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扎克伯格痛批美政府抗疫不力:重返办公室遥遥无期
扎克伯格痛批美政府抗疫不力:重返办公室遥遥无期

   北京时间7月31日早间消息,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周四向外界表示,在美国新冠病毒病例持续激增的情况下,无法确定员工返回公司办公的时间表。 扎克伯格在与分析师就Facebook第二季度财报的通话中,特别批评了川普政府对新冠病毒的处理。 扎克伯格说:“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的迅速发展,我们的员工何时才能返回办公室工作,目前还看不到希望。”“这真是令人非常地失望,因为政府如果能处理得更好一点的话,美国本来是可以避免目前的情况的。” 这并不是扎克伯格第一次批评川普总统对新冠疫情的处理。7月16日,扎克伯格在与美国著名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博士的公开通话中也发表了类似的批评。 今年5月,扎克伯格曾表示,Facebook计划在7月6日允许员工回到办公室工作。 尽管新冠病毒对经济和广告支出产生了很大影响,但Facebook的收入仍增长了11%,使得该公司股价在周四盘后上涨了6%以上。 Facebook第二季度的支出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4%。这一数据低于第一季度的支出增幅数据,主要是因为员工居家办公导致旅行和活动相关的支出有所下降。(樵风)[详情]

新浪科技 | 2020年07月30日 16:13
“里外不是人”,谷歌、脸书等科技巨头在听证会上遭两党炮轰
“里外不是人”,谷歌、脸书等科技巨头在听证会上遭两党炮轰

  原标题:“里外不是人”,谷歌、脸书等科技巨头在听证会上遭两党炮轰 当地时间29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了针对苹果、亚马逊、谷歌和脸书四家科技公司的反垄断听证会。会上,民主党与共和党议员对四大科技巨头发起轮番炮轰,有人指责四家公司大肆并购竞争对手,以此实现垄断,还有人批评科技巨头在自己平台上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更有人指责四家公司在社交平台上有针对性地打压偏向保守派的言论。为此,四家科技巨头的CEO亲自为各自的公司进行了辩护。 四家公司“罪状不一” 美国《华盛顿邮报》29日刊文指出,当天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针对四家科技巨头公司的听证会时长近6个小时,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为该场听证会搜集数百万份文件、数百小时的采访以及科技巨头公司高官的私人信息。 在听证会上,来自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多名众议员直言,国会搜集到的证据表明,四家科技巨头已经变得过于强大,以至于其不仅威胁到了竞争对手,而且也对消费者不利,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还威胁到了美国的民主制度。 “我们美国的缔造者没有向国王鞠躬,当下我们也不应该在网络经济的“皇帝”面前屈服。”反垄断小组主席、众议员大卫·西西林说道。 英国广播公司(BBC)29日报道称,针对谷歌,司法委员会指责该公司窃取了由Yelp等小公司创建的内容,以便建立自己的业务,使得用户可以更多地停留在自己旗下的网站上。与此同时,谷歌还被指控操纵该公司颇受欢迎的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如在用户搜索时在结果顶部选择性地展示信息,同时监视网络流量“识别竞争威胁”,以此全方位地打压自己的竞争对手。 “我们的文件显示,谷歌已经从引导网民前往互联网各个角落的旋转门转型成了一座围墙花园,该公司正愈发努力地试图将用户留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西西林说道。 对于跨国电子商务公司亚马逊,司法委员会则指责该公司的商业模式存在一种固有的利益冲突——亚马逊“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它一方面招徕商家在自家平台上销售商品,一方面自己却也在平台上推广同类型的商品。 “亚马逊的双重角色从根本上来讲是反竞争的,国会必须采取行动。”西西林坦言。值得一提的是,欧洲的监管机构也已经对亚马逊的上述行为开始了调查。 针对社交媒体巨头脸书,司法委员会指控该公司收购竞争对手的策略违反了反垄断法。《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司法委员会成员、众议员杰罗德·纳德勒引用了一份2012年的电子邮件,脸书CEO扎克伯格在其中强调自己将试图收购Instagram,该App当时是脸书竞争对手旗下的应用程序,扎克伯格彼时担心Instagram会“严重伤害脸书”。 紧随其后,众议员乔·内古斯(Joe Neguse)则公布了脸书公司的其他邮件,这些邮件直言不讳地将脸书的收购战略描述为“抢地皮”。 “脸书开展收购潜在竞争威胁的商业活动,此举违反了反垄断法。”纳德勒说道,“用扎克伯格自己的话来讲,他收购了Instagram以消除竞争威胁。” 至于苹果公司,虽然该公司面临的指控比其他三家要少,但是仍然有多位众议员指责了苹果公司运营旗下应用商店(App Store)的方式,并抨击了苹果在已有其他商家在自己平台上提供某种产品或服务时,自己也推出竞争性产品或服务的做法。 此外,有众议员反复炮轰苹果从商家在应用商店中的营收中收取高达30%佣金的行为,他们指出,这一高昂的费用已经使得包括在线音乐流服务平台Spotify在内的多家公司十分不满,而这些公司又对此别无选择,只好乖乖地将一大笔收入交给苹果。 四位CEO亲自回应 面对众议员们的口诛笔伐,谷歌CEO皮查伊通过视频远程回应称,谷歌并没有窃取小公司的产品,也没有利用自家的搜索引擎打压竞争对手,“当下,我们谷歌支持着140万家小企业的运营,这些公司的核心经济活动创造了高达3850亿美元的收入。”皮查伊说道,“我们看到许多小企业在谷歌的支持下蓬勃发展,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 针对“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反竞争指控,亚马逊CEO贝索斯对此予以否认。不过,BBC报道称,他承认亚马逊公司内部可能存在滥用用户数据的行为,“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亚马逊有一项政策,即禁止使用商家的特定数据来帮助亚马逊的自有品牌业务,不过我无法保证本公司的员工都没有违反过该政策。”贝索斯说道,“我们正针对此事展开调查。” 此外,贝索斯还透露称,由于面临来自沃尔玛等公司的激烈竞争,亚马逊多年来不得不一直在拓展新业务领域,公司因此亏损不少,“我爱车库企业家(即小企业家),我自己之前就是。然而,就像世界需要小公司一样,世界也需要大公司,有些事情小公司根本无能为力。” 脸书CEO扎克伯格则回应称,尽管社交媒体领域竞争激烈,但是脸书公司一直在公平竞争,“我们将力争做到最好。” 苹果CEO库克也坦言,当下智能手机行业的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将其形容为各大公司为了争夺市场份额而在街头聚众斗殴也不为过。”《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指出,库克声称,该公司从商家在应用商店中收入获得的提成“基本上是用来为整个iOS应用程序的生态系统提供资金的”,“从2008年开始,我们苹果公司就从来没有提高过提成比例。” “App Store为开发者提供了更大的平台。苹果是一个看门人,我们希望尽可能地为所有应用打开大门。我们不希望伤害任何开发者。”库克说道。 未来或遭更严格监管 BBC分析称,听证会上民主与共和两党议员的关注点存在明显不同:民主党人主要担心四家科技巨头滥用自己的优势开展不公平竞争,或者直接收购竞争对手,以此滥用权力,同时它们在消除仇恨言论与虚假信息方面做得也不够好;共和党人则指责科技巨头与外国公司关系密切,同时还针对性地审查保守派的言论。 “几个已经占据主导地位的科技巨头为了扩张自身业务已经滥用了各自的权力,这种方式极具破坏性,是有害的。”司法委员会成员、民主党众议员西西林说道。 “尽管我们都觉得自由市场很妙,有竞争是好事,我们也喜欢这些美国公司,但是不好的地方在于这些科技巨头正在审查民众的言论,尤其是保守派的言论,并试图以此影响选举。”司法委员会成员、共和党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说道,“假使这些公司还不收手,那么它们就必须承担相应的后果。”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9日披露称,目前众议院正在考虑推行更加严格的竞争调查和监管政策,以此限制科技巨头开展不公平竞争。 “假使国会没办法让科技巨头做到公平竞争,那么我将亲自通过行政命令来做到这一点,这明明是国会几年前就应该搞定的事情。”美国总统川普此前在推特上写道,“毫无疑问,科技巨头的所作所为糟糕透顶。” 与此同时,一些批评人士希望拆分这些大公司。BBC分析称,科技巨头在未来可能会不得不缴纳更高的税收,或者拆分部分业务,这些公司在未来的并购交易也必定将受到审查,且并购将更难完成。 [详情]

澎湃新闻 | 2020年07月29日 22:53
剑指苹果谷歌 美国司法听证会反科技垄断 巨头收购步伐却加快
剑指苹果谷歌 美国司法听证会反科技垄断 巨头收购步伐却加快

   原标题:剑指苹果谷歌,美国司法听证会反科技垄断,巨头收购步伐却加快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虽然美国政府一再声明加大对科技反垄断的审查,但似乎并未对科技巨头产生真正的约束作用。 美国当地时间周三下午,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审查了四大科技巨头的市场垄断情况,听取了亚马逊、Facebook、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苹果CEO的证词。 投资者似乎对科技巨头面临的监管压力没有过度担忧。隔夜美股收盘,科技股集体收高的情况下,亚马逊涨1.11%,Facebook涨1.38%,苹果涨1.92%,谷歌涨1.45%。 听证会焦点 听证会上,四位科技公司CEO首先陈述证词,之后众议员就反竞争证据一一展开质询。 亚马逊遭到国会众议员的质问主要集中对平台第三方卖家等竞争者的打压上,这个环节可以说是整场听证会最激烈的部分。众议员认为,证据显示亚马逊通过访问第三方卖家数据操纵销售策略,在价格和品类上均对第三方卖家构成不正当竞争。 贝索斯的回答稍显底气不足,他只是反复强调:“我们有政策禁止使用特定卖家数据来帮助亚马逊的自有品牌业务,但不能保证该政策从未被违反过。” 民主党众议员玛丽·斯坎隆(Mary Scanlon)提到此前亚马逊通过价格战打败竞争对手尿布网(Diapers.com),之后便收购了它。在消除了竞争关系之后,亚马逊得以提高尿布价格。对此,贝索斯并没有给出正面答复。 对于Facebook涉嫌反竞争,听证会聚焦其一系列收购行为。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罗尔德·纳德勒(Jerrold Nadler)表示,Facebook对Instagram的收购违反了反垄断法,Facebook将Instagram看作是一种威胁,而不是与其展开竞争,因此收购了它,这的确是某种反竞争行为。  当民主党众议员杰米·拉斯金(Jamie Raskin)质问苹果商城收取30%佣金时,库克回答称,不喜欢这个条款的iPhone用户可以使用其他手机,例如安卓操作系统的。库克想以此表明市场上有很多智能手机竞争对手。 此外,苹果还被质问Screen Time的推出对其他应用软件构成不正当竞争。2018年苹果推出Screen Time,可以帮助用户跟踪并控制应用程序的使用情况。据公开报道,在Screen Time推出几周后,17款下载量最多的同款应用,就有11款被移除或限制。 针对谷歌,议员主要在用户隐私和数据、数字广告问题上提出质问。 科技反垄断的界限在哪里? 通过梳理不难发现,四大科技巨头CEO的证词如出一辙,都在反复强调存在市场竞争对手,以及自己公司的市场份额没有造成垄断。 电商平台亚马逊认为自己在全球和美国的零售市场占比分别不超过1%和4%,零售行业有大量强大的竞争对手,例如沃尔玛和Costco等。苹果公司则强调智能手机领域有三星、华为等竞争对手。 在数字广告领域,数据显示互联网巨头在该领域还存在较为充分的竞争空间。根据eMarketer分析,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的广告收入占美国全部数字广告支出的31.6%、22.7%、7.8%。因此,从数据来看,谷歌并没有在数字广告领域形成垄断,更不用说整个广告领域。 但是,根据美国现行的反垄断法,司法在考量企业是否构成垄断时,不仅考虑行业分布现状,还审查公司现行政策和行为是否潜在地阻碍市场竞争。  美国现行的反垄断法主要由在19世纪末上世纪初推出的《谢尔曼反托拉斯法》、《克莱顿法》和《联邦贸易委员会法》构成,三部法律分别在禁止垄断协议和独占行为、限制集中合并、保护消费者权益等方面作出规定。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四家科技巨头的CEO们在证词里反复强调市场竞争玩家多,但国会议员依然坚持利用大量证据质问科技公司是否潜在践行反竞争。 针对四大科技巨头面临的反垄断诉讼,彭博分析师詹妮弗·瑞(Jennifer Rie)和索菲娅·伊萨尼(Sophia Isani)认为,Facebook和谷歌更有可能面临反垄断风险。 伊萨尼指出:“美国司法部和各州对苹果的反垄断调查带来的风险较低,因为该公司的行为和苹果应用商城的规则是否将被美国法院挑战还充满未知。苹果公司的行为似乎也有利于竞争的正当理由,这将提供强有力的辩护。” 科技巨头收购步伐加快 今年4月,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大卫·西西林(David Cicilline)曾建议,在新冠病毒疫情席卷全球并威胁到几乎全部行业的情况下,应当禁止大多数合并。根据该建议,在国家紧急状态下,仅允许宣布破产或将要破产的企业合并。 科技巨头通过收购规模更小的竞争对手,以“大鱼吃小鱼”的方式扩大公司业态,这是一种常见的通过规模化寻求垄断的方式。 尽管美国监管部门一再强调加大对并购交易的审查力度,但实际情况科技行业的并购步伐迈得越来越大。尤其在疫情影响下,小企业不堪重负,大企业更有收购的动机。 贝恩咨询公司合伙人亚当·哈勒(Adam Haller)表示:“今年三月受疫情影响很多交易都停止了,但随着形势反弹,像苹果、Facebook这样的科技巨头将加快收购步伐。它们有大量的现金储备,在疫情中能用低价收买到目标公司。” 据彭博数据显示,亚马逊、苹果、谷歌、Facebook和微软这五家最大的科技公司,即使在反垄断审查升级的情况下,依然创下自2015年以来的最快收购步伐。截止6月30日,这五家公司一共对外宣布了27笔交易,比去年同期增加29%。 虽然美国政府一再声明加大对科技反垄断的审查,但似乎并未对科技巨头产生真正的约束作用。 苹果首席财务官卢卡·梅斯特里(Luca Maestri)在四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对投资者说:“我们定期购买公司。我们一直在寻找加快产品路线图的方法,或是在硬件、软件和服务方面填补产品组合中的空白。因此,我们将继续这样做。”[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20年07月29日 18:30
美国四大科技巨头CEO同时接受国会质询
美国四大科技巨头CEO同时接受国会质询

   【美国四大科技巨头CEO同时接受国会质询】当地时间7月29日,苹果,脸书,亚马逊和谷歌的首席执行官同时参加美国国会举行的线上反垄断听证会,就反竞争行为,压制网络平台的保守派观点等议题接受国会质询。四家公司都强调自己在广告、搜索、购物和社交等领域开展良性竞争。此次听证会或让立法者对美国反托拉斯法进行重新思考,未来可能更容易让联邦政府和州执法部门对大型科技公司进行调查或处罚。总统川普在推特上称,如果国会无法公平地对待科技巨头,他将”签署行政命令亲自去做”。 来源:中国日报[详情]

新浪财经 | 2020年07月29日 14:16
苹果脸书等美国四大科技巨头CEO同时接受国会质询
苹果脸书等美国四大科技巨头CEO同时接受国会质询

  原标题:美国四大科技巨头CEO同时接受国会质询 来源:中国日报 微博 当地时间7月29日,苹果,脸书,亚马逊和谷歌的首席执行官同时参加美国国会举行的线上反垄断听证会,就反竞争行为,压制网络平台的保守派观点等议题接受国会质询。四家公司都强调自己在广告、搜索、购物和社交等领域开展良性竞争。此次听证会或让立法者对美国反托拉斯法进行重新思考,未来可能更容易让联邦政府和州执法部门对大型科技公司进行调查或处罚。总统川普在推特上称,如果国会无法公平地对待科技巨头,他将”签署行政命令亲自去做”。 [详情]

新浪新闻综合 | 2020年07月29日 14:09
美国四家科技巨头在众议院听证会上遭反垄断拷问
美国四家科技巨头在众议院听证会上遭反垄断拷问

   北京时间7月30日消息,美国四家科技巨头在众议院听证会上遭到连珠炮式的反垄断拷问,议员们指责这些公司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压制竞争对手并阻碍竞争。 Alphabet Inc.旗下的谷歌、Facebook、苹果和亚马逊在周三举行的听证会上因他们在数字市场上的影响力而饱受抨击:谷歌对互联网搜索的操控;苹果对应用程序的控制;Facebook对竞争对手的收购;以及亚马逊对第三方卖家的影响力。 “他们开列条款、发号施令、颠覆整个行业以及激发恐惧的能力代表了私人政府的力量。”罗德岛州众议员David Cicilline表示。 “我们的开国元勋不会向君主低头,我们也不应该在网络经济主宰面前屈服。” 这四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Alphabet的Sundar Pichai、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苹果的蒂姆·库克和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出席了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的听证会,该委员会接近完成长达一年的数字行业反垄断调查。 听证会标志着该领域的反垄断调查的升级,合计规模近5万亿美元的互联网行业已经面临两个联邦机构以及全国各州的调查。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获得的证词和文件也可用于这些调查。 Cicilline抨击了谷歌搜索引擎的做法,指责谷歌为了将用户留在自己的网站上而窃取内容,而不是将用户引导到网络上的其他资源。[详情]

新浪财经 | 2020年07月29日 13:59
贝索斯出席听证会:多年摩擦一朝解决?
贝索斯出席听证会:多年摩擦一朝解决?

  北京时间7月29日下午消息,周三听证会上,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终将于议员面对面,解释其公司与日俱增的影响力。 鉴于疫情,这次由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导的听证会将通过视频会议的形式举行。听证会也为议员们提供了一次难得机会,直接向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发难,询问该公司的市场力量和商业行为,以及其他备受关注的问题,比如大流行期间该公司仓储工人的待遇。 苹果、谷歌和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也将出席周三的听证会。这几位首席执行官此前已经试图向对这几家公司的影响力或政策有质疑的政客们示好,比如像苹果的蒂姆·库克(Tim Cook)的办法就是与川普总统达成共识。 但是亚马逊在之前都只是派出了公司高管来出席反垄断听证会,贝索斯本人很大程度上置身事外。亚马逊的零售高级副总裁戴夫·克拉克(Dave Clark)、消费业务首席执行官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以及最高发言人兼前总统奥巴马的新闻秘书杰伊·卡尼(Jay Carney)都曾在媒体采访中和在Twitter上为针对公司的批评做辩解。 与此同时,川普总统一直对贝索斯拥有的《华盛顿邮报》发布的重要报道感到恼火。川普总统也一再指责亚马逊,从逃避地方税收到打压美国邮政服务等等,各种大事小事都把矛头直指亚马逊。 周三的听证会标志着贝索斯在国会的首次露面。不过,这些年来,贝索斯其实一直在暗中稳步提高自己在国会的存在感。 2013年收购了《华盛顿邮报》后,贝索斯花2300万美元在哥伦比亚特区的卡洛拉马附近购置豪宅。没过几年,亚马逊又将弗吉尼亚州艾灵顿作为公司的第二总部HQ2。亚马逊仍是科技公司中最财大气粗的游说者,并且公司的公共政策团队近几年一直在扩大。 周三的听证会或许会给针对亚马逊的反垄断调查带来一些新的关注。但了解公司业务的知情人士对议员能否提出正确的问题依旧持怀疑态度。 据6月份的一篇报道,亚马逊面临联邦贸易委员会、司法部和州总检察长的调查。另外,公司对待第三方卖家的方式也可能在欧盟区面临反垄断指控。 亚马逊与平台上第三方卖家的关系已成为许多调查的主题。这些卖家在亚马逊平台上出售商品,其中一些卖家抱怨多年来该公司政策不一致,跟公司的沟通也很麻烦。 4月份的另一篇报道还指出,亚马逊员工使用来自第三方卖家的非汇总数据或易于识别身份的数据,开发自有竞争产品。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曾向亚马逊施压,要求后者解释其从第三方卖家交易中收集数据的行为。 但是报道的调查结果似乎与亚马逊总法律顾问内特·萨顿(Nate Sutton)在2019年听证会上给出的说法不一致。萨顿说,亚马逊不会使用第三方卖家数据来开发自有品牌商品,但公司确实会研究商家的汇总数据。 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戴维·西西里尼(David Cicilline)说,这篇报告让人不免怀疑亚马逊可能对委员会撒了谎。该委员会随后呼吁贝索斯作证解释此事。 曾是亚马逊卖家的杰森·博伊斯(Jason Boyce),如今是第三方商家顾问。他说,他亲身经历了监管机构正在调查的一些策略。博伊斯说,根据他从亚马逊高管会议上了解到的信息,他从2007年开始就怀疑亚马逊的其他团队是否在查看亚马逊的第三方卖方数据。大约十年后,亚马逊推出自有品牌的滚球产品时,他的疑虑变得更私人化,该产品与他的产品外观极为相似。 杂货店和百货公司发展自己的品牌并将其推销给客户的情况并不少见。此外,亚马逊表示,其自有品牌产品大约仅占其销售额的1%。 博伊斯说,贝索斯一定会带着准备好的统计数据出席听证会,以淡化亚马逊自有品牌产品在该平台上的重要性,以及削弱议员的其他一些顾虑。 博伊斯说,鉴于时间限制和议员可能无法充分了解平台上使用的各项技术之间的细微差别,影响第三方卖家的更复杂问题可能无法被顾及。 亚马逊前经理、现Buy Box Experts的合伙人詹姆斯·汤姆森(James Thomson)表示,亚马逊的自有品牌业务对议员来说,是一个“比较容易的目标”,但其他问题,例如亚马逊使用客户数据来投放广告等,也应该考虑。(匀琳)[详情]

新浪科技 | 2020年07月28日 23:33
贝索斯听证会证词:让亚马逊成为最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
贝索斯听证会证词:让亚马逊成为最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

  北京时间7月29日上午消息,美国众议院针对科技四巨头的听证会将于北京时间明天凌晨拉开帷幕,日前,四巨头——谷歌、苹果、Facebook、亚马逊的CEO们分别给出了自己的听证会证词,以下为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的证词内容: 感谢委员会主席西西里尼,委员会副主席森森布伦纳以及小组委员会的各成员。我是杰夫·贝索斯。我在26年创办了亚马逊。我的长期使命是让公司成为地球上最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 我的母亲,杰姬(Jackie),在她17岁、还在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上高中的时候,怀上了我。1964年的时候,高中怀孕在阿尔伯克基并不被接受。她的处境因此变得十分困难。当学校试图开除她的时候,我的外祖父为她据理力争。几番谈判后,校长说:“那好吧,她可以留下来读完高中,但是她不能参加课外活动,可不能使用储物柜。”我的外祖父接受了这个要求,我的母亲也顺利读完了高中。但是学校没让她和同学一起上台领毕业证。为了跟上学业,她决定上夜校,选择教授允许她带宝宝听课的课程。每次上课,她都带着两大包东西——一包是课本,另一包是尿布、奶瓶以及其他能让我稍稍安静的玩具。 我的父亲叫米格尔。我四岁的时候,他成了我的继父。他生在古巴,因为佩德罗‧潘行动,他在16岁的时候孤身来到美国。在他来美国后不久,卡斯特罗执掌古巴。他的父母相信,在美国,他会更加安全。他的母亲以为美国会很冷,所以她给他准备了一件用清洁抹布缝制的外套。当时,他们能找到的材料也就只是这些了。我们到现在还留着那件外套,就挂在我父母家的饭厅里。我父亲在佛罗里达州的一个难民中心待了两周,然后被带到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一个天主教团。能去天主教团是一件幸事,但即便如此,生活依旧不易,因为他不会说英语。他那时候一无所有,除了毅力和决心。后来,他拿到了阿尔伯克基一所大学的奖学金,接着他遇到了我的母亲。生活赋予每一个人别样的礼物。我的父母就是生活赋予我的最大礼物。对于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来说,他们是我们一生的榜样。 父母会教会你一些事情,但祖父母也会教会你一些不同的事情。从4岁开始到16岁,每年暑假我都可以去德克萨斯州,在祖父母的农场度过愉快的夏天。我的祖父是公务员也是农场主。上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他为美国原子能委员会从事太空技术和导弹防御系统工作。我的祖父自力更生又足智多谋。当你身处荒野的时候,你不会在出现问题时拿起电话向别人求助。你会自己解决问题。小时候,我就是这样看着他自己解决了各种看似无法解决的问题,无论是修理一辆坏掉的推土机还是自己做起兽医的工作。他教会我,你可以解决难题。遇到挫折时,你重镇旗鼓,从头再来。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走向美好未来。 十几岁的时候,我就把这些道理牢记心中,然后成为了一个车库小发明家。我用水泥填充的轮胎发明了一个自动关门器,用伞和锡纸制作了一个太阳能炉灶,还用烤盘制作的警报器戏弄我的兄弟姐妹。 1994年的时候,我想到一个后来成就亚马逊的创意:成立一个拥有数百万中图书的在线书店——这样庞大的书店在现实世界中几乎不可能存在。但是,这个想法让我非常激动。当时,我在纽约市一家投资公司工作。我提出要辞职的时候,我的老板带我去中央公园走了好一会。在听我滔滔不绝好一阵后,他最后说:“杰夫,你知道吗,我想这会是一个很棒的创意,如果你没有一份好工作的话,这个创意也很值得一试。”他说服我再考虑一两天,然后再做决定。但我知道,这就是我的内心想法,而不是一时头脑发热。等我到了80岁,回顾这一辈子的时候,我希望自己的一生中没有遗憾。我们的大多数遗憾都来自于疏忽大意——我们没有尝试的事情,没走过的路等等。这些事情困扰着我们。但我相信,如果我连试都没有试的话,日后我一定会后悔没有参与到这个所谓互联网的东西中,这个我相信一定会大有作为的互联网。 Amazon.com的初始启动资金主要来自我的父母。他们把毕生积蓄的很大一部分投资于他们所不了解的事物。他们不是看好亚马逊或者互联网书店这个概念。他们单纯是相信我,他们的儿子。我告诉他们说,70%的可能性他们会失去这笔投资,但是他们还是没有犹豫。但是,为了从其他投资者那里获得100万美元融资,我参加了不下于50次会议。在所有这些会议中,最常见的一个问题是:“什么是互联网?” 和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不同,我们生活的这个伟大国度非但不扼杀,更是大力支持企业家的冒险精神。我辞去了稳定的工作,然后来到西雅图在一个小车库里开始了我的创业,并且也做好了失败的打算。我自己开着车去邮局送包裹的情况,依旧历历在目。那时候,我还在梦想着,有朝一日买一辆叉车。 亚马逊的成功绝非命中注定。早期投资亚马逊是一个非常风险巨大的提议。从公司成立到2001年底,我们的业务累计亏损近30亿美元。一直到2001年第四季度,我们才迎来第一个有盈利的季度。精明的分析师预测,巴诺书店会碾压我们,还调侃我们是“完蛋的亚马逊”。1999年,在我们的公司成立差不多快五年的时候,一家媒体刊登了一篇头条报道,说我们公司即将消亡,还称我们是“烫手山芋亚马逊”。2000年,我写的年度股东信开头就一个词:“Ouch(天呐)。”在互联网泡沫达到顶峰时,我们的股价也飙涨到116美元每股,泡沫破裂后,我们的股价也跌至6美元低谷。专家和评论员都觉得我们会倒闭。好在我身边有一批聪明的朋友,愿意和我一起冒险,愿意坚持我们的信念,亚马逊才得以生存下来,最终走向成功。 度过了坎坷的早期发展,之后亚马逊的路程也并非一帆风顺。除了好运和优秀的人才之外,亚马逊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们的不断冒险。发明离不开实验,但如果一开始就知道实验一定会成功的话,那就不叫实验了。背离传统观念往往可以带来超额回报,但传统观念通常又是正确的。我们推出亚马逊网络服务(AWS)之初,很多观察人士认为这个业务偏离主心,风险过大。他们会问:“出售计算和存储空间跟卖书有什么关系?”没有人需要AWS。但事实证明,世界需要并且已经准备好拥抱云计算,只是当时没人知道而已。我们对AWS的选择是正确的,但真相是我们也承担了其他很多最后没有奏效的风险。事实上,亚马逊有数十亿美元打了水漂。但是发明和冒险的路上必然少不了失败作陪。所以,我们试图让亚马逊成为世界上对失败最友好的地方。 自公司成立以来,我们一直努力保持“第一天”的心态。也就是说,用“第一天”的那种精力和企业家精神来对待我们所做的一切。尽管亚马逊是一家大型公司,但我始终相信,如果我们致力于保持“第一天”的心态,将其作为公司文化核心的重要一部分,那么我们既可以拥有大型公司的规模和能力,也能保持小企业的精神和初心。 在我看来,以客户为中心是迄今为止保持和维持“第一天”活力的最佳方法。什么这么说?因为客户永远不会满意,哪怕他们说自己很高兴,哪怕业务很好。他们总会下意识地想要更好,不断取悦客户的愿望也驱使我们代表客户不断发明创新。因此,通过关注客户,我们不断改善我们的服务、增加优惠和功能、发明新产品、降低价格还有缩短配送时间——提前做好我们该做的每一件事。从来没有客户要求亚马逊创建Prime会员制,但毫无疑问他们需要Prime会员制。我可以给出很多这样的例子。并不是所有公司都会采取这种以客户为先的方法,但我们会,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客户信任很难建立却有十分容易失去。当你让客户来塑造你的业务时,他们也会对你私信他信——直到有其他人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知道客户敏锐而精明。但我们相信,如果我们努力做正确的事情,客户也一定看得见。一次又一次下来,信任便逐渐累积起来。构建信任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它需要时间,需要努力做好每一件事——比如,及时配送、提供每日低价、许下承诺并兑现承诺、即使有非议也要做出原则性决定、以及通过推出更多购物、阅读和自动化家居生活来给予客户更多与家人相处的时间等待。我从1997年写的第一封致股东信开始,就一直在说,我们基于为满足客户需求而创造的长期价值做决策。当我们因这些选择而受到批评时,我们会自省自查。如果批评是对的,我们会改。我们犯错了,会道歉。但是,当你自省自查,评估了批评之后,仍旧相信自己做的是正确的,那么任何力量都不应使你动摇。 幸运的是,我们的方式是有效的。根据领先的独立民意调查,80%的美国人对亚马逊整体印象良好。在“做正确的事情”这件事上,除了亚马逊,美国人还更相信谁呢?根据2020年1月的一项调查,美国人对亚马逊的信任,仅次于他们的医生和军队。乔治城大学和纽约大学的研究人员在2018年时发现,在机构和品牌信任度调查中,在所有受访者心中,亚马逊的受信任程度仅次于军队。在共和党人士中间,我们的受信任程度仅次于军方和当地警察;在民主党人士中间,我们是最受信任的,在政府、大学和媒体这些领域,受信任程度均遥遥领先。《财富》杂志给出的2020年全球最受赞赏公司排名中,我们位居第二(苹果第一)。我们很感谢,客户认可我们的为他们所做出的努力,也感谢他们以信任回报我们。继续努力赢得客户的信息是亚马逊“第一天”文化背后唯一的最大动力。 人们了解的亚马逊,是用带着一个笑脸的棕色盒子给大家配送在线订单的公司。这也是我们的起点,而且零售仍然是我们目前最大的业务,占公司总收入80%以上。零售业务的本质是为客户提供产品,这要求我们亲近客户,我们不能把这些工作外包给别人。为了兑现我们在美国向客户许下的承诺,我们需要美国工人向美国客户配送产品。当客户在亚马逊上购物时,他们实际上也帮助本地社区创造了就业。因此,亚马逊直接雇佣近一百万人,其中大多数初级人员,且按小时付费。我们不仅在西雅图和硅谷雇佣受过高等教育的计算机科学家和工商管理硕士,我们也在美国各州——比如西弗吉尼亚州、田纳西州、堪萨斯州和爱达荷州等等——雇佣和培训数十万人。他们有的是打包工人,有的是机械师,有的是工厂经理等等。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他们的第一份工作。对一些人来说,这些工作是他们追求更好职业的铺路石,我们当然也非常自豪,可以帮助他们成就更多。我们投资7亿多美元,为超过10万名亚马逊员工提供医疗、交通、机器学习和云计算等领域的培训项目。该项目成为“职业选择”。我们也为获取高需求高薪领域的证书或文凭支付95%的学杂费,无论这些证书或文凭是否与亚马逊的职业相关。 我们的员工之一帕特里夏·索托(Patricia Soto)是“职业选择”项目的成功案例。帕特里夏一直想从事医学领域的工作来帮助他人,但由于她只有高中文凭,并且还要承担专上教育的费用,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实现这一目标。通过“职业选择”项目拿到医学证书后,帕特里夏离开了亚马逊,开始她的新职业,成为萨特·古尔德医学基金会(Sutter Gould Medical Foundation)的医学助理,协助肺病医生的工作。“职业选择”项目让帕特里夏和其他许多人有机会追求曾经看似遥不可及的新职业。 过去十年来,亚马逊在美国的投资超过2700亿美元。除了我们自己的员工队伍之外,亚马逊的投资还为建筑、建筑服务和酒店等领域间接创造了近70万个工作岗位。我们的雇用和投资带来了急需的工作,并为马萨诸塞州福尔河、加利福尼亚州的内陆帝国以及像俄亥俄州的锈带地区增加了数亿美元的经济活动。在新冠疫情期间,我们又额外雇佣了17.5万名员工,包括许多在经济封锁期间失去其他工作的人员。仅在第二季度,我们就花费40多亿美元来为客户采购基本产品,以及在疫情期间确保我们员工的安全。我们调集公司内部的人员组建一支专门的团队,定期为我们的员工检测新冠病毒。我们也期待与其他感兴趣的公司和政府合作伙伴分享我们的经验。 我们所处的全球零售市场非常庞大,竞争异常激烈。在价值25万亿美元的全球零食市场上,亚马逊所占的比例还不到1%,在美国零售市场上所占的比例也不到4%。与赢家通吃的行业不同,零售行业有广阔的空间,可以让许多赢家共存。例如,仅美国就有80多家零售商的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像任何零售商一样,我们知道商店的成功完全取决于客户对商店体验的满意程度。每天,亚马逊都要与大型且成熟的公司——如塔吉特、开市客、克罗格、当然还有沃尔玛——竞争,而沃尔玛的规模是亚马逊的两倍多。尽管我们一直专注于为主要在线上进行销售的零售产品创造出色的客户体验,但在线销售如今已成为其他公司的更大增长领域。沃尔玛的在线销售额在第一季度增长了74%。而且,越来越多的客户涌向其他公司推出的服务。在规模上,亚马逊仍然无法与其他公司匹敌,例如路边取货和店内退货。 新冠疫情放大了这些一直暗暗发展的趋势。近几个月来,路边取货的在线订单增加了200%以上,人们对疫情的担忧是带来增长的一部分原因。我们也面临来自Shopify和Instacart等新公司的竞争压力,这些公司让传统实体店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建立完整的在线商店,并以新颖和创新的方式直接向客户配送产品。除此以外,还有越来越多的全渠道商业模式。就像我们经济中的所有其他领域一样,技术在零售领域也无处不在。无论是在线商店,实体商店,还是当今占主流的混合商店,技术都让零售更具有竞争力。我们和所有其他商店也都敏锐地意识到,无论“在线”商店和“实体”商店的最佳功能如何结合在一起,我们都在争夺并服务于相同客户。零售竞争对手和相关服务的范围在不断变化,零售中唯一真正的常数就是客户对更低价格、更好选择和便捷的渴望。 另外我们也需要了解的是,亚马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数千家也在亚马逊平台上销售产品的中小企业的成功。早在1999年,我们已经采取史无前例的措施,欢迎第三方卖家入驻我们的平台,允许他们与我们自己一起出售产品。在公司内部,这是极富争议的举措,许多人都表示反对,有些人甚至预测这将开启一场漫长而注定失败的战斗。我们不必邀请第三方卖家入驻平台。我们本可以为自己保留这个宝贵的平台。但是我们相信,从长远来看,这将增加客户的选择,而满意度更高的客户无论是对第三方卖家还是亚马逊而言都是十分有益的。于是,我们就这样做了。在邀请第三方卖家入驻的一年内,第三方销售额就占到了单位销售额的5%。事实很快证明,客户非常喜欢能够在同一个平台上,在购买到最佳产品的同时也能看到不同卖方提供的价格的便利性。与亚马逊自己的零售业务相比,这些中小型第三方卖家如今给我们的平台带来了更多的商品选择。现在,第三方销售额约占亚马逊实体产品销售额的60%,并且这些销售的增长速度高于亚马逊自身的零售销售增长。我们相信这不是一场零和游戏。而且我们是对的——整个市场增长了,第三方卖家的表现非常好并且增长很快,这对于客户和亚马逊来说都是好事。 目前,全球有170万家中小企业在亚马逊平台上销售商品。2019年,全球一共有超过20万个卖家在我们平台上的销售额超过10万美元。最重要的是,我们估计在亚马逊平台上销售产品的第三方卖家在全球一共创造了220多万个新工作。 其中有一位叫谢里·尤克尔(Sherri Yukel)的买家。她想换一个更居家的工作,方便自己带孩子。于是,她开始为朋友手工制作礼物和派对用品,最后她在亚马逊上出售自己的产品。如今,谢里的公司拥有近80名员工,客户遍布全球。另一个例子是克里斯蒂娜·克鲁格(Christine Krogue)。她住在盐湖城,是一位全职妈妈,带着五个孩子。她起初在自己的网站上销售婴儿服装,后来才尝试在亚马逊上开店。但是在亚马逊上开店后,她的销售额增长了两倍多,还扩大了产品线并雇用一批兼职员工。在亚马逊上开店帮助谢里和克里斯蒂娜得以发展自己的业务并用她们自己的方式满足客户需求。 要知道,这一切就发生最近。我们最初并不是最大的电商平台。eBay的规模曾是我们的两倍。我们只是凭借专注于帮助卖家并为他们提供我们可以发明的最佳工具,才得以成功并最终超越eBay。这些最佳工具之一就是“亚马逊物流”,它允许我们的第三方卖家把库存存放在我们的仓储中心,然后我们承担所有的物流、客户服务和产品退换货工作。通过以经济高效的方式极大简化销售体验中所有这些具有挑战的种种难题,我们成功帮助了成千上万的卖家在亚马逊上发展他们的业务。我们的成功或可解释了为什么各种类型和规模电商平台得以在世界各地蓬勃发展,其中有包括沃尔玛、eBay,Etsy和塔吉特等美国公司,以及总部设在海外但在全球范围内销售产品的零售商(如阿里巴巴和乐天集团)。这些市场进一步加剧了零售领域的竞争。 客户每天对我们的信任,让亚马逊在过去十年中在美国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领先于美国任何一家公司。我们在42个州创造了数十万个就业机会。亚马逊员工的最低时薪为15美元,是联邦最低工资标准(我们已敦促国会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两倍以上。我们也已经敦促其他大型零售商,提高他们的最低工资标准,以便与我们最低工资水平保持一致。塔吉特最近这样做了,上周百思买也采取了类似举措。我们欢迎他们响应号召,但也就只有他们响应了我们的号召。我们也没有忽略任何福利。我们的全职时薪员工和总部受薪员工享有同等福利,包括从工作第一天开始的全面健康保险、退休计划和产假、以及20周的带薪产假。我十分建议您将我们的薪资和福利水平与其他任何零售竞争对手进行比较。 亚马逊超过80%的股份由外部人士持有。在过去的26年中(创业之初起),我们为这些外部股东创造了超过1万亿美元的财富。这些股东是谁呢?他们是养老基金:消防、警察和学校教师的养老基金。其他的是401(k)退休基金,即拥有亚马逊股份的共同基金。大学捐赠也是如此。这个名单还在增加。许多人会因为我们为这么多人创造的财富而更体面地退休,我们为此感到尤其自豪。 在亚马逊,专注客户让我们走到今天,也让我们能够做更宏大的事情。我知道,只有十个人的亚马逊可以做什么;我也知道,有1000人和有1万人时,我们能做什么。今天,亚马逊有接近一百万人,我更知道我们可以做什么。我看好车库创业者,因为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是,世界需要小公司,它也需要大公司。有些事情是小公司无法做到的。不管你是多么优秀的企业家,你始终无法在车库里建造一架全纤维波音787飞机。 我们的规模使亚马逊能够对重要的社会问题产生有意义的影响。亚马逊提出了《气候承诺》(Climate Pledge),其他公司也纷纷加入我们的《气候承诺》,以提前十年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并在2040年前实现零碳排放。 我们希望通过采购10万辆由密歇根电动汽车制造商Rivian提供的电动配送货车,来兑现承诺。这只是我们行动的一部分。我们目标最早在2022年之前先将1万辆Rivian的新型电动货车投放到路上,然后到2030年之前将所有10万辆电动货车投放到路上。亚马逊在全球范围内有91个太阳能和风能项目,这些项目的总发电量将超过2900 MW,每年提供超过760万兆瓦时的能源——足以为68万多个美国家庭供电。亚马逊还通过“Right Now Climate Fund”基金向全球植树造林项目投资1亿美元,其中包括今年4月份亚马逊捐赠1000万美元,用来在阿巴拉契亚山脉地区保护、恢复和支持可持续林业、野生动植物和自然解决方案,与大自然保护协会合作资助了两个创新项目。最近,四家跨国公司——Verizon、Reckitt Benckiser、Infosys和Oak View Group——签署了《气候承诺》,我们也将继续鼓励其他人加入我们的奋斗。我们将一起借助使用我们的规模,立即行动起来,解决迫在眉睫的气候危机。上个月,亚马逊推出了“气候承诺基金”(The Climate Pledge Fund)。亚马逊率先提供20亿美元。该基金将支持可持续技术和服务的发展,从而更好地帮助亚马逊和其他公司实现《气候承诺》。该基金也会投资有远见的企业家和创新者,帮助他们开发产品和服务,以协助其他公司减少碳排放并提高运营可持续性。 我们最近在华盛顿州开放了最大规模的无家可归收容中心。该收容中心位于我们在西雅图市中心的最新总部大楼之一内。收容中心是提供给西雅图一家非营利性机构Mary’s Place的,也是我们给该机构的1亿美元投资的一部分。该收容中心占据八层楼,每晚可容纳200个家庭。它拥有自己的健康诊所,并提供重要工具和服务,以帮助无家可归家庭重新振作起来。亚马逊也有专门的团队,每周就信贷和债务问题、人身伤害,住房和租户权利等提供无偿法律咨询服务。自2018年以来,亚马逊的法务团队已为数百名Mary's Place的客人提供帮助,并自愿提供了1000多小时的公益服务。 “亚马逊未来工程师”(Amazon Future Engineer)是一项全球性的从童年开始培养未来职业发展的计划,旨在激发、教育和培训来自未被充分代表和缺乏服务之社区的数千名儿童和年轻人,帮助他们从事计算机科学事业。该计划为全国数百所来自缺乏服务之社区的小学资助计算机科学课程和职业教师发展项目,为2000多所学校资助入门级和AP计算机科学课程,还为来自低收入家庭的计算机科学专业学生提供100个为期4年的4万美元大学奖学金。这些奖学金获得者日后还可以进入亚马逊实习。科技行业素来存在多样性问题,也对黑人社区造成巨大影响。我们希望通过投资的方式,为该行业培养下一代技术人才,为未被充分代表的少数族裔扩大机会。我们也希望从现在开始马上加快这一变化。为技术和非技术职位找到最佳人才,我们积极与历史悠久的黑人社区大学和大学在招募、实习和提高技能方面进行合作。 最后,我想说,亚马逊应受到监督和审查。我们应该仔细监督和审查所有大型机构,无论他们是公司、政府机构还是非营利组织。我们的责任是确保我们以出色的表现通过审查。 亚马逊诞生在这个国家并非偶然。没有哪个地方能够比美国,更适合新公司起步、发展和繁荣。我们的国家欢迎足智多谋和自力更生的人才,也欢迎从零开始奋斗的建设者。我们有稳定的法治、世界上最好的大学系统、民主自由以及深入人心的冒险文化,以培养企业家和创业公司。当然,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并不完美。即使我们纪念国会议员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并尊重他的精神遗产,我们仍需要格外重视种族问题。我们还面临着气候变化和收入不平等的各种挑战,眼下又在经历一场全球大流行危机。即便如此,世界上其他国家仍对我们在这里拥有的一切——哪怕只有一点点——也羡慕不已。像我父亲一样的移民,比有幸出生在这个国家的我们,更有远见,更清楚这个国家拥有的宝藏。对于这个国家来说,今天依旧是“第一天”,即使严峻的挑战就在眼前,我仍旧从未像今天这样,对我们的未来感到乐观。 我非常感谢各位,让我在今天有机会出席听证会,我也十分乐意回答各位的问题。(匀琳)  [详情]

新浪科技 | 2020年07月28日 19:14
App Store负责人:苹果致力于为开发人员提供公平竞争环境
App Store负责人:苹果致力于为开发人员提供公平竞争环境

   北京时间7月29日早间消息,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Tim Cook)周三将面临美国立法者的质疑,有关苹果商店(App Store)做法是否给予其对独立软件开发商不公平的权力。 苹果公司严格控制着App Store,其构成了苹果公司每年463亿美元服务业务的核心。 开发人员批评苹果在许多App Store购买中收取15%到30%的佣金,也批评苹果禁止外部签约吸引客户,以及某些开发人员认为的苹果公司不透明且不可预测的应用审核过程。 苹果公司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兼App Store最高执行官菲利普·W·席勒(Philip W. Schill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08年App Store推出500种应用程序时,苹果高管将其视为提供极低佣金率以吸引开发人员的实验。 “我们想出的一个办法是,我们将对待App Store中所有应用程序一视同仁——一套规则适用于每一个人,没有特殊交易,没有特殊条款,没有特殊代码,所有内容都适用于所有开发人员。当时在个人电脑(PC)软件领域并不是这种情况。没人会这么想。这是整个系统运作方式的一个彻底转变,” 席勒说。 创意战略部消费者技术负责人本·巴加林(Ben Bajarin)说,在2000年代中期,通过实体店出售的软件需要为货架空间和突出位置支付费用,这些费用可能会占零售价格的50%。 小型开发商无法进入其中。 巴加林表示,App Store的前身是Handango(美国一家专门销售移动软件和应用程序的在线商店,译者注),2005年前后该服务收取40%的佣金允许开发人员通过蜂窝连接将应用程序交付到用户的Palm手持设备和其他设备上。 有了Apple Store,“苹果公司将其提升到一个全新水平。30%的佣金价格让他们的价值更高了,” 巴加林说。 但是App Store有规定:苹果审查每款应用程序,并强制使用苹果自有的计费系统。 席勒说,苹果高管认为,如果用户感觉自己的付款信息掌握在可信赖的人手中,他们将对购买应用程序更有信心。 “我们认为客户的隐私以这种方式受到保护。试想一下如果你不得不为使用过的每款应用程序输入信用卡并付款,”他说。 苹果的规则最初仅是内部清单,但于2010年对外发布。 多年来开发人员向苹果公司抱怨佣金问题。作为回应,苹果已经缩小了其规则的应用范围。 2018年,苹果允许Minecraft的生产商微软公司等游戏公司的用户登录其帐户,只要这些游戏提供了苹果的应用内支付作为选项即可。 “当我们与一些最大的游戏开发商(例如Minecraft)交流时,他们说,‘我完全理解为什么你希望用户能够在设备上为此付费。 但是,我们吸引的许多用户在其他渠道购买订阅或账户,例如在Xbox,PC或在网络上。 这是进入你们商店的一大障碍。”席勒说。 “因此,我们为自己的规则创建了特例项。” 席勒表示,苹果所收佣金有助于资助开发者的广泛系统:几千名苹果工程师维护着稳定的服务器以交付应用程序,并开发工具来创建和测试这些程序。 移动技术公司Dogtown Studios的首席执行官马克·菲舍尔(Marc Fischer)说,苹果30%的佣金在App Store成立之初很合理,对于苹果当初这样的小公司而言,这是其在全球分销的价格。菲舍尔说,但是现在苹果和Alphabet公司的谷歌在移动应用商店中拥有“双头垄断”,费用应该低得多——也许应与处理器收取的个位数费用相同。 “作为一个开发人员,你别无选择,只能接受那个价格,”菲舍尔说。(贝格)[详情]

新浪科技 | 2020年07月28日 17:25
美国国会启动对四大科技巨头国会调查听证会
美国国会启动对四大科技巨头国会调查听证会

  新浪财经北美站 刘硕 发自纽约 新浪财经讯  美国东部时间7月27日,由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RJC)下属的反垄断小组组织召开的听证会,决定正式推迟举行日期至29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周六证实了这一消息。这场听证会本应本周一举行,但由于该日期与已故议员、黑人民权先驱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的追悼会日程冲突,故推迟两天。 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Facebook 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将出席听证会。这将是四巨头第一次同时在国会作证,也是贝索斯第一次出现在国会面前接受质询。 委员会成员国会议员普拉米拉-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对媒体表示:“为期一年的调查结束了,我们对这些大型科技平台进行了反垄断、反竞争和垄断行为的调查。我们希望结束这项工作,并提出一系列建议,其中包括立法,使我们能够处理目前的反竞争模式,而听取首席执行官的意见是最后一步。”此次调查影响深远,可能成为防止美国科技巨头权力和影响力向更深处扩散的关键时刻。 四巨头聚首 意义远超普通听证会 市场评论认为,这场国会听证会意义重大,并且绝对不是一场作秀表演。众议院司法反垄断、商业和行政法律小组委员会主席David Cicilline认为,这是50多年来国会进行的第一次重大反垄断调查, 小组委员会成员在过去一年非常认真地研究这些问题。 在反垄断问题上,两党难得的达成了一致意见。据委员会成员国会议员肯-巴克(Ken Buck)认为,民主党和共和党他们的立场是一致的。“这可能是我在国会5年半以来看到的最跨党派的努力。委员会在其中所做的努力得到了极大的赞扬。Cicilline对此表示赞同,称这项努力是“非常跨党派的”。 而这场听证会本身也是一场绝对不能错过的科技公司和政府之间的“博弈”。四大科技巨头聚首,虽说都是在网上,但是吸睛程度绝对不亚于其中任何一个公司的发布会。杰夫-贝索斯非常有特点的大笑,被业界形容是“专利笑声”。库克是南方人,并且是一名工程师,他的情商被认为是所有人中最高的。皮查伊比较体贴入微和善解人意。而小扎-扎克伯格,被认为是“机器人”,他在之前接受国会听证的时候一脸平静并且频频喝水,还被网友形容是为了“为体内水冷式发动机散热”。这些都成为了这次听证会比较吸睛的理由,国会议员-巴克坦言:“说实话,我比较期待看到他们本人。” 太大了不能倒?市值远超日本股市 四家公司近几年被反垄断小组盯上,绝不是空穴来风。目前这几位科技巨头市值总和已经超过整个日本市场。如果他们的公司合并起来,足以创建除中美股市之外的第三大股票市场。虽然疫情使得全球股市普遍下滑,但是科技股却没有受到大的影响。今年以来,亚马逊涨幅超50%,苹果涨超90%,微软涨超48%,Facebook也涨超过11%。 所以,由他们做出的决定,或者国会对他们所作出的决定,在美国乃至全球经济上具有巨足轻重的意义。从销售额来看,亚马逊是美国第二大公司(2810亿美元),苹果公司(2600亿美元)排名第四,Alphabet排名第11(1610亿美元),Facebook排名第46(仅700亿美元)。 更说明问题的是这些科技巨头的拥有的用户数量。Facebook每月有26亿活跃用户,谷歌每天产生69亿次搜索,Gmail拥有15亿用户。亚马逊网站每月的访问量约为25亿次。苹果公司表示,目前全球活跃的苹果设备约有14亿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三个国家是:中国,印度,美国。这四家科技公司大部分的用户数量跟世界上人口排名前三的国家相一致,足可以见证其影响力。 美国在反垄断执法方面长期保持克制,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追溯到一种将经济分析与法律案件捆绑在一起的意识形态。如果一家公司仅仅主导市场并粉碎竞争对手是不够的,必须有所谓的损害消费者利益的证据,通常是以更高的价格提供商品或服务作为表现。 通常来讲,如果一家公司不公平的提高产品价格,通常会被认为是违反反托拉斯法(反垄断法),然而这些科技公司做的事情恰恰相反-他们通常会降低价格,并且有时提供免费产品来创造用户粘性。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Columbia Law school)教授Tim Wu等人提出的一种新观点认为,这可能存在其他类型的损害,比如扼杀竞争、选择和创新等。欧洲监管机构对社会危害也有更广泛的解释。但在美国,至少在目前,这种观点还没有得到现行判例法的支持。本次的听证会可能会改变这一点。 欧洲反垄断的先人一步 2018年12月,皮查伊曾因谷歌搜索偏见和隐私保护等问题,遭到议员们言辞激烈的提问。2018年4月,在“剑桥分析丑闻”发生一个月后,扎克伯格连续参加了两场美国国会听证会。库克则在2013年5月出席美国参议院听证会,反驳苹果爱尔兰子公司逃税的指责。 今年6月16日,欧盟委员会一天内宣布对苹果发起两项反垄断调查,以评估苹果在App Store(应用商店)和Apple Pay(苹果支付)的相关举措,是否违反欧盟竞争政策。作为常规服务收入的一部分,苹果向通过iOS应用商店购买软件的用户收取每月30%的订阅费,这项费用被外界称为“苹果税”。包括瑞典音乐流媒体平台Spotify、日本电商公司乐天旗下的电子书平台Kobo都曾向欧盟投诉过苹果公司,称苹果对应用销售征收30%的佣金过高。 本次的“苹果税”,是苹果在很多国家引起反垄断争议的焦点。在一次公开场合中,Cicilline曾批评苹果的App Store收费类似于“高速公路抢劫”。在中国也有开发者向政府部门举报“苹果税”,有人还因此与苹果打起官司。 其余三家公司也是欧盟反垄断调查的常客,谷歌更是在三年内领了94亿美元罚单。比如说在2018年,欧盟宣布对谷歌公司处以43.4亿欧元,相当于51亿美元的反垄断罚款,理由是该公司的移动操作系统安卓准在反竞争的行为。自2011年以来,谷歌一直迫使安卓手机制造商预先安装谷歌搜索,Chrome浏览器以及Google Play 应用商店,并为独家预先安装谷歌收缩的制造商支付收益分成。 类似于以上的例子数不胜数,在长达一年的调查后,美国众议员们将会对数字市场竞争、市场竞争约束以及如何履行反垄断合规义务等问题不断进行提问。 听证会之后的科技巨头们 在本次国会听证上,议员是否会爆出某一家公司反垄断调查的重磅证据,这些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很明显的是,如果真的要阻止或延缓科技巨头形成垄断,单单开罚单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形成新的立法,这从之前科技公司接受罚单后的行为可见一斑。谷歌的2018年欧盟开出的51亿美元巨额罚单仅仅是母公司Alphabet两周的营收,而且几乎不会影响其现金储备。虽然谷歌交了罚款,但对判决提出质疑,并且成功地通过了美国监管部门对此前几宗并购交易的审查。 GMBP Capital CEO 陈赫(Howard Chen)在之前接受新浪财经采访时表示,对科技公司和跟科技结合的公司长期看好:“未来十年,很多产业都会跟科技公司进行结合。比如生物公司、医药公司等。科技消费、科技生产和科技网络、科技生产等公司在未来的十年甚至二十年都会成为赢家。” 一些专家也认为,本次听证会不会根本改变科技公司触犯反垄断的大的趋势,但可能在短期之内对股价造成一定的波动。Miller Tabak首席市场分析师Matt Maley对新浪财经表示:“一些公司的监管问题会引起大家的讨论,但监管问题历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因此上周大型科技公司的股票达到了超买状态,这对本轮的下跌将起到关键作用。”[详情]

新浪财经 | 2020年07月27日 21:57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