害,将尽快为他们变更身份证号码。韩国行政安全部26日表示,上月收到2名“N号房”事件受害者有关变更身份证号码的申请,并做出了同意变更的决定。韩国行政安全部居民登录证变更委员会称,虽然现行法律规定,要在6个月内做出变更决定,但由于此次事件在社会上引起巨大争议,受害者们对此感到不安,因此将缩短事实调查时间,争取在3周内做出决定。据报道介绍,自2017年5月起开始,韩国行政安全部为因身份证号码泄露而受到损失者实行变更身份证号制度。申请人在通过审查后,可以修改生日、性别以外的后6位数字。韩国行政安全部居民登录证变更委员会有关人士称,目前已知“N号房”事件有74名受害者,预计这其中大部分人将会申请身份证号码变更。他们将在收到申请后尽快处理以减少受害者不安。所谓韩国“N号房”事件,是指犯罪嫌疑人利用即时通信软件Telegram,开设多个聊天室,共享非法拍摄的性剥削视频和照片,聊天室大都以数字编号命名,只有付费成为会员才能观看。根据警方掌握的情况,至少有74名女性受害者,其中还包括16名未成年人。[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3月26日 00:40
韩国17岁音乐剧演员金有彬为"N号房"过失发言道歉
韩国17岁音乐剧演员金有彬为

  韩国音乐剧演员金有彬 新浪娱乐讯 韩国音乐剧演员金有彬(17岁)24日通过自己的社交平台留言说:“难道是我看N号房了吗? 你们这些XX妓女们。都说韩国的妓女有27万人,那么你四舍五入也是妓女吗”,“我真害怕自己附近有XX。这有什么不同?”陷入争议之后金有彬将自己的社交账号转换为非公开,他把自己的头像和介绍文章全部撤下并表示“我做错了”然后上传了“请公开N号房间嫌疑人的身份及照片”的青瓦台请愿链接。 此后金有彬的父亲昨日接受一家媒体的电话采访时表示金有彬因被“人肉搜索”而痛苦不堪,他解释说金有彬在没有充分认识了解“Tellagram N号房事件”的情况下草率地发表了文章,因为年纪轻轻就犯下了错误,希望大家能以宽容的眼光看待他,请考虑金有彬的未来,过分的‘人肉’行为是残酷的社会死刑判决。金有彬的母亲也通过Twitter私信传达了道歉信,金有彬的母亲说:“我认为现在是敏感时期,所以这种文章不合适,要求他马上撤下文章”,“并不是要包庇儿子,直到现在我还在让有彬进行反省”。 金有彬2013年通过歌剧《托斯卡》出道,2014年出演EBS 1TV儿童节目《吃货恐龙蒂诺》。[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20年03月25日 19:48
韩国N号房嫌犯公开谢罪:感谢制止我无法自拔的恶魔生活
韩国N号房嫌犯公开谢罪:感谢制止我无法自拔的恶魔生活

  “判他法定最高刑罚!”3月25日,在韩国首尔市钟路警察署门前,围观群众对着一名25岁的犯罪嫌疑人高喊。 据韩联社报道,25日8时,“N号房”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赵主彬(音译)被首尔警方押送至检方。他戴着护颈、头部贴着一块纱布,这是因为他在被关押时曾头撞洗脸池自残。 面对记者质问,赵主彬说,真心向受害者谢罪,“感谢制止我无法自拔的恶魔生活”。他是韩国第一个因性犯罪被公开示众的犯罪嫌疑人。 “N号房”究竟是怎么回事?昵称为“博士”的犯罪嫌疑人赵主彬做了什么? “N号房”犯罪嫌疑人赵主彬。韩联社视频截图 “N号房”是什么? “N号房”指的是犯罪嫌疑人在社交平台Telegram上开设的加密聊天室。在这些聊天室内,非法拍摄的性剥削视频和照片被广泛分享,只有付费成为会员才能观看。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N号房”最初由网名为“GodGod”的网友在2019年2月创建,随后“Watchman”接手。为了躲避搜查,运营者不断新建和解散聊天室,并以数字命名为“1号房”、“2号房”等,因此被统称为“N号房”。由于Telegram的服务器位于海外,韩国警方很难追踪。 聊天室根据分享的内容而设立了不同的价格,最高级别的入场费约为15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8400元),交易只能通过加密货币进行。 2019年9月,赵主彬成为“N号房”运营者,他的昵称为“博士”,因此他管理的聊天室也有人称作“博士房”。赵主彬发布性剥削画面供会员观看并收取会费,他还要求会员分享类似内容以维持入场资格。 他在社交媒体上以招聘服装模特等兼职者的名义,引诱受害者,在获取包含受害者脸部的裸体照片后,便以此进行威胁,强迫对方拍摄性剥削视频,并在聊天群里售卖。 经首尔警方调查,“N号房”的会员约有26万人,存在1人多账号的重复计算。此案至少有74名女性受害者,还包括16名未成年人,年龄最小的仅11岁。 警方已经拘捕了赵主彬和相关的17名嫌疑人,“N号房”的第二任运营者“Watchman”在去年年底被捕,但原始创建者“GodGod”仍然不知下落。在赵主彬的住宅,警方搜出1.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74.6万元)现金,并怀疑他的加密货币钱包藏有几十亿韩元的犯罪所得。 300万人请愿公开嫌犯身份 赵主彬因涉嫌违反《关于保护儿童、青少年不受性侵的法律》于3月19日被批捕,警方未公开其个人信息。 “N号房”事件在韩国引起巨大反响,许多网民在青瓦台国民请愿页面发起请愿,要求当局公开嫌犯的身份和照片,以及“N号房”所有会员信息。截至23日,请愿人数超过300万。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23日就“N号房”事件表示,此案是践踏受害者的犯罪行为,指示警方彻查案件,让所有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他对包括16名未成年人在内的所有受害者表示慰问。 文在寅承诺,政府将删除所有涉案视频,并为受害者提供法律、医疗等所需支援。文在寅指示,警方应认识到此案的严重性,对涉案人员进行彻底调查,对犯罪分子严惩不贷。如有必要,警察厅将组建特别专项调查组,政府也要制定杜绝网络性犯罪的根本对策。 首尔地方警察厅24日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公开审议委员会议,讨论信息公开可能会带来的影响。鉴于此案受害者人数多达70余人,犯罪情节恶劣,嫌疑人已被批捕,警方也掌握了充分的证据,综合考虑国民知情权、防范类似犯罪重现、公共利益等各种因素后,决定公开其姓名、年龄、照片等信息。 赵主彬曾是“优等生” 据《韩国先驱报》报道,“N号房”犯罪嫌疑人赵主彬现年25岁,高中时期是一个活跃的网民,在韩国论坛NAVER上回答了500多个问题。2013年,论坛上有人写了自己被叔叔性骚扰的帖子,赵主彬留言:“告诉你父母(这件事),亲戚之间经常发生性侵行为,要保持警惕。” 他2014年考入大学,学习信息通信专业,4年中有3年各学科平均绩点都在4.0以上,多次获得奖学金,还曾在校报上发表文章。同学反映,赵主彬在大学期间并无极端行为,看起来就是普通学生,但是与同学的关系不太融洽。 赵主彬从2017年10月开始经常在周末参加志愿活动,一直持续到最近。他曾说:“我在服兵役之后就开始参加志愿活动,我想要帮助别人,因为我曾受到别人的帮助。” 据韩国SBS电视台报道,警方调查发现,赵主彬2018年从大学毕业后就开始不法活动,初期是开设网站以售卖毒品的虚假广告欺诈钱财,1年后接手“N号房”。 3月25日,赵主彬被警方移送检方,当被记者问及是否承认散布性剥削影像、是否忏悔罪行、是否有愧于未成年受害者、是否承认阴谋杀人时,他保持缄默。 “N号房”的会员怎么处理? 韩国警方正在追查“N号房”的会员,由于Telegram是海外软件,调查有难度。那么找到这些会员,他们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据BBC报道,在韩国现行法律下,大多数“N号房”会员的行为可能无法构成刑事罪行。因为根据韩国与处罚性暴力犯罪有关的特别法规定,如果是有成年女性出现的性剥削视频或图片,即使属于非法拍摄,只要不是直接拍摄或者传播者,只是观看,法律中对这种行为没有具体条款说明需要处罚。 据日本《外交官》网站,韩国网络性反应中心主任徐圣熙(Seo Seung-hee)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指出,韩国缺乏相关法律来惩罚与移动通讯服务(如Telegram)相关的犯罪。由于没有具体的条款来约束这些行为,法院将决定如何处理。她认为,应该对所有的共犯给予足够的惩罚。 新京报记者 陈沁涵[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3月25日 08:10
朴宝英呼吁粉丝积极参与青瓦台请愿 严惩“N号房”罪犯
朴宝英呼吁粉丝积极参与青瓦台请愿 严惩“N号房”罪犯

   朴宝英 3月25日,据韩媒,韩国女艺人朴宝英近日在粉丝俱乐部网站发文,呼吁粉丝积极参与青瓦台网站请愿,让“N号房”事件的罪犯得到法律严惩。 朴宝英表示“N号房”让许多受害者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虐待,这些受害者中甚至还有未成年人。她非常希望罪犯能尽早得到应有的惩罚,好让受害者们早日安心,因此决定在粉丝俱乐部网站发文,呼吁大家都去参与青瓦台网站的请愿。 朴宝英表示只有大家将想法付之行动才能为社会带来改变,她希望粉丝都能够积极到青瓦台网站请愿严惩罪犯。[详情]

凤凰网 | 2020年03月25日 02:38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