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北大弑母案”吴谢宇28日上午写自述书,曾一度落泪
北大弑母案”吴谢宇28日上午写自述书,曾一度落泪

   28日深夜,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独家从相关警方人员处获悉“北大弑母案”吴谢宇最新消息:28日上午,警方已安排吴谢宇提写自述书。 “上午是我同学去提审的,说是他(吴谢宇)当时写着写着就哭了。”该相关人员称,相信自述书中会解答部分大众疑惑:“应该会有一些(来自吴谢宇本人)的新的信息。” 而对于案件本身相关内容,该知情人表示,办案人员并未透露太多:“但对方称,(吴)确实自述父亲对自己的影响力比较大。”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与知情人聊天记录。 另就网络自媒体盛传“吴父出轨”一事,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也已从该知情人处得到确切回复:确系谣传。 “办案人员称,吴父确实没出轨。但大众猜测中,大部分其实都是对的。”而至于“大部分”具体是指哪些,该知情人并未明确指出。 记者也提及吴的量刑标准,对方称:“死刑(判处标准)很苛刻,目前社会影响力过大,尚无法定论。” 另外,记者还曾询问该知情人其他相关问题,其中包括是否已找到律师?家人目前是否有去探望吴谢宇本人?吴谢宇本人精神状态如何,是否存在抑郁?等问题,对方称之后再回复。 广州日报将持续关注“北大弑母案”。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程依伦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楚丽生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4月28日 18:29
吴谢宇,消失的高中同学
吴谢宇,消失的高中同学

  “这种消息,会让人感觉世界是撕裂的,感觉没法把新闻上的人和他本人联系在一起,是断裂的,嗯,就像人类发现黑洞一样,又可怕又难以置信”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文|  本刊记者张蕾发自福州编辑| 周建平rwzkjpz@163.com 全文约3828字,细读大约需要8分钟高中纪念册里的吴谢宇图/ 本刊记者张蕾那时我只是嫌疑人吴谢宇的同学,还不是记者,却已数次想象过重新挖掘他的新闻。过去几年,我以为这个名字不会再重见天日,关于他的记忆会停留在高中纪念簿的“宇神”上。直到吴谢宇在重庆江北机场被捕的消息在福州一中各种内部群里游荡开来。三年前的情况在4月26日这天重现——许多同学难以入眠。我很快联系了我和吴的共同好友,希望跟他们聊聊这件事。但起初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这种消息,会让人感觉世界是撕裂的,感觉没法把新闻上的人和他本人联系在一起,是断裂的,嗯,就像人类发现黑洞一样,又可怕又难以置信。”吴谢宇的同班同学乌娅说。断裂作为吴谢宇曾经的室友,新宇的第一反应是松了口气,“太好了,不论怎样,他还活着”。而大脑里剩下的部分是“惋惜”,“还是想知道他为什么去做后面那些事,如果可以,想去见他一面”。“睡吧”,平安对我说,“该吃吃,该睡睡,知道吗。”平安是吴谢宇的高中好友,两个小时前,有人悄悄告诉他今晚将会发布关于吴谢宇的新闻,他一呆,盯着抽油烟机上的照明led灯看了几分钟,没有什么其它感觉。在后来的大多数时间里,他都在应付微信消息,偶尔安静了,他就继续发呆。那时候在床上,有人问他怎么看吴谢宇的事,“躺着看”,他回复道。对平安而言,这些信息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影响,三年过去,该有的体会都有了,他觉得吴谢宇在他心目中的“全息影像”是完整的,不需要再去听别人的想法。三年前听说消息的那段时间,几个朋友在微信群里将吴谢宇母亲的死因全想了一遍,“最开始的推测是基于两点出发——吴谢宇的妈妈死了,吴谢宇失联”,他们想象吴谢宇卷入了黑道事件、他和母亲发生口角、父亲是幕后凶手等等可能性,直到知道买刀具和欺骗亲戚的细节,他们才开始讨论整件事有多可怕。“是他妈妈死掉、他失联、买刀、尸体的处理方式、骗人等等这些事情的集合很可怕”,平安对我解释,“他妈妈的死让人想到他杀了他妈妈、朋友的妈妈死掉、朋友杀了妈妈、我的妈妈死掉等等事情;吴谢宇失踪让人想到朋友失踪、自己失踪、失踪后他出现在我家门口等等事情,是这些事情很可怕。”朋友们相继检索他们脑海中的吴谢宇的形象。乌娅始终认为他心目中的吴谢宇是“阳光的学神班长”,亲切而关心人,组织能力强,既聪明又体贴。在新宇和石头的印象中,吴谢宇都是极有魅力的领导者,各种比赛他都会做赛前动员,决赛输了,他也会和队员们一起在球场大哭。“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傍晚篮球赛决赛前,他上讲台动员班上的同学们去看比赛,讲到激动的时候,他把套在自己手上的石膏脱下来举起手宣誓。”那时候,吴谢宇的手因为打球骨折了。“他宣誓说我们一定会赢下决赛”,石头“现在回想起来心情复杂”。同学们的描述无一例外地出现了吴谢宇在生活、学习乃至恋爱等各方面帮助他们的细节。新宇回忆,刚进入高中时他的成绩落于中游,情绪不高,吴谢宇会讲些冷笑话逗他开心,并耐心给他讲题。平安因感情受挫一度情绪低落不思学业,吴谢宇每天提醒他保持读书做题,平安形容,是吴谢宇在那段艰难时光中“拉了他一把”。有一年暑假,平安邀请吴谢宇到家里玩,两个人沿着山路散步,平安向吴谢宇吐露自己的感情状况,“他会给我一些建议,比如说这份感情对我消耗很大,应该适当放一放,或者适当地转移注意力。”在多位朋友的印象中,吴谢宇并非“没有情商”或不会与人交往的人,他和班上的女生相处融洽,只是在追求心仪女生的过程中,他遭遇到一些失败。毕业多年后,当吴谢宇的名字被贴上“杀人嫌犯”的标签,朋友们才突然开始重新思考关于他的种种细节。福州第一中学,吴谢宇在这里读高中不需要帮忙的那个人“他对我们好仿佛是理所应当的,后来我也会想,这会不会是他对自己的要求,是一种他的模式?”新宇说。平安则反复揣度关于“智商”和“情商”的问题:“你说有没有这样一种情况,就是我是一个低情商的人,但是我智商很高,我可以把高情商的人说的话做的行为全部模仿出来,在我模仿以后,你就会觉得我是一个高情商的人,但是当我遇到一个新的情况的时候,我没有人可以模仿,那我就会做出低情商的表现。”平安不知道吴谢宇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在他的描述中,吴谢宇的绝大多数行为是好的,只是会偶尔会显露出一些“失手”的表现,“比如在两个人关系还没有发展到很深阶段,只是互有好感但还没有确认关系的时候,他就会把很多事情告诉对方,天天跟对方说他自己的事情。”有一年暑假,平安邀请吴谢宇到家里玩。那几天吴谢宇在他家看了好多书,平安记得,他最后看的是大辞海那么大的一本《西方哲学法典》,讲百家观点。在家里的三天时间,吴谢宇看了书的大概三分一内容,之后提出要求,想把书借去继续看,他走的时候,还想塞给平安的父母一百块钱,用来当住宿费。平安的父亲曾是老师,他对这个孩子印象深刻,“我父亲说他有很多事情、有很多很多需求,需要知识来解释、指导。他也很聪明,学了会用,也会类比。但很多东西书里是不会写的。没遇到过的事情,很可能就做不好。”平安曾几次和父亲一起讨论这个难解的朋友,母亲知道这是热点新闻,也会拿来看看,但从不表态。2018年,平安和长年关系紧张的母亲逐渐和解,“因为她对以前的一些事情道歉了,而我现在也能够经济独立。”平安回头思考吴谢宇和他母亲的关系,他想起高中的时候,吴谢宇妈妈常到学校来接他回家,见到儿子和朋友在一起,平安记得吴妈妈总是礼貌地跟他问好,然后转过头去跟儿子说话,“他们会聊回家做些什么,或者家里有苹果可以吃之类的东西”,对聊天的内容,平安印象不深,“但吴谢宇的妈妈绝对是同学家长里,少数不会主动跟我说话的妈妈,她只会和吴谢宇说话,然后说完一定会跟我道别”。新宇也回忆,在宿舍里共同生活的时间,吴谢宇几乎每天都会跟母亲谢天琴打很长时间的电话,“就聊每天学了什么,上课讲了什么,哪些老师有意思,谁找他问一些问题”。心情好的时候,吴谢宇会把室友们说的冷笑话段子记下来,讲给母亲谢天琴,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也会把不开心的事告诉母亲。“我也判断不好,只觉得这么事无巨细地打电话在男生中非常少见。”新宇告诉我,高一那年,他也不止一次看到吴谢宇哭着跟他妈妈打电话,“具体什么事我也忘记了”,他也并不知道那年吴谢宇的爸爸生病去世,“他不会把他的事情跟我们说,他看起来永远是帮我们的那个人,而不是需要帮忙的那个。”高中毕业,新宇和吴谢宇的交集渐渐变少,但是上大学后的几年,他还陆续收到来自吴谢宇的节日祝福。2014年10月,平安收到来自吴谢宇的生日祝福,在祝福过后,他听吴谢宇讲述他到学院参加了一个品牌的宣讲活动。2015年10月7日,吴谢宇生日,在祝福电话里,他们俩聊了聊即将毕业的生活,“他说毕业后打算出国,没听出任何异常。”此后,吴谢宇在他的世界消失。2016年,他给吴谢宇打了几次电话,都是无人接听,2月开始,他得知其它同学也无法与吴谢宇取得联系。2017年3月14日,平安把班级纪念册的图片发给吴谢宇,吴谢宇当时仍在失联状态,“有种烧纸钱的感觉”,平安当时在微信里跟我提道。吴谢宇母亲曾是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的教师黑箱班长吴谢宇消失后的班级,渐渐减少了聚会的次数。同学们各自忙碌,但不时还有人想起过去那个欢乐的班级。“我们班有很多核心,谢宇肯定是其中一个”,在乌娅心里,班里的同学各有各的有趣,“回想起来真的有意思,但只有小团体仍然活跃,没有大规模的聚会了”。在平安所处的“小团体”里,不时有人扔出关于吴谢宇的最新新闻。看到新闻里描述,吴谢宇在重庆的酒吧做男模,又看到新闻下的评论,“我脑补了他整容去国外当大毒枭的剧情,结果他在重庆做鸭”,有人笑了,有人还是觉得狐疑。这几天,几个人像一群侦探,对每一则新信息都要作一番剖析,“质疑信息的真实性、列举查证的渠道、发表‘新信息好多’的感慨,还有列举几年前就出现的类似的信息”。他们也像其它媒体一样,试图解释事件的来龙去脉。年级大群里,一群人对着新闻和八卦链接,指责其中的文字漏洞,询问能否找到好的律师,或通过其它方式为吴谢宇“减轻量刑”。“可能他们很多人还不愿意相信吧,但在我心里,事情已经铁证如山,我觉得无法辩驳了。”新宇突然间提高了音量。平安也没怎么参与上面的讨论。但他跟其他人一样,依然急切地想去探视自己的朋友。“但有人提了,目前只有直系或三代内旁系亲属才能探视,我本来想去看一眼的,他说完,我就不想了,因为想这些耗费精力且无用,我不希望自己耗费精力,所以不想。Do not think,不是don’t want to。”“你觉得你看到的吴谢宇是完整的吗?”我问平安。“很完整。”他回答。“你不是说过,觉得自己并不是真的了解他?”“了解在我看来是另一件事了。控制理论里‘黑箱’这个东西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黑箱作为研究客体,如果能做到输入输出可观测又可控,那么它就被我们完全掌握了,我们没必要知道黑箱里面的运作机制是什么。”过了一天,他转而对我说,“这几天一直觉得,还原事情真相的事,你们没必要做。”“怎么说?”“更希望媒体的稿子带来些警示,避免妈妈死亡,孩子去做男模。”“我本意也是如此。”我回答。(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采访对象均采用化名)[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4月28日 08:12
北大学子弑母案牵身份证交易乱象:层层转卖价格翻倍
北大学子弑母案牵身份证交易乱象:层层转卖价格翻倍

   【侨报网讯】近日,北大学子弑母案嫌疑人被抓,“身带30多张身份证,通过网络购买”等情节,再度牵出身份证非法买卖问题。 4月26日,有媒体暗访身份证黑色产业链时发现,网络卖家手中持有不同年龄和性别的大量身份证,价格在500元至800元不等。 半月谈微信公众号的文章指出居民身份证是居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公民的重要身份证件。然而全国每年都有大量居民身份证遗失,其中部分被不法分子通过互联网进行黑色交易,甚至用来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针对买卖身份证、冒用他人身份证等问题,相关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对打击身份证黑色交易具有较强的威慑作用。然而尽管法律规范并不缺位,针对身份证的非法交易依然猖獗。 4月28日,上海澎湃新闻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买卖身份证件罪+获利”为关键词,共检索出2015年至今的333份裁判文书。澎湃新闻梳理后发现,有不法分子假借办理贷款名义骗取居民身份证件,还有人从网吧网管低价收购。 此外,多数买卖行为通过网络完成,包括“闲鱼”、“58同城”和“赶集网”等在内的电商平台和招聘网站也被不法分子所利用,用来贩卖身份证件。被售卖的身份证件往往经过层层转包和加价,每转手一次,价格翻涨一倍。   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个人证件造假形成了较为成熟产业链 “其实,办假证在中国国内并不算新鲜的黑产。”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北京《新京报》记者,“只不过这个古老的产业链被吴谢宇案件从幕后推向了台前。”同时,记者调查发现,不止身份证,包括士兵证在内的各种个人证件造假已经形成了一条较为成熟的产业链。 记者登录并检索一个名为“诚信办证网”的网站后发现,该网站的产品目录涵盖20种证件,分别是普通话等级证、报到证、国外文凭、大学毕业证、高中毕业证、中专毕业证、驾驶证、房产证、公证书、身份证、户口本、离婚证、结婚证、资格证、英语四六级、职称证、计算机等级证、营业执照、出生医学证明、士兵证。 在上述网站的公司简介一栏中,标注了明确的办证流程。据办证流程显示,客户可以通过该网站查看样本,提交办证所需材料,并付小部分定金后便可以进行证件的“私人定制”。证件制作周期为1-2天,采用快递发货。全国1-2天到货,偏远地区3-4天。据此推算,从下单开始,不到一周就可以拿到定制的证件。 通过“诚信办证网”网站显示的QQ号,记者以身份证买家身份与一名黑产从业者取得联系。据其介绍,记者仅仅需要将姓名、性别、民族、出生日期、住址、发证单位、有效期限、身份证号码、照片发送给,他便可以开始制作。 公开资料显示,正规的身份证含有多种防伪措施。那么,黑产者制作的假证能否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呢?“按你提供的资料来,做出来的外表跟真的一样,镭射、纹理都一样。”该证件的制作商自称从事该行业已经十年,技术绝对过关。 通过QQ,上述制作商发送过来几张最近制作出炉的假证照片。对比后发现,照片中的假证字体式样和花纹与正规身份证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但是,里面没有磁条,不能机读。”该人士“坦言”。 上述人士还表示,随着“查得越来越严”,已经“不再制作士兵证”。(完) 延伸阅读:北大弑母嫌犯:多次嫖娼 白天教课晚上在酒吧当男模一次500惊!“北大学子弑母案”更多细节曝光 [详情]

侨报 | 2019年04月28日 06:26
“北大学生弑母案”嫌犯姑父:家里没条件给他请律师
“北大学生弑母案”嫌犯姑父:家里没条件给他请律师

  近日,“北大学生弑母案”嫌疑人吴谢宇在重庆机场被警方抓获,随后被移交福建警方。28日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吴谢宇在福建莆田仙游度尾镇的老家,见到了他的姑父刘天杰(化名)。他说,对于吴谢宇的事,他还是感觉很遗憾,“(涉嫌弑母)这件事情发生后,不管是什么情况,他应该自己第一时间报案自首,讲清楚,接受法律的制裁”。但刘天杰同时表示,这三年来,因为没有联系方式,家里人无从得知吴谢宇的情况,也没办法去找他,他在重庆机场被抓对家人而言反而是好消息。“至少知道人在哪里,出了这个事,不管他逃到哪里,最后总会被抓。案发后这三年,有时会想到他,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我都以为他逃出国了,或者遇害了”。谈起吴谢宇父亲病重时的情况,刘天杰说,吴谢宇还在上高一,“他父亲肝癌晚期最后一个多月回老家养病,那段时间我们帮忙照顾,大嫂在福州有工作,但只要有时间就回来看大哥,有时下午到家第二天就走,在路上也花时间比较多。大哥大嫂感情很好,网上传言说大哥出轨,那是造谣啊”,刘天杰说。吴父在家养病期间,谢天琴回去好几次,吴谢宇也回去过,但他没能赶上见父亲最后一面。“当天他父亲是早上不行了,我们通知他,他在考试,考完试从福州回来,到家已经下午六点多。他特别伤心,一路哭回来的。”吴父在世时,是福州一家国企的中层领导,基本负担了老家一家人的开支。刘天杰说,“大哥很照顾家里,每次回家会一万元、两万元地拿给丈母娘,有时放假比较多,一年会回来五六次,比较少时一年一次,在大哥去世后,大嫂回来也会每次拿两三千元补贴家里”。丈夫去世后,谢天琴每年清明或冬至还是会一人回老家,给丈夫上坟。“吴谢宇可能是学习比较忙,他考上北大的事也是他妈妈回来说的。”吴父去世时,那是刘天杰最后一次见吴谢宇,他说平时对吴谢宇的了解也比较有限。直到2016年3月,看到警方发布的通缉令,刘天杰才知道吴谢宇和大嫂出事了,但面对警方的询问,他所知并不多。“之前他们一家人一起回来,他话比较少,但都会跟我打招呼,很有礼貌,比如回来了就叫姑父,吃饭就叫姑父吃饭,跟爷爷奶奶聊得比较多,其余时间他也不怎么跟其他孩子玩,就在家自己看书”。据媒体报道,目前吴谢宇被羁押在福州看守所,亲属可以为其请辩护律师。吴谢宇的父亲是吴家这一辈唯一的儿子,另有四个女儿,但其中一个姑姑目前在精神病院,另一个是刘天杰妻子,也有点精神障碍。刘天杰说,这次吴谢宇被抓,警方没有通知家里,也没再来调查过。目前他要养家里六七口人,负担比较重,“丈母娘4月10日刚刚去世,今年春节后都在照顾他也基本没去工作,有时实在忙不过来才让吴谢宇的另两个姑姑回来帮忙”,目前家里没条件给吴谢宇请辩护律师,但作为亲人,也希望有律师为他辩护。[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4月28日 05:57
北大学生弑母案嫌犯被抓 邻居:母亲对他宝贝一样疼爱
北大学生弑母案嫌犯被抓 邻居:母亲对他宝贝一样疼爱

  近日,北大学子吴谢宇涉嫌杀害母亲谢天琴,逃亡近4年被抓获一事备受关注。28日,北青报记者来到了谢天琴的老家——福建莆田仙游。谢天琴的老家位于一条小巷弄里,她就在这里长大。但因经历改建,目前的谢家老宅是一栋连墙壁都还没盖的多层自建房。附近谢家的亲戚们已经不想再提及谢天琴遇害的事,而邻居们对于谢家大多不相熟,他们所知的也是来源于新闻报道。据谢家一位多年的老邻居林志辉(化名)介绍,谢天琴是家中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在建的自建房原来是她弟弟家,“但五六年前就搬走了,把谢天琴母亲也接走了,老人眼睛不好,看不见了”。林志辉对谢天琴的印象停留在她上学之前,“对她的情况不了解,后来她长大了上学也没见过”。而在老宅改建前,在与谢家住同一座三合院的一位老邻居刘梅(化名)印象里,作为老大,谢天琴很懂事,小时候就会帮家里做家务,性格文静,人很好。“作为女孩子,这样的性格很好的。他们一家人都很好,她爸爸已经去世了,他年轻时也很开朗、幽默,我们住同一个厅里,他经常讲笑话。”在刘梅的印象中,谢天琴很爱她的孩子,“就这一个孩子,当宝贝一样(疼爱),她当老师有暑假,放暑假了就会带他回来”。后来,刘梅跟随丈夫外出,跟谢家联系就少了,对吴谢宇的印象停留在他上学前的时候。“想不通那么聪明、那么大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是什么原因需要他给个说法。”[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4月28日 05:52
警方初审吴谢宇8小时:不否认杀母 核心问题全回避
警方初审吴谢宇8小时:不否认杀母 核心问题全回避

   4月21日,“北大学生弑母案”嫌疑人吴谢宇在重庆机场被警方抓获,随即移交福建警方。28日,封面新闻独家从相关人士处获悉,福州警方已经对吴谢宇进行了初步审讯。   8小时初审 核心问题全部回避 据透露,吴谢宇在被捕后,警方对其进行了约8个小时初步审讯。 吴谢宇对杀害其母行为并不否认,但对于动机、犯案经过、犯案后自身情况等案件核心问题全采于回避态度,“基本上不做正面回答”。只有在涉及与案件无关的知识性话题时,才积极表达。” 记者发现,这样的行为和面对警方的态度,与白银案凶手极为相似。   吴谢宇家 主动谈起黑洞等学术话题 自称一直在重庆工作生活 “犯罪嫌疑人智商高逻辑能力强,涉及案件之外的话题都非常能聊,人文、历史、科学……各方面知识几乎都是脱口而出,可以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据知情人士介绍,吴谢宇甚至还会主动谈起黑洞等相关学术话题,且自称一直在重庆工作生活。   杀母后去过河南上海深圳 或是坐大巴车前往内地城市 据悉,犯案后,吴谢宇并未主动联系其舅舅。直至接近2016年春节,在舅舅“今年不回来过年”的追问下,吴谢宇回复舅舅自己在福州,过节回去。 从2015年7月杀害母亲,到2016年2月案件被警方发现这段时间,他去过河南、上海,也曾在深圳有过停留。 直至此次被抓获,在三年多时间里,警方一直从未停止对吴谢宇踪迹的侦查与追捕,曾多次派往警力前往全国各地。据相关人士分析,因为沿海一带风声过紧,吴谢宇选择了乘坐大巴车一路前往内地。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4月28日 03:59
吴谢宇的老家:奶奶半月前去世,生前总哭诉自己命苦
吴谢宇的老家:奶奶半月前去世,生前总哭诉自己命苦

   4月20日,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北大弑母杀人案”吴谢宇在送机时被缉拿归案。 销声匿迹3年后,弑母天才少年吴谢宇再次闯入公众视线。此前有媒体报道,吴谢宇的父亲家族有着精神方面疾病史。关于吴谢宇是否有精神问题也引发猜测。 4月27日,澎湃新闻回访吴谢宇老家,了解其家族成员精神状况。一位邻居介绍说,今年4月10日,吴谢宇的奶奶去世了。早在2016年2月14日警方悬赏万元缉捕吴谢宇后,邻居们怕老太太受不了,曾对她保守秘密。后来,老太太听说了,“总是哭着说自己命苦。”   吴谢宇父亲老家。于亚妮图 姑姑患病住进精神病院数年 度尾镇潭边社区,距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15公里,这里是北大学子弑母案当事人吴谢宇父亲吴智(化名)的老家。   吴谢宇父亲老家。于亚妮图老邻居李淑花(化名)和丈夫谈起吴智一家人,最常用的形容词就是聪明。 吴智的父亲曾任生产队队长,他的大伯和叔叔曾在机关单位担任领导。吴智的母亲手很巧,“看见小鸟飞过去,她就能绣花绣出来”。她很会唱地方古曲,能唱《梁山伯与祝英台》。 这对夫妻生了5个孩子,4个女儿,一个儿子,也都伶俐。最有出息的当属老二吴智,成绩好,毕业后在南平铝厂任过车间主任,后在省铝厂担任领导。 据居委会工作人员、老邻居、吴谢宇姑父刘峰(化名)介绍,四个女儿中,大女儿和二女儿都很正常。 三女儿之前上过班,中年患上精神疾病。刘峰和邻居告诉记者,她是因为相思患病的。哥哥吴智曾给妹妹介绍过对象,没成,后者念念不忘。40多岁被送进精神病院,有几年了。 吴智的父亲39岁因肝癌去世,那时母亲正怀着第四个女儿。邻居李淑花告诉记者,四女儿很健康,家里担心养不起,九个月时把孩子送人了。 邻居和居委会工作人员认为,吴谢宇奶奶和第一任丈夫所生的几个孩子,只有三女儿因相思患病,不存在精神病家族遗传。记者咨询精神科专家,专家认为不可轻易下判断,确定家族是否存在精神病遗传史,要考察三代人。 吴谢宇奶奶和第一任丈夫现已过世,长辈亲属精神情况尚无从知晓。 吴智的父亲过世后,母亲改嫁第二任丈夫。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孩,一个过世,另一个有智力障碍,是吴谢宇的第五个姑姑。 第五个姑姑嫁了人,招了上门女婿刘峰(化名),生养了两个健康的小孩。 吴智大学毕业后在外工作,与教师谢天琴结婚。在邻居眼里,吴智很孝顺,是家里的顶梁柱。妹夫刘峰也这样认为,他告诉澎湃新闻,大哥吴智承担了家里所有的开支。 每年大年三十,吴智带妻儿回老家过年,待到初三四才走。在妹夫眼里,大哥对自己很好,嫂子谢天琴通情达理,两个人都有文化,说话声音都小小的,有说有笑。他们的儿子吴谢宇读书好,总没说几句话就去看书了。 在刘峰女儿眼里,小宇(吴谢宇)哥哥人挺好的,比较聪明。他说话不多,语速也比较慢,总是面带笑容。她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清明节,哥哥教她和弟弟玩电视游戏——推箱子,拿遥控器教他们怎么过关。 她对舅妈印象也不错,看起来挺严厉,但是跟人聊起天来比较亲和,说话也不快,带着笑容,待人挺好的。舅妈和哥哥相处,很平常地聊天,没有感觉管得很严。 在邻居李淑花看来,吴家那时在村里,生活水平算中等偏上。直到2010年,43岁的吴智因肝癌去世。 吴智病重后回到老家养病,最后在家里过世。那时儿子吴谢宇才16岁。 送葬队伍规模庞大。邻居记得光是花圈就有99个。公司员工包了几辆大巴车来参加葬礼。 邻居曾保守秘密,奶奶“总是哭着说自己命苦” 吴智去世后,吴家生活急转直下。据潭边社区干部介绍,吴家现为精准扶贫户,前两年社区刚帮忙盖了房子。   吴谢宇老家位于莆田市度尾镇潭边社区。于亚妮图 吴家六口人,吴谢宇奶奶和第二任丈夫、吴谢宇的第五个姑姑一家四口,六个人都吃低保,每人每月400块钱。日子清苦。 2017年,吴谢宇奶奶79岁。她跟村里人说,自己来年80大寿,虽然家里没钱,但孙子有钱,帮她办酒席是可以的。她总在邻居面前说孙子很厉害,是高材生。 她不知道,早在两年前,她的孙子杀害母亲,已亡命天涯。 2016年2月14日,警方悬赏万元缉捕吴谢宇。消息铺天盖地,村里传来传去。老邻居李淑花怕老太太受不了,让其他邻居保守秘密。 直到2017年下半年,吴谢宇奶奶去度尾镇街上买东西,遇到丈夫家亲戚,对方问她“孙子是不是杀死了儿媳”。 李淑花记得那天老太太踏进她家门,双手端在胸前直抖,哭着问她有没有这件事。李淑花安慰她,中国人这么多,肯定是重名了,不可能是你孙子。老太太说肯定是,天底下没有这么巧的事,妈妈和孩子的名字,不可能同时重复。   李淑花不敢松口,说邻居们都不知道这回事,你怎么会听到?老太太说,你们都好心瞒着我,街上人都知道这事。 从那以后,吴谢宇奶奶来李淑花家,总是哭着说自己命苦。后来就胡思乱想,慢慢生病,老年痴呆。 2019年4月10日,老太太过世。10天后,孙子吴谢宇在重庆江北机场落网。 新闻刷屏网络,刘峰为侄子感到惋惜。他此前听家里亲戚谈论“侄子当年要去留学,贷款几十万,被交往的女朋友把钱裹走。他想去找女朋友把钱要回来,妈妈阻止他,因为这笔钱,才发生了命案”。 澎湃新闻就这一说法联系吴家谢家亲属核实,亲属均拒绝接受采访。关于吴谢宇的作案动机,警方目前暂未披露。   [详情]

凤凰网 | 2019年04月27日 22:26
弑母北大学子已被羁押于看守所 或被判无期及以上刑罚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4月27日 22:08
吴谢宇已被羁押于看守所 如家属未委托律师将获法援
凤凰网 | 2019年04月27日 21:18
弑母北大学子:逃亡后白天在培训机构教课 晚上在KTV上班
中国新闻网 | 2019年04月27日 18:57

微博热议

你还可以输入129
发布
About SINA.com | Advertising on SINA.com | SINA English | Term of Use | Privacy Policy

News articles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