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网易为粗暴裁员致歉 企业仍需“吴起吮疽”温情
网易为粗暴裁员致歉 企业仍需“吴起吮疽”温情

  原标题:网易为粗暴裁员致歉 企业仍需“吴起吮疽”温情 热点聚焦 现代企业作为盈利的主体,是否需要承担起类似为绝症员工“吴起吮疽”义务,这是否与股东利益最大化相悖离?这恐怕才是最值得思考的事情。 11月24日,一篇《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的网文刷屏。作者称,自己是入职网易游戏5年的一名员工,在职期间遇到了一系列不公正待遇,包括绩效与个人实际工作情况不符;自己生病后,网易采用“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甚至被保安赶出公司”等各种方式让其离职,以避免进行N+1的离职赔偿。 目前网易已经公开道歉,笔者不想去讨论孰是孰非,这些最终由法律来厘清。不过该员工的遭遇让我想起“吴起吮疽”的典故:起之为将,与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亲裹赢粮,与士卒分劳苦。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卒母闻而哭之。人曰:“子卒也,而将军自吮其疽,何哭为?”母曰:“非然也。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旋踵,遂死于敌。吴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 现代企业作为盈利的主体,是否需要承担类似为绝症员工“吮疽”义务,这是否与股东利益最大化相悖离?这恐怕才是最值得思考的事情,也是争议的焦点所在。 近年来,我们的企业总是并希望团队成员狼性,对所谓的狼性,多数人解读为是一种带有野性的拼搏精神,是对工作、对事业的“贪性”,永无止境地去拼搏、探索。但在过多强调进取精神的同时,我们好像忘记了狼性文化缺少了那么一点亲切和温情。我认为,可能我们在对目标的追求上走得太急了。我们只是看到狼性的捕猎凶猛,实际上狼对群体关爱程度是最高的动物。 狼群不仅胜在进取、更胜在团结。其实最简单的薪酬激励就是一种对员工的关注,企业通过支付给员工比市场保留工资高得多的工资,促使员工努力工作。效率工资理论认为,工资和效率的双向作用机制,即生产率高的工人理应得到高工资,工资依赖于工人的生产率,而另一方面工人的生产率也依赖于工资,工人的行为常受到工资的影响,例如,工资的高低可以影响工人的辞职率、工作士气和对雇主的忠诚等。 关注员工的基础上要求进取才是狼性文化完整的体现。用效率工资理论中的“礼物”一说来解释就是,企业用带有温情的“礼物”向员工交换忠诚、责任,员工自会向股东回报更高效率、更好效益。幸运的是,我们看到,有不少企业在关爱员工方面有了更进一步的行动。 给予“礼物”是否违背了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呢?笔者认为,让利给员工从而稀释利润是必然,但并不代表与整体利益背道而驰,“礼物”增加了员工的归属感和责任感,对于企业长期发展是大有裨益。并且,“礼物”增加的成本与其长久的发展之利相比微乎其微。 随着社会的发展,企业价值已经不单单表现为利润的增长。利益相关者理论认为企业的经营管理活动是建立在各个利益相关者的相互作用结果之上,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依赖于企业对各利益相关者利益要求的回应的质量,而并非单单取决于股东,企业追求的是利益相关者的整体利益,而不仅仅是单一主体的利益,所以,企业对于社会伦理的遵从,特别是对弱势群体的照顾也成为了企业价值的一种表现形式。 马云说过永远不要跟员工玩套路,你怎么对员工,员工就怎么对你。居将军高位为士卒吮疽,士卒如何能不为之奋勇杀敌呢? □盘和林(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11月25日 08:29
新一批进口游戏版号下发 腾讯、网易、爱奇艺在列
新一批进口游戏版号下发 腾讯、网易、爱奇艺在列

  新浪科技讯 11月25日晚间消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方信息显示,新一批进口游戏版号名单更新,共有18款游戏获批。 其中,腾讯的《火影忍者:忍者新世代》《电击文库:零境交错》、网易的《流星群侠传》《战舰世界闪击战》、爱奇艺的《虚拟农场18》和B站《一血万杰》等游戏获得版号。 [详情]

新浪科技 | 2019年11月25日 03:09
“暴力裁员”事件背后的网易游戏还好吗?
“暴力裁员”事件背后的网易游戏还好吗?

  “暴力裁员”事件背后的网易游戏还好吗?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张燕 | 北京报道 11月23日晚,一篇在“你的游戏我的心”微信公号上发表的名为《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的文章把网易拉进了舆论漩涡。 该文作者称曾在网易任游戏策划,在患病后与网易展开了长达数月关于离职的交涉,并称,在此期间,自己遭遇了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和暴力裁员手段。 11月24日晚间,网易就 “暴力裁员”事件回应称正在进行核实。25日上午,网易发布声明承认,相关人员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等诸多不妥行为,并向当事人道歉,表示“愿意为这位前同事提供一切可行的援助”。网易方面在声明中透露,经复核,当事人绩效确不合格。 裁员风声甚嚣尘上 “暴力裁员”事件背后,是今年以来屡屡传出的网易裁员消息。 在“你的游戏我的心”微信公号中,一篇发布于10月20日,名为《被裁网易员工的发声》的文章中,列出了一些“被裁网易员工的发声”。 自今年年中起,网易不时传出裁员的传闻。 今年7月的一篇报道称,“网易传媒正进行变相裁员,涉及员工或近2000人”。随后网易发布声明作出回应,称相关媒体在没有和网易传媒集团进行任何官方核实的情况下,仅凭所谓“一位老员工”的话,便撰写出一篇新闻;而在网易考拉将被阿里巴巴收购的消息传出后,有关网易考拉员工将被大规模裁员的消息再度甚嚣尘上;10月,再度传出网易将解聘约55% “网易有道”员工,来为其上市做准备的消息。 面对屡屡传出的裁员消息,在11月21日召开的网易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网易CFO杨昭烜称之为“谣言”,“总体来说,截止到第三季度末,尤其是伴随着夏季招聘季的结束,相对于上一季度末和去年年底,我们的员工数略有上升。我认为,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据,以让那些关于网易在大幅减员的谣言不攻自破。” 主业游戏增速乏力 无论网易是否在大幅裁员,从近两年的财报来看,网易确实面临着增长放缓的压力,即便是最为赚钱的游戏业务,同样面临着增长速度持续下跌的挑战。 此次“暴力裁员”事件中的前员工,此前正任职网易游戏。 就在几天前,网易刚刚发布了业务重整之后的首份财报。2019年第三季度,网易净收入共计146.4亿元,同比增长11.2%,环比增长1.2%。其中,网易在线游戏业务收入为115.35亿元,同比增长11.5%,占总营收的78.8%。 翻查近一年来的财报可见,作为网易的营收支柱,网易在线游戏的业绩增长显然有些力不从心。2018年Q4,在线游戏业务同比增速为37.7%,2019年Q1同比增速为35.3%,2019年Q2同比增速为13.6%,而最新公布的Q3财报显示,其同比增速已经降到了11.5%。 在线游戏业绩增长乏力对网易的影响显而易见。2018年Q4,网易的营收增速约35%,此后便一路下滑,2019年Q3的增速已经降到了11.2%。 网易在线游戏业绩增速下滑,离不开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受版号停批影响,国内游戏产业整体不景气的大环境影响。尽管今年上半年随着版号放开,整个产业迎来复苏,但是增速明显下滑。 GameLook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国内游戏产业的用户规模同比增速由一季度的1.7%降至三季度的1.0%,天花板效应正在逐渐显现。 面对游戏产业的不确定性,与网易一直分庭抗礼的腾讯已经在逐渐转型来减轻对游戏业务的依赖,游戏收入占比从50%一路降到了29%。但反观网易,在线游戏仍然是其业务的基石。 即使在游戏业务上,网易也面临着“青黄不接”的现状。伽马数据发布的《2019年7月移动游戏报告》显示,在游戏流水测算榜TOP 10中,网易旗下只有梦幻西游、大话西游这两款经典IP游戏。而在新游流水测算榜TOP 5中,没有任何网易游戏的身影。 网易明显也感到了压力。据网易此前公布的消息,接下来将重磅推出多款游戏,包括《梦幻西游三维版》、《阴阳师:百闻牌》、《漫威超级战争》、《阴阳师:妖怪屋》和《哈利波特:魔法觉醒》,其中,《梦幻西游》、《阴阳师》都是网易曾经成功打造的游戏IP,而漫威和哈利波特无疑会带来巨大的粉丝效应,这也侧面说明了网易想要打造下一个游戏爆款的雄心。 与此同时,网易也在继续积极布局海外游戏业务。“在诸多业务板块中,在线游戏业务一直是我们的重中之重。” 11月21日的电话会议中,丁磊进一步表示,未来仍会聚焦于在线游戏的全球化发展,并致力于在教育、音乐和电商等其他领域创造更多价值。”[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11月25日 03:02
网易内部说明“暴力裁员”:对我们的一次警醒
网易内部说明“暴力裁员”:对我们的一次警醒

  11月25日早间,网易(Nasdaq: NTES)对“暴力裁员”事件作出回应,称“这次事件是对我们的一次警醒,网易将重新审视自己”。 当天,网易内部就此次暴力裁员事件作梳理,在内部说明中,披露了更多细节。 在内部说明中,网易表示,近日关于网易游戏前员工发文反映的离职遭遇一事,引发巨大讨论。此事至此,已非简单的网易与某个员工的纠纷。因此我们成立了专项事件调查小组,力图将事件复原,以给当事人、社会各界以及网易员工一个交代。在内部说明中,网易梳理了此次裁员风波的时间线。 稍早前,一篇名为《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的文章被广泛转发。文章表示,自己是网易游戏的员工,在职期间遇到了一系列不公正待遇,包括认为绩效与个人实际工作情况不符,在其生病后,网易采用各种方式希望其离职,避免进行N+1的离职赔偿,其间遇到了“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甚至被保安赶出公司”。 网易在内部说明中指出,此事件处理过程长达8个月,涉及员工本人、员工父母、员工主管、HR、劳动仲裁等多方交涉,及法律、法规和公司管理章程等的交错,又夹杂诸多沟通中的谅解误解、妥协坚持、好心错事……错综复杂。接下来,网易将继续尝试和当事人进行积极有效的沟通,推进事件妥善处理。 从网易的内部说明来看,9月17日,该员工向浙江杭州劳动仲裁委提起劳动仲裁(案号为浙杭劳人仲案(2019)445号),请求共计24万元的经济补偿金。 11月13日,该员工重提仲裁申请,并将仲裁请求并更为要求公司支付其616929.39元的赔偿,本案将于12月11日于杭州劳仲委开庭。 网易公司 IC 资料图 以下为网易内部说明全文: 近日关于网易游戏前员工发文反映的离职遭遇一事,引发巨大讨论。此事至此,已非简单的网易与某个员工的纠纷。因此我们成立了专项事件调查小组,力图将事件复原,以给当事人、社会各界以及网易员工一个交代。以下为事情的基本梳理: (一)2019年3月底。网易游戏天下事业部在进行2018年下半年绩效沟通时,告知员工J此次绩效其考核结果为D,其18年上半年绩效为C。根据此结果,其主管和HR确认其工作能力已不能胜任当前工作,遂作出将与之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并提出可给予其1个月时间作为缓冲期。注:根据网易缋效评估制度,员工缋效为C及以下时,需做绩效改进;连续两次,可做辞退处理;员工有权针对绩效考核结果发起申诉。 (二)4月10日一4月23曰。HR先后与J进行了四轮沟通,沟通内容为解除与其劳动合同的相关事宜和补偿方案,双方未达成一致。 (三)4月22曰。J以邮件方式就其2018年下半年绩效结果发起申诉。 (四)绩效发展组收到申诉后,在约定时间里,邀请J、其主管及相关HR展开三方会谈,就其工作量和工作质量等问题进行了沟通。其主管认为,J在工作量和工作质量等方面存在问题。同时在2018年期间,其参与的任务中,有3个在工作质量和设计能力存在明显缺陷。网易游戏绩效发展组根据以上事实认为,J在2018下半年绩效考核期间,整体表现未能达到部门考核要求。此次复核经过HR部门的进一步审核后,于5月13曰14时16分,通过邮件方式告知J,对其2018下半年的绩效维持原评定结果:D(不及格)的判定。 (五)5月13曰20时56分。HR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向J发送了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文件。 (六)5月15曰。J通过公司OA系统,补交了自5月13日至6月13日的病假申请。这是公司首次知晓其患病具体情况。同时通过其在系统中提交的材料得知,其于5月13曰15时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住院治疗。 (七)5月中旬,在J住院期间。HR通过电话与J沟通,询问病情和邮寄解除合同的地址。期间网易HR表现失礼失态,双方未达成有效沟通。 (八)其后直至8月18曰。J—直通过公司OA提交其病假申请,所有申请其主管与HR均予以批准。HR多次尝试与之联系和沟通,未果。 (九)8月18日22时左右。J通过邮件方式,向网易数名高管提起期望留在网易的诉求。 (十)8月19日。J结束病假返回公司,网易HR与其做当面沟通。主要沟通内容为了解其详细病情和诉求。J提出了希望公司不要开除他的诉求。 (十一)之后的时间里,J在公司内已无实际工作内容。公司建议团队员工关注其身体及心理状况,以防意外。此举并非(也无必要和实际意义)所谓的监视。 (十二)9月3曰。公司HR为其作出赔偿及关怀方案:在N+1补偿方案的基础上,公司将在其离职后,继续额外每月无条件提供等同于其月基本工资的关怀金,直到一年后原劳动合同到期;并与其约定回复时间为9月6曰。 (十三)9月6日11时。J再次通过OA系统提交病假申请,其主管予以批准,但在约定时间,并未获得其关于赔偿方案的答复。 (十四)9月9日。HR与J进行了新一轮的当面沟通。J表示不接受赔偿方案。HR宣布启动与其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并当面递交单方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在劝说J自行整理相关个人物品被拒后,公司保安开始回收其电脑等公司财产。其间双方未发生冲突,也未有肢体接触等情况的发生。当天中午,J由其父母陪同离开公司。 (十五)9月10曰。因单方解除与J的劳动合同关系,HR申请了N+1赔偿的请款。 (十六)9月17日。J向浙江杭州劳动仲裁委提起劳动仲裁(案号为浙杭劳人仲案(2019)445号),请求共计24万元的经济补偿金。 (十七)9月19日。网易向J银行账户一次性支付了N+1的赔偿。 (十八)10月22日。J撤销案号为浙杭劳人仲案(2019)445号的劳动仲裁申请。 (十九)10月29曰。J要求网易游戏为其提供离职证明。网易游戏于10月30曰14时,当面为其提交离职证明。 (二十)11月1日。J父亲至网易游戏,为其申请失业金补助公章。网易游戏于11月6日14时,将加盖公司公章的失业金申请单当面交绐J。 (二十一)11月13曰。J重提仲裁申请,并将仲裁请求并更为要求公司支付其616929.39元的赔偿,本案将于12月11日于杭州劳仲委开庭。 (二十二)11月14曰。J向网易索要工资单。网易公司随后为之提供工资单。 以上,为这个事件的基本情况。针对该人员的病情,我们十分关心,根据后期其提供的病历资料,HR多次主动向其了解病情进展,希望提供治疗方面的帮助,同时在不透露员工信息的情况下,针对该病情的治疗方案,积极向医疗专家咨询,了解到根据目前的医疗水平,病情可以通过药物控制,需要患者积极配合治疗,我们也非常希望尽全力为其提供治疗方面的帮助和支持。 必须说明的是,此事件处理过程长达8个月,涉及员工本人、员工父母、员工主管、HR、劳动仲裁等多方交涉,及法律、法规和公司管理章程等的交错,又夹杂诸多沟通中的谅解误解、妥协坚持、好心错事……错综复杂。特别是在事已至此的关注度下,任何细微的私心和瑕疵都将被放大展示,因此我们的叙述,尽可能地放弃情绪和立场,以供大家自行审阅。网易一直都尊重每一位员工的付出和奉献,并且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履行企业职责。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尝试和当事人进行积极有效的沟通,推进事件妥善处理。 [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11月25日 01:24
视频|网易内部说明再回应"暴力裁员":员工索赔61万
视频|网易内部说明再回应

  原标题:网易内部说明再度回应“暴力裁员”:员工索赔61万 11月25日,针对“暴力裁员”事件,网易发布内部说明,称整个事件处理过程长达8个月,员工二度提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61.69万元,否认对员工进行监视,称员工离开公司时没有发生肢体接触。根据网易展示的时间线,公司在提出解除劳动合同之后,首次知晓员工患病具体情况,9月向员工银行账户一次性支付N+1赔偿。截至发稿,公号“你的游戏我的心”爆料员工尚未针对网易内部说明进行回应。[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11月25日 01:12
澎湃新闻:网易道歉了 但别避重就轻
澎湃新闻:网易道歉了 但别避重就轻

  网易道歉了,但别避重就轻 澎湃特约评论员 余寒 11月24日,一篇《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的网文刷屏。作者称,自己是入职网易游戏5年的一名员工,在职期间遇到了一系列不公正待遇,包括绩效与个人实际工作情况不符;自己生病后,网易采用“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甚至被保安赶出公司”等各种方式让其离职,以避免进行N+1的离职赔偿。  不少看过文章的人,难掩对网易的愤怒,和对作者的同情。如果网文属实,网易作为一个头部互联网公司,对待一位身患重病的老员工,如此绝情、势利、冷酷,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舆论面前,网易方面很快回应称,安排了专项小组,已经在进行了解核实。今天上午,即发布了回应。只是这份回应说服力并不够: 其一,将员工提交的工作表现证明,解释为“工作量排名”,称其不完全代表业绩,坚称该员工“绩效不合格”,但又不提供证据;其二,声称在9月19日给予了N+1的赔偿,但却丝毫不提裁员之初并未给予赔偿的控诉,以及员工经历了漫长抗争过程的事实;其三,对伪造证据、诬陷员工等控诉不提,反而大谈公司的商业保险和员工关怀制度,以示公司人性化,顾左右而言他。如此,网易唯一的错误,就只是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不妥行为”。说白了,是工作方式方法的瑕疵。 至此,事情已经陷入各说各话的境地。显然,这不利于真相的还原。劳动监察部门应当介入,给出权威定论,才能还各方公道,为公众释疑。 很现实地说,在竞争残酷的互联网行业,类似减轻赔偿成本的裁员手段,已经成了通行的潜规则。这种习以为常的潜规则背后,是劳动者权益保护极度孱弱的困境。它甚至让法理在握的员工,都失去了博弈的底气。 市场经济的确不是做慈善,对一家企业来说,面对经营困难等现实情况,在裁员的过程中,它有权利用尽各种手段去压缩成本,但底线是合法合规。但从网文的控诉来看,网易的裁员手段,已超过了边界。 比如在员工住院时,伪造早退证据;诬陷他发布反动内容,好找到解职的托辞;工资条故意不提供明细,刁难该员工……此外,根据该员工的讲述,网易还有违背《劳动法》的严重加班问题,更别说牵连家人、在住院卧病期间未必骚扰等不近人情的操作了。 当然,这些说法只是一面之词,“剧情”是否存在夸大,有没有关键细节被隐藏了,依旧存在疑问。不过从录音证据看,网易在“暴力裁员”过程中难逃违法违规的嫌疑。网易如果真要撇清嫌疑,就必须拿出更多实锤证据,而非在回应中玩文字游戏和公关套路。 值得一提的是,该员工所在的网易游戏,历来是网易最赚钱的部门,不久前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网络游戏服务净收入115.348亿元,占网易收入近八成。此事对各大互联网公司都是有力提醒,如果亮眼的财报数据和所谓的繁荣,是建立在透支员工健康和合法权益的基础上的,那么迟早有一天,它会为自己的“嗜血”付出代价。 [详情]

澎湃新闻 | 2019年11月25日 00:04
裁掉绝症员工? 网易致歉:简单粗暴不近人情
裁掉绝症员工? 网易致歉:简单粗暴不近人情

  【侨报综合报道】微信公众号“你的游戏我的心”24日发表《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一文,在社交网站上引起热议。 控诉者:被网易保安赶出公司 北京凤凰网25日报道,在热传的控诉文章中,当事人称:“我是网易的一名游戏策划。2014年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就进入网易工作。直到2018年底开始传出网易毁约应届生、年前最后一天裁员、威胁员工的消息时,仍不愿相信这是网易的所为,更想不到不久后我就会在身患绝症的情况下亲身经历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甚至被保安赶出公司。” 文中,控诉者称其查出患扩张型心肌炎后,被公司HR以一系列威胁和算计行为对待,如:被告知如果要拿N+1的离职补偿,会对下一份工作非常不利;被撤掉工位,踢出了工作群,被HR告知如果再不请年假,就会被算成旷工;考勤记录平白多出了4次早退记录;HR和HR总监变相威胁要让保安来清点其个人物品等。 网易回应:确实存在简单粗暴行为 上海观察者网报道,针对暴力裁员一事,网易公司25日官方回应称:“相关人员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等诸多不妥行为。对此,我们向这位前同事和他的家人,以及因此受到影响的同事和公众致歉。” “我们将继续尝试和他进行积极有效的沟通,推进事件妥善处理,也愿意为这位前同事提供一切可行的援助。”网易表示,“网易将重新审视自己,除了进一步优化内部人才发展机制、改善员工关怀体系外,还将建立对离职员工的沟通及关怀平台。” 网易裁员风波不断 北京凤凰网报道,今年以来,“网易裁员”这个词汇的热度似乎还要大过“网易养猪”(网易CEO丁磊早在10年前开始建造养猪场,在中国猪肉价格飙升前养殖过大量高端猪肉稳赚)。从2018年底开始,就传出网易毁约应届生、年前最后一天裁员、威胁员工的消息。 今年3月,有媒体报道称,网易裁员痛下狠心,校招、实习一个不留。此前不久,“网易裁2019年应届生”的消息还在脉脉上引起热议。据北京搜狐网消息,有网易员工在互联网上爆料,网易下岗涉及到大量子行业,杭州研究院也成为网易下岗最受打击的行业,一些网易前员工发帖吐槽自己被裁的经历。网易杭州研究院的一些员工发出消息说,这次网易的裁员用各种“手段”让员工离开。有网民戏言:再裁下去就真的只剩下一堆奢侈品——“猪”了。 网易的大量裁员,让人不禁质疑网易究竟怎么了?但从股价情况来看,目前,网易的股价仍在次高位,月线仍在上升通道之中,股票市值高达4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2800亿元(人民币,下同)。 网易公司21日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该公司净收入为146.4亿元,同比增加11.2%。但网易最王牌的业务,在线游戏第三季度净收入为115.35亿元,相较于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的114.33亿元和103.48亿元净收入,环比增长0.9%,同比增长11.5%,增速有些许放缓。(完)     (图片来源:上海观察者网)[详情]

侨报 | 2019年11月24日 23:34
《网易裁员》:一个公司能否抛弃身患重病的员工
《网易裁员》:一个公司能否抛弃身患重病的员工

  被裁员工身患“绝症”,还受到公司的步步紧逼,这样人道吗? 最近,一篇名为《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以下简称“网易裁员”)的文章在网络热传。该文作者称,自己是网易的一名游戏策划,“在身患‘绝症’的情况下亲身经历逼迫、算计、监视、陷害、威胁,甚至被保安赶出公司。” 文章很长,把很多人看得心里堵。作者所患的“扩张性心肌病”,据文献统计,1年病死率25%~58%, 10年病死率高达70%~92%,的确难治愈。借着一份同情,随手一个转发,也成了情感和情绪的一个小小出口。截至昨晚,原帖已经达到了“阅读量10万+”“点赞量10万+”的关注度。这也不得不使涉事企业出来回应。 ▲ 图片来自微博  网易回应了,但事实仍然不清 24日晚,网易公司公关部就此事做出回应称,公司从集团层面安排了专项小组,已经在进行了解核实。25日上午,网易发表声明称,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诸多行为,向相关前同事及家人道歉;但经复核,当事人绩效确不合格。 那么,事情是不是到此为止了?显然不是。 网易在声明中提到,当事人谢绝了网易在9月主动提出的“N+1”外的特殊关怀方案:在“N+1”补偿的基础上,在其离职后的12个月内,继续额外每月无条件提供等同于其月基本工资的关怀金。言外之意是,网易主动提出的补偿方案,比“N+1”还要良心。 然而,《网易裁员》一文则称,“主管和HR轮番找我谈话逼我,并且变相威胁说拿N+1的话会对我非常不利,句句都是以‘怕影响我找下一份工作’的角度劝我不要拿N+1。”双方信息一对比,就有了事实出入。究竟孰真孰假,公众或许各有判断,但仍需要权威的第三方来厘清是非。 按照《劳动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劳动者不能胜任工作,经过培训或者调整工作岗位,仍不能胜任工作的;用人单位方可解除劳动合同。 而从《网易裁员》作者的陈述看,自己虽然身患“绝症”,但并非不能胜任工作,而且拿出了一定的绩效证据;但是,目前该证据又被网易否定。所以,其实际绩效到底如何,也不能完全听信某一方,这个“皮球”就又踢向了第三方那里。 因此,我们期待双方进入劳动仲裁程序。 早在2006年,一家知名搜索引擎公司就曾在4个小时内,“遣散”了某部门运营总监外的30名员工。后有员工提起诉讼,当时的北京市劳动局仲裁该互联网公司恢复该员工工作,直到合同期满;且必须支付被裁员工“误工工资”。彼时,这家公司也是以“领导反映W绩效考核不合格”为解聘依据。 ▲ 图片来自微博 裁员潜规则并不罕见,破解之道仍是“站出来” 最近,在我的朋友圈里,有几位好友经历了或正在经历被裁员的过程,这种往往发生在“临近年关”的事情,已经成为一种现象。而将裁员置换成“主动申请离职”,也俨然成了一个潜规则。 不过,在我看来,这绝对不是制度的bug,一些企业只是利用了人性的弱点。 一般情况下,裁员都要补偿,这本身并没有错,旨在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也是社会保障的一部分。只是在实际执行当中,由于员工和企业之间,对法律规章的理解程度和应用能力不同,往往使得潜规则屡试不爽。 《网易裁员》一文作者也提到,自己在网上看了大量的被违规裁员的经验分享,才知晓了取证的重要性,尤其是录音。不然,回头对方完全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哪怕最后走仲裁程序或司法途径维权,都会显得很被动。 以往,很多员工选择接受并承受,问题也就得不到广泛的暴露和重视,现在既然有人“不配合”,恰恰为打破这种潜规则提供了一个突破口,或许可以成为改变的开始。 当然,《网易裁员》作者单方面提供的信息,未必全然真实,这就需要企业一方更加详实和诚恳的回应,需要第三方的调查干预。破解迷雾的,唯有真相的细节和痕迹。 其实,回头想想,单单是一个被裁员工的普通故事,是不可能引发公众如此强烈关注的。大家之所以围观,更多是因为被裁员工身患“绝症”,即使在此情形下,还受到了公司的步步紧逼,这其中透露出的悲凉与挣扎,尤为引人共情,引发“共鸣”。 我相信,一定有一些读者,从这篇文章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只是当时并没站出来,或者站了出来,声音并没有被听见和得到重视。现在,我们围观这一事件,并期待一个公正的结果,既是为真相助力,也是给自己安慰。 而唯有更多的人在遭遇不公后,勇敢地站出来,才是类似潜规则的破解之道。 □与归(媒体人)[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11月24日 23:12
网易回应身患绝症员工被暴力裁员:确有简单粗暴行为
网易回应身患绝症员工被暴力裁员:确有简单粗暴行为

  原标题:身患绝症的员工被暴力裁员?网易回应:确有简单粗暴行为,当事人绩效不合格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每经记者 张晓庆/摄) 近日,一篇题为《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的帖子在多个平台网站上刷屏流传。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这篇文章是个人微信公众号“你的游戏我的心”在11月23日晚间发布的。 发帖人自称,2014年从上海交大毕业,工作5年,是网易游戏策划的老员工。相关文章称,该员工因长期熬夜加班而身患重病,随后遭到公司主管、HR用降低绩效考核等方式“逼迫”该员工离职,并派保安拆电脑、搜查个人物品、强行驱赶。该文章还称,在其住院期间,该员工本人和父母都受到骚扰。 24日,这篇帖子在网上被广泛传播。 24日晚间,网易公司公关部做出回应称: 公司从集团层面安排了专项小组,已经在进行了解核实。核实情况需要一点时间,但可以明确的是:员工健康当前,公司所有的支持和关怀都不会因员工离职而终结。 而在25日上午,据腾讯深网等报道,网易公司针对暴力裁员事件发表声明称,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诸多行为,向相关前同事及家人道歉。 网易:向前同事和家人致歉 当事人绩效确不合格 关于文章中提到的绩效考核问题,网易在声明中表示文章展示的“业绩排名”,实际为工作量排名,不完全反映工作质量。经复核,其绩效确不合格。 网易称,这位前同事谢绝了公司在9月主动提出“N+1“外的特殊关怀方案:在“N+1”补偿的基础上,我们将在其离职后的12个月内,继续额外每月无条件提供等同于其月基本工资的关怀金。 网易声明全文如下: 一、今年3月底,这位前同事的主管因绩效原因向其提出解除劳动合同,文章展示的“业绩排名”,实际为工作量排名,不完全反映工作质量。经复核,其绩效确不合格。此时,该主管并没有充分尽责地了解其患病情况。 在他申请的3个月病假期间,公司按时发放了病假工资,并在今年9月19日,一次性给予其“N+1”的补偿,但反思我们的沟通和处理过程,相关人员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等诸多不妥行为。 对此,我们向这位前同事和他的家人,以及因此受到影响的同事和公众致歉——对不起,我们做错了。 二、在同事的身体健康面前,网易始终认为,无论能力素质如何、业绩贡献多少,我们帮助同事渡过难关的态度是一贯的。我们为每一位员工在“五险一金”外,购买了额外的商业保险,也减轻了这位前同事在职期间的治疗费用负担。 遗憾的是,这位前同事谢绝了我们在9月主动提出“N+1“外的特殊关怀方案: 在“N+1”补偿的基础上,我们将在其离职后的12个月内,继续额外每月无条件提供等同于其月基本工资的关怀金。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尝试和他进行积极有效的沟通,推进事件妥善处理,也愿意为这位前同事提供一切可行的援助。 三、人才是网易发展的基石,同事的健康、成长、发展,是网易最大的KPI。这次事件是对我们的一次警醒,网易将重新审视自己,除了进一步优化内部人才发展机制、改善员工关怀体系外,还将建立对离职员工的沟通及关怀平台,关注昔日战友的成长,分享公司发展的点滴。 前员工自述被“暴力裁员”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你的游戏我的心”总共发布了5篇文章,同时该ID也在知乎平台先后回答过6个问题,全部和网易裁员事件有关。 该员工称,在网易工作的5年里,除了某段时间经常在后半夜两三点钟下班,主管说第二天早上可以请病假晚到一会儿之外,请病假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去年年底感冒后,他开始头晕体虚,爬楼梯开始吃力,这才开始多次向主管和代理主管请病假就医。 今年1月底,该员工被确诊为扩张型心肌病,心脏扩大近一倍。 按照该员工的说法,期间他跟代理主管说了是心脏出了问题,但没有因病减少或耽误丝毫工作。今年三月底主管找他谈话,准备给他评D绩效,随后他在申诉过程当中遭遇各种威胁。 该员工贴出2018年11、12月业绩排名,均为组内第2名 该员工表示,随后他与网易展开了几个月的交涉,在此过程中受到了包括被强行挑刺、变相背锅、被早退、被诬陷、保安暴力驱逐等不公平待遇。并且其工位附近被安排了陌生人“监视”,并被威胁将出勤记录作“旷工”处理。 内部聊天记录 该员工表示,由于“疾病再加上主管和HR的一再威胁逼迫,压得他每天都透不过气来,每分每秒都处在要崩溃的边缘,最后终于撑不住住院了。”然而即使在住院期间,他和家人也遭到了刺激和威胁。 文章内容截图 该文章表示,HR总监带着几名保安威胁驱赶,并强行搜查个人物品。 该员工自述,自己在网易5年来加班有4000个小时,但最终只拿到了1天的加班工资。该员工表示,目前自己无房无车,未来还需要生活费医药费以及巨额的心脏移植费用,他非但不能赡养父母,还要指望父母借钱给自己治病。 网易裁员风波引热议,股价年内涨势强劲 此次事件让网易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但其实早在此前,网易已经传出过多次裁员风波。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今年2月底,据财经网等报道,网易在农历猪年前后进行了一次组织升级和调整。伴随着业务调整的还有一轮较大幅度的裁员,包括网易严选、农业品牌网易味央,以及教育产品等业务。 据腾讯深网报道,严选裁员比例接近30-40%;味央裁员接近50%,教育部门计划从300人裁至200人以下,公关部40%的裁员。 当时网易方面回应称,公司确实正在进行结构性优化,未来会更加聚焦,以便进一步提升创新能力和组织效率,充分发挥网易差异化优势,适应更长远的市场竞争。 今年年内网易股价走势 从股价看,从上一轮裁员风波爆发至今,网易股价从当时250美元下方涨到如今310.4美元的水平,今年年内累计涨幅高达34.8%。 美国时间11月22日(上一个交易日)网易股价还大涨5.44%,总市值达到401亿美元。股价上涨的主要原因在于网易发布的三季报表现稳健。 11月21日,网易公司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网易公司净收入为146.4亿元,同比增加11.2%;归属于网易公司股东的持续经营净利润为128.85亿元人民币;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持续经营净利润为47.3亿元,同比增长74%。 作为网易最王牌的业务,也是这次裁员事件涉及的在线游戏部门,依然是网易营收的绝对“主力”部门。 2019年第三季度网易的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15.35亿元,连续六个季度保持百亿以上营收,占总收入的78.8%。相较于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的 114.33 亿元和 103.48 亿元净收入,环比增长 0.9%,同比增长 11.5%。这意味着,网易的游戏业务虽然表现稳健,但增速也在放缓。 而针对今年来多次出现的裁员传闻,在网易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网易CFO杨昭烜也做出回应: “总体来说,截止到第三季度末,尤其是伴随着夏季招聘季的结束,相对于上一季度末和去年年底,我们的员工数略有上升。我认为,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据,以让那些关于网易在大幅减员的谣言不攻自破。” 截至目前,很多机构仍给予网易“增持”评级。 [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11月24日 21:52
网易就裁员风波再发声明 员工提请仲裁要求赔偿61万
网易就裁员风波再发声明 员工提请仲裁要求赔偿61万

  新浪财经11月25日消息,针对近期发酵的网易游戏前员工遭暴力裁员一事,网易在今日早间正式回应后,今日午间,又发布一封面向内部员工的内部说明,对事件的时间线进行了梳理。 网易在内部说明中表示,此事件处理过程长达8个月,涉及员工本人、员工父母、员工主管、HR 、劳动仲裁等多方交涉,及法律、法规和公司管理章程等的交错,又夹杂诸多沟通中的谅解误解、妥协坚持、好心错事。 网易还强调,网易一直都尊重每一位员工的付出和奉献,并且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履行企业职责。网易方面表示,接下来,将继续尝试和当事人进行积极有效的沟通,推进事件妥善处理。 目前,当事人已提起劳动仲裁,要求网易支付61万余元赔偿,本案将于12月11日于杭州劳仲委开庭。 以下为网易内部说明全文: 内部说明 近曰关于网易游戏前员工发文反映的离职遭遇一事,引发巨大讨论。此事至此,已非简单的网易与某个员工的纠纷。因此我们成立了专项事件调查小组,力图将事件复原,以给当事人、社会各界以及网易员工一个交代。以下为事情的基本梳理: (一)2019年3月底。网易游戏天下事业部在进行2018年下半年绩效沟通时,告知员工J此 次绩效其考核结果为D,其18年上半年绩效为C。根据此结果,其主管和HR确认其工作能力已不能胜任当前工作,遂作出将与之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并提出可给予其1个月时间作为缓冲期。注:根据网易缋效评估制度,员工缋效为C及以下时,需做绩效改进;连续两次,可做辞退处理;员工有权针对绩效考核结果发起申诉。 (二)4月10日一4月23曰。HR先后与J进行了四轮沟通,沟通内容为解除与其劳动合同的相关事宜和补偿方案,双方未达成一致。 (三)4月22曰。J以邮件方式就其2018年下半年绩效结果发起申诉。 (四)绩效发展组收到申诉后,在约定时间里,邀请J、其主管及相关HR展开三方会谈,就其 工作量和工作质量等问题进行了沟通。其主管认为,J在工作量和工作质量等方面存在问题。同时在2018年期间,其参与的任务中,有3个在工作质量和设计能力存在明显缺陷。网易游戏绩效发展组根据以上事实认为,J在2018下半年绩效考核期间,整体表现未能达到部门考核要求。此次复核经过HR部门的进一步审核后,于5月13曰14时16分,通过邮件方式告知J,对其2018下半年的绩效维持原评定结果:D(不及格)的判定。 (五)5月13曰20时56分。HR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向J发送了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文件。 (六)5月15曰。J通过公司OA系统,补交了自5月13日至6月13日的病假申请。这是公司首次知晓其患病具体情况。同时通过其在系统中提交的材料得知,其于5月13曰15时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住院治疗。 (七)五月中旬,在J住院期间。HR通过电话与J沟通,询问病情和邮寄解除合同的地址。期间网易HR表现失礼失态,双方未达成有效沟通。 (八)其后直至8月18曰。J—直通过公司OA提交其病假申请,所有申请其主管与HR均予以批准。HR多次尝试与之联系和沟通,未果。 (九)8月18日22时左右。J通过邮件方式,向网易数名高管提起期望留在网易的诉求。 (十)8月19日。J结束病假返回公司,网易HR与其做当面沟通。主要沟通内容为了解其详细病情和诉求。J提出了希望公司不要开除他的诉求。 (十一)之后的时间里,J在公司内已无实际工作内容。公司建议团队员工关注其身体及心理状况,以防意外。此举并非(也无必要和实际意义)所谓的监视。 (十二)9月3曰。公司HR为其作出赔偿及关怀方案:在N+1补偿方案的基础上,公司将在其离职后,继续额外每月无条件提供等同于其月基本工资的关怀金,直到一年后原劳动合同到期;并与其约定回复时间为9月6曰。 (十三)9月6日11时。J再次通过OA系统提交病假申请,其主管予以批准,但在约定时间,并未获得其关于赔偿方案的答复。 (十四)9月9日。HR与J进行了新一轮的当面沟通。J表示不接受赔偿方案。HR宣布启动与其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并当面递交单方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在劝说J自行整理相关个人物品被拒后,公司保安开始回收其电脑等公司财产。其间双方未发生冲突,也未有肢体接触等情况的发生。当天中午,J由其父母陪同离开公司。 (十五)9月10曰。因单方解除与J的劳动合同关系,HR申请了N+1赔偿的请款。 (十六)9月17日。J向浙江杭州劳动仲裁委提起劳动仲裁(案号为浙杭劳人仲案(2019)445号),请求共计24万元的经济补偿金。 (十七)9月19日。网易向J银行账户一次性支付了N+1的赔偿。 (十八)10月22日。J撤销案号为浙杭劳人仲案(2019)445号的劳动仲裁申请。 (十九)10月29曰。J要求网易游戏为其提供离职证明。网易游戏于10月30曰14时,当面为其提交离职证明。 (二十)11月1日。J父亲至网易游戏,为其申请失业金补助公章。网易游戏于11月6日14时,将加盖公司公章的失业金申请单当面交绐J。 (二十一)11月13曰。J重提仲裁申请,并将仲裁请求并更为要求公司支付其616929.39元的赔偿,本案将于12月11日于杭州劳仲委开庭。 (二十二)11月14曰。J向网易索要工资单。网易公司随后为之提供工资单。 以上,为这个事件的基本情况。针对该人员的病情,我们十分关心,根据后期其提供的病历资料,HR多次主动向其了解病情进展,希望提供治疗方面的帮助,同时在不透露员工信息的情况下,针对该病情的治疗方案,积极向医疗专家咨询,了解到根据目前的医疗水平,病情可以通过药物控制,需要患者积极配合治疗,我们也非常希望尽全力为其提供治疗方面的帮助和支持。 必须说明的是,此事件处理过程长达8个月,涉及员工本人、员工父母、员工主管、HR、劳动仲裁等多方交涉,及法律、法规和公司管理章程等的交错,又夹杂诸多沟通中的谅解误解、妥协坚持、好心错事……错综复杂。特别是在事已至此的关注度下,任何细微的私心和瑕疵都将被放大展示,因此我们的叙述,尽可能地放弃情绪和立场,以供大家自行审阅。网易一直都尊重每一位员工的付出和奉献,并且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履行企业职责。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尝试和当事人进行积极有效的沟通,推进事件妥善处理。 [详情]

新浪财经 | 2019年11月24日 21:37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