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瑞幸咖啡退市成定局,董事会改组有多大影响?
瑞幸咖啡退市成定局,董事会改组有多大影响?

  记者:陈维城  瑞幸咖啡财务造假面临退市或成定局。北京时间6月26日,瑞幸咖啡公告称,将撤销召开听证会的请求,股票将在6月29日开盘时停牌。 瑞幸咖啡今日发布声明称,瑞幸咖啡公司将于6月29日在纳斯达克停牌,并进行退市备案。在国内消费市场方面,瑞幸咖啡全国4000多家门店将正常运营,近3万名员工仍将一如既往的为用户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公司衷心感谢广大消费者的支持厚爱,并再次为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向社会各界诚挚道歉。 此前,瑞幸咖啡收到两份退市通知。北京时间5月19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通知,要求从纳斯达克退市。对此,瑞幸咖啡计划在纳斯达克摘牌前举行听证会。5月20日凌晨,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发布个人说明称,目前公司已根据阶段性调查结果,第一时间处理相关责任人、重组董事会、更新管理层、积极进行整改,但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对此个人深感失望和遗憾。 北京时间6月23日,瑞幸咖啡公告称,因公司未能提交截至2019年的年度报告,公司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当时,瑞幸咖啡解释称, 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财务报表编制流程延迟以及先前披露的内部调查悬而未决,公司无法提交年度报告。 根据公告,纳斯达克将在6月25日举行听证会,但瑞幸咖啡在6月24日决定撤回召开听证会的要求。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申请听证是瑞幸咖啡应享有的一项权利,既然是当事人的一项权利和自由,当然也可以放弃。瑞幸咖啡承认财务造假,听证会上也难说出更多新的理由了。 ” 长期关注投资者权益保护的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表示,瑞幸咖啡撤回召开听证会申请,意味着接受退市。纳斯达克法律总顾问办公室已通知瑞幸咖啡,公司股票将于6月29日开市停牌,并且在所有上诉期结束后,纳斯达克将发退市表格通知退市。 瑞幸咖啡董事会成为权力的角逐场。6月20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计划在7月5日下午3点召开特别股东大会(EGM),重点讨论该公司董事会的改组问题,包括解除董事长陆正耀的董事任命,黎辉、刘二海的董事任命,以及独立董事Sean Shao的任命。 此前,瑞幸咖啡的董事也相继辞职。6月19日,瑞幸咖啡提交公告显示,独立董事濮天若辞职,至此,瑞幸咖啡审计委员会和特别独立委员会成员将剩下Sean Shao和WaiYuen Chong,其中Sean Shao为上述两个委员会主席。4月份,独立董事托马斯·迈耶(ThomasP.Meier)辞职。 对于公司董事会的重组外界猜测众多。董毅智认为,“董事会重组背后,有观点认为是陆正耀在自救,调查委员会的两个投资人退出,对后续调查的影响应该大于退市本身。” “董事会成员要站好最后一班岗,一直工作到7月5日选举新的一届董事会。”刘俊海表示,由谁来担任公司董事,既能保护公众投资者的权益,又能顾及创始股东的利益诉求。要找到这样的董事也挺不容易的。[详情]

新京报 | 2020年06月26日 21:07
陆正耀遭弹劾,“铁三角”反目,瑞幸退市前夜风云突变
陆正耀遭弹劾,“铁三角”反目,瑞幸退市前夜风云突变

  来源:财经十一人 大钲资本董事长黎辉和愉悦资本执行合伙人刘二海与陆正耀合作多年,连续参与了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和瑞幸咖啡三个项目,三人一度被外界誉为“铁三角”。然而,在瑞幸的财务造假和退市危机中,“铁三角”走向反目。 图/视觉中国 文 |  余乐   编辑 | 马克 瑞幸咖啡注定是一家“不走寻常路”的公司。在创造了最快上市、最快退市等一系列纪录之后,瑞幸在停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里又制造了一连串的叹号和问号。 6月27日凌晨,瑞幸发出公告,称董事会经多数决议,要求陆正耀辞去董事长和董事职务,并将于7月2日召开董事会讨论免去陆正耀的职务。公告还暗示公司内部调查已发现陆正耀本人参与财务造假的证据。 6月26日晚间,瑞幸咖啡(LK.O)公告称放弃退市听证,并将于6月29日开盘时停止交易。这意味着26日就是瑞幸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开盘后,瑞幸股价暴跌,盘中数次熔断,最终收于1.38美元,暴跌54%。从2019年5月17日挂牌至今,瑞幸仅13个月就走完了从上市到退市的全过程。 5月15日,瑞幸接到纳斯达克的摘牌通知,5月19日,瑞幸公告称计划申请听证会为自己辩护,5月23日,纳斯达克通知瑞幸将于6月25日举行听证会,但瑞幸在6月24日通知纳斯达克放弃听证会。 此前不久,陆正耀提议于7月5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议题是免去包括自己和黎辉、刘二海、邵孝恒(Sean Shao)四人在内的董事职务。瑞幸董事会则在6月27日的公告中号召股东反对免去邵孝恒的职务,以免干扰其领导的内部调查。这表明瑞幸董事会内部的矛盾已经彻底公开化。 两位知情人士分别对《财经》记者透露,黎辉、刘二海都是看到新闻才知道陆正耀准备召开股东大会并免去他们的董事职务的,而且两人都不同意退出董事会。 大钲资本董事长黎辉和愉悦资本执行合伙人刘二海与陆正耀合作多年,连续参与了后者的神州租车(0699.HK)、神州优车(838006.OC)和瑞幸咖啡三个创业项目,在瑞幸咖啡的高速上市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们三人也因此一度被外界誉为“铁三角”。然而,在瑞幸的财务造假、退市、争权风波中,“铁三角”最终走向了反目。 董事会刀光剑影 前述知情人士透露,瑞幸财务造假被审计方安永发现后,“铁三角”的关系就出现了裂痕。黎辉、刘二海在接到安永提交的瑞幸造假报告后,支持将结果公诸于众,并支持邵孝恒领导独立调查委员会详查造假原委,这些均与陆正耀意见相左。调查结果迟迟没有公布,也加深了黎辉和刘二海的不满。 就此说法,《财经》向陆正耀一方求证,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双方的矛盾最终体现在了董事会成员的任免上。自从瑞幸咖啡4月2日自曝财务造假以来,这家公司的董事会就陷入了震荡之中。当月,外籍独董托马斯·迈耶则宣布辞职。5月11日,在调查中被发现参与造假的COO刘健和CEO钱治亚被免职,补充进了新任的高级副总裁曹文宝和副总裁吴刚。6月16日,独立董事濮天若又宣布辞职。 6月19日,瑞幸咖啡官方网站上发出通知,称将于7月5日在北京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讨论议题包括免除陆正耀、黎辉、刘二海和邵孝恒四人的董事职务,并增补曾英、杨杰两名独立董事。 曾英是美国奥瑞律师事务所北京办事处合伙人,杨杰则是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副院长,从公开资料来看,两人此前与瑞幸均无交集。 这份署有陆正耀亲笔签名的通知当时并未出现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公告系统中,直到6月27日凌晨才与董事会要求陆正耀辞职的公告一起发布。 6月20日后,瑞幸董事会里的外部董事对陆正耀发起反击,27日的公告据信体现了他们的意志。公告要求陆正耀辞去董事会主席的职务,并将于7月2日召开董事会,商讨免除陆正耀董事会主席职务的议题。此外,董事会虽确认7月5日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但在公告中号召股东反对免去邵孝恒的独立董事职务,因为这将扰乱邵孝恒担任主席的特别委员会对财务造假的调查。 特别委员会最初由邵孝恒、濮天若和庄伟元三名独董组成,但濮天若已经离职。如果邵孝恒也离开,委员会就将只剩下庄伟元一人。 公告中称,要求陆正耀辞职的依据是“董事会特别委员会在内部调查中发现的文件和其他证据,以及对陆正耀在内部调查中的配合程度的评估。”言外之意就是,调查结果发现陆正耀亲自参与造假,且不配合内部调查。 这份公告指出,弹劾陆正耀的决定是由董事会中的多数成员作出的。目前瑞幸董事会有八名成员,除了陆正耀、黎辉、刘二海,剩下的几人中,郭谨一是陆正耀的“神州系”干将,吴刚和曹文宝是造假风波后从外部引进的董事,还有邵孝恒和庄伟元两位独董兼特别委员会成员。“多数决定”意味着八人中至少有五人同意要求陆正耀辞职。 知情人士透露,部分董事认为,从造假到发起临时股东会更换董事人选,都是无法容忍之举,对自己在瑞幸的投资,以及自己日后的市场声誉,都造成了重大损害。 陆正耀的最后一搏 陆正耀选定7月5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很可能与第二天在遥远的英属维尔京群岛开庭的一起案件有关。如果法院作出对陆正耀不利的判断,他就将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 东加勒比最高法院官方网站的信息显示,英属维尔京群岛商业法院将于7月6日审理瑞士信贷要求清算Haode Investments Inc.和Summer Fame Limited的案件。这两家机构均持有瑞幸股份,Haode由陆正耀家族控制,Summer Fame由钱治亚家族控制。 陆正耀及其家族持有的瑞幸股份分为三部分,除了Haode,还有Primus Investments Fund LP和陆正耀姐姐控制的Mayer Investments Fund LP。Haode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后两者均注册在开曼群岛。 瑞幸上市之后,陆正耀和钱治亚都向瑞士信贷、高盛等银行质押了大量股票,其中陆正耀质押了通过Haode和Primus所持有的约30%股份,陆正耀的姐姐质押了100%的股份,钱治亚质押了86%的股份。 表1:陆正耀和钱治亚的质押率 资料来源:SEC 表2:开曼法院6月16日判决后瑞幸公司的股权和投票权结构 资料来源:SEC 瑞幸自曝造假后,瑞士信贷等借款人通过出售质押的股票收回了一部分借款,但由于瑞幸股价暴跌,这笔收入无法弥补借款人的损失。瑞信等借款人于是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和开曼群岛分别提起诉讼,要求清算陆正耀家族和钱治亚家族控制的上述机构。 瑞士信贷提出上述请求的依据是,质押借款协议中,陆正耀承诺为该笔借款承担无限责任(full recourse),意即:所质押股份不足以覆盖债务时,债权人可追索债务人的其他财产。 6月16日,开曼群岛大法院做出判决,允许以瑞士信贷为首的几家银行清算Primus 和Mayer所持有的瑞幸股票。判决书显示,陆正耀在2019年9月10日通过股权质押获得了5.18亿美元的借款。瑞幸自曝造假后,借款人已出售了质押的股票,但截至6月1日,仍有3.24亿美元债务未被偿还。陆正耀一方申请通过再融资和变卖资产等其他方式还款,但法官认为“没有合理的理由显示欠款能在合理的时间内得到偿还”。 各方均不清楚陆正耀将上述5.18亿美元用于何处,市场有猜测说投入了宝沃汽车项目,但未有证据能证实这一猜测。 这一裁决使陆正耀对瑞幸公司的控制力大大减弱。SEC资料显示,Primus此前持有1.87亿B类股,陆正耀质押了其中的5600万股。开曼群岛法院的判决意味着,Primus要将未质押的1.31亿B类股交出以供清算。B类股的投票权为A类股的10倍,但是其所有权一旦被出售,就会自动转为A类股。据外媒报道称,失去这1.31亿股的所有权后,陆正耀的投票权下降了约25%。 陆正耀此前通过Haode持有2.97亿B类股,后来质押了8900万股,目前还有2.08亿股。瑞幸6月27日的公告中称,目前这2.08亿股占有约37.2%的投票权。此外,钱治亚通过Summer Fame持有的股票中,还未质押的有4400万股B类股,约占7.9%的投票权。 这样,到目前为止,陆正耀和钱治亚加起来仍有瑞幸约45%的投票权,高于其他董事。但是,如果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判决由瑞士信贷等债权人清算Haode和Summer Fame,那么两人就将彻底失去投票权。 前述知情人士对《财经》记者分析,陆正耀之所以赶在法庭审理前一天召开股东大会,可能是为了在自己失去多数投票权之前,按照自己的想法重组董事会,从而在新董事会成立后继续施加影响。 知情人士分析,陆正耀对自己的前景不乐观,想尽可能为家人多留一些财富。 就此说法,《财经》向陆正耀一方求证,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但是,即使黎辉和刘二海退出,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作为主要股东仍有权提名新董事会的董事人选。 6月27日早晨六点,瑞幸咖啡在官方微博账号上发出声明,确认公司将于6月29日在纳斯达克停牌,并进行退市备案。同时,声明表示“瑞幸咖啡全国4000多家门店将正常运营,近3万名员工仍将一如既往的为用户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详情]

新浪科技-自媒体综合 | 2020年06月26日 19:45
瑞幸局中人
瑞幸局中人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郑淯心 6月23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未按期提交年报,收到纳斯达克退市通知书。 这份公告对于早有预期的市场而言,已没有太大意义。自两个多月前,曝出22亿虚假交易丑闻开始,这家曾经创造了18个月最快上市记录的中国新零售传奇已经跌落神坛。 神话破灭,尘嚣四起。在瑞幸的资本局之外,赵彤仍然能回忆起第一次见到瑞幸咖啡门店时心中的激动,那时她刚从一家餐饮店店长的位置上辞职,想尝试一个不一样的工作,偶然间路过一家瑞幸门店,看到线上点单线下取咖啡的模式,她觉得她应该要进去工作。此后,她变成了瑞幸不断扩充的店长之一。 赵彤来到瑞幸的时候是2018年8月,彼时的瑞幸正在一路狂奔。2020年1月,时任瑞幸咖啡CEO的钱治亚宣布,截至2019年年底,瑞幸咖啡直营门店数达4507家,瑞幸咖啡的门店已经超过星巴克,正式成为中国市场第一大品牌。有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瑞幸平均每天都要开店10家店左右。而按照预定计划,到2021年年底,瑞幸要扩张到10000家门店。 不过,短期内这个目标可能无法实现了。4月业绩造假的一声惊雷后,瑞幸扩张的资本逻辑已经彻底失效。今年5月,瑞幸对外表示,在开新门店的同时,将对个别效益不好或客户覆盖重合的门店进行关停并转。 这是瑞幸重回实体逻辑的征兆。 从成立到登陆纳斯达克,从疯狂开店到资本局彻底破灭,从实体为资本造风再到重回线下实体,瑞幸用31个月,讲述了一个过去几年间新零售创业大潮中的典型故事。 棋至今天,瑞幸给新零售行业留下了哪些教训?又给那些既在局中又在局外的瑞幸创业人留下了怎样的印记? “打鸡血” 王烁比赵彤加入瑞幸的时间更早。他之前在国际连锁餐饮企业做过区域负责人,干门店管理超过了二十年。2018年,瑞幸陆续在北京、上海等13个城市试营业,不爱喝咖啡的他却被猎头的一句“新业态”所打动了。 面试那天,王烁坐在了瑞幸几位“大领导”面前,他不知道对方是谁,只记得其中一位侃侃而谈,从瑞幸的业态讲到远期规划。“被颠覆了”,王烁彼时就在心中感慨这才叫做“线上线下的融合”,这样的模式对于他所熟悉的传统餐饮而言,想都不敢想。 从那天开始,王烁将自己的职业规划与瑞幸的命运捆绑在了一起,即便如今,瑞幸在资本市场遭遇暴雷,他还依然认为“事情没变”,他认为如果老板没那么急的话,还是有很多发展空间,当被问到将来时,王烁却只表示,接下来还是有事情可做。 2018年初加入瑞幸时,王烁的主要职责是负责区域拓店和门店管理。当时的瑞幸还算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品牌,带着扩店任务的王烁跑去和物业谈开店,讲瑞幸正在做连锁门店,对方回复“这是什么连锁,没见过!”他再而补充:“我们要开几千家”,对方将信将疑,结果是好位置谈不下来。 不过,王烁的烦恼很快就被瑞幸一场又一场高调的发布会解决了。2018年5月8日,瑞幸咖啡在北京举办发布会,正式对外宣布品牌愿景和公司定位,并称已完成门店布局525家。时任瑞幸咖啡CEO钱治亚高调对媒体宣布,经过4个月产品、流程和运营体系的磨合,瑞幸宣布正式营业。她介绍,试营业期间,瑞幸咖啡累计完成订单约300万单、销售咖啡约500万杯,服务用户超过130万。当年4月18日,瑞幸咖啡APP位居苹果手机应用商店美食佳饮免费榜第一名。 拓店开始变得越来越容易,速度也越来越快。王烁称,如果有人还不知道瑞幸,就把发布会视频转给他们看。他的工作节奏也开始提速,周一到周五不停的选址、开店、验收、培训人员,管理会议放在了周六上午,店长以上级别都需要参加,这个会议上,大家经验总结,做好下周的规划,然后下周再不断地去推进执行。“餐饮是小碎步快走,瑞幸可以称得上是冲刺”,全程冲刺下,王烁并没有觉得疲惫,他看到门店数越来越多,手下带的人有很好的晋升路径,自己对新零售的经验越来越完备,他觉得一开始面试时总部说的承诺兑现了。 赵彤也要跟上节奏,把一家店开起来,她第一次用了一个月,第二家店只需要两个星期。他们自称这是“打鸡血”的状态,而且是“主动打鸡血。” “被资本跨越了” “不敢停下来”的节奏下,瑞幸已经摆脱了稚嫩的品牌形象,它的野心越来越大。 截至2018年12月31日,瑞幸咖啡在全国22个城市开店2013家,终端消费客户为1254万,销售了8968万杯。而用户三个月的复购率大于50%。同时,瑞幸宣布,2019年门店总数将超过4500家,在门店和杯量上全面超越星巴克。 超越星巴克——王烁当时已经对这个目标毫无感觉了。一方面在瑞幸内部,早把“超过星巴克”当作了目标;另一方面,他笃定的认为,瑞幸肯定会超星巴克,就看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超越。 王烁的自信来自于哪里?他说,瑞幸咖啡的供应链是顶级的,顶级的咖啡豆和咖啡机,物流选最快的,人员也用高薪挖最好的。他没有理由相信,瑞幸会失败。 扩张,还是扩张,4500家门店的目标在前,王烁的思维也发生了变化。“不是要每家店都盈利,而是要达到规模效应。”他举例,门店遍布和广告遍布结合,消费者才能随时随地找到一家瑞幸店买一杯咖啡,如果覆盖达不到就没有这种效果。在不断的重复和复制中,王烁觉得开店轻车熟路,压力反而减轻了。 这也是瑞幸内部的整体基调。外界担忧瑞幸的亏损,而瑞幸则看得很开。在2019年1月3日的战略沟通会上,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CMO杨飞回应称,“用适度的补贴获取这一年的市场规模和速度是非常值得的。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会持续补贴,3到5年内长期坚持。”对于盈利时间表,他表示,“现在不考虑这个问题,3-5年之后再说吧。” 当时的瑞幸,似乎确实不用考虑这些实体门店的盈利。 与开店同步极速前进的还有瑞幸的资本动作。瑞幸咖啡一度是资本市场上的明星标的,直到2019年4月22日,瑞幸咖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文件,5月16日,确定IPO发行价,5月17日挂牌上市。从成立到IPO,瑞幸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创造了新纪录,令市场惊叹。 在瑞幸咖啡上市之初,华尔街诸多投行认为这家公司前景光明。摩根士丹利称瑞幸的股票“质量好、价格实惠”。其预计,在“门店扩张、强劲的客户增长”和“购买频率增加”的推动下,瑞幸2018年至2021年的销售额将增长30倍,对瑞幸的评级为持股观望,给出了21美元的目标价。瑞士信贷表示,瑞幸自主开发的移动应用程序“在成本和客户参与度方面具有显著优势,推动了中国大众市场的咖啡消费。”对瑞幸的评级为跑赢大盘,目标价为24美元。 资本市场浪潮汹涌,瑞幸门店却风平浪静。当被问到上市时,瑞幸门店的一位工作人员回应,没有任何影响。只是感觉“手中有粮不慌,在和供应商讲价、拿店和招人上有更多的底气。”另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这是更有力的宣传。” 不过,王烁开始感受到了些许的矛盾。在他的认知里,一家店从开业到盈利需要转换期,资本对项目是有评估的,那些不断涌入的资本是如何评估瑞幸门店的呢? “一些困难直接被资本跨越了。”王烁进一步以招聘为举例,只要拿出比行业平均水平高的工资,就能找到更好的人,这也正是有钱的底气。 有了钱、有了品牌影响力,一些商业谈判反而没有以前有主动权。“物业会推介更好的位置,要求给更高的租金,瑞幸的开店成本有了一些提高,最早签的店都有优惠条件,后来物业费也不减免了。”尽管成本有所上升,店开出来后王烁发现,好位置能更好的展示形象,也就不再纠结。 重回实体 有些东西,注定跨越不了。 上海啡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瑞幸咖啡整体是线上消费为主、到店消费为辅的零售模式。 在王振东看来,瑞幸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数据造假主要是集中在第一阶段,也就是扩店的时候。第二阶段瑞幸向上游走做供应链整合,开始强调其是一家技术服务公司。“这个商业逻辑是走得通的,数字化创新确实是餐饮行业的短板。”第三个阶段,瑞幸开始做无人零售,疫情后,在包括武汉等地区,瑞幸的复产率更快。 他认为,瑞幸目前来看仍是有价值的。问题在于瑞幸咖啡一些门店的选址有重叠,每家店应该有自己的配送范围,瑞幸应该做网格化布局,这种布局下不能过多强调数量,数量多是为了给投资人看。中国咖啡消费客群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的核心商圈,市场容积也不需要这么多店。瑞幸接下来应该减少门店数量,把效率低的店关掉。 他测算,如果关掉40%的门店,瑞幸的报表将有极大改善。“瑞幸所处的大行业是餐饮,餐饮是现金流的项目,门店能提供好的现金流就是好的资产,如果不能,门店就是负债,瑞幸最有价值的资产不是门店,而是把餐饮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对上游供应链的整合和APP的超级入口。” 王振东称,如果瑞幸能平稳推进,估值能够和现有市场匹配,问题在于之后的诉讼风险有多大。 看起来,资本的逻辑灰飞烟灭后,瑞幸正在重回实体。 2020年6月间,记者先后走访了位于北京市东三环、西三环和西南二环的几家瑞幸门店,门店的一切仿佛都恢复如常。一位店员表示,其所在门店今年没有发生人员变动,大家的工资照发,事情还是以前那样,没感觉人流量有明显减少,店内的折扣仍在继续,新品也在不断上市。 一位在瑞幸咖啡做采购的人甚至对记者称,要从技术边界、价值网络、游戏规则去定义瑞幸咖啡。 对于瑞幸咖啡而言,这些人都是局内人,但对于资本局而言,他们似乎又都是局外人。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对记者称,瑞幸的商业模式是可行的。不能说亏钱、造假就是不成功的商业模式。问题在于,瑞幸一开始讲门店数量是在为资本市场而生,讲故事抬升估值。资本退潮后,瑞幸设计好的商业模式能不能走下去很关键,这决定着未来瑞幸的走势。 “把棋下完” 王烁没有想到,瑞幸的辉煌截然而止在2020年4月2日晚间。当晚,瑞幸咖啡公告自曝财务作假,虚假交易总销售金额22亿元。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王烁、赵彤在获得消息的那一刻很震惊,总部立刻开了沟通会,说希望大家给公司时间,看一看事态发展再行动。 公司的解释还没来,门店的订单挤兑先来了,“过了第一周的挤兑期,大家发现订单量还是很高,人心就稳定下来了,不能说完全恢复到之前,疑虑减少了80%、90%,再加上工资照发、补贴依旧,门店的人渐渐不再谈论爆雷。” 一位门店员工说,这时还是要看实在的东西,比如,在瑞幸工作,收入是现实的、顾客还是这么多。 这之后,有猎头来找过王烁,但是他却拒绝了。在他看来,瑞幸的模式依然是成功的,这只是资本的问题。而他想要把这个棋下完。 王烁的工作也发生了变化,他们放弃了冲刺,转向了稳健经营。瑞幸做了消费者分析,哪些店成功、哪些不成功做了经验总结,总部开会和各区负责人分享经验,区域也在进行门店的调整。 具体调整有几种:调换位置,调整租赁面积,把外送店改为快取店,改不好的店就关掉。接近瑞幸管理层的人士对记者称,瑞幸今年对门店没有目标,没有开店目标,也没有关店目标,这些都不是强制的。 王烁称,他负责的几个区域,门店数量没有大的变动,也没有关闭很多门店,尽管评判标准更重视现金流和利润,但分公司有自主权,可以上报每家店的发展计划,总部也要求在整体平稳情况下逐渐调整。 但专家的观点依然谨慎,易观高级分析师陈涛对记者称,瑞幸的商业模式是用高频的消费吸引用户并逐步扩展商品品类最终达到扩大交易的目的,这一商业模式值得探讨的是咖啡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是否算高频消费,在某些区域某些人群内咖啡是高频消费,但在整个中国市场上,咖啡习惯还需要不断教育。 王烁称,“瑞幸还在开店,2020年的门店肯定比2019年数量还会增加,但现在是优化,以前有资本加持快一点没关系,现在要减少对资本的依赖,门店要盈利。开店的审核也更严,比如说位置好租金高也不开,保持高性价比特点。” 这与陈涛的观点不谋而合。陈涛说,“瑞幸咖啡最有价值的资产是品牌,有一定用户认知度、部分消费者有倾向性。未来瑞幸应该思考除了咖啡外还哪些高频消费品可以尝试,比如之前瑞幸打造的小鹿茶。另外,瑞幸应该控制成本,平衡投入产出的关系。” 2020年6月间,距瑞幸爆雷已经过去两个多月,那些曾经深陷资本局中的大佬们依然在等待最终的靴子。但在这场资本局外的人,依然还在坚持。 赵彤没有其它的打算,她的理由是,“即便是在二月疫情中,瑞幸还在给我发工资,并且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了一大截。”而王烁则坚持,门店还会继续开,他的梦想还没有破灭。 (文中赵彤、王烁为化名)[详情]

新浪科技综合 | 2020年06月26日 19:29
瑞幸咖啡将要求董事长陆正耀辞职
新浪美股 | 2020年06月26日 13:44
瑞幸咖啡宣布停牌 盘中股价6次熔断收盘暴跌54%
瑞幸咖啡宣布停牌 盘中股价6次熔断收盘暴跌54%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27日凌晨消息,在周五的美股交易中,瑞幸咖啡(Nasdaq:LK)盘中6次触发熔断,截止收盘,瑞幸咖啡暴跌54%,报1.38美元,市值仅剩3.49亿美元。 此前,瑞幸咖啡宣布,该公司已决定撤回之前举行听证会的请求,公司股票将于2020年6月29日开盘时停牌。 消息一出,直接击垮了瑞星咖啡的股价,在开盘前就暴跌逾20%。 21:32分,瑞幸咖啡盘中触发熔断。随后恢复交易后跌23%。 21:39分,瑞幸咖啡盘中第二次向下触发熔断,熔断前跌幅为30%。 21:47分,瑞幸咖啡三次熔断。 21:52分,瑞幸咖啡股价逼近历史新低,触发盘中第四次熔断。 21:57分,瑞幸咖啡触发第五次熔断,跌幅短暂扩大至60%。 22:04分,瑞幸咖啡第六次触发熔断,这次是因涨幅太大向上触发熔断。 上次,瑞幸咖啡自曝公司财务造假后,股价一度跌至1.33美元,今晚,瑞幸咖啡盘中股价甚至创出了1.16元的新低。 瑞幸咖啡表示,董事会决定要求陆正耀辞去董事和董事长职务。[详情]

新浪科技 | 2020年06月26日 13:23
瑞幸撤回听证会请求:起因于7月6日两则宣判通知
瑞幸撤回听证会请求:起因于7月6日两则宣判通知

  原标题:瑞幸撤回听证会请求:起因于7月6日两则宣判通知 来源:财联社 瑞幸咖啡昨晚(北京时间6月26日)宣布,已决定撤回之前举行听证会的请求,公司股票将于2020年6月29日开盘时停牌。截至发稿前,瑞幸咖啡盘前股价已经下挫56%。 5月19日,瑞幸咖啡已公告表示,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随后听证会定于6月25日举行。 瑞幸咖啡取消听证会的原因或与特别股东大会相关。 6月20日凌晨,瑞幸咖啡发布7月5日召开股东特别大会的通知。原计划大会将讨论的事项包括解除董事长陆正耀的董事任命,解除黎辉、刘二海的董事任命,以及解除独立董事Sean Shao(邵孝恒)的任命。 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因为推动瑞幸财务造假调查的董事将悉数解职,公司的未来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所以此时的听证会已经没有意义。” 记者了解到,根据英属维京群岛法院的文件,7月6日将有两条与瑞幸咖啡息息相关的宣判通知。原告均为Credit Suisee AG, Singapore Branch ,也就是瑞信集团,被告之一是Summer Fame Limited,由创始人及CEO钱治亚家族信托控制,根据wind信息显示,钱治亚持有瑞幸咖啡15.43%的股份。 被告之二为Haode Investments Inc.。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主要通过家族信托Haode Investment Inc.(简称“Haode”)持有瑞幸咖啡23.94%的股份。 为了挽回损失,由瑞信牵头的包括高盛在内多间银行在英属维京群岛法院起诉Haode,并将于7月6日宣判。 “7月6日是至关重要的节点。”一位接近瑞幸咖啡的内部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透露,“届时,陆正耀等持有的瑞幸咖啡股票,将归瑞信在内投行持有,股票持有人发生变动之后,陆正耀等超级投票权也将消失。”也就是说,宣判的当天,陆正耀将丧失对瑞幸的控制权。 “所以6月20日凌晨发出通知,也就是在宣判的前一天,即7月5日召开特别股东大会。” 此次临时股东大会由陆正耀控制的Haode发起,解除任命的邵孝恒为独立董事,不仅是审计委员会的主席,同时也是主导瑞幸财务造假调查的特别委员会主席。“此前濮天若已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邵孝恒出局之后,特别委员会将只剩下庄伟元(Wai Yuen Chong),瑞幸调查很可能将不了了之。”上述人士透露,黎辉、刘二海均为外部投资人,都在推动内部的独立调查。 另一名知情人士透露,除阻碍调查之外,特别股东大会的目的,还在于踢走黎辉、刘二海,夺回控制权。Haode发起的大会,提出更换独立董事的决议,新任命的独立董事的Ying Zeng、Jie Yang。 瑞幸拥有8名董事,解除陆正耀、黎辉、刘二海、邵孝恒之后,除庄伟元独董外,剩下3名均为公司内部高管。“Ying Zeng、Jie Yang又是由Haode提名,陆正耀即使离任也并不受影响。”[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20年06月26日 10:25
瑞幸撤回纳斯达克听证会请求
瑞幸撤回纳斯达克听证会请求

  中新网客户端6月26日电 6月26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6月24日,公司已通知上市资格人员公司撤回在纳斯达克召开听证会的请求,并且不寻求撤销或保留上市资格人员将公司从纳斯达克退市的决定。因此,纳斯达克总法律顾问办公室已通知公司,公司股票将于2020年6月29日营业时停牌,纳斯达克将在所有上诉期届满后提交退市通知。受消息影响,瑞幸咖啡股价开盘暴跌约30%,后三次触发熔断,现跌超40%。盘前瑞幸咖啡股价就曾持续跳水,跌近40%。【编辑:房家梁】 [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20年06月26日 06:59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