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投资人:ofo大逻辑好像对 但忽略了效率
共享单车投资人:ofo大逻辑好像对 但忽略了效率

  原标题:ofo小败局|投资人:共享单车大逻辑好像对,但忽略了效率 12月17日,ofo北京总部门口,排队登记退押金的用户队伍已经排到了附近的街道上。 与已经被美团并购的摩拜、被蚂蚁金服战略投资的哈啰出行相比,ofo面临的这个冬季似乎格外寒冷。 摩拜单车投资人、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ofo的案例至少为行业带来两点启示: 一是公司要回归产品本身,为用户提供好的产品。黄佩华表示,“当时ofo堆车比较狂野,马路上到处都能够看到它们的车,但它们的车上没有GPS定位。长期的单车破损率等问题也令他们后续难以融资。” 二是格局也很重要。可能ofo的创始人在这方面没有考虑好阿里、滴滴几个巨头的利益和他们的战略。黄佩华补充道:“小公司应该怎么在夹缝中生存,然后去做大做强,这于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过去两年,共享单车曾经以共享经济代表之姿,享受着资本给出的超高溢价。在资本的热捧之下,大量初创品牌的共享单车以不同颜色出现,占据了大小城市街道,被网友笑称“留给创业者的颜色已经不多了”。 到了2017年6月,共享单车的颜色数量达到巅峰之后,寒冬也随之来临。摩拜和ofo的战争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热点,更多小型共享单车公司纷纷倒闭。进入2018年后,剩下的单车颜色已经屈指可数。 2018年4月,美团并购摩拜。2018年6月,蚂蚁金服对哈啰出行加注了20亿元人民币的E轮融资,共享单车的行业格局开始逆转。没有和腾讯、阿里站队的ofo,也从那时起由盛转衰。 哈啰出行投资人、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在近日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曾经介绍过自己当初没有投资摩拜和ofo,是因为没有看明白单车经济的经济模型如何挣钱。 符绩勋表示:“当时大的逻辑好像是对的,但我觉得大家忽略了整个运营成本、运营效率的问题。”他补充道:“当时我们看完这个经济模型之后,就做了一些假设,感觉这其实讲不通。” 第一,因为车是会损坏的,随着时间推移也会有损耗。第二,单车的平均骑行次数会随着单车数量的增加而减少。符绩勋解释:假设车在一个校园里投放,投放500辆车,骑行次数可能很高,但投放到5000辆车的时候,平均骑行次数就降下来了。所以这时的投入和骑行模型还没有得到最大的考验。 摩拜单车投资人、愉悦资本刘二海此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共享单车在经过了市场覆盖和单车本身的改良阶段之后,已经到了要比拼企业管理和运营的时候。企业内部的运转效率,单车的周转率要高。除了单车费之外,还要有其他的增值业务。 当然,不管ofo的冬天多么寒冷,共享单车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2018年9月,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王兴表示,“十年前人们骑单车,十年后二十年后依然会骑单车,共享单车对于用户有价值,有信心把共享单车做成一个有价值的业务。”[详情]

澎湃新闻 | 2018年12月17日 15:21
ofo昨夜公告:将按申请顺序退款
ofo昨夜公告:将按申请顺序退款

  ofo负责人强调 现场退押与线上无异 推荐线上申请ofo昨夜公告:将按申请顺序退款昨日上千名用户前往小黄车总部现场办理退押金手续 摄影/实习记者 王荣辉昨天,上千名用户前往ofo总部大厦,在寒风中排队退押金。ofo的工作人员对申请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逾期未退的用户进行了登记,并将重新核查,并无现场退押金的情况。昨晚8点多,ofo紧急发布最新退押金政策公告:无论选择线上还是现场,都将按申请顺序退款。上周末,北京青年报记者报道了《小黄车总部市民组团退押金》,引来大量用户到ofo总部进行退款登记。昨日晚间,ofo紧急发布《退押金政策提醒》,称会根据申请顺序进行审核与收集,线上线下会统一并入处理,按顺序退款,ofo会依序妥善处理好退押金事宜。ofo负责人表示,现场退押与线上无异,推荐线上申请。亲历排队3小时办理了退款手续昨日,上千名用户前往小黄车总部现场办理退押金手续,ofo总部大厦楼下排起了超百米的长龙,人均排队时长约两小时。下午4点半,北青报记者还未到达位于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ofo总部,远远就看到了一大批人在楼下,走近后才发现队伍从大楼门口一路弯弯曲曲折了五个弯后排到了马路上,目测长度超过100米,现场排队的人超过千名。一位在北五环工作的李先生告诉记者,以前觉得ofo是大公司,自己平时骑车也多,索性就交了押金充了200块,没想到还没骑半年,ofo就爆出了退押金难的问题。两个月前李先生开始尝试退款,截至今天还未退还,其间李先生多次拨打ofo电话都是无人接听,今天上午看到ofo总部可以退款的消息后就火速前来办理。在大楼前,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现场已经用警戒线组成回行通道供退款用户排队,退款用户每15人一组,陆续进入电梯到五楼退款。“从上午9点就开始有人排队。下午两点的时候队伍排到了马路口。”一位保安告诉北青报记者。下午5点15分,天色已晚,在寒风中的队伍已经缩短了一半,队伍中,人们都戴着帽子和手套抵御严寒。而此时,还不断有人新加入队伍。在附近上班的李大妈下班后赶来替儿子排队。“一百块钱也是钱,免得儿子再过来排队了。”李大妈说。大约晚7点时,北青报记者跟随队伍向前,终于进入ofo办公区。晚7点20分,北青报记者终于排到进电梯,电梯一路上行到了15层,并未在五楼停靠,值守电梯的保安解释道,“今天人太多了,另外两部电梯中午就已经坏了,现在乘坐的是一部专梯,目前也不听使唤了。”在几经调试后,记者顺利到达五层,一进门就看到了禁止拍照的公告。等了几分钟后,北青报记者顺利地登记了身份证号、电话号码、支付宝账号等信息。工作人员说明:此前在App上发起过退款,并在15个工作日内未按时退款的用户,在登记好信息后,三个工作日内会将押金和余额返还到支付宝;此前未提交退款的用户,本次登记后15个工作日内押金和余额才会返还到支付宝。北青报记者属于前者,即此前在App上发起过退款,这意味着,如果顺利的话,三个工作日内支付宝将会收到ofo的押金和余额返还款项。关注网民热传ofo退押金攻略退押金难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小黄车用户,而网络上流传着各种小黄车退押金攻略。日前外国友人成功退和ofo总部成功退的消息令网友们惊喜万分,但是随后立即被ofo官方声明否认。北青报记者在ofo小黄车官方微博上看到,不论小黄车发布什么消息,公益活动的还是转发抽奖的,每条微博下都有不少网友在跟帖呼吁“退押金”。据报道,有ofo用户假装是外国人士发送了一封英文的邮件给ofo官方,结果ofo不仅闪电退押金并且还回复了一封英文道歉的邮件。有网友爆料称,他假装自己是一个来自加州、在中国生活了两三年、中文不太好、做事喜欢较真儿的外国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ofo写了封投诉邮件,没想到ofo很快给他退了押金,还回复了一封英文邮件道歉。随后ofo公关部门对此回应称这件事情不可能、不知道。之后,有北京用户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直接去ofo总部现场办理退押金,令人意外的是在ofo总部得到了热情接待,而且小黄车押金也很快到账,整个过程仅仅花费了10分钟左右。然而据调查了解,由于路程遥远,退款办理时间又安排在工作日,不少市民选择了放弃。“为了这点钱要占用我的时间成本、交通成本,请一天事假还得扣工资200元,实在太不划算了。”家住丰台区的市民胡先生这么认为。回应App端申请退款15个工作日到账ofo公司昨天回应称,ofo押金正常可退,用户可在App端自行申请,0-15个工作日到账。“近期,确实有少量用户到ofo总部办公室申请退押金,我们对申请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逾期未退的用户进行了登记,并将重新核查,并无现场退押金的情况。如果用户遇到退款异常问题,为了节省用户时间,建议联系在线客服和拨打客服电话:4000507507,客服人员会根据申请顺序处理,请大家耐心等待。”此前有ofo客服现场提示用户,原则上达到15个工作日后才能正常退款,没有正常退款可能是用户的支付宝信息没有同步到ofo的App上,所以无法将押金返还到账户。用户需要下载最新的版本,在押金权益一栏填写上支付宝信息,如果以上操作都没有问题,还是无法退款,有可能是网络不好,需联系客服或者拿着本人身份证前往ofo的办公室才能退。最新ofo连夜发提醒:将按提交顺序退款昨晚8点多,ofo紧急发布最新退押金政策提醒公告。ofo公司在该公告中表示,提交线上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后台系统会根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相关信息审核与收集,核实完毕后用户会进入退押金序列,ofo会按顺序退款。如有用户到公司现场进行登记,ofo会将收集到的相关信息按时间先后顺序并入线上退押金序列中。如有线下登记的用户此前已经发起退款申请,则按此前的时间信息为准。ofo表示,“ofo用户基数大,存在退押金申请激增的可能。请广大用户耐心等待,我们承诺依序妥善处理好退押金事宜,请广大用户放心。”ofo负责人还强调,现场退押与线上无异,推荐线上申请。本版文/本报记者赵新培温婧实习记者王荣辉[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8年12月17日 12:42
ofo回应用户线下退押金
ofo回应用户线下退押金

  ofo回应用户线下退押金 北京商报讯(记者 魏蔚)ofo的押金问题还在发酵。12月17日,“ofo回应总部秒退押金”的话题占据微博热搜,根据微博用户“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曝光,“位于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ofo总部,退押金的已经从公司五层一直排到了一层的大楼外”。有用户还向媒体透露:ofo承诺1-3个工作日退还押金。对于承诺的时间点,ofo在回应中并未提及,仅表示“ofo押金正常可退,用户可在App端自行申请,0-15个工作日到账”。 微博用户“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儿”在12月17日曝光了ofo用户在ofo总部退押金的照片,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该微博被转发2312次。用户对该事件的反响强烈,#ofo回应总部秒退押金#的话题在当日进入微博热搜,阅读量超过600万次。 12月17日,腾讯科技亦报道,“位于ofo总部的中关村互联网中心,几百位前来退押金的ofo用户在这里排队等待退押金,通往ofo的电梯口被堵得水泄不通,一楼大厅里聚集了上百位用户,大楼外部仍有几十位排队的用户”。据悉,“已经办完手续的用户称,现场并不能直接退押金,用户需填写一张表,包括身份证与手机号码等信息,ofo承诺1-3个工作日退还押金”。 对于用户线下退押金一事,ofo并不否认,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ofo押金正常可退,用户可在App端自行申请,0-15个工作日到账。近期确实有少量用户到ofo总部办公室申请退押金,我们对申请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逾期未退的用户进行了登记,并将重新核查,并无现场退押金的情况”。 不过对于是否向用户承诺1-3个工作日退还押金,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ofo方面未予以回应。[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8年12月17日 10:05
ofo总部被“围” 退押金长龙从楼内排到楼外
ofo总部被“围” 退押金长龙从楼内排到楼外

   12月17日午间,照例去互联网金融中心附近食堂用餐的小明发现了惊人的一幕。小明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其每日中午都会前往互联网金融中心附近食堂用餐,但12月17日中午却发现互联网金融中心楼下聚集着很多排队的人。“现场来了两辆警车,还拉了警戒线,最开始还以为是非法集资投资者在排队领钱,后来问了一下才知道是ofo用户来排队退押金。”小明对记者表示。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ofo北京总部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5楼,12月17日当日,互联网金融中心中拉了一条条警戒线,并专门隔离了3架电梯供ofo用户使用。但即便如此,《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前往ofo北京总部寻求退还押金的用户仍然从楼内排到了楼外。对于ofo用户前往北京总部退押金一事,ofo方面谈到:“并无现场退押金情况,和线上退押并无区别。”但有互联网金融中心现场用户直言:“软件上能退谁还来这呀?”不过,即便到了ofo北京总部,想要退押金仍然没那么容易。据现场的ofo用户透露:“今天没退钱,只是去前台登记,登记之后三天之后押金会退到账上。”12月17日晚间,ofo方面发布公告称,提交线上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后台系统会根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相关信息审核与收集,核实完毕后用户将进入退押金序列,ofo将按顺序退款;如果用户到现场进行登记,ofo方面会将搜集到的相关信息按时间先后顺序并入线上退押金序列中;如有线下登记的用户此前已经发起退款申请,则按此前的队列信息为准。ofo方面表示,ofo用户基数大,存在退押金申请激增的可能。ofo方面承诺,依序妥善处理好退押金事宜。值得一提的是,《证券日报》记者曾于11月9日申请ofo押金退还,但截至12月17日,该笔款项尚未到帐。此前的11月29日,这笔押金的状态仍显示“退款中”。12月17日,记者再度查询ofo平台上发现退押金页面显示退款异常,需要再度提起申请,需要等待市场仍为0至15个工作日。小明告诉《证券日报》记者,难以分辨ofo用户是否有组织的前来退押金,但其注意到,很多来退押金的人都是在附近工作的“路人”。小明表示,互联网金融中心楼下的队伍引发大量围观,“一听是来找ofo退押金的就有人说我也没退,也会一起排队”。ofo用户排队退押金的景象或将持续。据《证券日报》记者查阅ofo百度贴吧注意到,12月17日,仍有ofo用户呼吁12月18日去ofo总部维权。但也有ofo用户对此表示质疑,称自己只是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钱,ofo应建立合理的退押金制度,不该需要消费者如此兴师动众地上门维权。另有其它地区用户呼吁,难道“外地用户也需要组团去北京才能退押金吗?”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江瀚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种情况只能代表ofo的信任危机比我们想象的还严重”。江瀚表示,大量ofo用户“组团”退押金或是因为网上有去总部可以秒退押金的说法。“他们应该是有维权群。”江瀚表示,“这种事只要群里吼一声应该很多人相应”。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的周末,有微博网友称佯装外国人发英文邮件至ofo顺利退回押金并收到道歉信。此事引发市场热议。江瀚则对此分析,ofo重视海外客户或因有意吸引外资。江瀚告诉《证券日报》记者:“ofo现在可能会更需要外国投资人的钱,因为国内风投可能没人敢给ofo投钱了。所以背后不是崇洋媚外那么简单,我觉得ofo也不敢自绝于人民。” [详情]

凤凰网 | 2018年12月17日 08:41
押金会不会成为压垮ofo的最后一根稻草?
押金会不会成为压垮ofo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个寒冬,ofo迎来的最新一场考验是押金,此起彼伏的退押金浪潮。 12月17日,在ofo位于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的新总部,数百名用户排起长龙,登记退押金。他们听说,这里可以快速退出押金。据现场保安透露,早上8时就已经有人来到公司。下午14时左右,有登记出来的用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ofo方面表示,押金和余额将在登记后三天内退到支付宝。 但多数人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他们是这么说的,谁知道呢?”有用户表示。 就在当天晚间,ofo的口径似乎又变了:如有用户到公司现场进行登记,我们会将收集到的信息按时间先后顺序并入线上退押金序列中。这意味着,到总部登记和在线上提交申请,将没有区别。 押金,每名用户99元或199元不等的押金,成为了一根重如泰山的“稻草”,压在了ofo头上。 不止于此。 从11月中旬开始,ofo在全国多地分公司传出更换办公地点;另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至少有9家公司因合同纠纷将ofo告上法庭,涉及物流运输、房屋租赁、广告费用、拖欠货款等多种事由,部分案件已达成和解,尚有多起仍在审理之中。 2017年12月18日,ofo创始人戴威曾要求资本“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一年过去了,戴威在内部信中的口径已经变成“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留给ofo的时间还有多少? 数百人排队登记退押金 12月17日,澎湃新闻记者在ofo位于北京互联网金融中心的新总部看到,数百名ofo用户在公司排队退款,现场有保安和警察正在维持秩序。 据现场保安透露,早上8时就已经有人来到公司。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ofo的办公室位于该大厦的5层,工作人员在一楼设置了关卡,一次放约15人进入电梯,进程较缓慢。  下午14时左右,有登记出来的用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ofo方面表示押金和余额将在登记后三天内退到支付宝。  “ofo押金正常可退,用户可在app端自行申请,0-15个工作日到账。对申请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逾期未退的用户进行了登记,并将重新核查,并无现场退押金的情况。”ofo方面表示。 尽管ofo一再强调押金正常可退,可其押金难退实际上已经持续了近两个月。 从10月底开始,ofo退押的周期由最初的秒退,延长至0-15个工作日。在ofo的官方微博下面,声讨“退押金”的留言也越来越多,少则几百条,多则数千条。 对于押金问题,ofo方面坚称,ofo退押金一切正常。“由于近期更新办公地址,ofo部分服务器需要进行短时迁移,致使退押金周期被暂时性延长,待相关工作陆续完成后,退押金周期将会恢复正常。” 但大量用户在网络上反映, 他们退押金的时间已经有一两个月。 可见的是,ofo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试图挽留用户。 11月底,有用户发现,在ofo申请退押金时,被系统提示称,可将押金转入互联网金融平台。网友发布的截图显示,ofo方面给出的解释是,99元押金用户可以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可将99元押金升级成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对此,ofo方面11月23日解释称,ofo与PPmoney之间属于正常的市场合作,用户在被充分告知授权内容后,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进行选择,并非强制捆绑。 12月4日,有媒体称,ofo退押金按钮已变成灰色,无法点击。ofo对此回应,退押金按钮灰色是正常状态,是正常的挽留用户设置,不存在不能点击的情况。 战线收缩 ofo面临的窘境不止押金。从11月中旬开始,又先后传出ofo在郑州、杭州、南京的办公室都已“人去楼空”。ofo方面表示,这些办公室于两三个月前就已搬空,目前员工在新的办公地点办公。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最早传出ofo人去楼空是在9月底,当时有报道称,ofo在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内的办公地点已经搬空。对此,ofo方面解释称,是因为10层和11层租期到了,搬到了其他楼层。此后,ofo又于11月将总部搬到了步行距离15分钟的互联网金融中心。 有ofo内部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此前我们的办公地点都是在相对比较中心,比较贵的地方, 现在公司也在提降本增效,所以部分城市都有搬离原办公地点的情况。” 与此同时,也有用户反映大街上ofo的车越来越少。 澎湃新闻记者在上海市区内走访发现,相较于2017年高峰期时满大街都是共享单车的情况,市区内的共享单车整体都有明显减少,但ofo则更明显。 针对目前各地都出现ofo车越来越少的现象, 一名刚从ofo某一线城市分公司离职的员工透露,首先各地都在控制总量,比如,西安的共享单车总量从高峰时的70万辆降到了现在的50万辆;上海高峰时期有120万辆,现在估计在八九十万辆左右。 “共享单车投放出去,就像撒出去一把珠子,用户都是往郊区方向骑行,所以要保证市区随时有车,就需要运维这双无形的手把车子归拢起来,但ofo现在运维少了, 所以大家在市中心看到的车就越来越少了。”该ofo离职员工透露,还有很多车子自然损耗,以及各地扣押,大家看到的所谓的共享单车“坟场”都会导致车越来越少。 “目前我们运维的确少了很多。”上述员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ofo现在的情况公众都已经很了解了,是比较困难,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这一部分支出当然要砍掉不少。还有一个原因,冬天来了,共享单车骑行人数骤降,运维人数也得减少。” 海外战线的收缩早已启动。 可查资料显示,从7月开始,ofo已经从印度、以色列、中东、澳大利亚、德国、美国、西班牙、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撤出或暂停业务。 对此,ofo方面回应称,“海外战略目前的重心是深耕重点市场,并探索实现商业价值。我们根据各地市场的具体情况,制定不同的发展方案。对于ofo的非重点海外市场,我们将会展开妥善的调整计划,将影响降到最小。” 迟到的融资 今年以来,关于ofo的负面新闻几乎每半个月就会传一次。 先是ofo将被滴滴收购的消息频频出现。8月22日,有网络媒体报道称,ofo最终“卖身”滴滴的协议已经达成,公司作价20亿美元左右。事后,滴滴不予置评,ofo方面出面辟谣。 但在9月5日,又传出ofo将完成E2-2轮融资,融资数额达数亿美元,由蚂蚁金服领投,滴滴跟投。对于该消息,各方反应都非常暧昧,ofo、滴滴、蚂蚁金服均表示不予置评。 9月11日,有消息称,近期ofo再次收到了一笔来自于阿里的借款,数额接近6000万元左右,这笔钱和融资无关。对此,ofo方面表示该消息为“不实信息”。阿里内部人士也对澎湃新闻记者回应称,该消息为假消息,没有借钱这回事。 尽管ofo阿里双双否认,同日,又有消息称,每月10日是ofo的发薪日,为顺利渡过发薪难关,ofo向阿里方面发起一笔紧急借款,由于最大股东方且握有一票否决权的滴滴迟迟不表态,直到9月10日最后一刻这笔借款也未能成功到账。对此,滴滴、ofo均出面否认。 没有新资金,ofo与供应商的矛盾也开始暴露。 近日公开披露的裁判文书显示,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的合同纠纷案于8月15日下发判决书,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东峡大通方面支付嘉里大通服务费811.19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8.6万元;9月初,因“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将东峡大通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8月底,凤凰自行车因与东峡大通买卖合同纠纷,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人民币 6815.11万元;在此之前,ofo还曾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遭到武汉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起诉,根据今年7月24号做出的裁判显示,法院冻结了东峡大通在北京某银行的112.9万元存款,冻结期限为1年。 10月22日,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看到,陈正江已经替代ofo创始人戴威,成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系ofo小黄车的中国区运营主体 对于这一调整,ofo解释称,此举是为简化办公流程、提升工作效率。ofo强调,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仅是ofo内部正常的人事变动,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为戴威,不存在某些媒体所解读的“让位”一说。 错失合并 由盛转衰,ofo用了一年的时间。 2017年的10月3日,有报道称,摩拜和ofo投资者正在推动这两家最大共享单车企业合并,从而结束两家之间代价昂贵的竞争关系,并且创建一个单一的占据主导地位的服务公司。两家公司合并后估值可能超过40亿美元。 此时,摩拜和ofo两家公司在国内投放的车辆分别为700万和1000万辆。 彼时,ofo 方面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不知情,我们也是通过网络才看到这个消息的。” 摩拜方面回应称,“摩拜单车将继续专注于用户体验和全球拓展,不考虑合并。” 一个月后的11月23日晚,有报道称,滴滴在当年7月份向ofo派驻的执行总裁及CFO等高管已经“开始休假”。这也在事后被认为是ofo与资方出现裂痕的标志性事件。 也正是在11月底,两家单车企业资金告紧,已经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的消息传出,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对此,两家公司紧急辟谣。 2017年12月18日,戴威在某论坛上谈到关于跟摩拜合不合并的问题时表示,“我们也非常感谢资本,因为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但是我也想说,我觉得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 戴威这段讲话被认为是公开表态将独立发展,让人感概的是,这距离今天用户上门登记退押金,正好过去一年。 此后,ofo的形势越来越不乐观。 进入2018年的1月12日,有网络媒体报道称,ofo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元人民币,若按照ofo每月4亿-5亿元的人员工资和运维等支出、以及持续流出的押金计算,ofo手上的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对此,ofo方面回应称,ofo订单量稳定,资金流非常健康,报道中所谓订单量下滑、资金紧张的说法,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谣言。 3月13日,ofo终于宣布完成E2-1轮融资8.66亿美元。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再次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这笔投资,就包含了此前抵押的部分。 此后,ofo最早的投资人之一、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公开场合表示,“很多事情我觉得事后看还是非常明朗,从现在看共享单车,去年年底可能是惟一的合并机会,不管是对于ofo还是摩拜,如果这两个公司去年合并,这个市场估值还会有两三倍的空间。” “为什么一开始这么多钱砸了共享单车,因为一开始市场非常好。但到去年的时候,这个市场已经明显饱和,头部城市饱和度非常明显,摩拜数字公开,一辆车每天才骑行1点几次,就算一块钱一单,每天收一块钱,每天靠租金基本上不可以赚钱。”朱啸虎透露,这个时候觉得这家公司都已经看到天花板了。 朱啸虎还首次公开承认已清空ofo股份,“当然创始人有自己的选择,投资人也要尊重创始人的选择,你要这样继续下去,我们只能把股份卖给战略投资人。我们是财务投资人,战略投资人诉求跟我们不一样。” ofo的求生欲 4月4日,美团创始人王兴以一封内部信,正式宣布了对摩拜收购战的完结。 这让ofo陷入被动,错过与摩拜的合并,ofo是被滴滴或者阿里收购还是继续保持独立发展? 4月24日,有报道称,滴滴正在推进收购ofo的谈判。另有消息人士透露,“如果一切如滴滴所愿,收购消息将在6月前后官宣。” 对此,ofo方面回应称,该消息并不属实,“ofo将在众多投资方支持下,保持长期独立发展。” 此后ofo与滴滴、阿里三方博弈的传闻就没有间断过,从最初的一个月一次,发展为后期的一个星期一次。 但ofo更愿意展示的是,独立发展的决心。 5月15日,《南华早报》报道称,ofo举行了一场内部会议。会上,戴威表示,公司目前的状况堪比电影《至暗时刻》中丘吉尔和二战时英国的处境。在影片中,二战时期的英国首相丘吉尔反对绥靖政策,力图与纳粹抗衡。他牺牲了部分英国军队,为英国和其他盟军大部队撤离敦克尔克争取了时间。 “如果你们不想战斗到底,现在就可以离开。但ofo未来依旧会保持独立运营。ofo的五位创始人将各自拥有公司九人董事会中的一席。”戴威对与会人员如是说。 有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戴威在此次内部会议上,还发起了一项名为“胜利”的计划,其目标是让ofo的利润达到1元人民币。该计划借用了丘吉尔的标志性手势“V”,意指获得胜利。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此次内部会议后,先是传出戴威拒绝了滴滴的收购要约,此后,ofo便推出了一系列商业化举措。 “公司还能撑多久?”这是连ofo自己员工也没底的问题。 11月14日,戴威现身ofo全员大会,这个会议此前一个月开一次,而近几个月已经暂停。 在提问环节,关于公司会不会被收购、会不会破产,是员工提出的第一个问题。 “戴威说什么都有可能,ofo被收购、合并都有可能,但破产重组是不可能的。”有员工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戴威并未解释为何ofo不会破产。 “也有人反映押金难退、用户流失,戴威承认现在退押金流程变得更加复杂了,但他同时表态押金是可以退的,只是周期变长了。”该员工说,戴威透露公司资金状况比之前好多,但还是比较困难。 戴威还提到了降本增效。“他说他比较后悔,觉得降本增效做晚了,应该今年年初就做,当时觉得后面情况不会这么糟,还是对自己有信心,所以没有在人员等方面做太多变动。”该员工回忆,戴威说现在反过来复盘,如果那时候进行降本增效,如今情况或许会更好一些。 “他在讲话中说,三四个月前他其实很灰心的,觉得好像不行了,但还是挺过来了。”上述员工说。 11月28日,戴威发布内部信表示,“所谓危机,就是危险和机遇的并存,只有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真正让我们破釜沉舟、向死而生。当你认为它是危险,那么危险已经来临,当你认为它是机遇,那么机遇即将到来!” 不知这次ofo是否还会有转机。[详情]

澎湃新闻 | 2018年12月17日 07:37
ofo现场加速退押金延长至今晚10时
ofo现场加速退押金延长至今晚10时

  ofo现场加速退押金延长至今晚10时 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 李少婷    实习记者 韩阳  排队现场  每经记者 李少婷 摄 今日,大量用户到ofo总部现场排队退押金,原本现场处理工作晚间6点结束,但由于现场用户较多,工作时间延长至晚间10点。 针对现场办理退押金相关情况,ofo官方披露声明称,提交线上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后台系统会根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相关信息审核与收集,核实完毕后用户将进入退押金序列,ofo将按顺序退款;如有用户到公司现场进行登记,我们会将收集相关信息按时间先后顺序并入线上退押金序列中;如有线下登记的用户此前已经发起退款申请,则按此前的队列时间信息为准。 ofo坦承,用户基数大,存在退押金申请激增的可能。值得注意的是,该声明推送时间不足10分钟,阅读量已超10万。 ofo公关总监在朋友圈表示,现场退押与线上无异,推荐线上申请。 这意味着,加速退款的机会将在今天结束。12月17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ofo总部退押金现场了解到,现场退押金人数远超百人。有用户表示,其在网上等了一个月未能退出押金,而现场人工办理承诺3天可退,“服务态度挺好”。[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8年12月17日 04:53
直击ofo总部讨债现场 来自创新“神话”的警钟
直击ofo总部讨债现场 来自创新“神话”的警钟

  ofo还钱!直击北京总部讨债现场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公众号 ofo是时候直面这个问题了。就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就从今天起小黄车退押难的事件持续发酵,在今天终于到达了一个顶峰。 12月17日,ofo总部所在的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聚集大量用户前来办理退押,现场排起长龙。周刊君现场看到,ofo位于大楼五层,但前来“讨债”的队伍还是从大楼内一直蔓延到了街道上。前来维护秩序的安保和警方人士多达数十名,附近还停靠有多辆警车。 小黄车原本是付押骑行收费的模式。从10月份开始,有不少ofo用户发现办理退押时并不顺畅。等待的时间由最初承诺的5天逐渐延长至10天,15天,这引发了用户的担忧。此前已有倒闭的单车企业,出现无法兑付押金的现象,致使用户承受损失。 一位道路协管员告诉周刊君,今天早上9点陆陆续续有人开始排队,警察也随后赶到,因此整个现场还比较有序。 时近冬至时节,北京室外的温度已降至零下,手机软件上的天气预报显示,今天最低气温为-5℃。周刊君下午赶到这里时,看到寒风中不断有新的人员前来排队,目测多达数百人。 “小黄车没有金主了,要倒了吧?!”一位30出头的河北男士语气略带调侃,据他最初在微博上看到相关消息到赶赴现场,前后不到1小时。 “我骑小蓝车过来的。”一名排队的女士特意在小蓝车上加重了语气,透露出对ofo的不满。 队伍行进缓慢,进入互联网金融中心,大概需要两个小时。 周刊君观察到,在长长的队伍中,主要以中老年用户居多。“年轻人哪有时间,我是替我女儿/儿子来的。”不止一位老人这样告诉周刊君。家住北京卢沟桥附近的王阿姨说,自己看到网上的消息,立马取了儿子的身份证就来了。 互联网金融中心内部长队 等待上楼队伍中比较靠前的一位用户称,他“从早上10点钟到现在,已经等了近4个小时。”言语中,透露出些许无奈。 现场值守的一位民警表示,主动出警主要是为了维护现场秩序。 漫长排队过后才能上楼,但仍有用户为了抢一步在前,在电梯里打闹 周刊君找到了多名已经办理过相关手续的用户,相比楼下焦灼的情绪,他们表情上略显稳定。据他们告知,办理流程是用户需要首先在APP内发起退押申请,15个工作日后未收到退款的,现场登记个人身份证或支付宝账号,3个工作日内关注退款到账。 也就是说,用户在APP等待无望后转到现场,依旧得不到肯定的答复。现场排队的用户斥责:这更像是ofo面临危情的缓兵之计。 因为ofo营业时间只到晚上6点,现场聚集的人数规模已经很大,有民警主动劝阻新增到队尾的用户“明天再来吧,今天排不到了。” 多名等待已久的用户对此更为不满,转而投诉。“为什么都欠我们钱了,还要我们等着这么久?” 一位ofo公司的工作人员在协同警察维持秩序,对一些用户的退押诉求也表现得很客气“您需要到楼下排队再登记,押金肯定会退给您。” 有消息说,ofo可能在近期就会搬离目前的办公地。这距离他们搬入也才近一个月。不过,当周刊君表明来意沟通采访后,对方并没有接受。 虽然天色渐暗,但还不断有更多用户赶来,过路的行人也在试探询问。在官方未做清晰声明的情况下,很多用户抱着“过来试试看”的心态前来。 善待用户是企业的生存之道。如果对用户不真诚,做不到一视同仁,只会被广大用户抛弃。押金难退,相当于撕毁了契约,对用户造成了难以预估的伤害。如此一来,还能赢得用户信任吗? 没有哪家企业在发展征程中始终一帆风顺。有问题不可怕,怕的是回避问题、推三阻四,毫无诚心解决问题。 另一方面,这也为众多的创新“神话”敲响了警钟。没有实际盈利模式,不尊重市场规律,终将会受到市场惩罚。 ofo是时候直面这个问题了,就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就从今天起。 [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8年12月17日 04:43
ofo:现场退押金与线上无异,将按申请顺序退款
ofo:现场退押金与线上无异,将按申请顺序退款

   36氪讯,ofo称,自2018年12月18日起,凡在app内提交线上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后台系统会根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相关信息审核与收集,核实完毕后用户将进入退押金序列,ofo将按顺序退款;如有用户到公司现场进行登记,ofo会将收集到的相关信息按时间先后顺序并入线上退押金序列中; 如有线下登记的用户此前已经发起退款申请,则按此前的队列时间信息为准。 [详情]

凤凰网 | 2018年12月17日 04:06
ofo回应“总部被围”:确有少量人 现场不可退押
ofo回应“总部被围”:确有少量人 现场不可退押

   资料图:ofo运维人员在执行作业。中新网 吴涛 摄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17日电(记者 吴涛)17日晚间,ofo对网络上“用户聚集到ofo北京总部退押金”的消息回应称,“近期,确实有少量用户到ofo总部办公室申请退押金。我们对申请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逾期未退的用户进行了登记,并将重新核查。” 近期,ofo押金难退的事情进一步发酵。先是有媒体报道,部分用户去ofo总部要押金了,线下可顺利退出押金。17日,有网友称,大量的人聚集到ofo北京总部,也就是中关村互联网中心,通往ofo的电梯被堵得水泄不通,很多人在排队,有些人还自备了面包和水。 “并无现场退押金的情况。”ofo称,押金正常可退,用户可在app端自行申请,0-15个工作日到账。如果用户遇到退款异常问题,为了节省用户时间,建议联系在线客服和拨打电话客服(4000507507),客服会根据申请顺序处理,请大家耐心等待。(完)  [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8年12月17日 04:02
ofo总部退押金用户:只是在现场做登记 未退押金
ofo总部退押金用户:只是在现场做登记 未退押金

  原标题:ofo总部退押金用户:只是在现场做登记 未退押金 新京报快讯(记者 薛星星)12月17日14时许,多名在ofo北京总部登记完的用户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场并不能立即退还押金,仅仅只是登记用户信息,包括姓名、手机号、身份证号、支付宝账号等,ofo公司的办公人员称登记后押金会在3个工作日内退还。此外,用户账户余额可立即退还。 此前,ofo对外回应称,ofo并无现场退押金情况,线下与线上退押金并无区别。  [详情]

新京报 | 2018年12月17日 02:40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