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建银国际将百度ADR评级下调至中性;目标价155美元
新浪财经 | 2019年05月17日 03:26
一张图看懂百度财报:non-GAAP净利润同比降低80%
一张图看懂百度财报:non-GAAP净利润同比降低80%

  [详情]

新浪科技 | 2019年05月17日 02:40
向海龙“财神”已去 百度“首亏”进入转型阵痛期
向海龙“财神”已去 百度“首亏”进入转型阵痛期

   相关新闻: 百度发布一季度财报 宣布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职 百度高管解读第一季度财报:向海龙离职是个人原因 相关专题: 百度Q1净亏损3.27亿 搜索总裁向海龙将辞职 新浪科技 杨雪梅 百度今天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9财年第一财季未经审计财报。报告显示,百度第一财季总营收为241亿元(约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15%。 百度第一财季净亏损为3.27亿元(约合490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67亿元,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是百度2005年上市以来的首个季度亏损。百度CFO余正钧称,百度的春晚营销活动短期影响到利润表现。 而与亏损同至的,还有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的离职。 这位在百度效力长达14年之久的高官,曾经被称为百度的“财神爷”。他成功将搜索流量变现,负责的搜索业务一度撑起了百度核心收入。 百度公司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内部财报信中用“感谢陪伴和贡献”宣布了向海龙的离开。他同时宣布,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 老将离场 百度基础业务备受挑战 向海龙的离职毫无预兆。 新浪科技最近一次见到向海龙是在5月10日百度联盟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这也成了他最后一次以百度搜索公司总裁的身份出现在公开场合。 对于离职,向海龙向媒体回应称是系正常离职,未来将要创业与投资。而在电话会议上,李彦宏谈到此,也表示,“向海龙的离职主要是个人原因”。 向海龙 但是,也有传言称,此次Q1财报中,向海龙负责的“百度核心”(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表现不佳,他是被动离职,为业绩买单。 据财报显示,“百度核心”的总营收为175亿元,同比增长8%,而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增速是26%。此外,“百度核心”运营亏损9.36亿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运营利润为46亿元;运营利润11亿元,同比下降81%;净利润为7.03亿元,同比下降90%。 很明显,百度核心业务营收增长已显乏力,尤其在搜索方面,面临来自搜狗、头条等市场“年轻力量”的挑战。而集团对于第二财季预期中,“百度核心”营收的增长幅度为-2%到+4%。 余正钧解释称,有宏观因素,也因为农历新年之后,市场上的广告库存出现增加,因而对公司的CPM展示广告价格造成影响,公司将着力提高创收能力。“我们也谈到了医疗业务的计划,去年11月公司提高过建设医疗基础设施数据,这项工作正在进展之中,预计会对二季度产生影响。” 接下来,搜索业务将由沈抖主管,其将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 此前,在2019年2月26日百度发布的内部邮件中,李彦宏就宣布对三位副总裁沈抖、吴海锋、郑子斌进行干部轮岗调整,沈抖负责搜索公司用户产品,与其它两位继续向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汇报。 邮件称,高管轮岗是“为了打造空前繁荣、强大的百度移动生态,进一步推行干部轮岗制度,培养和储备复合型管理干部。” 百度高级副总裁沈抖 据了解,沈抖2012年加入百度,在2012年-2016年期间,曾担任百度公司联盟研发部总监、网页搜索部高级总监、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执行总监。2017年晋升为百度公司副总裁,全面负责百度App、信息流、好看视频、百家号、百度新闻、百度浏览器、hao123等移动相关业务。 在加入百度前,沈抖曾在微软(西雅图)担任研究员、科研项目经理,后创办Buzzlabs公司,被CityGrid Media公司收购。 李彦宏在电话会议中表示,沈抖具有非常丰富的管理经验,对公司搜索和信息流业务的增长有非常大的贡献。 最初带团队加入 向海龙在百度一干就是14年 百度最初就是凭借搜索起来的,并曾做到一家独大,李彦宏说过“搜索是百度成功所有的秘密”。 而与这块业务密切关联的,便是向海龙,搜索或许也是百度留给他最深的烙印。 向海龙是在2005年2月与自己的创业团队一起加入百度的。在此之前,向海龙于2001年创立网络营销机构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总经理,后带领公司拿到百度竞价排名上海地区总代理。 上海企浪随着业务不断扩大,2005年2月被百度收购,向海龙和团队正式加入百度。他本人担任百度上海分公司总经理,后兼任北京分公司总经理。 2007年4月,向海龙升为百度销售副总裁,负责百度竞价排名业务的全国销售管理;2011年调任百度公司商业运营体系副总裁。 2013年,向海龙开始全面负责百度大搜索用户及商业产品技术、销售与运营管理工作;2015年2月,负责搜索业务群组和团购业务。 到2016年,百度把搜索业务和移动服务事业群进行整合,成立“百度搜索公司”,向海龙正式出任新公司总裁、百度副总裁,直接向李彦宏汇报,负责百度搜索整体业务。当时,百度搜索公司下辖搜索业务群组(SSG)、移动服务事业群组(MSG)、糯米事业部。向海龙同时兼任SSG总经理,MSG当时的总经理是李明远,转向向海龙汇报。 向海龙在百度稳步高升那几年,搜索业务高速发展,百度的网络广告收入也不断攀升。 但是到了2018年,百度广告业务增速呈现放缓。2018年财年,网络营销服务营收819.12亿元,较2017年增长不到12%。而根据2019年Q1财报,百度网络营销贡献73%的收入,但增速放缓,同比增长3%,而在2018年,网络营销营收的增速为23%。 至少从数据来看,向海龙和他带领的搜索业务光芒已不如以往。 成本飙升 百度2019年Q1喜忧参半 在内部信中,李彦宏特别提到了移动业务和人工智能业务。随着百度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AI和移动可能将成为是百度接下来的两大重点。 根据Q1财报,在移动业务方面,百度App日活跃用户达到1.74亿,好看视频日活跃用户超过2200万,整体信息流用户时长增长了83%,智能小程序月活跃用户达到1.81亿。 李彦宏指出,在移动业务上,百度会继续强化、放大百度已经形成的一超多强的产品矩阵优势,在搜索、信息流双引擎驱动的基础上进一步升级为生态思维,通过社区化运营、垂类内容深耕、新交互形式提升用户时长和黏性。在活跃用户量和有效时长增长的基础上,实现收入结构的多元化和商业模式的健康良性升级。 李彦宏 值得注意的是,百度运营成本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主营业务营收的增长。 根据财报,百度第一财季销售、总务和行政支出为61亿元(约合9.02亿美元),同比增长93%,主要由于渠道和推广营销投资(其中包括中国农历新年前后的营销活动)增长,以及由于人员相关支出增长。 此外,内容成本达到62亿元(约合9.17亿美元),同比增长47%。百度称,主要由于爱奇艺的内容投资增长,较小程度上由于百度信息流内容网络百家号的内容投资增长。 流量获取成本(TAC)也同比增长41%,为32亿元(约合4.74亿美元),主要由于TAC成本增长以及在线电视和线下数字化屏幕带来了收入。 而带宽成本为20亿元(约合3.04亿美元),同比增长39%,主要由于来自信息流、视频和云服务的需求增长。其他营收成本(其中包括折旧成本、运营成本以及股权奖励支出)为35亿元(约合5.15亿美元),同比增长75%,主要由于折旧支出增长以及第一方智能设备的销售量增长。 财报中,百度对下一季度业绩进行了展望:预计在2019年第二季度,百度的营收总额将会介于251亿元人民币(约合37.4亿美元)到266亿元人民币(约合39.6亿美元),同比下降3%到增长2%,剔除分拆业务对收入的影响,同比增长1%至6%。 目前来看,百度正在经历转型期的阵痛。 李彦宏也在内部信中坦言:我们身处的世界正在经历着急剧的变化,产业价值链不断受到冲击,新旧动能面临转换,外部环境的不确定、竞争的加剧,导致整个科技行业都进入震荡期。 “当前面临着严峻的局面,必须保持战略定力,提高精细化运营能力和创新力。”李彦宏说。[详情]

新浪科技 | 2019年05月16日 23:19
二号人物向海龙离职 百度“狼性”再爆发
二号人物向海龙离职 百度“狼性”再爆发

  (来源:北京商报) 用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的话说,2019年一季度百度“业绩有喜有忧”。5月17日,百度发布2019年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百度本季度营收241亿元,同比增长15%,净利润9.67亿元,同比下滑80%。同日,百度二号人物向海龙离职。好消息是,百度AI和云计算业绩持续高增长,尤其在云计算市场,百度智能云挺进全国前五,增速最快。在转型的关键期,李彦宏提出“以投入换增长”的策略,要求百度必须保持战略定力。继续推进高管年轻化、坚定AI和云的战略地位,就是百度“狼性”二次爆发的表现。 01、出乎意料的离职 6天前,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在2019年百度联盟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作为当天百度级别最高的管理层,向海龙宣布百度联盟升级为百度生态联盟,并向合作伙伴描述了未来百度生态联盟的发展思路。因此,5月17日向海龙辞职的消息,让大多数业内人士感到意外。 向海龙于2005年2月加盟百度,曾出任百度公司销售副总裁等职,负责公司竞价排名业务的全国销售管理工作等。2017年,百度成立“搜索公司”,搜索业务群组总经理向海龙出任新公司总裁,向李彦宏汇报。 向海龙在百度的升迁,也是百度网络营销业务的成长史。正是因为营销业务处在百度的核心地位,向海龙被公认为百度的二号人物。不过,在最新的百度高管介绍页面中,向海龙的照片已经不见踪影。 “向海龙突然离职,对百度的意义不小,加上之前百度提出的高管退休制度,都反映了百度转型的决心,百度的‘狼性’再次爆发。”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说。 跟当初陆奇(百度集团总裁兼COO)辞职和张亚勤(百度总裁)宣布退休一样,李彦宏在内部信中也祝福了向海龙,并感谢他过去14年的陪伴和贡献。 同时,李彦宏也表现出罕见的强硬态度,他说 “作为领军人物,说’我们尽力了’没有用,要确保在必须赢的战场上取得胜利”。种种迹象让外界对向海龙辞职一事浮想联翩。不过,在回答向海龙的离职原因时,李彦宏强调,“是因为私人原因离职的”。 伴随着向海龙的辞职,百度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李彦宏表示,“我们将更加坚定地投入组织能力建设,坚定地推动干部年轻化进程,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 ”。 02、投入影响净利润 在转型的关键时刻,百度不得不手起刀落。李彦宏直言,“我们身处的世界正在经历着急剧的变化。产业价值链不断受到冲击,新旧动能面临转换,外部环境的不确定、竞争的加剧,导致整个科技行业都进入震荡期,百度公司也不例外。从公司第一季度财报的表现来看,有喜有忧”。 根据财报,百度2019年一季度营收241亿元,同比增长15%,剔除分拆业务对收入的影响,同比增长21%,净利润9.67亿元,同比下滑80%。 业绩的走势跟百度的战略有关,2019年春节,百度斥资 12 亿元推出一系列春节红包活动,这推高了百度一季度的销售费用,财报显示,百度2019年一季度销售等管理费用为61亿元,同比增长93%,主要是由于渠道和促销营销的投入增加所致。 这就是李彦宏提出的 “投入换增长”的策略。百度CFO余正钧表示:“我们春晚营销活动大获成功,虽然短期影响到利润表现,但整体而言,春晚营销不但为百度系App带来流量规模的大幅提升,而且充分展现了应用内搜索更优质的用户体验。由于宏观环境的诸多不确定性,短期内在线营销市场依然充满挑战。我们将着力提高盈利能力,关注我们的运营效率。同时,百度将继续专注于战略业务的投资,驱动公司长期持续增长。” 从百度系产品的成绩单看,百度达到了增长效果。3月百度App日活跃用户达1.74亿,同比增长28%;好看视频日活跃用户达2200万,同比增长768%;百度App和短视频信息流总用户时长同比增长83%。百家号内容创作者达到210万;智能小程序月活跃用户达到1.81亿,环比增长23%。 03、AI和云持续增长 百度之喜来自于AI和云计算业务。其中百度AI业务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搭载小度助手的智能设备达到2.75亿,同比增长279%;语音交互次数达到23.7亿次,同比增长817%。 Apollo开放平台在生态与商业化上进展迅速。3月起,百度开始在长沙市测试中国首批自动驾驶出租车。根据2018年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报告显示,Apollo测试里程是第二名10倍以上。 百度智能云持续高增长。根据IDC近日发布的2018年下半年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报告显示,百度智能云首次进入中国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PaaS(平台即服务)云服务商前五名,在2018年全年PaaS层面,百度智能云营收在所有厂商中同比增速最快。 在李锦清看来,“无论是哪家企业,转型都意味着阵痛,需要时间。对于百度来说,AI和云计算是代表未来的业务,加上AI和云计算都需要高投入,短期内业绩必然会受到影响”。 百度则用股票回购计划表达了自己的信心:公司将在2020年7月1日之前回购不超过10亿美元的百度股票。[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05月16日 22:12
营收增速跑赢行业 百度投入换增长的策略开始奏效
营收增速跑赢行业 百度投入换增长的策略开始奏效

   来源:美股研究社 在阿里和腾讯相继发布最新季度的财报后,5月17日,百度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 从财报数据来看,百度在营收、用户活跃度等核心数据方面都保持了同比增长的态势。值得一提的是,本次财报会议上,百度宣布搜索公司总裁、百度公司副总裁向海龙辞职,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 公开资料显示,沈抖还只有40岁,是李彦宏一手推进的年轻管理干部的佼佼者。加入百度6年多,沈抖从研发总监升至副总裁、高级副总裁,先后负责搜索、信息流、视频、百家号等核心业务。李彦宏曾公开评价,沈抖是能打硬仗,可以打胜仗的人。沈抖接替向海龙的背后,一个更年轻更具狼性的百度回归了。 营收增速跑赢行业 ,寒冬来临百度实现迅猛增长 根据百度2019年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本季度百度营收24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1%。 经调整后的ADS盈利为2.77元人民币,虽低于市场预期的2.94人民币,但调整后的运营利润为4.01亿人民币,远高于分析师预期的14.7亿人民币亏损。 在下个季度指引方面,预计第二季度营收251亿元人民币至266亿元人民币。依托于活跃数据的高增长,信息流业务也继续成为百度收入增长的重要驱动力。 事实上,今年中国广告市场出现下滑,很多广告营收不错的企业均受到的一定影响。根据CTR媒介智讯的数据显示,2019年2月,中国广告市场同比下滑18.3%,传统媒体广告花费同比减少22.8%。同时,CTR对广告主调查研究显示,只有 33% 的广告主计划在今年增加预算,这一数字是过去 10 年最低水平。从这一情况来看,宏观因素对广告收入的增长造成了不利影响,要稳住广告收入的增长很不容易。 就连掌握线下渠道优势的广告巨头分众传媒,在不久前发布财报的时候,就遭遇业绩黑天鹅,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26.11亿元,同减11.78%,归母净利润3.4亿元,同比减少71.81%。 纵然是在这种寒冬环境下,作为广告市场的重要参与者,百度的整体营收竟然还实现了迅猛的同比增长。根据财报数据显示,如果不剥离爱奇艺,百度核心收入+爱奇艺的广告营收同比增长16%,这种增速高于行业水平的成绩还是让人感到比较欣慰。那么百度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 支出换来高增长,中美科技巨头为何殊途同归? 美股研究社发现,百度营收同比大涨的同时,百度本季度内容成本支出达到6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7%。这一度引发市场担忧,但这和百度投入换增长策略的持续支持大有关系。围绕着百度APP这个入口,百度花重金与春晚、元宵节这种全民级活动联动,试图带动百度APP的下载,并大力投入内容生态,这让其获得了高速的增长。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百度以支出换增长的策略也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果。用户增长速度,尤其是百度APP的用户增速,是百度本季度财报最亮眼的地方。从财报数据情况来看,百度2019年3月日活用户达1.74亿,同比增长28%;好看短视频3月日活用户达2200万人,同比增长768%,环比增长16%;百家号内容创作者达到210万;智能小程序月活跃用户达到1.81亿,环比增长23%。 有意思的是,美股研究社发现,其实不止是百度,美国五大科技巨头苹果、Facebook、谷歌、亚马逊和微软近期发布财报中也显示,3月份季度运营成本平均增长13%,同期营收增长约10%,他们的运营成本增长已经高于营收增长,像苹果正在加大流媒体内容的投入,谷歌加大云计算投入、亚马逊也在加大物流竞赛,可以看到"以支出换增长"正在成为行业的一种新增长策略。 难能可贵的是,百度的支出与增长始终控制非常得当。在保持营收增长高于投入增长的同时,百度不仅在百度APP这样的移动生态产品领域取得突破,百度在技术上也取得了多重成就。根据百度2019年Q1季度财报显示,小度助手继续在中国保持领先地位,搭载小度助手的智能设备达到2.75亿,同比增长279%;语音交互次数达到23.7亿次,同比增长817%。 Apollo开放平台在生态与商业化上进展迅速。3月起百度开始在长沙市测试中国首批自动驾驶出租车。根据2018年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报告显示,Apollo测试里程是第二名10倍以上。 归根结底,中美科技巨头之所以殊途同归加大投入,一方面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红利消失,遭遇了增量上的天花板,大家都需要投资新业务才可以谋求更好的未来;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企业自我进化,需要扩充自己的边界,实现商业模式的创新升级。如果只是死死抱着既有的市场,企业很难再保持一个高速增长,要想不被淘汰就得持续创新。 百度快速增长给行业带来了哪些启示? 不过,百度能跑赢行业增长,除开以支出换增长的策略颇有成效,百度内容战略的全面开花也是主要原因,尤其当同样发力信息流业务的腾讯,其信息流业务增速明显慢于百度时,这种经验就显得难能可贵。美股研究社认为,这给行业带来了以下启示: 抓住流量变迁趋势,视频分发迎来大爆发 伴随着5G逐渐商用,视频也即将迎来更大的爆发,视频分发对于所有内容分发平台来说都是一个必争之地。 在百度联盟峰会上,百度向海龙提出百度APP分发的内容中视频占比72%,拥有超过42万的视频创作者,有超过4.6万的视频日活跃创作者。百度APP的快速增长,已经证明了百度用投入换增长策略的价值,百度还将在视频方面给予更多的补贴和投入。 在5G势必推动视频行业迎来新高峰的情况下,百度也必然会成为中国互联网视频市场不可或缺的部分,百度APP也会因为更强大的视频分发能力而实现更多活跃用户的支持,进而稳固其在信息流内容方面的地位,让百度APP在内容生态方面拥有更强的竞争力。 打通流量服务闭环,百家号+小程序组合发威 事实上,除了内容,服务也是要真正实现精细化服务好用户的关键。当用户看到内容后想要马上就解决问题,其就必须要有服务承载才可以解决。 对此,百度给出的答案就是让百家号+小程序两大生态共同协作,以百度APP为核心承载服务和内容,打造一个流量闭环。在目前BAT都已经加入小程序阵营之后,尽管腾讯小程序目前掌握的市场更大,但百度智能小程序的市场表现也并不差。 从本次财报情况来看,去年7月正式上线至今300多天,百度智能小程序月活跃用户达到1.81亿,环比增长23%,入驻开发者超过8万家,这都将百度App的服务水平有所提升。 原因就在于,第一,基于大量的内容后,用户其实有更多元的内容需求和服务需求需要满足,但没有小程序就只能去单独下载一个独立App才可以解决问题。以小程序的便捷性,百家号+小程序就可以完成地形成一个用户服务的闭环,用户在百度App可以满足更多需求。 第二,百度最大的特色还是流量精准。精准的流量如果配合优质的服务和体验,自然就可以留得住用户从而形成口碑效应。百度通过开放开源获得了更多的开发者,在未来越来越多开发者涌入市场后,百度移动生态的将可以更好地实现内容+服务的双匹配,进而更好留住用户和开发用户的商业价值,围绕百度APP形成更好的生态闭环。 这样来看,百家号和小程序给百度App带来内容服务越优质越稳定,投入换增长的策略对百度App的推动效果就会越好。依托于百度的精准流量,在下一步,以百度App为首的移动业务,也许不仅是用户数据上的增长迅猛,基于更合理的内容和广告匹配,百度App的商业营收也将迅猛增长,助力百度营收实现更大突破。 很多人其实比较好奇,腾讯和百度现在也都在做信息流,为什么百度做信息流更加迅猛呢?百度App聚焦所有的渠道流量、内容服务资源与一体,形成了一种以深耕用户服务为核心的闭环体系,这就在用户时长、广告匹配方面提供了帮助。 可腾讯包括微视、腾讯新闻等产品都是相互独立的,不仅渠道不统一,服务也不统一,这实际上就是一个巨大的阻碍。也许,腾讯采用百度的方式去做信息流,那就会是一番不一样的景象了。 所以,在目前百度无人车、语音识别为主的前沿技术领域还属于持续投入的阶段下,凭借着百度对广告市场的深刻理解,深谙投入换增长之道的百度还将持续保持营收和用户数据的增长,给整个百度集团贡献越来越多的现金流。 在目前接替向海龙的百度副总裁才40岁的情况下,百度的管理团队也越来越年轻化,这对于了解用户市场需求势必也拥有巨大的帮助。按照这种发展态势,2019年,百度的移动生态营收和核心数据,或许还将有所突破。[详情]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2019年05月16日 21:53
百度罕见亏损 李彦宏挥刀改革:尽力了没用要确保胜利
百度罕见亏损 李彦宏挥刀改革:尽力了没用要确保胜利

  百度Q1营收241亿,李彦宏挥刀改革:“尽力了”没用,要确保在必须赢的战场上胜利 原创: 关注前沿科技 量子位 李根 夏乙 干明 发自 纽凹非寺  决心强,赌注大,认定长期价值,可以隐忍当下,而且整肃三军——能者提拔,不行者下,没人可以一直躺在功劳簿上。 这就是百度最新一季财报披露后,对内对外透出的明确风向。 刚刚公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中,百度总营收241亿元(约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15%,净利润-3.27亿元(约合-4900万美元),出现罕见亏损情况。 此外,伴随财报披露的还有一则重要人事调整。 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即日起离职,原百度搜索公司将整合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MEG)。 而在百度信息流战役中展现能力的沈抖,再获提拔,升为百度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 李彦宏在内部信中说: 2019年是富有挑战的一年,但机会也巨大。接下来,从高管到员工,我们要勠力同心、奋斗到底。作为领军人物,说“我们尽力了”没有用,要确保在必须赢的战场上取得胜利;每一位员工,在工作中要倾尽全力,确保每一件事情执行到位。 百度狼性,在AI转型背景下更加犀利夺目。 百度2019Q1财报 依然先看下这份2019年第一财季账目成绩单。 总营收:241亿元(约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15%。 更直观换算,每天有2.68亿元进账,基本保持在2018年全年平均水平。 净利润:-3.27亿元(约合-4900万美元),同比下降105%。 这也是百度近年来首次出现亏损情况。 最核心原因在于百度核心,即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的简称,在该季度贡献净利7.03亿元(约合1.05亿美元),但同比下降90%。 百度核心也是向海龙直接主管的百度核心业务,财报公布后,在百度任职14年的重要高管,即日离职。 此外,流量获取成本、带宽成本、其他营收成本等,也是造成净利亏损的因素之一。 流量获取成本:32亿元(约合4.74亿美元),同比增长41%,主要由于TAC成本增长以及在线电视和线下数字化屏幕带来了收入。 带宽获取成本:20亿元(约合3.04亿美元),同比增长39%,主要由于来自信息流、视频和云服务的需求增长。 其他营收:共计35亿元(约合5.15亿美元),同比增长75%,主要由于折旧支出增长以及第一方智能设备的销售量增长。 此外,还有2项值得关注的成本支出。 一项是研发支出,42亿元(约合6.21亿美元),同比增长26%,在岁末年初的互联网公司裁员气氛中,百度用真金白银展示出对研发和技术人才重视,研发人员的成本投入增长,大大超过了公司营收和利润增长幅度。 另一项是百度春晚红包,在这场全公司级的营销活动中,涉及的销售、总务和行政支出总额61亿元(约合9.02亿美元),同比增长93%。 百度CFO余正钧也解释,虽然春晚营销活动短期影响到利润表现,但整体而言,春晚营销不但为百度系App带来流量规模的大幅提升,而且充分展现了应用内搜索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百度内部认为,这显然是一次着眼长远的战略业务投资。 而且百度高层也不掩饰对公司长期的信心,伴随财报,百度董事会宣布批准推出新的股票回购计划,公司将在2020年7月1日之前回购不超过10亿美元的百度股票。 业务成绩单 那百度长期哪里看?我们接着分析业务成绩单。 老样子,两部分: 一是移动基础;二是AI时代。 移动基础方面: 截至3月份,百度App日活跃用户达1.74亿,同比增长28%; 好看视频日活跃用户达2200万,同比增长768%; 百度App和短视频信息流总用户时长同比增长83%。百家号内容创作者达到210万; 智能小程序月活跃用户达到1.81亿,环比增长23%。 AI业务领域: 小度助手继续在中国保持领先地位,搭载小度助手的智能设备达到2.75亿,同比增长279%,小度智能音箱第一季度出货量就超越了全年销量。 语音交互次数达到23.7亿次,同比增长817%。 除了11亿触达的手机用户之外,百度还要将家居和车载场景下的DuerOS也纳入平台之中,增强营销能力。 分析师电话会议上,李彦宏说DuerOS for Apollo用户反响不错,特别是其中的人脸识别功能。这个功能让用户可以激活个性化设置、在线支付和AR导航。 Apollo开放平台也在生态与商业化上进展迅速。 3月起百度开始在长沙市测试中国首批自动驾驶出租车。 Apollo开放平台上开发者达1.5万名,并展开了街道清洁、货物运送和班车服务等多种落地场景探索。 根据2018年北京市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报告显示,Apollo测试里程是第二名10倍以上,独步国内。 还有AI基础方面的进展,3月,PaddlePaddle开发者下载量环比上升了40%。 另外,智能云业务也势头凶猛。 李彦宏源引IDC报告:2018年下半年百度智能云IaaS和PaaS整体市场份额进入行业前五,成为2018年下半年头部厂商PaaS市场增速最快的国内公有云服务商。 百度还在分析师会议上透露,云服务第一季度营收13亿元,同比增长133%。去年10月起,百度云推出了AI呼叫中心业务,现在,这个平台每月要处理大约560万通电话。 面向To B输出AI能力的云业务,也可能是百度未来主营收入业务之一——参考亚马逊和微软的成功转型。 AI推动新业务 上述两大战略业务之外,百度Q1财报电话会议上,还重点透露了一项新产品计划。 李彦宏说,未来,我们将通过加强应用内搜索,显著改善内容和服务体验。同时,我们将推出CRM产品,提高客户投资回报率。 其后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百度董事长有更多细节介绍。 这款CRM将于今年晚些时候推出,面向百度的广告客户,让广告主能更好地精准针对、吸引和管理目标用户。 在百度基于效果的营销服务基础上,新推出的CRM既能够从定位目标用户兴趣和意图,又无缝整合了发送即时信息、电话、订单等功能,覆盖百度搜索、信息流、百度联盟平台。 打造CRM,也离不开百度的AI能力。 比如说,百度将在CRM中加入带来个性化营销体验的“智能邀请”(smart invitation)功能。 当百度AI将用户兴趣匹配到相应广告主的目标,就能够邀请用户与销售代表在线聊天。 在电话销售场景下,百度CRM还能借助自然语言处理技术(NLP),帮广告主监控粗鲁的销售代表,总结用户在通话中所说的内容。 总之,利用AI能力,最大化提高营销效率,并且进一步降低相关成本。 改革已进深水区:能者上位 最后,特别要强调下百度此次明确的新风向。 在这场喊得最响亮的AI转型战役中,百度必胜的决心超乎外界想象,而且拿出创业公司的胆魄,敢于以上市公司的身份赌上短期利润,不怕影响到眼前股价,而更着眼于未来和长期。 除了营收和利润方面的直观反映,更本质且深远的在于人才。 李彦宏在内部信中强调:更加坚定地投入组织能力建设,坚定地推动干部年轻化进程,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 。 而且言出必践,提拔了在信息流中表现突出的架构师沈抖。 沈抖也正式晋升百度高级副总裁,成为百度最年轻的高管成员。 相对应的是向海龙的离开。这位百度14年重臣,多年掌管百度最核心的搜索及商业变现业务,被外界称为“百度钱袋子”,而且历经多次架构调整,始终岿然不动。 但AI变革当前,李彦宏用实际行动告知百度上下——没有人能躺在功劳簿上终老。 他要把军功章发给正在不断打胜仗的人,也要把指挥权交给听见炮火声的一线将士。 这几年来,从王海峰到沈抖,从尹世明、吴海锋、李震宇、景鲲到侯震宇,只要出成绩出业绩,就能不论资历,获得提拔晋升。 在巨头公司中,这并不常见,虽然喊“赶走白兔”的公司不少,宣扬提拔年轻中坚力量的也不少,但真正大刀阔斧执行,真刀真枪变革的,恐怕只有狼性百度了。 百度创始人内部信中还强调: 面对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和瞬息万变的市场格局,我们不能等、不能靠、不能怕,要敢于说真话、敢于试错、敢于创新。永远追求卓越,而不是给失败寻找借口。 要敢于挑战既有的传统,不要因为过去一直是这么做的就认为一定是对的,每个人都应该被允许去质疑现行的规则和规矩,创新才能应运而生! [详情]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2019年05月16日 21:43
百度宣布回购不超过10亿美元的股票
百度宣布回购不超过10亿美元的股票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17日上午消息,百度(Nasdaq:BIDU)今天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9财年第一财季未经审计财报。报告显示,百度第一财季总营收为人民币241亿元(约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15%,不计入此前宣布的资产剥离交易的影响为同比增长21%;第一财季净亏损为人民币3.27亿元(约合490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人民币67亿元。 百度公司同时宣布,董事会已经批准推出新的股票回购计划,公司将在2020年7月1日之前回购不超过10亿美元的百度股票。[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05月16日 19:51
李彦宏挥刀向海龙 频繁的高管更替能拯救百度吗?
李彦宏挥刀向海龙 频繁的高管更替能拯救百度吗?

  李彦宏挥刀向海龙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5月17日,李彦宏发表内部信称,向海龙即日起辞去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职务。百度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 据媒体报道,向海龙回应称自己的下一步是“创业加投资”,但没有公布具体方向。向海龙对燃财经(ID:rancaijing)表示,“现在不便接受采访”。 向海龙离职的背景是,百度在今天发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未经审计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百度第一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241.23亿元,低于市场预期242.7亿元。净亏损为人民币3.2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人民币66.94亿元转亏。这也是百度上市后的首次季度亏损。 向海龙负责的“百度核心”(即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表现不佳。总营收为人民币175亿元(约合26.0亿美元),同比增长8%。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百度核心的运营利润为人民币21亿元(约合3.14亿美元),同比下滑67%。 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告诉燃财经(ID:rancaijing),向海龙离职事发突然,前后沟通周期只有半个月,百度给了一些补偿,但金额不详。向海龙并未充分做好创业或者投资的准备。 另一位百度员工也表示,向海龙属于“被动离职”,是被公司高层要求离职的。不过,念在向海龙是百度老臣的“情分”上,才对外宣称是他主动辞职。至于离职原因,该人士认为,百度盈利状况不佳、产品体验也不好,需要有人“对此负责”,向海龙过去最擅长做收入,对百度商业化意义重大。当年陆奇大刀阔斧改革时,很多高管离职,但向海龙的位置仿佛“很稳”,很多人认为没有人能“动”他。如今百度业绩不佳,向海龙失去了立足之本,下马并不意外。 上述内部人士表示,这个调整似乎只是借机财报,向海龙失宠前,内部大搜体系下的很多业务早已划给“新太子”沈抖管理。 “向海龙跟不上时代了”,该人士称。燃财经(ID:rancaijing)发现,向海龙在公开场合的演讲水平似乎还停留在PC时代。在一个百家号相关的发布会上,向海龙致辞时大谈移动时代用手机阅读多么方便,现场的一位百度员工对此十分愤怒,“都什么时代了,还在谈这些老掉牙的东西。”不少百度内部人士认为,身居高位的向海龙是百度顺利转型的一大阻碍。 和竞价排名撇不开的“销售老将” 有细心者发现了此次内部信的不同。在有九个自然段的内部信中,前6段都是在梳理公司的现状,只有在第7段才提到了这次的人事更迭。 “我们将更加坚定地投入组织能力建设,坚定地推动干部年轻化进程,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 。”李彦宏在这一段的开头用到了两个“坚定”。 在正式宣布阶段,李彦宏先用了77个字介绍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并评价沈抖是“百度内部成长起来的优秀管理者,战略视野,敢打硬仗、能打胜仗。“ 而至于向海龙,这份内部信对他的评价只有寥寥26字:“我们感谢海龙过去14年的陪伴和贡献,并祝他未来一切顺利。”——先感谢了陪伴,而不是贡献,这与张亚勤退休时的长篇回顾差别巨大。 向海龙在百度联盟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发言 向海龙最近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是在一周前(5月10日)的百度联盟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彼时,他还在现场和数百位合作伙伴共同探讨如何以真正的用户思维破解人口红利瓶颈。 资料显示,向海龙2000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计算机系,同年创建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总经理。2005年2月,该公司被百度收购,向海龙正式加入百度,任上海分公司总经理。 在向海龙的百度百科中,他的名字多次与竞价排名一同出现。他的个人评价中写道,“向海龙对竞价排名业务有深刻的洞察,在销售体系化、系统化和管理精细化方面有成熟的经验。多年来,向海龙在一线为竞价排名业务做出了重要贡献……” 实际上,向海龙早年创办的企浪公司非常有网络营销方面的实力,在被百度收购前,企浪成为百度竞价排名上海地区总代理。经过几年的发展,企浪成为百度渠道体系中最有实力的代理商。 在被收购后,向海龙带领团队迅速完成了业务模式和企业文化的转变与融合,连续三年保持200%以上的高速成长,使得百度竞价排名在上海地区的市场份额遥遥领先。 2007年1月,向海龙又兼任了北京分公司的总经理,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解决了此前的诸多积弊,2007年4月,向海龙出任百度公司销售副总裁,负责公司竞价排名业务的全国销售管理的工作,包括销售运营、直销管理、渠道管理和企业市场。 也是在2005年前后的几年间,百度遭遇了雅虎、Google等劲敌,而竞价排名也是在这一时期快速发展,成为百度的收入核心,向海龙也被称为百度的“销售老将”,功劳由此可见。 2011年向海龙调任百度公司商业运营体系副总裁,2013年兼任搜索业务群组总经理。2016年4月,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通过内部邮件宣布百度业务架构重组。百度成立“百度搜索公司”,由搜索业务群组(SSG)、移动服务事业群组(MSG)、糯米事业部组成,百度高级副总裁、SSG总经理向海龙出任新公司总裁,向李彦宏汇报。 今天的这次人事变局此前也有端倪,2019年2月26日,百度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对三位副总裁沈抖、吴海锋、郑子斌进行干部轮岗调整,百度副总裁沈抖负责搜索公司用户产品,致力于打造“一超多强”的移动产品矩阵,构建百度内容生态。上述三位继续向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汇报。邮件称,本次高管轮岗是“为了打造空前繁荣、强大的百度移动生态,进一步推行干部轮岗制度,培养和储备复合型管理干部。” 早被预料到的亏损 向海龙一向被称作是百度的“财神爷”,他所负责的“百度核心”业务也一向是百度收入的砥柱。 但在移动互联网登台后,智能手机APP的信息孤岛格局,让搜索引擎开始逐渐失去原以为固若金汤的流量入口。2015年,百度的总体收入增速已经呈下跌趋势。 综合来看百度最新的这份季报,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主要源于“花得多了”,并且这一结果在百度内部早被预料到。 一位百度内部员工对燃财经(ID:rancaijing)表示,2019年影响百度财报状况的支出并不是向海龙的直接责任,而是形势和新业务发展开支决定的。百度的亏损是去年就能预判到的。 百度历年网络营销服务营收占比  制图 / 燃财经 2016年,百度迎来了20年内的至暗时刻,竞价排名业务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2月,百度被爆出“血友病吧”等贴吧被卖。不到3个月后,因为魏则西之死,百度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魏则西事件爆发后,百度进行了大幅度整改,控制商业推广信息占比不超过30%,同时加强对“商业推广”字样的标注强度。 影响直接反映在了财报上,当年,百度的收入增速直降到6%,相比腾讯阿里近50%的增速少得可怜,市值628亿美元,比腾讯阿里低了三个身位,彻底掉队。之前一直为百度带来95%以上营收的竞价排名,还给了百度沉重的打击。 魏则西事件施压 百度股价大跌近8%  眼看走向衰败期的百度启动“搜索+信息流“双引擎,试图带动它生命周期的第二曲线。百度驶入“投入换增长”阶段,举全公司之力推广信息流。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2017年,百度在内部已定下目标,要用2年到3年的时间,用信息流再造一个“搜索”,届时信息流广告和搜索广告总额有望达到现在的两倍。信息流业务收入增长成为百度财务表现最大亮点。2017年11月,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副总裁沈抖宣布百度信息流的成绩单:月活超过6亿,累计收入已超过67亿元。 但2018年的财报显示,广告业务增速并不理想,网络营销服务营收819.12亿元,较2017年增长不到12%,离两倍的目标还相去甚远。 面对与自己产品线全面接壤的字节跳动,百度的形势也不容乐观。字节跳动2018年已经实现了500亿至550亿的营收目标,并且将2019年的营收目标瞄准在了1000亿。相比之下,百度2018年1023亿元、“百度核心”(Baidu Core,即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783亿元的总营收并不算多。如今,百度与头条的战况已经进入白热化,后者已经直捣百度腹地,在搜索业务上布局了将近两年,现在,今日头条App上已经可以搜索到不少来自站外的内容。 内忧加外患,让百度为增长下了一剂猛药。今年春节,百度拿下央视春晚独家合作,不仅掏出9亿发红包,还增加了3万台服务器,仅增加服务器的投入就超过了红包投入。 从这次的Q1财报也可看出,扭盈为亏主要源于营收成本大幅增加。流量获取成本为人民币32亿元(约合4.7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1%。带宽成本为人民币20亿元(约合3.0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9%。其他营收成本为人民币35亿元(约合5.1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75%。销售、总务和行政支出为人民币61亿元(约合9.0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93%,主要由于渠道和推广营销活动增加,包括在中国农历新年期间的营销推广,以及员工相关支出增加。 不仅如此,研发成本支出和视频团队内容采购支出也不断增加。财报显示,内容成本为人民币62亿元(约合9.17亿美元),同比增长47%。主要由于爱奇艺内容成本增加,以及对百家号信息流内容的投资。研发支出为人民币42亿元(约合6.2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6%,主要由于员工相关支出的增长。 频繁的高管更替能拯救百度吗? BAT三大互联网公司发布的2016年年报显示,腾讯营收1519亿元,阿里营收为1011亿元,百度营收只有705亿元。关于百度“掉队”的问题从此一直被关注,也引发了对百度未来的担忧。 近几天,曾经齐名的三大巨头几乎同时发布了2019年Q1财报。阿里和腾讯的业绩高歌猛进,百度却交出上市以来首次季度亏损的成绩单。面对亏损,百度选择对核心业务进行重大人事变动。外界普遍认为,近几年百度接连发生副总裁级别以上的人事变动与其业绩下滑有很大关系。 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对燃财经(ID:rancaijing)表示,“向海龙之前权利很大,尤其在搜索业务方面有很大决策权”。一向被认为是看守大本营的角色的向海龙离职,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为百度业绩下滑担起责任。 百度的问题在于高管吗?换句话说,频繁的高管更替能拯救百度吗? 据不完全统计,从2007年到2019年间,百度至少有十多位副总裁、二十多位高管相继离职。 百度第一任、第二任COO朱洪波、叶鹏分别于2007年和2010年离职百度;2010年,CTO李一男离开;2013年,前CIO顾延离职。但“高管”离职潮在近4年间显得更为频繁。 从2018年5月18日百度“二把手”陆奇宣布卸任COO至今,百度一直没有摆脱高管的剧烈动荡,至少有7位高管先后离开。在2017年3月一个月内就先后有两名高管宣布离职——百度前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和百度前高级副总裁王劲。 百度前COO 陆奇 今年3月,百度宣布了新的人才梯队建设计划。百度表示,公司将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同时推出了高管退休计划。 百度总裁张亚勤是申请加入此计划的第一位高管,他将于今年十月从百度公司退休。紧接着4月30日,百度发内部邮件,宣布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刘辉也将加入“百度高管退休计划”,并将于5月卸任相关职务。 根据公开资料,沈抖于2012年加入百度,曾担任百度公司联盟研发部总监、网页搜索部高级总监、金融服务事业群组执行总监等。在马东敏回归后三个月,沈抖被晋升为百度公司副总裁,全面负责百度APP和信息流业务体系,包括百度APP、信息流、好看视频、百家号、百度新闻、百度浏览器、hao123等移动相关业务。2019年,沈抖开始全面负责搜索公司用户产品。 一位百度员工告诉燃财经(ID:rancaijing),内部大搜体系下的很多业务比如垂直搜索、搜索发展等早已经划给新太子沈抖管理。另有员工表示,向海龙在几年前就很少下一线了。 沈抖上任后,百度财报下滑的局面曾被沈抖扭转。沈抖上任后2个月百度信息流日活用户超过1亿,由此带来的广告收入提升200%。但当时就有人分析,沈抖面临着当年李明远相同的处境,如何处理好与向海龙等老臣们之间的关系是他的一大难题。 “永远追求卓越,而不是给失败寻找借口。要敢于挑战既有的传统,不要因为过去一直是这么做的就认为一定是对的。”李彦宏在内部信中说。 百度希望以这一系列的高层变动改变目前的局面,但调整能否快速见效,还需时间解答。[详情]

北京新浪网 | 2019年05月16日 19:49
内部人士:向海龙离开百度系正常离职 未来将创业
内部人士:向海龙离开百度系正常离职 未来将创业

  向海龙离开百度系正常离职 未来将要创业与投资 北京时间凌晨消息,5月17日,百度今天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本季度百度营收241亿元人民币(约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15%。一季度调整后每ADS盈利2.77元人民币,逊于分析师预期2.94元。 财报信息中称,向海龙即日起辞去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职务。百度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 资料显示,向海龙于2005年加入百度,一直是百度搜索业务的核心人物。 需要注意的是,就在10号的2019百度联盟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向海龙刚刚公开露面并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百度将打造一个打通所有壁垒的开源生态,把流量联盟升级成用户联盟。 因此,这也令本次向海龙离开百度显得颇为突然。 不过,有接近向海龙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透露,向海龙离开百度“就是正常离职”。至于为何之前毫无迹象、还在联盟峰会上公开演讲,该人士表示“怎么也要开好大会后再离开,否则多不好”。 同时该人士透露,接下来向海龙可能会开始创业,以及开始涉足投资。 百度公司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内部财报信中,对向海龙过去14年的陪伴和贡献,并祝他未来一切顺利。他同时表示,百度当前面临着严峻的局面,“我们‘以投入换增长’的策略,要求我们必须保持战略定力,提高精细化运营能力和创新力”。 具体而言,未来在移动业务上,百度会继续强化、放大百度已经形成的一超多强的产品矩阵优势。在AI业务上,百度需要深入理解各行业的发展模式,精耕细作,抓住产业智能化的机遇,进一步拓宽自身的业务领域和商业模式。 以下是李彦宏内部信全文 各位百度同学: 2019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我们身处的世界正在经历着急剧的变化。产业价值链不断受到冲击,新旧动能面临转换,外部环境的不确定、竞争的加剧,导致整个科技行业都进入震荡期,百度公司也不例外。从公司第一季度财报的表现来看,有喜有忧。 一方面,我们的移动业务、人工智能业务增长势头依然强劲。第一季度,百度APP日活跃用户达到1.74亿,好看视频日活跃用户超过2200万,整体信息流用户时长增长了83%。在连接用户和服务层面,智能小程序影响力持续放大,月活跃用户达到1.81亿。我们的移动生态更加繁荣和强大。 我们的人工智能业务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仅仅Q1一个季度,小度智能音箱的出货量就超越了2018全年的销量,2019年3月小度助手语音交互次数达到23.7亿次。2018年下半年百度智能云IaaS和PaaS整体市场份额进入行业前五,成为2018年下半年头部厂商PaaS市场增速最快的国内公有云服务商。Apollo道路测试里程去年仅北京一地就累计近14万公里,超出行业第二10倍以上。我们和长沙合作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很快就要跑上街头。 另一方面,百度依然面临着严峻的局面。我们“以投入换增长”的策略,要求我们必须保持战略定力,提高精细化运营能力和创新力,热爱用户,尊重用户。 在移动业务上,我们会继续强化、放大百度已经形成的一超多强的产品矩阵优势,在搜索、信息流双引擎驱动的基础上进一步升级为生态思维,通过社区化运营、垂类内容深耕、新交互形式提升用户时长和黏性。在活跃用户量和有效时长增长的基础上,实现收入结构的多元化和商业模式的健康良性升级。 在AI业务上,我们需要深入理解各行业的发展模式,精耕细作,抓住产业智能化的机遇,进一步拓宽我们的业务领域和商业模式,加快我们业务发展。 我们将更加坚定地投入组织能力建设,坚定地推动干部年轻化进程,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 。在这里,我正式宣布: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是百度内部成长起来的优秀管理者,具有战略视野,敢打硬仗、能打胜仗。向海龙即日起辞去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职务。在此,我们感谢海龙过去14年的陪伴和贡献,并祝他未来一切顺利。 2019年是富有挑战的一年,但机会也巨大。接下来,从高管到员工,我们要勠力同心、奋斗到底。作为领军人物,说“我们尽力了”没有用,要确保在必须赢的战场上取得胜利;每一位员工,在工作中要倾尽全力,确保每一件事情执行到位。面对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和瞬息万变的市场格局,我们不能等、不能靠、不能怕,要敢于说真话、敢于试错、敢于创新。永远追求卓越,而不是给失败寻找借口。要敢于挑战既有的传统,不要因为过去一直是这么做的就认为一定是对的,每个人都应该被允许去质疑现行的规则和规矩,创新才能应运而生! 唯有如此,才能实现我们的愿景:成为最懂用户,并能帮助人们成长的全球顶级高科技公司! Robin[详情]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9年05月16日 16:14
百度2005年以来首次亏损 搜索业务高管向海龙辞职
百度2005年以来首次亏损 搜索业务高管向海龙辞职

   相关新闻:向海龙回应离开百度:系正常离职 未来将要创业与投资 新浪美股讯 百度自2005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经济疲软之际,这家中国最大的在线搜索服务公司正在努力应对成本上升和销售放缓的问题。 负责搜索业务的百度高级副总裁向海龙为公司效力14年后辞职。 百度的美国存托凭证(ADR)在盘后交易中下跌超过7%。其ADR在业绩公布前在纽约收于153.70美元。董事会授权一项新的10亿美元股票回购计划。 百度今年一季度净亏损3.27亿元人民币(4750万美元),这高于1.875亿元人民币的亏损预估均值。营收增长15%至241亿元人民币 。 这家拥有19年历史的互联网巨头控制着中国大约70%的在线搜索市场,并努力在移动时代保持其相关性。虽然该公司正在向从人工智能到自动驾驶汽车等新技术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但百度更迫切地需要吸引更年轻的智能手机用户使用其应用程序,以保持广告收入的增长。 内容和营销成本不断上升,也是百度亏损的推手。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与中央电视台合作,在春节期间推广其数字钱包。彭博行业研究的分析师Vey-Sern Ling表示,这家搜索巨头可能在派发“红包”上花费了高达19亿元人民币。 “百度作为信息搜索起点的价值正受到挑战,因内容变得更加隔离,竞争更加激烈,”Ella Ji等华兴资本分析师在业绩公布前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缺乏产品差异性导致用户获取支出低效,给运营利润率带来更大的压力。”[详情]

新浪美股 | 2019年05月16日 14:35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