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机构:Bonitas对波司登业务及相关会计准则缺乏了解
新浪财经 | 2019年06月25日 05:48
波司登复牌大涨 那些被Bonitas做空的公司怎么样了?
波司登复牌大涨 那些被Bonitas做空的公司怎么样了?

  来源:wind资讯 6月25日,波司登发布公告,否认Bonitas的唱空报告,并复牌交易,股价最高涨幅达到14.45%。Bonitas 狙击港股和中概股历史由来已久,且战果累累,曾经被其沽空的浩沙国际、中新控股都成了仙股。 Bonitas VS 波司登,博弈还未结束 Bonitas 在最新的做空报告中表示,波司登主要有四大罪状:利润造假、涉嫌关联交易和董事长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以及向大股东支付大额股息,报告最终认为,波司登公司的股票一文不值。 按照以往经验,利润、公司并购以及上市公司高管资产动向等财务报表项目,一直是做空机构的重点观察对象。 沽空报告发布后,波司登股价一度跌至28.26%,市值蒸发60.9亿港元。随后,波司登公司在6月25日发布公告,针对Bonitas 的指摘逐条澄清,暂时稳定住了股价,但股价仍然低于远远低于沽空报告发布前的水平。 尽管波司登公司暂时稳定住了股价,可以预见的是,在即将在6月26日发布上一年年报之际,该公司与做空机构之间的博弈还远未结束。 “仙股制造机” 据Bonitas 官网信息,自2011年至今,已经对15只港股发布做空报告。其中,中国儿童护理、瑞年国际等9只港股股价均低于1港元。 被Bonitas 沽空,并退市的公司也不在少数。例如,在港交所上市的旭光高新材料、在美国上市的Teavana、龙腾矿业、中国医疗技术等。搜房网、海湾资源、和信贷等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也曾遭遇Bonitas 做空,且三家公司股价一直处于低迷状态。 做空也越来越难 当然,Bonitas 也并非每次都对,例如其曾经在2018年12月沽空的恒安国际,股价不仅没有崩跌,在随后的5个月还录得近20%的涨幅。 总体来讲,中概股和港股在遭遇空头狙击后,通常会遭遇市场动荡。早期空头通常因其凌厉的做空手段,不仅大赚特赚,甚至还逼迫上市公司退市。不过近几年,事情开始出现变化,上市公司在应对恶意沽空更加得心应手。 盛德证券认为,近年来,一些海外沽空机构频频对港股出手,香港的上市公司已逐渐熟悉了沽空惯用手法并已形成应对之策,加上此前有香港证监会惩罚恶意做空者的案例,沽空报告的威力已大不如前,沽空机构的盈利模式在香港正遭遇挑战。 2016年,沽空机构至少对8家港股公司发布了沽空报告,而他们的沽空报告一度产生了巨大的威力,沽空机构则通过先从市场上借入股票卖出,待股价跌到一定程度时,再从市场上买入同样数目的股票归还,赚取高额利润。 自2017年12月,在遭遇做空时,上市公司都采取了盘中紧急停牌的措施,并很快组织反击,发表澄清报告,逐一反驳沽空报告中的质疑,甚至组织股价保卫战。 此外,也有港资券商分析师指出,近年来市场上不乏虚构事实恶意做空的案例,尤其是美国沽空机构香橼(Citron Research)创办人Andrew Left因发布有虚假成分的做空报告,被判禁止参与香港市场5年,让市场对于“沽空产业链”有了更多了解,投资者变得更加理性,沽空机构发布的研究报告,如果逻辑不够严谨或是缺乏实质攻击点,很难再产生大规模的杀伤力。[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19年06月24日 21:29
波司登否认沽空报告所有指控 股价反弹大涨超10%
波司登否认沽空报告所有指控 股价反弹大涨超10%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6月25日电(记者 李金磊)6月25日,波司登发布澄清公告,驳斥和否认了此前沽空机构Bonitas对波司登的全部指控。受此消息影响,波司登今日开盘报1.92港元,涨幅超10%。波司登股价。沽空机构认为波司登“一文不值”24日上午,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报告称,波司登存在许多公开市场欺诈的情况,包括夸大的收入和利润、未公开的关联方交易等。Bonitas对于波司登主要有四方面指控,一是波司登自2015年以来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多报了174%;二是通过人为抬高价格向波司登提供很少甚至没有价值的服装品牌资产,已从波司登中抽走了人民币20亿元的现金和股票;三以低廉的价格处置人民币5600万元的实物资产;四是向持有波司登65%以上股份的波司登内部人士支付巨额历史股息。报告指出,短期认为波司登股票的最终价值0.00港元,即“一文不值”。受此消息影响,24日早盘,波司登股价一路暴跌,截至暂停交易时,跌幅达24.78%,报1.73港元。资料图。波司登发布公告否认所有指控25日,波司登发布澄清公告,对于四项指控全部予以否认,声称上述报告包含具有误导性、偏见性、选择性、不准确及不完整之陈述以及毫无根据之指控及不负责任之猜测。对于虚标纯利的指控,波司登回应称,该指控属恶意中伤及毫无根据,报告并不是将同类项目相比,而且报告涵盖的子公司数量远低于公司年度报告所涵盖的子公司数量(至少80家或以上),并未反映波司登整体运营情况。对于多次收购向未披露的内幕人士作出多付款项的指控,波司登表示,指控事实上不正确,女装品牌的三次收购(即“杰西”、“邦宝”、“柯利亚诺”及“柯罗芭”)的收购作价是经参考各种因素后确定,其中包括参考业内同行的市盈率后测算未来盈利能力,及在收购关键时点的财务表现,所提供的利润保证以及付款方式,而非仅参考这些目标公司的净资产价值。对于在未收到付款之情况下处置资产的指控,波司登表示,以议价价格处置资产以及买方未支付款项之指控完全不正确。公司对收到的所有付款均可提供文件支持。对于过往向波司登内幕人士支付巨额红利的指控,波司登表示,该指控属恶意中伤及毫无根据。公司上市以来,几乎每年按比例向股东派发现金股息。派发股息之惯例为股东提供了稳定及满意之回报,并间接证明本公司财务状况稳健。25日上午9点,波司登公司股票恢复交易,开盘报1.92港元,涨幅超10%。资料图。波司登业绩经历低迷后有所好转波司登创始于1976年,是中国羽绒服生产企业。近5年来,波司登业绩在经历一段时间低迷后有所反弹。波司登财报数据显示,2014财年销售额82.38亿元,同比下跌11.7%;净利润下跌35.6%至6.95亿元。2015财年收入62.93亿元,同比下跌23.6%;净利润1.32亿元,同比下降81%。2016财年,收入57.87亿元,同比下跌约8%。2017年波司登宣布“砍掉”男装、居家、童装等非羽绒业务,将资源重新向羽绒服主业集中。随后业绩开始反弹。2017财年波司登销售额为68.17亿元,净利润为3.92亿元。2019年2月25日,波司登曾披露,截至当日起品牌羽绒服业务2018/19财年累计零售金额超百亿元,累计营收同比增幅超35%,中高端销量增长超过500%。按照计划,波司登将于6月26日发布上一年年报。(完)[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6月24日 19:59
波司登否认所有指控 今复牌现扬近8%
波司登否认所有指控 今复牌现扬近8%

  新浪港股讯,波司登(03998)复牌,现报1.86元,升7.51%,盘中高见1.95元,暂成交达5741万股,涉资1.09亿元.该股昨日(24日)遭沽空机构BONITAS(博力达思)狙击并于开市途中突然宣布停牌,股份停牌前插24.78%,报1.73元。 该股最新发公告,否认沽空机构Bonitas昨日对其作出的所有指控,认为该报告具误导性、偏见性、选择性、不准确及不完整之陈述以及毫无根据之指控及不负责任之猜测。 第一,针对Bonitas指控公司严重夸大企业纯利,涉嫌多报174%.波司登回应指,两者之报告采用之会计准则及报告采用之报告期不同;以及该报告涵盖之附属公司数量远低于实际数量,而该等附属公司与集团其他附属公司之集团内部交易属真正交易,于集团层面的合并时予以抵销,不会扭曲或夸大其整体财务状况。 第二,Bonitas指控集团主席高德康利用三项主要之虚假交易,将波司登之现金及股票转移杰西、邦宝及天津女装.波司登就此回应,收购事项之代价乃经参考各种因素后厘定,而非仅参考此等目标公司之净资产价值;已聘请专业核数师等进行估值,公司并无就上述三项收购事项违反任何适用之上市规则或法律规定。 第三,有指波司登之附属公司山东冰飞向高德康出售山东物业,但其后高德康之欠款消失。 波司登回应指,山东冰飞分别于2017年3月及5月收到所得款项5百万人民币及4900万元人民币,所有付款均可提供文件支持。 第四,有指波司登对发行在外股份65%以上之内幕人士支付巨额红利,该公司回应指,在联交所上市以来,公司几乎每年按比例向股东派发现金股息。 现时,恒生指数报28422,跌90点或跌0.32%,主板成交42.81亿元.国企指数报10894,跌0.54%或跌58点。 上证综合指数报2999,跌8点或跌0.30%,暂成交135.02亿元人民币。 表列同板块或相关股份表现: 股份(编号)现价变幅 ------------------------------ 裕元集团(00551)21.55元升0.23% 特步国际(01368)4.58元升3.62% 普拉达(01913)24.80元跌1.00% 新秀丽(01910)16.90元升0.36% 安踏体育(02020)57.50元升5.80% 申洲国际(02313)104.90元跌0.76% 李宁(02331)17.94元升17.41% 迅销(06288)47.85元跌0.42% ------------------------------[详情]

新浪港股 | 2019年06月24日 18:50
年报发布前夕被沽空 波司登近两财年业绩止跌反弹
年报发布前夕被沽空 波司登近两财年业绩止跌反弹

   6月24日,在香港上市的羽绒服品牌波司登早盘急速跳水,跌幅一度达到25%,仅仅一小时左右,波司登市值就蒸发60亿元。上午11时16分起,波司登短暂停止买卖。 波司登股价大幅下跌,与其被沽空机构Bonitas盯上有关。该机构质疑波司登存在财务、负债等方面的问题,认为公司在财报中伪造了约8亿元人民币的利润,Bonitas认为,波司登股票的最终价值为0。记者联系波司登方面,对方表示,公司内部正在协调,6月24日晚间或6月25日会发布回应公告,截至记者发稿尚未发布。 年报发布前夕被沽空,波司登股价跌25% 6月24日,波司登早盘迅速跳水,从上午10时30分之后,股价一度下跌25%。当天中午,波司登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短暂停止买卖,以待公司刊发回应一则有关公司认为不实和有误导成分的报告的澄清公告。6月24日,波司登报收1.73港元/股,最新市值为185.06亿港元。 波司登公告中提到的“有误导成分”的报告,指的是当天早些时候,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的针对波司登的沽空报告。该报告认为波司登存在欺诈发行的行为,并指出自2015年以来,波司登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涉嫌多报174%。Bonitas还表示,波司登存在未公开的关联方交易等问题。 Bonitas称,其经过调查发现,波司登创始人、集团主席高德康从小股东处“抽血”,包括虚增8.07亿元利润以吸引投资者、以20亿元的价格从未经披露的内部人士手中收购资产、以540万低价向高德康处置价值6500万元的资产、向拥有集团65%以上股份的内部人士派发历史纪录的高额股息。 Bonitas还指出,波司登此前溢价收购大量品牌,尽管公司号称收购自独立第三方,但均指向一名周姓人士,该人士以低价收购服装品牌,运营1-3年后,再以40倍的价格出售予波司登。该机构认为,该周姓人士与波司登主席高德康为“合谋者”,并通过这种手段,从公司抽取20亿元利益。 在报告最后,Bonitas称,伴随造假被揭露,以及即将到期的债务,波司登集团主席高德康最终会通过支撑股价来浪费被盗取的资金,而该机构认为,波司登的股票价值为零。 昨天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波司登方面,对方表示,公司的财务总监和专业团队举行会议后认为,报告中所涉及的内容,无论是营收、关联交易、收购等方面,都不是事实。 值得注意的是,波司登此番被沽空刚好发生在年报发布前夕。6月11日,波司登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于6月26日召开董事会会议,借以审议并批准本公司及其附属公司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年度业绩公告等事项。 2019财年中报净利润增逾四成 波司登是中国羽绒服生产企业,有着“羽皇”的称号。不过,此前波司登曾有过一段业绩低迷时期。记者查阅财报发现,自2014年起,该集团连续三个财年业绩下滑:2014财年销售额为82.38亿元,同比下跌11.7%,净利润同比下跌35.6%至6.95亿元;2015财年收入为62.93亿元,同比下跌23.6%,净利润为1.32亿元,同比下降81%;2016财年收入仅为57.87亿元,净利润为2.81亿元。这种情况在2017年有所好转。2017财年,该公司销售额为68.17亿元,净利润为3.92亿元。 为挽救业绩下滑和品牌老化,波司登开始了一系列努力,寄希望于“关店瘦身”计划,并宣布进军非羽绒服领域,布局男装、家居、童装等业务。然而,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在沉寂了几年后,波司登在2018年宣布关闭男装、童装和家居线,陆续剥离羽绒服之外的非核心主业,重新聚焦羽绒服领域,并宣布在去年9月份的2019春夏季纽约时装周上发布新品,同时伴有一系列年轻化策略。 在加拿大鹅事件的衬托下,波司登在2019财年出现明显好转。 今年1月8日,波司登发布公告,披露了其2019财年前9个月的最新财报数据。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核心品牌波司登羽绒服零售额相较上年同期增幅达30%以上,雪中飞等其他品牌羽绒服业务较上年同期取得20%以上的增幅。 2月25日,波司登再次发公告披露,截至当日品牌羽绒服业务2019财年累计零售金额超过百亿元人民币,同期的累计营收金额录得35%以上的同比增幅。 波司登认为,2018年是公司实施聚焦主航道、收缩多元化战略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2018年11月,波司登披露的2019财年中期业绩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6个月中,波司登实现营业收入34.44亿元,同比增长16.4%;营业利润录得3.55亿元,同比增长62.1%;归母净利润实现2.51亿元,同比增长43.9%。 业绩的好转也提振了投资者的信心,今年以来,包括招银国际、海通证券、国盛证券等多家券商均对波司登给出了买入评级。 新京报记者 张泽炎 梁缘[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6月24日 17:17
波司登被做空冤不冤
波司登被做空冤不冤

  波司登被做空冤不冤 来源:北京商报 6月24日,一则沽空报告狙击了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波司登”),其股价于港股早盘出现“闪崩”,随后于当日11:16暂停交易。最新财报显示,波司登的业绩的确处于上升期,这与其回归主业的战略密不可分。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波司登的发展也面临着瓶颈,股价遭遇沽空后,回归主业的波司登能否重回巅峰还是一个未知数。 紧急停牌 6月23日,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报告,质疑波司登8.07亿元虚报利润以吸引投资者等问题。从目前的情况看,做空报告质疑了波司登的净利润。 据悉,沽空机构Bonitas周日发布报告称,波司登创始人、集团主席高德康及其合谋者从小股东处“抽血”,包括8.07亿元虚报利润以吸引投资者、20亿元从未披露的内部人士手中收购资产、以540万元低价向高德康处置价值6500万元的资产、向拥有集团65%以上股份的内部人士派发历史纪录的高额股息,而且该机构认为,波司登的股票价值为零。 波司登遭沽空机构Bonitas做空后大幅跳水,公司随后宣布停牌,截至停牌,波司登跌24.78%报1.73港元,成交额3.27亿港元,成交量1.72亿股,最新总市值185亿港元,股价创2018年7月以来最大跌幅。 波司登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本土企业在香港上市遭到沽空是常遇到的事情,做空报告的内容不属实,公司目前的基本面没有问题,且本周会发布业绩公告,后续会对报告正面回应。截至发稿,波司登还未针对此事发布正面回应公告。 事实上,近年来沽空机构频频针对国内本土品牌做空,仅今年以来,周黑鸭、安踏等品牌均未能幸免。 尽管沽空机构的行为,让国际投资者对国内品牌产生了关注,但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这次被做空对波司登的业绩,尤其是营收利润会产生负面影响,同时也会对波司登未来的发展产生恶性影响,或会从此走上“下坡路”。 业绩反弹 在沽空报告里,Bonitas质疑波司登夸大利润。资料显示,波司登是国内羽绒服龙头企业,公司业务可分为品牌羽绒服、羽绒服贴牌加工、女装以及多元化业务,其中品牌羽绒服业务中包括波司登、冰洁和雪中飞品牌,于2007年在香港成功上市,公司营收曾在2013年度达到历史巅峰93.3亿元,但此后由于门店粗放式扩张和业务多元化等问题,2014年度收入和净利开始下降。 近年通过对战略、渠道、品牌和供应链等方面升级和调整,公司的业绩和股价在2018年实现大幅反弹。2018年中,波司登表现亮眼。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9月,波司登营收34.44亿元,较去年同期上升16.4%,毛利达到14.55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上升22.5%,毛利率达到42.3%,同比上涨2.2%。而根据波司登在港交所披露的2018年年报,公司在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约为89亿元,当期对应实现净利润约为6.15亿元。 今年6月,国信证券和东方证券曾对波司登给出买入评级。其中,国信证券认为,波司登行业龙头地位稳固,改革红利持续释放,在需求升级供给出清推动行业集中度稳步提升趋势下,波司登通过多年来积累的研发生产和品牌资源,大力推进品牌重塑有效把握年轻化消费升级趋势,有望持续实现基本面复苏。预计FY19-21年EPS为0.08/0.11/0.14元,对应PE分别为21.9/16.4/13.3倍。综合考虑绝对估值及相对估值,给予公司一年内合理估值区间2.57-2.78港元,集团行业龙头地位稳固,品牌改革红利有望持续释放,给予“买入”评级。 聚焦主业 值得一提的是,波司登目前仍处于转型期。2018年,波司登提出了“聚焦主航道(羽绒服)、收缩多元化”的战略,对波司登进行品牌升级。此前,波司登曾尝试多元化的转型,从2009年开始,波司登先后通过收购、合资等方式,进军男装、女装、童装、商务男装、家居等众多业务进行多元化尝试,但结果并不理想。 2009-2013财年,波司登渠道扩张不断加速,并于2013财年达到峰值1.3万家;2014财年起,行业步入寒冬,公司在艰难经营中积极优化零售网络,关闭低效店铺,以提升店铺质量。营收从2010年的57.38亿元降至2015年的40.8亿元。2016年,波司登通过与国内外知名设计师的合作,推出时尚类型羽绒服。2017年,波司登宣布收缩男装、居家、童装等非羽绒业务,将资源重新向羽绒服主业集中。 不过,要想回到巅峰时期,波司登还有一段距离。目前来看,如何平衡中高端定位和大众化市场是波司登面临的困境之一。波司登财务总监朱高峰曾在2018年11月底召开的年度中期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波司登羽绒服售价在2018年平均提高了20%-30%,未来波司登还将继续提价,将主力产品价格定为1500-2000元,并提高高端产品占比。 纺织服装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认为,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做了中高端产品,大众化产品一定会受影响。大众化是波司登成功的基础,这一点波司登应该不会放弃,所以在品牌推广、市场运营方面,波司登既要做好中高档用户群体对产品系列升级提档需求,也要满足普罗大众消费的刚需。 同时,大众化需求和时尚化、国际化、国潮化、IP联名等产品如何融合也是波司登现阶段品牌提升的难题。程伟雄指出,时尚、潮流是小众需求,但品牌需要时尚与潮流引领发展,所以对于波司登来说,羽绒服的时尚性和用户需求协同性要加强。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马换换 实习记者 李蒙[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19年06月24日 10:13
股票价值为0?波司登紧急暂停买卖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6月24日 09:48
波司登被沽空 近两财年业绩止跌反弹
波司登被沽空 近两财年业绩止跌反弹

   6月24日,在香港上市的羽绒服品牌波司登早盘急速跳水,跌幅一度达到25%,仅仅一小时左右,波司登市值就蒸发60亿元。上午11时16分起,波司登短暂停止买卖。 波司登股价大幅下跌,与其被沽空机构Bonitas盯上有关。该机构质疑波司登存在财务、负债等方面的问题,认为公司在财报中伪造了约8亿元人民币的利润,Bonitas认为,波司登股票的最终价值为0。记者联系波司登方面,对方表示,公司内部正在协调,6月24日晚间或6月25日会发布回应公告,截至记者发稿尚未发布。 年报发布前夕被沽空,波司登股价跌25% 6月24日,波司登早盘迅速跳水,从上午10时30分之后,股价一度下跌25%。当天中午,波司登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短暂停止买卖,以待公司刊发回应一则有关公司认为不实和有误导成分的报告的澄清公告。6月24日,波司登报收1.73港元/股,最新市值为185.06亿港元。 波司登公告中提到的“有误导成分”的报告,指的是当天早些时候,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的针对波司登的沽空报告。该报告认为波司登存在欺诈发行的行为,并指出自2015年以来,波司登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涉嫌多报174%。Bonitas还表示,波司登存在未公开的关联方交易等问题。 Bonitas称,其经过调查发现,波司登创始人、集团主席高德康从小股东处“抽血”,包括虚增8.07亿元利润以吸引投资者、以20亿元的价格从未经披露的内部人士手中收购资产、以540万低价向高德康处置价值6500万元的资产、向拥有集团65%以上股份的内部人士派发历史纪录的高额股息。 Bonitas还指出,波司登此前溢价收购大量品牌,尽管公司号称收购自独立第三方,但均指向一名周姓人士,该人士以低价收购服装品牌,运营1-3年后,再以40倍的价格出售予波司登。该机构认为,该周姓人士与波司登主席高德康为“合谋者”,并通过这种手段,从公司抽取20亿元利益。 在报告最后,Bonitas称,伴随造假被揭露,以及即将到期的债务,波司登集团主席高德康最终会通过支撑股价来浪费被盗取的资金,而该机构认为,波司登的股票价值为零。 昨天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波司登方面,对方表示,公司的财务总监和专业团队举行会议后认为,报告中所涉及的内容,无论是营收、关联交易、收购等方面,都不是事实。 值得注意的是,波司登此番被沽空刚好发生在年报发布前夕。6月11日,波司登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于6月26日召开董事会会议,借以审议并批准本公司及其附属公司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年度业绩公告等事项。 2019财年中报净利润增逾四成 波司登是中国羽绒服生产企业,有着“羽皇”的称号。不过,此前波司登曾有过一段业绩低迷时期。记者查阅财报发现,自2014年起,该集团连续三个财年业绩下滑:2014财年销售额为82.38亿元,同比下跌11.7%,净利润同比下跌35.6%至6.95亿元;2015财年收入为62.93亿元,同比下跌23.6%,净利润为1.32亿元,同比下降81%;2016财年收入仅为57.87亿元,净利润为2.81亿元。这种情况在2017年有所好转。2017财年,该公司销售额为68.17亿元,净利润为3.92亿元。 为挽救业绩下滑和品牌老化,波司登开始了一系列努力,寄希望于“关店瘦身”计划,并宣布进军非羽绒服领域,布局男装、家居、童装等业务。然而,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在沉寂了几年后,波司登在2018年宣布关闭男装、童装和家居线,陆续剥离羽绒服之外的非核心主业,重新聚焦羽绒服领域,并宣布在去年9月份的2019春夏季纽约时装周上发布新品,同时伴有一系列年轻化策略。 在加拿大鹅事件的衬托下,波司登在2019财年出现明显好转。 今年1月8日,波司登发布公告,披露了其2019财年前9个月的最新财报数据。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核心品牌波司登羽绒服零售额相较上年同期增幅达30%以上,雪中飞等其他品牌羽绒服业务较上年同期取得20%以上的增幅。 2月25日,波司登再次发公告披露,截至当日品牌羽绒服业务2019财年累计零售金额超过百亿元人民币,同期的累计营收金额录得35%以上的同比增幅。 波司登认为,2018年是公司实施聚焦主航道、收缩多元化战略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2018年11月,波司登披露的2019财年中期业绩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6个月中,波司登实现营业收入34.44亿元,同比增长16.4%;营业利润录得3.55亿元,同比增长62.1%;归母净利润实现2.51亿元,同比增长43.9%。 业绩的好转也提振了投资者的信心,今年以来,包括招银国际、海通证券、国盛证券等多家券商均对波司登给出了买入评级。 新京报记者 张泽炎 梁缘[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6月24日 09:02
波司登一小时蒸发60多亿 这次空头能赢么?
波司登一小时蒸发60多亿 这次空头能赢么?

  原标题:波司登一小时蒸发60多亿,这次空头能赢么? 走出A股市场的中国上市公司,面临着更多资本市场上的“血雨腥风”。比如,做空。 以香椽(Citron Research)、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等为代表的做空机构撑起了阻击境外中国上市公司的十多年历史,今天,做空机构博力达思(Bonitas Research)做空波司登事件,让这个历史里走进了“新人”。 股价闪崩 今天上午10点,博力达思发布了一份针对波司登的看空报告,里面提到了关于波司登欺诈发行、管理层腐败、未公开关联交易等内容,并表示对波司登财报、负债和并购等方面问题存在担忧。 “短期内,波司登股票的最终价值为0.00港元。”报告认为,波司登的股票“一文不值”。 股价闪崩的导火索点燃了。 受上述做空报告的影响,波司登股价在瞬间崩盘,迅速走低,在1个小时零6分钟的时间里最大跌幅超过28%,最终波司登于11点16分启动紧急停牌,在香港暂停股票交易,最终股价下跌24.78%,报1.73港元/股,市值蒸发60.9亿港元。 波司登午间公告称,公司已于6月24日上午11时16分起在港交所主板短暂停止买卖,以待公司刊发回应一则有关公司认为不实及有误导成份之报告的澄清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本周五(6月28日)波司登就公布全年业绩。而波司登投资者关系部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上述沽空机构对公司的质疑均不属实。 上述负责人表示,沽空机构的报告对公司的质疑涉及多个内容,公司目前也在认真看报告,报告中所涉及的内容,无论是从营收、关联交易、收购层面等,均不属实。公司会尽快针对该沽空机构的报告内容正式发声,做相应的澄清。 沽空缘由 让博力达思做空波司登的理由是啥? 造假。报告称,波司登夸大的其收入和利润,指出波司登自2015年以来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多报了174%。 通过交叉对比,博力达思得出了一个结论,即波司登严重夸大了波司登在其香港交易所申报中所报告的净利润。 未公开的关联方交易。报告指出,波司登人为地向未公开的内部人士进行多次收购,人为地多付了20亿元人民币。此外,波司登还以低廉的价格出售5600万元人民币的实物资产;向持有波司登65%以上流通股的波司登内部人士支付了重大历史股息。 而上述提及的部分内容涉及到一位叫“高主席”的人,根据公开资料可查,“高主席”应是波司登董事局主席、CEO高德康。 波司登2007年10月在香港上市,成为了中国羽绒服第一股,其过去多年的财报营收表现均较为良好,每年都能给股东带来净利润。据悉,波司登是中国最大的羽绒服企业,专门售卖集团的六大核心品牌羽绒服装,提供多种羽绒服产品以迎合不同阶层的消费者。 而就在上述做空报告发出之前,有多家机构发布报告看好波司登股票。例如,国信证券6月发布研报称,波司登行业龙头地位稳固,改革红利持续释放,给予“买入”,东方证券同样认为波司登未来业绩仍有较大增长空间,给予其“买入”评级。 未来难测 做空波司登事件不禁让人回想起辉山乳业。 2017年3月24日,遭到浑水做空攻击的辉山乳业同样发布了临时停牌公告。当天上午11时30分起,至11时54分,辉山乳业股价从2.59港元下跌到0.28港元。市值从349亿港元,下跌到37.73亿港元。 到现在,两年多时间过去了,辉山乳业停牌还在继续。 当然,同样遭遇过浑水做空阻击的中国企业也有像好未来、新东方这样的,依旧活跃在美股市场,也有像绿诺国际和中国高速频道这样的,已经摘牌退市。被做空企业的未来,并不好预测。 做空同样也并非都是成功的。华尔街日报在2017年11月时曾报道称,让外资做空亏本的“三巨头”首推就是阿里巴巴、中国平安及腾讯,从2017年初至其发稿时,三家公司就让做空者总计损失了185亿美元。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尹中立近期在谈及中国科创板创新机制时提到,必须鼓励一些专业的机构或个人利用自身的专业优势和分析能力,揭示和监督上市公司的财务欺诈等违法违规行为,因此,不仅要鼓励研究机构发布看空的研究报告,还要让他们在揭露上市公司违法违规行为过程中获利,建议实时完善做空机制并推出集体诉讼制度。 “当然,做空也需要遵守法制和规则,对恶意做空的行为要进行打击和限制。”尹中立说。[详情]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6月24日 07:52
波司登股价闪崩一小时蒸发60多亿 这次空头能赢么?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2019年06月24日 07:51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