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马蜂窝”折射在线企业的信任管理危机
“马蜂窝”折射在线企业的信任管理危机

   “马蜂窝”捅了行业的马蜂窝,捅了整个在线行业的痛点。最重要的是马蜂窝事件掀起了广大消费者对企业的声誉、信任和道德问题的一次大觉醒。在这样的局势下,我们要不要轻易放过“马蜂窝现象”?这不仅仅涉及马蜂窝这个公司,更是关乎如何看待和洗涤整个行业的运营质量和服务质量问题。 不管面临如何的风雨,这次事件后,马蜂窝都会成为在历史上值得回眸的公司,它将会带来中国服务企业和消费者之间信任管理的一次大变革。 这次事件的核心是关于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信任管理问题。谈到信任管理,我们的研究团队曾和领域内的一流专家进行过合作交流。马蜂窝事件涉及三个重要问题。第一,在线产品的信任管理是否存在着难以突破的难题?第二,是否能避免这样的事件再发生?第三,马蜂窝事件跳出技术问题,跳出管理思维问题,对我们的行业、对我们的消费者、对中国服务产业到底隐含着什么样的关键问题? 第一个问题,对在线产品,信任管理是否存在技术上的障碍?从信任管理的技术设计框架上来看,信任管理包含以下7个技术关键点:信任影响因素甄别、声誉值算法生成、密码系统、控制——反馈机制、隐私保护、人机友好设计以及易用性测试。 在这些节点当中,整个中国的在线商品/服务销售通常都存在三个大的技术问题,第一是对用户的信任影响缺乏人性化和个性化的甄别,缺少对影响用户信任度的特定因素进行识别的行为学研究。比如说对旅游产品进行神经学方面的定点测试十分缺乏。第二是关于隐私保护问题,现在普遍存在“用隐私换声誉”的问题,这也体现在这次的事件中。由于竞争激烈,很多时候点评客户的隐私得不到保护,于是很多用户不愿意表达真实评价,掀起了“我不大数据”和“我就不众筹”的运动,由此导致在线公司极度缺乏高质量的用户生产内容(UGC)。最后是现在的在线服务销售缺乏“安全门”,评价对所有人可见。这是不科学的,应该基于密码学对点评进行分级管理。比如,一些敏感点评,只能高级别会员可见,同时对某些会员推出“保真而脱敏”的精确评价。 第二个问题,马蜂窝事件能否得以“下不为例”?通过分级管理和隐私保护,一定程度上避免类似事件的重发。通过设置“意见偏差”的对比分析和警戒处置,也可以在技术上,来防止恶意的点评、防止倾泻性点评、防止矛盾的点评,甚至防止攻击性和抄袭性点评。因此,杜绝类似问题的关键源于主观意识,也说明了这次事件如果定性,更应该从主观而非客观层面去认定。 第三个问题,马蜂窝事件的本质问题到底是什么?它涉及行业未来发展的趋势,还涉及整个中国服务经济的质量。 姑且不谈马蜂窝这家企业,但我们不应轻易放过“马蜂窝现象”。对此,要问的实质性问题是定性问题而不是定量问题,即公众需要了解的是马蜂窝是否抄袭或伪造了点评,而不是抄袭了多少。从目前所掌握的证据和行业潜规则来看,马蜂窝被定性为存在抄袭点评的可能性比较大。 如果马蜂窝的问题被定性,那么马蜂窝就背离了它的初心。马蜂窝的核心竞争力是“真实的用户点评”。这样的一个公司竟然会出现抄袭、伪造用户点评、欺骗消费者的行为,这将是行业中典型的“污点证人”。由此我们看到,责任管理和信任管理会成为大规模在线服务公司的“死穴”。马蜂窝的窝主陈罡如何表态,也极有可能成为一个标杆姿态。 在技术层面上加大信任管理的成本很大,但马蜂窝事件提醒了所有类似企业,最大的成本是难以挽回的成本,那就是消费者的信任。所有的估值,建立在真实销量基础上,而不是UGC(用户生产内容)。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的在线行业面临技术解决不了的问题。中国服务业的发展态势是高质量发展,这也是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委明确表态和确认过眼神的方向所在。未来的趋势是从规模竞争转向信任竞争。利润生成的最大关键点是否能取得客户的信任,信任值千金。否则企业就会陷入内容竞争的红海。 我想,马蜂窝比谁都懂这个道理,因为这是它们的初心。但为什么初心常常被突破,因为还有贪心。 所以,不应轻易放过“马蜂窝事件”,而是应该期待在线企业能够以马蜂窝事件为契机,重建中国服务企业的信任水准。 (作者:魏翔,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 副教授 经济学博士) ■ 背景 马蜂窝被指1800万条点评内容造假 10月20日晚间,一篇“小声比比”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估值175亿的旅游独角兽,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引发行业关注,阅读量迅速10万+,文中直指“旅游独角兽”马蜂窝旅行网的点评内容存在抄袭和评论造假。10月21日晚间,“小声比比”再出数据锤,“砸”向马蜂窝的游记与问答部分,质疑存在大量水军评论与营销嫌疑。 10月22日,马蜂窝声明称报道不实,并表示已查证对方为有组织的攻击行为,马蜂窝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当天晚间,马蜂窝向媒体证实,起诉深圳乎睿数据有限公司、丁子奎名誉侵权案获立案。10月22日深夜,“小声比比”与乎睿数据回应称,乎睿的分析内容都以事实和数据为依托,曝光马蜂窝数据造假“纯属顺手为之,没有针对任何个人或企业”。乎睿团队称,他们在分析过程中对马蜂窝存在的数据异常行为进行了视频录屏、视频截图和司法公正。 虽然马蜂窝在声明中承认了部分评论造假,但同时表示点评内容仅占马蜂窝整体数量很小部分,此外并未就被曝光的大部分问题向公众做更为详细的解释。 ●10月20日23:22 微信公号“小声比比”基于乎睿数据提供的数据分析,发布了质疑马蜂窝点评抄袭和造假的文章《估值175亿的旅游独角兽,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 ●10月21日23:47 “小声比比”再次发声,质疑马蜂窝的游记和问答部分存在大量水军、造假等问题 ●10月22日 07:51 马蜂窝发表声明:已被查证有组织攻击,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 ●10月22日晚间 马蜂窝起诉深圳乎睿数据有限公司、丁子奎名誉侵权案获立案 ●10月22日 23:20 “小声比比”与乎睿数据回应马蜂窝起诉[详情]

新京报 | 2018年10月23日 09:25
谁在背后捅马蜂窝?元凶找到了
谁在背后捅马蜂窝?元凶找到了

  摘要 马蜂窝创业10年,历经在线旅游行业的混战,借助自由行的浪潮一跃成为估值超百亿元的独角兽。就在融资上市前夜,狂奔突进的后果暴露出来。 作者 | 马程  编辑 | 舒虹 近日,自由行服务平台、互联网旅游界的“独角兽”马蜂窝旅游经历了一场从天而降的危机。 10月20日起,一篇题为《估值175亿的旅游独角兽,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的自媒体文章被刷屏。该文章指出,通过数据抓取和分析,发现马蜂窝上有7000多个抄袭账号,合计抄袭572万条餐饮点评、1221万条酒店点评,占到其官网声称总点评数的85%。 马蜂窝“被捅”,平台5000万用户和新一轮融资都可能受到影响。而在线旅游行业的数据猫腻,就此呈现在公众面前。 事件发生前,马蜂窝正处在高速上升期。 2013年至今,马蜂窝先后拿到三轮融资,投资方不乏高瓴资本、今日资本、启明创投等业内知名机构,估值也迅速攀升至百亿元人民币。在资本的推动下,马蜂窝迅速上位。艾瑞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马蜂窝用户数量在所有旅游App中排名第五,超过途牛、百度旅游等老牌对手。 数据来源:艾瑞传媒 目前,国内以自由行游记、攻略和社区起家的网站中,成规模的主要有马蜂窝和穷游两家。2016年,穷游在C轮融资时引入阿里巴巴作为投资人。虽然背靠阿里,但穷游的盈利压力依然沉重。据悉,2017年,穷游总收入仅为2000万元。 而马蜂窝的发展路径则完全不同。盈利压力下,马蜂窝从2015年开始大刀阔斧地进行商业化改革,推出嗡嗡(旅行状态分享)、点评功能,并开展酒店、机票预订等业务。2017年底融资时,马蜂窝曾通过媒体表示,预计2017年其个人旅游产品的销售额将超过90亿元人民币(合13亿美元)。 内容造假事件发生后,马蜂窝在10月22日作出回应,称马蜂窝的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户原创内容)数据中,点评内容仅占比2.91 %,涉嫌虚假点评正在调查。同时,马蜂窝也强调这是一场“一次有组织的攻击行为”,并将文章发布方乎睿数据和作者梓泉告上法庭。据后者透露,马蜂窝已删除部分抄袭的评论,但通过Google进行搜索,仍然可以找到。 马蜂窝的回应态度和“销毁证据”的行为,引发了同行及投资人的不满,甚至是公开批评。 云九资本合伙人王京表示:“一个知名网站整体造假抄袭,还是太过分了。这一次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当被实锤爆出造假后,马蜂窝的态度让人更加气愤。犯错应该承认错误。” 10月23日下午,马蜂窝CEO陈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马蜂窝在餐饮等点评数据方面存在部分问题,但远没有外界所表述的那么夸大。马蜂窝已开始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并重新梳理工作流程,堵住漏洞。但对相关表述中涉及大量明显‘抹黑’行为,我们将交由法律判定。” 同日,马蜂窝副总裁于卓在澳门出席活动时对媒体表示,此次事件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马蜂窝IPO将正常推进,希望未来2-3年完成IPO,预计上市地点选在美国纳斯达克。据悉,马蜂窝近期正在进行新一轮最多3亿美元的融资,估值有望达到20亿至25亿美元。 成立12年的马蜂窝,从一家小而美的旅游社区起步,熬过了艰难的创业初期,挺过了行业并购和大洗牌,并抓住自由行市场爆发的机会,在近两年迅速发展成为估值过百亿的独角兽,却在这场蒙眼狂奔中失去了底线和方向。 1 “爬虫”与“五毛党”之罪 “每家网站几乎都装了爬虫系统。”一位携程前员工、某在线旅公司的高管告诉全天候科技,“很多公司是为了抓取竞品数据做对比,但很少大规模抄袭。” 《估值175亿的旅游独角兽,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一文提到,马蜂窝雇佣了一帮职业水军,大规模搬运外站内容。“活跃时间是朝九晚五,周末活跃度下将,这不符合常理。”同时,7000多个实锤抄袭账号之外,1.5万个活跃账号,集中在2015年中旬至2016年初发布点评,是马蜂窝最初上线点评功能的重要时期,也可能和融资相关。 来源:公众号“小声哔哔” 一位曾在马蜂窝实习的内容运营人员在知乎留言:“几年前在马蜂窝实习过,做评论运营,那个时候马蜂窝的主管会给我们很多从其他平台抓取来的评论,让我们重新组织改成自己的语言发在马蜂窝上。” 据全天候科技了解,同样的现象也发生在其它不少平台,很多公司旅游内容部门的实习生或员工的主要工作就是在各平台搬运游记内容,但往往会先征得作者同意。 知乎用户、摄影师杨二史密斯表示,他的游记每次在马蜂窝发布之后,一段时间内会有多家OTA联系转载。“往往是付费转载,虽然稿费不高,但是一种尊重”。他提到,也有很多平台会未经允许转载,把同一款游记换上其他用户名称。 “找五毛党刷量的情况也很常见,有些公司包括电商巨头、 微博等都有水军在刷单或者刷粉。目前,这还是法律的灰色地带。”上述在线旅游高管指出。 同时,互联网旅游网站很看重客流量和客户转换。对携程、去哪儿、同程等老牌网站来说,机票、火车票、酒店等销售是大头,商务出差也占掉了一部分,定制旅游的比重相对较小。 2017年,今日头条挖走知乎大V的新闻爆出后,马蜂窝CEO陈罡曾在知乎上回答相关问题。他指出:“作为这种事件的亲历者,马蜂窝的旅游社区达人和高质量的旅游内容向来被各色旅游行业的成名大咖和江湖喽啰青睐有加,来重金收买的,送ipad搬家的,500元求一条酒店点评的,Spider连抓带扒的……各种套路层出不穷。” 马蜂窝早期擅长UGC内容生成,尤其在长游记、图片故事等板块拥有明显优势,也曾成为竞争对手“搬文”的对象。而今天,被指控扒取其它网站数据的,是马蜂窝自己。 “马蜂窝面临着很大的盈利压力,一部分原因是在筹备新一轮的融资和上市,业绩很重要。但数据造假严重的情况是违法的,很可惜,有些投资人也许会默许这种做法。”一位投资过在线旅游的VC合伙人对全天候科技表示。 2 内容与商业化之困 2018年,马蜂窝联合创始人吕刚在媒体采访中提到,马蜂窝目前的营收以广告为主,占据近50%。另外一半营收则主要来源于机票、酒店和旅游产品销售,后者比例正在不断提高。这意味着UGC内容仍然是马蜂窝吸引用户的焦点。 与始于2006年的游记板块不同,马蜂窝的评论功能2015年才正式上线。彼时,大众点评已经做了十多年,后起之秀美团也早已经开展相关业务。 相比游记主要聚焦在一个城市或国家,评论可以直接把范围缩小至一个景点、餐厅或酒店,关注点更加密集。 “移动互联网时代,阅读习惯更趋于碎片化。长篇大论的攻略适合忠实粉丝和驴友的交流,但对提高网站的流量和月活来说,没有太大帮助。点对点的LBS,碎片化的评论,更能体现一家网站的人气和月活,也能说明其商业价值。”上述在线旅游高管对全天候科技解释。 基于地理位置而产生的商业活动(LBS)被认为是一个价值数亿元的市场。2009年,LBS手机服务网站Foursquare在美国爆红后,基于地理的推荐不仅可以为用户提供便利,还可以加强OTA与B端商户的合作推荐。现在,随便打开任意科技公司的产品,包括百度地图、陌陌、京东到家、美团外卖,饿了么、滴滴、Uber等等,基于地理位置推荐商家的功能无处不在。 2100万条点评对马蜂窝极为重要。这些造假数据背后,马蜂窝可以同时从B端和C端获利。一方面向投资人交出网站流量和用户活跃度的成绩单,另一方面,马蜂窝通过链接全球的景区、酒店以及衣食住行相关商户,通过与更多商户的合作获利,也通过挖掘和处理用户数据,更好地与B端进行合作。 数据显示,马蜂窝平台酒店数量最多的类型是客栈青旅,占比达到38.9%。而携程、去哪儿则以知名品牌的连锁酒店为主。很多游客都是依靠游记推荐和评论来马蜂窝下单的。 马蜂窝强大的销售能力也基于UGC内容。全天候科技联系到一家在马蜂窝做云南、三亚等定制旅游的合作商万合国旅。其负责人提到,目前该公司40%左右的订单来自马蜂窝,每月流水在50万左右,“很多游客是看了游记和点评找到我们的”。 在上述在线旅游高管看来,整个在线旅游行业流量的销售转化率仍然很低,马蜂窝的销售能力得力于对人群的精准定位,这对于马蜂窝来说是核心竞争力。 这证明了马蜂窝C2B模式的成功,也侧面反映了UGC模式之困。当造假事件爆出后,这个矛盾瞬间被激化,很多用户觉得自己“受骗了”。 云九资本合伙人王京认为,相比携程、去哪儿等综合类OTA(在线旅游平台),马蜂窝很多业务的开展依赖于UGC内容,这在其营收中占有很大的比重。因此,数据造假带来的影响更严重。 3 “我们只需要狂奔” “旅游之前,要先上马蜂窝。”今年世界杯期间,这则马蜂窝的广告引发了大众的吐槽。广告片中,影星黄轩和唐僧的一段无聊的对话,不断在球赛中间洗脑传播。 2017年底,马蜂窝完成D轮1.33亿美元融资。陈罡在接受采访时指出,D轮融资之后一块很大的投入在市场营销方面,希望更多的用户知道马蜂窝的品牌。 陈罡的目的达到了。尽管俗套又洗脑的广告让球迷怨声载道,马蜂窝却坐收渔翁之利,轻松在公众中打开知名度。 而回到的10年前,靠游记和旅游社交起家的马蜂窝一度是文艺青年的专属。 2006年,创立马蜂窝之前,创始人陈罡和吕刚只是两个爱旅游、爱摄影、爱自驾的年轻人。在兴趣的基础上,两人建立了一个旅游社区,分析自己的旅行经历,并分享给周围的朋友。马蜂窝最初以UGC业务为主,调性和豆瓣类似,小而美,适合分享。 “活下来”一度是马蜂窝为代表的OTA第二梯队的目标。所幸的是,马蜂窝也赶上了两波红利。 首先是移动互联网的兴起。2011年之后,一众老牌OTA面临着从PC端向移动端转移的问题,穷游、马蜂窝等轻量的移动产品很快受到关注,同时也从游记和自助游信息分享,发展定制游品牌,廉价机票、酒店拼团等业务,逐渐开始盈利。 第二波红利来自于自由行群体的倍数增长,以及90后新生群体对定制旅游和个性旅游的推崇。 海外目的地衣食住行的推荐也是一个空白市场。据2016年马蜂窝提供的数据画像来看,这一年,马蜂窝用户以85后出境自游行为主,其中60%的订单来自日韩等境外目的地。 2013年、2014年,马蜂窝先后拿到B轮和C轮融资,总金额超过1亿美元。 2015年前后是马蜂窝的转折点。这一年,资金充沛的马蜂窝上线地点评论功能。马蜂窝用了简单、明了的激励用户的手段,即“蜂蜜商城”。譬如发游记(以及如果质量好,蜂首宝藏星级)、写回答(成为问答指路人)、写嗡嗡(旅行状态分享)、写点评(成为金牌大师)、在蚂蜂窝订票订酒店等等,这些行为都可以获得非常可观的“蜂蜜“奖励,可以在商城兑换价值不等的奖品。 而从商业化开始,马蜂窝的用户也经历了一番洗牌。很多崇尚旅游社区和“小清新”风格的旅游达人离开,更多把自由行当做“刚需”的新用户加入。 马蜂窝用户王林向全天候科提及,2015年他开始坚持在马蜂窝上写游记,也积极回答问题。为了保证数量,他经常对同一个目的地的不同人的提问,复制自己的某个答案到多个问题下。在蜂蜜商城,王林兑换了很多用品,如24寸旅行箱、旅行背包、耳机、音箱3个、各种旅行套装等。 这一轮补贴红利吸引了一些新增用户。2017年,D轮融资过后,吕刚表现出了十足的信心:“面对这么大的自由行市场,我们只需往前狂奔,不用中途去担心被超越。” 但是,从UGC内容出身的OTA公司在盈利上面临天花板。对于马蜂窝来说,为了进一步商业化,要继续增加评论和游记数量。有媒体报道,马蜂窝发动了很多内部员工撰写,直到近期又爆出直接从国内外网站抄袭。 同样依靠由游记和旅游社交起家,穷游和马蜂窝的发展路线有所不同。2014年,穷游获得C轮数千万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挚信资本等跟投。获得阿里投资后的2014年和2015年,穷游的营收分别为1400万元和1600万元,但净利润仅为50万元左右。 相比之下,马蜂窝的盈利情况要好得多,这取决于其在商业化过程中的“杀伐果断”。但也因为穷游依附于阿里和飞猪,马蜂窝面临更大的盈利压力。 在目前的OTA市场,携程、去哪儿合并后一家独大,同程艺龙两家老牌企业也选择在今年合并共生,并计划在年底赴港交所上市。在马太效应下,途牛、酷讯、驴妈妈等网站日渐式微。 吕刚认为,目前蚂蜂窝并没有竞争对手,携程、途牛等都是合作伙伴,如机票业务,途牛和马蜂窝共用一个入口。上述投在线旅游行业投资人也对全天候科技表示,现在,马蜂窝对整个OTA行业格局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平台本身的差异化很明显。 对于马蜂窝的下半场,吕刚曾信心十足地表示,“2018年是马蜂窝影响整个旅游市场产业格局的元年”,“马蜂窝可以装下中国旅行者的全部”。而在战役打响前,马蜂窝要先对这一场资本逐利下的狂奔突进承担后果。 [详情]

新浪科技-自媒体综合 | 2018年10月23日 09:22
对话马蜂窝事件作者梓泉:我们不介意奉陪到底
对话马蜂窝事件作者梓泉:我们不介意奉陪到底

  来源:创业邦 “小声比比”爆料马蜂窝数据事件,还在发酵。创业邦也第一时间对此进行了解读。 《估值 175 亿的旅游独角兽,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写作者、小声比比创始人梓泉透露,今晚11点左右,自己还将在公众号上发布一份公告,公布乎睿团队三个成员的具体背景。 看来,尽管马蜂窝已经起诉了乎睿团队和梓泉,但后者誓要将此事进行到底(梓泉并非乎睿数据团队成员)。 而今天下午,小声比比创始人梓泉接受了邦哥的独家采访。 我们先简单进行下事件还原: 10月20日晚间,公众号“小声比比”发布了《估值 175 亿的旅游独角兽,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的文章,指出马蜂窝点评数据造假、点评游记抄袭; 10月21日晚间,该公众号再发文,称在文章发出来8个小时以后提及的账号从搜索栏屏蔽,原文提到的点评也在账号个人主页中被删除; 10月22日晚间,马蜂窝起诉深圳乎睿数据有限公司、丁子荃(微信文章作者“梓泉”)名誉侵权案获立案; 10月22日晚间11点,小声比比发布了第三篇文章—《我承认,我们是有组织攻击马蜂窝的》,文中表示还有更多的证据,已经做好了公证和司法鉴定,将在接下来逐步放出。 10月23日凌晨,深圳乎睿数据有限公司就马蜂窝数据造假及起诉一事发表官方声明,其团队已对大量可疑行为进行视频录屏,截屏截图和司法公证。 根据企查查的信息显示,深圳市乎睿数据有限公司成立于今年1月,注册资本102万人民币,股东共三人平均持股。根据乎睿团队官方发布的声明显示,乎睿数据目前仅有三名成员。 图片来源:企查查 以下为梓泉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的口述整理: 创业邦:能否介绍一下你和乎睿团队的关系? 梓泉:双方目前是合作关系,后续不排除进一步合作的可能性。 创业邦:有人认为你们是有组织地抹黑,你们团队此前和马蜂窝存在什么矛盾,或者和它的竞争对手有什么关系么? 梓泉:如果有人找到我或者乎睿团队接受过任何马蜂窝OTA竞品平台的商业利益,欢迎公布证据。 创业邦:马蜂窝已经起诉了你和乎睿团队,现在到什么阶段,有求助律师团队吗? 梓泉:对方已经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进行了起诉,目前我还没有收到法院传票,并且有律师通过公众号留言主动提供帮助,现在正在考虑,因为有很多家。主要是看马蜂窝的态度,我们不介意奉陪到底,如果他们继续泼脏水或者不正视自己的问题。 创业邦:对于这件事情,你希望马蜂窝出一个什么态度的公告,你才能接受呢? 梓泉:就像当年支付宝“校园日记事件”发生后彭蕾发布的公告,是基于反思的态度,而不是说为什么我们要打倒马蜂窝这种态度。马蜂窝不是被我们打倒的,而是被你们自己所做的事情击倒的,不要把自己的错误怪到我们的头上来。 也希望马蜂窝正视自己的问题。这次马蜂窝遇到这么大舆论危机,这场危机到底是谁带来的,是它过去所犯下的错误导致的,还是因为我把这件事情揭露才引起的,希望马蜂窝自己能考虑清楚。 创业邦:为什么选在马蜂窝融资之前爆料,是特意选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吗(邦哥注,有消息称马蜂窝最近在忙着融资,融3亿美元)? 梓泉:这个是巧合。因为乎睿团队第一次找到我是在10月14号。他们是从5月开始研究,第一次开始联系媒体是在9月。如果9月份那家媒体报道出来,就不会有这事了。我是觉得这件事是丑闻,所以才选择写。所以看完之后,一个星期我就写出来了。 创业邦:马蜂窝事件后续还会有什么跟进吗? 梓泉:不能全部透露,只能透露一部分。比如说马蜂窝官博声明下的评论区,那里头有多少真实用户?这些用户粉丝数的真实性? 创业邦:事件曝出来后,你和乎睿团队都获得了大量关注度,有人会对你的动机表示质疑? 梓泉:乎睿完全是出于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冒着很大的风险揭露这件事,他们要想挣钱还有其他更好的途径。而且他们做了这样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获得一定的社会关注度,难道这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难道必须隐姓埋名把这件事情发出来才可以吗?这对正义之士是不是太苛刻一点了? 创业邦:你希望这件事情最终有什么样的结果? 梓泉:首先是希望马蜂窝正视自己的问题,它这次遭遇了这么大的舆论危机,到底是谁带来的?是因为它以前所犯下的错误导致的呢,还是我揭开导致的呢,希望马蜂窝把这个问题考虑清楚。 大家都觉得爬虫非常简单,别人都做了我也做,到后来发现爬虫直接把别人的东西拿过来用,改都不改,到最后大家底线越来越低。马蜂窝这件事情出来后,其他互联网公司应该会有所忌惮吧,因为一旦被踢爆,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是有些快要上市的公司,放任数据造假,那公司有一天会不会被做空,希望给大家提个醒。 创业邦:文章发出后,乎睿有接到一些投资方的合作需求吗? 梓泉:这两天已经有20多家投资方通过公众号联系我,想要投资乎睿团队。不过出于谨慎,我们暂时还没有与任何一家正式联系。[详情]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2018年10月23日 07:20
马蜂窝:虚假评论不影响IPO 冀未来两至三年登陆美国
新浪财经综合 | 2018年10月23日 07:15
马蜂窝副总裁:造假风波不影响运营 两到三年赴美IPO
马蜂窝副总裁:造假风波不影响运营 两到三年赴美IPO

  相关新闻: 直击|被自媒体称85%数据造假 马蜂窝诉其侵犯名誉权 马蜂窝“数据搬运门”的背后:融资利益链是罪魁祸首 马蜂窝被“捅” 用户评论到底属于谁? 新浪科技讯 10月23日晚间消息,据媒体报道,马蜂窝副总裁于卓今日在澳门出席活动时谈到数据造假风波一事,他称此次事件不影响公司正常运营,希望马蜂窝两到三年内完成赴美IPO。 近日有自媒体报道称,马蜂窝上酒店、餐厅等的用户评论很多都是从携程、美团等平台抓取,涉及7454个账号,合计抄袭572万条餐饮点评,1221万条酒店点评,占到官网声称总点评数的85%。 马蜂窝则对此回应称,点评内容在马蜂窝整体数据量中仅占比2.91%,涉嫌虚假点评的帐号数量在整体用户中的占比更是微乎其微,马蜂窝已对这部分帐号进行清理。自媒体文章所述的马蜂窝用户数量,与事实和第三方机构数据都严重不符。马蜂窝方面还向法院起诉自媒体和数据提供方涉嫌名誉侵权,目前已获立案。 据财新报道,今日马蜂窝副总裁于卓在澳门出席活动时向媒体表示,此次内容事件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目前马蜂窝IPO正在正常推进,希望未来两到三年内完成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在今日“圣地巡礼”发布会上,马蜂窝联合创始人兼CEO陈罡也向媒体回应了近日的风波,他表示,马蜂窝在餐饮等点评数据方面存在部分问题,但远没有外界所表述的那么夸大。马蜂窝已开始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并重新梳理工作流程,堵住漏洞。但他强调文章的相关表述中涉及大量明显抹黑行为,将交由法律判定。(张俊)[详情]

新浪科技 | 2018年10月23日 06:14
马蜂窝CEO陈罡回应点评数据争议:欢迎善意监督和建议
马蜂窝CEO陈罡回应点评数据争议:欢迎善意监督和建议

   相关新闻: 直击|被自媒体称85%数据造假 马蜂窝诉其侵犯名誉权 马蜂窝“数据搬运门”的背后:融资利益链是罪魁祸首 马蜂窝被“捅” 用户评论到底属于谁? (21独家)马蜂窝CEO陈罡回应点评数据争议:我们欢迎各界善意的监督和建议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靳颖姝 北京 陈罡表示:马蜂窝已开始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并重新梳理工作流程,堵住漏洞。但对相关表述中涉及大量明显‘抹黑’行为,我们将交由法律判定。 23日下午,马蜂窝旅游网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启动“圣地巡礼”计划,为此打造的“圣地巡礼”频道也于当日上线。在发布会后,马蜂窝联合创始人兼CEO陈罡独家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回应近日网上点评数据的相关争议。 陈罡称,针对这几天网上出现的“马蜂窝点评数据相关问题”,马蜂窝认真进行了自查,“核查结果显示,马蜂窝在餐饮等点评数据方面存在部分问题,但远没有外界所表述的那么夸大。马蜂窝已开始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并重新梳理工作流程,堵住漏洞。但对相关表述中涉及大量明显‘抹黑’行为,我们将交由法律判定。”陈罡强调。 “马蜂窝成立8年来,以攻略和游记起家,是用户和我们一起构建了一个活跃的社区,我们非常珍视这些努力。作为一家年轻的创业公司,企业在成长过程中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也有很多需要不断学习和改进的地方。我们欢迎各界的善意监督和建议。” 陈罡表示,马蜂窝决心要成为公开呼吁告别数据造假的第一家企业。“我认为,在国家面对贸易战严峻挑战的环境中,国内的企业要团结一致,发展好自己,为国家旅游产业和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所以,我们欢迎大家进行行业诊断,提供改良建议,推动行业健康发展。我们也努力不断创新完善进化成为一家好的公司。”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从旅游社区和攻略起家的蚂蜂窝,最早由旅游爱好者陈罡和吕刚创立于2006年初,并从2010年开始公司化运营。创立至今,蚂蜂窝共完成了4轮融资,其中前3轮累计融资额超过1亿美元。2017年12月,马蜂窝宣布宣布完成D轮1.33亿美元的融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官方公布的投资者名单发现,参与D轮融资的机构来头都不小。例如,鸥翎投资为国内首家专注于投资旅游全产业链的私募股权公司,其联合创始人包括铂涛集团董事长郑南雁及原凯雷投资集团亚洲基金董事江天一。此外,国内最大的在线旅游平台携程网董事局主席兼CEO梁建章也于去年入股,并进入这家私募机构的董事会。 而GA是一家成立于1980年的美国老牌私募,自2000年进入中国市场。在其超过16年的投资清单中,不仅有最为中国公众熟知的阿里巴巴、美团、聚美优品等公司;在全球范围内,这家机构还曾投资过Uber、Airbnb、Priceline等。此外GA还曾推动联想集团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 陈罡表示:马蜂窝已开始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并重新梳理工作流程,堵住漏洞。但对相关表述中涉及大量明显‘抹黑’行为,我们将交由法律判定。[详情]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8年10月23日 02:03
马蜂窝CEO陈罡回应点评数据争议:欢迎善意监督和建议
马蜂窝CEO陈罡回应点评数据争议:欢迎善意监督和建议

  (21独家)马蜂窝CEO陈罡回应点评数据争议:我们欢迎各界善意的监督和建议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靳颖姝 北京 陈罡表示:马蜂窝已开始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并重新梳理工作流程,堵住漏洞。但对相关表述中涉及大量明显‘抹黑’行为,我们将交由法律判定。 23日下午,马蜂窝旅游网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启动“圣地巡礼”计划,为此打造的“圣地巡礼”频道也于当日上线。在发布会后,马蜂窝联合创始人兼CEO陈罡独家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回应近日网上点评数据的相关争议。 陈罡称,针对这几天网上出现的“马蜂窝点评数据相关问题”,马蜂窝认真进行了自查,“核查结果显示,马蜂窝在餐饮等点评数据方面存在部分问题,但远没有外界所表述的那么夸大。马蜂窝已开始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并重新梳理工作流程,堵住漏洞。但对相关表述中涉及大量明显‘抹黑’行为,我们将交由法律判定。”陈罡强调。 “马蜂窝成立8年来,以攻略和游记起家,是用户和我们一起构建了一个活跃的社区,我们非常珍视这些努力。作为一家年轻的创业公司,企业在成长过程中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也有很多需要不断学习和改进的地方。我们欢迎各界的善意监督和建议。” 陈罡表示,马蜂窝决心要成为公开呼吁告别数据造假的第一家企业。“我认为,在国家面对贸易战严峻挑战的环境中,国内的企业要团结一致,发展好自己,为国家旅游产业和经济发展做出贡献。所以,我们欢迎大家进行行业诊断,提供改良建议,推动行业健康发展。我们也努力不断创新完善进化成为一家好的公司。”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从旅游社区和攻略起家的蚂蜂窝,最早由旅游爱好者陈罡和吕刚创立于2006年初,并从2010年开始公司化运营。创立至今,蚂蜂窝共完成了4轮融资,其中前3轮累计融资额超过1亿美元。2017年12月,马蜂窝宣布宣布完成D轮1.33亿美元的融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官方公布的投资者名单发现,参与D轮融资的机构来头都不小。例如,鸥翎投资为国内首家专注于投资旅游全产业链的私募股权公司,其联合创始人包括铂涛集团董事长郑南雁及原凯雷投资集团亚洲基金董事江天一。此外,国内最大的在线旅游平台携程网董事局主席兼CEO梁建章也于去年入股,并进入这家私募机构的董事会。 而GA是一家成立于1980年的美国老牌私募,自2000年进入中国市场。在其超过16年的投资清单中,不仅有最为中国公众熟知的阿里巴巴、美团、聚美优品等公司;在全球范围内,这家机构还曾投资过Uber、Airbnb、Priceline等。此外GA还曾推动联想集团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详情]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8年10月23日 01:58
马蜂窝被“捅”背后:互联网江湖的原罪和暗战
马蜂窝被“捅”背后:互联网江湖的原罪和暗战

   来源 猎云网 作者 刘旷 刚刚过去的周末,并不宁静。 起因是微信上有一篇《估值175亿的马蜂窝,竟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迅速爆红,瞬间炸开了锅。这篇文章主要说的是,利用一些技术手段,并进行了详细的评论对比后,发现了马蜂窝的很多点评都是抄袭自携程、艺龙、美团、Agoda、Yelp等,就此说明马蜂窝的水军数量并不在少数。 面对这样赤裸裸的批评和指责,马蜂窝怎么能坐得住。马蜂窝旅游在今天(周一)早晨于微博发布了一则声明,在声明中,马蜂窝提到了几件事:第一,对于平台的各类虚假信息展开了核查和查处;第二,马蜂窝点评数据在内容总量中的占比较小,而其中的虚假数据占比更是微乎其微;第三,马蜂窝往后将继续更好地服务于用户,打击各类虚假点评信息。 当然,这件事情肯定还没结束,或许现在才只是一个开始。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文章持续走热时,有人表示继续吃瓜看戏,有人作为马蜂窝的用户站出来力挺马蜂窝,更有人表示点评内容相互“搬运”已是业内常态。 我认为,比起马蜂窝是否充斥“水军”这件事,更值得关注的应该还是“点评内容搬运”这事本身。 点评内容,问题数据等,大家是不是似曾相识?没错,只要大家接触互联网,就可能随时遇到此类信息,且很多时候不容易被辨别出来。如今,大部分人甚至已经成为习惯,并开始向其妥协。 互联网江湖的原罪 王欣曾在法庭上说:“技术无罪”。 这一声呐喊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但回到那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上:技术无罪,但利用技术的人要是犯错了呢? 更可怕的是,这群会技术、懂技术的人不可能不犯错,因为他们是人,不是技术。纵观如今的互联网企业,巨头也好,创业公司也罢,稍微扒一扒,或多或少都能发现各种花式的“黑历史”。 就拿马蜂窝这件事中的提到的点评类数据来说,曾一度被问题评论所淹没的各大电商平台必然是要首当其冲了。也许有不少消费者都会有这样的画面:当你在翻阅商品评论时,看到清一色的好评,口气和说法还都是一模一样的。 直到今天,我们依然能在某些报道中看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评论”新闻。谁能想到,信息衍生的“水军”竟然也有了产业链,而且似乎还非常顽固。也许让消费者深感荣幸的一件事,就是在不经意间发现某些评论的破绽后,可以在邪魅一笑后毫不犹豫地离开这家商店了。 不仅仅是电商,在马蜂窝所属的OTA领域,问题点评也几乎都出现或曾出现在各大企业的网站上。比如2016年的央视315晚会上就爆出了1000元在大众点评等平台刷好信誉的灰色产业链;而携程更是早在2012年就被爆出疑“团购数据造假”的行为;在去年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中,穷游网、世界邦等平台也存在虚假销售等问题。 要探究问题信息为什么会出现,交易中信任的重要性大概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而问题点评就是那些所谓的让消费者产生信任并交易的促进因素。拿OTA行业来说,比如大部分用户在看了某条旅游团购产品下的各色好评时,大概率会很快完成交易。 可以说,在互联网时代,没有一家互联网企业自始至终都是完全“真实”的,在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不论是为了什么目的,主动或被动地涉足,问题信息都被烙印在他们走过的路上了。 但有一点需要澄清的是,问题点评数据的存在,其实并不一定是企业的本意,电商用区块链技术打假、推出智能审核系统……这些在铲除问题信息上的努力,我们这些消费者不能假装看不见。 不过,互联网企业可能的原罪是逃不了了,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人性,其次才是技术的缺陷。至少我们可以确信的一点是,在这场互联网企业试图剥离原罪的挣扎中,我们有幸地更多时候站在了安全的地方,并没有那么受伤。 互联网江湖暗战如影随形,马蜂窝非独善其身者 马蜂窝这件事,之所以能掀起比较大的热度,不仅是因为马蜂窝本身是个颇具影响力的大平台(比达咨询显示,2018年第2季度马蜂窝活跃用户达1384.4万,排第四),更关键的一点在于“鬼城”这一话题对于公众的巨大吸引力,当这些藏在黑暗里的东西被拿到了桌子上仔细“解剖”时,每一个人都想看一眼。 对于马蜂窝这件事,我观察到一个细节,无论是第一篇爆文,还是下午网上某些相关热点的文章,其实都或多或少指向了估值这个点,有人撰文怀疑马蜂窝投资人的尽调能力,有人说马蜂窝在此次事件后估值要大打折扣。 但马蜂窝从2006年上线至今,已经历过多轮融资,其中的明星投资公司不在少数,而最新的融资消息是在2018年8月17日,有外媒报道称:“两位知情人士透露,马蜂窝在新一轮融资中筹集至多3亿美元,此轮融资对该公司的估值定为20亿至25亿美元。” 结合以上,目前为止也许正如马蜂窝在声明中所言那般:遭受了有组织的攻击行为。言下之意,对手就是要打掉马蜂窝的估值,但马蜂窝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所以对手就只能拿行业共同存在的点评问题来对马蜂窝下手了。 当然,我持有如此看法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互联网江湖上的各种公关暗战,是不可预测的,也是可以杀人于无形的。只不过这一次,马蜂窝卷入暗战已是板上钉钉了。 历经岁月长河的洗礼,对于曝光率高的巨头们,谁和谁是死对头,谁和谁是盟友,已经是普通群众的常识了。但这一次,要拉马蜂窝下马的对手是谁,目前不得而知,也许以后也不会知道。 回到这件事上来,马蜂窝究竟做错了什么?是对问题点评没有完全过滤掉吗?还是说平台本身存在问题点评这一事实? 即使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但拿行业共同存在的问题来对马蜂窝大说特说,为其安上负面角色的标签,可以说有点过了。 再从内容上看,马蜂窝是以内容起家的,海量UGC、旅游大数据一直是马蜂窝最重要的差异化优势。况且马蜂窝在今天(周一)的声明中指出,点评数据仅占比2.91%,而其中的问题信息也是极少数。从这个角度去看,马蜂窝显然不会去冒很高的风险去破坏核心竞争力,自己拆自己的台,这也不符合常理。 总之,不管这场暗战的走势如何,马蜂窝都已经先被摆了一道,站在暗处的对手,还会使出多少招数,马蜂窝接下来还要面对怎样的挑战,都是未知的。 互联网江湖制胜之决: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吃瓜群众们不妨回忆下,我们所看到的各种互联网企业大战,比如腾讯和今日头条、阿里和京东、滴滴和美团……,互联网企业,自上而下,从大到小,似乎已经堕入了一个“怪圈”,要么在去打仗的路上,要么就是已经身陷战争之中。 拿马蜂窝来说,现在其可能面临一场巨大的风暴,是垒砌高地,还是尽快逃离?但这是所有互联网企业在面临此类情况时都需要思考的一件事,因为一旦松懈,就可能一败涂地,甚至被清退出局。 第一个至上原则是不犯错,做正确的事。拿这件事来说,马蜂窝需要在后面加强对问题信息的打击力度。 既然马蜂窝的优势在于海量的优质UGC内容,那么马蜂窝在维护这些内容的安全和质量上就有义不容辞的责任。相信此次风波后,马蜂窝也会进一步增强警惕性,因为如果做得不够好,很可能就会被对手拿来当做薄弱点猛攻。小心为上,总不会错。 企业,要成长避不开竞争,竞争自然就会带来与其他企业的战争。在互联网时代,对用户的争夺已经成为了最主要的导火索。在这件事上,无论是以不变应万变,还是先下手为强,目的都在于制胜,将对手斩于马下或是兵不血刃。 但无论如何,步步为营都是上策。马蜂窝卷入的这场互联网江湖暗战,往往对手都已经设置好了后面的攻击节点,强攻也好,智取也罢,都只不过是最大化胜利概率的手段罢了。 说了这么多,也不是没有可以参考的对象,看看那些大企业,从破土之芽到参天大树,他们有过的坎和迈过的坎,都是绝佳的学习对象。[详情]

新浪科技综合 | 2018年10月22日 20:55
马蜂窝事件折射出在线企业的信任管理危机
马蜂窝事件折射出在线企业的信任管理危机

  作者: 魏翔(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 副教授 经济学博士) “马蜂窝”捅了行业的马蜂窝,捅了整个在线行业的痛点。最重要的是马蜂窝事件,掀起了广大消费者对企业的声誉、信任和道德问题的一次大觉醒。在这样的局势下,我们要不要轻易放过“马蜂窝现象”?这不仅仅涉及马蜂窝这个公司,更是关乎如何看待和洗涤整个行业的运营质量和服务质量问题。 不管面临如何的风雨,这次事件后,马蜂窝都会成为在历史上值得回眸的公司,它将会带来中国服务企业和消费者之间信任管理的一次大变革。 这次事件的核心是关于企业与消费者之间的信任管理问题。谈到信任管理,我们的研究团队曾和领域内的一流专家进行过合作交流。马蜂窝事件涉及到三个重要问题。第一,在线产品的信任管理是否存在着难以突破的难题?第二,是否能避免这样的事件再发生?第三,马蜂窝事件跳出技术问题,跳出管理思维问题,对我们的行业、对我们的消费者、对中国服务产业到底隐含着什么样的关键问题? 第一个问题,对在线产品,信任管理是否存在技术上的障碍?从信任管理的技术设计框架上来看,信任管理包含以下7个技术关键点: 信任影响因素甄别 声誉值算法生成 密码系统 控制——反馈机制 隐私保护 人机友好设计 易用性测试 在这些节点当中,整个中国的在线商品/服务销售通常都存在三个大的技术问题,第一是对用户的信任影响缺乏人性化和个性化的甄别,缺少对影响用户信任度的特定因素进行识别的行为学研究。比如说对旅游产品进行神经学方面的定点测试十分缺乏。第二是关于隐私保护问题,现在普遍存在“用隐私换声誉”的问题,这也体现在这次的事件中。由于竞争的激烈,很多时候点评客户的隐私得不到保护,于是很多用户不愿意表达真实评价,掀起了“我不大数据”和“我就不众筹”的运动,由此导致在线公司极度缺乏高质量的用户生成内容(UGC)。最后是现在的在线服务销售缺乏“安全门”,评价对所有人可见。这是不科学的,应该基于密码学对点评进行分级管理。比如,一些敏感点评,只能高级别会员可见,同时对某些会员推出“保真而脱敏”的精确评价。 第二个问题,马蜂窝事件能否得以“下不为例”?通过分级管理和隐私保护,一定程度上避免类似事件的重发。通过设置“意见偏差”的对比分析和警戒处置,也可以在技术上,来防止恶意的点评、防止倾泻性点评、防止矛盾的点评,甚至防止攻击性和抄袭性点评。因此,杜绝类似问题的关键源于主观意识,也说明了这次事件如果定性,更应该从主观而非客观层面去认定。 第三个问题,马蜂窝事件的本质问题到底是什么?它涉及行业未来发展的趋势,还涉及整个中国服务经济的质量。 姑且不谈马蜂窝这家企业,但我们不应轻易放过“马蜂窝现象”。对此,要问的实质性问题是定性问题而不是定量问题,即公众需要了解的是马蜂窝是否抄袭或伪造了点评,而不是抄袭了多少?从目前所掌握的证据和行业潜规则来看,马蜂窝被定性为存在抄袭点评的可能性比较大。 如果马蜂窝的问题被定性,那么马蜂窝就背离了它的初心。马蜂窝的核心竞争力是“真实的用户点评”。这样的一个公司竟然会出现抄袭、伪造用户点评、欺骗消费者的行为,这将是行业中典型的“污点证人”。由此我们看到,责任管理和信任管理会成为大规模在线服务公司的“死穴”。马蜂窝的窝主陈罡如何表态,也极有可能将成为一个标杆姿态。 在技术层面上加大信任管理的成本很大,但马蜂窝事件提醒了所有类似企业,最大的成本是难以挽回的成本,那就是消费者的信任。所有的估值,建立在真实销量基础上,而不是UGC(用户生产内容)。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的在线行业面临技术解决不了的问题。中国服务业的发展态势是高质量发展,这也是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委明确表态和确认过眼神的方向所在。未来的趋势是从规模竞争转向信任竞争。利润生成的最大关键点是否能取得客户的信任,信任值千金。否则企业就会陷入内容竞争的红海。 我想,马蜂窝比谁都懂这个道理,因为这是它们的初心。但为什么初心常常被突破,因为还有贪心。 所以,不应轻易放过“马蜂窝事件”,而是应该期待在线企业能够以马蜂窝事件为契机,重建中国服务企业的信任水准。[详情]

新京报 | 2018年10月22日 18:27
​曝马蜂窝抄袭作者再发声:我们是四人团队 是叫有组织攻击
​曝马蜂窝抄袭作者再发声:我们是四人团队 是叫有组织攻击

   一觉起来,看到马蜂窝给我们定了性下午它把我们告上了法庭我们很惭愧,确实我们确实是有组织的攻击马蜂窝毕竟,梓泉,加上乎睿数据一二三四,四个人众所周知,三人成虎四个人已是能取经的豪华犯罪团伙更何况写了两篇文章呢?我们有罪反观马蜂窝只有寥寥千人只拿了十多亿美元融资才抄袭了1800万条点评周末加两天班炮制出区区一纸公文,一纸诉状而已真是弱小,可怜,又无助而针对马蜂窝的声明我们本不想回应了但是有一些地方实在是太把用户当弱智不吐不快偷换概念这无非是在暗示点评不重要。但这个”数据量“是条数还是数据大小?如果这2100万”真实点评“占的是条数的2.91%那反推马蜂窝的游记、攻略有7亿条?明显不是如果这2100万”真实点评“占的是数据大小的2.91%那这个比较有什么意义?一条点评100字,大小只有几个字节但游记里一张图片就好几MB一篇游记的数据量可能是一篇点评的几万倍拿点评的数据量只占2.91%来说点评不重要?你对得起首页上那个“2100万真实点评”么?避实就虚用抄袭账号数量少说事就更糊弄人了我们说过抄袭账号数量多吗?我们说的是抄袭账号贡献的点评多!这至少7454个抄袭账号在用户中占比并不多但是它贡献了85%的点评啊!目前已被清空但在Web Archive上可查平均每个账号清空了2662条点评我们跑了一下被删掉的点评这被删掉的“微乎其微”的抄袭点评合计约1,346,405,176字占点评总字数1,744,779,058的77%如果这是你们眼中的“微乎其微”我无话可说顺手甩锅马蜂窝居然把这7454个账号推到商家头上那为什么这么多官方账号也遭清零?更奇葩的是,什么样的商家翻译、搬运海外餐厅几万条点评然后狗屁不通的呈现在马蜂窝上什么样的商家在搬运上千条点评之余还冲进每条游记下面用千篇一律的机器人口吻灌水?又是什么样的商家孜孜不倦的在问答板块上蹿下跳为冷启动提供可怜的活跃度?(更多细节可见昨日推送)这不法商家,比他妈活雷锋还要勤快我还感到困惑为什么马蜂窝不回应同一用户12次中奖问题?为什么马蜂窝选择无视毒丸游记问题水军泛滥问题内部员工抢购得手问题我们还有更多的证据已经做好了公证和司法鉴定将在接下来逐步放出当然你问我们慌吗?也慌马蜂窝,一家几百亿的公司有一万种手段把我们玩死数据一删,倒打一耙改下点评日期,倒打一耙数据捏在他们手里而且我们一个写字的,三个码农没有马蜂窝那么强大的法务团队搞不好哪天就被他们扳倒了想到这里,我就觉得郁闷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捅马蜂窝?我们是不是做了一件错事?说起捅马蜂窝的缘由,有点曲折乎睿数据的团队几个同学回国没多久,参加创业大赛没想到吃外卖拉了肚子一怒之下去平台差评反而被污蔑诋毁碰巧这几位同学在美国藤校学的都是数据挖掘、语义分析因此决定训练一个模型用于筛选餐饮点评中的水军当时恰逢马蜂窝铺天盖地的打广告就决定拿他们练练手谁知道越爬越奇怪这点评怎么还带”简明英汉词典“的这才发现马蜂窝的点评抄袭严重于是决定寻根究底这一挖,就是四个月9月份,乎睿数据团队带着这份起底报告找了国内几家知名的科技媒体他们听说了事情很积极但是一听说主人公是马蜂窝都沉默了10月14号,乎睿数据的团队找到了我众所周知,我是一个头铁博主过去锤过的公司不知道有多少个因此看到这个丑闻一股熟悉的邪火就上来了动了175亿的大蛋糕算个啥?为了将来在中国吃外卖不用拉肚子干他娘的一票我们,也在这里要求马蜂窝公布你们查证的结果否则我们将视为诽谤并且发起反诉今天七家媒体采访了我无一例外都问到了这个问题“社区数据造假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你在揭发时就没有想到吗?”我觉得很可悲因为一个东西已经成为潜规则大家也都接受了这件事情因此点出来皇帝没穿衣服反而会被嘲笑“不会阅读空气”是啊,你灌水,我也灌嘛一部电视剧,160亿播放一条微博,1亿转发到最后想做实事的人也被逼着买量,灌水久而久之就比谁灌水能力强最后劣币驱逐了良币虚假摧毁了真实我最感到悲哀的是我们只是说了一句“皇帝其实没穿衣服啊!”就遭到马蜂窝疯狂的攻击以后还有谁敢去戳破各种泡沫?我们期待法院作出公正的裁决因为这个案子最终将决定未来中国二十年互联网的走向被水军骚扰的不厌其烦的你被软文欺骗、利用的愤怒的你对各种虚假、抄袭深恶痛绝的你请你关注这一场官司因为这一场官司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未来二十年到底是要活在水军、造假、抄袭中还是活在一个没那么繁荣但诚实能得到回报真话可以得到保护的世界?“大圣,此去欲何?”“踏南天,碎凌霄。”“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 [详情]

phoenixtv | 2018年10月22日 17:35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