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诺德豪斯和罗默的生平与成就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诺德豪斯和罗默的生平与成就

  原标题:今年的经济学诺奖颁给了这两个人,了解一下 来源: 瞭望  ◆ 2018诺贝尔经济学奖于北京时间10月8日17时55分在瑞典皇家科学院揭晓 ◆ 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和保罗·罗默(Paul M. Romer)获得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理由是创新、气候和经济增长的研究 ◆ 关于威廉·诺德豪斯: 诺德豪斯为耶鲁大学教授,主要研究领域是气候变化经济学。 诺德豪斯的DICE模型将经济学,碳循环,气候科学等一系列研究实现了对接,这就让温室效应和气候变暖的成本和收益都可衡量,继而采取措施放缓温室效应。 诺德豪斯认为,解决温室效应的最有效办法是在全球对所有国家征收碳税。 诺奖评委会的人解释说:如果将DICE进行实际应用,情景一是政府不作为,不改变现有的政策,可以看到二氧化碳排放的演变和全球工业排放之间的利害关系;情景二是政府有更多的政策倾向,再来看对于全球二氧化碳排放的影响。此时就可以做出优劣对比。 ◆ 关于保罗·罗默: 保罗罗默为美国经济学家,斯坦福大学教授。 罗默说:今天我们所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人们总觉得保护环境如此昂贵,如此艰难,所以他们只想忽视这个问题,假装这个问题并不存在。人类有能力取得令人惊叹的成就,只要我们愿意做。而且长期来看并不会以经济增长为代价。一旦我们开始尝试减少碳排放,我们就会惊叹于这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 诺奖主委会的人说:此次传达出的主要信息就是全球协作,共同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这需要一个全球性的解决方案,每一个国家都需要意识到应对此难题的重要性。 诺德豪斯的气候变化研究是否与罗默的健康、可持续经济增长放在一个篮子里?对此,皇家瑞典科学院评审委员会认为两位宏观经济学家研究领域的内在联系远超过表面。Per Krusell说两位学者所思考的其实是同一个议程,即应对长期和国际性的难题。他们对于经济政策,市场失灵都有相同的见解。尽管表面看起来二人的研究并不相同。(注:以上内容摘自新浪财经) ◆ 附:二人生平及成就的详细介绍以及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相关知识 2018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生平及成就 来源/“比较”微信公号 作者/陈永伟 先来看看两人的生平介绍: 威廉·诺德豪斯 1941年5月31日,诺德豪斯出生于美国新墨西哥州的阿尔布开克(Albuquerque).他家世居美国西南部,据说其家族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期。不过,诺德豪斯的父母都有在美国东海岸求学和生活的经历,其父亲就毕业于耶鲁大学。 诺德豪斯早年曾在法国求学,并就读于巴黎政治学院,在那里诺德豪斯接受到良好的法语和欧洲历史的教育。回到美国后,他选择了父亲的母校——耶鲁大学继续深造。刚刚步人大学时,诺德豪斯并没有对学术表现出过多的热情,他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了课余的休闲活动上。据他回忆,他“把二年级的大部分时光都用来滑雪了”。本科的高年级时,诺德豪斯开始对经济学产生了兴趣,并开始把时间集中到学习经济学上来。这段时间里,他选修了詹姆斯·托宾(James Tobin,1918年--2002年,198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凯恩斯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等名师的课程。诺德豪斯回忆说,托宾的课程对他的思维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促进作用,这对于他日后的经济学生涯产生了重要影响。而托宾后来也成为了诺德豪斯最为重要的合作者之一。 年轻时的威廉·诺德豪斯 1963年,诺德豪斯从耶鲁毕业。决定继续求学的他选择了麻省理工学院作为自己的进修地。麻省理工的经济系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大批名师都在此任教。因此,对于想进一步提高经济学修养的诺德豪斯而言,选择去麻省理工求学“是一生中做出的最容易的决定”。在麻省理工学院求学的日子里,他得到了保罗·萨缪尔森、罗伯特·索罗(Robert Solow)等经济学大师的悉心教导,接触到了大量的前沿知识。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诺德豪斯学习到了关于“外部性”的有关理论,而这一理论的思想将贯彻于他整个学术研究。 1967年,诺德豪斯从麻省理工毕业后,回到了母校耶鲁任教。此后,他一直没有离开耶鲁,从助理教授一路做到了教授。现在,他的头衔是耶鲁大学的“斯特林经济学教授”(Sterling Professor of Economics)。在担任大学教授的同时,诺德豪斯也积极参与社会事务。在1977年——1979年卡特执政期间,他曾担任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1986年——1988年任耶鲁大学教务长,1992——1993年任耶鲁大学负责财务和行政的副校长。1972年起,他是考勒斯经济研究基金会(Cowles Foundation for Research in Economics)和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的研究员。此外,他还担任过国会预算办公室经济专家组成员、国民经济分析局顾问委员会主席等职务。 保罗·罗默 罗默于1955年出生于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在七个孩子中排行老二,他的父亲是一名做过农民、经过商、搞过研究院的政治家。罗默自小就很淘气、叛逆,在中学表现很差。在申请大学时,只有一所大学——芝加哥大学录取了他。 开启经济学之旅对罗默来说完全是个意外。当罗默还是一名本科生时,其学习的专业是数学和物理。但或许是对枯燥的数理推演产生了厌倦,他最终决定放弃自己对这两门学科的追寻,转而去法学院继续深造。为了进入法学院,他需要修一些“文科”课程作为准备,正是在其中的一门经济学课上,他遇到了改变他整个职业路径的萨姆·佩尔茨曼(Sam Peltzman)教授。佩尔茨曼的授课内容和风格深深打动了罗默,他很快意识到相比于成为一名法学家,他可能更适合成为一名经济学家。于是,他就转入了经济学的学习。先后在麻省理工、加拿大女王大学等多所名校辗转求学之后,罗默终于于1983年在芝加哥大学拿到了经济学博士学位。 此后,他先后执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芝加哥大学、罗切斯特大学、斯坦佛大学和纽约大学。期间,他还创办过自己的公司Aplia。2016年,他被任命为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 再了解一下二人的经济理论及贡献: 威廉·诺德豪斯的贡献: 其一,从政治的角度看经济 耶鲁大学素有“美国的中央党校”之称,其政治氛围和从政治角度思考问题的方法对于诺德豪斯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因此,在他的研究中,经常引入被传统经济学所忽略的政治因素。 经济周期直接关系到国家的财富和人民的福祉,因此一直是宏观经济学家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得经济不可能一直稳定地增长,而总是周而复始地经历危机、萧条、复苏、繁荣的循环?又是什么力量在决定GDP、失业率、物价水平等经济变量的起起落落?经济学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形形色色,总体来说,对于经济周期的解释还主要集中在“经济”这个范畴的内部。但是,在现实当中,影响经济周期的力量又怎么可能经济地来自于“经济”方面呢?政治对于经济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在诺德豪斯之前,一些学者已开始了将政治因素用于经济周期分析的尝试。例如,学者卡莱茨基就认为政府的干预政策对国民经济运行起着很大作用,尤其是在兼有市场与计划体制的混合经济制度下,政府主动抑制和推动经济会造成新型周期。诺德豪斯将卡斯滕的以上观点进行了进一步阐发,结合美国的政党政治,提出了所谓的“机会主义周期理论”。按照这一理论,经济的状况和执政党的行为有很大的关联。政党主要不是从长期经济发展出发来考虑经济政策,而更多是着眼于下一轮选举的政治目标。执政者都希望能在一个强劲的经济基础上进行竞选。结果在每一次大选即将来临之前,执政党为了取得选民支持以求连任,就把制定经济政策变成吸引选票的工具,比如采取扩大财政支出、减少失业、增加福利等政策,以使经济出现短期的繁荣景象。一旦选举结束,为了弥补赤字、提高效率、抑制通货膨胀,又会采取紧缩政策,并一直把这一过程延续到下次大选之前。于是,经济周期影响大选,大选又反过来促成经济周期便成为一种或强或弱,时隐时显的趋势。 总体而言,虽然诺德豪斯的理论并不十分精密,但是从预测的角度看,却有着很好的效果。后来经济学家们的大量经验研究表明,诺德豪斯指出的“机会主义周期”确实存在。在诺德豪斯之后,政治模型成为了经济分析的重要工具。 其二,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改进 作为政府对国家经济运行进行宏观计量与诊断的一项重要指标,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经济社会是否进步的最重要的标准。但是从衡量人民福祉的角度看,GDP这个指标有着很多难以克服的缺陷。例如有一种流行的说法,刨坑把全世界的钞票都埋到地下,再把它们挖出来,可以极大增加GDP——这显然是对于GDP这种核算指标的一个巨大嘲讽。此外,GDP中没有考虑对于环境的影响,因此在片面追求GDP增长的同时,可能导致资源的过度消耗和环境的严重恶化,这也是以GDP度量经济的缺陷之一。 基于GDP作为一种经济指标,存在众多缺陷的现实,不少经济学家主张提出一种新的经济指标来代替GDP的使用,而诺德豪斯和托宾的工作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 1972年,托宾和诺德豪斯提出了“净经济福利指标”(net economic welfare)。和传统GDP核算中“做加法”的逻辑不一样,净经济福利指标在“做加法”的同时,也“做减法”。其主要思路是,将环境污染列入考虑之中。国家制定出每一项污染的允许标准,超过污染标准的,列出改善所需经费,将这些改善经费从GDP中扣除。同时,净经济福利指标还加进去被忽略的家政活动、社会义务等经济活动。 其实,诺德豪斯这种净经济福利指标的想法很大程度上和他在耶鲁求学期间学到的有关“外部性”的理论有很大的关系。如果在经济过程中对于环境和资源产生的破坏,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负的经济外部性——这些破坏会产生高昂的社会成本,但经济主体并不需要为这种破坏买单,而把这些成本从GDP中加以扣除,就相当于是一个将负外部性“内部化”的过程,其逻辑和让一个对渔场造成污染的工厂将渔场收购,并重新计算工厂的利润是一个道理。同时,家政活动、社会义务等,就是一种正的外部性——这些活动带来社会收益,但是却没有人为这些活动支付费用。因此,一个合理的经济核算指标必须把这些活动产生的收益加以考虑,将这些正外部性“内部化”。 托宾和诺德豪斯利用净经济福利指标对于世界各国的经济增长进行了重新核算,发现用这种指标核算的经济增长率和用GDP进行衡量的经济增长率有着显着的差异。例如,美国从1940年到1968年,每年净经济福利所得,几乎只有GDP的一半。1968年以后,二者差距越来越大,每年净经济福利所得不及GDP的一半。 托宾和诺德豪斯的研究启发了后来众多经济学家们的思路,一系列新的衡量经济活动的指标被陆续提了出来。例如,l973年日本政府提出净国民福利指标(net national welfare);1989年卢佩托(Robert Repetoo)等提出净国内生产指标(net domestic product);l990年世界银行资深经济学家戴利(Herman Daly)和科布(JohnCobb)提出可持续经济福利指标(index of sustainable economic welfare)……虽然这些指标形式各异,但是其根本的思路是和托宾、诺德豪斯二人一脉相承的,都是尽力在把经济活动的外部性加以“内部化”。在“绿色GDP”概念盛行的今天,他们二人作为这一概念的先驱,是应当被人铭记的。 其三,环境经济学的领军者 随着全球变暖、气候异常频发,以及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人们开始将更多的注意力投到了环境问题上,环境经济学开始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远在环境经济学成为显学之前,诺德豪斯教授早已开始致力于环境和经济之间互动关系的研究。 在诺德豪斯教授看来,环境变化和人类的经济行为之间存在着紧密的联系。如果将目前的一些环境指标视为一个“存量”,而人类的经济活动则会产生一个让环境变动的“流量”。显然,随着“流量”的逐渐引入,“存量”将会产生变动,这就是我们观察到的环境变化。这个道理就好像传统经济学对于财富和投资关系的分析一样,只不过在诺德豪斯的分析框架中,用环境变量代替了财富,而将人类经济行为对环境的影响看做是某种意义上的投资而已。在建立了这个框架后,诺德豪斯教授就可以借鉴宏观经济理论中用来分析该类问题的标准手法(这种建模方法被称为拉姆齐模型,是由英国的天才经济学家弗兰克·拉姆齐,Frank Ramsey,1903—1930,于20世纪20年代提出的,这一分析方法后来成为了现代宏观学分析的主流),在人类理性决策的假设前提下,分析人类行为对环境造成的变化。 为了定量考察这种关系,诺德豪斯教授及其合作者历时多年,在大量的资料的基础上,先后建立了两个分析经济对气候变化的“可计算一般均衡模型”——RICE模型和DICE模型。利用这两个模型,诺德豪斯等人详细分析了碳排放对于气候变暖的影响。这一系列的工作为减排的经济和环境效益分析提供了难得的实证证据。在诺德豪斯教授看来,目前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是正确和必要的,但对于减排的力度,他个人并不主张过大。例如,哥本哈根会议试图达到“到2020年,全球温度升高低于2℃ 或大气二氧化碳浓度小于450PPM的目的,而这一目标对于诺德豪斯教授而言,可能是过高了。在他看来,温室气体浓度只要小于700PPM都没什么问题。用科学而非政治的立场来对待环保,这充分体现出了诺德豪斯教授作为学者的独立风范。 保罗·罗默的贡献: 内生增长理论 在经济学界,罗默的名字基本上是和“内生增长理论”(Endogenous Growth Theories)联系在一起的。 经济增长的动力究竟何在?为什么有的国家穷,而有的国家富?这些问题从古典时期就困扰着无数经济学家。亚当·斯密、马尔萨斯、密尔、马克思、熊彼特等顶尖经济学家都曾对此发表过自己的见解,但真正把经济增长问题转化为一套现代意义上的理论,是从罗伯特·索洛(Robert Solow)在上世纪60年代的工作开始的。(注1:这个论断略显武断,但却是有理由的。尽管在索洛之前,就曾经出现过著名的哈罗德·多玛增长模型。但如果仔细考察这个模型,就会发现它其实是对凯恩斯主义理论的动态化,它更适合用来刻画危机和周期,而不是长期稳定的增长。天才拉姆齐的工作后来成为了研究增长的标准问题,但其原始论文讨论的其实并不是增长话题。直到卡斯和库普曼斯重新挖掘了这篇论文后,拉姆齐模型才成为了研究增长问题的标准模型。此外,著名的冯·诺依曼模型虽然颇具启发性,但它依赖于投入产出,线性规划的建模方法实在难以被后来的学人效仿和拓展,因此其影响其实非常有限。) 索洛构建的增长模型很简单。在这个模型中,经济体可以通过储蓄部分产出来实现资本的积累。这些积累的资本会有两个用途:一方面它会被用于资本的“广化”,即为新增的人口提供资本;另一方面它则会促进资本的深化,即让经济中的人均资本存量得到提升。由于资本的边际产出是递减的,所以随着资本的积累,经济会运行到一个均衡:资本的深化正好等于0,新的储蓄全部被用于资本的广化。在均衡状态,经济体中的人均资本,以及对应的人均产出都会保持固定不变,经济体中人们的生活水平会保持不变。 那么,什么决定了均衡的人均资本存量和人均产出呢?在索洛模型中,它取决于几个因素:人口增长率、储蓄率和技术水平。人口增长率越高,就需要有更多的资本用于“广化”,因此它会让均衡资本存量降低;更高的储蓄率则会带来更高的资本积累,因此会让均衡的资本存量更高;更高的技术水平可以用同等资本投入得到更多产出,从而产生更多积累,因此也会让均衡的资本存量更高。 根据索洛模型的预言,一旦人口增长率、储蓄率和技术水平这些因素给定,无论经济体的起点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人均资本水平和人均产出都会向均衡水平收敛。由于从经验上看,经济体的人口增长率和储蓄率通常会在很长时间内保持不变,因此最终决定经济体均衡发展水平的变量就只有一个——技术,或者更确切地说,全要素生产率(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以下简称TFP)。(注2:在索洛的原始论文中,将全要素生产率的变化完全归结为技术的演化,而后来的经济学家则发现配置效率等因素也会对其产生影响。) 索洛模型虽然简单,但却抓住了增长问题的要害——TFP,才是理解“国富国穷”的关键。后来的很多实证研究都证明了这点。例如,由霍尔和琼斯进行的一项跨国比较研究表明,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组和最贫穷的国家组的人均收入相差32倍,但如果排除了TFP的差异,这种差距就会缩小到4倍,TFP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索洛模型也并非完美无缺:一方面,索洛虽然让人们认识到了TFP在增长过程中的重要性,但却没有告诉我们它是怎样决定的——事实上,在索洛模型中它完全是一个外生变量。另一方面,一些经验结论也和索洛模型的预言存在冲突。例如,根据索洛模型的预言,各国的经济水平应该向稳态收敛,穷国和富国之间的收入应该会趋同。但实际上,不少富裕国家的人均收入一直在持续增长,而穷国和富国之间的趋同似乎也并不明显。 大约在1980年前后,罗默就对索洛模型存在的上述问题开始了反思——当时,他正从女王大学回到自己的本科母校芝加哥大学,开启在那儿的博士研究生生涯。经过了数年的思考,他对于增长问题给出了自己的解释。这个解释后来被写成论文《规模报酬递增与长期增长》(Increasing Returns and Long-Run Growth)于1986年发表在顶级的经济学刊物《政治经济学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上。 在这篇经典的论文中,罗默引入了“规模报酬递增”的概念来对持续的增长进行解释。在传统的经济学中,投入要素的规模报酬通常被假定为是递减的。例如,资本或劳动力投入越多,其在边际上的产出就会越低。这样的特征决定了经济增长的过程最后只能导致人均产出的均衡,而不会出现持续增长。但如果有某个要素的规模报酬是递增的,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它的积累将会导致持续增长的产生。那么,这样的投入要素是否存在呢?答案是肯定的。这种要素就是知识。从经济学角度看,知识是一种公共品(Public Good),是非竞争(Nonrivalry)、非排他的(Nonexcludability)——一个人使用知识,并不妨碍别人使用知识,同时每个人也无权排除他人使用和自己一样的知识。当这种要素被作为投入品用于生产时,它就会产生强大的正外部性,从而导致规模报酬递增的出现。一旦有了规模报酬递增,持续的增长也就成为了可能。由于知识具有很强的正外部性,因此单纯依靠市场力量,可能会导致知识生产过低的次优结果。因此,从政策角度看就需要政府对科研、教育增加投入,从而保证有足够的知识被生产出来。 在1990年发表的另一篇论文《内生技术变迁》(Endogenous Technological Change)中,罗默进一步发展了这一思想。在这篇论文中,他构造了三个经济部门:生产最终产品的部门、研发部门,以及生产中间品的部门。研发部门负责生产知识或创意(idea),并将其卖给中间产品部门,而中间产品部门则产出耐用资本设备并将其租给最终品生产部门以获得租金,最终品生产部门负责生产经济体中的最终产品。很显然,要让经济体的增长顺利进行,就要合理安排在三个部门中投入的资源,包括资本、劳动力和人力资本等。(注3:在罗默的论文中,人力资本指的是熟练劳动。)在这个框架下,就可以讨论很多政策性问题。举例来说,在这个模型中,研发部门生产的知识是具有外部性的,其社会收益和其给研发部门带来的私人收益并不一致。在罗默看来,为了鼓励研发的进行,就需要尽可能消除这种私人收益和社会收益之间的差值,因此引入专利、版权等一些激励手段就是十分必要的了。 以上两篇论文的思路,主要是从知识(knowledge)和创意(idea)的外部性角度来看待规模报酬递增,并用它来解释长期增长。在1987年的另一篇短文《以由专业化引起的规模收益递增为基础的增长》(Growth Based on Increasing Returns Due to Specialization)则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规模报酬的产生。对于专业化的强调,其思想渊源至少可以追述到亚当·斯密。在《国富论》的开篇,斯密就曾用制针厂的例子来说明分工和专业化的重要性。但在很长时期内,这一重要思想却并没有引起经济学家的足够重视(或许杨格、舒尔茨是少数的例外)。在这篇短文中,罗默在一个垄断竞争的框架下对这个重要的思想进行了重要的表述。利用数学模型,他向人展示,生产的专业化(表现为经济中中间产品的增多)会导致规模经济的出现,进而让持续增长变为可能。尽管这篇论文只有短短几页,但其中的思想是十分深刻的。既然专业化可以导致规模报酬,从而造成持续增长,那么国与国之间通过专业化,然后进行贸易,就有可能造成各国之间的共同繁荣,这一观点为从国际贸易理论去思考增长问题奠定了基础。 尽管在今天看来,罗默的这一观点是十分显然的,但在当时,它却是具有革命性的。对于习惯了传统经济学中“规模收益递减”的人们而言,罗默的这几篇论文无疑是对增长现象的“疯狂解释”(Crazy Explanation)。不过,也有一些人很快认识到了罗默这些工作的价值,并加入到他的阵营当中来。其中的代表人物包括罗默的博士导师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从国际贸易角度研究增长的格罗斯曼(Gene Grossman)和赫尔普曼(Elhanan Helpman),以及继承了熊彼特创新思想的阿吉翁(Philippe Aghion)和霍伊特(Peter Howitt)。和罗默一样,这些人都试图从各个角度去对增长的动力给出“内生化”的解释。尽管这些人的工作各有侧重,但由于其“内生化”增长动力的共同特点,人们通常把他们的理论统称为内生增长理论。 原题《诺德豪斯、罗默获得2018诺贝尔经济学奖》,瞭望新媒体播发有编辑 延伸阅读 关于诺贝尔经济学奖 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唯一一个不是根据创始人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遗愿设立的奖项,而是瑞典国家银行在成立300周年之际,为纪念化学家诺贝尔而设立的奖项,全称为“瑞典国家银行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经济学奖”。 首届诺贝尔经济学奖于1969年颁发给了拉格纳·弗里希(Ragnar Frisch)与简·丁伯根(Jan Tinbergen),以表彰他们在计量经济学领域特别是在“发展和应用动态模式于经济过程分析”中的贡献。而简·丁伯根的弟弟尼可拉斯·丁伯根(Nikolaas Tinbergen)于1973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尽管成功整合进了诺贝尔奖的评选体系里,但诺贝尔经济学奖争议辈出。包括弗里德里希·哈耶克(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在内的四名获奖人,皆曾经呼吁废除此奖。哈耶克领奖时表示,倘若当年征询他的意见,肯定不建议设奖。1997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机构呼吁瑞典皇家科学院废除经济学奖。2001年,诺贝尔家族成员在《瑞典日报》上发表公开信,批评诺贝尔经济学奖,认为设立诺贝尔经济学奖降低了诺贝尔奖的格调。 2018年诺贝尔奖只颁发物理、化学、生理学或医学、和平和经济学五个奖项,文学奖推迟颁发,替代方案为“计划于2019年颁发”。 生活中的“诺贝尔经济学奖” 尽管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过包括约翰·纳什在内的诸多数学家,但随着经济学与其他领域的结合,行为经济学、心理经济学等分支的兴起,也让高深的经济学理论变得更接地气。 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的获奖理由正是“在行为经济学方面的贡献”。(延伸阅读:理查德·塞勒获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对行为经济学有何贡献?)他曾提出“心理账户”的观点,指同等数目的钱在人们的心中是有差异的,不同途径获取的钱会被存入不同的心理账户。同样是10万元,辛苦赚来的会花得小心翼翼,而意外中彩票得来的钱花起来就会更大方。 2012年,埃尔文·罗斯(Alvin Roth)获奖,理由是“创建‘稳定分配’的理论,并进行‘市场设计’的实践”。他最为著名的设计是“全国住院医生配对程序”,通过这一程序,每年美国约有 20000 名医生找到了心仪的医院作为自己职业生涯的起点;他还帮助设计了纽约高中配对系统,每年有约9万名高中生通过这一系统择校。 2002年,以色列/美国双重国籍的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内曼(Daniel Kahneman)成为当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理由是“把心理学分析法与经济学研究结合在一起,为创立一个新的经济学研究领域奠定了基础”。卡内曼曾提出著名的“锚定效应”,指当人们做出判断时,会不由自主地受到第一印象的支配。例如,餐厅在制定菜单时,会故意设置一个价格特别高的菜品,让其他菜品看起来更实惠。 1992年,盖瑞·贝克(Gary Becker)获奖,理由是“将微观经济学的理论扩展到对于人类行为的分析上,包括非市场经济行为”。贝克将经济学思维引入了社会学,以解释犯罪、婚姻、嗑药、和歧视等问题,是“经济帝国主义”的开创者。他曾以出租车司机对乘客的“歧视”举例说明“歧视方也有成本”的观点,如果出租车司机因为歧视而拒绝载一位乘客,那么司机也会因此而蒙受继续空载产生的损失。 数说诺贝尔经济学奖(1969年-2017年) 49次: 1969年以来,诺贝尔经济学奖共颁发过49次。有25次诺贝尔经济学奖只颁给一位获奖者,18次由两位获奖者共享,6次由三位获奖者共享。 1名: 迄今为止,有一名女性获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2009年,埃莉诺·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因对公共经济管理行为的卓越分析,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奖。当年的另一位获奖者为美国经济学家奥利姆·E·威廉森(Oliver E. Williamson)。 0个: 迄今为止,没有人多次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67岁: 1969年至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获奖时的平均年龄是67岁。 90岁: 迄今为止,最年长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是里奥尼德·赫维克兹(Leonid Hurwicz),获奖时已90岁。他也是所有诺贝尔奖项中最年长的获奖者。 2007年,因对“机制设计理论”领域的贡献,赫维克兹与另外两名美国经济学家共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2008年6月,也就是在获得该奖项的第二年,赫维克兹去世。 原题为《诺贝尔经济学奖花落气候变化与技术创新:两位美国教授获奖》 来源/澎湃新闻[详情]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2018年10月08日 14:57
诺贝尔经济学奖花落气候变化与技术创新
诺贝尔经济学奖花落气候变化与技术创新

  诺贝尔经济学奖花落气候变化与技术创新拓宽经济学分析范围 两位美国教授因此获奖科技日报北京10月8日电 (记者张梦然)北京时间8日17时55分,瑞典皇家科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201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美国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和保罗·罗默(Paul Romer),以表彰二人在创新、气候和经济增长方面研究的杰出贡献。瑞典皇家科学院在公告中表示,经济学的核心是配置稀缺资源。自然要素已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约束条件,但我们的知识将决定我们解决这些约束问题的方式。今年,诺德豪斯和罗默两位经济学奖获得者,通过解释市场经济与自然和知识的互相联动,拓宽了经济学分析的范围。威廉·诺德豪斯是耶鲁大学经济学斯特林教授,其主要研究领域为气候变化经济学,该研究强调了人类因忽视和不作为所带来的灾难性代价。他首创了综合评估模型(integrated assessment model),该模型现已广泛用于模拟经济和气候共同发展,并可以测试例如碳税等相关气候政策干预经济的后果。保罗·罗默是斯坦福大学教授,被视为经济增长方面的专家。《时代》杂志曾将保罗·罗默评为1997年美国最具影响力的25人之一。罗默的研究显示了知识将如何成为驱动经济长期增长的动力。他的理论也为制定促进技术创新和长期经济繁荣的法规和政策,提供了大量新研究。罗默和诺德豪斯的贡献集中于方法论,共同提供了未来研究技术创新和气候变化的因与果的基本视角。尽管两位获奖者并未对问题给出确凿答案,但他们的研究,使我们距离回答出如何实现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更近了一步。[详情]

chinanews | 2018年10月08日 12:00
美国两位教授“摘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美国两位教授“摘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新京报讯 (记者顾志娟)北京时间10月8日17:50左右,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正式揭晓,瑞典皇家科学院将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两名美国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和保罗·罗默(Paul M.Romer),以表彰二人在创新、气候和经济增长方面研究的杰出贡献。 二人平分684万元奖金 诺德豪斯是耶鲁大学教授,主要研究领域是气候变化经济学;罗默是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还曾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以“内生增长理论”著名。诺德豪斯的获奖理由是“将气候变化纳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罗默的获奖理由是“将技术创新纳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 根据诺贝尔经济学奖组委会发布的新闻稿,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些最基本、最紧迫的问题创造了解决之道,即我们如何创造长期、持续和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通过构建解释市场经济如何与自然和知识相互作用的模型,显著拓宽了经济分析的范围。 诺贝尔奖官网显示,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约684万人民币),由两位获奖者平分。 关注气候变化与技术创新两大领域 在技术变革方面,罗默证明了知识如何作为经济增长的长期驱动力。此前的宏观经济研究曾强调,科技创新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但没有对经济决策和市场状况如何决定新技术的创造进行建模。保罗·罗默通过分析经济力量如何控制企业产生新想法和创新的意愿,解决了这个问题。其解决方案于1990年发表,奠定了现在所谓的“内生增长理论”的基础,催生了大量关于鼓励新思想和长期繁荣的法规和政策的新研究。 在气候变化方面,诺德豪斯的研究涉及社会与自然的互动。诺德豪斯在20世纪70年代决定研究这个话题,因为科学家们越来越担心化石燃料的燃烧会导致气候变暖。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成为第一个创建综合评估模型的人,即描述经济和气候之间全球相互作用的定量模型。其模型综合了物理、化学和经济学的理论和实证结果。其模型现在得到广泛推广,并被用来模拟经济和气候如何共同进化。它被用来检验气候政策干预的后果,例如碳税。 【人物】 保罗·罗默 “乌龙得主”两年后成功获奖,多次造访中国 保罗·罗默(Paul M.Romer)于1955年出生于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是科罗拉多前任州长Roy Romer的儿子。 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曾撰文写道,他的父亲是一名做过农民、经过商、搞过研究院的政治家。在七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二的罗默自小就很淘气、叛逆,在中学表现很差。在申请大学时,只有一所大学——芝加哥大学录取了他。 罗默在1977年获得芝加哥大学物理学学士学位,并于1983年在该校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此后,他先后执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芝加哥大学、罗切斯特大学、斯坦佛大学和纽约大学。 他还曾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后于今年1月辞职,赴任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 1997年,罗默被《时代杂志》选为当年美国最具影响力的25人之一。 2001年,罗默曾暂时离开教学生涯,将精力投入自己成立的初创公司Aplia——这家公司致力于开发面向高校学生的在线作业教具,后于2007年被Cengage Learning收购。 在业内,罗默被认为是内生增长理论的先驱。内生增长理论的核心思想是认为经济能够不依赖外力推动实现持续增长。罗默在2009年的一次TED演讲中提出了自己关于“宪章城市(charter cities)”的构想,认为通过较优的秩序与机构,不够发达的国家与地区亦可走上一条与众不同且更佳的发展路径。罗默曾提出,自己所构想的“宪章城市”形态最有趣的雏形是香港和深圳。 2016年,罗默曾因获奖乌龙而成为话题。当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布前,他所任教的纽约大学挂出了“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获奖新闻发布会”的网页,引发外界猜测罗默是否已被内定为获奖人。后来罗默并未在当年获奖,他曾于2016年10月6日在个人博客发布了一篇题为“诺贝尔骚动”(Nobel Noise)的博文,其中提到,近二十年来,每到十月,任职高校行政部门就会为了提前准备自己获得诺贝尔奖的各项工作而变得稍加兴奋。 据悉,保罗·罗默曾多次造访中国,2016年3月19日,保罗·罗默在北京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在论坛中,保罗·罗默表示,对于城市来说,最好一开始做好规划,如果没有做好规划的话,城市就会不断无序地扩张。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张思源 威廉·诺德豪斯 曾与美国首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合作著书 威廉·诺德豪斯于1941年出生于美国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于1963年和1973年先后在耶鲁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 诺德豪斯撰写了20余本书籍,他也是经济领域经典教科书《经济学》(Economics)的共同作者之一——他与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人Paul Samuelson(保罗·萨缪尔森)撰写了这部书的初版,目前该书已再版至第19版,并被翻译成超过17种语言。 此外,诺德豪斯亦撰写了数本关于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的书籍。他1994年出版的著作《管理全球共同体:气候经济学》(Managing the Global Commons: The Economics of Climate Change)获得过美国环境与资源经济学会颁布的奖项。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的同一天,联合国气候变化小组发布了一份报告,警示气候变化将会带来的灾难后果并敦促各国政府更积极应对环境问题,这份报告正是基于诺德豪斯的研究,并对他的工作有所提及。 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告诉记者,诺德豪斯将气候变化纳入了宏观经济的研究体系。 诺德豪斯还因对GDP作为一种衡量国家收入指标的批判而知名。1972年,诺德豪斯和同事托宾提出了“净经济福利指标”(net economic welfare)。和传统GDP核算中“做加法”的逻辑不一样,净经济福利指标在“做加法”的同时,也“做减法”——其主要思路是,将环境污染列入考虑之中。国家制定出每一项污染的允许标准,超过污染标准的,列出改善所需经费,将这些改善经费从GDP中扣除。同时,净经济福利指标还涵盖了被忽略的家政活动、社会义务等经济活动。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详情]

新京报 | 2018年10月08日 10:15
听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们的投资建议
听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们的投资建议

  北京时间10月8日下午5:45,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揭晓了,为了表彰长期致力于全球气候变化经济领域研究的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 )和创立了内生增长理论的保罗·罗默 Paul Romer,颁奖委员会认为他们解决我们时代最基本和最紧迫问题的方法:全球经济如何实现长期可持续增长和世界人口的福利政策困境。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们的研究时常被认为高度数理化,充塞着模型与理论,不够接地气。这些年来,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不少具有投资实战经验的经济学家,他们对于投资有什么具体建议呢? 2017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给了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他是芝加哥大学Booth商学院教授,也是行为金融学领域学说创始人。Thaler本人和Fuller于1993年合作成立了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名字叫Fuller & Thaler Asset Management,据称是美国首家行为金融基金公司。其投资策略非常明晰——Behavioral Edge(行为边界)。 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他为普通人投资提出了建议:“人们在大多数情况下,容易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过度自信。大多数个人在买卖证券时,都有可能犯错。因为大多数职业投资人都无法超越他们既有的投资水平,为什么就有人认为非专业的个人就可以呢?” “不要受制于一些股票的历史价格。我总是告诉别人,如果你现在不打算买入的股票,你就该把它卖掉。股票价格下跌时,许多人不愿意出售它,因为他们不想承认自己犯了错。” 图一:Richard Thaler与听众合影 来源:Scott Olson / Getty Images 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则表示,后悔是财务健康面临的最大情绪风险。 图二: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家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 Kahneman为此拓展了他的“后悔证明”投资策略。 他凭借与经济学家Amos Tversky (特韦尔斯基) 教授共同建立的有关行为经济学的“前景理论”,得到了这一经济学界的最高殊荣。他们提出了“厌恶损失”的概念——损失是比收益感觉更深刻的现实。 Kahneman和Tversky证明:人类不会通过仔细和合理地搜检可用信息来处理投资的不确定性。相反,真实的人使用一系列心理机制与情绪反应相结合来做出决定。 Kahneman扩展了这一想法并创建了一个“后悔最小化”策略,同时与Guggenheim Partners的“为高净值人群提供财务咨询”的团队合作。Kahneman认为,投资计划必须在收益最大化和避免后悔之间取得平衡。 投资行为选择需要建立在对投资者情绪的洞察之上。对于那些容易后悔的和那些不容易后悔的人来说,最佳的投资策略“真的不一样”,他说。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最好的投资策略是制定盈亏平衡点,并坚定的执行。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虽然可以通过对风险/收益概率的思考,但更难以想象它们实际发生时的感觉。 Kahneman的洞察力是预测“后悔的概率”,包括投资者可能会改变投资想法的概率”。 “我们试图想象各种场景,总的来说,糟糕的场景,”Kahneman解释说, “问题是,你认为你想在什么时候出手?那你想改变想法吗?“ Kahneman会让投资者思考他们准备失去多少财富--10%,20%,30%?这个想法是让人们想象它会是什么感觉,因此,他们可能会在那一刻倾向于做什么。大多数人——即使是非常富有的人——也不希望他们的大部分财产处于危险之中,并倾向于选择10%左右的稳健数字。 团队提出的解决方案是根据每个投资者的“后悔倾向”设计两个投资组合,一个是有风险的,一个是更安全的。然后分别管理和跟踪这两个投资组合。这确立了两者之间的心理距离,并使投资者感到更安全,即使实际上他们都是同一投资组合的一部分。 通常,其中一个投资组合总是比市场做得好。这一事实意味着投资者不太可能会恐慌,或感到后悔,并且在出现问题时想要改变主意。 耶鲁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希勒Robert J. Shiller于2013年获得了诺贝尔奖,他的贡献在于表明金融市场可能并不总是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有效,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人为错误估算资产价值。 图三:Shiller因为成功预测了2005年美国房价泡沫而被称为“泡沫先生” Shiller的核心观点是,人们会犯错误——而且他们往往会一遍又一遍地犯同样的错误。 在人们犯错误的许多领域中,房地产市场出现频次最高。 传统观点认为,房地产是投资的好领域,因为房产的价值将不可避免地升值。Shiller最引人注目的观点是恰恰相反:历史上,在1890年到1990年之间,拥有房屋的实际回报率几乎并不更高。普遍认为住房是一项很好的投资,而Shiller却认为不是。 来源:唔哩热点[详情]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2018年10月08日 07:55
他俩获诺贝尔经济学奖分684万奖金 一人多次来华
他俩获诺贝尔经济学奖分684万奖金 一人多次来华

  原标题:学霸+“官二代”,多次造访中国,平分684万奖金,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他们 北京时间10月8日17:50左右,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正式揭晓,瑞典皇家科学院将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两名美国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和保罗·罗默(Paul M.Romer),以表彰二人在创新、气候和经济增长方面研究的杰出贡献。 作者|顾志娟 朱玥怡 张思源 二人平分684万元奖金 诺德豪斯是耶鲁大学教授,主要研究领域是气候变化经济学;罗默是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还曾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以“内生增长理论”著名。诺德豪斯的获奖理由是“将气候变化纳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罗默的获奖理由是“将技术创新纳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 根据诺贝尔经济学奖组委会发布的新闻稿,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些最基本、最紧迫的问题创造了解决之道,即我们如何创造长期、持续和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通过构建解释市场经济如何与自然和知识相互作用的模型,显著拓宽了经济分析的范围。 诺贝尔奖官网显示,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约684万人民币),由两位获奖者平分。 关注气候变化与技术创新两大领域 在技术变革方面,罗默证明了知识如何作为经济增长的长期驱动力。此前的宏观经济研究曾强调,科技创新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但没有对经济决策和市场状况如何决定新技术的创造进行建模。保罗·罗默通过分析经济力量如何控制企业产生新想法和创新的意愿,解决了这个问题。其解决方案于1990年发表,奠定了现在所谓的“内生增长理论”的基础,催生了大量关于鼓励新思想和长期繁荣的法规和政策的新研究。 在气候变化方面,诺德豪斯的研究涉及社会与自然的互动。诺德豪斯在20世纪70年代决定研究这个话题,因为科学家们越来越担心化石燃料的燃烧会导致气候变暖。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成为第一个创建综合评估模型的人,即描述经济和气候之间全球相互作用的定量模型。其模型综合了物理、化学和经济学的理论和实证结果。其模型现在得到广泛推广,并被用来模拟经济和气候如何共同进化。它被用来检验气候政策干预的后果,例如碳税。 保罗·罗默 “乌龙得主”两年后成功获奖 多次造访中国 保罗·罗默(Paul M.Romer)于1955年出生于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是科罗拉多前任州长Roy Romer的儿子。 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曾撰文写道,他的父亲是一名做过农民、经过商、搞过研究院的政治家。在七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二的罗默自小就很淘气、叛逆,在中学表现很差。在申请大学时,只有一所大学——芝加哥大学录取了他。 罗默在1977年获得芝加哥大学物理学学士学位,并于1983年在该校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此后,他先后执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芝加哥大学、罗切斯特大学、斯坦佛大学和纽约大学。 他还曾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后于今年1月辞职,赴任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 1997年,罗默被《时代杂志》选为当年美国最具影响力的25人之一。 2001年,罗默曾暂时离开教学生涯,将精力投入自己成立的初创公司Aplia——这家公司致力于开发面向高校学生的在线作业教具,后于2007年被Cengage Learning收购。 在业内,罗默被认为是内生增长理论的先驱。内生增长理论的核心思想是认为经济能够不依赖外力推动实现持续增长。罗默在2009年的一次TED演讲中提出了自己关于“特区(charter cities)”的构想,认为通过较优的秩序与机构,不够发达的国家与地区亦可走上一条与众不同且更佳的发展路径。罗默曾提出,自己所构想的“特区”形态最有趣的雏形是香港和深圳。 2016年,罗默曾因获奖乌龙而成为话题。当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布前,他所任教的纽约大学挂出了“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获奖新闻发布会”的网页,引发外界猜测罗默是否已被内定为获奖人。后来罗默并未在当年获奖,他曾于2016年10月6日在个人博客发布了一篇题为“诺贝尔骚动”(Nobel Noise)的博文,其中提到,近二十年来,每到十月,任职高校行政部门就会为了提前准备自己获得诺贝尔奖的各项工作而变得稍加兴奋。 据悉,保罗·罗默曾多次造访中国,2016年3月19日,保罗·罗默在北京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在论坛中,保罗·罗默表示,对于城市来说,最好一开始做好规划,如果没有做好规划的话,城市就会不断无序地扩张。 香港科技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经济系教授谢丹阳为保罗·罗默的学生,谢丹阳第一时间发文祝贺导师荣获诺奖。谢丹阳回忆自己初到美国时,英文听力勉强应付课堂内容,只有在罗默教授的数理经济学课堂中才觉得游刃有余。该课不设期中和期末考试,以一些列小测验代之。 “我在哪些方面需要强化,他看得很清楚,并要求我以积极的态度去应对。”谢丹阳说。 谢丹阳表示,在与保罗罗默的聊天中知道,“他原来是高干子弟,其父当时是科罗拉多州长,后来更成为民主党党魁。罗默教授一向很平实,绝想不到他又这样的家庭背景。”谢丹阳说。 威廉·诺德豪斯 曾提出将环境污染纳入GDP核算 威廉·诺德豪斯于1941年出生于美国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于1963年和1973年先后在耶鲁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 诺德豪斯撰写了20余本书籍,他也是经济领域经典教科书《经济学》(Economics)的共同作者之一——他与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人Paul Samuelson(保罗·萨缪尔森)撰写了这部书的初版,目前该书已再版至第19版,并被翻译成超过17种语言。 此外,诺德豪斯亦撰写了数本关于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的书籍。他1994年出版的著作《管理全球共同体:气候经济学》(Managing the Global Commons: The Economics of Climate Change)获得过美国环境与资源经济学会颁布的奖项。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的同一天,联合国气候变化小组发布了一份报告,警示气候变化将会带来的灾难后果并敦促各国政府更积极应对环境问题,这份报告正是基于诺德豪斯的研究,并对他的工作有所提及。 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告诉记者,诺德豪斯将气候变化纳入了宏观经济的研究体系。 诺德豪斯还因对GDP作为一种衡量国家收入指标的批判而知名。1972年,诺德豪斯和同事托宾提出了“净经济福利指标”(net economic welfare)。和传统GDP核算中“做加法”的逻辑不一样,净经济福利指标在“做加法”的同时,也“做减法”——其主要思路是,将环境污染列入考虑之中。国家制定出每一项污染的允许标准,超过污染标准的,列出改善所需经费,将这些改善经费从GDP中扣除。同时,净经济福利指标还涵盖了被忽略的家政活动、社会义务等经济活动。[详情]

新京报 | 2018年10月08日 07:50
不是乌龙!罗默这次真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了
不是乌龙!罗默这次真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了

   北京时间10月8日晚,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耶鲁大学以全球暖化为研究主题的诺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和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保罗·罗默(Paul M. Romer),获奖理由是创新、气候和经济增长的研究。奖金金额为900万瑞典克朗,约合684万元人民币,今年是经济学诺奖的第50周年。 诺德豪斯 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为耶鲁大学教授,主要研究领域是气候变化经济学,表明了人类如何忽视不作为所带来的灾难性的高代价。 人物简介 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出生于新墨西哥州的阿尔伯开克,本科毕业于耶鲁大学,1967年在麻省理工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师从保罗·萨谬尔逊和罗伯特·索罗。从1967年起,他一直在耶鲁大学任教,并在1973年被聘为终身教授。现任耶鲁大学惠特尼·格里斯伍尔德经济学教授和考尔斯经济学研究基金会理事。诺德豪斯教授在耶鲁大学主讲经济学原理课程。诺德豪斯是美国最有影响的50名经济学家之一,全球研究气候变化经济学的顶级分析师之一。 学术贡献 诺德豪斯的经济学研究范围很广,包括环境、价格、能 源、技术变革、经济增长、利润和生产率的增长趋势。主要研究领域:增长经济学、工资与价格、生态管理经济学、转型经济学。 诺德豪斯教授在许多研究领域的专业期刊上发表了大量文章。他的研究集中在经济增长的约束程度等领域。是全球研究气候变化经济学的顶级分析师之一。他极力主张从排放许可制度转向征收碳排放税。20世纪70年代以来,他发展了研究全球变暖的经济学方法,包括整合的经济和科学模型的构建(DICE 和RICE模型),为应对气候变化提供了有效途径。 诺德豪斯教授还研究了工资和价格行为、扩大的国民收入和生产核算、政治商业周刊、生产力、管制的成本与收益以及“新经济”。他对转型经济也有研究。他对中国、东欧和前苏联地区的经济改革报有浓厚兴趣。 学术观点 1972年,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和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托宾(James Tobin)提出净经济福利指标(Net Economic Welfare)。他们主张应该把都市中的污染等经济行为所产生的社会成本从GDP中扣除;同时,加上一直被忽略的家政活动、社会义务等经济活动。按此计 算,美国从1940年到1968年,每年净经济福利所得,几乎只有GDP的一半。1968年以后,二者差距越来越大,每年净经济福利所得不及GDP的一 半。 学术著作 《创新、增长与福利:增长过时了吗?》 《能源的有效利用》 《改革联邦政府管制》 《均衡问题:全球变暖的政策选择》 以及与萨缪尔森合著的经典教科书《经济学》、《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2012年已出版到第19版)。这3本经济学基础课程已被译成多种语言,包括几个中文版本。 保罗·罗默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保罗·罗默(Paul Romer)的主要贡献则是其著名的“内生增长理论”(Endogenous Growth Theories)。 人物简介 美国经济学家,斯坦福大学教授,新增长理论的主要建立者之一,他被认为是经济增长方面的专家。 保罗·罗默在1977年获得芝加哥大学物理学学士学位,并于1983年在该校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他在芝加哥大学本科所学的专业是数学和物理,由于想转到法学院,在大学四年级学习了他的第一门经济学课程。授课教师萨姆·佩尔兹曼(Sam Peltzman)对经济学的精彩讲授深深吸引了他。在佩尔兹曼的影响和鼓励下,罗默放弃了学习法律的念头,转而走上了经济学的求索之道。大学毕业后,他转到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在那时开始了经济增长理论的研究,1982年转回到芝加哥大学,1983年在芝加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他先后担任罗切斯特大学助理教授、芝加哥大学教授和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教授,现任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他被《时代杂志》选为1997年美国最具影响力的25人之一。2016年10月,保罗·罗默出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师一职,2018年1月辞职。 关于罗默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2016年还曾闹了一出乌龙。当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之前,纽约大学商学院在奖项揭晓的前三天,就挂出了“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获奖新闻发布会”的网页。这让外界猜测,是否该院教授、内生增长理论先驱保罗·罗默(Paul Romer)已经被内定为获奖人了。尽管这个网页很快被撤下,但却让罗默成功吸引了人们注意。 学术贡献 罗默在1986年建立了内生经济增长模型,把知识完整纳入到经济和技术体系之内,使其做为经济增长的内生变量。罗默提出了四要素增长理论,即新古典经济学中的资本和劳动(非技术劳动)外,又加上了人力资本(以受教育的年限衡量)和新思想(用专利来衡量,强调创新)。 新增长理论的主要建立者是罗默(1986)和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1988),探讨了纠正新古典经济增长模型的局限性的一些可能途径,用内生的技术来解释经济的增长。该理论的主要思想最早体现在罗默1983年的博士论文中,发表在1986年的《政治经济学期刊》(The Journal of PoliticalEconomy)上,提出了“内生经济增长理论”,探讨了纠正新古典经济增长模型的局限性的一些可能途径的论文,重新激起了经济学界对经济增长理论兴趣。 1992年罗默在世界银行发展经济学年会上进一步把上述思想运用到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发展战略的研究中,并认为:能否提供和使用更多的创意或知识品,将直接关系到一国或地区经济能否保持长期增长。例如,毛里求斯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实施了开放政策,吸引了香港的企业家把新思想和知识品运用到那里,从而带动了该国经济发展,摆脱了赤贫状况。 2015年3月受邀参加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 2016年7月18日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宣布,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罗默将接替考希克·巴苏担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这个任命于9月开始生效。 知识溢出模型 罗默的知识溢出模型,在引起广泛关注并重新焕发人们对增长问题兴趣的经典论文(1986)中,罗默以阿罗(1962)的“干中学”概念为基础上,提出了以知识生产和知识溢出为基础的知识溢出模型。罗默假定代表性厂商的产出是该厂商的知识水平 、其它有形投入(例如物质资本和原始劳动等)和总知识存量K的函数。对于个别厂商的自身投入 和而言,该生产函数表现出不变规模收益、满足新古典生产函数的假定。然而,如果将K考虑在内,则这一生产函数对于代表性厂商和整个经济具有不同的含义:代表性厂商将总知识水平 K视为给定的变量,因此生产函数表现为不变规模收益;但对整个经济(假定它由N个同质的厂商组成)而言,由于对于任何常数有,因此生产函数表现为规模收益递增。在这里,总知识水平K成为外部性的来源。此外,罗默(1986)还假定k的增长率取决于k水平和投资数额(产出中没有用于消费的部 分)。这样,罗默模型实际上同“干中学”模型一样,通过知识积累的“副产品”性质和知识存量的外部性得到了内生增长。 保罗·罗默1990年的经济增长模型把公共知识和企业拥有的专门知识看作内生变量。“20世纪以来基础科学知识和应用技术知识交互作用的创新模式使我们很难把二者从经济意义上截然分开?工业化过程不可避免地使科学越来越成为一种依赖于技术的内生活动”。在这样一个现实中,公共知识的含义自然就包括了基础科学知识在内,大学的基础研究和应用技术研究成果也自然包括在罗默所指的公共知识之内,成为内生经济变量。 内生增长理论 内生增长理论大致有两种模型,第一种是建立在阿罗的干中学模型基础上的模型,包括罗默的知识外溢(1986)和卢卡斯的人力资本模型(1988)等;第二种是将R&D、不完全竞争整合进增长框架的技术进步模型,包括罗默(1987,1990)、阿洪和霍伊特(1992)以及格罗斯曼和赫尔普曼(1991)。第二种模型明显受到熊彼特创新思想的影响,这类模型往往被称为新增长理论中的新熊彼特主义的复兴,特别是阿洪和霍伊特、格罗斯曼和赫尔普曼被视为新熊彼特主义的代表人。 学术著作 保罗·罗默(1986)的《收益递增与长期增长》发表在1986年的《政治经济学期刊》(The Journal of PoliticalEconomy) “Growth Cycles,” with George Evans and Seppo Honkapojha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June 1998) “Science, Economic Growth and Public Policy” (in B. Smith and C. Barfield, eds., Technology, R&D, and the Economy, Brookings Institution and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1996) “Endogenous Technological Chang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October 1990) “Increasing Returns and Long Run Growth”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October 1986). 诺贝尔经济学奖简介 诺贝尔经济学奖,正式名称为“瑞典国家银行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经济学奖” (瑞典语:Sveriges riksbanks pris i ekonomisk vetenskap till Alfred Nobels minne),由瑞典皇家科学院于1969年首次颁发。作为每年诺奖的压轴奖项,经济学奖原本并不属于诺贝尔遗嘱中的五项领域之一,而是由瑞典中央银行于1968年为纪念诺贝尔而增设。 自从1969年以来,诺贝尔经济学奖委员会共颁奖50次,其中25次是单独获奖,19次双人获奖,6次是三人共分诺奖。80余名获奖者中,只有1名女性,她的名字是Elinor Ostrom,2009年获奖。 迄今已经有81位杰出经济学家获此殊荣。研究宏观经济学领域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最多,共有九位。 截止目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平均年龄67岁,最年轻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是肯尼斯-J-奥沃罗(Kenneth J. Arrow),他于1972年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时年51岁。而最年长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是里奥尼德-霍洛沃兹(Leonid Hurwicz), 2007年他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时,已经九十高龄,他也是所有诺贝尔奖获奖者中最年长的。 1969年至今最全获奖名单 1 1969 拉格纳·弗里希(RAGNAR FRISCH)/挪威人 (1895-1973) 简·丁伯根(JAN TINBERGEN)/荷兰人 (1903-1994) 他们发展了动态模型来分析经济进程。前者是经济计量学的奠基人,后者经济计量学模式建造者之父。 2 1970 保罗·安·萨谬尔森(PAUL A SAMUELSON )/美国人 (1915- ) 发展了数理和动态经济理论,将经济科学提高到新的水平。他的研究涉及经济学的全部领域。 3 1971 西蒙·库兹列茨(SIMON KUZNETS )/美国人 (1901-1985) 在研究人口发展趋势及人口结构对经济增长和收入分配关系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 4 1972 约翰·希克斯(JOHN R. HICKS)/英国人 (1904-1989) 肯尼斯·约瑟夫·阿罗(KENNETH J. ARROW)/美国人 (1921- ) 他们深入研究了经济均衡理论和福利理论。 5 1973 华西里·列昂惕夫(WASSILY LEONTIEF)/苏联人 (1916- ) 发展了投入产出方法,该方法在许多重要的经济问题中得到运用。 6 1974 弗·冯·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澳大利亚人 (1899-1982) 纲纳·缪达尔(GUNNAR MYRDAL)/瑞典人 (1898-1987) 深入研究了货币理论和经济波动,并深入分析了经济、社会和制度现象的互相依赖。 7 1975 列奥尼德·康托罗为奇(LEONID VITALIYEVICH KANTOROVICH)/苏联人 (1912-1986) 佳林·库普曼斯(TJALLING C. KOOPMANS)/美国人 (1910-1985) 前者在1939年创立了享誉全球的线形规划要点,后者将数理统计学成功运用于经济计量学。他们对资源最优分配理论做出了贡献。 8 1976 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美国人 (1912- ) 创立了货币主义理论,提出了永久性收入假说。 9 1977 戈特哈德·贝蒂·俄林(BERTIL OHLIN)/瑞典人 (1899-1979) 詹姆斯·爱德华·米德(JAMES E MEADE)/英国人 (1907- ) 对国际贸易理论和国际资本流动作了开创性研究。 10 1978 赫泊特·亚·西蒙(HERBERT A. SIMON)/美国人 (1916- ) 对于经济组织内的决策程序进行了研究,这一有关决策程序的基本理论被公认为关于公司企业实际决策的创见解。 11 1979 威廉·阿瑟·刘易斯(ARTHUR LEWIS)/美国人 (1915-1991) 西奥多·舒尔茨(THEODORE W. SCHULTZ )/美国人 (1902- ) 在经济发展方面做出了开创性研究,深入研究了发展中国家在发展经济中应特别考虑的问题。 12 1980 劳伦斯·罗·克莱因(LAWRENCE R. KLEIN)/美国人 (1920- ) 以经济学说为基础,根据现实经济中实有数据所作的经验性估计,建立起经济体制的数学模型。 13 1981 詹姆士·托宾(JAMES TOBIN)/美国人 (1918- ) 阐述和发展了的系列理论及财政与货币政策的宏观模型。在及相关的支出决定、就业、产品和价格等方面的分析做出了重要贡献。 14 1982 乔治·斯蒂格勒(GEORGE J. STIGLER)美国人/ (1911-1991) 在工业结构、市场的作用和公共经济法规的作用与影响方面,做出了创造性重大贡献。 15 1983 罗拉尔·德布鲁(GERARD DEBREU)/美国人 (1921- ) 概括了帕累拖最优理论,创立了相关商品的经济与社会均衡的存在定理。 16 1984 理查德·约翰·斯通(RICHARD STONE)/英国人 (1913-1991) 国民经济统计之父,在国民帐户体系的发展中做出了奠基性贡献,极大地改进了经济实践分析的基础。 17 1985 弗兰科·莫迪利安尼(FRANCO MODIGLIANI)/意大利(1918- ) 第一个提出储蓄的生命周期假设。这一假设在研究家庭和企业储蓄中得到了广泛应用。 18 1986 詹姆斯·布坎南(JAMES M. BUCHANAN, JR)/美国人 (1919- ) 将政治决策的分析同经济理论结合起来,使经济分析扩大和应用到社会—政治法规的选择。 19 1987 罗伯特·索洛(ROBERT M. SOLOW)/美国人 (1924- ) 对增长理论做出贡献。提出长期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技术进步,而不是依靠资本和劳动力的投入。 20 1988 莫里斯·阿莱斯(MAURICE ALLAIS)/法国人(1911- ) 他在市场理论及资源有效利用方面做出了开创性贡献。对一般均衡理论重新做了系统阐述 21 1989 特里夫·哈维默(TRYGVE HAAVELMO)/挪威人 (1911- ) 建立了现代经济计量学的基础性指导原则。 22 1990 默顿·米勒(MERTON M. MILLER)/美国人 (1923-2000) 哈里·马科维茨(HARRY M. MARKOWITZ)/美国人 (1927- ) 威廉·夏普(WILLIAM F. SHARPE)/美国人 (1934- ) 他们在金融经济学方面做出了开创性工作。 23 1991 罗纳德·科斯(RONALD H.COASE)/英国人(1910- ) 揭示并澄清了经济制度结构和函数中交易费用和产权的重要性。 24 1992 加里·贝克(GARY S. BECKER)/美国人 (1930- ) 将微观经济理论扩展到对人类相互行为的分析,包括市场行为。 25 1993 道格拉斯·诺斯(DOUGLASS C. NORTH)/美国人 (1920- ) 罗伯特·福格尔(ROBERT W. FOGEL)/美国人 (1926- ) 前者建立了包括产权理论、国家理论和意识形态理论在内的“制度变迁理论”。后者用经济史的新理论及数理工具重新诠释了过去的经济发展过程。 26 1994 约翰·纳什(JOHN F.NASH)/美国人 (1928-2015 ) 约翰·海萨尼(JOHN C. HARSANYI)/美国人 (1920-2000 ) 莱因哈德·泽尔腾(REINHARD SELTEN)/德国人( 1930- ) 这三位数学家在非合作博弈的均衡分析理论方面做出了开创性德贡献,对博弈论和经济学产生了重大影响。 27 1995 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美国人 (1937- ) 倡导和发展了理性预期与宏观经济学研究的运用理论,深化了人们对经济政策的理解,并对经济周期理论提出了独到的见解。 28 1996 詹姆斯·莫里斯(JAMES A. MIRRLEES)/英国人(1936- ) 威廉·维克瑞(WILLIAM VICKREY)/美国人 (1914-1996) 前者在信息经济学理论领域做出了重大贡献,尤其是不对称信息条件下的经济激励理论。 后者在信息经济学、激励理论、博弈论等方面都做出了重大贡献。 29 1997 罗伯特·默顿(ROBERT C. MERTON)/美国人 (1944- ) 迈伦·斯科尔斯(MYRON S. SCHOLES)/美国人(1941- ) 前者对布莱克-斯科尔斯公式所依赖的假设条件做了进一步减弱,在许多方面对其做了推广。后者给出了著名的布莱克-斯科尔斯期权定价公式,该法则已成为金融机构涉及金融新产品的思想方法。 30 1998 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 )/印度人(1933- ) 对福利经济学几个重大问题做出了贡献,包括社会选择理论、对福利和贫穷标准的定义、对匮乏的研究等。 31 1999 罗伯特·蒙德尔(ROBERT A. MUNDELL)加拿大人 (1923- ) 他对不同体制下货币与财政政策以及最适宜的货币流通区域所做的分析使他获得这一殊荣。 32 2000 詹姆斯-J-赫克曼(James Heckman ) 美国人 (1944-) 丹尼尔-L-麦克法登(Daniel McFadden ) 美国人 (1937年-) 他们发展了广泛应用在经济学以及其他社会科学中对个人和住户的行为进行统计分析的理论和方法。尤其是,对赫克曼奖励他对分析选择性样本的理论和方法的发展,对麦克法登奖励他对分析离散抉择的理论和方法的发展。 33 2001 乔治·阿克尔洛夫(George A.Akerlof) 美国人 (1940-) 迈克尔·斯彭斯(A.Michael Spence) 美国人 (1948-)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Stiglize) 美国人 (1943-) 他们由于在“对充满不对称信息市场进行分析”领域所作出的重要贡献,而分享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34 2002 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美国人 弗农·史密斯(Vernon L. Smith)美国人 瑞典皇家科学院把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美国学者丹尼尔·卡尼曼和弗农·史密斯,以表彰他们在心理和实验经济学研究方面所做的开创性工作。 35 2003 罗伯特·恩格尔(Robert Engle) 美国人 克莱夫·格兰杰(Clive Granger) 英国人 200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恩格尔和英国经济学家克莱夫·格兰杰,以表彰他们在经济学时间数列分析方面所作出的贡献。 36 2004 芬恩.基德兰德(Finn E. Kydland) 挪威人 爱德华.普雷斯科特(Edward C. Prescott) 美国人 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挪威经济学家芬恩。基德兰德(Finn E. Kydland)和美国经济学家爱德华。普雷斯科特(Edward C. Prescott),以表彰他们在动态宏观经济学方面做出的杰出贡献。 37 2005 罗伯特·奥曼/以色列和美国双重国籍的经济学家 托马斯·谢林/美国经济学家 瑞典皇家科学院说,两位经济学家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是因为“他们通过对博弈论的分析加深了我们对冲突与合作的理解”。 38 2006年 埃德蒙-菲尔普斯(EdmundS.Phelps)/美国人 政策中跨时贸易。 39 2007年 赫维茨/美国人 马斯金/美国人 罗杰·B.迈尔森/美国人 为机制设计理论奠定基础。 40 2008年 保罗·克鲁格曼(美国)/美国普林斯顿大学 对经济活动的贸易模式和区域的分析。 41 2009年 埃莉诺·奥斯特罗姆/(美国)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 奥利弗·威廉姆森/(美国)美国加州大学 经济治理,尤其是对普通民众作出的贡献和经济治理分析,尤其是企业边际领域方面的贡献。 42 2010年 彼得·戴蒙德/(美国)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 戴尔·莫滕森/(美国)丹麦奥胡斯大学,美国西北大学 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塞浦路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在“市场搜寻理论”中具有卓越贡献。 43 2011年 托马斯·萨金特/(美国)美国纽约大学 克里斯托弗·西姆斯/(美国)美国普林斯顿大学 在宏观经济学中对成因及其影响的实证研究。 44 2012年 埃尔文·罗斯/(美国)美国哈佛大学,美国哈佛商学院 罗伊德·沙普利 /(美国)美国加州大学 创建“稳定分配”的理论,并进行“市场设计”的实践。 45 2013年 尤金·法玛 /芝加哥大学 拉尔斯·彼得·汉森/芝加哥大学 罗波特·希勒 /耶鲁大学 对资产价格的实证分析。 46 2014年 让-梯若尔(Jean Tirole) 获奖原因“for his analysis of market power and regulation”,市场力量和调控。 47 2015年 迪顿(Angus Deaton) 获奖原因”“for his analysis of consumption, poverty, and welfare”,消费、贫穷、福利方面的经济理论贡献,也是社会管理大难题。 48 2016年 本特·霍姆斯特罗姆(BengtHolmstrom) 奥利弗·哈特/哈佛大学 (OliverSimonDArcyHart),,获奖原因““for their contributions to contract theory”;也就是契约理论,是近30年迅速发展的经济学分支,对公司治理很有意义。 49 2017年 理查德·塞勒/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大学 行为经济学研究领域作出突出贡献。瑞典皇家科学院评价称,塞勒使经济学“更人性化”。“整体而言,理查德·塞勒所作贡献在经济学与个体决策的心理学分析之间架设了一座桥梁。” (本文来源: 社科学术圈) [详情]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2018年10月08日 07:43
两名美国经济学家获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两名美国经济学家获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10月8日电(记者和苗付一鸣)瑞典皇家科学院8日宣布,将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美国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以表彰他们在可持续经济增长研究领域作出的突出贡献。 瑞典皇家科学院常任秘书戈兰·汉松当天在新闻发布会上揭晓上述奖项归属。他说,今年经济学奖两名得主设计出一些方法来解决当前最基本和紧迫的问题,即如何实现长期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评审委员会的声明说,经济学的核心是处理稀缺资源,自然决定了经济增长的主要制约因素,而人类的知识决定了如何应对这些制约。今年的经济学奖得主通过构建解释市场经济与自然和知识相互作用的模型,扩展了经济分析的范围,“使我们更接近于回答如何实现长期可持续的全球经济增长”。 声明还说,罗默的贡献在于“技术变革”,他的研究展示了知识如何成为推动经济长期增长的动力,并奠定了现被称为“内生增长理论”的基础,解释了创意与其他商品不同,需要特定条件才能在市场中充分发挥作用。诺德豪斯的研究与“气候变化”密不可分,涉及社会与自然之间的相互作用,他创建了描述全球经济与气候相互作用的定量模型,整合了物理学、化学和经济学的理论与实践结果。 诺德豪斯1941年生于美国阿尔伯克基,目前在耶鲁大学任经济学教授。罗默1955年生于美国丹佛,现任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约合100万美元)。 在诺贝尔系列奖项中,经济学奖并非依照已故瑞典工业家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遗嘱设立,而是由瑞典国家银行1968年创立,奖金由瑞典国家银行支出。今年是该奖颁发50周年。[详情]

新华网 | 2018年10月08日 07:28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高锟告别仪式在香港举行
chinanews | 2018年10月08日 07:13
聚焦诺贝尔经济学家怎么花巨额奖金:买房捐款分前妻?
聚焦诺贝尔经济学家怎么花巨额奖金:买房捐款分前妻?

   聚焦诺奖:诺贝尔经济学家怎么花巨额奖金:买房捐款分前妻 |新京报财讯 张思源 如果你忽然拥有900万瑞典克朗(实时汇率,约合人民币685.62万人民币),你会选择怎么花?买房买车?环游世界?今晚北京时间6点,201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D.Nordhaus)及保罗•罗默(Paul M.Romer)将 分得900万瑞典克朗奖金。据悉,自1969年以来,迄今已颁出49个诺贝尔经济学奖,而这些对经济最有研究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会选择怎样花掉这笔巨额奖金? 最安稳——买房 2003年获奖者美国经济学家美国罗伯特·恩格尔,用奖金付了首付,在纽约哈德逊河谷买了一幢别墅。据悉,纽约的曼哈顿与新泽西分处于哈德逊河的两岸,目前在房价上区别却很大,曼哈顿是纽约房价最高的地方,那里的房价每平方英尺高达2500美元,而与曼哈顿只有一河之隔的新泽西房价则便宜很多,那里位于哈德逊河沿岸的公寓每平方英尺价格只有700美元。哈德逊河谷也深藏着多位名人故居,著名作家华盛顿·欧文,石油大亨、洛克菲勒家族创始人约翰·D·克洛菲勒,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都曾居住于此。据了解,恩格尔曾称,“房子周边环境非常安静,适合思考和创作,也能让我逃离城市的喧嚣”。 最潇洒——“非理性花费” 2017年获得诺贝尔奖、专注于研究行为经济学的理查德·塞勒认为,即使是相同数目的钱,在人们的心中也会存在差异,不同途径获得的钱会存入不同的心理账户,辛苦赚来的钱会花的谨慎小心,而意外所得则会比较大方。在曾在被问这笔“意外所得”的诺奖奖金的花费计划时,理查德·塞勒玩笑称,“将会尽最大的努力,用非理性的方式花光110万美元的奖金”。 最“不情愿”——分给前妻 1995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罗伯特·卢卡斯的奖金可谓是花的令人“哭笑不得”,早在1982年卢卡斯就与前妻分居,1989年正式办理离婚手续。而在办理离婚手续时,前妻提出:若是卢卡斯在1995年前获得诺贝尔奖,她要分得全部奖金的一半。而这位从事“理性预期与宏观经济学”研究的经济学家显然没有对自己的诺奖之途作出理性的预期和判断。7年后的1995年10月10日,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宣布了卢卡斯获奖的消息,这也意味着卢卡斯不得不按照约定,将巨额奖金的一半分给他的前妻。 最意外——存银行后遇到金融危机 2010年得奖者经济学奖获得者、成都女婿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将大约33万美元的奖金存入了塞浦路斯的银行账户,另外还将一部分花在了为家人购买衣服和旅行费用上,此外,他还花了一大笔钱为当时新买的公寓添置豪华家具。皮萨里德斯曾表示,在投资方面,他不属于一个活跃分子,总是会保持一定的储蓄和固定资产。而另这位深谙劳动经济学的经济学家没有料到的是,2013年,塞浦路斯爆发了金融危机,这笔存款也因此所剩无几。 虽然皮萨里德斯的存款经历看起来并不愉快,但将奖金存入银行依然并非他一个人的选择。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利弗.哈特就透露,他也将这笔奖金在银行存了起来。 最有爱心——慈善事业 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标准普尔的凯斯-席勒房价指数创始人罗伯特.希勒透露,“我邀请了16名朋友和亲人陪我到斯德哥尔摩领奖,并承担了大部分费用,花了我很大一笔奖金。另外,过去四年,我们也一直在从事各种慈善事业,捐赠了大笔奖金”。 尤金.法玛,另一位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也表示,诺奖的获得少不了同事给予的很大帮助,故此,他将奖金捐给了他任教的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而此后,在2017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查德.泰勒也在该学院任教。 最好公民——缴税 诺奖的奖金虽高,税率也是一样。200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爱德华.普雷斯科特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戏称,对于奖金的处理,他和妻子很“大方”,约一半奖金都以税收形式上交给国家了。普雷斯科特表示,“社会对我很友好。我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也是明尼苏达州联邦储备银行银行家,我热爱自己所从事的职业。” 据相关规定,在1986年以前,美国国税局没有对诺贝尔奖金征税的相关政策,但目前,通常来说,约40%的诺贝尔奖金都会以税收的形式落到联邦政府口袋中,此外,根据获奖者居住地政策不同,州政府也有可能征收部分奖金。不过,作为特例,如果诺奖获得者将全部奖金捐给慈善机构,就可以免除征税。 新京报记者 张思源 编辑:马小龙[详情]

新京报 | 2018年10月08日 06:24
关于2018诺贝尔经济学奖,中国学者的赞同与批评
关于2018诺贝尔经济学奖,中国学者的赞同与批评

  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获得者:William D. Nordhaus和Paul M. Romer 撰文| 知识分子 ●●● 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William D. Nordhaus和Paul M. Romer,获奖理由是: 他们找到办法解决我们这个时代最基本、最紧迫的问题:全球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增长和世界人口的福祉。 -获奖人简介- 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人 William D. Nordhaus 诺德豪斯 (William D. Nordhaus),1941年生于美国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1967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现为耶鲁大学经济学斯特林教授。 诺德豪斯撰写了关于气候变化经济学的文章。他是DICE和RICE模型的开发者,这两个模型是经济学、能源使用和气候变化之间相互作用的综合评估模型。 在“关于气候变化经济学的思考” (1993)中,他指出:“人类通过多种干预措施在自然环境中掷骰子——向大气中注入微量气体,如温室气体或消耗臭氧层的化学物质,通过工程设计大量土地使用,如森林砍伐,破坏自然栖息地和大量物种,甚至在实验室中创造转基因物种,并累积足够的核武器来摧毁人类文明。” 在他所开发的气候变化模式下,一般来说,这些经济部门严重依赖于未受管理的生态系统,即严重依赖于自然发生的降雨、径流或温度,也会对气候变化最为敏感。农业、林业、户外娱乐和沿海活动就属于这一类。“诺德豪斯认为应认真对待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 诺德豪斯曾就全球变暖经济学做过多项研究,批评Stern Review使用低贴现率,他说:“Stern Review中关于极端即时行动必要性的明确结论将无法替代与当今市场一致的贴现假设。因此,关于全球变暖政策的核心问题——多少、多快、成本多少——仍然是开放的问题。Stern Review知道了但未回答这些基本问题。” 2013年,诺德豪斯主持了国家研究委员会的一个委员会,该委员会编写了一份报告,排除了化石燃料补贴对温室气体排放的影响。 然而,在2016年12月考尔斯基金会 (Cowles Foundation)的讨论文件中,他使用更新的DICE模型进行的研究证实了,如果没有重大的气候变化政策,下个世纪将发生过去估计的可能的快速气候变化。它表明,即使在短期内实施雄心勃勃的政策,实现国际协议的2°C目标也极为困难。随着政策的推迟,实现目前目标所需的碳价格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上升。 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人Paul Romer 保罗·M·罗默 (Paul M. Romer) ,出生于1955年11月7日,是美国经济学家,内生增长理论的先驱。2018年1月24日之前,他是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和高级副总裁。他在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担任经济学教授。在此之前,罗默曾是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斯坦福大学国际发展中心,斯坦福经济政策研究所和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以及全球发展中心会士。 罗默毕业于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 ( Phillips Exeter Academy),1977年获得数学学士学位,1978年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1983年获得芝加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他曾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芝加哥大学和罗切斯特大学任教。2001年,他暂时离开了学术界,将精力集中在初创公司Aplia上,该公司为大学生开设了在线作业问题集。Aplia于2007年被Cengage Learning收购。罗默于1997年被“时代”杂志评为美国25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他于2002年获得Horst Claus Recktenwald经济学奖。 诺德豪斯和罗默设计了一些方法来解决我们当前关于如何创造长期和可持续经济增长的最基本和最紧迫的问题。 经济学的核心是处理稀缺资源。自然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制约因素,而我们的知识决定了我们应对这些制约因素的程度。今年的获奖者诺德豪斯和罗默通过构建解释市场经济如何与自然和知识相互作用的模型,大大扩展了经济分析的范围。 罗默展示了知识如何成为推动长期经济增长的动力。当几个百分点的年经济增长累积了数十年时,它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之前的宏观经济研究强调技术创新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但并没有模拟经济决策和市场条件如何决定新技术的创造。 罗默通过证明经济力量如何管理公司的意愿,产生新想法和创新来解决这个问题。 罗默的解决方案于1990年出版,奠定了现在所谓的内生增长理论的基础。该理论既有概念意义又实用,因为它解释了创意如何与其他商品不同,并需要特定条件才能在市场中茁壮成长。罗默的理论已经产生了大量法规和政策的新研究,这些都促进了新思想和长期的繁荣。 气候变化——诺德豪斯的研究结果涉及社会与自然之间的相互作用。诺德豪斯决定在20世纪70年代研究这一问题,因为科学家们越来越担心化石燃料会导致气候变暖。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他成为第一个创建综合评估模型的人,这是一个描述经济与气候之间全球相互作用的定量模型。他的模型整合了物理学、化学和经济学的理论和实证结果,如今已得到广泛传播,用于模拟经济和气候如何共同演化。它还用于检查气候政策干预的后果,比如碳税问题。 诺德豪斯和罗默的贡献是提供了一种方法,为我们提供了有关技术创新和气候变化的原因和后果的基本见解。今年的获奖者并未提供确凿的答案,但他们的研究结果使我们更接近于回答如何实现持续和可持续的全球经济增长的问题。 -点评- 他加深了我们对“科学是生产力”的认知 撰文| 陈志武(香港大学经济学讲席教授 、前耶鲁大学金融经济学教授) 我对Nordhaus的研究比较熟悉一些。他是我在耶鲁大学时期的经济学同事之一,不管夏天还是大雪的冬天,经常看着他背着书包,安安静静、若有所思地从我们办公楼前走过。他是一个高度专注学术、充满好奇、全力以赴追求自己兴趣的学者。他对技术变迁如何改变人类社会的历史研究既深又广。比如,他在2014年发表一篇研究,总结自1850年以来计算机器的计算能力发生了多大变迁,特别是从他的“历史大数据”中看到,从1980年个人电脑出现之初到2008年,计算机的计算速度翻了一百万倍!计算成本也是呈天文数字下降!他据此解释为什么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生存状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善、人均收入和福利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提升。他的研究加深了我们对“科学是生产力”的认知,引领各国发展科技、改善生活、丰富人生。 回到增长的主题 撰文|巴曙松 (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第50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由来自美国的著名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分享,以表彰他们在创新、气候变化与经济增长方面的贡献。经济学界不少研究人员的第一反应是:他们两人是怎么碰到一起来获奖的? 在近几届关于谁可能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各种猜测中,这两位学者是经常出现的热门人物。围绕他们是否获奖,还出过几次乌龙。威廉·诺德豪斯是否会获奖一度成为赌博的标的,而因为传言罗默获奖的次数已经太多,以至于在这个敏感的早上,他连续拒接了来自瑞典的两个电话。 把他们摆到一起的主题,应当就是增长。当前的贸易摩擦,其背后的原因之一,部分可以归结为对新的经济增长动力和创新能力的争夺。这两位学者因为从创新、气候变化角度改进了经济增长理论的研究,也可以说有其合理性。 威廉·诺德豪斯:推动绿色的可持续增长 学习经济学的学生,通常会读过萨缪尔森与诺德豪斯合著的《经济学》教材,他现任耶鲁大学惠特尼·格里斯伍尔德经济学教授和考尔斯经济学研究基金会理事。诺德豪斯是美国最有影响的50名经济学家之一,此次获奖也直接是因为他一直跟踪研究的气候变化经济学领域。 他和托宾共同提出的“净经济福利指标”,成为当前人们关注“绿色GDP”的理论基础。他极力主张从排放许可制度转向征收碳排放税。20世纪70年代以来,他发展了研究全球变暖的经济学方法,包括整合的经济和科学模型的构建(DICE 和RICE模型),为应对气候变化提供了有效途径。 保罗·罗默:促进来自创新的内生增长 罗默2016年9月接替考希克·巴苏担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 罗默最重要的工作一直是在经济增长领域。对一名经济研究者来说,罗默有两篇文章的引用率接近3万,可见其在这个领域的影响力。罗默在1986年建立了内生经济增长模型,把知识完整纳入到经济和技术体系之内,使其做为经济增长的内生变量。他提出了四要素增长理论,即新古典经济学中的资本和劳动 (非技术劳动)外,又加上了人力资本 (以受教育的年限衡量)和新思想 (用专利来衡量,强调创新)。 危机之后思发展 撰文|程实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 10月8日,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最终花落诺德豪斯和罗默,以表彰两位学术巨擘的杰出贡献。我们认为,在全球走出危机十年之际,本次诺奖不仅颁给两位学者的过往贡献,亦颁给全球经济修复伤痛、走向复苏的未来希望。 危机十年之后,全球经济虽重归复苏轨道,但是可持续的发展依然面临长期挑战。外部来看,全球气候变暖、环境污染和资源枯竭,正在对全球经济施加日益收紧的外部约束。内部来看,正如IMF的最新研究显示,十年危机阴影之下,全球生育率明显下滑,广泛的劳动力短缺正在迫使全球发展方式加速转型。面对这些挑战,诺德豪斯教授以其广泛的、跨领域的研究,进行了有益的探讨。围绕气候变暖问题,其构建了完备的分析体系,融合经济学和自然科学的分析工具,对能源有效利用、气候政策选择等关键领域提出了政策建议。围绕发展转型问题,诺德豪斯教授的研究较早地延伸至“新经济”领域,并对新兴市场的经济改革和管理做出了前瞻性分析。有鉴于此,以本次诺奖为契机,认真审视和思考上述领域的前沿研究,无疑将有助于全球经济走出危机阴影,走向以“绿色经济”和“新经济”为基础的新一轮繁荣。 放眼长远,全球协同发展的根源在于持续稳定的增长。在经济增长领域,如果说凯恩斯主义是挽狂澜于既倒的最后依靠,在金融危机十年之后的今天,寻找发展的长期动力、探索可持续的发展模式无疑是最具现实意义的关切。如何确立经济内生增长的路径,罗默早在三十年前即给出了答案,那就是将科技创新与人力资本内化于其中的新增长模型。以罗默为代表的新增长理论打破了传统理论的桎梏,率先指出知识具有正向外部性,并能够加深社会分工,从而推动生产的规模收益递增。因此,科学技术的发展和扩散是经济增长的不竭之源。在当前国际形势下,这一论断对全球经济复苏具有重要的警示作用。根据IMF的研究,2004-2014年期间,科技的跨境流入每年对新兴市场的劳动生产率带来约0.7个百分点的增长,占增长总量的40%。并且,近年来,中国、韩国等后发国家已在诸多领域跻身世界前列,成为全球重要的科技创新源泉。但是,2018年4月以来,美国以知识产权为借口的贸易摩擦,削弱了科技跨境流动,正在侵蚀全球和美国自身的长期增长潜力。有鉴于此,尊重经济学的理论指导和实证分析,及时跳出“零和博弈”的政策困局,积极推动全球产业链的技术合作,才是实现全球长周期复苏的有效途径。 面向未来,实干和探索终将开辟新途。危机十年之后,机遇与挑战并存。两位学术巨擘的研究经历,亦向我们展现了如何面对不确定性的未来。2018年诺贝尔奖尘埃落定,陪跑多年的罗默终获青睐,远见卓识的诺德豪斯脱颖而出。其中,罗默不只是坐而论道的理论家,也是亲历亲为的实干派。他把对互联网的热情转化为经商创业的成功经历,也不乏在世行担任首席经济学家期间直面真实世界的大胆发声。作为涉猎广泛的经济名家,诺德豪斯是“曾为冷门,现成显学”的气候变化经济学领域的奠基人。在人类生存环境挑战日益严峻,而国际合作和气候治理也面临重重困难的今天,诺德豪斯同样在三十年多年前开始的求索是勇气与视野的最好诠释。从方法论的角度,两位学者又都是科学认识世界,从现实出发而不拘泥于技术的典范。对于中国而言,在投资回报率明显衰减、供给侧改革发轫接力的新时代,经济发展的思维模式转换决定了改革再出发的基调,相信两位学者的研究和思考将对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转变带来有益的启发。 诺贝尔奖委员会错了 撰文|董洁林 (清华兼职教授 ) 刚刚公布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之一是Paul Romer教授。他有关科技创新和经济增长关系的理论的一个基本假设是“科技创新成就数量与人口成正比“,他进一步假设经济增长与科技创新和人口之积成正比,于是经济增长与人口的平方成正比。 诺贝尔奖给人巨大的荣誉,但并不能保证获奖者是正确的,特别是经济学奖。 2015年我和学生们写过一篇题目为“How does technology and population progress relate? An empirical study of the last 10,000 years”的论文,用一万年的数据证明Romer教授的经济增长理论在长历史中是不对的。其实,这种理论无论是放在人类长历史来看、还是从世界各地的人口分布和创新成就来看,都显然有问题。我们只是试图用较严谨的方式来证伪一个显然错误的理论而已。 在Romer教授获奖的今天,我仍然要说,他错了,诺贝尔奖委员会也错了。 本文已在ScienceDirect 网站全文刊出[详情]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2018年10月08日 06:06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