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郑晓龙宋丹丹吴刚送别朱旭 “希望他在天堂有笑声”
郑晓龙宋丹丹吴刚送别朱旭 “希望他在天堂有笑声”

   宋丹丹今日上午10:00,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郑晓龙、宋丹丹、蒋雯丽、濮存昕、姜武、吴刚、冯远征、杨立新、王雷李小萌夫妇等现身吊唁。郑晓龙向有关媒体记者表示,他是特意从美国赶赴北京只为见老爷子最后一面。郑晓龙和朱旭因电影《刮痧》结识,他记忆中的老爷子是一个对艺术创作特别认真的人,可谓“好人演好戏”,“那时候我还陪他喝点酒。他爱喝点酒但从不酗酒,就是一种生活情趣。他说话也非常幽默,有点结巴,但拍戏的时候从来不会。”宋丹丹在现场表示自己非常难过,在朱旭走之前她曾去医院看望。吴刚则表示,老爷子生前是一个爱说、爱笑、爱生活的人,“希望他在天堂也一样有笑声。” [详情]

phoenixtv | 2018年09月16日 20:47
冯远征悼念朱旭:如父亲一般 排戏坚持手抄剧本
冯远征悼念朱旭:如父亲一般 排戏坚持手抄剧本

  新浪娱乐讯 今日上午10:00,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冯远征对朱旭的离世也觉得“有点突然”,“一个多月前去看他,他精神状态还很好,就是消瘦了许多。本来我们约好15号上午去看他,但没想到凌晨就去世了…”冯远征透露,人艺过几天将上演经典剧目《哗变》,本来想说如果老爷子精神状态好,还想请他来看,没想到人就离开了。冯远征表示不管做人还是演戏,“他在人艺大家庭里都是很值得我们尊敬的人,他是一个对工作非常认真的人,还记得我们合作《生·活》这部戏时,他每一天都会把自己排练的想法和感受写下来,他的剧本都是自己手抄的,从不看印刷本,因为他要通过抄剧本这个过程把角色的话化成自己的话,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应该很难有人能做到这样。” 提及朱旭,冯远征称在他们这些后辈眼里他就像父亲一样:“为什么我们总叫他老爷子,因为他在生活里总是很亲切,关心我们,为人从来没有架子,整天乐乐呵呵的,所以我们都很喜欢叫他老爷子。”(Ran/文 王赐安/摄像 王博/摄影)[详情]

新浪娱乐 | 2018年09月16日 20:07
表演艺术家朱旭追悼会举行 91岁蓝天野送别老友(图)
表演艺术家朱旭追悼会举行 91岁蓝天野送别老友(图)

  老艺术家蓝天野现身悼念,表情凝重。 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中新网客户端9月17日电(记者 宋宇晟 刘超) 9月17日,表演艺术家朱旭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举行。91岁高龄的表演艺术家蓝天野也前往送别。此外,杨立新、冯远征、吴刚、吕中、蒋雯丽、宋丹丹、姜武、何冰、黄磊等也现身追悼。老艺术吕中出席朱旭老先生追悼会。 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图为姜武。 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蒋雯丽出席朱旭老先生追悼会。 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蒋雯丽表示,朱旭从去年开始身体状况就不是很好,“我上个礼拜去看朱老师的时候,他还目光炯炯有神,但已经不太能说话了”。她告诉记者,朱旭老师去世前的那个下午,自己也在,“朱老师临走的时候还做了个《我们天上见》的动作”。[详情]

chinanews | 2018年09月16日 19:58
朱旭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 濮存昕等人前来送行
朱旭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 濮存昕等人前来送行

   宋丹丹前来送别朱旭今日上午10:00,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著名表演艺术家、北京人艺艺委会顾问、离休干部朱旭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著名表演艺术家蓝天野、吕中,著名演员濮存昕、杨立新、冯远征、丁志诚、龚丽君、王斑、王雷等,全国文艺界人士导演郑晓龙,田壮壮,演员宋丹丹、蒋雯丽、黄磊、姜武等现身现场,朱旭生前亲友以及各界群众自发前往八宝山殡仪馆来送先生最后一程。告别厅门口写有“朱旭老爷子,我们永远爱您”的横幅分外醒目,两边分别悬挂着与朱旭合作过多部影视作品的美术设计蔡龙西先生亲笔题写的“舞台精英无愧戏剧表演大师,影视巨星堪称当代艺术名家”的挽联。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因病于北京时间9月15日凌晨2点20分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安详去逝,享年88岁。今日,众多他生前的老观众一大早自发来到八宝山为朱旭送行,其中一位70多岁的老观众从早上六点便从城里赶到这里为他送行,提及与朱旭老师的过往他说“前天从网上得到他去世的消息特别难过,我从十几岁便陪着自己的妈妈看北京人艺的戏,非常喜欢朱旭和朱琳这些老艺术家的表演,至今看戏已经有60多年。记得一次见到朱旭的时候,提到自己也姓朱,朱旭还和我开玩笑说‘咱们是本家’,令我感觉十分亲切。” [详情]

phoenixtv | 2018年09月16日 19:39
人艺老干部处发布朱旭讣告:9月17日八宝山举行
人艺老干部处发布朱旭讣告:9月17日八宝山举行

  新浪娱乐讯 15日凌晨2:20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因病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去逝,享年88岁。北京人艺老干部处发布讣告,讣告显示“朱旭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018年9月17日(星期一)上午10时在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 讣告全文: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著名表演艺术家、北京人艺艺委会顾问、离休干部朱旭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9月15日凌晨2时2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 根据朱旭同志本人及家属意愿,家中不设灵堂,朱旭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018年9月17日(星期一)上午10时在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 谨此讣告 北京人艺老干部处 2018年9月15日[详情]

新浪娱乐 | 2018年09月15日 01:46
导演梁栋追忆朱旭:拍戏之余老爷子会喝点儿酒
导演梁栋追忆朱旭:拍戏之余老爷子会喝点儿酒

   新京报快讯(记者滕朝)今日凌晨2点20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表演艺术家、北京人艺艺委会顾问、离休干部朱旭同志因病于北京去世,享年88岁。曾经合作过电影《完美有多美》的导演梁栋回忆了和朱旭老师合作的一些细节,“那年拍戏之余,我们吃饭的时候,老爷子也会喝点儿酒。我记忆里当时饭量都很好。” 梁栋表示自己很幸运,“武哥(姜武)我们聊演员的时候帮我请到老爷子,他和闯哥(朱旭的儿子)是从小就要好的同学,当时我们在古北水镇开剧本会,他打给闯哥问老爷子身体怎样,可不可以参加我们的电影,老爷子接电话的时候也很高兴,表示身体没有问题,很愿意参与。”当时朱旭老爷子已经86岁高龄了,总共有六场戏,在镇江拍了三天左右。”[详情]

新京报 | 2018年09月15日 01:13
蒋雯丽追忆朱旭:最爱把台词写卡片上 有空就琢磨
蒋雯丽追忆朱旭:最爱把台词写卡片上 有空就琢磨

   朱旭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著名表演艺术家、北京人艺艺委会顾问、离休干部朱旭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9月15日凌晨2时2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新京报独家采访到和朱旭合作多次的演员蒋雯丽,“昨天去医院看他,我一直握着他的手和他说话,但是他一直闭着眼睛,他能听得到我说什么,也有意识。朱老师跟我们一家都很亲,每年都会去他家、医院很多次。我还跟他说您好好的,等您好了来看我的话剧,因为他还没有看过我的话剧。”说到这里,蒋雯丽几度哽咽,“他教了我太多东西,从来都是随和、关心我们,拍戏的时候一直在想着怎么琢磨角色,大家都爱他。”回忆起来,蒋雯丽和朱旭一共合作四次(《大地之子》、《日落紫禁城》、《刮痧》和《我们天上见》)。“我和朱老师可以算是莫逆之交,第一次合作的时候我就很爱向他请教表演,他教给了我太多东西。他最爱把自己的台词写在小卡片上,一有空就从兜里掏出来看,一直在琢磨、看该怎么把台词说得更好。你跟他在一起看到他的这些细节,就会给你特别大的触动,也会给你很多受益、值得学习的地方。不拍戏的时候他非常随和,没有一点架子,都会照顾同组的人。”2009年,朱旭在蒋雯丽自编自导的影片《我们天上见》中扮演了姥爷这个角色,这部影片又为他拿到了首届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及2011年的第2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评委会特别奖特别影人奖。提起这个角色的参演,蒋雯丽回忆,从一开始打磨剧本就决定让朱旭出演姥爷这个角色,“他是我心目中唯一的姥爷的扮演者,虽然他跟我姥爷长得不像,但我觉得他们为人处事、乐观的性格特别相似。因为《我们天上见》剧本打磨了很多久,中途隔了两年再拍,后来去探望他的时候他说,‘雯丽,如果你觉得我年纪大了,就别找我演了’,我说不是的,是因为剧本我还不满意,我一直在修改打磨。那时候我真的非常感动。”蒋雯丽表示,上周五蒋雯丽去探望的时候,朱旭还特意比了《我们天上见》的中“姥爷”在体操房扮猴子逗外孙女的动作,这是朱旭自己设计的,“真的很想念他。” [详情]

phoenixtv | 2018年09月15日 00:29
王雷晒与朱旭夫妇合照缅怀:您就像我的爷爷一样
王雷晒与朱旭夫妇合照缅怀:您就像我的爷爷一样

         新浪娱乐讯 9月15日凌晨2时20分,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微博]因病医治无效于京逝世,享年88岁。作为人艺的话剧演员,王雷[微博]曾多次聆听过朱旭教诲并与其同台合作。当日,听闻恩师前辈辞世消息,王雷发文悼念,回忆与朱旭老师相处的点滴并动情表示,“愿您在天堂与宋老师一切都好!”       15日午后,王雷在微博发布长文缅怀朱旭先生。他在文中回忆道,“04年来到人艺第一次与朱旭老师同台是《屠夫》,当时我虽然是站大兵,但从排练厅到舞台上,朱旭老师做人的谦虚乐观与对待艺术的认真严谨态度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之后06年的《哗变》排练您做为艺术指导对我更是严格要求细心指点,让我收获太多,09年的《生.活》我们台上是父子,但我一直感觉演的是爷孙,舞台上我们的隔空对话至今经常在心头回味,14年排演朱旭老师爱人宋凤仪老师编剧的《理发馆》,您做为艺术总监又一次对我们深深教诲,点点滴滴都在影响这我们向一个正确的方向前进。”       文末,王雷不忘沉痛感言,“在我的心里您就像我的爷爷一样,朱旭老师您一路走好,我们会继续努力,为剧院增光添彩,不辜负您对我们的期望。愿您在天堂与宋老师一切都好!此外,王雷还配发了同妻子李小萌一起看望朱旭夫妇时,四人亲密的合照,以缅怀朱旭、宋凤仪夫妇。 (实习生 白茉/文)[详情]

新浪娱乐 | 2018年09月15日 00:25
老邻居程青松追忆朱旭:住院时扮猴逗哭蒋雯丽
老邻居程青松追忆朱旭:住院时扮猴逗哭蒋雯丽

   朱旭(资料图)9月15日凌晨,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朱旭在业内广受赞誉,合作过的导演和演员无不为其为人和演技所折服。老先生去世后,知名电影人、和朱旭父子做了16年邻居的程青松在微博发文悼念,称“中国银幕第一父亲朱旭老爷子走了。”据了解,在老爷子走之前的一个多月里,吕中、孙周、张杨、黄磊、蒋雯丽、马思纯、宋丹丹、吴刚等圈内友人都过来看望。尤其是老爷子的“干女儿”蒋雯丽,两人一共合作四次(日落紫禁城)、《大地之子》、《刮痧》和《我们天上见》)。程青松说,老爷子是一个特别乐观的人,他透露上周五蒋雯丽去探望的时候,老爷子还特意比了《我们天上见》的中“姥爷”在体操房扮猴子逗外孙女的动作,蒋雯丽哭到不行。程青松2002年搬到了朱旭儿子朱小闯的隔壁,邻里关系一直非常好,一来二去,他和同小区的老爷子也熟络起来,平时聊天、喝酒、吃火锅、大闸蟹。在程青松的印象里,老爷子就像他在银幕上的角色一样,是个和蔼可亲的父亲。因为同在一个小区,两人经常能碰到,加上自己工作室就在一楼,“有时候打开窗户,就能看到在小区溜达的老爷子。”程青松说,老爷子非常幽默。出差的时候,他会把小狗寄养在老爷子那儿,老爷子每次都说:我们家不是托儿所,是托狗所呀。程青松说,老爷子的病已经有一些时日了,去年下半年查出肺癌,不过,家人及朋友一直没有告诉老爷子实情。他记得,去年11月份从金马奖回来,还特意带了凤梨酥给老爷子,老爷子当时还说很喜欢。老爷子还有个喝酒的爱好,之前也会在一块喝一杯,不过,程青松说,后来因为病情加重,老爷子日渐消瘦,就没见老爷子喝了。老爷子在圈内备受尊敬,在走之前的一个多月里,吕中、孙周、张杨、黄磊、蒋雯丽、马思纯、宋丹丹、吴刚、岳秀清、江平、蒋欣等圈内友人都过来看望慰问,张艺谋也亲笔书慰问信,称其“先做人后演戏,德艺双馨,永远是我们后辈学习的榜样。”田壮壮跟朱旭老师合作过两次,他们是好朋友。在他眼里,老爷子是“一个伟大的演员,一个伟大的人”。因为在云南为电影选景,田壮壮一时赶不回来,不过,程青松透露,听闻老爷子离世的消息,壮壮导演在微信语音里哭了,他表示,今日要赶回北京,送朱旭最后一程。不过,这其中和老爷子最亲密还要数“干女儿”蒋雯丽。两人一共合作四次(日落紫禁城)、《大地之子》、《刮痧》和《我们天上见》),最后一部《我们天上见》还是蒋雯丽的导演处女作,片中小女孩和姥爷的故事70%取自自己的真实经历,蒋雯丽为此特意找来朱旭老先生扮演记忆中“姥爷”。程青松说,老爷子是一个特别乐观的人,生病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抱怨。他还透露,上周五蒋雯丽去探望朱旭,当时朱旭意识还清醒,病床上的他还特意比了《我们天上见》的中“姥爷”在体操房扮猴子逗外孙女的动作,蒋雯丽哭到不行。昨天老爷子病危时,程青松第一时间通知了蒋雯丽、马思纯,他们也抛下手头的工作,急忙赶到了医院,跟老爷子作最后的告别。马思纯和老爷子是合作《我们天上见》时认识的,程青松说,老爷子一直很喜欢这个小姑娘,昨天病危时老爷子一直是昏迷的,后来马思纯贴着耳朵跟老爷子说话时,老爷子还睁了一下眼。如今,斯人已去,只愿他在天上安息。 [详情]

phoenixtv | 2018年09月14日 18:47
老爷子朱旭天上见
老爷子朱旭天上见

   原标题:老爷子朱旭天上见9月15日凌晨,88岁的话剧表演艺术家朱旭因肺癌离世。8个月前,他在《老爷子朱旭》发布会上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有人问他,您多次表示「岁数大了,演不动了」,也『三次食言』重返舞台,现在您还想演戏吗?」朱旭沉吟,慢悠悠地答道:「我今天很大胆地说一句,人还在,心不死。但心还有这心,想演大概是不可能了。不过,也没准儿。」如今朱旭老人离世,留下了老人的对舞台「不死」的心,和观众对他永远的怀念。文|何可以编辑|向荣图|网络朱旭杵着拐,颤颤巍巍站上了舞台。他戴着瓜皮小帽,穿着唐装大褂,被人搀扶着,勉力走到了舞台中间。老爷子一生爱逗趣,抖完包袱,总是自己先声如洪钟地哈哈大笑。但这一次,他的笑显得费力且虚浮,显出衰弱的气息。时年87岁的朱旭手臂枯瘦,大部分的时候要坐在轮椅上。那是2017年1月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国》栏目「致敬经典」的录制现场,台下是他的观众,还有他的晚辈英达、杨立新。杨立新感慨:「他们一辈人,一个一个『抽签』走了。朱旭是硕果仅存的老几位,请一定多多保重。」台上的朱旭,认真地听着。把死亡比作是一场抽签,想来朱旭是答应的。晚年他把养生一事全归为「上帝的保佑」。生死间的随机与不确定,对他来说,自有真义和真趣。节目现场邀请他题词留念,他不假思索,写下「理、情、味、趣」四个字。8个月前,他在《老爷子朱旭》发布会上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有人问他还想演戏吗,朱旭沉吟,慢悠悠地答道:「我今天很大胆地说一句,人还在,心不死。但心还有这心,想演大概是不可能了。不过,也没准儿。」1930年出生,1949年毕业,1952年加入北京人艺。88岁的朱旭,经历过时代变幻中的风云与痛苦,也饱尝过寻常生活里猝不及防的击打,但他还是在理情之间,寻摸出了味趣。他认真演了一辈子好戏,《晔变》《屠夫》《红白喜事》《变脸》《洗澡》《刮痧》……让他成为后辈濮存昕心中「现实主义典范意义的表演」;他也认真活了一辈子,琴棋书画,花鸟鱼虫,喝酒做饭,打牌唱戏,拉胡琴、糊风筝……在玩物中找到自己的美学志向与人生态度。朱旭周身发出暖意、柔和、温煦的人间气息,如同胡同深处一个找乐儿的老者。如今,这个老人被「抽中」,到另一个世界「听蛐蛐叫」了。「在家门口,等着孩子回家的老头儿」「北京刚刚解放,朱旭还没毕业的时候,华北大学文工二团想从学生里找几个机灵的、没演过戏的。」90岁的戏剧表演艺术家蓝天野回忆久远的往事。朱旭忍不住在旁插话:「历史的误会。」那是朱旭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在2018年1月,《老爷子朱旭》新书发布会上,朱旭坐着轮椅,还是那顶瓜皮小帽,还是一如既往忍不住打趣。「老爷子」三个字印在书名上,朱旭有点惶恐:「怎么叫这么个书名儿呢?是不是对读者不够尊敬,起码是不礼貌吧?」老友蓝天野则是另一种感慨:「朱旭怎么成了老爷子呢?我一直把他当小兄弟看。」1949年,19岁的朱旭生平第一次演戏,就是和蓝天野搭档演一对师徒。大半辈子过去了,能称他小兄弟的人越来越少,北京人艺大院里的后辈喊他老爷子,一起搭过戏的黄磊、刘若英也亲亲热热地喊他老爷子。人们说,他是中国荧幕里第一父亲。也有观众说,「朱旭的电影里是一定有离别的,不是生离就是死别,有些就像拂去的历史尘埃,有些则像回眸中的人世沧海。」出现在观众视野中的朱旭,似乎从来没有年轻过。削瘦脸上的纹路,总带着风霜雨雪的沧桑。在大小荧幕上,他是迈入暮年的末代皇帝,是名震天桥的武生泰斗,是老北京里小巷名流,是卖艺的江湖手艺人。哪怕30几岁演话剧《茶馆》,他演的也是70多岁卖挖耳勺的老人,头上戴着深褐色的破旧毡帽子,身上是半大长短的黑布破棉袄和扎着绑腿带的黑布旧棉裤,以及一双乌拉草的鞋。在张扬执导的电影《洗澡》里,他演在北京老城开旧式澡堂子的老刘。这位老父亲拉扯着两个儿子长大。大儿子外出经商,小儿子因智力障碍,和老父亲一起守着澡堂的水汽氤氲,也守着来往的拖鞋、赤膊,和吵吵闹闹,慢慢悠悠的北京味儿。《洗澡》剧照生意淡的时候,老刘自己泡在水里,面前一尊小酒,一碟小菜,自斟自饮,惬意自得。每到晚上,他和二儿子爷俩换上蓝色运动装,在胡同里遛弯儿,跑步。父亲跑不过儿子,就悄悄地施诡计耍赖。每个深夜,他们一边清理水池,一边嬉笑打闹。生活并不顺心如意,但日子就像澡堂子里的水,波澜不惊,温度正好、舒服。像一个纽带,这座澡堂和它的主人,维系着街坊四邻的交情——也连接着北京城的过去与现在。在这部电影里,老北京的魅力很大程度上来自浸满了纯正北京文化气息的朱旭。他身上扑面而来的老式做派,给《洗澡》营造了一个接着地气、又透着亲近的世界。2009年,79岁的朱旭出演了自己的封镜之作《我们天上见》。朱旭扮演了这部蒋雯丽自传电影中的「姥爷」。剧中的朱旭手里把玩着兰花、戒尺、针线活儿,祖孙睡前一起摸耳朵、转眼球……这是蒋雯丽心目中的姥爷,也是寻常观众记忆中祖辈的琐碎与温情。现实中的朱旭,同样带着温煦的气息。他的两个儿子都患有先天性耳聋,将儿子培育成才的难处可想而知,老爷子却总是乐天达观的样子。早年间,史家胡同的人总能见到,胡同56号人艺宿舍的大门口,有个外绿内白的搪瓷灯罩。晚归的人,总能看到光源下围着一群人,人群里准有朱旭,身后跟着他的儿子。人群中的朱旭,不是坐在棋盘前叫人家「臭棋篓子」,就是歪着头一脸认真地拉胡琴——这准是有哪位想吼两嗓子了,央告他伴个奏。时光过去,朱旭从胡同人嘴里的「叔叔」变成「爷爷」,跟在身后的人从儿子变成了孙女儿,但只要迈得动步子,他总会出现在胡同口的春夏秋三季里。2011年北京人艺排练《家》。81岁的朱旭也被邀请重回舞台。导演李六乙记得,老爷子总早早来到排练场,只要天不热,他就抬上一个小凳子,在院子里晒太阳,看着一波一波的演员到来。濮存昕说他像「在家门口,等着孩子回家的老头儿」。《我们天上见》剧照玩物兴志那位在院子里等着孩子们清早到排练场演戏的老头走了。杨立新失去了「表演的楷模」,濮存昕不能再去「朱旭叔叔」家吃他烙的春饼,英达听不到「朱旭大大」拉胡琴,冯远征也无法在人艺大院里,远远就听见老爷子「哈哈哈」的大笑声。所有人都知道,老爷子朱旭会演,也会玩。朱旭的爱玩,和其他老伙伴不太一样。他能穿着裤衩在院里下围棋,爱给孩子们亲手做鸟笼子,也会闷在屋里独自给小鱼接生;他亲手做的风筝曾经参加过北京风筝协会的展览;他爱下围棋,他会拉胡琴,能吹萨克斯,京剧唱得有味;他喜欢拉着于是之去钓鱼,经常跟英若诚一起喝酒。因拍摄电影《似水流年》,黄磊与朱旭结缘,他常去老爷子家下围棋,唱京剧,做春饼,包饺子,喝二两小酒。黄磊觉得,老爷子身上带着老一辈人艺演员的那种丰富,什么都感兴趣,「像是一个杂货铺」。这种接地气儿的松弛与快乐,是老爷子朱旭在北京这座古都浸润了大半辈子的精气神。北京人爱找乐子,善找乐子。「坛墙根儿」有乐,老槐树下的小院儿有乐。养只靛颏儿是个乐子,放放风筝是个乐子,「戳在天桥开骂听骂是一乐子」,嗜好京戏,唱一嗓子,也是一乐子,一碗酒一头蒜,也是个乐子。即便讲到死他们也不说死,喜欢说「去听蛐蛐叫去了」——似乎还能找出点乐子来。朱旭就是一个胡同深处找乐的老人,他从头到脚,都是现世的,入世的。朱旭在北京的家,先是在无量大人胡同,后搬到史家胡同的人艺宿舍。后者是一座中国庭院式的建筑,前后三层大院,房子多住户多,每到节日总有晚会,朱旭通常都是这些活动的组织者和带头人。他是球类爱好者,给史家胡同大院设计过一个篮球场。他招兵买马,动员起全剧院的小伙子,平地,运土,热火朝天,连时任人艺院长曹禺都被感染得参与劳动。几天的工夫,一个像样的篮球场豁然出现在眼前。朱旭很爱护这个篮球场,经常呼朋引伴去打比赛,精神抖擞,其乐无穷。他也是一名棋类爱好者:所有扑克、桥牌、麻将、天九、顶牛都会,「所有玩的都会玩。」每每被邀请参加围棋比赛,无论是业余棋手还是专业棋手,他都乐于迎战,棋艺平平也「叫板」过武宫正树——志不在输赢,而在参与的一点雅趣。他不仅自得其乐,还愿意教人玩。有一回老爷子在街上见到有牌九卖,赶忙买一份,回来细细教给后生们:「《红楼梦》里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就是这牌九牌子。『左边是个天』。林黛玉红头胀脸地说:『良辰美景奈何天』。你看,现在这玩意儿一丢了,这个文化要丢了,你们连《红楼梦》都看不懂,连大天是什么玩意儿都不知道。这怎么能丢?」诸多爱好中,朱旭最好酒。他的酒友众多,于是之、童超、童弟、濮存昕、黄磊都曾和他把酒言欢。年纪大了,老伙伴们纷纷在大夫命令下「退出岗位」,朱旭却表示「这个得坚持」。这口爱好,他一辈子也没断下。「养身,全靠上帝保佑。病没找上你,万幸!」他曾在访谈节目中大笑着撮起五根手指:「我接触到的超百岁的老人都有两条:一个是吃肥肉,一个是喝酒。」他对着小辈们回忆,建国后困难时期,物资紧张,普通人买不到酒,他馋得实在没法子,找到政协委员刁光覃,用两盒前门烟,换对方一瓶卫生酒精。「酒精怎么个喝法?里面学问大了。」老爷子找来「英大学问」英若诚,打听到了「多少度的露酒兑上70°的酒精,搁在一块。然后产生多少度,但是还不能兑完了就兑完了,得拿那个瓶且得咣当呢。也不知道那酒的分子和水分子怎么着最后成为一种化学反应才出来」。杨立新说,老爷子天生就有从生活当中、从普通事情里中,提炼幽默和有意思素材的智慧和能力。蓝天野也说,「朱旭演戏为什么有他自己的特点呢?原因是他很早就建立了一个美学取向。」蓝老经过半生的观察,总结道:「他松弛,天生松弛。他幽默,天生幽默。他保持着愉快有兴趣的生活。他好玩,而且兴趣广泛,花鸟鱼虫,养蝈蝈、糊风筝,这一点有点像曹雪芹。从事艺术的人只知死用功一定不行,有个词叫玩物丧志,但我更愿意改一个字,叫『玩物兴志』。」「会演戏的人演人,不会演戏的人演戏」2007年,朱旭主演的德国话剧《屠夫》在北京人艺上演。濮存昕看完后连连惊叹,「这是现实主义典范意义的表演。」最后一晚演出前,濮存昕给何冰打电话:你在北京吗?老爷子最后一晚演《屠夫》,你赶紧来看。何冰坐着飞机从外地赶回北京,看完老爷子的表演。在话剧《屠夫》里,朱旭饰演男主角——一个诙谐智慧,敢于讽刺纳粹的肉铺老板伯克勒。《屠夫》剧照23年前,他第一次饰演这个角色。前来看剧的西德戏剧专家为此赞不绝口。他们说:东方的伯克勒更有幽默感,更有对事物的理解力。那一年,朱旭52岁。2005年人艺恢复商演德国话剧《屠夫》,75岁朱旭再次出演男主角,连着演了两年。他走到哪儿都揣着自己的台词本。里面手写的黑字,和画得并不笔直的红色粗线,醒目地搭配着。剧本抄在左页,右页朱旭专门用来记录自己对人物的解读、对台词的斟酌。大段的独白台词在他的心中烂熟,但每次演出,独白的表现方式总不一样。他时刻更新着自己的演出,常演常新。朱旭的台词依然中气之足,肢体动作更是流畅俏皮。有一幕,他拿着一块红色纳粹旗帜,手脚并用,摆出各种滑稽的造型,对纳粹政权的辛辣讽刺呼之欲出。「即松弛又幽默,又有人物命运在角色里,太难了!」濮存昕感慨。戏剧评论家们纷纷说:《屠夫》里,朱旭扮演的伯克勒非常成功……这种诙谐幽默的味道,属于个人的创作风格,是朱旭的文化素养与生活情趣的自然流露。是一种文化,甚至是一种演员的人生态度。《屠夫》剧照「幽默,是专制政治下小民唯一可以放心大胆拥有的财产。北京城里,帝辇之下的小民,久阅了世事沧桑,比之别处承受了更直接的政治威慑。」在《北京:城与人》里,赵园如此描述北京的智慧与本能。这座城市的民间智慧里,有语言和天性中的幽默,既化解了生活严峻,也讽刺历史本来的荒诞。严格说来,朱旭祖籍东北,并不是地道北京人。他1930年出生在沈阳的一个旧官吏的家庭里。1931年「九一八事变」,朱旭全家随军离开沈阳。中学时代,朱旭跟着哥哥来到了北京。在这座京剧和曲艺都十分繁盛的古都里,朱旭的文艺趣味得到了最大的滋养满足,他学会了分辨文艺的粗细、文野、高低。艺术养分和美学趣味之外,朱旭在北京经历过平和与喜乐,动荡与痛苦, 并从此间收获幽默和沧桑。朱旭成了饰演伯克勒最合适的人选。他有句名言,「演员的任务是演人。会演戏的人演人,不会演戏的人演戏。」谈及时隔23年重演《屠夫》的初衷,朱旭说,「现在戏剧发展很快,也许我们赶不上年轻人的脚步与潮流了,但是我相信传统这两个字,对所有的人来说都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这些老头儿重聚在这里,为传统现实主义的戏剧写上一小笔。」他分明已经感受到,他终生信奉的一种传统,正在被另一种「脚步与潮流」抛在后头。朱旭想尽力写好这一小笔,但性情使然,他的姿态并不急切,恪守着老一辈儿的做派。他终生不辞工匠式的专业劳作,又在俗人俗世中飘逸地自寻其乐。如今,「老爷子」朱旭走了,带走了他和煦温暖的气息,至死不渝的好奇心,和老一辈艺术家特有的钻研精神和分寸感。留下的是他对舞台「不死」的心,和观众对他永远的怀念 [详情]

phoenixtv | 2018年09月14日 18:37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