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吉野彰:灵活与执著心是信条
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吉野彰:灵活与执著心是信条

  中新网10月11日电 据日本《朝日新闻》中文网报道,日本研究员吉野彰开发了使用于智能手机等之中的“锂离子电池”的基本技术,并获得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奖后的他表示,研究者应以“灵活与执著心”为信条,踏实地反复进行研究,进而为环境作出贡献。当地时间10月9日,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吉野彰(Akira Yoshino)在日本东京出席新闻发布会。9日傍晚7点20分过后,71岁的吉野在东京都千代田区·旭化成本社内的记者会上现身。身着竖条西装,戴绿色领带的吉野彰,满面笑容地开始了讲话。“我自己,很兴奋。”吉野彰表示。他还说,“因(锂离子电池)成为获奖对象而感到开心。觉得这或许会使年轻研究者获得很大鼓励”。据悉,获奖的消息是通过研究室的固定电话进行的联络。对方第1句说出了“Congratulation”,吉野彰说,自己“想着是得奖了吗”。据悉,吉野彰马上通过电话向妻子久美子做了汇报,并表示“惊讶地简直站不住”。当被问及研究者所必要的姿态之时,吉野称“头脑的灵活与和那正相反的执着心。执拗地不到最后不放弃”。于此同时,他还表示,“要把握好刚与柔的平衡。当大大碰壁之时,则需要‘总会有办法’的这种灵活度”。[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10月10日 19:35
得奖啥感受?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惊喜和勇敢
得奖啥感受?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惊喜和勇敢

  中新网10月11日电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当地时间10月10日,瑞典文学院宣布了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分别是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谈及获奖感受,两位文学大咖分别选择了“惊喜”和“勇敢”两个关键词。据报道,托卡尔丘克10日得知自己获奖消息时称,这完全是个“惊喜”,她又开心又骄傲。她表示,瑞典学院选择了自己与汉德克,是对中欧文学的褒奖。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0日,瑞典文学院宣布,将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彼得·汉德克。图为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托卡尔丘克资料图片。据介绍,托卡尔丘克1962年生于波兰。她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被认为是当代波兰最具影响力的小说家之一,同时是一名心理咨询师。1987年,托卡尔丘克以诗集《镜子里的城市》登上文坛,而后接连出版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等代表作。而知悉自己获得201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时,汉德克则感到十分惊讶,他认为瑞典学院做出了“十分勇敢”的选择。图为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彼得·汉德克资料图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汉德克1942年出生于奥地利克恩滕州。他身兼小说家、诗人、编剧和电影导演数职,无论在哪个领域都称得上高产和声誉斐然,被认为是当代德语文学最重量级的作家之一。汉德克在格拉茨大学学习法律期间,便出版了第一部小说《大黄蜂》,后退学专注文学创作。据报道,200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地利作家耶利内克在得知自己获奖消息时曾说:“汉德克是德语文学活着的经典,他比我更有资格得诺贝尔文学奖。”据信,汉德克以他极具实验性的诗歌和无政府色彩的作品赢得了一批追随者。他被媒体称为“三高”:高重要性、高知名度、高争议性。[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10月10日 18:49
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2014年曾倡议废除该奖
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2014年曾倡议废除该奖

  原标题: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一个诺奖批评者,一个反思历史的女作家 当地时间10月10日,瑞典文学院宣布,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两位获奖者将分别赢得900万瑞典克朗。 彼得·汉德克:打破常规的作家 彼得·汉德克是奥地利著名小说家、剧作家,也是当代德语文学界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他著有《骂观众》《卡斯帕》《无欲的悲歌》《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等,也曾参与文德斯电影《柏林苍穹下》的编剧。 彼得·汉德克的授奖词为:“凭借着具有语言学才能的有影响力的作品,探索了人类体验的外延和特性。” 汉德克于1942年生于奥地利格里芬,父亲是德国军人,母亲来自斯洛文尼亚。1961年,他进入格拉茨大学攻读法律。1965年,当他的第一部小说《大黄蜂》出版后,汉德克便放弃了学业,成为自由作家。 1966 年,汉德克发表了使他一举成名的剧本《骂观众》,全剧没有传统戏剧的故事情节和场次,只有四个无名无姓的说话者在没有布景和幕布的舞台上近乎歇斯底里地“谩骂”观众。这一剧本在德国文坛引发轰动。 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他通过作品展现寻找自我的历程,发表了《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无欲的悲歌》、《短信长别》、《真实感受的时刻》、《左撇子女人》等作品。1971年,他的母亲自杀身亡,成为其文学创作的阴影。 除了写作之外,他还是一个关注政治的人。为了抗议德国军队轰炸这两个国家和地区,汉德克退回了1973年颁发给他的毕希纳奖。 最为人所知的事件是,2006 年3 月18 日,汉德克参加了前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葬礼,并发表政治异见,受到媒体攻击。受到该事件影响,欧洲一些国家取消了他的剧作演出,杜塞尔多夫市政府拒绝支付授予他的海涅奖奖金。 法国24新闻台发布报道称,彼得·汉德克是一位“先锋派”作家,也是一个诺贝尔奖的批评者,曾不止一次地显示出自己是一个打破常规的人。他在2014年倡议废除诺贝尔文学奖,称这一奖项是文学界“虚假的封圣行为”,他还曾批评192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作家托马斯·曼是一个“糟糕的作家”,“炮制一些居高临下、狂妄自大的散文”。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关注波兰历史命运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是最畅销的波兰作家之一,以神话、民间传说、史诗、与当代波兰生活景致风格著称。她著有诗集《镜子里的城市》以及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E.E》《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等。托卡尔丘克是诺贝尔文学奖史上第15位女性得主。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的授奖词为:“对于叙事的想象充满百科全书式的热情,象征着一种跨界的生活形式。” 诺贝尔评委会主席安德斯·奥尔森(Anders Olsson)说,“托卡尔丘克的作品以移民和文化变迁为中心,充满了智慧和精妙的魅力。”她是中东欧地区用母语写作的女性作家代表。 托卡尔丘克于1962年出生于波兰西部小城苏莱胡夫。大学时代,托卡尔丘克在华沙大学攻读心理学,毕业后做过心理咨询师,颇为推崇荣格的人格分析心理学理论。 在写作生涯初期,她一直专注于诗歌写作,并于1989年发表了诗集《镜子里的城市》。直到1993年,她才发表了第一部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这本书讲述了一对相爱的主人公对“神秘之书”的探寻之旅,显示了托卡尔丘克对旅行题材的关注。 真正让托卡尔丘克在世界闻名的是1996年出版的《太古和其他时间》,这部作品通过不同的视角讲述了太古之中各种人物,甚至动物、植物和东西的故事,以三代人的人生故事,折射了波兰二十世纪动荡起伏的历史命运。 她是一个敢于对外发声的政治活动家,曾强烈谴责波兰右翼。2014年,她曾公开表示波兰曾经在历史上犯下过可怕的殖民罪行,导致波兰出版商不得不增派保镖对她进行保护。 2018年,托卡尔丘克最新作品《航班》获得英国布克奖,作品讲述了一位乘坐飞机旅行的荷兰解剖学家,通过旅行故事以及他对内心过往的审视串联起了从17世纪到现代的一系列故事。 负责翻译托卡尔丘克作品《航班》的译者克罗夫特说:“她获奖,我感到非常激动,诺奖颁发后,一定有很多新读者可以发现她精美、强力、细腻的小说和短篇故事。” 托卡尔丘克曾说:“任何曾经尝试写小说的人都知道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这无疑是最糟糕的消磨自我的方式,你必须一直孤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据《卫报》报道,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后,托卡尔丘克的英国出版商Fitzcarraldo正在紧急准备再版这位波兰女作家的作品。该出版社的一位编辑说,“她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作家,创作领域广阔,她也是一个政治活动家、女性主义者和公共知识分子。” 链接:诺贝尔文学奖是怎么选出来的? 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发之前,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主席安德斯·奥尔森(Anders Olsson)表示,每年瑞典文学院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地200个提名,每年2月初开始评选,今年也是,这个数量庞大的作家名单将逐渐减少,在暑假前,最终从200个提名者中选出8人短名单。学院里的每个成员都要读这个名单的作品,最终讨论出获奖得主。 奥尔森说,近年来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标准一直在改变。此前诺贝尔文学奖存在欧洲中心主义、以男性为导向的文学视角,而现在更考虑全球总体性,也更重视性别平衡,评委们的视野越来越宽阔,这也让评选更为激烈。他指出,大家统一意见认定一个候选人是很难的,需要去说服他人,但这也是个有趣的过程。 文/沁涵 [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10月10日 07:40
“缺席”一年诺贝尔文学奖“补发” 波兰、奥地利作家获奖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10月10日 07:08
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一个敢“骂观众”一个书写梦境
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一个敢“骂观众”一个书写梦境

  原标题: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一个敢于“骂观众”的男人和一个书写梦境的女人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0日下午,因去年的性侵丑闻而空缺了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终于公布了两位作家的获奖信息,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丘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分别获得了2018年度和201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 这两位作家都算是人们热议的诺奖赔率名单上的常客,并没让人感到有什么意外。两位作家的重要作品均有中文译本。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1962年出生在波兰西部绿山城附近的苏莱霍夫,1985年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早在十几岁的时候,托卡尔丘克就对写作产生浓厚兴趣。1987年,她以诗集《镜子里的城市》初登文坛。1993年,她的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获得波兰科西切尔斯基基金文学奖,令她成为波兰备受瞩目的作家。 她在成为作家之前做过心理医生,其作品经常探讨个体梦境或集体潜意识,自称心理学家荣格的弟子。 此前,她曾接受《新京报》采访,谈及自己的文学观:“现实主义写法不足以描述这个世界,因为人在世界上的体验必然承载更多,包括情感、直觉、困惑、奇异的巧合、怪诞的情境以及幻想。通过写作,我们应该稍微突破这种所谓的理性主义,并用这种方式去反过来强化它。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给人惊喜、不可预知的世界。我所理解的写作是一种拉伸运动,它拉伸着我们的经验,超越它们,建立起一个更广阔的意识。我喜欢把现实与幻想糅在一起,但我也写过基于十八世纪事实基础的历史小说。” 她的作品已被译为英语、法语、德语、中文、西班牙语、捷克语、克罗地亚语、丹麦语等多种语言,受到全世界读者的欢迎。 早在本世纪初,中国波兰文学翻译家易丽君、袁汉镕就将《太古和其他的时间》和《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从波兰语原著翻译成中文,并由台湾大块文化出版公司在台湾首次发行。 当时《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的题目被意译为“收集梦的剪贴簿”。《太古和其他的时间》在出版后很快占领台北图书市场,第二个月就被列入台湾该年度最畅销书目。互联网上的相关反应则更为热烈。2006年台湾大块文化出版公司又推出该书的第二版。同年,湖南文艺出版社也出版了该书简体字版并备受好评。2017年,这本书由后浪出版公司引进,并于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除此之外,他们也引进了《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以书的原名出版。 在《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的译者序中,易丽君认为奥尔加建立了这样一种信念——文学作品可以是易懂而同时又深刻的,它可以既简朴又饱含哲理,既意味深长而又不沉郁。“在她的小说中,日常生活获得了少有的稠度,充满了内在的复杂性、激烈的矛盾和冲突,以及耐人寻味的转折和动荡不安的戏剧性”。 另一位文学奖得主彼得·汉德克生于1942年,他出生在奥地利克恩滕州格里芬一个铁路职员家庭。1961年,汉德克入格拉茨大学读法律,开始参加“城市公园论坛”的文学活动,成为“格拉茨文学社”的一员。他的第一部小说《大黄蜂》的问世促使他放弃法律专事文学创作。 1966年,汉德克发表了使他一举成名的剧本《骂观众》,在德语文坛引起轰动,从此也使“格拉茨文学社”名声大振。《骂观众》是汉德克对传统戏剧的公开挑战,也典型地体现了20世纪60年代前期“格拉茨文学社”在文学创造上的共同追求。 进入70年代,汉德克在“格拉茨文学社”中的创作从语言游戏及语言批判转向寻求自我的“新主体性”文学。标志着这个阶段的小说是《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1970)、《无欲的悲歌》(1972)、《短信长别》(1972)、《真实感受的时刻》(1975)、《左撇子女人》(1976),分别从不同角度,试图在表现真实的人生经历中寻找自我,借以摆脱现实生存的困惑。 1979年,汉德克在巴黎居住了几年之后回到奥地利,在萨尔茨堡过起了离群索居的生活。他这个时期创作的四部曲《缓慢的归乡》《圣山启示录》《孩子的故事》《关于乡村》,虽然在叙述风格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生存空间的缺失和寻找自我依然是其表现的重点。对汉德克来说,现实世界不过是一个虚伪的名称:丑恶、僵化、陌生。他厌倦这个世界,试图通过艺术的手段实现自我构想的完美世界。 80年代开始,汉德克似乎日益陷入封闭的自我世界里,面对社会生存现实的困惑,他寻求在艺术世界里感受永恒与和谐,在文化寻根中哀悼传统价值的缺失。他先后写了《铅笔的故事》《痛苦的中国人》《重现》《一个作家的下午》《试论疲倦》《试论成功的日子》等。但汉德克不是陶醉在象牙塔里的作家,他的创作是当代文学困惑的自然表现:世界的无所适从、价值体系的崩溃和叙述危机使文学表现陷入困境。汉德克封闭式的内省实际上也是对现实生存的深切反思。 90年代,苏联解体、东欧动荡、南斯拉夫战争把居住在巴黎乡村的作家及其文学创作推到风口浪尖。从《梦幻者告别第九国度》(1991)开始,汉德克的作品如《形同陌路的时刻》(1992)、《我在无人湾的岁月》(1994)、《筹划生命的永恒》(1997)、《图像消失》(2002)、《迷路者的踪迹》(2007)等中到处都潜藏着战争的现实和人性的灾难。 1996年,汉德克发表了游记《多瑙河、萨瓦河、摩拉瓦河和德里纳河冬日之行或给予塞尔维亚的正义》,批评媒体语言和信息政治,因此成为众矢之的。汉德克对此不屑一顾,一意孤行。1999年,在北约空袭的日子里,他两次穿越塞尔维亚和科索沃旅行。同年,他的南斯拉夫题材戏剧《独木舟之行或者关于战争电影的戏剧》在维也纳皇家剧院首演。 为了抗议德国军队轰炸这两个国家和地区,汉德克退回了1973年颁发给他的毕希纳奖。2006年3月18日,汉德克参加了前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葬礼,媒体群起而攻之,他的剧作演出因此在欧洲一些国家被取消,杜塞尔多夫市政府拒绝支付授予他海涅奖奖金。 虽然汉德克成名已久,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没有正式出版他的作品的中文译本,上世纪90年代,一小批热衷于实验戏剧的年轻人只能读到汉德克剧作的手抄本。 著名戏剧导演孟京辉深受汉德克的影响,他导演的剧作《我爱XXX》不难见到《骂观众》的影子。而孟京辉也表示汉德克是他的偶像,愿为他“效犬马之劳”。著名编剧史航,著名戏剧导演牟森也多次表示对汉德克的推崇。 2013年开始,世纪文景陆续推出了彼得·汉德克作品中文版,《骂观众》《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去往第九王国》《无欲的悲歌》《缓慢的归乡》《左撇子女人》《形同陌路的时刻》,截至2016年10月,《痛苦的中国人》《试论疲倦》出版,这套九卷本的作品集全部出版完成。2016年,汉德克曾到访中国,在上海、北京及乌镇均举办过活动。 著名作家约翰·厄普代克曾评价彼得·汉德克说:“毫无疑问,汉德克具有那种有意的强硬和刀子般犀利的情感。在他的语言里,他是最好的作家。”[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10月10日 06:45
诺贝尔文学奖揭晓!这次村上春树又陪跑了……
诺贝尔文学奖揭晓!这次村上春树又陪跑了……

  中新网北京10月10日电(记者 上官云)瑞典当地时间10月10日,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获奖者分别是波兰作家奥尔嘉⋅朵卡萩 (Olga Tokarczuk)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 随着两位获奖者的公布,这也意味着,之前诺奖的热门人选、呼声颇高的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再次与诺奖失之交臂。在微博上,“村上春树又陪跑”的话题标签也迅速上了热搜。 文如其人的作家 1949年,村上春树生于京都伏见区。受家庭熏陶,他非常喜欢读书,后来进入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戏剧专业就读。     29岁时,村上春树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叫做《且听风吟》,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他的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畅销全球,引起“村上现象”,知名度不断攀升。 就作品风格而言,村上春树深受欧美作家的影响,基调轻盈,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曾被称作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 在众多作家中,他也确实显得有些不一样,生活中多了些许时尚元素:曾经开过酒吧,喜欢爵士乐,还曾在异国他乡旅行。喜欢跑步又极其自律。 翻译家林少华曾拜访过村上春树。第一次见面时,村上春树穿着灰白色牛仔裤、三色花格衬衫,里面一件黑T恤,挽着袖口,露出的胳膊肌肉隆起。不像作家,倒很像个“大龄男孩”,本分自然。 林少华说,至于说话时若有所思的表情,以及说话节奏和用词,村上春树都有些像其作品中的男主人公,比如《挪威的森林》中的渡边君、《寻羊冒险记》中的“我”。用一个词形容,就是“文如其人”。 获诺奖?村上春树也许并不感兴趣 由于村上春树成名甚早,多年前就有人开始讨论他获诺奖的可能性。 不过,村上春树本人对此也许并不怎么关注。他曾经说过,自己获奖的可能性如何不太好说,但就兴趣而言“我是没有的”。     “写东西我固然喜欢,但不喜欢大庭广众之下的正规仪式、活动之类。”村上春树说,“于我最重要的是读者,例如《海边的卡夫卡》一出来就有三十万人买——就是说我的书有读者跟上,这比什么都重要”。 他解释:“至于获奖不获奖,对于我实在太次要了。我喜欢在网上接收读者各种各样的感想和意见——有人说好有人说不怎么好——回信就此同他们交流。而诺贝尔文学奖那东西政治味道极浓,不怎么合我的心意。” 为啥被戏称为“万年陪跑”? 最近几年来,村上春树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只不过几乎次次落空,他也由此被戏称为“万年陪跑”。 由于诺贝尔文学奖似乎一直偏爱“严肃文学”作品,因此“作品的通俗性较强”,便成了一些人不看好村上春树获奖的理由。 甚至有评论家表示,村上春树得诺奖几乎没希望,“他的作品对现实社会的关注度并不高,在纯文学圈子里不是特别受到认可”“村上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时间悠久的‘陪跑者’”。     林少华却觉得,村上作品不是一般意义的通俗文学,而是具有智性和审美追求的严肃文学或“纯文学”。他同时表示,从村上的作品文学性本身来说,是配得上诺奖的。 “那么,客观上村上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呢?我看还是很大的。”林少华分析,理由在于,他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作为诺奖审美标准的“理想主义倾向”。 比如,村上春树对一个时代的风貌和生态的个案进击式的扫描;他追问人类终极价值时体现的超我精神;他在拓展现代语境中的人性上面显示的新颖与独到,以及别开生面的文体等等。 村上春树的文字,哪一句触动过你? 曾有人分析,村上春树之所以如此受欢迎,原因之一就是他的文字极为细腻,总能触及读者的内心深处。 例如,有读者举出这样的例子,“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挪威的森林》 再比如有人提到这几句话,“不必太纠结于当下,也不必太忧虑未来,当你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时候,眼前的风景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1Q84》 你曾被村上春树的哪一段文字触动过?(完)[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10月10日 05:15
他们获奖了!诺贝尔文学奖颁出“双黄蛋”
他们获奖了!诺贝尔文学奖颁出“双黄蛋”

  作者:宋宇晟 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2018年和2019年两届诺贝尔文学奖揭晓,波兰女作家奥尔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分别获奖。     诺贝尔奖官网截图。 两位获奖者是谁? 奥尔嘉·朵卡萩1987 年凭借诗集《镜子里的城市》登上文坛,而后接连出版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等。 其书写风格颇为魔幻,反映出波兰居民的日常生活,以及她在内的神秘的世界观。 1966年,奥地利小说家、剧作家彼得·汉德克的剧作《骂观众》发表后,开始受到关注。此后,他最为著名的剧作《卡斯帕》发表。 2016年彼得·汉德克曾到访中国。那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鲍勃·迪伦。 有意思的是,在被媒体问及如何看待鲍勃·迪伦获奖时,彼得·汉德克表示,诺贝尔奖仅考虑书、文学,或者是写作本身的时候越来越少了,而是会考虑其他的一些因素。“这其实也是我们整个时代的一个特征,这并不是一个进步。文学其实就是阅读,现在大家对阅读越来越不太重视,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为何是“双黄蛋”?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为何颁出“双黄蛋”?这还要从之前的一件丑闻说起。 2017年,法国摄影师阿尔诺卷入性侵丑闻,而阿尔诺正是瑞典文学院院士佛罗丝登松的丈夫。 众所周知,瑞典文学院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审机构。此外,阿尔诺还涉嫌先后7次泄露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名单给博彩公司,他与妻子均受到贪腐指控。 夫妻二人一连串的丑闻令瑞典文学院陷入严重的信任危机,多名院士先后辞职抗议,最终导致评审没办法再继续下去。     资料图:瑞典学院的危机对诺贝尔奖产生不利影响。图为当地时间2018年4月12日,瑞典学院常任秘书长Sara Danius接受采访,她因丑闻事件引咎辞职。 在舆论压力之下,2018年5月4日,瑞典文学院宣布停颁2018年的文学奖。因此,今年同时揭晓了2018年与2019年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资料图:图为当地时间2018年5月4日,瑞典学院代理常任秘书长Anders Olsson接受采访,宣布推迟颁发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 不过,停发当年的文学奖也不是特例,瑞典文学院历史上也曾5次推迟颁发文学奖。不过,因性丑闻停发文学奖,瑞典文学院名誉严重受损,这在诺贝尔奖历史上很少见。 曾经获奖大师都有谁? 一百多年来,上百位文学巨匠获此殊荣。其中不少作品已成为今天人们记忆中的经典。 像海明威、罗曼·罗兰、马尔克斯等人的作品都曾出现在课本中,而《等待戈多》、《铁皮鼓》等作品则以戏剧或电影的形式给大家留下印象。     资料图:马尔克斯。 此外,诺贝尔文学奖也不乏“中国元素”。 1938年,美国作家赛珍珠凭借其长篇小说《大地》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这部作品正是描写中国农民生活的作品。 当年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词称赞其作品中“对于中国农民生活的丰富和真正史诗气概的描述”。 据诺贝尔奖官网公开资料,在中国作家中,胡适曾于1939年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1940年、1950年,林语堂两次被提名。可惜的是,两人均未得奖。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2年12月10日,诺贝尔颁奖仪式在瑞典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举行。图为莫言身着黑色燕尾服手捧诺贝尔奖证书、奖章和奖金支票。 2012年,莫言摘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首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籍作家。诺奖评审委员会表示,莫言的作品“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 那些“陪跑”的人 由于评选过程不公开,提名名单和意见都会被保密50年,每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发前,人们都会提前竞猜。 按照现行诺贝尔文学奖评选规则,需要先由有资格提名的个人和组织提名,委员会再筛选出15-20人作为初步候选人,而后从中选出5位优先候选人,最终在此基础上确定获奖者。 获奖者揭晓前,博彩公司往往会开出赔率榜。虽然他们也无法确切知道哪些作者进入提名名单,可这样的猜测依旧引人关注。     资料图: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 有一些作家,几乎每年都会出现在赔率榜上,他们常被称为诺奖“陪跑者”。比如,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肯尼亚作家恩古吉·瓦·提安哥、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等都曾多年被认为是热门的人选。 成名甚早的村上春树多年来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只不过几乎次次落空,被称为“万年陪跑”。遗憾的是,今年他依旧未能获奖。     资料图:作家残雪。中新社发 罗小韵 摄 而据报道,中国作家残雪、余华、杨炼等人今年也出现在赔率榜单上,残雪还一度排名十分靠前。 不过,残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诺奖赔率榜的排位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我还是每天在这里写作”。 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已经揭晓,对于作家来说,写作还将继续。你准备去读他们的作品了吗?[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10月10日 04:57
2018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 波兰和奥地利作家获奖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10月10日 04:02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背后 有两位重要华人学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10月08日 18:43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寄语年轻人:不要为得奖做科研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寄语年轻人:不要为得奖做科研

  中新网10月9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当地时间8日,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公布,三名科学家共享了这一奖项。讲述获奖感受时,该奖项得主之一、加拿大出生的皮布尔斯寄语有志投身科研的年轻人,不要为得奖做科研。当地时间10月8日中午,瑞典皇家科学院将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一半授予詹姆斯·皮布尔斯(James Peebles),以表彰其对宇宙演化过程的理论发现,另一半授予米歇尔·马约尔(Michel Mayor)和迪迪埃·奎洛兹(Didier Queloz),表彰他们对地球在宇宙中的地位的发现。皮布尔斯表示,“你们应该出于对科学的热爱而从事科研,奖项虽然有吸引力且令人感激,但这并不应该是你们计划的一部分。你们应该是因为对科学着迷而研究,我就是这样。”皮布尔斯同时指出,虽然他的研究有助加深了解宇宙起源,但暗物质和暗能量仍然是个谜团,“即使我们在宇宙进化方面的理解取得重大突破,很多问题仍然未解”。另外两位得主马约尔和奎洛兹发声明表示,发现首个系外行星是他们科研生涯中最振奋人心的一刻,称为此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是难以置信。[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10月08日 18:14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