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彪悍人生不需要解释的罗永浩 如何沦落到要卖艺还债?
彪悍人生不需要解释的罗永浩 如何沦落到要卖艺还债?

   【相关报道】 被限制消费后称“卖艺”也要还债 罗永浩如何自救? 曾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的罗永浩,如何一步步沦落到要“卖艺还债”?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阿晔 二水 47岁的罗永浩彪悍不再。 一个优秀“相声表演艺术家”的素养就是——即便上了“老赖”名单,也不忘自我调侃。 11月3日,罗永浩被限制消费的消息迅速登上热搜。随后,他在微博上发布“一个‘老赖’CEO的自白”,称自从去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债6个多亿。但在过去10个月里,已经还掉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个人帮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 他还一再保证自己肯定会还钱,“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我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并调侃自己的“创业过程算是相当完整了”。 罗永浩的自白书 从“给我时间,我可以让你们所崇拜的手机品牌都倒闭”的豪言壮语,到现如今略显凄凉的“卖艺自白”,罗永浩这些年一直备受争议。 有人为他的理想主义摇旗呐喊,希望他能“草根逆袭”;也有人冷嘲热讽,称他是活在梦里的“骗子”,沦落到这一步就是“活该”。 但不管外界怎样评价,罗永浩始终没有停止尝试,从牛博网、锤子手机到社交软件,再到电子烟,他一次次追逐风口。 可惜,每一次他都没能扑腾出太大水花,而今还把自己折腾成了“老赖”,也是一言难尽…… 1、成也手机,败也手机,赖也手机 提起罗永浩,首先想到的是锤子手机。 2017年,罗永浩曾口出豪言:“给我时间,我可以让你们所崇拜的手机品牌都倒闭”。两年后,他却因为锤子手机成了“老赖”。 而这也不是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锤子科技)第一次做被告。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可查询到,自今年以来,锤子科技及其下属企业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因拖欠设备货款和手机订货预付款被多家公司告到法院。 随着官司的增多,罗永浩已经接到5次限制消费令。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锤子科技已经陷入了资金匮乏的境地。 2012年,带着理想进入国产智能手机市场的罗永浩曾说要“做东半球最好的手机”。但遗憾的是,锤子科技没能帮老罗实现过去的豪言。 那一年,罗永浩获得第一轮天使投资900万元,锤子科技正式成立。1年后,罗永浩也拿出了基于安卓系统的SmartisanOS。但在新机发布会现场,该手机操作就BUG频出。 到了2014年,锤子手机诞生,命名为Smartisan T1。可新机发布没多久就出现代工厂家产能危机,罗永浩不得不亲自前往手机生产线,用了几个月才解决危机。这次危机直接导致T1销量惨淡,仅卖出25万台。 2015年12月,锤子科技宣布将在当月29日发布T2,然而就在发布会前一周,代工厂家又一次出现问题。负责T2的代工厂中天信破产,老板刘超强失联,并拖欠工厂员工3个月工资未发。 此后的几年间,锤子科技频繁传出资金困局。虽然都在罗永浩的斡旋下得以化解,但他不得不面对其手机业务处于越来越边缘化的处境。 到了2018年,外忧内患的状况让他不能再打肿脸充胖子。 2018年11月,锤子科技因资金荒导致无法支付员工工资。公司位于北京望京北路的中国数码港办公楼下面,一度有不少人拉起了“锤子科技,还我血汗钱”的标语。当时还有消息称,锤子科技已经在全公司范围内大量裁员,只留40%工作人员。 在经历了资金链紧张、亏损、裁员等一系列风波后,2018年年底,罗永浩卸任锤子科技董事长一职,转而担任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由之前的罗永浩变为温洪喜,朱萧木、钱晨等10位董事纷纷退出。 故事发展到这里,罗永浩已经很惨了,可命运还是不肯放过他。据某大数据发布的2018年度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排行榜显示,锤子科技在20名开外,累计销售量不足500万台。 曾经信誓旦旦的罗永浩,这次终于对智能手机死了心。 今年4月,其手机业务被打包卖给了字节跳动。也就是一周前,坚果手机新品发布,只是再也不会出现那个胖子的身影。 2、年度最惨人物 试水智能手机失败后,罗永浩只能另寻出路。彼时,他注意到了一个新玩意——电子烟。 2018年底,全球电子烟老大JUUL豪气地给1500名员工发放了总计20亿美元的年终奖,人均130万美元。这让JUUL在中国的社交平台上快速走红,也刺激了罗永浩的转型之路。 有报道称,罗永浩曾透露自己做电子烟的初衷除了看好行业以外,还希望通过电子烟实现盈利,为锤子科技还欠下的供应商货款。 2019年4月,罗永浩在微博上披露了自己与锤子前高管彭锦洲共同创立的电子烟品牌——小野电子烟。他的加入让小野电子烟一出生就成为焦点。3个月后,便有媒体报道称,小野电子烟已经完成了3000万元左右的融资。 对于电子烟这个2019年科技圈最瞩目的风口,罗永浩寄予了很大期望。 为了在年轻人群体中打开市场,小野电子烟花了一千多万请来陈冠希做特邀创意官,推出了一支时长为1分钟的品牌广告。视频中,陈冠希切换了多个场景和造型,说出了“不要那么野,小野一下就好”的广告语。 陈冠希的广告 可现实把罗永浩的野心彻底浇灭。 今年央视3.15晚会上,曝光了电子烟也会释放有害物质,危害吸烟者和被动吸烟人群的健康,同时也会使人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 就在3天前,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布通告,明确规定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通告表示,此举主要为了防止未成年人通过互联网购买并吸食电子烟,进一步保护未成年免受电子烟侵害。 就在该通告发出的几个小时前,罗永浩还在微博转发了“vvild小野一次性雾化电子烟”双11在电商平台正式开售的消息。 罗永浩微博截图 年底盘点科技类2019年度悲惨人物,估计罗永浩要做榜首了。 3、自负的“风口杀手”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这是“老罗语录”中流传最广的一句话。而在开始做手机之前的人生前半程,罗永浩的确有底气说出这句话。 1989年,因为受不了学校“愚蠢的制度和弱智的老师”,正在读高二的罗永浩退学了。此后,他筛过沙子、摆过地摊、卖过二手车、做过期货,甚至以短期旅游的身份到韩国打工。 一般人在这种境况下,可能很快就会“躺平”任生活蹂躏,但罗永浩不。 他曾经为了移民上过英语口语课,也曾帮做传销的朋友讲过半年培训课,有了“英语基础+传销口才”的技能组合,他就大胆给俞敏洪写了一封万字求职信: “给我个机会去面试或者试讲吧!我会是新东方最好的老师,最差的情况下也会是‘之一’。” 试讲了三次,高中肄业的罗永浩竟然真成了新东方的英语老师,并因犀利风趣的授课风格受到学生喜爱,讲课的片段也被传到网上,“老罗语录”就此诞生。 一时间,他成了迷茫的文艺青年寄托生活希望的灯塔。众多追随者纷纷振臂高呼:“信老罗,得永生。”这让他不禁飘飘然,觉得自己或许真有改变世界的能力。 于是,他离开了成就了他的新东方,开始自己创业。 当时,正是长博客兴盛的时候,各路名人都有着宣泄不完的表达欲。罗永浩办了一个牛博网,并拉来韩寒、柴静、梁文道、冯唐、连岳等人入驻。 2008年牛博网全胜之时,其日访问量超过百万。但好景不长,由于微博兴起,再加上言论尺度过大,牛博网不得不关门大吉。 随后,罗永浩重操旧业,办起了英语培训机构。结果培训学校刚有点起色,他又不想干了,理由是不喜欢,觉得没劲,不是自己想干的。 这人生态度,的确足够彪悍。 转折是从罗永浩决定做手机那一刻开始的。 在初代iPhone上市时,罗永浩说,现在的手机做得太差,“而论用户体验、审美、营销推广、恋物、完美主义倾向这五项,我都不输乔布斯。” 他甚至公开说:“我不稀罕赚你的臭钱,我做手机是为了改变世界。” 这些话不免让人觉得罗永浩太自恋。 有人一针见血地评价说:“文艺青年就是这样,一旦生活给他点好脸色,他就得寸进尺,觉得自己干什么都行。”然而,现实终将教会罗永浩如何做人。 做手机、搞聊天宝、卖电子烟,他一次次追逐风口,一次次被狠狠打脸,一度被网友讽刺为“风口杀手”。归根结底,在于他过分自负,认为自己是一个天才企业家,但实际上他甚至做不到像一个企业家。 他所有的故事,都源于自身的这个认识偏差。一个人克服欺骗和自欺,去真正了解自己,是非常艰难的。 47岁的罗永浩彪悍不再。而经过这个艰难的2019年之后,也许他能学会更好地认识自己。[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19年11月04日 03:21
罗永浩被列老赖 该用老赖形容破产企业家吗?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11月04日 02:49
孙宇晨回应聘请罗永浩:不用做任何工作 代言即可
孙宇晨回应聘请罗永浩:不用做任何工作 代言即可

   孙宇晨回应年薪百万聘请罗永浩:不用做任何工作 代言即可 11月3日,罗永浩 发微博长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引发关注。随后,孙宇晨 连发三条博文称,愿意出百万年薪聘请其担任创业精神代言人。孙宇晨回应称,现在看热闹的人多,自己希望真金白银表示支持。[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11月04日 00:51
被限制消费后称卖艺也要还债,罗永浩如何“自救”?
被限制消费后称卖艺也要还债,罗永浩如何“自救”?

  被限制消费后称“卖艺”也要还债,罗永浩如何“自救”?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4日电(常涛)最近几天,因为三件事,罗永浩“又双叒”成了关注焦点:一是10月31日,锤子举办了一场首次没有罗永浩参加的发布会;二是11月1日,罗永浩新创业领域电子烟迎来了监管禁令;三是11月3日,罗永浩被法院限制消费。有网友表示“心疼老罗”,也有网友调侃罗永浩是“风口杀手”“行业终结者”。罗永浩则在微博发布了《一个“老赖”CEO的自白》称若有不测,会靠“卖艺”把债还完。此前已经历多个梦“碎”时分的罗永浩,这次还能完成“自救”吗?资料图 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欠债370万被限制消费,罗永浩回应11月3日下午,罗永浩被限制消费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当日,消息称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锤子科技)和罗永浩被江苏省丹阳市人民法院发文限制消费。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这份限制消费令是10月30日发布的。该法令指出,丹阳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4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因锤子科技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对锤子科技采取限制消费措施。根据限制令,锤子科技(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罗永浩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包括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等。来源:罗永浩微博3日晚,罗永浩在微博发表《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一文对此事作出回应。他表示,自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其中自己签署了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罗永浩称,到目前为止,在过去的10个月里,锤子科技已经还掉了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罗永浩个人也以各种方式筹款帮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我会继续努力,在未来的一段时期把债务全部还完。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我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罗永浩表示。新创业领域迎来监管禁令2018年底,锤子科技接连曝出资金断裂、大幅裁员等负面消息。今年3月,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罗永浩退出聊天宝股东行列,畅呼吸科技“卖身”他人。而曾被视为罗永浩翻身机会的聊天宝,也最终团队解散,不了了之。有人说,聊天宝的样子,就是罗永浩梦想破灭的样子。在锤子科技、聊天宝双双折戟后,就有人开始为罗永浩的下一站进行了设想,其中包括做相声演员、卖电子烟、写回忆录等。最终事实证明,罗永浩的选择是风口上的电子烟。来源:罗永浩微博10月30日,限制消费令发布的同一天,罗永浩在微博宣布了全新的小野电子烟产品“小野流金岁月系列”。工商信息显示,小野电子烟隶属于深圳小野科技有限公司,其创始人彭锦洲曾任锤子科技总裁,与罗永浩关系密切。9月17日,罗永浩在微博承认,其是小野科技的主要合作人。11月1日15时左右,罗永浩在微博转发了小野电子烟即将发售新品的消息。不过,他可能没想到,20分钟后,针对电子烟的监管禁令随即出台。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外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称,为进一步加大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保护力度,防止未成年人通过互联网购买并吸食电子烟,自本通告印发之日起,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有不愿具名的电子烟公司内部人士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目前获得电子烟的最主要途径是互联网,限制线上渠道对大小品牌影响都很大。”有媒体报道称,电子烟头部厂商线上渠道贡献收入约占10%左右。不过,该内部人士表示:“肯定比这多。”针对电子烟线上销售禁令,一些网友调侃道:“罗老师,太难了”“最心疼的是罗永浩”。罗永浩还能“自救”成功吗?在创办锤子科技之前,罗永浩卖过药材、干过烧烤、经营过批发市场、办过英语培训班,也做过网站,这些经历使他在一些粉丝眼中带有励志的色彩。那么,这次罗永浩还能“自救”成功,再次化身励志代表吗?资料图 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目前,对于罗永浩来说,筹钱或许是最紧要的事情。颇为戏剧的是,4日凌晨,波场TRON基金会创始人孙宇晨转发罗永浩微博称,“波场愿意先出一百万人民币一年聘请罗永浩老师担任我们的创业精神代言人,如果效果拔群,后续愿意持续追加一千万投入,助罗老师早日还清债务!”值得一提的是,孙宇晨是今年巴菲特午餐的竞得者。不过随后,他借此大肆炒作,最终晚宴取消。而孙宇晨也被贴上了“过度营销”的标签。针对孙宇晨此次行为,有网友评论称:“蹭流量的来了。”在罗永浩被限制消费的消息公开之前,10月31日,锤子在北京举行了一场新品发布会。这是锤子“卖身”后第一场发布会,也是没有罗永浩的第一场发布会。这是否意味着罗永浩今后将告别发布会的舞台,而众多网友再也没法听到他的“罗氏相声”了?11月3日,罗永浩发布微博调侃自己是“一个因经营企业无能,给相关机构和个人带来诸多麻烦和痛苦的失败者”。他还表示他没有逃避失败的责任,坚信打翻身仗没那么难,“我们12月初发布会上见”。此前,罗永浩在微博上表示将于12月初召开发布会,但是此次发布会跟手机没关系,也不是电子烟、家电、智能家居等产品。(中新经纬APP)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11月03日 23:50
丹阳法院回应罗永浩“卖艺”也会还债:希望说到做到
丹阳法院回应罗永浩“卖艺”也会还债:希望说到做到

  丹阳法院执行局局长回应罗永浩“卖艺”也会还债 :欢迎!公众人物更应做好表率 扬子晚报网11月4日消息,罗永浩因为欠下370万元的货款,竟然上了“老赖”名单!3日,罗永浩被丹阳市人民法院限制消费的消息迅速成为网络热搜。罗永浩在微博上就此事公开发长文回应称:“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我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 说起罗永浩,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坚硬”的标志性产品——锤子手机。同时,还有那句有关锤子手机的豪言壮语:“给我时间,我可以让你们所崇拜的手机品牌都倒闭”。 任何时候,罗永浩留给人们的印象,都是看上去十分“坚挺”!此次也不例外,即便是被丹阳法院限制“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罗永浩在微博上以《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为题的公开回答,依旧硬朗,依旧“爷们”。 首先,罗永浩自嘲自己是“老赖”CEO;再者,十分硬气地陈述“公司在过去十个月已经还掉三亿元债务,自己也以各种方式筹款帮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 最后,更是隔空回话丹阳市法院的“限制令”称:“在未来的一段时期把债务全部还完,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我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并且,文中还不忘以马克吐温和史玉柱自励,调侃:“战士还可以‘卖艺’还债”,由此“请大家放心”。 对于罗永浩的这一“坚硬”回答,发布“消费限制令”的丹阳法院如何看?4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了丹阳市法院执行局陈国鹰局长。陈局长明确表示:欢迎!同时;他还强调警示:作为社会公众人物,更应给社会大众做好“诚信”的表率。 陈局长告诉记者,对罗永浩发出“消费限制令”,法院是依照法律程序依法作出的裁定,而并不是基于罗永浩本人是一名社会公众人物。并且,罗永浩只不过是法院依法发布“消费限制令”中的一人。 其次,对于“老赖”罗永浩的这一表态,陈局长说法院已经注意到了。对于他的这一态度,法院肯定表示欢迎,并希望罗永浩说到做到,尽早偿还其所欠债务。同时,希望锤子科技及罗永浩本人,与立案执行申请人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就申请执行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早日达成执行和解,法院也好早日解除对罗先生的“消费限制令”。 陈局长强调,在法治社会,每个人都应该讲诚信、重诚信,做诚信人,干诚信事。而作为一名社会名人,不管是罗永浩还是其他名人,法院认为,在诚信方面,他们都应该起示范效应,做讲究诚信的“带头模范”。[详情]

扬子晚报 | 2019年11月03日 23:04
罗永浩上“老赖”名单 曹德旺:如此称呼破产企业家不公平
罗永浩上“老赖”名单 曹德旺:如此称呼破产企业家不公平

  【侨报讯】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及罗永浩因欠款370余万元(人民币,下同),被法院限制消费。     罗永浩(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北京青年报》3日报道,限制消费令显示,江苏丹阳市法院于2019年9月4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因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对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判决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支付货款370余万元。 根据法院限制消费令,限制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及单位(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罗永浩购买不动产、旅游、度假、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等高消费行为。 罗永浩随后回应此事表示,自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目前已经还清3个亿,会在未来的一段时期把债务全部还完。 上海观察者网报道,对于罗永浩被限制消费一事,不少大陆媒体称罗永浩成为“老赖”。在3日举行的第三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上,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呼吁,称破产企业家为“老赖”不公平。 他说:“企业家的事业是风险事业,要鼓励他们继续努力奋斗,要从人格上尊重他们。把‘老赖’两个字去掉最好,是起码的尊重。” 不过,欠债不还的企业家真的不可以称为“老赖”吗? 2016年,在外界看来乐视的生意正如日中天,熟料当年11月,因手机供应链问题,加上此前大肆烧钱扩张,乐视债务危机突然爆发。周旋无果后,贾跃亭撂下一句“下周就会回国”,来美国造车,把烂摊子丢给妻子甘薇、兄长贾跃民。 贾跃亭早在2017年8月起,就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目前其相关的被执行案件已多达18件。 一个多月前,贾跃亭在向甘薇共支付51万美元家庭抚养费后,10月11日夫妻两人向法院提出离婚。两天后,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了个人破产重组。 此举若实现,将通过债权人信托,把贾跃亭在美国的全部资产转让给债权人。据披露的破产申请书显示,贾跃亭目前有债权人将近200位,他的债务最高可达700亿元。 在巨额债务面前,外界普遍质疑贾跃亭这接连的离婚、破产操作背后另有隐情。 有分析认为,贾跃亭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实际上是破产保护——尽管会进行一轮破产清算,但只要他偿还破产清算计划中的款项,就可以根据美国法律免除剩余的债务。而在此前申请离婚,则可将他与甘薇的财产分割开,尽量避免家庭受到他个人破产的影响。 而贾跃亭的债券人们则被迫与贾跃亭在美的资产——FF股权捆绑,此后只能企盼FF造车成功。 无论外界的猜测正确与否,贾跃亭“老赖”的帽子都已经戴牢。或许他也曾寄希望于造车还债,当一个忍辱负重的“英雄”,但最终他不仅低下头,还躬下身,一纸个人破产申请,把债权人们架到FF的火上。 如果说罗永浩和贾跃亭们成“老赖”实属无奈,江佩珍被列为“老赖”就有些耐人寻味。 近日,家喻户晓的“金嗓子喉宝”创始人江佩珍也被法院下达限制消费令。事情的起因是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与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间的广告合同纠纷。 这场官司法院认定双方广告合同实质性成立,以《盖世音雄》未完成保点收视率,和《蒙面唱将猜猜猜》完成了保点收视率为准,裁判金嗓子食品支付给星空华文余下5167万元广告费。 裁判生效后,因金嗓子食品一直没有支付余下的广告费,最终江佩珍被列入了“老赖”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成都《每日经济新闻》指出,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目前资产状况较为良好,2018年全年收益为6.94亿元,同比增长约11.2%;实现毛利5.17亿元,同比增长约18.6%。截至今年6月30日,金嗓子集团流动资产净值约为6.23亿元。金嗓子集团看似并不缺钱。 而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布的相关执行信息情况,似乎也印证了这点。对广西金嗓子以及实际控制人江佩珍的失信执行信息显示,广西金嗓子的具体失信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且截至该信息发布日,该公司全部未履行上述义务。 江佩珍这样的情况也被网友调侃为“匪夷所思”。 严格来说,所谓“老赖”指的是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有钱不还”。“失信被执行人”与“限制消费”实际上是有区别的。 中国法院切实解决执行难信息网的执行指南中介绍,“没钱可还”和“有钱不还”两种还是应该有所区别的。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条件就是“有钱不还”,其立法的本意是对恶意不还钱的被执行人所采取的一种信用惩戒手段。而“限制消费”只要被执行人没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就可以采取限制消费措施,立法的本意也是敦促被执行人积极履行义务。(完)[详情]

侨报 | 2019年11月03日 20:44
孙宇晨喊话愿聘请罗永浩 一百万元人民币一年
孙宇晨喊话愿聘请罗永浩 一百万元人民币一年

  欲百万聘请罗永浩 孙宇晨喊话愿百万年薪聘请罗永浩 11月4日凌晨,针对罗永浩愿意“卖艺”还债一事,波场币创始人孙宇晨在微博宣布,波场愿意先出一百万人民币一年聘请@罗永浩 老师担任我们的创业精神代言人,如果效果拔群,后续愿意持续追加一千万投入,助罗老师早日还清债务! 孙宇晨强调:“真诚相请,希望罗老师把第一次的‘卖艺’机会留给我!” 今天上午,孙宇晨再发微博称:“昨日看到@罗永浩 老师的文章很感动,转发力挺,表明自己的态度。一方面表达对于创业者敬意,一方面让供应商拿到款项,实现双赢。至于百万只是个数字,千万追加也是个态度,具体只要罗老师愿意,我们可以谈出一个满意的合作方案!最终弘扬永不言败的创业精神!” 有意思的是,孙宇晨的微博还带上了#孙宇晨欲百万年薪聘请罗永浩# 的话题。 近日,由于涉及合同纠纷,江苏丹阳市人民法院对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发布了限制消费令。 根据这个限制令,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及单位(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罗永浩不能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能在星级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高消费,不能购买不动产,不能旅游和度假…… 11月3日晚间,罗永浩对于自己成为“老赖”做了长文回复,详细解释了背后原因,并承诺在未来的一段时期把债务全部还完,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他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详情]

TechWeb | 2019年11月03日 20:17
罗永浩悲情告白:卖艺还债!网友称比下周回国强多了
罗永浩悲情告白:卖艺还债!网友称比下周回国强多了

   来源:中国基金报 罗永浩老师最近“太难了”。11月3日,据丹阳市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及罗永浩被限制消费,不得选飞机二等以上舱位。 这个事件上了热搜,罗永浩本人也刚刚在微博上解释了一番。 而前几天,罗永浩追逐的电子烟风口似乎又要凉了。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联合发布通告,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 有网友认为,罗永浩是“风口杀手”。 罗永浩被限制高消费 11月3日,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10月30日,丹阳市人民法院向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锤子科技)颁发“限制消费令”:由于该公司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对锤子科技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并限制该公司及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罗永浩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 (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 (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 (六)旅游、度假; (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 (九)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据悉,限制消费令限制高消费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财产减损。限制消费令显示,立案日期为2019年9月4日。 限制消费令还称,“如你单位(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因私消费以个人财产实施前述行为的,可以向本院提出申请。如你单位因经营必需而进行前述禁止的消费活动的,应当向本院提出申请,获批准后方可进行。” “如违反限制消费令,经查证属实的,本院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予以罚款、拘留;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罗永浩:没有选择破产清算 即便公司关掉,个人也会“卖艺”还完债 11月3日晚间,针对相关报道,罗永浩晚间在微博上发长文回应,称自从去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债6个多亿。但在过去10个月里,已经还掉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个人帮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 此前的10月31日,原锤子科技COO、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总裁吴德周在坚果手机新品发布会上表示,今年初,坚果手机团队整体加入字节跳动,罗永浩已经离开了坚果手机团队,感谢他过去几年为公司的付出,也感谢罗永浩对这次发布会的帮助和支持。 他还表示已经还掉了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这期间公司质押股权和变更法人之类的行为,也是为了还债工作所必须的继续经营需要,不是为了赖掉公司债务。 最后,他向债权方、投资人和所有关心锤子科技的朋友表示道歉,锤子科技还是会继续做下去,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像马克吐温和史玉柱一样偿还债务。 这家公司也很惨 先后被贾跃亭、罗永浩坑了 事因要从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说起,该公司自2017年5月成为锤子充电器供应商,一年时间内为锤子公司供给3755991.6元的货量。但截至到2018年11月1日,锤子公司却仅支付5万元货款,只有总货款的75分之一!剩下的3705991.6元到目前还未归还,最终忍无可忍的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将锤子公司告上了法院。 更有意思的是,起诉后,经双方协商,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做出了让步,与锤子公司签订了一份《债务处置协议》。协议内容为将还款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为2019年1月31日前支付1111797.48元,第二步为2019年2月1日起至2022年1月31日的三年内支付剩下的2594194.12元。 很明显,锤子公司连第一步的1111797.48元都未还上,甚至在随后的2019年8月6日法院判决中,锤子公司未派出代表出席。尔后,丹阳市法院于9月4日立案执行此案,于是就在10月30日有了限制消费令。 而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之前和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公司、贾跃亭有过类似诉讼。 …… 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主要业务包括充电头、充电宝;之前给乐视代工过快充头,算是国内有一定体量的充电头代工厂。 网友们评论 罗永浩最近过得十分不畅 先是被迫卖掉锤子公司的手机业务,离开了手机团队。再是自己新的创业项目遭遇了严重打击——11月1日,国家发布通告,要求电商平台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中间还穿插了老罗与锤子科技前同事的纠纷,被网友笑称是名副其实的“热搜体质”。 为了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外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其中通告明确要求: 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 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 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 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而就在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外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的当天,罗永浩与彭锦洲联合创办的小野电子烟正在参加“IECIE上海蒸汽文化周”,小野的官微还宣布其一款V系列产品将在网上限量发售11天,另外一款A系列新品也开启预定,本打算11月11日要正式发售,罗永浩和彭锦洲都转发了相关的预售信息。 成立于2012年的锤子科技,曾经充满了罗永浩的个人情怀主义。2013年,罗永浩在微博透露将锤子的英文名命名为Smartisan。而Smartisan由smart和artisan组成,意为只能手机时代的工匠。 继2013年A轮获得紫辉投资7000万投资后,14年锤子B轮融资再获得由紫辉领投、海通创意资本及和君资本跟投的2亿人名币。根据媒体报道,及至2018年年底,锤子已经完成8轮,超17亿的融资。 罗永浩对锥子最得意的地方在于,将产品做到了极致,他曾经在2017难跨年演讲时提到,用户其实并不真正知道自己最想要的产品是什么样,而是看到这件产品之后就知道这就是自己喜欢的。在一向自负的罗永浩心中,乔布斯才是偶像。 分水岭在2018年,锤子迎来了高光时刻,却也迎来了背后的至暗时刻。5月15日,罗永浩包下鸟巢,举办了自锤子成立以来最大的一场发布会。并且一口气推出包括坚果R1、坚果TNT工作站在内的旗舰新品。 还来不及开心。锤子迅速迎来了滑铁卢,资金链断裂、大规模裁员的消息甚嚣尘上。18年10月,“成都分公司面临解散“的新闻更是将锤子推到风口浪尖。而从去年12月26日开始,罗永浩陆续退出锤子旗下的4家子公司法定代表人。 值得一提的是,罗永浩并未真正退出锤子,只是将旗下的坚果品牌以及手机业务卖给了字节跳动。2019年初,字节跳动逐步接受锤子科技。而启信宝显示,锤子旗下的“坚果科技”的微信公众号账号主体也变更为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而根据天眼查的信息,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依旧为罗永浩,持股比例高达22.67%。 自此,失去坚果的锤子一蹶不振,而老罗,也将重心移到新的电子烟蓝海。[详情]

新浪科技综合 | 2019年11月03日 19:30
孙宇晨:波场愿出100万聘请罗永浩 效果好则追加千万
孙宇晨:波场愿出100万聘请罗永浩 效果好则追加千万

   新浪科技讯 11月4日早间消息,继罗永浩被曝出由于欠款而被限制高消费后,波场TRON基金会创始人孙宇晨转发微博力挺,称“创业维艰,永不放弃!波场愿意先出一百万人民币一年聘请罗永浩老师担任我们的创业精神代言人,如果效果拔群,后续愿意持续追加一千万投入,助罗老师早日还清债务!” 据丹阳市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及罗永浩被限制消费。针对相关报道,罗永浩晚间在微博发长文回应,称自从去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债6个多亿。但在过去10个月里,已经还掉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个人帮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 波场TRON基金会创始人孙宇晨在今年6月,以45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55万元)拍下巴菲特慈善晚宴,并为此大肆造势。但一番折腾后,晚宴取消。 7月孙宇晨在微博发布道歉信,对于巴菲特午餐一事,他表示,这段时间经历了人生前所未有的风波,由于自己言行不成熟,年轻气盛,口无遮拦,渐渐演化成一场失控,失速,失败的过度营销。 孙宇晨表示,未来因病将修整一段时间,减少微博发声,闭门谢客,减少媒体的采访,将从营销炒作回归区块链技术的深耕与研发。 [详情]

新浪科技 | 2019年11月03日 15:46
被限制消费 罗永浩回应:3个亿债务会全部还完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11月03日 10:26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